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姊与弟》

  姊与弟(第一章)
  「唔……嗯啊……」
  男孩躺在床上,像礼品般让杜凯芳品尝他的那话儿。
  「如何呀?芳……我弟弟的鸡巴很粗壮吧?射了那么多,还是一样坚挺。」
  杨潋满骄傲的说。
  「只是一般罢了……」芳一面用手套动著杨披风的鸡巴,一面说:「光是会射……连爱抚也不懂,相比起我弟弟还差得很远呢!呀……又射了。」
  杨潋跟弟弟发生关系已有一年,一直以来她都对弟弟的大鸡巴引以为傲。这一次她邀请芳来作客,目的也是为了在芳面前炫耀一番,却没想到换来的是芳的批评,禁不住光火起来,略带不满的反驳说:「是这样么?那么这周末我真的要来会一会你的弟弟了。」
  「好呀!」芳爽快的回答,却没想到那时她已开启了堕落之门……
  ※※※※※「怎么办呢?」回到家中已是夜深,芳躺在床上,此时才后悔起来。
  杜凯芳,今年十八岁,有著漂亮的面貌和秀逸乌黑的头发,是那种会令人看得入神的女孩。
  自从她在十二岁那年学会了自慰已来,她已沉醉于性爱的欢愉当中。她有一个十五岁的弟弟,名叫杜凯升……她虽然很喜欢这个弟弟,但她从未想过以他作为性爱的对象,所以当她知道杨潋跟弟弟发生关系时,是有点惊讶的。大概因为自己也有一个同龄的弟弟的关系,故此她才会走到杨潋的家里,去尝一尝披风的鸡巴,但她从没想到自己会因为受不了潋的气炎而答应让潋与升干一场的。
  「要不是受不了潋骄傲的态度,我也不会撒谎……虽然我在潋的面前,说著升怎么样的厉害,但我根本从未与升干过,又如何唤他去跟潋干呢?」芳想著便觉得难为了。
  『喀嚓!』在芳想得入神之时,忽然听到开门的声响。
  「是升?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由于父母亲长期在海外工作的关系,所以家中只有升跟芳。芳很快便知道是升闯进她的房间来了,但她没有作声,她决定装睡看看升的举动。
  「姐姐?……姐姐?……」升试探著的叫唤芳。见芳没有回应,他不禁呼了口气,自言自语起来。
  「还好姊姊真的睡著了……不然也不知怎办。」升说著,从怀里拿出相机,「怎么我会对杰君他们说我有姊姊的裸照呢?还说会拿些给他们看……也没法子了,只好硬著头皮照一些吧!」
  郭杰君跟古域星都是升的同龄好友,由于大家都正值青春期,所以最近的话题都离不开性。而升那漂亮的姊姊当然也是他们的讨论对象。升开始时也只是说著他姊姊在家中的性感姿态,但说著说著,谎便越撒越大……如今他也只好把他的谎话变成真实了。
  「这小鬼……」芳心中不禁暗笑。连她自己也不知为何,当她知道弟弟对她有性趣时,她竟然感到高兴。
  「对不起了,姊姊。」升掀起了芳盖著的被子,战战兢兢的拉开芳上衣上的拉链,让芳的一双大奶子露了出来。
  升虽然常看色情书刊,但如今一双结实的奶子出现在面前,又怎会禁得著兴奋?裤裆里的东西马上便昂首起来了。
  「真的很美呀……姊姊。」升说著,提起相机便照。「嚓、嚓……」一口气照了几张后,升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伸手去抚摸姊姊的奶子:「摸一下不成问题吧?!」
  芳看见升那样子就觉得好笑,「一面急色相……戏弄一下你。」芳想著便故意呻吟了一声:「嗯……啊!」
  怎料到升以为姊姊要醒过来,马上便跑掉了。这么一来,芳也禁不住笑起来了。
  「嘻嘻……升真呆,连衣服也不替人家穿回便走掉……」芳碰一碰被升弄得兴奋起来的乳头,笑说:「算罢……今天裸睡好了。」然后便入睡了。
  到了第二天,芳回想起昨晚的事情,也按捺不住……她决定要干点什么。
  她让升喝下了加了安眠药的汽水,然后在一旁等待……过了不久,药力发作了,升也就在客厅中睡著。芳看到弟弟酣睡的样子,淫媚地笑起来。
  「安眠药还真有效。」芳走到升的身旁坐下来,并脱下了升的短裤:「让姊姊来替你检查一下吧!」
  「呀……有根巨大的家伙呢!升。」芳一边玩弄著升的鸡巴,一边说:「看来比起那个叫披风的还要大呢!」
  虽然升已睡著,但被芳揉著揉著,那话儿便渐渐亢奋起来。男人的东西在自己手中亢奋起来是最今女人兴奋的,芳也不例外……看著自己弟弟的鸡巴昂首起来,她感到自己的下体也湿润了。
  「真难忍口……」芳很喜欢口交,精液射进口里的那刻,令到她有种征服男人的感觉,所以看著弟弟充血的鸡巴,她无法抑制自己的欲望。
  「嗯……咿……呀……」芳熟练地替升口交,手一面套动著弟弟鸡巴的下半部,舌头一面有节奏的在龟头上舔动著。
  「唔……唔……要来了……唔……」还不到二分钟,芳感到升的鸡巴战抖起来,她知道升要射了。「唔……唔……唔啊呀!!」芳加快手腕的套动,让弟弟热烘烘的精液全数跑进她的口腔里去。
  「唔……味道也不错,只是快了一点儿。」芳舔著唇边残留的精液说:「真的没法子吗?其实升是很有潜质的,只要多加训练的话……」
  「慢著……『训练』,为什么我想不到的呢?」
  芳拿著弟弟慢慢软化的鸡巴,露出了妖艳的笑容……
  (第二章)
  忘不了下午替弟弟口交的挨,芳在晚上又自慰起来。本来自慰对于芳来说只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但想著弟弟的大鸡巴,芳竟燃起了一股不寻常的性欲。
  「啊呀……嗯……呀呀……升……」
  乱伦的罪恶感,令芳的蜜穴湿润起来。没错,正因为升不是别人,而是她的弟弟,她最亲近的人,所以她才会这么兴奋……这刻,她终于明白到潋那么热衷与弟弟交欢是有这么样的原因的。
  「……升……升……我的好弟弟……啊……呀……」
  芳抚摸自己湿润的下体,想像弟弟的鸡巴,疯狂的兴奋起来。她知道自己必须干些什么……那就是勾引,并且训练弟弟来满足自己的性欲!
  既已下定决心,芳便马上行动。翌日,她在午饭后把升叫到自己的房间来,实行她的育成计划。
  「升,你认识一个唤作杨披风的人吗?」芳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刻意摆动\\r自己的美腿说。
  升看姊姊修长的美腿看得出神,随意答道:「呀……他是我的同班同学。」
  「肮话,姊姊已经把弄过他的鸡巴,也答应了让他的姊姊来尝尝你的鸡巴了。不过,他的姊姊看来认为你的鸡巴要比她弟弟细小呢!」
  芳没隐瞒的把事实全告诉升,她并没想过升会因此而讨厌自己,因为她深信自己的魅力会让弟弟把持不住。没理会升惊讶的表情,芳接著说下去:「没错,披风确是很会射精,射多少次也还很坚硬。但要比粗度的话,你绝对会比他厉害……只要再加上我的特训,你一定会比他更了不起。如何?有兴趣接受姊姊的特训吗?」
  在没让升明了事件前,芳已把要说的说完,她并没打算让升思前想后,她知道要说服一个男人,不是从理性入手,而是从性欲入手。为此,她还出了诱人的承诺:「这样吧……我让你照裸照给你的同学看吧。」
  芳这么一说,升不禁呆住:「姊姊,知道那件事了?」
  「对呀,知道了……你不是要拿我的裸照在同学面前炫耀的吗?只要你在星期六那天,替我好好的服侍披风的姊姊,我就全听你的,你想怎么照便怎么照,如何?」
  「真的吗?」
  「姊姊怎会骗你,赶快决定吧!」
  「那……那么好吧,反正我并没损失。」
  芳完全掌握了弟弟的心理。因为升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所以她只要稍加利用他的性欲与好奇心,便可以慢慢地把他控制过来。但芳并不是要把升当作性奴,她要把服侍女性的技巧都教会他,让他好好的服侍潋,当然,更重要的是要升好好服侍自己。
  「那么我们现在便开始吧!」芳一边说,一边解开衬衣的钮扣,由于没穿乳罩,一双大奶子马上露了出来。她故意摆动身体,看到弟弟腼腆的样子,她得意洋洋的笑起来。
  「今天的课题是爱抚,你那样子不行啊……来,抚摸一下姊姊的奶子。」
  在这样的情况下,任谁也会兴奋起来,升一个箭步便抓著姊姊的奶子,抚弄起来。
  「姊姊……」
  「不行呀,升……太用力了,温柔一点。」芳用心教导著升,她捉著弟弟的手,在自己的胸前游走。
  「这样吗?这样会让姊姊感到舒服,对吗?」
  「嗯……是这样了……呀……啊呀……」
  芳受到弟弟的抚摸,慢慢的兴奋了起来。升的手法并不高明,但强烈的近亲感,令芳充满快感。
  「升,很好……来,不要只是揉搓,要把乳头轻轻夹在手指间,用整个手掌包围著乳房揉搓,慢慢地抚摸……」
  听到姊姊的呻吟,升更加落力地抚弄芳的奶子。他依照姊姊的指导,有技巧地抚弄著。
  「啊……嗯呀……呀……」
  「我开始明白女孩子喜欢怎么样的抚摸了。」升自信的说。
  「真的吗?」
  「要试试吗?」升说著便开始行动。
  他用指尖用力的把芳的大奶子向上拉似的揉搓后,再以手掌温柔的包围著它轻揉。他转身到芳的背后,用双手温柔的推动著这一双大奶子,指尖不时轻弹乳头。
  「咿呀……嗯……啊呀!」芳禁不住的发出了淫声:「呀……很舒服呀……
  啊……升……用……用口舔啊!」
  「姊……」升转过身来,从芳的耳边轻吻起来。
  「升……唔呀……!」被弟弟弄得兴奋非常,芳自然地与升接吻。舌头的交缠,提高了双方的性欲,升慢慢的向芳的大奶子吻去。他用牙齿轻咬著姊姊的乳头,然后吸吮起来。
  「呀……干得很好……啊……升。」芳面红耳热的闻。
  「是吗?姊姊,我很高兴呀!」升说著,用力地咬在芳的乳房上。
  受到刺激,芳禁不住大叫:「啊呀……呀!」
  「升……呀……不要……」芳有气没力的推开升,说:「先停一下……」
  「怎么了?姊姊?」弄得正起劲,升大惑不解。
  「爱抚乳房完了……接下来,是这个……」芳说著把热裤脱下,身上只剩下黑色的性感内裤。
  看到姊姊那微湿的内裤,升不禁疯狂起来。他冲上前,就把芳按在地止。
  「怎么……升?不要……」
  没理会芳的叫喊,升撕掉了芳的内裤,用他的手指插在姊姊的小穴里探索起来。本来已很兴奋的芳,被弟弟这么一弄,立时淫水四出。升看见姊姊欢愉的样子,手指加紧钻动,芳不由己的呻吟起来:「升……呀啊……呀……唔……噢呀啊!!」
  「姊……」升把面庞靠近,开始舔姊姊的蜜穴。他一边舔,一边用手去挠芳的阴毛,以湿润的舌尖轻撩著她的阴蒂。
  升没思考如何去服侍姊姊,他只本能地去舔,姊姊每一声的呻吟,都会教他兴奋莫名。他不断地舔,直至听到姊姊哀求的声音,他才仿然大悟似的停下来。
  但那已是十分钟后的事情了。那时,芳的高潮也刚好来了。
  「升……不行……姊要来了……啊啊呀呀……呀……呀呀……啊呀!!」芳失神的嘶叫。
  在全身的痉挛过后,她无力的躺卧著。那是前所未有的高潮,芳从未想过被弟弟弄穴是那么的充满快感。
  「干得很好,升……但姊姊不行了,今天便到此为止吧!」
  「但……姊姊,我……」
  「姊姊明白,你还没发泄。来,姊姊替你打手枪。」
  芳故意的中断升的热情,她知道要引诱男人,是不可一次给他太多的。打手枪是个条件,好让升可以离去。
  芳用左手捧住弟弟的睾丸,右手抽拉。升本来已很兴奋,被姊姊这么一弄,很快便如箭在弦上。
  「呀……姊……」
  芳看到弟弟的表情,便知道他快要泄射,她故意调节速度,到升将要射精时减速,稍后再加速,反复几次才让他射精。
  「姊……来了……来……了!!」
  热烘的精液从鸡巴里喷出,射落到芳的面上。芳不著意的笑了笑,看著弟弟舒畅的样子,淫媚的说:「我们明天再来一次,好吗?弟弟。」
  (第三章)
  第二天,芳又开始了对弟弟进行特训。距离星期六还不到三天,芳要在潋的面前逞威的话,这几天是不可停下来的。幸好是暑假与父母不在的关系,让她跟弟弟可以一整天都专注在那回事上。为了要让升变成性爱高手,芳今天又开始了淫媚的教授。
  「升,你的缺点是持久力不足。所以我们今天要训练的是射精。」只穿了一件睡袍的芳坐在床上,看著赤裸下体的弟弟说:「你先自渎给姊姊看,要好好的控制,不要太快射出来呀!」
  「这……」升有点迟疑的说。
  「害羞吗?不用怕,姊姊跟你一起自慰……来,快开始吧。」
  芳说著便开始自慰起来,她轻抚著自己的一双大奶子,抚弄著乳头,为了挑起弟弟的性欲,她还故意地低吟著:「嗯……嗯呀……咿啊……升……呀……啊……唷……」
  被姊姊如此挑逗,升哪有不兴奋之理?本来软软的鸡巴马上便充血起来。芳看见弟弟因受到自己的诱惑而勃起,不禁得意洋洋起来,她娇媚的说:「升……
  嗯呀……来……跟姊姊一起自慰吧!」
  「姊姊……」看著憧憬的姊姊的媚态,升不能自制,他走到床边坐下,左手握著鸡巴,慢慢的套动著。
  「对了,一起来。」芳轻吻升的面额,然后各自自慰著。
  「嗯呀……呀……好弟弟……」
  「姊……」
  姊弟一边发出淫声燕语,一边看著对方手淫,构成了淫靡的画面。芳掀开睡袍,在那蜜穴前抚摸著。跟上次幻想弟弟的鸡巴自慰相比,芳这次更加兴奋。看到男人的鸡巴会亢奋是正常的,但淫水像停不了般涌出来,却只有在看到弟弟的鸡巴时才会。也许是相同的血在鼓动,让芳疯狂兴奋。
  跟芳一样,升也是兴奋无比。他无法相信眼前的真实……漂亮的姊姊正在跟自己一起自慰!淫荡的姊姊、晃动的乳房、温湿的蜜穴,每一样都令他兴奋,使他那根巨棒前所未有的硬磞起来。每一下套动鸡巴,他都感到自己的灵魂已飞到姊姊的蜜穴里。
  「姊姊……」升撑起下半身,尽量把鸡巴指向姊姊来自渎。
  「升……」芳见状,也分开双腿,让弟弟看光自己的蜜穴来自慰著。
  姊弟俩感受著对方身体的热气,著魔般的亢奋起来。假若有某人路见此情此景,哪管他是圣子,也一定会被这对姊弟淫秽的行为而弄得热血沸腾。
  「呀……呀……要来了,姊姊!」感到高潮的来临,升狂呼著。
  「不行,不要那么快……啊!」芳俯身上前,想制止升的动作,没想到弟弟的精液已喷到她的面上来了。「你这小鬼。」芳舔著面上那少年新鲜的精液说:「不是告诉你要忍著,不要那么快吗?」
  「对不起,姊姊。我……」升看见姊姊面上满是自己的精液,不知为何,鸡巴竟没有软下来的意思。
  看到弟弟的鸡巴在高潮过后,还硬磞磞的竖立著,芳改变了主意。她想即使不能持久,只要鸡巴还硬磞,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她对升说:「你在姊姊面前多射三次吧,那么姊姊便会原谅你。」
  「嗯,我答应你,姊姊。」升说著,手已再次在鸡巴上套动起来。
  芳用手指沾上面上的精液,放进口中吸吮著。双手同时撩动著蜜穴跟口唇,淫媚的呻吟著:「啊呀……嗯……呀……升,来吧……在姊面前发射吧!」
  「姊……」升加快速度,疯狂的套动鸡巴。同时,芳也快速的摩擦阴部。
  「呀……呀……啊呀,我的好弟弟呀!」
  「嗄……嗄……姊姊……」
  「呀……啊呀……看到姊姊的淫水吗?全是为你而流的呀!……啊嗯!」
  「姊……我也要把我的精子全给妳了!」
  「……呀……嗯,要来了吗?」
  「快……快要……来了……」
  「来……呀……要全……射到……姊姊的……奶子上……!」
  「乱……来了!!!!」升站起来,把精液射到芳的乳房上。
  「嗯……啊!」
  芳把弟弟的精液涂抹在自己的胸部上,低吟:「再……来……」
  「乱……姊姊!」十分钟后,升射出了今天的第四发。但是身上已满是精液的芳却像未曾满足的样子。
  「不行了……姊姊今天停一下,好吗?」升呼著大气地闻。
  「不,你还可以的。」芳握住升软化的鸡巴说:「让姊姊来吧!」
  芳说著开始替升口交,她慢慢含入弟弟的性器,不深不浅的让舌头刚好盖住\r鸡巴的一侧,双唇围绕鸡巴向外一点的茎被动,同时用手握住他余下的茎陷套。虽然左右扭动头胪,但舌头始终覆在升的鸡巴的边缘舔著。
  「姊……」被姊姊这么一弄,升的鸡巴果然再昂首起来。芳于是快速地上下搓动弟弟的阴茎。她故意发出几声湿润的「啧啧」声,好让升神魂颠倒。
  「呀……呀……」升享受姊姊为他引来的快感。
  慢慢地升达到高潮:「姊姊……」他希望芳的嘴最大程度地含住他的鸡巴。
  但芳却只轻舔他龟头的最外缘,大程度刺激他的快感,增强他高潮。
  芳用拇指摁住弟弟鸡巴的最根部,堵住精液前进通道,防止了弟弟射精。升抽搐著,作出射精的条件反射,但精液却没法子滑出来。芳一面努力吮吸他的鸡巴,一面延迟他的喷射。
  过了三十秒,当芳最终允许它射出时,升的精液终于长久而强烈地喷出。
  「啊……!!!!!」升尝到前所未有的兴奋。
  芳舔著从口角溢出的精液,说:「喜欢吧?明天便让你插姊姊的穴吧!」
  然后,姊弟俩又开始了淫靡的新一天……
  (第四章)
  星期四,杜凯芳跟弟弟出外吃过晚饭后回家。才刚到家门前,升已按捺不住了,要与姊姊拥吻。
  自从芳引诱升开始,姊弟俩已沉沦在性爱的欲海中,乱伦的渴望就像烈火燎原似的,很快便完全占据了姊弟二人的生活,芳也没想到与弟弟乱伦是那么愉悦的。现在她的心情,与其说要在潋的面前逞威,倒不如说她想得到弟弟的肉体。
  心里的欲望,现在正要把芳推进堕落的地狱之中……
  「唔……弟弟,先进家中,不然会给别人看见的。」芳半推半就地一面与升拥吻,一面把大门打开。
  「姊姊……」升没理会姊姊的声音,双手开始在她身上不规矩地活动起来,「砰」的把大门关上,升马上把芳压倒在地上,与她激烈地湿吻著。
  「唔……唔……」姊弟俩从对方的口里感到爱欲点燃。
  「呆子,」芳轻轻的推开升,面泛红的说:「一听到给你干便那么兴奋。」
  「因为姊姊著实的诱人……」升在芳的耳边轻声说著的同时,开始轻吻她的耳朵及脖子。
  被弟弟这么一说,芳心里暗自欢喜,伴随著的轻吻,更慢慢令她动情起来,「升……」芳轻抚升的头发,说:「快来吧!」
  「嗯,马上来了。」升解开芳上衣的钮扣,从脖子一直轻吻至胸前。双手揉搓奶子的同时,扳开了她的乳罩,看到姊姊那一双粉红色的乳晕,升不禁动容:「姊姊真美……」
  双手揉搓姊姊奶子的同时,升继续的往她的腹部吻下去,用鼻子掀起裙子,升的舌头开始在芳的内裤上打转。受到升的抚弄,芳的淫水慢慢的从内裤里渗出来。
  「很好……升,舌头要再用力的挤压……唔呀……对了,是这样……啊呀!
  很舒服……呀呀!」芳在享受之余,仍不忘教导弟弟。
  含著姊姊的阴蒂舔动,升一边舔,一边用手去挠她的阴毛,看到姊姊舒服的样子,升加倍兴奋,他用手指轻轻插入她的阴道内搅动,不绝的淫水沾湿了他的手指。听见姊姊的呻吟,升觉得很有满足感,为了让姊姊更大声的叫喊,他一手伸上去抓住芳的大奶子来舔,另一手则钻进芳的蜜穴里乱拨。
  「呀……呀……嗯呀啊……啊呀!」给升这么一弄,芳的呻吟声更大。
  感受到姊姊的兴奋,升却忽然在此时停下来。下体给弄得半痒半痕,芳不禁呻苦:「姊姊很痒……升不要停……舔姊姊的穴……快来……」
  「姊姊……让我插穴,好吗?」
  「这么快?」
  「我已按奈不住了!」升说著,从裤裆里掏出自己的鸡巴。
  看到弟弟那微红色的粗壮鸡巴,芳不禁动情,巴不得马上把它挤进自己那痕痒的蜜穴中。终于,在欲火之下,芳伸手抓著升的鸡巴,说:「那么,来干姊姊吧……」
  「姊姊!」升兴奋莫名,一把子的就把鸡巴插进芳的蜜穴中。
  「乱……啊呀!!」芳狂呼起来:「升……呀……很粗……呀啊……乱……
  很……粗……呀……」
  升摆动腰部,让坚挺的鸡巴在芳的水洞里进出,一下一下的肏著姊姊的穴。
  芳虽不断流出爱液,但那腔壁仍紧紧的吸著升那巨大的鸡巴,让升感到无比的快感。
  「姊姊的穴很温暖。」升说著,用力把腰一挺,将鸡巴深深的插进芳的蜜穴中。
  没顶的鸡巴为芳带来片刻的战抖,让她不自禁地低吟起来:「好棒……嗯呀……升……」
  芳配合升的动作而扭动著腰部,弟弟每一下的肏穴都让她感到全身酸软。男人的鸡巴不是没尝过,但一想到在自己的穴内进出的是弟弟的鸡巴,芳不知怎的感到特别刺激兴奋。没错,因为对方是每天相见、但又从未想过作为性爱对象的亲人,所以芳才会血脉沸腾。越是禁忌的游戏,就越令人感到兴奋。
  当弟弟的鸡巴在淫穴内一进一出之间,芳也会溢出更多的淫水;互相摩擦的耻毛,宛如火上加油,让姊弟的惜更加高涨。插穴的「啾啾」声,令客厅充斥著淫欲的味道。
  「乱呵呀!!!」随著弟弟的抽动,芳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很……很厉害……啊呀!升……你让姊姊感到很舒服……乱啊啊呀!!」
  「是吗?那么再快一点吧……」
  「呀噢!啊呀呀!呀啊……我的好弟弟……乱啊……再用力点……呀呀……
  啊!再用力点啊……呵……呀呀呀啊!!!」
  「姊姊!姊姊!!」
  「乱呀……啊啊……噢……不行了……升,姊要来了……受不了呀!!!」
  被弟弟不断的插穴,芳的身子软下来,她感到高潮将近:「嗄呀呀……来……了……来了……呀呀啊!!」
  「姊,我也要出来了!」
  「啊……呀呀呀呀呀呀呀!!!!!!!!!!!!!!!!!!」姊弟二人同时狂呼。
  升抽出鸡巴,把白浊的精液射到姊姊的腹部,直至最后一滴精液都沾到姊姊身上。升全身瘫软,他伏在芳的胸脯上,深深的呼气:「嗄……嗄……」
  「升,让姊姊替你清洁吧。」芳说著转过身来,用口含著弟弟缩小的鸡巴,然后在嘴内舔动著。令人惊讶的是,芳感到它又慢慢地膨胀起来,膨胀得让芳的嘴巴无法处理。
  「嘻,又变大了。」芳用双手握著升的鸡巴失笑:「还想再来吗?」
  「嗯……我想再干一场,姊姊。」
  芳抹掉升额上的汗水,温柔的说:「只可再来一场呀,小色鬼。」然后姊弟俩又度过了淫靡的一夜。
  第二天,芳为了让升能在潋前扬威,要他好好休息,两人于是过了这星期来最平静的一天。
  星期六很快便来临,受过姊姊特训的升把潋弄得死去活来,芳也因此而扬扬得意。
  「嗄……嗄……芳,你的弟弟果然很厉害……我服输了。」
  「当然了,他是我的好弟弟。」看著潋的穴上满布弟弟的精液,芳深感到自己是胜利者。
  「我以后也可常来作客吗?」
  「不行……他是属于我的!」芳说著,走前轻抚升的鸡巴。
  本已无力的鸡巴,在姊姊的抚弄下,又再抬起头来。二人互相对视,淫笑起来。
  然后芳与升,姊弟二人像著魔般,每天都过著堕落淫荡的生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