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你妈 1-9》

  第一章「哇,她就是你的妈妈啊!」
  「是啊,我妈很漂亮吧,别人看到我妈都说她长得像章小蕙。」
  在电脑里面,看完我妈一段优美的跳舞视频,吕辩眼中放出了异样光芒,随即恍然说一句:「你妈叫王曼丽,著名的舞蹈家。」
  「怎么,你也认识我妈?」这次轮到我诧异了。
  这个吕辩是我的同学,平时关系还不错,人长得又帅,家里还有钱。
  只是我从来没有请他到我家来过,更没有见过我妈的机会。但听他刚才的语气,好像见过我妈似的。
  吕辩掩饰一笑:「呃,不认识啊,只是在某个地方见过一面而已。」
  我纳闷的问:「奇怪了,我妈每天都去她的舞蹈班上课,接触的人很少,也很少去学校,你怎么会见过他?」
  吕辩道:「拜托,作为一个舞蹈届的同行,你妈在市里可是很有名气的,我见过她的跳舞很正常好不,对了,你不是叫我来帮你妈妈一个忙吗,说吧,怎么帮?」
  「你来之前好像不太愿意帮忙呢。」我嘟囔一句,突然觉得他的态度变化太大了。特别是看到我妈的舞蹈视频之后。
  吕辩笑道:「陈子颜,凭咱俩的关系,你妈这个忙我无论如何也要帮吧,要不然我也不会跟你来了。」
  「是吗。」这个时候,我反而犹豫起来。
  吕辩看出来了,不耐烦道:「大哥,明明是你求我来帮你妈的,现在我答应了,你又反悔了,耍我很好玩吗?」
  「我没有耍你啊。」我不意思的解释一下,只好说道:「是这样的,我妈最近要参加市里一个舞蹈大赛,不过就在昨天,她那个舞伴生病了,至少要住院一个月左右……」
  吕辩低估道:「市里的舞蹈大赛,不会是那个新丝露舞蹈大赛吧,你妈跳的是什么舞?」
  我含糊不清说:「不知道啊,应该是交谊舞吧,反正是两个人手搭肩膀一起跳那种,你也是练舞蹈的,应该会跳交谊舞吧?」
  说到舞蹈这方面,吕辩可是从小练到大,原因是他的妈妈也是舞蹈家,不过三年前他们父母离婚之后,吕辩就不在坚持练舞蹈。
  不过学校每个学期的晚会,吕辩凭借出色舞蹈功底,代表班级表演,拿到了不少好成绩。
  距离市里举办的舞蹈大赛越来越近了,跟妈妈一起搭档很久的舞伴却突然生病住院了,急著她这两天一直是愁眉苦脸,情急之下,我才想到了叫吕辩过来试试的想法。
  谁知道,这个吕辩一听到我的提议,加上我妈今年也有四十一岁了,一想到这个年纪的女人,跟外面那些跳广场舞大妈没什么区别,立马回绝了。
  我再三要请,并告诉他我妈妈虽然四十一岁,不过平时保养的好,身材更是跟十八岁少女一样,毕竟是舞蹈专业的,身材可是吃饭的本钱。
  吕辩不相信,跟我过来看一下我妈的舞蹈视频,他终于相信了,立马答应下来。
  当天,吕辩就留在我家一起等我妈下班回来,期间等著无聊了我就叫他一起玩游戏,一向对游戏很感兴趣的他却反常的拒绝了。
  说是要更好的帮助我妈,自己就进到我妈的舞蹈室参观一番,然后又看了很多我妈的舞蹈视频。
  我也懒得看他了,自己一个人玩英雄联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肚子有点饿了,转头一瞧才发现吕辩这个家伙好像消失很久了。
  随即找一圈,看到他居然还在我妈的舞蹈室里面。
  我们家的房子有一百五十多平米,是两厅四室结构式的。
  除了爸妈住的主卧室,另外两间房子分别是我和姐姐的卧室,另外一间客房空置著,妈妈就把这间房间改装成舞蹈室,四面各装上一面大镜子,隔音效果很好。各种训练器材,音响设备,后面还有一个超大的衣柜,专门摆放我妈平时练习舞蹈的各种裙子,服装,丝袜高跟等等。
  此时,吕辩就凑在那个衣柜前翻来覆去在抚摸我妈的那些各种各样的丝袜,眼里放出了别样的光彩。
  我看得不爽了,干咳一双声走进去说:「吕辩,你在干什么?」
  「呃,没什么啊。」吕辩心虚的收回手掌,反问:「对了,你妈回来了吗?」
  我刚要回答,图听到外面房门被人打开了,一阵高跟鞋击地的声响传来。
  不用猜,肯定是我妈下班回来了。
  「颜颜,你在家呢。」话音未落,一位风姿婀娜的美妇人出现在我和吕辩眼前。
  今天我妈穿的是一套紫色的连衣裙,丝袜美腿高跟标配,暗红色长发高高挽起,妆容打扮还是一如既往性感妖娆。
  不熟悉她的人,绝对不敢相信她已经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哪怕是天天看到妈妈各种打扮的我也是不由自主的侧目相望。更别说是吕辩这个家伙,看到我妈本人后,整个人都呆住了。
  「哟,今天家里来客人了?」
  听到妈妈这句话,我才恍然:「是啊,妈妈,这位是我的同学,他叫吕辩,舞蹈跳得很厉害。」
  「王老师,您好。」别看吕辩这个时候已经看呆了,但毕竟是富家公子,见过不少世面,必要的礼貌还是有的。
  「这位同学好。」我妈对吕辩点头,随后又问:「对了,你刚才叫我老师,你认识我吗。」
  吕辩笑道:「王老师,您是全市舞蹈届的明星,我之前也练过几年的舞蹈,见过您的不少教学视频。」
  「是吗?」我妈会心一笑:「那以后有空咱们交流一下。」
  我忙道:「妈妈,不用以后了,您最近不是少个舞伴吗,吕辩跳舞很厉害的,我就打算让他当你的舞伴,争取拿个冠军回来,为您的舞蹈工作室涨名气。」
  我妈摆手笑道:「别开玩笑了,我参加的可是市级舞蹈大赛,没有一般功底是不行了,再说你同学才多大啊。」
  「他虽然只有十六岁了,不过跳舞真的很厉害的。」
  没等我解释完,吕辩站出了一步,并伸出手来说:「王老师,口说无凭,我可以用实力证明给您看看。」
  「你真的练过?」我妈犹豫的看他一眼。
  吕辩自信说道:「绝对不让王老师您失望。」
  「好吧,那我就看看你的舞蹈功底。」说完,我妈就放下肩上背包,伸出手与他的手掌握一起。
  「颜颜,去帮妈妈放一舞蹈曲子。」我妈对我吩咐一声,然后就跟吕辩手搭手搭肩的跳起来。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道有没有了。
  我平时虽然不练舞蹈的,不过也经常见到我妈跳舞,看见他们两人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不过跳的舞姿很纯熟,优雅自然,根本没有半点生疏的样子,更像是多年的搭档一样。
  唯一让我不爽的是,他们手搭肩贴一起,我妈那高耸的胸部自然也是顶在吕辩的胸膛上,多次被挤压变形。
  吕辩虽然是面无表情,手脚也是规规矩矩的,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此时心里一定很开心刺激吧。
  要知道,从我记事起,还从来没有触碰过我妈的胸部,当然,小时候吃奶的可能接触到了。
  姐姐还嘲笑过我,小时候吃妈妈奶水时候,就像是一只小猪一样,吸得啪啪响,她记忆特别深刻。
  但长大记事前,我就没有挨近妈妈的机会。
  这个时候,我突然后悔了,以前为什么不跟妈妈学习舞蹈呢?
  一曲跳完,我妈对吕辩的舞蹈功底很满意,甚至有些意犹未尽,又叫我点了一首节奏更高难度的舞曲。
  吕辩依然应付自如,这曲节奏更快,两个人身体接触更频繁,其中还有一个吕辩手环抱我妈腰身转两圈的高难动作。
  我妈对舞蹈工作一向很认真,到没怎么注意到吕辩的身体变化。
  面对这么一个性感妖妖美妇,哪怕她是自己的好同学母亲,吕辩心里以是饱受煎熬,裤裆里面的家伙不由自主的暴起,对一裙之隔的未知区域发出自己最崇高的敬意。
  又一曲跳完,我妈终于和吕辩分开,心里有了答案,试探的问:「你叫吕辩是吧,我最近确实是要参加一场舞蹈大赛,对我很重要,但之前的搭档生病住院了……」
  吕辩急切说道:「王老师,我可以帮你。」
  我妈楞了一下,问:「我的时间不多了,而且比赛曲目难度更高,需要你和我每天至少四个小时的练习时间。」
  「没问题。」吕辩回答得干脆利落。
  我妈还是犹豫:「会不会耽误你的学习啊?」
  吕辩不在乎道:「不会的,反正我家有钱,不论学习成绩好坏,以后名牌大学随便上。」
  我妈恍然道:「好吧,如果你真想帮我,那你每天下午放学后,就来我的舞蹈训练中心,周末就来我家里一起练习。」
  吕辩道:「没有问题。」
  我妈欣慰一笑:「事成之后,不论我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阿姨也会给你一份奖励,你想要阿姨给你什么样的奖励?」
  吕辩大言不惭的摆手道:「奖励什么无所谓,能帮到王老师是我的荣幸,再说您还是陈子颜的妈妈,我更要帮您完成这次舞蹈大赛了。」
  「谢谢你。」
  「不客气,阿姨,我这个人做事就有一点好处,只要想做就做得最好,这一次我帮你,就一定帮你争取拿个冠军回来。」
  「不用,尽力就好。」
  两个相差二十五岁的男女聊著聊到舞蹈方面的内容,更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叨叨不急的说个没完没了,反而把我晾在一边。
  要不是我肚子饿得咕咕大叫了,才忍心打断了他们的话题。
  趁妈妈去厨房做饭的时候,我把吕辩拉进我的卧室,一本正经的警告道:「吕辩,我可告诉你啊,叫你来是为了帮忙的,不许有其他的……」
  吕辩听出我的话外之音,板著脸叫道:「干什么,他是你妈,我最好好同学最尊敬的母亲,我除了帮忙跟你妈跳个舞之外,我还能怎样?」
  「呃,你最好如此。」说到这话,我反而心虚了。
  当天晚上,吕辩就留在我家一起吃了晚饭。
  休息一个小时后,我妈拿了我一套衣服给吕辩去洗澡。
  晚上八点,两个对舞蹈专业的男女就迫不及待的进入旁边的舞蹈室,练起我妈要参赛的曲目。
  我好奇的进去看一会儿,见我妈还在教吕辩一些基本功,一时觉得无聊就回自己房间玩游戏。
  为隔音效果,等我出去后,我妈就把舞蹈室的门关上。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我妈才开门出来,吩咐吕辩今晚和我一起睡觉,然后明天一起去学校。
  吕辩也不矫情,当天晚上就睡在我的床上。
  「子颜,你妈真的已经四十一岁吗。」在睡觉的时候,吕辩突然问了我一句。
  我肯定告诉他:「废话,我姐姐今年二十二岁了,我十六岁了,我妈四十一岁不是很正常吗?」
  吕辩又问「那你爸爸呢,今天怎么一直没见过他?」
  我老实告诉他:「我爸爸是个海员,和别人合伙买了一条船,每次出海都要好几个月才回来。」
  吕辩感叹:「我去,几个月才回来那岂不是……」
  「怎么了?」
  「没事,呵呵。」
  「无聊,我白了他一眼,转过身去睡觉了。」
  旁边的吕辩却是辗转难眠,然后突然爬起来,轻轻说一句:「我睡不著,出去看一会电视。」
  「你开小声点,不许打搅我妈的睡眠。」我吩咐一句,也不在管他了。
  「知道了。」吕辩答应一声,然后开门出去了。
  没多久,听到我妈温柔的话音:「吕辩,你怎么还不睡觉啊。」
  吕辩道:「突然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点睡不著。」
  我妈内疚道:「呃,都是阿姨不对,如果你真的睡不习惯,我这就送你回家。」
  「不用了,现在太晚了,回去不方便,我看一会电视就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睡著了,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
  身边的吕辩已经不见了,走出卧室后才看到他在厨房一边帮忙洗菜一边跟我妈有说又笑的聊舞蹈方面的内容。
  我不禁感叹,这两个男女,见面不过一天吧,居然有这么多话要聊,真是太奇怪了。
  接连两三天,吕辩仿佛变成了我的兄弟,每天和我一起放学,然后去妈妈的舞蹈中心,然后他又跟我妈一起回我的家,吃完饭后,晚又加练了两个小时。
  吕辩也从自己家里拿了一袋自己洗漱衣服过来,打算住在我家,方便晚上的练习。
  三天之后,他们两个人的年纪差距25岁,但在舞蹈方面的天赋是一致的。
  两个人的练习越来越默契,动作越来越纯熟。
  每次合练,吕辩对我妈都是规规矩矩,没有半点越举的行为,我放心不少,不在旁边打搅他们的练习。
  我妈对这次舞蹈大赛越来越有信心了。
  到了第五天晚上,等吕辩洗澡出来了,她就拿出一套衣服给吕辩,吩咐道:「小吕啊,咱们已经一起练了五天时间,这曲目的舞步你基本掌握纯熟,现在我们开始正式进入比赛的训练模式,你把这套舞蹈服穿上。」
  「好的。」
  吕辩乖乖的把舞蹈服换上,等他从卧室出来,我突然笑了:「吕辩,你穿的这套衣服,有点丑喔。」
  「哪里丑,就是紧了一点,还有……薄了一点。」说到这话,吕辩有些不好意思的看我妈一眼。
  「呃,是有一点薄了……」我妈犹豫了的说一句。
  吕辩穿的上衣很正常,裤子确实又薄又紧,将吕辩的粗大的下体紧紧勾列出来。
  如果不小心硬起来,那将会更大更粗。
  两个人的舞蹈几乎都是贴身完成了,照吕辩那家伙德行,气血方刚的年纪,面对我妈这样一个性感性感美妇,今天又是穿上那套比赛用包臀连衣裙,非常好性感。
  他如果没有反应,那就赶紧去医院检查身体。
  吕辩尴尬提议道:「王老师,要不再换一件裤子?」
  我妈想点头,但不由得摇头:「来不及了,你的衣服和我这套都是定制的,要换就得全部还完,时间也来不及了。」
  「好吧,那我就尽量克制一下吧……」吕辩含糊回应。
  两个人一起进入舞蹈室,我刚想跟著进去,就被我妈挡住了,并且是把门关上,留下一句:「儿子,关键时刻,妈妈要全力以赴,不想被人打搅。」
  「好吧,那你们好好练吧。」
  我闷闷的回应一声,看著那禁闭的房门,心里一时觉得有些不对劲。
  特别是妈妈的表情,好像还有一些害羞?
  之前几天,他们练习舞蹈时间,都是大大方方的开著门,就算关门了也是轻轻的掩上而已。
  今晚这一次,我妈居然脸红了,还把门反锁上了。
  我好奇心被激起来了,妈妈不给看我就越想看,舞蹈室房门被反锁了,不过在另一面的墙壁还有一个通风口。
  见此,我就去拉来一张半米高的凳子,自己踩上去,脑袋刚好凑到那个通风口上。
  对著通风口往舞蹈室看,却什么都看不到。好在四门墙壁上安装的镜自却把我妈和吕辩的身影照得清清楚楚。
  此时,他们两个人正在合练那曲比赛的舞蹈,吕辩居然表现得很糟糕,各种失误不断。
  我妈自然是看出来了,忙问他:「小吕,前几天都练得好好的,你今天是怎么了?」
  吕辩面红耳赤说道:「王老师,我有几话心里话想说出来,您千万不要生气啊。」
  我妈柔顺说道:「傻孩子,阿姨知道你是真心帮助阿姨的,阿姨感谢你还来不及了,你说什么阿姨都不会生气的。」
  「哦,那我说老实话了……」吕辩犹豫了几秒,然后退后两步,指了了自己裆部:「王老师,您看。」
  「啊……」我妈一看顿时吓了一怔。
  此时吕辩的裆部已经是鼓成了一个成人手臂轮毂的痕迹,比之前要粗壮了三倍有余。
  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妈当然知道吕辩下面那大家伙是因何而爆起的。
  其实,早在和他第一天练习起,我妈早就感觉到吕辩裤裆里面藏的杀气。
  不过,我妈一心放在舞蹈的步骤配合操作方面,加上他是自己儿子的同学,年纪还小,到没有想过那方面的事。
  今天他主动提出来,我妈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吕辩正处于气血方刚的年纪,对女人那方面肯定是很强烈的,加上自己穿著打扮十分的性感,看不出年龄大小的美貌,吕辩有那方面的想法太正常不过了。
  这一次舞蹈大赛可是放在网络上直播的,收看的人数不多,但也是有一定的人气。
  万一在那天大赛当中,吕辩控制不住自己,当著全网观众的眼睛对自己勃然怒起,即使拿到一个好成绩,也会成为某些人的笑话。
  「唉,这裤子再大一点就好了。」我妈悠幽的叹了一口气。
  吕辩试探的问道:「王老师,说实话,我非常尊重您,更没有对您有别的想法,只是……我实在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知道……」我妈叹息道:「实在不行的话,那咱们就到此为止吧,阿姨也放弃了,谢谢你这几天对我的帮助,也感谢你的陪伴。」
  「别放弃啊,王老师。」吕辩欲言又止道:「我倒是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啊,你说。」绝望之后,我妈重新燃起了希望。
  吕辩犹豫说道:「这种男女舞蹈行内,男伴一般都是穿种紧身裤,为了以防男方在比赛中当著观众的眼睛勃起,女方会在赛前帮助男伴弄一下,王老师,您听说过吗?」
  「没,没听说过。」我妈听了脸一下子红了。
  吕辩漠然道:「我还亲眼见过。」
  「啊,你真的亲眼见过?」我妈惊呼道。
  吕辩点头:「不止一次。」
  我妈哑然道:「你说的那个肯定有,不过他们一般都是男女朋友,或者夫妻关系……」
  「不一定,我看见那个女人已经结婚有孩子了,但每次出去找年轻男伴跳舞,顺便都要帮助他解决那个问题,用手,用她的胸部,甚至……」
  「你说的那个女人是谁?」
  「不提也罢,反正是真的。」吕辩擡起头来,凝视我妈那张精致脸庞,鼓起勇气说道:「王老师,你知道吗,这几天我是憋的有多么难受吗,您可能感觉不到,我自己却是饱受煎熬,彻夜难眠啊。」
  「小吕,对不起……」我妈心虚的回道。
  吕辩继续说道:「王老师,您是我好同学的母亲,我最尊重的长辈,我不该对您有非分之想,只是为了您这一次很重要的舞蹈大赛,为了拿到冠军,我知道分寸……我恳请您帮我一个忙,用手就可以了。」
  「孩子,你别说了……」我妈已经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了,犹豫了一分钟后,似乎下了决心,小声说道:「你把它脱下来吧。」
  「喔,好的。」
  吕辩暗暗窃喜,表面切是很害羞的磨蹭十几秒后,才忸怩不安的把裤子连同一起脱下来。
  一根巨长粗壮的家伙顿时出现在我妈面前,躲在外面偷看的我也是看在眼里。
  不得不感叹,吕辩下面那家伙,目测至少有二十厘米,顶在前面的头盔堪比鸭蛋一样。
  想不到这家伙小小年纪,居然有这么一个大家伙,跟那些欧美视频里的黑人差不多,而且吕辩那家伙也是暗黑色的,不去拍日本拍电影太可惜了。
  眼看我妈的洁白左手一点一点的挨近吕辩当下大家伙,犹豫几秒后,最终在吕辩的万般期待中,我妈的手掌终于握住了那个家伙,然后慢慢的撸动起来。
  「王老师,我好爽啊……」吕辩心里那个酸爽,激动的叫起来。
  「卧槽,我早就知道那家伙不安好心了。」
  亲眼看见我妈真的帮他撸起来,我双拳握紧,心里又气又脑,但更多的是嫉妒恨。
  为什么是他,不是自己?
  不过一想到她是自己的亲生母亲,那种事几乎是不可能,我不由得锤头丧气了。
  眼睁睁的看著母亲帮那位好同学,好哥们撸动那根大鸡巴,我真想冲进去揍他一顿,但脚下仿佛是生根一样,定定的呆立在椅子上,眼睛盯著那面大镜子,心酸的看著我妈那只洁白的手掌,一下一下的撸动那根大鸡巴,自己不由自主的摸到自己的裤裆里面。
  好硬!
  「王老师,快点啊……啊啊。」得到我妈左手帮助的吕辩早已经是爽翻天了,鸡巴越来越粗了,眼睛盯著我妈那具性感的身体,那高耸的胸部,嘴里不由自主的叫起来:「那个女人也是这么帮她舞伴的,还用自己的逼给他操,我今天不在羡慕她了……啊啊啊。」
  说完这句话,伴随著我妈著手的快速撸动,吕辩大叫几声,囤积很久的精液顺势喷发出来。
  由于我妈是半蹲的姿势,其中还有一部分射到我妈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