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了卖化妆品的服务员》

  天仍在下雨,孤独的我坐在窗前,欣赏著外面那美丽的雨景,听著雨水打在树叶上的声音,一种莫名的寂寞感又涌上了我的心头,已经是25岁的人了,至今没有谈过一次恋爱,难道我真的那么没有魅力吗?不,人有没有魅力在这个社会上不重要,重要的要有钱。
  大城市里的女人很喜欢将自己打扮得性感迷人,希望能够找到大款。女人择偶条件说来复杂。一要有钱,最好是大公司里的领导,可以养她一辈子;二要有房,有房还要看大小,最好能够有一幢别墅;三是要有车,普通的QQ车看不上,要是有一辆法拉利或蓝勃基尼还要好;四要长的帅,如果前三者条件都有的话,那得要比外貌了。
  可是,如果前四者男人都有,那么怎样选择呢?呵,那就要看你的床上工夫了,你能够让女人在床上玩的欲仙欲死,女人会每晚穿上性感内衣裤,在床上等你的。
  但是男人也有一定的心机,尤其是有钱男人,钱一多,就会抛弃结发妻,在外面粘花惹草,男人嘛,天生就是好色的,那胯下的阳具一旦没有女人小穴的滋润,就会感到浑身难过。
  但是有钱男人选择女人也是各有特色,一般性像外地女人,打个几炮,然后拍拍屁股就一闪而过,大城市里的女人难缠一些,搞上一炮,女人就不会轻易放过你了,一般男人都会赔上一笔所谓的「姘头费」,算对这个女人的经济赔偿。
  但是,在这个现代化的城市中,处女与非处女已没有本质上的区别,尤其是像我这样的年龄,哪个女的没有被搞过呢?可怜就可怜我们这些穷男,没有社会背景的穷男,没有家庭关系的穷男,书读得再好,到后来能不能找到老婆还是个问号,是处女更是天方夜谭。
  雨渐渐停了,最近脸上又开始发青春痘了,所以打算到超市去买点洗面奶。
  来到超市,跑向二楼,那家超市的布局我已非常了解。一般我买化妆品,总是先看有没有特价产品,如果没有的话我就会打道回府,等哪天便宜了再来买,穷人嘛,花钱都要省一点的,否则,我怎么去交高额的学费呢?对我来说,即使证书对我未来的就业只有一点点的希望,我也毫不犹豫的去争取。
  来到二楼,我正在仔细的挑选我想要的化妆品,可是,隔壁柜台的两个女人之间的谈话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再抬头一看,原来是两个化妆品导购小姐,呵,其中一个还长得挺漂亮的,白白的皮肤显得晶莹剔透(化妆品专柜小姐一般皮肤都很白吧),看似真的是水嫩嫩的,太漂亮了。
  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印有她公司LOGO的汗衫,两只乳房显得非常的挺,虽说不大,但特别的结实。下身穿著一条紧身牛仔裤,屁股还挺翘的,不过,唯一的缺点是这个女人的声音实在太尖,叽叽喳喳的。我仔细看了一下她的胸牌,她叫李景思,名字倒一般,像男的一样。面孔长得漂亮是一方面,但她和另外那个女人的对话真是让我听得恶心。
  「昨天我男朋友又送我一个大钻戒!呵,5克拉的,怎么样啊?」
  「哪个男朋友啊,就是那个上次开宝马的男人啊?」
  「是他呀,他长得帅不帅啊?」
  「我感觉还可以嘛,不过他不是已经结婚了吗?小孩也有了呀!」
  「这有什么了不起啊,我叫他离婚,他就得离婚,他很听我的话。」
  「小思啊,你小心点,这种男人只是玩玩你的,等玩够你了,你也就被他抛弃了。」
  「张姐,你可别这样说,我和他可是真心的!」
  「还要叫我说他帅,一个秃头看了就让我感到是一个老男人!你以前那个男朋友才叫帅呢!」「他现在怎么样啊,听说他读书很好的,也很努力啊,我倒对他印象不错哩!」
  「别提他,提到他我就恶心,他穷得要死,读书好有个屁用,他家又没有背景!只有他爸的一辆破烂助动车!房子都买不起,将来叫我住什么地方啊?」
  「可是人家人品还是蛮不错的啊,你看,下大雨的时候人家还在下面等你到下班了!」
  「反正我和他已经分手了!」
  「小思啊,人家虽然穷,但是花在你身上也不少钱,人家的钱都是省下来的,有一次,我看见他中午在外面吃白饭加青菜,而晚上却和你上饭店!」
  「男人把钱用在女人身上应该的,这说明他还是一个男人,否则他连男人都不如!!!!!」
  我越听越生气,感觉肺也要被气炸了,于是,我打断了她们的对话。
  「小姐,这个化妆品到哪里去结账啊,下面可以结吗,是不是一定要在上面才行啊!」
  这个女人装作没有听到,还在和那个张姐谈论著男人的「义务」!
  「小姐,麻烦你看一下,这个化妆品和那个比起来哪个更好啊?」
  李景思终于走到我面前,那张脸上充满了一百个不情愿,仿佛在做爱中的男女突然被一个电话,或者是敲门声打断一样,懒洋洋的走到我面前,也许是我手中买的洗面奶太便宜了吧,她很不耐烦的对我说:「你想买哪个就买哪个吧!两个都不好!」
  「那小姐,你能帮我介绍一下吗?」
  「你买贵的不是好了嘛,问什么啊?」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们领导在哪里?」
  「你想投诉我?去呀,我反正也不想做了!」
  「你说什么?」我情绪也有点激动,用食指指著她。
  「你想打我?来打呀!你今天打打看,我让你出不出超市门!」
  看来,她现在的男人似乎很有后台,我也只好暂时作罢,但是,李景思,我已经记住你,你会遭到我的报应的。
  我怒气冲冲的的离开超市,跑回家中,抽著烟,生著闷气。外貌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是邪恶,越是觉得自己了不起,越是想靠自己的身体吃饭。凭什么她就能不付出努力,靠自己的身体去赚钱?上天,你是不是太不公平了?你为什么要创造出人类的性欲?七情六欲!为什么?上天,为什么你就不能改成「七情五欲」
  呢?为什么?
  上天,你居然不肯改变,那我只好自己解决了。对!我要报仇,我一定要复仇。
  我又回到超市,等在门口,我要跟踪她!然后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我要发泄我的性欲,我要将自己25年的童子精射入她的体内,让她的子宫彻底成为我精液的储藏室!
  也许从小就喜欢看侦探推理小说吧,要说跟踪我还是很有一套的,那女的住址以及她平时的生活习性在短短的一周内我就调查清楚,此女关系还挺复杂的,除了和她那宝马男人约会,其他时间就是逛名牌商店,买名牌衣服和裤子。不过,她的小区的地理位置还是不错的,树林很多,给我提供了作案的有利条件。
  行动的当天我把自己的所有积蓄都拿了出来,还写了一张便条给我妈,如果我被抓起来了,妈,我就只能用这点积蓄来回报你了!妈,对不起!与其让我这样痛苦著活著,还不如让我彻底的发泄一次。
  那天深夜,天非常的黑,小区里也显得很安静。我躲在草丛中,等待著她的到来。看看手表,还早,一般李景思会在12点到家,现在才11点,我还可以做一下准备。摸摸口袋,剪刀、小刀仍在原处,这二样兵器在我口袋里等待著我发出指令,然后,势如破竹的冲上去将敌人彻底征服。
  已经是凌晨一点了,怎么李景思还没有来!难道今天的计划就这样泡汤了?
  正当我失望之际,终于看到一个女人的影子在我右边出现,果然是李景思,还是一个人,呵,你马上就会成为我的玩物了。
  当她走到我面前时,我犹如一只饥饿的猎豹冲了过去,没有防备的李景思还未反映过来,她的那张嘴已经被我封住了!我拉著她来到小树丛中,拿著刀抵在她的喉咙口,用我那凶煞的眼光看著她。
  「敢叫,我就捅死你!反正我没有钱,死掉也无所谓!就像你,辞职不干也无所谓的道理是一样的!」
  「难道你是……?」
  「呵,你叫李景思吧,你的记性还真不错!你说的很正确,我就是一周前到你这边买化妆品遭到你「礼遇」的顾客!」
  「你想干什么?我叫我男朋友打死你!」
  「那来呀,宝贝,我不是和你说了嘛,我不怕死,来打呀!最好叫你男人一个人来,我们进行单挑!」
  和她那么多废话干吗?万一等会儿有人来怎么办?这个女人还挺机灵的,以为这样就可以拖延时间。
  我带有愤怒的情感将她的上衣使劲脱下来,我要扯坏她的衣服,等一会让她裸体回家!没有想到她的衣服的材质还非常的好,试了很多次,也没有撕坏,没有办法,我只好拿起小刀,将她的衣服切断,然后再将她的胸罩扯下,一股少女的体香马上扑鼻而来,啊,女人的味道原来就是这样啊。我扑向前去,想吻她的脸和嘴唇,没有想到,她竟然咬了我一口,愤怒之下,我拿起小刀,往她乳房上划了一刀,她疼得叫了起来,我马上用手封住她的嘴。
  「妈的,你敢咬我,看我不把你的乳房割掉!」说著,我往她的另一个乳房上又是一刀!
  她的乳房上渗出了一滴滴的鲜血,我将头伸过去,舔著她那腥腥的血液,这真是一个变态狂魔啊!不,是社会的金钱将我变得如此没有人性!
  女人的乳头也是我向往的物品之一,我拚命的舔著乳头,本来想把乳头也割下来,但想想算了,还是放她一条生路吧!希望她能够从今天之后改过自新。
  要说她的牛仔裤还真是难脱,脱了好次也没有成功,再加上她不停的挣扎,我真是难以动手!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知道我错了,上次我不应该这样对你!」
  「小姐,其实我并不是生你上次的气,我气就气在你和张姐的那段对话!你鄙视穷人,只知道大款,把穷人说得一文不值,你的前任男朋友这么好对你,你就这样抛弃别人!你还是人吗?你比畜牲都不如。」
  我越说越激动,动作也越来越粗鲁,我拿起剪刀,在她的牛仔裤上乱剪,另一只手封住她的嘴,也许我剪刀剪到她的肉了吧,她还不停地叫,很快,牛仔裤也被我剪烂了。
  毕竟我是在强奸,心总归有点虚的,再加上自己本身也没有什么性爱经验,所以我直接拿起我的阳具往她的洞里插去。
  试了几次,都已失败告终,但我又不甘心这样放了她,我摒住呼吸,仔细瞄准,终于我的阳具进入了她的体内,啊,第一次进入,果然是爽,与手淫有著很明显的区别,那暖暖的肉包围著我的阳具,让我感觉仿佛进入了仙境。我来来回回地抽插著,而李景思却在那边不停地抽泣著。
  「啊,真是爽啊!你这个女人!天生就是被男人玩的,你以为你那大款男人会要你吗?等把你的阴道玩够了,她会彻底抛弃你的!就像今天,你身上那么多刀疤,马上你们之间的游戏就结束了!」
  说著,我又往前奋力一顶,李景思居然叫出来声音了。或许我第一次搞女人吧,所以我很快就感觉自己要射了,血液冲向头顶,还是快点射为好,今天只是报复,并不是用来爽的,以后有机会。
  我拚命的冲刺著,终于我的龟头感觉一阵麻。
  「啊,我不行了,啊,我要射了,臭女人,你不是喜欢大款吗?我也是大款!
  知道我是什么大款吗?我是精液大款,我的精液特多!啊!」在一阵语无伦次的叫声中,我将愤怒的精液往她的子宫射去。
  高潮之后,我穿上衣服,将她身上所有的衣物都拿走,让她裸体回家,不过,我将她的钱还给了她!老子不要钱,老子自己去赚!
  「大哥,求求你,衣服还给我吧!我给你钱,我钱都给你!」
  「我要什么钱,小姐,我今天只是给你个教训,在这个社会上有很多东西比钱更为重要!亲情、友情、爱情!爱情并不是建立在金钱上的,而是建立在真爱,建立在相互尊重、相互体贴、白头偕老之上的,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个道理的,但等到你明白的那一天,你早就人老珠黄了!」
  李景思还在那边不停的哭著,我实在不忍心,最终,我还是被自己的善良打败了,我将她的衣服还给了她!扶起她!
  「我走了,你报警不报警无所谓!但希望你以后真的别老想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