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海弄潮 1-18》

  第一章欲淡“撒浪镀西郎啊!快跟我回家!这条大路分两旁啊!鸡鸡巴开开房”
  六点半,手机闹钟准时响起。。。
  七点,张东在手机闹钟闹了半小时之后终于爬起来准备给读小学二年级的女儿丹丹做早餐。
  套上拖鞋,搓搓眼屎,第一眼先看到窗边电脑桌上好几团沾满了子孙后代的纸巾。
  “哎,昨晚又忍不住撸了三发。”张东喃喃说著。
  然后赶紧把纸巾攥到手里,准备丢到厕所用水冲掉。这可不能让妻子芈苏发现。
  已经很久没有满足她的三十岁的肉欲了。
  去年还能撑到她高潮才软下来,然后自己撸出来。
  最近这半年过来都是草草收场,不是不硬,也不是不想满足芈苏的欲望。
  但是每次芈苏爱液横流的时候,就心绪乱飞,接著就软下来。
  再怎么提肛缩菊,使劲让阴茎跳动,给海绵体充血都没用。
  甚至芈苏不顾阴茎上的汤汤水水给小张东以口舌伺候都没用,半软不硬的。
  说是阳痿吧,晨勃时硬的不行。晨尿完了还能硬十来分钟,怎么也消不下来。
  看日本小电影,看91视频的时候也是一柱擎天,非撸到射精才软。精液量也很大。
  但是一插入妻子芈苏的蜜穴,过一会儿就没感觉了。
  要说妻子也是美女一枚,前凸后翘,少妇身份,少女身材,八分神似相泽南,乳房却是相泽南的两倍有余。
  小穴生女儿时被剪了一刀,由于恢复的时候尿不出来,厕所上久了缝线崩开,又去缝了一次,在家里床上躺了半个月,期间的护理都是张东做的,屎屎尿尿都在床上,从那时起就开始有点阴影。
  张东自己也怀疑病根就在那时看到的蜜穴还未消肿,靠近菊花的地方被剪开一刀血淋淋的口子的情形,还有清洗时,从伤口倒进去的水从蜜穴里流出来,从伤口的另一个口子流出来的那恶心的场面。
  后来做了一次人流,还被黑心私人医院的医生叫去参观了,扩阴器下,妻子那轻微的宫颈糜烂。然后忽悠著花了八千块做了手术!
  现在张东是不是还能想起那些场面,想起妻子被扩阴器张开的蜜穴里那腔道里的肉芽和那个宫颈。
  后来去正规医院检查都没有问题了,盆底修复也做了,阴道收缩力也恢复了,几乎跟生小孩前没什么区别。
  但是夫妻俩的性生活回不去了,几乎没有了被滚烫的精液冲击之后双双达到高潮的情形,现在更是连正常的性生活都无法保证了。
  三个月前正式分床睡了,因为芈苏发现了张东偷偷撸管自慰。
  本来就紧张的气氛变得剑拔弩张,有一点鸡毛蒜皮就吵架,甚至连一个眼神,一句话的口气都会引发战争。
  “哎......”
  张东一声长叹,赶走飘飞的思绪,刷牙洗脸上楼准备做个蛋炒饭。
  妻子和女儿最喜欢他做的蛋炒饭,以前夫妻俩谈恋爱的时候一起看过一本《与空姐同居的日子》
  然后张东就厚著脸皮找了好几位大厨,综合各家之长学会了这道最高境界。
  叮叮当当,锅铲与生铁锅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等到张东的手臂累得撑不住的时候,一把葱花撒下去,出锅。。。。
  一盘香喷喷的炒饭出炉。
  把饭分到碟子里,下楼以一副亲切的表情和欢快语气叫母女俩起床吃早餐。
  趁著她们刷牙洗脸的功夫到一楼取牛奶,母女每人一瓶。
  然后按部就班七点半送小孩上学各上个班按下不表。
  第二章开苞礼物张东在一家私人工厂当车间负责人,月入八千,上班十二个月,领十四个月工资。
  真正从底层混起的核心员工,车间里每一个位置,每一台机器都了如指掌,所有问题都能马上解决。
  奈何老总更信任她的亲戚,只能主任是皇亲,张东却负责所有的事情。
  上班可以自由自在,没有事情的话可以打卡完了就回家睡觉。但是却必须二十四小时随传随到,所以没有下班打卡办公室签了几份文件,张东施施然逛了一圈车间,一楼到六楼的岗位都走了一趟,然后招来当班班长,交代了一下今天的注意事项,材料供应的情况,强调了一下安全。
  就迈步走向了女生专区-总控室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边传来“哎呀!你干嘛!痛死了!”
  紧赶两步推开门,就看到车间主任曾大宝胖乎乎的大手正抓在实习生高小洁的屁股上不停一抓一放,而高小洁正在翘著屁股在饮水机那打水感觉到光线的变化,知道有人开门进来了,两人连忙站直身体。
  看到是张东,两人又放松下来。
  曾大宝一拍高小洁的屁股“没事没事,是小张来了”高小洁白了曾大宝一眼,迈著猫步展示著她青春荡漾的身材回到她的座位上开始看各个岗位的运行灯娇小干净如玉的小脚踩著一双透明材料的细跟高跟鞋,让张东的眼睛流连忘返。
  曾大宝猥琐的对张东说:“小张有恋脚癖?想不想尝尝这双小脚的味道?”
  张东“得了吧!宝主任,你的禁脔,我不敢碰。你在车间里别玩那么开了,上次被你妹抓到。你没事,我被抓去总裁室训了半小时”
  曾大宝“训两句又不会死,她知道你是这个车间的核心,谁也代替不了你。
  另外四个车间的,她都懒得理,谁想辞职,她马上就批。
  我就是个寄生虫,不过以前混得太混蛋。
  她宁愿养著我,规定我每天必须上下班。好管著我”
  “说真的!今晚要不要跟我一起陪这个技专校花乐一乐?她很放得开哟,嘿嘿”
  “别别别,我很专一的”张东一边拒绝一边偷眼看了一下高小洁。
  只见高小洁撇过的有水光流动眼神里有著一丝春情荡漾。
  “我见过你老婆,绝对女神级别,但是一盘菜,吃久了也会腻吧!”曾大宝继续劝说“我妹也叫我对你要多优待,绝对不许没事找事。”
  “以后再说吧,今天设备状态都挺好,我先回去了。有事打我电话”张东也不好严词拒绝就客气两句其实他对这个高小洁挺有感觉,还想象过她被曾大宝这个胖子压在身下的情形。
  曾大宝也没挽留“有想法了直接电话联系,这方面哥很放得开。”
  张东开著车去市中心买个小礼物做今晚的开苞纪念日的礼物送给芈苏。
  今天是芈苏的处女之身被张东破除的十二周年纪念日!
  虽然肉体没激情了,但是张东还是很爱芈苏,爱到骨子里的那种。
  王金柱金店张东小学同学王金柱开的。本地土著,拆迁发财。
  他爸爸为了财产保值,不像别人家,卖地的钱花光了就去当乞丐。
  硬逼著开了家金店,不求发大财,但求财产水涨船高,不跟著货币贬值而贬值。
  微信叫了王金柱一声,不一会王金柱就从里间出来了。
  “哎呀呀,好久不见了,上次同学聚会到现在你一次都没来找我,忘记以前我们一起偷看班主任赵美洗澡的事情了吗?”
  几个美女服务员捂嘴偷笑,张东哑然失笑,暴发户就是暴发户,真名实姓都说出来了这口才,这心态。服了!
  “废话少说,帮哥做个金书签,刻上纳兰性德的名句,人生若只如初见那几句”张东也不客气“纳兰性德什么鬼,不认识,你自己跟师傅说”王金柱召来驻店金匠把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四句词写在纸上交代师傅要用隶书来刻背面要刻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师傅“手上还有别的活,这个估计要两天才能完工”
  “别的活停了!今天只做这个,这是我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王金柱摆出霸道总裁的架势。
  师傅“现在九点半,下午三点左右差不多了”
  师傅不说话了,等王金柱去仓库取来金沙,称了之后就去干活了。
  “不收钱你也不愿意,知道你清高,只算你成本价300块钱一克。”王金柱对张东说说完领著张东去了里间喝茶。
  第三章往事如烟卖弄了一下功夫茶的手艺,王金柱吹了几下像喝酒一样一口闷了。。。
  张东把茶杯靠在上嘴唇,闻著茶香。心思回到了三年前的那场同学聚会小学同学聚会,虽然样貌大变,但是几句话之后都找到了当初的记忆。
  大家都感觉回到了童年,彼此都叫出了对方的名字,跟王金柱一直有联系的张东就不提了长残的班花,逆袭的丑小鸭,都让人惊叹不已。
  三好学生变成屌丝,问题少年变成成功人士也有一两位。
  然后班主任赵美也来了,虽然表情有些不自然。
  在众多同学的捧场下也慢慢开始有气氛。
  玩了好多小游戏,自认为成功的人也都开始发放名片虽然同学会的套路多,但是小学的算是比较纯真了,少了很多攀比和炫耀。
  更没有打压中午烧烤,大合唱。
  晚上聚餐ktv,然后发生了一件事情。
  散场后王金柱给回家路上的张东发了一条微信叫他到国大酒店703,有重要事情!
  张东估计是哪位同学喝多了,就掉头去了国大703开门进去,看到王金柱穿著睡袍,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激动。“你可算来了,再不来我就自己看了”
  张东一脸的问号。。。
  王金柱拉著张东凑到浴室门口拉开一道缝张东眼睛直了两个女人在互相帮对方洗澡身上都是沐浴露的泡泡“金柱你疯了,你知道我不嫖娼的”张东低声说“她们不是鸡,你好好看看她们是谁”王金柱说张东认真看了看一个乳房有点垂的中年女人一个乳房还坚挺的年轻女人两个的身材还算苗条“我操,看不到脸我知道是谁啊!女人脱光都差不多”张东一边仔细看一边说王金柱朝浴室里喊了一声“你们会不会玩?不会玩滚蛋!”
  两个女人颤抖了一下,把脸转了过来。
  这下张东鸡动了,真的是鸡动了。鸡巴瞬间挺直!
  竟然是小时候的性启蒙幻想赵美班主任还有一个跟她长得差不多的二十岁左右的女人“这,这,这是什么情况”张东话都说不清楚了。
  王金柱示意浴室里的行动继续然后说“这个社会就是那么现实,她们欠了很多钱,我可以帮她们还那些钱!”
  两个女人互相冲干净了身上的泡沫。简直就是二十岁的赵美和四十多岁的赵美站在一起两双一样大的乳房一对坚挺一对下垂其他的地方看起来都差不多萋萋阴草几乎一模一样“年轻的是她女儿陈晨”王金柱解释著。
  “今天叫你回来就是圆我们小时候的梦想”
  张东震惊了。母女花?小时候的梦想?
  张东呆住了,小张东却没有,它一跳一跳的,乌龟头不停的在充血膨胀。
  “互相把小穴弄湿,然后出来观音坐莲!”王金柱冲浴室说了一句话就拉著张东来到大床边王金柱一把把浴袍甩到沙发上,挺著大鸡巴仰躺到床上。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张东也一起躺著等“今天我们就要完成一个小目标,哈哈哈哈”
  张东心里犹豫著,但是身体却没停下,躺在床上却没有脱衣服“脱衣服啊!你的鸡巴我又不是没见过,你还怕丑啊!”王金柱不干了张东伸手脱上衣的功夫,两个女人出来了。
  “两位赵美老师,都湿了吗?”王金柱可不管张东了,他相当激动。“快上来,真赵美先骑上我的鸡巴,小赵美老师帮张东脱衣服!”
  两个女人互相看了看,咬了咬牙。
  真赵美老师一步跨上床,到王金柱的鸡巴上两腿分立,慢慢往下蹲。好似很疼的样子。
  “你不是吧?装处女?”王金柱不满“不是的,我的身体已经有十年没有做爱了,陈晨她爸去世之后就没有跟男人好过了。这次都是为了陈晨才出来跟你。。”真赵美老师一边吸著凉气一边说“是吗?那是我有福咯!小时候我就想摸你这对乳房,终于得偿所愿了”王金柱一边说一边用手给两只乳房绕圈慢慢到达乳头,然后狠狠捏住乳房摇晃“啊!”捏住乳头的瞬间,赵美老师的脚一软,小穴把王金柱的鸡巴一吞而尽。
  “痛啊”赵美老师趴在王金柱身上缩手缩脚颤抖著,却无力离开,两个乳头被王金柱狠狠捏住往自己身体两边拉。久旷之洞被王金柱的大鸡巴一杆到底真赵美在颤抖著小赵美在帮我脱裤子,解开皮带,准备解开纽扣的时候,我听到真赵美的惨叫声,她趴著不动,王金柱却用腰力和席梦思的弹性让鸡巴在真赵美的小穴里大出大进“慢点!慢点!疼啊!等一下好不好!求求你了”真赵美在哀嚎。
  张东的鸡巴瞬间软了,他不喜欢暴力性爱,他喜欢和谐的,美好的性爱!他一把抓住要解开纽扣的仟仟玉手。
  坐起来一把把真赵美老师拖到一旁,王金柱的鸡巴从真赵美的小穴脱出,啪的一声弹到了他的肚皮上。
  “你干嘛!?”王金柱眼都红了“你这是犯罪!”张东梗著脖子吼回去“我出钱请你玩,她们自己愿意,你发什么神经病?你不想玩就滚蛋!”王金柱的怒气也出来了“有钱人也要先当个人,践踏尊严的事情我看不过去!”张东说道王金柱的鸡巴慢慢软了下去。
  “你神经病啊!搅屎棍!好好的事情你要扮清高!操你妈的!以后别来往了!”
  王金柱怒上心头“不来往就不来往。有钱了不起吗?”张东也没留嘴,然后指著两个女人“穿上衣服,我送你们回家,没有过不去的槛!”
  “走了就别想回来了,一百多万,你们做鸡也要做好几年才能还债。”王金柱对两个女人吼两女犹豫间张东强行给两个女人套上衣服,拖走了。送回家门口。
  然后张东和王金柱开始了三年的冷战。友谊的小船翻了,直到最近才通过别人的朋友圈互动了几下,感觉两人都有点舍不得二十年的友谊。
  才有了今天这一幕第四章深谈当年原委茶香在鼻腔里环绕著,手握茶杯一点点往嘴里倾倒,让味蕾慢慢感受著苦涩,然后回甘。
  “你知道当晚她们母女又回来找我了吗?”王金柱打破了沉默“不知道,我跟她们其实没什么关系,后来再也没有见过。”张东淡淡的说,对于当晚的冲动,他自己也莫名其妙。
  “那晚的吵架或者是因为童年的美好被你打破了吧!”张东突然间找到了一个理由“我能理解你的感受,但是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权、钱、欲,三者可以互相借换的!”王金柱突然冒出几句不是暴发户的词汇张东一脸的诧异,这家伙怎么突然有点文化了。
  “别特么这样看著我,虽然我只读到初二,但是这个社会就是先有事实,学校才会开课,永远跟著事实改变。这样才能达到始终站在正确的一方的目的”
  王金柱突然变身朱自清?张东心里暗暗想。
  “老师她们过得好吗?当初怎么会沦落到那样?”张东不想纠结在这里就问出了心中所问“一个传统的悲剧,那个陈晨的老公就是个人渣,赌博和吸毒,先吸毒,然后赌,欠了社会大佬一屁股高利贷,最后把老婆卖了。
  陈晨呢,本来是我的店员,追债的小弟刚好认识我就告诉我前因后果,本来我就想骑了陈晨,这不是机会来了么,就谈了条件,连她妈也要陪我三年,不然只能去会所做鸡。
  一百多万,我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同学聚会的时候才答应我的,然后我就安排了酒店叫了你,结果你把事情搞砸了。”
  王金柱又闷了一杯茶“当晚她们母女又回到酒店求我,结果是一辈子都要陪我玩,可以结婚,可以过自己的小日子,但是我需要的时候必须来陪我。”
  张东呐呐不语,心想:没有钱真是连肉体和人格都要扔到垃圾桶啊!
  王金柱接著说“三年的培养调教,她们现在是我的母狗性奴,一年前为了家里的名声陈晨跟一个老师结婚了。
  她结婚之后跟老公做爱也是要申请我的批准才能做的,她给新房全装上了摄像头,以便我随时看到我的母狗的行动”
  “别怪我用钱办事,这个社会就他妈的只认钱,要是我没有了钱,估计我会失去一切,包括我的老婆和儿子,但是这两只母狗会一直陪伴我!这笔生意做得值啊!还得感谢你那晚的搅局!嘿嘿”
  又泡了一壶茶,又是一口闷“作为感谢,这两只母狗你可以玩。其实她们心里也是挺感谢你的善良,就是需要我的同意,今晚我就给她们下命令,你可以随时玩弄她们”
  “你变了很多,好似我都不认识了”张东被王金柱说的吓到了“不能不变啊!一入江湖岁月催!你还读大学的时候我就结婚了,我老婆的颜值和身材不比你老婆差。
  但是三年后我才发现我只是一个备胎傀儡,她除了在她干爹去培训的一年给了我一个儿子,就没什么了!
  感情就像路人,做爱就像叫鸡,她要录像给她干爹看的时候才会充满激情,淫水横流!”王金柱突然颓废起来“她干爹是大佬,黑白通吃。我当初那点资产,还不够他吃一口,我知道真相之后忍受下来的后果就是我的资产番了十倍,这特么的还是别人吃剩的”
  “一个交心的朋友都没有了,就剩你了。能说的不能说的,我都跟你说,从二年级你帮我打架起,我就认定你这个兄弟了,老头子去世后,我就剩你一个亲人了”
  张东一时间无话可说,突然之间的信任让他无所适从。呐呐无语。
  “接受不了吧?你慢慢接受,反正我认定你这个兄弟了。国大那晚的事情更能确定你的善良。”
  之后又聊了些当年的趣事,社会的黑暗和潜规则。也没出门,就在店里吃了外卖继续聊天。
  王金柱倾诉了很多很多张东不知道的东西,刷新了他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