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火的故事》

  他是xx部门的一个新人。说新人也不算是,因为他来了快一年了。我们部门和他们部门开会的很频繁,也常互相往来,所以我才会注意到他。
  他的外型还不错,清秀、瘦高,没带眼镜,浓眉大眼,观察他和女同事的互动,似乎以一种感情玩家的态度自许,言语举止间,有那种不著痕迹的挑逗和自信。这是我对他的印象。
  不知为什么,他也注意到我了。其实公司里比我年轻的小妹妹们蛮多的,应该和他比较接近。我猜想是那天开会时我穿的衬衫扣子碰开了一颗,因为整场开会,坐我对面的他一直在盯著我,而我是回到座位才发现早就春光外泄了!
  总之,那天下班时,在电梯间,我遇到他……
  「Sandrea对吧?我是xx部的Ronny,记得吧?」他热情地打招呼。
  「记得啊……」我回著,好奇著他想干什么。
  「你们部门今天报的那个案子,蛮有趣的,是不是想考虑用xxx的操作方式?」
  「嗯,对啊……」
  就这样聊起了公事,不过我心里开始嘀咕了起来:你不是新人吗?不需要假装你对业务很熟、还评论指教的样子吧?
  电梯来了,他侧头问我:「要我载你回去吗?」
  我一向是搭捷运的,也不太习惯给不认识的人送,不过。我真的有点好奇想认识这个毛头小子。
  「好啊!」
  他带我走到他的车,银色的Virage,皮椅坐起来还蛮舒服的。
  一路上我们聊著。
  到了家门口,我正要下车时,他又问了:「我可以上去吗?」
  我呆住了,这是七年级生的搭讪模式吗?
  「你?」
  「对啊,我想喝杯茶,借个厕所,不知道方便吗?」他还是一脸诚恳样。
  这种听似合理的理由往往都不是这么一回事我可一点都不想跟他怎么样正要拒绝他,忽然脑中闪过一个想法,这想法太有趣又邪恶了,我差点笑了出来看了看时间,先生应该至少要再两个小时才会回家「嗯,那你上来吧……」
  他进了门,真得跟我问了厕所在哪。我指给他,就跟他说我要进房换衣服。
  我进了浴室,把套装脱掉,换上一件低胸的细肩带和长裤。我看了镜子,深深的乳沟和白皙的胸部,应该没有男人受得了吧。
  我也盘算好了,万一他受不了,我要怎么抗拒……
  这好像是在玩火,不过还真好玩!:p我走到客厅,刚好他也出来。他看著我的穿著,两眼发直,只差口水没有滴出来。我不禁暗笑:这种定力?可一点都没有高手的风范啊!
  故意跟他聊正经八百的话题,还倒茶给他喝。
  聊了一阵,感觉上他一直言不及意的样子……
  「那……有点晚了,你要回去了吗?」我暗示著他。
  「嗯……那……我先走啰……」他不得不说。
  我起身送他,他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打量著。
  那次之后,在公司里,他常会借故跟我说话,也常借故等我下班,要载我回家。有几次约我吃晚餐,我都拒绝了。
  直到有一次,同样是下班,我到了电梯口,又看到他……
  「哈啰,Ronny,又遇到了啊!」我假装惊讶,其实心里也知道怎么回事。
  「对啊,sandrea姐,真巧啊!」他也装傻著。
  「我载你回家吧?」他扬眉问我。
  「哦……好啊!」我一如往常地回答。
  回去的路上,他提议著去吃晚餐:「有一家新开的餐厅,泰国的,我请你去吃,好不好?」
  我原本想拒绝他,转念一想,whynot?
  「好啊,那走吧……」
  到了餐厅,我借故上了厕所,把我束著的头发放下来,还刻意把衬衫上面的扣子解开了两颗。回到座上,他的眼神闪出欲望的火炽!
  「sandrea姐,你这么漂亮的女人,真的是我们xx之花啊……」他口里说著奉承的赞美。
  「谢谢!」我笑著说。
  「像你这样的女人,身边应该不少男人吧?」他问。
  「Ronny先生,我可结婚了呢!……」我伸出手,让他看我的无名指。
  「我可一点都不觉得这是问题!」他盯著我说著,脸不红气不喘。
  「什么意思啊?」我装作听不懂。
  「sandrea姐,我早就知道你结婚了,也早就知道你婚姻有问题。我挑明讲,我想陪你,好吗?」他用一种刘德华情圣式的表情看著我,对我说这么一句话。
  我倒没想过会那么直接,不过,这也都在计划里面!
  「你好大胆子啊,先生,勾引别人老婆,你不怕我告你吗?」我故意问道。
  「你不会的!」他露出笑容,接著伸出手,握住我的手。
  我想这家伙是电影看太多了,老实说,我怀疑现实生活他这种模式成功过几次一夜情。不过我不点破,让他握著。
  「那我们要去哪?」
  「我早就想好了,内湖那有一间气氛很棒的旅馆,我们去那坐坐如何?」
  这家伙,愈来愈大言不惭了!
  我把手收回来:「Ronny兄,我可不要你一开口就去,这样我很好上的样子……」我媚惑的笑笑。
  「这样吧,你答对我三个问题,我今天晚上就任你摆布,你……爱做什么都可以!……」
  我想,这种回答他应该怎样都没想过吧。
  「这!你果然够古灵精怪,sandrea姐,哈哈!来吧,放马过来!」
  这种时候开任何条件,男人都会愿意的。
  「那……第一个问题……现在的总统是谁?」我笑笑地问。
  他做梦也没想到那么容易,瞬间答了出来。
  「嗯!那第二个问题,副总统呢?」
  他笑了出来,答了,脸上的表情一阵舒坦。我几乎可以猜到他的心思:这女的根本就想的要死嘛,还装衿持……
  我忍住笑,正色地问:「那第三个,请问冰岛的首都是哪里?」
  他的表情很有趣,几乎根本是一阵青一阵紫,我知道他一定想不出来的。
  这故事告诉我们,想ONS还得先读地理呀。
  「啊……哥本哈根吗?」他勉强吐出一个他听过的地名。
  「差了十万八千里吧,先生!」我笑著起身,「我们走吧……」
  我们结了帐,到了车子,看的出他很沮丧,又不想表现出来。
  上了车,开始开后,他忽然转头说:「那,我还是带你去那个旅馆,我们就真得看看就好,好不好?我保证不对你怎么样……」
  一男、一女到旅馆不怎样?鬼才相信!不过,我也假装相信了。
  「好啊!反正你输啰。可别忘了!」
  他露出笑容,有那种奸计得逞的表情:「嗯!一定、一定!」
  到了旅馆,进了房,那间果然很豪华。我们到处看了看,最后就坐到床上聊天;我打开了电视,随便看看;他假装好心帮我把外套脱了,接著说要倒水给我喝,拿给我时,却假装不小心打翻了。
  「哎呀!怎么会,真是……」我们手忙脚乱地擦拭著。
  他边擦边把我衬衫的扣子一个个解开,露出内衣,我心知肚明他在干什么,没阻止;他当真的擦到没什么好擦时,手开始爬上我的胸部,玩著我的肩带……
  我们这段都不发一语,只有电视里传来新闻的死板播报。
  他手在我肩带缘玩弄著,见我没阻止,开始大胆了起来,一手伸到后面解开我的胸罩,一手开始揉抚我的乳房;我双目微闭,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
  他的动作愈来愈大,忽然间,我的整个胸罩就被他扯掉了,他开始爱抚我的乳房,不停地玩弄著,我也半坐半躺著,任他对我上下其手……
  他终于受不了了,停住手中的动作,把裤子往下一拉;我等他把内裤也扯掉了,就努力把自己从半享受的眩晕感抽离,站起身来……
  「我要走了!」我说。
  「什么?」他大吃一惊,「我以为……」
  我还可以看到他的弟弟正扬眉吐气的一摆一摆地跳动著,我想笑到了极点!
  我拿起我的胸罩,利用他还在shock的呆滞时间,快速地把衣服穿上,拿起包包,往外走……
  「我可没说要跟你做爱!」我说,一边打开门,「毕竟你第三个问题答不出来。旅馆钱我帮你付!」
  回家,我觉得超有成就感的,打电话告诉我的好姐妹F.两个人好好的大笑了一场。
  第二天,我等著他来对我大发雷霆,或是愤怒的邮件。不过,都没有发生。
  接连几天,我下班再也没遇到他。
  约一个礼拜后,我又在电梯间遇到他。
  「Hi,Ronny!」我打著招呼,想看他的反应。
  「哈啰,Sandrea姐!」出乎意料的,他笑笑地反应,完全没有那种男性雄风受损的样子。
  我的好奇心被挑起,于是主动找他吃晚餐。
  晚餐间,我们先闲聊了一阵,终于我问到了重点:「你那天有没有很生我的气啊?」
  他笑笑,摇了摇头:「不能气你啊。我后来回去检讨,是我在时机不成熟时太冲动,坏了一切。我可是好好反省了呢!」
  这下换我答不出来了。我开始发现心底反而有一丝丝期待。
  接连三天,我都在电梯间遇到他,他都一如往常地载我回家,谈笑风生,好像那件事不曾发生过。
  我心里开始期待他开口再约我,但他一直保持著柳下惠之姿!
  第四天,我决定再玩玩他!我在衬衫底下穿了件黑色蕾丝的半透明内衣,窄裙底下则是黑色的小丁,香水则挑最诱惑的CKone,以及kose的口红。
  下班时间,我若无其事地走了出去。果不其然,他又在电梯间站立……
  「sandrea姐,搭便车吗?」一样的开场白。
  「嗯!……」
  我们坐上车,我又提议去吃晚餐。
  边吃晚餐,在闲聊中,我暗示他,我先生今晚不回来,我晚上又有点无聊,想找人打发时间;边看他的反应……
  他还是没什么表情的变化。我猜想他今晚又要坐怀不乱了吧……
  上了车,我故意假装很累的样子,把头轻靠在他的肩上;他也没说什么,就开著车。没想到,他直接把车子开到上次的旅馆!
  到了旅馆,他扶我下了车。
  「干嘛来这里啊?」我假装生气问他。
  「我看你很累嘛,想先带你来休息一下啊……」他还是一脸无辜的微笑。
  他扶我进了房间。我说我要去厕所,他说他去倒点东西。
  我进了厕所,看了镜中的自己,今晚,又是欲女战胜理智的时刻!
  我把衬衫扣子全解开,把窄裙脱掉,穿著高根鞋,蕾丝内衣和丁字裤一览无遗……
  我走了出去,站在客厅。他手里拿著两杯饮料,正走过来,一看著我,他停住了,我也停下不动。我们这样对看了一世纪之久!
  他很慢、很慢地把饮料放下来,慢慢走过来,眼神露出一种熊熊的火焰……
  「ronny,你?……」
  他不等我说完,一把将我扑倒在沙发上,吻上我的嘴……
  这虽然在我的计划中,但我没想过会那么狂野!
  他粗鲁地扯掉我的衬衫……毫不客气地进攻我的胸部……用力地扯掉我的胸罩……(后来果然坏了!><)两手狠狠地搓揉著我的乳房,嘴巴不停狂吻著……
  他让我想到那种禁欲很久的人的冲动!在狂野中,我一直有种以前没有的兴奋快感!!!
  他粗暴地扯掉我的丁字裤,手指伸进早湿淋淋的阴道,嘴仍不停的吻著……
  他停了下来,快速而用力地把自己衣物脱掉,拿出不知哪来的套子戴上;我仍迷乱于刚的狂风暴雨中;全裸的他又靠过来,双手粗鲁地蹂躏著我的乳房;我此时早已娇喘连连,兴奋到难以形容!
  他两手将我大腿分开,用力的插了进去……
  「啊∼」我叫了出来。
  他毫不怜惜地用力抽插著,两手用力地抓著我的腰,不停地顶,全无技巧,只有不停地蛮干,像是近乎发泄地用力抽插!……
  没多久,我就已经觉得快感让我快晕了!……
  「啊!……ronny……慢一点……啊……」
  他倏地停下来,把我转了过来;我手扶著墙壁,他从背后进来,同样是狂风暴雨,全无怜香惜玉之情,双手时而抓著腰,时而用力捏著我垂下的乳房;他愈来愈快,愈来愈大力,两个人肉体碰撞的声音和我的浪叫声回绕全室……
  我连续不知道几次高潮袭来!
  他抓任我的双手,让我的乳房毫无遮掩地晃动著……
  「ronny……我……我不行了!……啊……」我意识不清的喊叫著。
  他开始低声地哼著,动作愈来愈大;他环抱住我的乳房,每一下抽插都顶到深处……
  「sandrea……sandrea……sandrea……啊!……」
  他反复叫著我的名字。
  忽然间,在我里面射精了!
  我们两个人瘫软在沙发上,许久,喘著气,不能言语……
  良久,他站起来,扶著我到浴室,一言不发的,两个人一起淋浴……
  「你好粗鲁哦……」我打破沉默,逗著他。
  他没说话,面带微笑从背后抱著我;我们一起冲著水,他亲吻著我的脖子;
  我闭目享受著……
  忽然,感觉到他小弟弟又站了起来!
  「你又……?」我诧异地问他。
  他贼贼的笑,两手又游移上我的乳房,开始大力蹂躏著;他又要进来,我克制住欲望阻止他……
  「要戴套啦……」
  他随手在洗手台摸出一个保险套戴上,就这样站著插入!这次他没有第一次的狂放,比较收放自如地抽插,边做边念念有词:「sandrea……我忍了好久…
  …终于得到你了!……啊……你好美!……好爽!……舒服吗?……舒服吗?…
  …啊……」
  我被抽插的喘吟连连,根本无暇回答他……
  就这样,在浴室里又作了一次!
  之后,我们两个人一路睡死到隔天早上。
  他载我回家、换衣服……
  ***********************************后记:回想起来,其实女人的心思是很微妙的,容易看透的往往不会想要!现在回来起来,他也不是我原以为的是自以为高手。他这招以退为进的招式倒是蛮成功的,让我原本要玩弄他、后来反倒是被玩弄!:p之后,他当然一直不停地找我,希望有后续。不过,我的原则是不容许有第二次。慢慢的,他也似乎明白了。
  之后我也没再坐过他的车了。他去年也离开我们公司了。这一切也都只是一个回忆了!:p【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