《驯夫记(01~06 完)》

  〈1〉
  一切的错误都是从那一天开始,十八年来他没有一天不后悔,为何那时要拆穿她是女儿身的身份,更加不应该的是,为何自己要与她肌肤相亲?明明只是好心要帮她解春药而已,结果……唉!害得他天天被一群,白目得不能再白目的杀手追杀,他真的想去跳河自尽算了。
  那天雨哗啦哗啦的下著,柳钦赶紧找个地方躲雨,眼看前面有一间茅草屋,他想也没想的就冲了进去,等到进了屋他才发现他走错地方了,这屋子里还有一个人,正确地说是一个女人。
  她一身男装打扮,穿著书生装束,此刻她正难受的倒在地上,浑身炙热难当,全身上下就像是被蚂蚁咬了一般那样又痒又痛,很明显的她是中了春药。她虽然点了自己的穴道,阻止药性发作,可是这法子只能缓得了一时,却无法治本。
  「喂,你还好吧?」他根本不知她竟然是个女子,走上前去用脚踢了她一下,却发现她没有反应,就蹲下腰将她身子给翻过来,谁知道见到她半解开的衣襟,露出白色的娇乳,这才知道她原来是个女人。
  「你……你走开!」李三娘见到他,原本皱起的眉头皱得更加紧了,她使劲的一把将他推开,连忙将衣服拉好,却碍于药性发作身子无法动弹。
  「原来是个女的,做甚么穿著男装?好、好、好我走就是了,可是你看起来好像是中毒了,等会儿要是有人来,我可不管喔!」他才懒得多管闲事,转身便要走。
  「等……等等,我中了奸人的暗算,求……求你帮帮我。」她无力的吐出这几个字,说完之后又大口的喘著气,她的亵裤早就已经湿了一片,她根本不知自己在说甚么,只想要眼前男人快些替她解脱。
  「姑娘,你我素昧平生,为甚么我要帮你?而且,你中的好像是……」正当他察觉她所中的是春药时已经太迟了,李三娘此刻已经抵挡不住药性,朝他扑了上来,在他还没搞清楚状况时,可怜的柳钦一生英名就这样毁在这个女人手里。
  李三娘二话不说,解开自己衣襟的钮扣,一把扯掉胸前肚兜,也扯掉他身上的衣服,开使用她的一对娇乳在他身上不断的搓揉著。
  「姑娘……等、等、等一下,我……」他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就在这时他的裤子已经被她扯掉,更糟糕的是被她胸前这对娇乳一摩擦,他下身的肉棒已经高高举起。
  「我要……快给我……」李三娘不由分说,张开大腿跨坐在他腰际,将他压倒在地,一手扶著他的大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用力的坐下去,两人都发出震耳欲聋的叫床声。
  「啊……姑娘,你这是霸王硬上弓。」柳钦从来没一个女子这样轻薄过,他满怀委屈的瞪著她。
  「少废话,啊……我……我好难受……快点动……」她浑身无力,无法摆动身体让他的肉棒在她的体内活动,她只能呜咽的哭了起来。
  他被她这么一哭,也心软了起来,于是便与她对调姿势,将她压在身下,而他则是骑在她的身上,然后开始抽动自己的大肉棒。
  「啊……啊……好舒服……你的大肉棒插得我好舒服啊!」李三娘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些甚么,只觉得下体传来阵阵快感,她真是欲仙欲死,舒服极了。
  「太夸张了吧,我才随便干一两下,你就已经这么浪了,真有这么舒服吗?」
  他听到她的浪叫声,更加卖力的在她小穴里冲刺,他抬起她的一只大腿放在自己的肩头,一手按住她的腰部,继续猛烈的抽插著。
  她的小穴流出破处鲜血,可是身下的李三娘却爽得哇哇乱叫,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被人开苞,她不断的扭动腰臀,急著想要他更加的深入。
  「插我……用力的插我……狠狠的插我……好难受啊……快……再快一点…
  …」她体内的春药药性极强,只抽插数下非但无法止痒,反而让她的小穴肿胀得紧,花穴里像是有几百只虫子在里头乱钻一样。
  柳钦将她的两只大腿都抬起,朝她的头不压下去,自己则从上面往她的花穴插下去,这种姿势可以让他的阳物直抵花心。
  「啊……好爽……对、对,就是这样……干我……狠狠的干我……」她根本不知自己说出怎样的淫秽字眼,只觉得小穴传来阵阵快感,让她的小穴流出许多淫水,让柳钦的阳物变得又湿又滑,每插一下都听到啵啵的水声。
  「哦……好舒服……你的小穴夹得我好舒服……真爽……」他的脸上也露出满足的表情,她还是第一次和女人上床呢!没想到干她是这么的舒服,而瞧著她淫荡的表情,让他更加卖力的抽插著。
  干了数百下,他又将她翻转过来,要她趴在地上,自己则从后面操干她,双手抓著她剧烈晃动的奶子,一边在她的花穴中来回抽插著。
  「啊……好爽……好威猛……再给我……不要停……」李三娘的药性还没有完全解开,不过身子已经没有刚才那般炙热了,但是她浑身香汗淋漓,小穴更是期望被更加粗暴的疼爱。
  他又抽插了数百下,最后将热液射入她的体内,又不满足的将肉棒放在她的胸前摩擦著,让她的双乳夹著他的阳物。
  「好舒服……我喜欢你干我的奶子……哦……好舒服……」李三娘嘴里依然说著淫荡的话语,没多久她的小穴又开始痒了起来,她张开双腿想要他再度进入。
  「想要我干你吗?」他淫笑著望向她。
  「要……我要……」她一脸渴望的点著头。
  「那我先用我的手指来干你吧!」他将李三娘的头压在身下,要她张口将他的肉棒含在嘴里,而他则是用手指从她身后插入她的花穴中,不断的旋转抽插。
  「呜呜……」她的花穴被他插得不断抽动,嘴里含著肉棒无法出声,只能呜咽的发生畅快的呻吟。
  「哦……好爽……你好会吸……吸得我好舒服……」柳钦被她舌头舔得太舒服,加快手指抽插的速度。
  「哦……不行了……我要射了……」他赶忙要她把自己的肉棒给吐出,他将她按在地上,分开她的两腿,将肉棒狠狠的插入。
  「啊……好威猛……好舒服……快点动啊……」李三娘连忙摆动腰臀,催促他快点运动。
  「别急,我等会儿要插烂你的小穴。」他调好位置后,就开始比刚才更加猛烈的抽插著,惹得她浪叫不断,娇喘频频。
  李三娘紧紧抱著他的背,用两腿夹住他的腰际,摆动著腰臀迎合著他的抽插,每一下都直抵花心,每一下都让她爽得无以复加。
  「啊……啊……好爽……插烂我的小穴吧,啊……」她又一次达到高潮,下身流出来的淫水弄湿了他的肉棒,让他也快乐无比。
  「要射了……」他快速的抽插几下之后,再一次在她体内释放热液,最后两人都疲累的倒在地上。
  当她的药性退散之后,她才发现这个男人对自己做了甚么,她很恼怒的打了他一巴掌,「混蛋、卑鄙无耻下流。」
  「姑娘,冤枉啊,刚才是你自己要的,我是被你逼的耶!而且我好心救你,不然你早就毒发身亡了,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他柳钦还是头一回被女人打,该说委屈的应该是他吧?不仅失身不说,还被她无故打了一巴掌。
  「胡说,我是正经人家的闺女,怎么会主动要求做这种事,你……报上名来,我日后一定会找你报仇。」李三娘气极了,不管如何她一定要杀了这个男人,否则难泄她心头之恨。
  「柳钦。」他一脸无辜的乖乖报上姓名。
  「好,你等著,在我杀了你以前,绝对不能死,听到没有!」李三娘气急败坏的穿上衣服,撂下狠话之后,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就这样十八年的杀夫行动就此展开。
  而柳钦在她离去之后,才发现他居然已经不由自主的爱上了她,只能心甘情愿的被她天涯海角追杀,谁叫他对她做了那种事呢!
  〈2〉
  这是一个美好的早晨,晴朗湛蓝色的天空,偶尔有几抹白云飘过,还有清脆悦耳的鸟叫声,微风轻轻的吹拂过。
  柳钦跷著二郎腿,双手枕在头底下,一派悠闲的躺在他细心栽种的兰园里,放眼望去,他的身旁尽是各式各样的兰花,不论是蝴蝶兰、石斛兰、螃蟹兰还是难得一见的丹心兰,可说是应有尽有。
  他喜欢兰花,外号兰君十二少。他身旁的地上插著一口长剑,这是他的佩剑,杀手的不二法则,剑绝对不可离开自己的视线之外。
  就在他悠闲的享受这个美好的早晨时,突然一个人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手握著剑二话不说的就朝他砍来,嘴里还大喊著:「纳命来。」只见那人踏过他最心爱的兰花,让他的眉不禁微微蹙了一下。
  哪里来的煞风景的家伙?柳钦一翻手,拔起插在地上的兰印剑,仍然维持躺著的姿势,横剑一挡,就挡下了他这三脚猫的攻势。
  他一脸不悦的,打量的这个一脸落腮胡,肥头大耳的家伙,然后懒洋洋的道:「喂,你是混哪个道上的,连我也敢偷袭,也不去打听打听我是何许人也?」被这个武功完全在水准之外的人偷袭,他顿时觉得颜面尽失,他柳钦怎么说也是西域第一高手,在杀手排行榜上没有数一、也有数二,是哪个白目的家伙派这种货色来刺杀他?还踩坏他苦心种植的兰花,他一定要去找那个人赔偿他的损失。
  「柳钦。」那人举剑朝他砍去,很确定眼前这个长得眉清目秀,外带有点娘娘腔的金发蓝衣男子,就是他要刺杀的物件。
  「正是在下。」他提剑一挡,又是毫不费力的挡下这一招,他呶呶嘴,满脸不屑的道:喂,这种程度的功夫也敢来做杀手,说,是谁派你来的?「派这种等级的杀手,来暗杀他这个杀手榜上的红人,简直是污辱他的人格好吗?这口气他说甚么都吞不下去。
  「哼,先接我这一招再说。」那人显然是不愿说,他一跃而起,在空中旋转好几圈,朝他俯冲直下,一剑往他身上劈去。
  「哦,终于有点看头了。」柳钦往左挪了挪身子,挥舞著兰印剑,依旧是轻轻松松的就挡下他的致命绝招,只不过扬起了一片尘土,又压坏了他几盆兰花而已。
  「兰花、我的兰花,可恶……本少爷今日不教训你,我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他生气的跳了起身,赶在他使出下一招之前,左手扣住他握剑的手腕,一使劲,那人手中的剑就掉落在地,他趁势一剑抵住他的咽喉,目露凶光的问:「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究竟是哪个没格调兼没品的家伙派你来杀我,还弄坏我最心爱的兰花。」他压抑的怒火,差点就要爆发出来。
  「李……李公子。」那人吓得双腿发软,只好乖乖报上幕后主使者的名号。
  「哪个李公子?」他不悦的扬了扬眉,天底下姓李的人何其多,他怎么知道是哪个李公子。
  「就是那个有回春圣手之誉的李三娘,李公子。」那人回答道。
  「甚么?竟然是他?竟然会是他?」柳钦一听李三娘三字,像是被人狠狠在头上打了一记那样,踉踉跄跄的倒退了数步,想不到他竟然会无聊到这种程度,不但买杀手来暗杀他,还找这种没水准兼没知识的下三烂货色,真是太污辱他的智慧和人格了。
  那人趁他在发呆时,迅速捡起地上的剑,马上逃之夭夭,临走时又弄倒他好几盆兰花。
  「喂,别走,先赔我的兰花还有精神损失费……」就在柳钦想要去追他回来时,一缕人影出现在他的身后,此人出手无声无息,却还是被他给察觉了。
  就在柳钦反手一剑,挡下那人的攻势后,他转头一瞧,发现这个是与他同榜排名仅在他之下的燕秋雨。
  「是你,哈哈,能请得动你大名鼎鼎的燕秋雨,来暗杀我的人,想必来头不小吧?」他在见到是燕秋雨之后,心情顿时好了起来,最起码这个人还算有点份量。
  「也没多大来头,不过就是打从你祖上十八代就结下梁子,外加你追了十八年的旧情人李三娘罢了。」燕秋雨不太耐烦的耸耸肩,说真的他已经厌倦他们之间这种无聊的游戏,要不是看在这次的酬劳还算优渥的份上,他才不干呢!也不知这两个人是上辈子有仇还是怎的,一个是拼命买杀手来杀对方,明明知道这些杀手没一个是他柳钦的对手;一个是拼命的缠著对方追,死缠烂打也不肯放手。
  这两个人就这样纠缠了十八年,他有时真的希望,能够赶快结束这场闹剧。
  「甚么,又是她?她到底要买多少杀手来杀我才够?她明明就知道,她所买的那些杀手,没有一个是我的对手。」柳钦不禁大嚷起来,来表达他的愤怒和不满。
  「唉,这个你就得去问她了。」燕秋雨耸耸肩,他也很无奈好不好,也不知这种无聊的游戏,他们到底要玩到甚么时候?杀手界的规矩,都要给他们两人破坏光了。
  「燕兄,帮我个忙好不好?」实在不想再打下去的柳钦,赶忙抱剑在胸前,一副打算休战的模样。
  「本来我受人之托是不该讲人情的,可是看在你是熟人的份上,算了,这个人情我不帮了,你要我帮你甚么?」很认份的燕秋雨,知道势单力薄的他,是无论如何也玩不过他们两人,索性放弃这笔买卖,反正这也不是头一回了,遇上他们这两个天兵,他的杀手信用早就破产了。
  「帮我把这些兰花种回土里,好不好?」柳钦一脸哀凄的瞧著被踩烂的兰花,真不知楚滢是派人来杀他,还是谋杀他的兰花?每次他都得花上一大笔钱,来整修这片兰园,著实让他心疼不已。
  「免谈,我又不是花匠,你要种就去找始作俑者陪你一起种,在下还有要事,失陪。」燕秋雨摇摇手,他才不做这种降低自己格调的事,要他一个秋燕门的门主跑去帮人种花,开玩笑,这事要是传出去,他还用在道上混吗?他连忙施展轻功,逃之夭夭。
  「唉,我可怜的兰花。」柳钦一脸哀怨的,望著那一片狼籍与飞扬的尘土,暗暗心疼即将飞走的银两。
  「呃,请问你是柳钦吗?」一名穿著布衣的男子,手里捧著一个布包,朝他走来。
  「你也是来杀我的吗?」柳钦杀气腾腾的问。
  「不是,我是来请你帮我杀一个人。」那人回答。
  「哦,那老规矩,见面百两、谈话千两。」柳钦将手伸了出来,等著他付帐。
  「这些够不够?」那人很爽快的把手上的布包打开,并且交给他,里面全是沈甸甸的黄金,总共有十二块。
  「这么多,算你内行,说吧,这次要杀谁?」他看对方很有诚意,再加上他方才损失了一片兰花,正需要银子来修补。
  「柳钦。」那人脸不红气不喘的回答。
  「啥?」一听到有人花钱,要买自己去杀他自个儿,差点没当场昏倒,自他入这行以来,还从来没遇到这等怪事,不过他直觉这种无聊的事,一定不是像他这种老实会做的,于是又问:「是谁指使你的?」
  「哈哈,公子你真聪明,一看就知道是有人指使我来,是一名身穿白衣的李公子,他拿了这么多黄金叫我来这里的。」那人搔搔脑袋,傻傻的朝他笑著。
  「李三娘,这种把戏你玩了十八年,难道还不腻吗?」柳钦忍无可忍的握紧拳头,一拳朝那人打过去,将他打昏在地。
  他决定要去兰月亭找那个有女扮男装不良嗜好,且无聊至极的对头冤家李三娘好好来理论理论,否则他总有一天会被她给逼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