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春的美女》

  回到家里,顺手打开电脑收信,发现ICQ上有人呼叫我,是「我很丑,所以我上网」的COCO!
  我立即发讯息给她,她说等我好久了,问我上那儿去了。我当然不敢讲才上过她妹妹,还在她家门口看到她的事。诓说我加班到很晚,才回来,刚洗完澡。
  「真的是加班吗?不是去找女人?」没想到她会这样问我,害我差一点以为VIVI告诉她送她回家的男人就是我了。
  不!VIVI才被我开了苞,不可能,也绝不敢跟她说我是谁的。
  「发誓!我是真的加班,绝对没有去找女人!」我信誓旦旦的说。
  「是吗?你们男人嘴上说的一套,私底下做的是男外一套!」她还是有所质疑。
  「我跟别的男人不一样,你想想,我们认识这么久,我有约你出来见面过吗?」
  我理直气壮的说。
  「嗯…那是你认为我是恐龙,所以不约我!」
  「错!第一,美女不会说自己是恐龙的,第二,因为我很正派,从不冒昧随便约女人。」
  「唉!别说这些了,我相信你就是了…」她心情烦燥的说。
  「怎么了?心情不好?」我关心的问她。
  「我今天发现我妹妹……」她说了一半又迟疑了。
  「有话就说嘛!我们这么熟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这时我也希望了解她知道VIVI什么事了,别被她发现我干了好事儿。
  她没有回话,我又催了好几句,她才回答。
  「我发现我妹妹有男人了!」她这话说出来,我更谨謓了。
  「说清楚点,你指的有男人是什么意思?」我一定要追出她心里的想法。
  「就是…有那个经验了嘛?」我相信她说这话时,一定羞得满面通红。
  「什么经验」我问。
  「你明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我说?」她可能有点气。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对这种矜持压迎的女孩,要逼她自己说才能使她对你感觉更加深刻。
  「你真的是…过份!我意思是说,我妹妹有跟她男朋友…做爱了!」我想信她打这些字时,一定混身燥热,下身淫水可能都浸湿了座椅。
  「你怎么知道?」
  「她以前洗完澡之后,都是把内裤往洗衣机里一扔就不管了,可是她今天一洗完澡,就立刻就洗她的内裤……」
  「这也不能证明什么?」
  「可是我又发现她裙子上沾了血!」聪明绝顶的COCO果然发现了。
  「会不会是月经的血?」我硬著头皮问她。
  「不可能!我妹妹的经期前两天才过…」她肯定的回答。
  「有男人是好事丫!你见过那个男人吗?」
  「刚才我看到那个男人送她回来!」
  「你觉得那个男人怎么样?」我急欲知道她对我的看法。
  「那个男人…高高的……」
  「说嘛!你觉得那男人怎么样?」
  「还…挺帅的!」她终于说出了心底话。
  我看了心花怒放。
  「那你应该替你妹妹高兴,她找到一位帅哥啊!」我开心的说。
  「哎!你不知道,长的帅的男人都花心,我怕我妹妹受骗!」她倒真关心VIVI.「那也不能一概而论,帅男人不见得都是坏人!」我为自己辩解著。
  「你帅吗?」这是她跟我在网上聊天以来,第一次问我。
  「我还不差啦!起码不会比你妹妹的男朋友差…」我当仁不让的说。
  「你少臭美,那个人是真的…很帅!」她这么说,表示对我真的有好感了。
  「你放心,如果你妹妹真的跟那个男人上床了,你急也没用,只要不怀孕就没事,女人迟早要过这一关的嘛!」我安慰她,这时才想起来,晚上把VIVI开苞时,好像是射精在她的处女穴里,糟糕!别真的怀孕了。但她刚才又说VIVI经期前两天才过,应该没事。
  「男女…做那种事真的那么好吗?」她脸红心跳的问。
  「如果不好,那种事不舒服,世界上人口怎么会超过六十亿?」我开始诱导她,希望她早点开窍。
  「喔……」她回答了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只要生理成熟的男女都有做春梦的经验,你做过春梦吗?」我紧迫盯人的问。
  她迟疑了很久才回答:「有过几次!」
  进入状况了,我心跳开始加快:「什么感觉?」
  她又迟疑了很久才说:「醒来的时候,很湿!」
  我立即问:「什么地方很湿?」
  她满面通红的回答:「你好坏,你明明知道还要问…」
  要装蒜就要装到底:「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这回起码等了三分钟,我也不催她,她终于回答:「就是下面很湿嘛!」
  我不管她说不说话,就把做爱是如何美妙,人生至乐的大道理好好的说教了一番,最后问她有没有性幻想过。
  她说:「有过几次!」
  我问:「你的性幻想想的是什么情节?」
  她这次倒没有让我等太久:「我想过被强奸!」
  哈!没想到她这么骚:「舒服吗?」
  她很生气:「我又没有被强奸过,怎么知道?」
  我又说:「如果你真的被强奸,会怎么样?」
  她迟疑一下:「我不知道!」
  我问:「如果强奸你的人长的很丑,你会怎么样?」
  她的回答让坐在电脑前的我哈哈大笑,她说:「我就闭起眼睛来不看他!」
  呵!我看她内心的欲火快爆了:「闭著眼想像是被帅哥强奸是不是?」
  她说:「如果实在避不了被强奸的命运,只有这么想喽……」
  我陶侃她:「嗯!实在躲不了被强奸,干脆当成享受是不是?」
  她可能有点羞怒了,打出几个字:「别说了,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么话题了…」
  我又改了一个换汤不换药的话题说:「你有自慰过吗?多久一次?」
  她说:「没有!我怕把那里弄破,听说很痛……」
  这么说来,她果真还是处女,太棒了。
  我问:「你要不要现在把手指头插进你那里,我教你怎么做才不会痛,而且很舒服?」
  她可能恼羞成怒了,打出几个字:「我本来以为你很不错,才跟你讲这些,没想到你跟其他男人没两样,我好失望!」
  她打出这几个字以后,就断线了。
  我并没有因为她突然的断线而紧张,一个女人被男人揭破她心底的秘密,这是正常反应。只要我别理会她,她迟早会上线找我的,而且我已经干了她妹妹VIVI,就算她不找我,我也能借由VIVI跟我的连系跟她见面,所以我一点都不紧张。
  当夜,我回忆著将VIVI开苞的过程,时而脑海里的VIVI变成了姊姊COCO,耳际间听到的是COCO那迷人的磁性声音,我在她的淫声浪语中,迷迷糊糊的进入梦乡。
  那天之后,VIVI每隔一两天就会找我见面,见面当然少不了打炮,我们时而在旅馆开房间,时而到郊外打野炮,倒也多彩多姿。只是我有注意,绝不让VIVI怀孕。
  而COCO直到半个月后,才又在线上留话给我,说她心情不好,我就上线等她。
  当她出现之时,好像那些跟我不愉快的谈话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吐露她妹妹经常夜归。说爷爷奶奶老了管不动她,我劝她别担心,到现在VIVI没怀孕,顺便夸VIVI的男朋友,在这世风日下的当口,这种会注意到不让女孩子怀孕的好男人实在太少了。
  她听了反而把我骂了一顿,说我不在意她的心情。
  VIVI这小妞在床上是天生好手,这天她说她跟爷爷奶奶讲好了在同学家住,要与我大战通宵,我缠不过她,当然就挺枪上马,插得她鬼叫连天,一晚上出了最少三十次高潮,直到她瘫在我怀里。
  第二天,我睁著惺忪睡眼开车赴公司上班,手机响了。
  「喂!你是XXX吗?」好熟悉的女人声音。
  「我就是,您那位?」每次我接到熟悉的女人声音,在没认出对方是谁以前,我都是一本正经的。
  「我是COCO,VIVI的姊姊!」
  没想到是COCO,该死!我怎么会忘了她那细细的又充满磁性的声音,一时我惊得说不出话来。
  「喂喂!!!」她在电话那头叫著。
  「哦!COCO!我没想到是你,你怎么有我电话的?」我警告自己,千万别说错话。
  「对不起!我妹妹今天天亮才回来,课也没去上,我在她睡觉的时候翻了她的电话薄,找到你的电话!」原来她偷看了VIVI的电话薄。
  「哦!没关系,你找我有什么事吗?」我谨慎的问。
  「VIVI昨天晚上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原来是兴师问罪来了,我灵机一动,立即承认。
  「是的!」
  「X先生!你知不知道,一个女孩子整晚不回家,传出去不好听的?」
  她气愤的说。
  「COCO!我现在要赶著去上班,不方便讲话,我知道你很关心VIVI,你今天有没有时间?这件事情我们见面谈好吗?」
  她迟疑了一下,说「嗯!我下班的时候见面好了。」
  我听了大喜,立即跟她约了到丽晶旁边的林森北路去接她,她还很担心的要我别把跟她见面的事告诉VIVI,我心想你当我白痴啊!
  我与COCO约在丽晶酒店地下室停车场,今晚我要穿西装,因为我181的身高,是标准的衣架子。
  我幸运的找到了一个能看得到她们酒店员工电梯的车位,从引擎熄火之后,我就目不转睛的盯著电梯口。
  电梯门口打开,陆续走出丽晶下班的员工,我的心跳开始加快。我不时摸一下西装上衣口袋内的法宝,一种我从未用过的法宝,是上回我到美国时,朋友送我的,灵不灵还不知道。
  终于电梯门又一次打开,走出来两位高矮差不多的窈窕身影。
  啊!是COCO与那位跟她同在柜台老是冷著脸孔的鹅蛋脸美女,我记得她那双眼角微向上挑,冷艳而明媚的大眼,微厚而诱人的丰润朱唇,比COCO34D还要高耸些的丰满乳房,我真奇怪这家酒店是到那儿去物色了那么多让男人发狂的尤物。
  不过没想到COCO会找鹅蛋脸美女相陪,我想了一天的计划没搞头了。
  看到COCO与那位尤物站在电梯外四处张望,我忙启动了引擎,将车子滑到两人面前,看到两人窄裙下浑圆修长的美腿,我裤里的大阳具又不老实了。
  在我摆出最帅的笑容,将车窗往下降的时候,那位鹅蛋脸美女似乎多看了我一眼,大概是惊讶我比她想像中还「称头」吧!
  COCO开了前车门,当我看到她雪白匀称而修长的美腿跨入车门时:MYGOD!
  如果现在只有她一个人,恐怕我的手会忍不住伸入那双未穿丝袜的美腿中间,去探她胯间幽谷的迷人方寸之地。
  「X先生!这是我同事MAY!我临时约她一块儿来,你不会介意吧?」
  COCO介绍已经上了后座的鹅蛋脸美女,原来她叫MAY.「不介意!不介意!你带多少朋友我都介意……」
  还敢问我介不介意,我已经挺立的大阳具最介意,可是我能这么说吗?
  我回头摆出一付正经的表情,对MAY温文的一笑。
  「你好!MAY!」
  「你好!」
  MAY好像不爱说话,在我开车离开丽晶之后,我由后视镜发现她一直用那双冷艳明媚的眼睛仔细的打量我,我发现MAY与COCO不同处在,MAY的眼神虽然冷,可是内里却像燃烧了一团火,像一个骚媚入骨却又凛然不可侵犯的冰山美人。而COCO的眼神则清澈纯正,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
  唉!管他什么冰山美人还是仙女,今天的计划只怕泡汤了。
  不过也没想到新招,我还是按照原先想好的程序,将两位美女带到我住的大楼下的一家台北有名的牛排馆。一路上两位美女倒没聊些什么,似乎都在想著心事,我由后视镜又发现MAY不时的瞄我一眼,COCO不知道有没有跟她说我把她的处女妹妹VIVI给干了?
  迷人的音乐中,我与两位美女享用著台北最高级的牛排,面对一位冰山美女,一位清丽仙子,我是食不知味,眼角又不时瞄到两美女在桌下的诱人美腿,无论在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是一种莫大的折磨。
  「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跟我妹妹来往!」没想到上了咖啡之后,COCO第一句话说的居然是这么一句不通人性的话。
  「哦…这个……」
  「我本来不该管VIVI的事,可是这是我爷爷奶奶要我转达给你的,他们两位老人家也发现VIVI跟你的事了…」COCO清澈的大眼盯著我,无奈的说。
  「哦?两位老人家发现了我跟VIVI的什么事?」我装傻到底。
  「就是你跟VIVI…就是你跟她之间…那种事嘛!」COCO说著,白嫩的脸孔上抹上了一道红霞,显得更加动人。而这时MAY这时冷艳的眼神中反而透著似笑非笑的神采,好像我是一头被剥光的白猪。
  我有点恼羞成怒,这两个女人,以为自己是谁?
  以为你们美如天仙就可以主宰男人了吗?
  「好!我答应你!从现在开始,我绝不再跟VIVI连络,她打电话给我,我也不接!」
  没想到我回答的这么干脆,COCO与MAY反而一呆。
  「哦…你…你真的不再跟VIVI连络了?」COCO这时反而迟疑起来了。
  「是啊!连你爷爷奶奶都出面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摆出一付无所谓,吊儿郎当的模样。这两位美女看了一定很生气。
  「可是你…你不是跟VIVI已经…你们不是已经……」她说得自己满脸通红,就是说不出「你跟我妹妹已经干过炮了!」这几个字。
  「你是不是想说…我已经上过你妹妹了?如果这么干脆的就不理她,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我一句话逼得COCO满面红霞,说不出话来。
  旁边一直不开口的MAY明媚的眼中透出一种神秘的异采开口说:「X先生!你说的好难听喔…什么上不上的……」。
  「要不然该怎么说?我跟VIVI已经那个了?还是我跟她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反正就是那回事儿,女孩子都要过这一关的,而且,你们是不是认为做这种事,吃亏的一定是女孩子?」我越说火越往上冒。
  「X先生!你别生气,COCO又没说吃亏的一定是女孩子!」MAY摆出职业性的微笑,两眼勾人的的打著圆场。
  这时可能COCO在桌下打了什么暗号给她,MAY马上又说。
  「哦!我去洗手间一下!」MAY说完起身,COCO也连忙起身说:「对不起!
  你先坐一下,我也去一下洗手间!」
  看著两个美女风姿绰约的走向洗手间,同样短的窄裙,同样迷人的身材。
  动人的背影更称出两人雪白匀称的美腿。她们走过处,别桌的男人目光全被她们吸了过去,我不禁自责,我是怎么了?就算上不到,对这种美女也不可以如此失态。
  这时服务生端上了她们餐后的饮品,MAY是咖啡,COCO是橙汁。
  我计上心头,转头看到别桌没注意我的时候,由西装上衣口袋中拿出了我由美国拿回来的法宝,将事先已经研磨成粉,混在一起的「女用威而钢」
  及一种吃了会想睡的镇定剂「酣乐欣」倒入了两人的杯中。这是我美国的朋友教我的,凭我的条件,我从来没用过这种方式玩过女人,今天是被气到了。
  由于怕药性不够,我事先磨了好几粒药丸,分成好几包,这会儿一股脑儿的全倒入她们俩的杯里了。
  倒完了药,我立即起身到洗手间去。
  站在洗手间尿缸前,我看著喷出尿水的龟头,心里转著龌龊的念头,对龟头默念咒似的说著:「大龟头啊大龟头!今天看你有没有福气,干到这两个美女!」
  当我由洗手间回到餐桌时,COCO与MAY已经坐在那儿了,正在谈笑风声,看到我也亲切的笑著,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女人真是天生的演员,不知道她们刚才在厕所开会的结论是什么?
  管她们什么结论,只要喝了我帮她们调的特制饮品,什么结论都会抛到九霄云外去。
  我也装模作样的与她们瞎扯,眼角瞥见她们将自己的饮料都喝了超过一半。
  奇怪!我在她们杯里下的玩意儿到底什么时候才起作用?
  我才胡思乱想间,就看到COCO的头晃了一下,脸孔有点红。
  「奇怪!我…我怎么好困?」COCO又晃了一下头。
  来了!来了!发作了!
  「你大概白天上班太累了,我就住楼上,要不要到我那儿去休息一下?」
  我好心的说。
  「不用了!MAY会送我回去…」COCO那双清澈的大眼似乎蒙上了一层薄雾说著。
  「哦…我也好疲倦…今天是怎么回事?」MAY这时也放下杯子说著。
  「到我那儿去坐一下,我弄点酸柠檬汁给你们吃,保证你们立刻精神百倍…」
  她们两人互看了一眼,似乎在询问对方的意思。
  「你们怕什么?你们两个人,我能把你们怎么样?何况你是VIVI的姊姊,我也不敢怎么样……」
  两位没遇过坏男人的美女在我的劝说下,起身随我出了餐厅,上了电梯,一路直达我住的顶楼。
  我住的顶楼的落地大玻璃可以看到大台北市万家灯火,COCO与MAY两位头晕脑胀的美女一入客厅,就被眼前落地大玻璃外的美景迷住了,两人牵著手站在大玻璃前如痴如醉,间或低语著,不知两人在说著什么。
  我装模作样的到吧台后去调柠檬汁,不时偷眼瞧著两人。
  等我端了两杯柠檬汁过去的时候,两位美女已经东倒西歪斜坐在地上,醉人的两眼透著异样的光采。
  看著她们因坐下而掀起了一截的窄裙,露出雪白的大腿,匀称的小腿称著脚上的高跟鞋显得更加修长而迷人。
  尤其是MAY,她的窄裙左边开叉处完全撩了起来,隐约看到她臀部侧边像绳般粗细的三角裤边,是白色透明的。
  COCO可能比MAY的自制力强些,看到我过来,她硬撑著坐在落地大玻璃前的沙发上,强睁著两眼看著我。
  「你…我头好晕,是怎么回事?」她满脸通红喘著气说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事,但又说不上来。
  我放下手中的柠檬汁,看COCO一眼,坐到了斜躺在地的MAY身边。
  MAY睁著眼看著我,冷艳媚人的眼神已经变得迷蒙。微厚诱人犯罪的柔唇微启轻喘。
  我再也忍不住,低头将我的唇贴上了MAY的柔唇,她唔了一声,并没有反抗。
  我抱紧了MAY的上半身,让四片嘴唇紧贴,舌尖探入了MAY那热呼呼的口中,触到她柔软的舌尖,她口中充满了醉人的香津,我大口大口的啜饮著她口内的玉液琼浆。小腹下经过热流的激汤,我那根粗壮的,身经百战的大阳具这时已经一柱擎天了。
  「你们…不可以……」COCO睁大了眼,看著我与MAY在地毯上滚动,四腿交缠激情的热吻,用一丝残存的理智抗议著。
  MAY柔嫩的舌尖伸入我口中与我的舌头纠缠不清,我将她压在地毯上,胸前紧贴著她高耸的大约有34D以上的乳房。
  我的手抚著MAY柔滑的大腿,探入她胯间的幽谷,隔著透明的薄纱三角裤,淫液已经渗透了出来,触手一片湿润,我的中指由裤缝间刺入她柔软湿滑的花瓣,她的花瓣已经张了开来。
  MAY这时已经意乱情迷,挺动著下体迎合著我中指在她阴核肉芽上的斯磨,阴道内流一股一股温热的淫液,将我的手沾得水淋淋的。
  MAY的窄裙已经在与我激情滚动时掀到腰上,露出曲线玲珑的纤细腰身及丰美的臀部。我趁机脱下了MAY的透明丝袜,连带著扯下了她的薄纱透明三角裤,她浓黑的阴毛已经被阴唇内渗出的淫水弄得湿淋淋的纠结成一团浆糊般。
  我将长裤褪到小腿以下,强忍了一晚上的大阳具这时由内裤中弹跳出来。
  我翻身将赤条条粗壮坚挺的大阳具压在MAY完全赤裸,粉嫩雪白的小腹下贲起的黑漆漆的阴阜上,大腿贴上她柔滑细腻的大腿。可能肉与肉慰贴的快感,使得MAY呻吟出声,两手大力的抱紧了我的腰部,将我们赤裸的下体紧贴,挺动著阴户与我硬挺的大阳具用力的磨擦著,我俩的阴毛在斯磨中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的龟头及阴茎被MAY柔滑的湿腻的阴唇磨动亲吻,刺激得再也忍不住,于是将她的粉嫩的大腿分开,用手扶著沾满了MAY湿滑淫液的大龟头,顶开她阴唇柔软的花瓣,下身用力一挺,只听到「滋!」的一声,我整根粗壮的阳具已经没有任何阻碍的插入MAY湿滑的阴道中,她不是处女,可是她这时却大叫一声。
  「啊喔~痛!」她的指甲因痛苦而掏入了我的腰背肌肉,丝丝的刺痛,使得我生理更加的亢奋。湿润的阴道壁像蠕动的小嘴,不停的吸吮著我的阳具,子宫腔像有道肉箍,将我已深入她子宫内,马眼已亲吻到她花心的大龟头肉冠紧紧的箍住,舒服得我全身毛细孔都张开了。
  看著MAY迷人的鹅蛋脸,冷艳媚人的眼神透著情欲的魔光,嫩红的脸颊,呻吟微开的诱人柔唇。吐气如兰,丝丝口香喷口中。
  有如做梦般,几天前,我才看到她站在丽晶柜台内,予人那种令人不敢逼视的高贵的美女。现在却被我压在身下,我的大阳具已经插入了她的阴道,肉体紧蜜相连的交合,生理上的快感与心理上的畅美,使我浸泡在她阴道淫液中的大阳具更加的壮大坚挺,我开始挺动抽插,藉性器官的斯磨,使肉体的结合更加的真切。
  MAY在我身下被我抽插得摇著头呻吟,一头秀发四处披散,可能这时朋友给我的「女性威尔钢」产生了效力,只见她燥热的扯开了上衣,两团雪白柔嫩超过34D的乳房弹了出来,我立即张口含住了她粉红色的乳珠,舌尖舔绕著她已经硬如樱桃的乳珠打转。刺激得MAY抬起两条雪白柔滑的美腿紧缠住我结实的腰身,匀称的小腿搭住我的小腿,死命的挺动著阴户用力的迎合著我粗壮的阳具凶猛的抽插,刚才的叫痛声再不复闻,只听到她粗重的喘气呻吟。
  「哦~好舒服…用力…用力干我…哦…啊喔~舒服!」MAY眼中透著迷惘的泪光叫著。
  MAY的美穴贪婪的吞噬著我的阳具,我挺动下体将猛烈的将坚挺的阳具像活塞一样在她柔滑湿润的阴道中快速的进出。抽动的阳具像唧筒般将她狂流不止的淫液在「噗滋!」「噗滋!」声中一波一波的带出穴口,亮晶晶的淫液流入她迷人的股沟间。
  「啊哦~好美…我要飞起来了,我受不了了…我要来了…要抽筋了…要抽筋了…快!快!不要停…用力干我……啊~啊啊~」MAY甩动著长发,狂叫声中,她动人的柔唇用力的吸住了我的嘴,舌尖像灵蛇般在我口中钻动翻腾。
  雪白的玉臂及浑圆柔美的大腿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纠缠著我的身体,使我们的肉体结合得一点缝隙都没有。
  激情中的我不经意抬眼看到沙发上清丽如仙的COCO,张大了清澈迷人的大眼,柔嫩的檀口微启,看著我与MAY像两只野兽般在地毯上嘶咬翻滚。
  这时MAY全身又是一震,我感受到她紧贴著我的大腿肌在颤动抽搐,冷艳明媚的大眼翻白,身子强烈的抖动著。她紧箍著我大阳具的阴道肉壁开始强烈的收缩痉挛,子宫腔像婴儿小嘴般紧咬著我已深入她花心的大龟头肉冠,一股热流由她花心喷出,浇在我龟头的马眼上,MAY的高潮一波又一波的出现了。
  「啊~哥~我好酸,受不了了,我出来了…出来了…用力到底,不要停…啊哦……」
  看到MAY近乎全裸的与我在地毯上纠缠,四肢像铁箍似的圈著我,COCO清澈的大眼睁得好大,眼中情欲隐现,身子歪斜在沙发上,迷人的美腿软棉棉的垂下沙发,光润修长的小腿就在我眼前。
  我底下干著骚媚入骨高潮不断的MAY,嘴忍不住吻上了COCO垂下沙发未著丝袜的小腿,我伸舌舔著她雪白柔嫩肌肤。
  「你…你别这样…不要这样…走开~哦…好痒…不要……」COCO的药性已经发作,口中抗议,美腿却无力闪躲我的亲吻。
  MAY在连续高潮后全身瘫软,昏昏欲睡,只是两条美腿还纠缠著我的下身,我强忍精关不肯射出的坚硬大阳具还与她的阴道紧蜜的交合在一起,一时松不开来。
  我用两手撑著身子移向软在沙发上的COCO,将昏沈的MAY与我纠缠在一起的下体也拖到了沙发边。
  COCO知道了我的企图,可是却无力阻止,只能强睁著清澈如水的大眼,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我。
  「不要…求求你不要…求求你…哦哎……」
  COCO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我拖下了沙发,正要惊叫,张开的檀口已经被我的嘴堵住了。
  可能这是她的初吻,一时她惊楞住,两眼大睁,眼神透著慌乱,不知所措。
  可能她的大腿肌肤特别柔滑,所以COCO没有穿丝袜的习惯,这正方便了我的行事。
  我的嘴紧压在她的柔唇上,舌头伸入她口中胡乱绞动著,弄得她芳心大乱。
  空出的手可不老实的拉开了她窄裙的拉练,将她的窄裙全脱了下来。
  哇~!她纤细雪的小腹没有一丝赘肉,迷人的肚脐眼引人遐思,最令我血脉贲张的是她居然穿的是白色的丁字裤,将她的阴阜称得鼓鼓的,由于丁字裤过于窄小,她浓黑的阴毛由边缝中渗了出来,可能看到我与MAY的大战,已经淫水潺潺,流湿了整个裤裆。手眼受到COCO美好身段的强烈刺激,使我犹插在MAY的美穴中的大阳具更形粗壮坚挺,顶得陶醉在高潮余韵中的MAY又大声的呻吟一声。
  COCO这时只是无力的摇著头想甩脱我的亲吻,我却如饿狼般扯破了她的丝绸上衣,拉脱了她的34D胸罩,她粉红色的乳晕比MAY几乎大了一倍,我的嘴移开了她的柔唇一口吸住了她坚挺的乳头,从未有过的刺激便得COCO大叫出声。
  「哎哦~不要…求求你不要这样……哎哦……」
  我这时近乎丧失理性的咬著啜著COCO已经坚硬的大乳珠,伸手将COCO全身剥得一丝不挂,只剩她脚上的黑色细质高跟鞋不及脱下,反而称出她整体美好诱人的身段。
  我挺起上身将上衣脱得精光,使力扳开MAY纠缠著我下体的美腿,将湿淋淋沾满著MAY的淫液的大阳具压上了COCO湿透粘糊般的阴阜。
  我的胸部也紧压著COCO那充满弹性的雪白乳房,小腹大腿与她紧蜜相贴,哦!
  感受到她柔滑细腻的肌肤熨贴著我赤裸的身躯,我亢奋的大龟头胀得快要炸开来了。
  当我将铁硬的大龟头拨弄著COCO已经湿透滑润无比的处女花瓣时,看看到COCO清澈的大眼中流出了晶莹的泪水。
  COCO流著眼泪哀求我:「不要这样,我还没有过…你等于是强暴…求求你放过我…」她哀求时,我又将龟头推入她湿滑的阴道半寸,我感觉到龟头顶到了一层薄薄的肉膜,我知道是她的处女膜。
  COCO这时无力的推拒著,泪水流不停。「哦!不要进来…你已经玩了我妹妹,不能再这样对我……」
  看著COCO如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表情,我心软了,已经进入她处女阴道约一寸大龟头不再挺进,虽然感受到她处女紧窄的阴道紧箍著我的龟头,可是我毕竟从未强暴过女人。
  我与泪流满面的COCO对视著,她感受不到我的挺进,知道我心软了。
  「谢谢你…我的处女只有在结婚那天才能给我的丈夫,你能不能把它拔出来……」
  她哀求著我,这时我突然想到她在ICQ上跟我讲的话。她说过:如果被强暴,躲不了,就只有把强暴当成享受了!
  我两眼直视著COCO清澈的大眼说:「你为什么不把强暴当成享受呢?」
  COCO没想到我突然冒出这句话,惊愕中一时还没完全会意,我已经用力一挺下身,将大龟头狠狠的刺入突破了她的处女膜。只听到她痛叫一声,我整根壮实的大阳具已经尽根插入了她处女紧窄的阴道中。
  「啊~~~」强烈的痛楚,使得COCO抱紧了我,尖细的指甲把我的背部刺得破皮。
  我不忍心看COCO梨花带雨哭叫的表情,只是埋头用力的挺动我的下体,将大阳具在她刚开苞的处女穴中不停的抽插。
  「啊啊啊~好痛!轻一点,我好痛…啊哦……」COCO无力的扭动著纤细动人的腰肢挣扎著。
  我伸出手脚将一丝不挂的COCO整个人包入了我的怀中,一手抱紧了她丰美弹性的臀部,使她的阴阜与我的耻骨紧蜜的相抵得严丝合缝一点空隙都没有。
  我继续挺动下体,大阳具用力的干,不停的戳她的处女穴。又湿又粘的液体流了出来,COCO在我狠心的冲刺下,处女的血大量的流出,沾湿了我名贵的地毯。
  我不停的干了COCO约二十分钟,她由痛苦的哭叫变成无力的呻吟,最后可能「女用威尔钢」起了作用,她痛苦的呻吟似乎转变成快美的哼声。她柔美的腰肢也开始轻轻的摆动,迎合著我的抽插。因痛苦而推拒我的玉臂也开始抱住了我的背部,浑圆修长的美腿轻巧的缠上了我壮实的腰身,我们俩由强暴变成了合奸。
  我挺动著下体,享受著她处女美穴紧蜜的夹磨著我的阳具。上面我的嘴轻轻的印上了她柔软的唇,她轻启柔唇,将我的舌尖吸入她口中,她柔软的舌有点涩缩著,紧张的轻碰我的舌头。我知道她动情了,我开始将大阳具在她的阴道中轻抽慢送,大龟头的棱角刮著她柔嫩湿滑的阴道壁,引起她阴道轻微的痉挛。由于下体生殖器交合的刺激,使得她上面与我亲吻的柔唇也激烈起来,她开始伸舌与我的舌头绞动玩弄,口中泌出阵阵甜美的玉液,我温柔的品尝著,吸啜著,突然她口中发热,她的情欲高涨了,口内玉液狂涌,我大口的吞咽入腹。
  她动人的美腿开始紧箍著我的腰部,阴阜紧抵住我的耻骨,不由自主的伸出柔腻的玉手紧压住我的臀部,由开始的生疏挺动阴户迎合我的抽插到最后疯狂大叫著,狂猛的将阴阜与我的耻骨撞击。我的大阳具被她蠕动收缩的阴道壁夹得在无限快美中隐隐生疼。
  「哦!快一点…我好痒…快点动…好痒…我痒嘛……」她激情的叫著。
  「叫我哥哥,叫我亲哥…我就快一点,我就帮你止痒…叫我!」我逗弄著她。
  子宫花心处的搔痒,阴道壁的酸麻使得COCO顾不得羞耻,急速的挺动著阴户与我大力的相干,口中叫著:「哥!亲哥…用力…哥哥…用力干我…帮我止痒…干!快干!」
  看著我梦昧以求的COCO在我身下浪叫著,没想到清丽如仙的她被开了苞之后,比她的妹妹VIVI还经干,还爱干,我亢奋的抱紧了她猛干狂插,她则纠紧著我猛夹狂吸。
  「我好酸…不要动…我受不了…不要动!」她突然两手抱紧我的臀部,雪白的美腿缠死我的腰,贲起的阴阜与我的耻骨紧蜜的相抵,不让我的阳具在她阴道中抽动。
  我感觉到深入到她子宫腔内紧抵住她花心的龟头,被花心中喷出的热烫处女元阴浇得马眼一阵酥麻,加上她阴道壁嫩肉强力的痉挛蠕动收缩,强忍的精关再也受不了,热烫的阳精如火山爆发般喷出,一股股一波波的浓稠阳精全灌入了COCO处女的花心。她稚嫩的花蕊初尝阳精的抚慰,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般颤抖著。
  「好美~好舒服!」
  COCO两条美腿紧紧的纠缠著我享受著高潮余韵,我们就这样四肢纠缠著,生殖器紧蜜结合著进入了梦乡。
  本故事到此全部结束!
  后记:我记得当时,COCO在第二天醒来时,发现与我四肢交缠,下体的生殖器还紧蜜的插在一起时,她那种羞恼懊悔痛心的复杂情绪是多么的动人,当她想将与我紧缠在一起的美腿分开时,又纠缠不清分不开时的尴尬,最后在情欲的趋使下不顾躺在我俩旁边的MAY惊𫍡的眼神,狂野的又与我大干起来,真如羽化登仙般的舒爽!
  当然,之后,我知道了MAY的打炮经验也不过十次不到,奸她的人竟然是她的亲哥哥,难怪她第一次被我操的时候,喊我哥哥喊得那么自然。
  从此,COCO与我只要见面就大干大操,而她的妹妹VIVI也成了我的炮友,不!
  到底谁是女友谁是炮友连我都分不清了!
  而MAY经过我的大阳具调教以后,再也不让她哥哥碰她一下,有时会跷班约我出来操她的美穴。偶而在COCO默许之下,我们也玩3P.当然,这些浪事VIVI到现在还蒙在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