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爱你我们放弃一切(01~48 完)》

  第一章「爹地,我不管,我不同意啦。」我哭喊著,爹地怎么可以在妈咪死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再娶其他女人。难道以前对妈咪的誓言都是假的,这么容易忘记。
  「小羽,你乖,快别哭了。」爹地想要安抚我。
  「那你别娶那个坏女人。」我拉的爹地的手,拼命的摇著。
  「绿姨,不是坏女人。」「就是坏女人,就是。他要抢走我的爹地。」
  「她不会的,爹地,依旧最爱你了,而且,你还会多两个哥哥。他们长的很帅哦。他们的……」
  「爹地,小羽求你……」
  门打开了,走进来一个30多岁的少妇「超群。」「小绿。」爹地一看见她的到来立马迎了上去「很累吧!小绿这就是我的女儿言露羽。」
  「小羽,快喊妈咪。」
  「我妈咪已经死了。」我哭著跑回房间「小绿,抱歉这孩子不懂事。」
  「没事,慢慢来。」
  「言叔叔好。」走进来两个衣服样貌一模一样的男生,不同的是一个脸上挂著笑容,一个却挂著脸一句话也不说「他们是我的儿子,爱笑的是朝日。另个是小儿子朝月。」
  「你们好,我叫言超群。欢迎你们加入我们这个大家庭。」
  「房间在哪?我累了。」朝月拎起包,看著爹地。
  「对对对,是我疏忽了,小四,带两位小少爷先去休息。」「是,老爷。」
  我哭倒在床上,看著床头放著妈咪的照片我的眼泪就更忍不住了。「妈咪。
  呜……」满肚的委屈,我在哭泣中睡著了。
  铃……
  「恩,眼睛肿了。」今天要上课我忍著不舒服爬了起来,洗了个澡。梳洗干净,我走下楼去,眼前的景象让我的气不打一处来。「小姐,您的早餐准备好了。」
  我点了头表示知道。
  「小羽,快来。」
  一副和睦的景象只是他不属于我。我坐了下来,拿起三明治吃了起来。「小羽,这是朝日哥哥。这边是朝月哥哥。他们今天开始和你一个班。」
  「小羽,不是比他们小两岁吗?」阿姨一脸疑惑。「哈哈,小羽的智商比同龄的孩子高,如果不是希望她拥有一个高中的回忆,估计都大学毕业了。」
  「小羽,真的好厉害哦,而且人又漂亮。」
  「谢谢阿姨的夸奖。」我拿出大小姐该有的礼仪。「我吃饱了,我先走了。」
  「回来。」爹地的声音在背后想起「把牛奶喝完。」
  「不要了吧」我最怕喝牛奶了,一股腥味。
  「没得商量,不喝完就指望出大门。」
  「死老头,你狠。」我捏著鼻子,一口气喝了下去。
  二到了学校走到换鞋子的柜子面前,一拉开柜子。里面堆满了信还有小礼物,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把所有东西都放进垃圾箱里「学妹,你依旧这么受欢迎啊!」
  话语出自靠在柜子旁的那个男生。「学长,你是故意糗我吗?」「哪能啊?
  你多心了。」「是吗?」
  学长名叫安齐军。182的个子,长的又白又斯文,IQ智商也在180,戴著一副金丝眼镜让他显得很有学识感,体育又好,家世嘛!父母都是大学教授。
  他在我们学校的人气值极高,白马王子不知道有多少女生狂追。毕竟女孩比男孩要疯狂的多所以我说他糗我并没有说错。
  我换好鞋子,「书包我来拿吧。」学长帮我拎起书包。「不用,我自己拿。」
  我怕死啊!我还想多活点时间内。要是给他的FANS看到还不拿刀砍我才怪呢。
  「走吧!」
  我无奈的耸耸肩。
  学长和我一个班他是正班长,而我是副班长。「谢谢。」我从学长的手中接过书包。
  上课铃声响起,班主任王老师走了进来,王老师今年刚从师大分配到这的女老师。「你们进来。」走进来一对双胞胎「好帅哦!」台下一片哗然。
  「你们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叫慕容朝日,今年18岁,旁边的是我弟弟慕容朝月,我们是兄弟。」
  今天早上我没仔细看他们,的确长的很帅。两个都有1米85的个子,两个人唯一不同的是朝日的眼睛是双眼皮,朝月是单眼皮。
  「小宝贝,你看上他们了吗?」学长在我的背后用笔捣了捣我。
  「学长,我不是花痴。而且,请不要喊我小宝贝,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身后传来一阵轻笑。
  「言露羽,安齐军。」
  「是,王老师。」我和学长站了起来。
  「安齐军是我们班的班长,而言露羽是副班,如果你们有什么不懂的是就问他们。你们两现在就坐在他们两的旁边吧!」
  不会吧!老天爷一定没长眼睛,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小羽,你的便当忘带了。」朝日把便当递给我「谢谢。」朝日在我旁边坐了下来。
  「小宝贝,回头我们单独聊一下。」
  「小宝贝?」朝日不解的念道「全给我闭嘴。」我白了他一眼。
  中午很快就到了,「去哪吃饭?」学长问我「去语音室吧,有钥匙吗?」
  「有,走吧。」
  「你们一起吧!」朝日朝月吃惊的看著我。
  所谓的语音室是荒废掉的小房间,只有学生会长才有钥匙。「热死了,把空调打开。」我在大桌旁坐了下来,打开饭盒「怎么青椒啊!我不吃的。」我噘起嘴。
  「是你爸帮你放的。」朝日笑嘻嘻的说著「你爸爸很疼你哦!」
  「你们什么关系啊?」学长在我旁边做了下来。
  「你什么时候变成八婆了。」讨厌,什么事情都那么烦。
  「小宝贝!」学长不死心的叫著三朝月打开饭盒用筷子把我的青椒全夹紧自己的碗里,把糖醋排骨放进我的碗里。朝日也把他的牛肉夹紧我的碗里。
  「你们当我是猪啊!」我把荤菜平均分配到他们两的碗里,不知道为什么有股说不出来甜蜜的感觉。
  「甜蜜啊!我被人抛弃了。」学长抱住了我,趴在我的肩膀上——装哭。
  「别把鼻涕摸在我的衣服上,否则我把你打成国宝。」熊猫!
  「放开她。」朝日朝月的眼睛蹦出火花。学长害怕的放开手。我看错了吧!
  为什么感觉他们在吃醋呢!
  学长一脸可怜兮兮的望著我。
  「我爹地要再婚了,而我爹地的结婚物件就是你对面坐的这对双胞胎的母亲。」
  我每讲一个字心都在滴血,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下来。朝日掏出手绢,为我擦去眼泪。
  「小宝贝,对不起。我无心的。」学长非常内疚。
  我摇摇头,「对不起,不是你们的妈咪不好,而是我气爹地妈咪才死了10个多月,他就忘记了他对妈咪的誓言。」
  「我们懂。」朝日把我拥在怀里。「我们却很开心,言叔叔真的很好。他和我们的妈妈认识你听说过吗?」
  我摇摇头。
  「那个男人每次一喝完酒,就打我们和妈妈。是不要命的打,捡到什么砸什么。有一次,竟然拿刀要砍死我们。这就是上次被他砍伤的地方。」朝日解开胸前的扣子,一个歪歪扭扭的口子,还能看出缝合的印子。我扶上那条疤,好残忍的父亲啊!
  「哥哥被砍伤,我变扶著哥哥,边呼救。是你爸爸救了我们,他带我们去医院上药。」朝月慢慢的说著,只是在眉宇间透露出害怕。
  「妈妈赶来了,你爸爸那是第一次见我们的妈妈。他帮助妈妈逃脱那个男人的魔掌,后来他们才在一起的。」朝日微笑的望著我。「试试接受我们好吗?」
  我点点头。
  「快吃饭吧!要凉了。」学长为我倒了杯水,我开开心心的吃饭,因为至少我开心又多俩个对我好的人。
  一天的上课时间很快的过完了,「张伯呢?」平时张伯都开车来接我,怎么今天没来呢。
  一辆蓝色的摩托车停在我的面前「上车。」是朝月。
  「不用了,等会张伯就来了。」
  「他不会来的,以后我们接送你。」他把车停好,把另一个粉色的头盔戴在了我的头上。
  「我穿裙子在,会穿帮的。」
  「快点,我帮你挡著。」我脸红的扶著朝月的肩膀爬上了摩托车。
  「白色。」朝月坏坏的念著。
  「你说什么?」我忽然反应过来,脸像火烧一样,我生气的捶打朝月的背。
  「好了别生气了,抱紧我。」
  我抓紧朝月的两侧衣服,朝月抓起我的手环在自己的腰上「不准缩回,否则我把你丢下去。」
  我脸红的低下头,闻著朝月身上传来的淡淡的肥皂香味。
  朝月的车骑得很快,吓得我一路上不敢睁开眼睛。「到了。」
  我害怕的睁开眼睛,已经到了车库。我解开头盔递给朝月,「你的车好快啊。
  吓死我了。」
  「你的胸部好大哦。」朝月盯著我的胸部。「色狼。」我双手环抱在胸前。
  「还有更色的事情呢!」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朝月已经站在我的面前。
  他慢慢的把我逼近了墙角,「你要干嘛?」
  完了,没地方退了。他抱住了我,「放手。」我不停的扭动身体,想挣脱。
  「不准动。」他的声音变得沙哑「让我抱一下,他们中午都有抱你。」
  「他们才不像你呢!」我噘起嘴。
  「记住不要再男人面前撅嘴。」我不解。朝月吻上我的嘴巴,「呜!」他的舌头像条小蛇般在我嘴里滑动。我推不开他,他好强壮,一个胳膊环在我的腰上右手放在我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他的右手从旁边向下滑动,他的右手隔著衣服扶上了我的胸部,轻轻的揉捏著。
  「朝月,你回来了吗?」朝日的声音。我拼命推开他,拉了拉衣服,尽量调整呼吸。只是脸上的红却没办法退去。
  「我回来了,在锁车。锁有点问题,我们马上出去。」
  朝月由后面抱住我,「感觉到了吗?」他的下半身隔著衣服在我的屁股上摩擦「他是为你而硬的。」
  我的全身就像火烧一般,那是男性的生殖器。「朝日……在外面。」
  「好吧。今天就放过你。」他拉起我的手走了出来。
  「你们怎么脸都那么红啊!怎么拉著手?」
  「刚才她差点摔了一跤。」「谢谢你朝月哥哥我可以自己走。」我甩开了朝月的手急忙跑回家去。
  「我刚才都看见了。」
  「我知道。」
  「你喜欢她?」
  「你不也是。否则干嘛出声阻止。」
  「公平竞争。」朝日拉住朝月。
  四「不要,她是我的。」
  「我也不放手,我要定她。」
  吃晚饭的时间到了,我走了下去。我穿了一套吊带白裙子,只是他们的眼里像喷出火一样。「小羽,我的数学题有几题不会写可以问你吗?」朝日看著我「行。」
  「哈哈!就是就是,你们有什么不会的多问问她。小羽也要多照顾照顾哥哥们。」爹地很开心,我看得出来是发自内心的。
  吃完饭后,我走进朝日的房间。房间非常整齐,白色的基调,非常爽朗。我在写字台坐了下来「哪题?」
  「这题。」朝日拉了张椅子坐在我旁边。
  我拿起一旁的草稿纸,在上面演算著。「你明白了吗?」我抬头看他。怎么回事他的眼神像要把我吞了下去一般。
  「小羽,你好美。」不会吧!又来一个。
  「朝日哥哥,你听懂了吧!那我先走了。」我站起身,想要离去。朝日一把拉住我的手,将我抱在他的怀里。「放开我啦。」
  「我还有不会的。」
  「那你让我起来,我算给你看。」
  「别动,坐在我腿上,求你。」看著他可怜的样子,我没办法又在继续算著。
  他的双手在我的身上滑动,他的双手一齐抓住我的胸部「啊!」声音不大但却真吓到了「你的胸部有多大罩杯。」他不停的揉著。
  「放开我」他的双手拉下我的吊带裙,他将我转过身来,我的胸部不著半缕赤裸的展现在他的眼前。
  「有多少罩杯?」「C」我脸红的撇开头。「还有长大的可能性哦!」
  他双手抓起我的两个奶,又松开。抓起,松开,来回10多次。他又揪起我的两个如草莓般的乳头,来回用食指和大拇指的来回捏挤。「呜。」说不出的感觉。
  「难受。」我咬住下嘴唇,不让声音从嘴里发出。「别咬。」朝日把食指塞进我的嘴巴里,用食指在我嘴里来回搅动「恩。」不知为什么唾液很多一样,从嘴角留了下来。朝日的眼睛眯了起来,伸出舌头,顺著唾液流下的地方舔著。他抽回食指放进他自己的嘴里,「好甜」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天啊!他张开嘴含住我的左边乳头,拼命的吮吸。一只手竟然钻进了我的内裤里「不要。」我拼命夹紧腿「噢!」朝日因为不给他摸下面而故意得咬我的乳头。
  「小羽,朝日,朝月你们下来,我们有事要说。」
  朝日无奈的抬起头来,帮我穿好衣服。我门走了下去,朝月已经坐在沙发上。
  我们坐好后「和你们商量一下,我们要离开一个月,我想带小绿去见奶奶。你们去吗?」
  「我们要上课不去了。」朝日说完摊摊手。
  「小羽,你呢?奶奶很想你哦!」
  「帮我和奶奶问好吧!我有班级的事情走不开。」
  「那明天一早我们就去日本,你们在家没问题吧!生活费我打进你们的卡里。」
  我们三个点点头,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第二天,我们送爸妈上机后,就没去上课。「我们回去吧!」朝日拉起我的手,朝月拉起另一边的手。「张伯怎么走了!」
  「我们开车来的,你们等会,我去开车。」朝日放开手,去一旁取车。
  「你们昨晚干了什么?」朝月单手环住我的腰,只是手臂的力气快要把我憋死了。「说。」
  「恩。」我一想到昨晚的事脸一下子红透了。
  「他果然出手了,有没有被他操。」
  五我摇了摇头。天啊!他怎么说出怎么下流的话。
  朝日开了一辆白色的跑车,打开门,我坐进了后车座。朝月也跟了进来。跑车的空间本来就不宽敞,朝月将我压倒在车椅上。
  「你昨天碰了她哪?」他火气很大的问。
  「你放开我啦!」今天热,我只穿了一条粉色的裙子。斯!我的裙子被朝月撕碎。该死!我不喜欢戴胸罩,所以胸部暴露在外面。
  「该死。」朝日猛踩油门车子飞快的像家奔去。朝月压住我的双手低头猛吸我的乳头,一会用舌头围著乳头打圈,一会又故意用嘴唇吸著我的乳头向上拽,在实在提不动的时侯放开。「啊!」
  「很爽吧!」他的舌头在我的耳圈里打转。我的下面像是被虫咬一样。
  车停下来了,车库的门锁了起来。朝日把两个座椅放倒,接著打开车门,把衣服脱了下来。赤裸的爬了进来「啊!」我转过头,毕竟我从来没见过男性的裸体朝月也脱去衣服从窗户丢了出去。我坐了起来,看著他们两个,像是两头狼一样。
  朝月撕碎了我唯一的内裤,「不要。」
  他们两个都移到我的身边,他们两默契的含著我的乳头,像孩子一般吸著,还发出啧啧的声音。朝月爬起来,在后座把我横过来,我头靠在朝日的身上,而朝月却把我一条腿放在车靠背上,一条腿搭在地上。朝月趴在我的两腿间,双手拉开我的阴唇「不要。」我受不了了,我想夹紧腿,朝月却故意把我的腿只的更开。我又双手捂住脸,朝日拉下我的手,吻上我的嘴唇。「呜!」朝月伸出舌头,在我的小珍珠上来回扫著。
  「怎么了?」朝日明知顾问。
  「停,求你们,我受不了了。」
  朝月故意吧舌头伸进我的小洞里,「不要,疼。」
  「朝月你轻点。」朝日心疼的抚摸著我。
  「哥,谁让她的洞那么小。」朝月附上我的身体,「抱紧我。」我双手环绕在他的脖子上,「忍一下。」
  「啊!」该死的朝月,他竟然扶著他的『凶器』朝著我的小洞插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