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前女友戴绿帽的往事 1-4》

  第一章:来电情缘我是大学二年级的时候认识周琴的。那时候还没有微信,但当时所有H城的高校都用一个虚拟网。大家非常流行随便拨一个短号来认识周围大学的男生女生。
  那天室友生日,我们照例一起聚餐。然后中间喝著喝著,我们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转了两轮,我被抽中了大冒险。于是他们拿走我的手机,随机拨了一个短号,要求我跟电话里面的女生聊足十分钟,并且要到详细的信息。
  然后那个电话打出去,对面的人就是周琴。她电话里声音非常好听,有一点点磁性的女中音,还带有一点点江南女孩子的娇柔。
  那个电话我打了将近半小时,不但她的学校专业了解清楚,还了解到她刚和前男友分手。因为电话聊得非常投缘,后面几天我们几乎天天打一个多小时的电话,短信更是几百条往来。
  她的性格开朗阳光,但又有小女生的傲娇和任性,当时单身20年的我,深深的被她吸引了。电话聊了一个星期,我提出见面,没想到她很爽快的答应了。
  然后在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去她学校门口等她。大概等了有半小时,我看到了短信里面描述的穿衣风格的她。浅黄色的T恤配牛仔短裤,一双大长腿白的耀眼。带著一个鸭舌帽的她看起来没有别的女生那么非主流。远远看过去身材比例很好。
  我告诉她我的位置,她朝我挥挥手,我就向她走过去。近距离才发现,她身高挺高的,快赶上我了,微微有一点点胖的脸蛋,皮肤白里透红,眼睛挺大的,睫毛扑闪扑闪,微微丰厚的嘴唇,圆润的下巴,挺直的鼻梁,非常的可爱,像一个漫画里面的小女孩,和她修长的身形完全不匹配。她的好看,出乎我的意外,让我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还好,她第一句就是,你比我想的还要帅嘛。让我心里稍稍多了点安慰。
  后来我就天天约她出来玩,我们玩遍了h城各大地方。我们志趣相投,爱好都差不多,所以彼此都相处都非常开心。在经历一试探后,我们彼此也明白对方的心意。于是在见面差不多一个月左右,在断桥的斜阳里,我拉住她的手,跟她告白了。她低著头,轻轻点了几下。于是我开心的拉著她的手一整天没松开。
  那是我第一次牵女孩子的手,小小的,柔软的,嫩嫩的。那天晚上我在宿舍梦遗了两次。
  成为我女朋友的第二天,她告诉我,她高中时候初吻没了,我会不会介意,我哈哈一笑,处女在就行。她笑著打了我一下:「把我想成什么人了。」
  在她说完这句话,我凑上去,轻轻吻了下她嘴唇。甜甜的,软软的。她全身一阵,然后瞪大眼睛看著我。我不敢多亲,就几秒就松开了。慌张的看著她,怕她生气。
  没想到她噗嗤一笑:「瞧你点出息,这就吓到啦?」然后再闭上眼睛凑上来,我再笨也知道怎么做了,又一次亲了她的嘴唇。我第一次接吻,完全不知道怎么弄,就一个劲摩擦彼此嘴唇。
  过来一会儿,她拍拍我的肩膀,推开我:「你不要这么用力,我都喘不过气了。「然后把我按在湖边的长凳上,」你闭上眼睛,不要动。「我听话的闭上眼睛,然后嘴唇贴过来一阵柔软,亲亲的碰了几下,然后她湿滑的舌头轻轻碰了我一下唇齿之间,我突然就无师自通的张开嘴,伸出我的舌头和她的舌头搅动在一起。那一刻,我有一种晕眩的感觉,全身都感觉陷入了一团柔软之中。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我们都喘著气,害羞的不敢看彼此的眼睛。
  她脸红彤彤的,比远处的夕阳还红。她拉著我的手,想要把我拉起来,我下身疼了一下,我哎呀叫出声。我赶紧捂住顶起帐篷的下身,她瞄了一眼,背过身嘻嘻直笑。
  往后,我们出来约会,我们每次接吻时间都要超过半小时,难舍难分。然后我就一次又一次顶起帐篷。
  在没有人的时候,我胆子大起来,摸摸她柔软的腰,顺著腰又隔著衣服覆膜她的乳房。刚开始一碰到,她就推开我,后面慢慢习惯了后,就不推了。
  时间一长,我反而不满足隔著衣服抚摸她的身体,隔著长筒袜摸大腿。就想把手伸进她衣服里,每一次都被她死死拉住。
  终于有一次我在晚上八点约她去她们操场散步。她那天刚洗完澡,就穿著睡衣下来。然后,在操场后面的看台上,在洗完澡芬芳的气息里,宽松的睡衣再也无法抵挡我的进攻。我的手终于接触到她身体。她看到小腹失守就守住胸口,让我在她小腹不断轻轻的揉捏。
  她腰很细,小腹有一点点肉,但非常光滑细腻柔软。我爱不释手,一边和她舌吻,一边在她腰腹间来来回回摸索。但她手一直抱著胸口不让我往上走。我灵机一动,一只手往下穿过她的裤带去摸她的屁股,她马上反应过来,马上伸手来挡住,但顾此失彼,我右手成功登上山峰!可惜这个山峰比我想象要低一点。
  她哎呀一声松开我的嘴唇,嘴里喘著气:「你怎么那么坏的!」我嘿嘿一笑,继续吻住她嘴唇,伸出舌头一顿搅动,她意乱神迷,双手慢慢就不在做抵抗,于是我左手抚摸上她圆润挺翘的屁股,右手盖住她的胸口的小山丘。然后右手手指从她胸罩的缝隙里面伸进去,拨动她圆圆的乳头,乳头已经如同我的下体一样,高高立起!
  慢慢的我们动作也来越深入,我嫌她胸罩碍事,在她背上摸索要解开,解了半天没解开,她默默伸手在我手背拍了下,我以为她要阻止我,但没想到,她自己伸手轻轻扭了几下,把扣著解开了。
  我嘿嘿笑了下,手终于覆盖住她的柔软的乳房。她低著头,脸红红的发烫,轻轻说:「是不是太小了?」我没有正面回答,把她手按在我勃起的下体上,「他说一点都不小。她的手慌乱的想要挣脱,但被我死死按住:「帮我弄出来。」
  她害羞的说:「我没试过,不知道怎么弄!」我解开我的皮带,拉开拉链,把高高挺立的阴茎从内裤里面释放出来。然后拉过她的手握住,上下轻轻撸动。
  她脸更红了,头紧紧抵在我的胸口,眼睛紧紧闭著,身体轻轻颤抖。我松开手让她自己帮我弄,然后我解放的双手开始揉捏她的乳房。学校看台上没有多少人,都是一对情侣相互依偎。估计都在和我们一样做同样的事情,我甚至能听到随风传来的若有似无的呻吟声。
  没有谁会注意到我们这里,我胆子也越来大了起来,解开她睡裤的扣子,隔著已经潮湿的内裤,轻轻抚摸她的下体。
  她嘴里不停的喘著气说著:「不要,不要」但却没有推开我,只是握著我鸡巴的手握的更紧了。
  我虽然是个处男,但日本老师学习可一点都不少,外加上有经验的室友们的分享,女生下体是生理结构却是门清。所以我只是隔著内裤,轻轻按压著她的阴蒂,虽然不知道什么样子,但我摸到后就百分百肯定是阴蒂。因为我怀里的她,身体扭动和她的娇喘都告诉我,位置对了。
  我就一只手摸著她阴蒂,一只手覆膜她的乳房,她下面的水已经透过内裤不断流在我手心里面。
  我们就这样相互忘我的不断扣弄和撸动,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于是带著我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快,她似乎也和我一样,套弄我鸡巴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身体也越来越烫,一声声压抑不住的娇喘越来越急促。终于我脑子一片空白,快感覆盖我毛孔的每一个位置,我全身紧绷,射出一股又一股浓烈的精液。
  她的手这时候也停止撸动,紧紧握著我的鸡巴,全身发烫的像个火炉,嘴里不停大口喘气,我的手指也感受到她下体的一阵抖动,然后大量液体涌出到在内裤上,把我弄得整只手都是。
  不知道过了多久,晚风吹过,我们慢慢清醒下来,相互看了一眼,都害羞的不行。我的鸡巴已经软下去了,但精液在我裤子上,她的睡衣上,她的手上,射的到处都是。她像触电似的松开我的鸡巴,手用力甩掉上面的精液,埋怨道:「你怎么弄的那么多脏东西啊。我的澡白洗了,等下指不定会被人笑话。」
  我伸出我的手,给她看:「你好像更多哦~」她脸一红,打了我一下:「坏死了,你怎么这么坏的,还说是处男,第一次谈恋爱,是不是骗我的?」
  我嘿嘿一笑:「我是没实践经验,但不代表我没有学习经验呀。」顿了一下,又问她:「刚才舒服吗?」
  她气的又打了我一下:「我的20年的清白今天可毁在你手上了。」
  我不放弃追问她:「刚才舒不舒服呀?」
  她害羞的点了点头:「好像做梦一样!」
  第二章:去看大海自从那天相互用手慰藉得到快乐后,我一发不可收拾,天天想著就是没课的时候去找她。但没想到我这边心急火热,她倒开始不温不火起来。每次约会都是吃完饭就找各种理由推脱。到后面连约她出来都变得困难起来。每次都是功课多,今晚做实验之类的推脱掉。
  我内心五味杂陈,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思前想后,我决定旁敲侧击一下。她有个死党,叫孙洁,是她高中时候的同桌,但大学却是和我同一个学校。
  在我和周琴认识没多久,就一起吃过饭了。她们是无话不谈的,当然孙洁的事情通过女朋友我也略知一二。知道她有个去成都读书的男朋友,虽然分割两地,但两人感情很好。另外周琴还透露过,孙洁和她男朋友在大一的时候已经发生了性关系了。
  我打电话给了孙洁,说有个事情请她帮忙,她想也没多想就说让我在图书馆边上的咖啡馆等她,说刚好有事情要和我说。
  我一个人在咖啡馆等了半个小时,孙洁就过来,今天她穿著一身浅蓝色的修身连衣短裙,两条细长的大腿包裹住薄薄的黑色丝袜里,脚上穿著一双半跟的黑色皮靴。孙洁是个标准美人,瓜子脸,大眼睛,皮肤白皙干净,樱桃小嘴,然后身高比周琴矮一点,大概一米六七八左右,身材凹凸有致,在我们学校也是个知名的漂亮妹子。当时知道她是我女朋友的闺蜜的时候,同寝室的陈鸣就不止一次让我给他孙洁的联系方式。
  在她做下后,我帮她点了杯红糖玛奇朵,她盯著我嘻嘻一笑:「记性不错,知道本小姐喜欢喝这个口味。」
  我嘿嘿一笑:「那是自然,小琴的姐妹就是我的好兄弟,兄弟的喜好我肯定要牢牢记住的。」
  孙洁嫣然笑著:「这么殷勤,不就是怕我给琴琴打小报告嘛。」顿了顿,「不过,你跟你寝室的室友说下,别老发一些奇奇怪怪的短信,我对他没感觉。」
  我拍了拍脑门:「这个确实是我不对,不应该透露你的信息的。我跟你道个歉。」
  孙洁摆摆手:「这个无所谓,你不说,他去我们学院通讯录也能联系到我。
  今天你找我是什么事情?」
  我刚要开口,孙洁又笑了一下,露出洁白的牙齿:「你先别说,让我猜猜看,你找我是因为琴琴最近不搭理你了?」
  我尴尬一笑:「你真神,这都猜到了。」孙洁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我今天找你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她杯子放在杯垫上继续说道:「其实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包括你上星期在操场的事情。」
  我惊了一下,嘴里的咖啡差点溢出来,忙用纸巾擦。孙洁捂嘴咯咯笑起来:「至于嘛,瞧你吓的样子。我和琴琴是无话不谈的,她的事情我都知道,我的事情嘛,」她突然意识到什么,脸微微一红:「她也知道的,所以我们要坦诚点哦。」
  我老脸一红:「这个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启齿,但我觉得我对小琴是真心的,我都是情不自禁…….」
  孙洁大大方方的说:「这个我懂的,能理解的。但琴琴这方面比较保守,她从小家教比较严,所以现在对你有点抗拒也是正常的。我那时候也……」她咳嗽一下,正正身形:「我和我男朋友那时候,我也有段时间没缓过来,整体恍恍惚惚,担心这个那个的。当然,我倒不是琴琴这种情形哈,是那个……」
  我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就嘿嘿一笑:「哦,我知道了……」
  孙洁脸一红,笑骂道:「果然你们男人都是一个货色!脑子里都是这些念头。」
  我看著聊得越来越尴尬就说:「那你说我现在怎么办?」
  孙洁也觉得尴尬,拍了拍红的发烫的脸颊:「你是琴琴的男朋友,怎么跟你说起这个」她拿起杯子又喝了一口:「你真心爱琴琴,你要多关心她,不要老是想著怎么得到她,男人不能老是用下半身思考。」
  我点了点头,正色道:「这个确实是我最近脑子昏头了,没有顾忌她的感受。
  但我内心真的是爱她,想和她过一生一世,不是那种随便谈谈恋爱的那种。」
  孙洁噗嗤一笑:「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真心了。你也不要太著急,我男朋友过五一过来玩,到时候,我们一起约出来来个doubledate!」
  「doubledate?是什么?」我吓一跳:「不行,怎么能一起约会呢!琴琴是我一个人的!」
  孙洁啊的一身,嘴里咖啡喷了出来:「我去,你脑子里整体想什么呢?你百度下douledate什么意思好不好,」我赶紧递过去纸巾,孙洁白了我一眼,一脸埋怨,「你个大白痴,还把我新裙子都弄脏了。doubledate就是两个情侣一起出去玩,哪有你想的这么龌龊」停了停又道:「你真的……要被你气死。」
  她说完站起身来,拿起包准备走人。我吓一跳,赶忙手足无措的跟著站起来。
  她擡头看了我一眼:「好了,别紧张,我衣服脏了总要去换的,出去玩的事情,我会和琴琴说的。到时候通知你。」说完就踩著皮靴,摇曳生花的走了。留下一阵茉莉清香。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就每天早请示,晚汇报,刚好这几天她大姨妈来了,于是我就每天有空就殷勤给周琴送饭送水,买热饮买姨妈巾。一翻辛勤总算有了回报,周琴看我也越来越温柔。也恢复了早亲亲,晚摸摸的幸福时光。
  周琴告诉我们,我们的doubledate计划是一起去舟山的海边露营烧烤。我一听就开心的不行不行的。立马自告奋勇说由我来准备这些户外用品。孙洁他们推脱不过就把要用的清单发给我。我一看帐篷两顶,烧烤架一个,登山包4个。
  其他就没有了。看来他们对户外了解不够啊。
  我本身就比较喜欢户外的,所以我就根据海岛情况把清单重新整理了下。加了两个双人睡袋,防虫水,应急灯以及一些露营必备的防护用品。孙洁看了后表示很满意,要和我们aa,被我拒绝了。
  我家庭条件虽然一般,但我自己会外接一些美工外包的活,家里不给生活费的情况,我比出生在土豪家庭的周琴生活费还富裕。就是周琴看到双人睡袋后,害羞的不行,非要我把我们的睡袋改成两个单人睡袋。我再老实也可能答应她这么无理的要求。不然我怎么对得起我朝思夜想的小兄弟!
  时间很快到了五一,我们四个人准备完备后,趁著假期定好车票,欢快的出发了。
  一路欢歌笑语,从来没觉得3个小时的车程这么快就过去了。下午四点多我们事先做好攻略的露营地。
  孙洁男朋友张伟和我搭帐篷,准备野炊工具。她们两个女生就去附近市场采购海鲜和烧烤的食物。
  在我把帐篷和晒烤架,遮阳伞都搭好时候,才发现张伟连帐篷的连接杆都没搞定。
  张伟是个长相很清秀的男生,高高瘦瘦的,皮肤居然比周琴还白。周琴跟我说他是个学霸,本来是他们学校的尖子生,准备上清华的,然而阴差阳错高考没有发挥好,只能去了西南交大。
  看来学霸把精力都花在了学习上了,生活能力还是堪忧啊。我就过去帮忙搭手帮他把帐篷搭起来。
  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著,我发现虽然我读书不算差,但和学霸还是有差距的,他很聪明,好像什么事情都能说上个一二。我们还发现我们都喜欢玩魔兽争霸,所以很快相互加了qq,准备往后一起开黑。在帮忙找东西的时候,他包里掉落一盒杜蕾斯。我尴尬的看了看他。他到不在意,捡起来说,这叫有备无患。」
  看我一脸茫然,他惊奇的问:「你什么都准备了,不会这个最重要的没准备吧。」
  我讪讪然笑了笑:「我和小琴还没到那一步。」
  张伟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你要加油啊!这点看,异地恋也不是完全没有优势的。」
  我好奇的问道:「异地恋,这方面怎么有优势了?」
  他高深莫测的笑了下,然后拆开包装,拿出里面三个避孕套,递给我一个:「你留一个在身上,应急用。」
  我忙摆手拒绝,「这不是剥夺了你的快乐吗?」
  他淡然笑了下:「两个已经足够了。」
  这时候她们两个女生采购回来了,挽著手,各自提了一大袋东西,远远的走过来。两个人一个高挑一个苗条,一个青春一个靓丽。真是各有各的风采,夕阳的余晖散落在她们身上,跟著她们的脚步在身后跳动,两个人像是被涂了一层金色的光芒,散发的不能言语描述的美。
  我和张伟都看呆了。两人异口同声说:「真美!」
  这时候孙洁高声喊著:「两个呆子,傻了吗?舍得让你们的宝贝提这么多东西。」
  我们如梦初醒,赶忙一起上前帮忙提东西。
  孙洁一脸得意的说:「是不是被两个大美女迷得晕头转向了?」
  我哈哈一笑说:「哪有,我们是在欣赏著海边的优美风景,对不对孙伟?」
  孙伟也笑了:「对对,」然后被孙洁白了一眼,又忙说:「海边风光好,景美人更美。」说完一脸谄媚的看著孙洁。孙洁这才嘴角一擡,哼的一声表示这个回答还算满意。我和周琴在后面看著他们打情骂俏,相视一眼,宛然一笑。
  然后我们四个人手忙脚乱开始准备烧烤食材。看到张伟半天穿不好一只皮皮虾,孙洁对周琴埋怨道:「看看我们这个书呆子,这点事情都做不好。还是你家陈烨手脚勤快,你以后有福气的。」
  周琴红了红脸:「什么你家我家,乱说话把你舌头拔掉。」
  我在边上忙说:「孙伟比我懂得多,做事比我细心,不能比的。」
  孙洁也笑了笑:「他就是眼高手低,就会吹牛。」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目光却看著孙伟,一脸得意。
  这一顿烧烤,我们边弄边吃,从六点钟吃到晚上九点多。然后四个人并排坐在海边的围堤上,一起吹著海风喝著啤酒。头顶是一片星空,脚下是黑茫茫的大海,耳边是和煦而咸味的海风,身边是喜欢的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