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暴露指令下的咪咪》

  自从上次跟网友小弟的约会后,老公对我的突破高兴不已,也很惋惜怎么没有真的被吃掉也没有拍下,看著他的脸庞,心中百感交集,既是对他的高兴感到满足,也疑惑难道自己的老婆被占有真的这么高兴吗?对于我这种对性爱有某种洁癖,认定老公后就很难对其他人接受的人,还是难以理解的吧?虽然我承认幻想过不只一次就是了......
  没多久,有次跟老公的聊天中聊到,如果我接受陌生人的指令,玩平常进行的羞耻游戏,一定很棒!!当下回了他几句神经病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但这句话却让我做了几夜的春梦,加上睡前我习惯做些功课,像是他下载的暴露漫画或是A片之类的,以及连日来老公三不五十的调教,更是让我的梦境达到夸张的境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性爱的地点几乎都不会在家里了,即使是在家中也会去附近的公园、楼梯间、或是半夜几乎没车的马路旁之类的,有时候还会遇到令人莞尔的事情,像是做爱中旁边同时有狗狗也在交合,像是在竞赛一样,那公狗还一脸很嚣张的脸,我都想跟牠说你看看你下面的母狗可是一点表情都没有呢。
  某日,我到了老公上班地点附近的漫画王等待他下班,漫画王只是我对这种店的统称,看起来都是一个样子,计划是让老公在这里把我吃了,当然,心理其实也有一丁点点点点点点,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为了老公突破最大的一步,实现他梦想中的画面,被他吃到一半有陌生人加入我们......
  而这里,我已经来勘查过5次左右,监视器的位置集中在柜台附近,最里面只有一个洗手间外面才有装设,对著洗手间的入口处,加上半夜店员都在睡觉或是玩自己的游戏,几乎不会理人,进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这家店还满大家的,选了个离柜台很远的位置之后挑了几本杂志,主要是没有监视器,而且旁边都是旧书,没什么人会去拿,所以几乎没人在这,只有一个西装男在我斜对面。
  看了一下杂志我渐渐想睡了,于是习惯性的上网做功课,搜寻著陌生人的调教指令之类的文章看后,头脑内跟著幻想这些情节。
  或许...我今天试试看吧?
  决定之后,就去柜台想要借视讯镜头来用,却得知他们没有提供,那就让愿意文字交流的人来对我下指令吧,刚开始还是决定让有点认识的陌生人来接触,所以我登上了用于情趣交流的MSN,看是哪个家伙运气好能对我下羞耻的指令吧。
  没想到第一个就是院友「皮霸」传来的讯息以及....光溜溜的肉棒照。
  PePa说:「手机拍的,还要跟我说」
  嗯....虽然看起来坚挺度跟角度都还不错,但却是特写照片,对我来说实在吸引力不大,随后他马上换了一张接近全身的照片给我,身材虽然不是很好,但保养的其实也满不错的。
  咪咪鬼说:「真是的,害我有点想了」
  PePa说:「可以视讯ㄚ,哈」
  如果这里真的有提供的话或许还真的给他得逞了,平常的我对于视讯对象是很要求的,不想的话就是不想,随便找些理由推掉就是了,偏偏今天是有一些打算的,只好继续聊下去了。
  咪咪鬼说:「附近有一个穿西装的在看a片,我都听了一阵子了...」
  PePa说:「哈,他在给妳听的,妳今天穿什么?内裤可以脱了」
  今天的我穿著连身的条纹衬衫,低胸开到双乳的中间才开始有纽扣,长度大约只到屁股下方一点,内裤除了月事量较多的日子,其他时候都是在衣柜里面长灰尘的,量不多的时候我适用导管的棉条。
  PePa说:「我感受了,湿了吗?要看我打手枪吗?」
  咪咪鬼说:「好阿,害我现在这样你要负责」
  接受了视讯的邀请后,我戴上耳机,看著皮霸在电脑的那头装可爱,没想到却露了脸给我看到,说实话还满帅的,配上成熟男人的魅力,好吧对我来说是有点吸引力。
  夸奖了他几句后我才发现,这耳机....就是百分百的耳机,没有麦克风!!
  枉费我在那边浪费口水,难得我愿意出声的说,不然平常要我出声也是得先得我欢心才来考虑看看的,随后,皮霸放了他自拍的A片给我看,虽然只是背面,没半点可看性。
  但在我有隐隐约约性欲后,还是有些作用的,所以我提起勇气,准备跨出下一步。
  咪咪鬼说:「我问一下,你愿意我把这些对话给老公看吗?」
  PePa说:「好ㄚ,请分享给他」
  咪咪鬼说:「既然这样你可以对我下一些指示去做,能完成的我会去做,老公到时候应该会很开心的,不过仅限于现在唷」
  PePa说:「嗯,当然,手先放在小穴上我要知道湿不湿,我要妳很湿,我要妳把一边的奶露出来,奶头摸一下」
  第一次接受不熟悉的人下的指令,令我头脑发荤,脑中挣扎要不要继续的同时,手却慢慢的动了起来,一只手放在小穴上,没想到这时的我已经湿透了,忍不住的抠弄了两下,淡淡的水声从小穴发出。
  另外一之手开始把衬衫的钮扣打开,并把内衣的前扣解开,为了胸部的坚挺度,该穿的时候还是要穿的,到现在,我可以说是衣不蔽体,一边的乳房暴露在半开放的小包厢内,纽扣只剩下小腹上的唯一一颗。
  小穴早已随著我解开衣服的同时而暴露在外,摸了一下乳尖,敏感的令我不住轻呼出声,这时如果旁边有人经过或是挑书,只要一探头就可以看见一个半裸的裸女红著双颊自渎。
  咪咪鬼说:「我有带这件在包包..让你知道一下」
  贴了一个戴项圈的SM半身衣给他看,这是我原本为了老公才刚在出门后取货的,让他知道一下,或许他会有兴趣,没想到他马上就要我换上了,只好表明要去洗手间更换。
  PePa说:「我要妳穿出来,我想让大家看」
  咪咪鬼说:「有摄影机在洗手间前面,我可以衬衫打开走回来就好吗?」
  还好皮霸没有真的下要我直接走出来的指令,不然我会干脆停止这次的游戏了,不懂得保护女人的男人一向是我最讨厌的。
  在洗手间换好以后,透过镜子的照映,真的是....感觉自己真淫荡,衬衫的领子无法遮蔽粉红色的项圈在脖子上,连著一条链子垂挂在身旁,敞开的衬衫内是交错的粉红皮带缠在身上,两颗乳房在空隙中挺出,无毛的小穴透著淡淡的水光,老公绝对很爱。
  出了洗手间后,背向监视器,看著两旁都是包厢跟书架的长廊,站定了几秒做深呼吸,我放开了抓著衬衫的双手,现在这身装扮已经暴露在这个公共空间,心中希望不要有人突然出现,不然就完蛋了。
  就在快要经过那个西装男的包厢时,我发现不只是要注意有人想起身,原来只要擡头就能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只是大概只会看到快到胸部的地方而已,但戴著项圈跟链子的样子依旧会让人觉得奇怪吧?
  而且男人的习惯我也知道,高跟鞋的声音在安静的漫画王扣扣扣的发出,一般来说男人都会转头注意一下的,还好他很专心的在看A片,而我也不小心看到他露出的肉棒,即使回到座位我还是紧张的可以。
  咪咪鬼说:「我换好了..好害羞,就这样经过那个人的旁边」
  PePa说:「我想干妳,干大奶子的咪咪鬼,我要干给妳老公看,先从后面插」
  在我把链子挂在挂帐单的勾子后,看到皮霸说的,脑内开始慢慢的幻想自己给他插的情节,链子从挂勾连到我的脖子,在我开始按压、摩擦小豆豆的时候就会发出些许声响。
  双脚踏在沙发上,身体靠著,我的欲火也在这时慢慢的从小穴蔓延到胸部、头部,导致除了链子的声音外,我的小嘴也若有若无的发出淡淡的呻吟,闭著眼睛把右脚放到萤幕旁,斜靠著在沙发上,不时的微微睁开双眼看著皮霸要我做的动作,衬衫也因为身体的发热而被我脱下丢在一旁。
  PePa说:「用粗大的鸡八干妳,叫出来,让西装男知道,让店长知道,让大家知道妳好坏」
  凌晨,除了这里放的音乐,也没有什么声音了,自己的声音想必是很突兀的,所以也只是照著他的要求小小声的呻吟,这时我听到了别的座位发出沙发摩擦的声音,睁眼看了一下是斜对面的西装男的半颗头,惊吓中才发现,我刚刚怎么没有拉上拉门阿?????
  因为闭眼进入幻想的关系,我已经变成了右脚靠在萤幕旁的桌上,左脚踩著沙发,小穴跟露出的胸部斜斜的面对他的方向,从脖子连出去的长链子经过垂放在身体,炼在挂勾,如果他刚刚是听到我的声音,探头看过来的话,不就看到了自己在干嘛?穿著SM装裸身在这里自慰,他一定觉得我很淫荡吧?
  马上起身想把拉门拉上,但在这时西装男站起来了,不过还好我已经把门拉好了,只是万一还是看到了呢?就算没有看到,我的肩膀跟刚刚是完全不一样的状况阿,拉门只能挡到我的肩舺骨下面一点,露出的肩膀,脖子上的项圈,连出去的链子,应该都能猜到我的情况了吧??
  跟他面对了几秒钟后我坐下跟皮霸说了现在的情况,不时还能听到斜对面发出沙发的声音,难道真的被看到了??他是不是不断的在探头??
  就在我注意力集中在跟皮霸的对话中时,我发现西装男在我旁边的书架挑书,虽然我没有看到他看向我,但是难保在我不注意的时候他已经看到了,只是....现在移动身体,发出声音感觉会引起他的注意,让我怕的完全不敢动,手慢慢的把身后的衣服盖在身上后,西装男果然看进来了。
  这时的我应该是遮住大部分身体了,但是大腿几乎露到小穴那里,肩膀光溜溜的,项圈上的链子还挂在挂帐单的勾子,背面除了几条带子,一路露到股沟,这个样子.....会不会被他认为我是在诱惑他阿?
  强忍著羞耻与害怕,我假装生气瞪著他,他的眼睛也飘到了我的萤幕上的视讯,然后他就回去了。
  呼出大大的一口气,看来是渡过这关了,正在思考要不要停止的时候,皮霸却很刚好的在萤幕那头套弄著自己的肉棒,看著看著,手又忍不住往小穴摸去,自己比刚刚更湿了,水都流到沙发上,屁股也湿透了,没想到经过这段自己的身体会有这样的反应,如果我说是吓的冷汗有人信吗?
  咪咪鬼说:「我想看你打手枪,射在镜头上」
  PePa说:「很难射,我要打炮才会射」
  咪咪鬼说:「为了我射一次?」
  ※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PePa说:「不」
  既然皮霸都不愿意满足我这个小小的欲望了,就打算自己随便去找个A片来看解决好了,不愿意就算了。
  找到一半,听到西装男的A片放的更大声了,我戴著耳机居然都听的到!?这时,老公已经下班打电话给我了,我跟他说了现在我在做什么以后,他开心的要我把衬衫挂在门上,并且把拉门拉开一些,继续自慰到他到这里,不用几分钟他就会到了,但....他要求我还要执行一项皮霸下的指令,真是便宜他了,原本他不愿意为我射以后,我也干脆把视窗缩小了,这下又把他打开让他继续下指令。
  PePa说:「站起来背对门弯腰,门开一点,抠著穴,让他看到」
  转身跪在沙发上,把拉门拉开了三分之一,翘著屁股跟小穴面对西装男,右手摸著胸部,左手插进去小穴抠弄,挂在帐单处的链子从下面贴著我的小穴连回脖子,每下抠弄,小穴都会跟链子摩擦,一阵一阵链子的声音很明显。
  我的头靠在沙发上,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西装男,虽然他没有看向这边,但我听到沙发有节奏的摩擦声,我想他是在打手枪了,我幻想著他的肉棒插进来,口中开始夹著呻吟声说著「来吧...不要打手枪,这里就有淫荡的小穴对著你,快插进来....嗯嗯....」
  不断的幻想老公来的时候看到我正在被陌生人插的情节,手也停不住的开始自己抽插小穴,插进去的时候不时的抠弄两下,让小穴发出的水声更大声了。
  就在我快要高潮的时候,脚不小心踢开了拉门,翘著屁股抽插小穴羞耻的样子展露在外,衬衫也掉落在走廊了,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先是赶紧拉上拉门,像是驼鸟一样的想假装没这回事,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时老公来了电话说他要进来了,问了是不是可以帮我捡回来,他却回说「我马上就到妳身边了阿,去捡,紧张什么?」
  心理知道万一被看到衬衫在那边就曝光了,我紧张的起身想去捡起衬衫,连电话都没挂,却忘记链子还炼著,导致链子掉到木桌上发出颇大的声响,头脑一下变的空白,虽然衬衫已经到手,我也转身准备回包厢了。
  但吓到后就这么裸身跪在走廊上,身体缩的紧紧的,脸埋在胸前,这种反应却让屁股翘的更高,流著淫水的小穴随著发抖的身躯,抖来抖去的面向著西装男,像是在邀请一般,我是有在想如果可以,真的突破看看,只是当下脑中只有满满的,不要不要不要....
  而我也发现他惊讶的看著我,这下都快哭出来了,还好老公已经到了,我快速的进了包厢把门拉上,老公则是去跟他说了几句话后就进来抱著我在我身下了,一进来后我紧张的问他怎么办?他不在意的回说,他有去跟西装男说明我正在接受老公的调教,吓到他不好意思。
  听到这里我放心不少,但心理还是忐忑不安,跟皮霸说了一下老公已经在我身边后,老公迫不及待的把我轻轻提起,撑起的肉棒轻轻的从后方开始插起小穴来了,终于得到满足的我,虽然惊吓未定,但也开始享受著小穴内跳动的肉棒「老婆,爽不爽阿?有没有好刺激?」
  「臭老公...你好硬...当然....当然刺激...我的小穴...噢....噢....养很久了」
  之前未能如愿的高潮在这时让我马上进入了状况,每一分肉璧都可以感觉的到肉棒的摩擦,在老公的怀抱里被插是我喜欢的了,被最爱的人霸道的占有,有种安心的感觉,极力的压抑叫声,避免被听到。
  就在我淫声浪语的同时,老公把拉门拉开了,西装男就蹲在门前近近的盯著,这时的我吓的差点跳起来,但老公紧紧抱著,链子也被他抓在手上,我没办法这么做,而且他也没停止插我,根本没什么力气,小穴几乎快贴在西装男的眼前被老公的大肉棒抽插著,扑哧扑哧的。
  「不要....不要看....老公我不要...好丢脸...噢...噢....」
  我几乎快哭出来了,这种羞耻感让我实在想找个洞钻,不只被看光,这么近,连淫叫也被清楚听到了。
  「老婆,是我让他等著我把门打开的,调教还没结束喔」
  原本被我抱在胸前想遮掩的双手被老公抓到身后扣住,双乳面对著西装男跳动,这时西装男似乎的得到老公的授意,一只手抓著我的胸部开始玩弄起来「老婆妳比平常夹的更紧了喔,看起来妳很喜欢嘛,嗯?妳说妳淫不淫荡?」
  「我...噢.....我不是....好大力......哼嗯......会坏掉....不要....」
  老公抽插的力道更为加大,但可以感觉到还是比平常小力,或许要控制屁股肉撞击的声音吧,濒临临界点的我流著眼泪连话的说不清楚了,完全没想到羞耻到了极点后,迎来的却是比平常更敏感的刺激。
  西装男往前靠过来,一只手不断的套弄自己,原本他是想把肉棒凑到我嘴里的,但我转头了「阿...阿阿......老公我不行了....阿....」
  对已经高潮的我,老公还不愿意放过,不断的奋力插著,我闭著眼挣扎著,这时一股热流喷在我的脸上、嘴里,没想到不愿意吃到西装男的肉棒,却吃到了精液,而且量还不少,胸部也有一些,身体随老公的抽插上下跳动,精液因为动作的关系流的满脸,身前都是。
  「呜呜...不要了...我...又...噢噢...太刺激了....想尿尿...」
  还处在高潮中的我,又不断的接受老公的征讨,已经来了第二次的高潮,一股像是尿意的感觉不断的从下体处发出,强忍著这股感觉,想要继续被老公插,但身体又承受不了,弄得我搞不清楚到底是舒服还是难过了,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一定会忍不住大叫,太难忍受了。
  半开著眼看著西装男的肉棒,还是挺著,只是没有刚刚的坚挺,当下什么都不管了,直接半趴著把它含进去,反正连精液都吃了,一路吃到底,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到把嘴堵住最好的方法了,再不愿意也得愿意。
  我想过含住手,但手臂老公扣著,我尝试过咬住嘴唇,可是会痛,这真的不是我愿意,只是没办法,而且老公从开始就不断的想把我的头推过去。
  「嗯嗯....嗯呜.....呜喔......」
  半趴著斜斜的身躯让老公把我插的更有感觉,即使含住西装男的肉棒,还是会忍不住呻吟,感觉是个错误的决定,但不这么做好像又不行,现在我们发出的声音,都还算控制的住,万一真的叫太大声,引来店员,或是柜台附近的客人,那就完蛋了。
  双手被老公扣在背后不断插著,头向前含著肉棒上上下下,没多久,半软的肉棒早就又硬了起来,我主动的从只是含住,偶尔呼吸不过来或是吞口水的需要会吸几下以外,变成会舔了,吸的频率也高了起来,没想到还吃出味道来了,听到西装男不时的低吼声,似乎是很享受。
  吃到一半,口中的肉棒出乎意料的又射了,不是第二次都会久一些吗?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我技术进步了?
  突如其来的射精让我有些呛到,量少,但有射到喉咙,所以有一些被我从口中流了出来,滴落在我的腿上,还没结束的老公依旧奋力冲刺著,只是速度更快了一些,我的手被抓的更紧了,身体自然的挺著腰,吐出西装男的肉棒,今天第一次主动摇者屁股,想赶快结束。
  「哈.....老公好强...快干死我了....最爱你了....阿......怎么那么利害....」
  没多久,老公拔出他的肉棒,在我小腹处套弄一下,精液喷在我的身前,值得一提的是,这喷发的力道特别的大,跟水柱一样,甚至有一些是喷在脸上的。
  如果是平常的话会由我最后口交到他射出,因为我们现在没有生小孩的打算,但这次因为姿势跟空间的关系,只能任由他喷在身上,这下我终于知道,漫画里面女主角被喷整身精液的感觉。
  不只老公的,连同陌生人的精液混杂在我的头发、脸庞、嘴、胸部、肚子,腿上躺在老公的胸膛上,浑身无力,精液流下身体的感觉让我有点发养,心理想著干脆涂抹一下好了,连同双腿间自己流下许多的水,这样就真的全身都是了。
  感觉....真怪异,真的很奇怪,湿湿的粘稠感不怎么舒服,一股淫乱,却又有满足的感觉,只要老公的量很多时,我都会很开心,成就感是很大的,只是这次我分不出来谁是谁的了.....。
  西装男的肉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收了进去,老公也拿出一支不是他的手机,原来是西装男的,老公检查里面的相簿、影音库后,就还给了他,看来老公过去不只是说明情况,更是顺势让他充当了一次道具。嗯.....我的解读就是道具啦,对于老公来说可能就变成"同伴"了吧??
  无力的偷偷看一下西装男,他发现后不好意思的说:「不好意思...我还是处男....这是第一次有女人含.....比较快....」
  原来如此.....看著他的样子其实不难想像,依照他的年纪应该比较难交到女朋友,老公带著他回去原本的座位小聊一下就走回来了。
  同时,我也趁机把连身衬衫给披上了,原本是想穿上的,但身上都是精液,怪怪的,披上后衬衫粘住身体也湿了一些,浑身上下散发出精液的味道,附近有点经验的人绝对都闻的出来。
  原本想对皮霸说一下我们要走了,但这天中华电信大断线了一小段时间,台北都不能用网路了,只好关上电脑想去洗手间清理一下,老公却不愿意,牵著链子就拿著我的包包往柜台走去,座位上还有残存的精液没清理,我的衬衫也还只是披著而已,脸上的精液都还留著,怎么可以??
  回头看了一下西装男,他一脸惋惜又留恋的表情,这时过了转角就会到柜台了,在衬衫内把衣服抓的更紧了,脖子上的项圈、链子,是管不了了,但身体还是要想尽办法遮住的,遗憾的是小穴还是会随著衣摆的开合隐隐约约露出。
  到了柜台结帐,因为老公是后来才到的,所以是分两张单子,弄得久了一些,本来是背对柜台的我,被老公拉回面对柜台,店员惊讶的看著我,也不知道是惊讶脸上满满的精液,还是被链子牵著走的我。
  不管他看不看的出来,我害羞的把头低低的,可能闻到味道也知道了吧?还好马上就结束了,两人快步离开,临走前,老公还把我后面的衣摆掀起,抓了起下屁股,手指还伸了进来小穴抠了两下,害我叫了一声.....
  这家店以后是不能来了,除非这人离职.....
  到了车上,有点不爽的我,马上问他怎么可以这样叫西装男过来?万一真的被插了怎么办?而且他怎么会把手机给你?
  「我是跟他说了一下这是调教游戏,但我不确定他之前有没有把妳拍下来过,我就说可以让他参加,但是手机要给我保管一下,结束还他,反正他人就在包厢门口,我们也跑不了,男人通常都会选择交出来换取一夜春风的,这叫以退为进,再说我本来就想要让妳被插的,妳也说了愿意尝试突破看看不是吗,童子鸡捏~~很补吧。」
  什么叫本来就想让我被插,都不知道虽然我有答应尝试看看,但这需要跨出很大的心理障碍耶!!而且跟是不是第一次有个屁关系阿!!?
  然后老公马上摸了摸我的头,称赞我今天好棒,又更近一步了,靠!!这一摸还真摸到我心坎里去了.....气都消的差不多了,看他开心的样子我的心情也跟著受了影响,看到了他右侧头发有点像沾到精液的样子,我想一定是西装男射到的,我决定给他小小的报复不跟他说,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好弱的报复.........
  而这次的经历让老公半磨半强迫的要求我找时间再多来几次,最好下次嘴巴吃一支,别人在后面上下各插一支,他在旁边拍照........。
  作梦吧你,想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