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魔霸41~45》

  第四十一章神秘帮派杨小天有意将肌肉发达的胸膛贴紧奶奶凤姿伶涨鼓鼓的富有弹性的玉女峰极力挤压著,弄得凤姿伶心慌意乱,春兴萌发。在加上杨小天的魔手已经开始在凤姿伶的背部游走,另一只手已经有后腰处渐渐下滑,来到凤姿伶浑圆的娇臀,入手的感觉让杨小天抓狂起来,那是多么的充满著弹性和翘挺啊,让杨小天这个色魔不由在上面加重了力度,而那火热的兄弟应该到了史无前所的暴涨状态,直接冲进来凤姿伶的双腿的神秘之处,顶在了凤姿伶的桃源。
  而上面,当杨小天想要继续用力吸时,凤姿伶已经感觉到口中有些生疼了,丁香妙舌在杨小天嘴中挣扎著直欲收回,但是无济于事。凤姿伶看著孙儿杨小天没有停止的意思,急得使劲哼哼,头左右摇动,又用手抓拧住杨小天的后背。
  见到奶奶凤姿伶的动作,杨小天才张开嘴放开奶奶凤姿伶的舌头,凤姿伶傲挺的山峰不住的起伏,口中不停地喘气,温热清香的呼吸喷在杨小天脸上,让杨小天感到特别的舒服。
  再观凤姿伶,她那白嫩的香腮已经是晕红艳丽迷人,深邃清亮的媚眼异彩闪耀凝视著孙儿杨小天,口中娇嗔道:「天儿,你吸得奶奶舌头都疼死了。」
  杨小天尝到凤姿伶丁香妙舌的美味,还没有从先前的销魂中回过神来,听到奶奶这么说,口气里面丝毫没有生气,于是说道:「奶奶,再亲一次好吗,我刚刚才品尝到你嘴中的甜味,你怎么就推开我了?」
  奶奶凤姿伶羊脂白玉般的玉靥隐含春意,秋水盈盈的美眸娇媚的看著孙儿杨小天嗔道:「奶奶嘴里又没有糖,哪有什么甜味啊。」
  见到奶奶凤姿伶风情万种的娇嗔模样,杨小天神情陶醉地道:「奶奶,你那比糖不知好吃多少倍,你的嘴唇和舌头柔美软润,芬芳甜蜜,更有一种无法比拟的温馨味道,亲著亲著就像慢慢啜饮浓醇又不失清怡的美酒,晕淘淘火热热又轻飘瓢的,连心都醉了。」
  凤姿伶听见孙儿杨小天如此说,芳心感觉无比的甜蜜,她顾盼生姿的明眸娇羞的看了一眼心爱的孙子杨小天,腻声道:「你呀,就是会骗奶奶,奶奶怎会如此甜,怎么我自己不知道。」
  杨小天坏笑道:「奶奶自己又没有尝过,当然是不知道了。」
  奶奶凤姿伶娇声道:「算奶奶说不过你……」
  「那就让我再亲一次,好吗?奶奶,我的好奶奶。」杨小天央求道,奶奶凤姿伶的模样已经告诉杨小天,马上就要成功了,他当然不会放弃这么一个大好的机会,他要奶奶凤姿伶也成为自己的女人,就和师娘方玉慧那样,只是我杨小天一个人的女人。
  凤姿伶欺霜塞雪的香腮粉红恍如桃花绽放,听完孙儿杨小天的央求后,凤姿伶娇羞地微闭秀目,仰起脸将嫣红的樱桃小嘴送上,这一次可就吻的比上一次还要悠远长久,凤姿伶任是呼吸迫促,香舌酸疼,脸儿酡红,小鼻扇儿急速地张合,她却丝毫也不作挣扎推拒,就那么温顺的配合著爱孙杨小天,任由孙儿杨小天紧紧的拥抱著自己,任他吮吸著,她要让孙儿杨小天亲个够吻个足,或许她还不知道,杨小天不但要把她亲个够,吻个足,更要摸个够,因为杨小天在亲吻奶奶凤姿伶的同时,那一双魔手已经在凤姿伶的身后更加卖力的游走起来。
  对于凤姿伶来说,或许两人在先前嘴唇接触的那一瞬间,凤姿伶就已经迷失了,她不再当杨小天是她的孙子,而杨小天也不再当凤姿伶是自己的奶奶,两人都把对方当成了情侣,只有情侣夫妻,才会这么肆无忌惮,才会这么柔情似水。
  好一阵子,杨小天才满意地将嘴唇移开,凤姿伶情意绵绵地看著他道:「亲够了吗?」
  杨小天笑道:「怎么会够啊,就算是这一辈子也是亲不够的,奶奶你的舌头真甜,以后我还能这样吻你吗?」
  凤姿伶粉腮热红,媚眼含春的点了点头,檀口细开轻柔地说道:「嗯,可以,只要你乖。」说话的同时,她感觉那杨小天那火热已经顶进了自己的双腿之间,那乱跳著不断撞击著自己的桃源,凤姿伶的芳心羞得砰然跳动,娇靥涨红,因为她已经感到贴身亵裤已经被春水打湿,自己竟然在刚才的接吻中泄身了,想起方才那一幕,她的芳心更加砰砰乱跳,娇靥已经滚烫发热,而孙儿那火热的东西,正在她羞涩的同时,又加大了一下力度撞击著她的桃源,她实在是受不了了,只好颤声道:「天儿,放开奶奶吧,奶奶受不了了。」
  「孙儿不想放开奶奶,因为这样孙儿觉得特别舒服,奶奶什么地方受不了了,让孙儿帮帮你吧。」杨小天说完,孔武有力的双臂停止了在奶奶凤姿伶身上的游走,改为环绕著奶奶凤姿伶,这一下,让凤姿伶身子无力的虚软下来,这种感觉让她一时之间内心里产生一种莫名的冲动,便随著这种冲动的是一种强烈的禁忌快感,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杨小天的一只手就从后面来到了凤姿伶的胸前,著实的隔著衣服握住了凤姿伶胸前浑圆饱满的山峰,这瞬间的变化,让她刚要出声阻止,嘴又被杨小天给堵住了,杨小天再次激烈的贴紧著奶奶凤姿伶的唇,鼓胀的下体热切的摩擦著奶奶凤姿伶的桃源,这熟悉又陌生的被侵犯感,让凤姿伶一阵昏眩,慢慢的放弃反抗。
  这一边,祖孙两人已经快要冲破禁忌和世俗的束缚,坠落情欲的深渊,另一边呢,也就是先前制造噪音的一边,声音已经开始慢慢的小了起来,正如杨小天所想,这边的确是两个女人,两个美艳的女人,两个美艳充满韵味的女人。
  两女均是江湖中最近新升起的神秘门派幽灵门的女人,幽灵门的结构主要分为内外两部分,内府乃是门主的内宫,设置有一后两妃三嫔九美人以及宫婢下女和一些内侍,其中传闻阴后就是百年前威震武林的九天魔女梦纤纤,其下的是贵妃为灵妃幽灵仙子赵雅丽、淑妃玄悲圣女薛曼芸,至于三嫔九美人以下此处暂且不不提,幽灵门崛起特别迅速,短短的半年时间,就在江湖中打响了旗号,声势足以同八大家族抗衡,而且由于幽灵门做事神秘,其门主到底是何人,无人知晓,至于阴后九天魔女梦纤纤,也是由魔门邪派阴癸派的继承人,武功超强的绝世魔女婠婠口中所说,至于此事是否真实,还有待查询,要知道,九天魔女梦纤纤比魔女婠婠的师傅一代阴后祝玉妍出名更为早,而且传闻九天魔女梦纤纤是两百年来,最杰出的魔门女性。
  而在杨小天寝室旁边的一个寝室发出销魂之声的,正是幽灵门的两大贵妃灵妃幽灵仙子赵雅丽和淑妃玄悲圣女薛曼芸。
  淑妃玄悲圣女薛曼芸的身体修长秀美丰满高挑,单薄的罗沙下是丰满坚挺的山峰,随著她的呼吸而轻轻地颤动著,浑圆的美臀向上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双腿修长匀称,一股成熟的气息弥漫全身。虽说为邪派幽灵门的贵妃,但是整个人充满了圣洁端庄的迷人高雅气质,此时她的神情温柔恬静,但举手投足间又是那么的风情万种,那么的具有女性成熟的妩媚媚力,那种颠倒众生的绝美风姿和优雅贤淑的气质不得不让看见她的心而动心,那张毫无瑕疵的美脸上,丝毫看不出她的年龄,既有少女的清纯,又有熟妇的韵味。
  而旁边的灵妃幽灵仙子赵雅丽,一头乌黑的如云秀发高高挽起,秀丽的螓首下露出一段粉嫩修长的玉颈,肤若凝脂、一身雪白飘柔、薄如蝉翼的裹体轻纱将她挺突俏耸的山峰和纤细小巧的柳腰紧紧的包裹起来,若隐若现的轻薄亵衣紧束著一双高耸入云的山峰。刚一被店小二带进屋后,就将外衣脱去,此刻的她,可以说穿的极为的袒露豪放,修长的粉颈,深陷的山沟,紧束的纤腰,高起的隆臀,白里透红的冰肌玉肤,绝对让人过目不忘,教人想入非非,周身所散发的成熟的风韵绝非一般青涩少女所能比拟的。
  第四十二章魔门双妃两女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奉命前往洛阳办事,在用过晚膳后,吩咐店小二收拾好房中的一切,灵妃幽灵仙子赵雅丽她那双如精灵一样闪动的美眸望著淑妃玄悲圣女薛曼芸,赵雅丽那美眸简直就是上天美好的恩赐,如秋水如天上繁星璀璨般迷人。
  「曼芸,终于快到洛阳了,我们也好歇息了。」灵妃幽灵仙子赵雅丽一边说著,一边缓缓地从凳子上面站起来。
  随著她的起立,她身上的那一袭轻薄亵衣也随著在缓缓地脱落,先是雪白的粉颈,继而是粉藕一般的玉臂,然后胸前两个雪一般白的玉球,只见那两团肉块是那般的丰满坚实暴挺,少女处子是绝不能与之媲美;轻纱一过酥胸,己是绝无迟滞,悠悠地飘落地上,终于灵妃幽灵仙子赵雅丽的裸体袒裎于淑妃玄悲圣女薛曼芸的面前了,那平坦的小腹,白皙而修长的玉腿,没有一处不美,没有一处不充满著诱人的魅力,最妙的是在她那平坦的小腹之下,微微隆起三角地带,上面竟是寸草不生一毛不长,雪雪白白的,就在她两腿之间的交叉处,两边的肌肉相互地挤压著,一条密秘的小肉沟清晰可见,一直向著两腿之间延伸至她那不为人知的秘处……
  淑妃玄悲圣女薛曼芸看著赵雅丽的动作,那圣洁端庄的面容发出淫荡的笑意,也从凳子上面起来,轻解罗衣,淑妃玄悲圣女薛曼芸胴体有著精致细腻的肌肤、玲珑丰满的身段,于柔媚中带著刚健婀娜,在昏暗的火光下,更显得洁白晶莹,光滑圆润,修长双腿如白釉般细滑的肌肤,覆盖在既坚韧又柔嫩的腿肌上,形成柔和匀称的曲线,她的臂部丰满非常诱人,两股之间有一条很深的垂直股沟,外形曲线富于女性美,一双莲足只手可握,幽香熏人,真是美不胜收,引人遐思,胸前白嫩的山峰浑圆丰润,玉峰因为细腰的缘故,使山峰看来格外的硕大,中间的一条深沟清晰可见,双峰虽然傲人丰满,但却极为坚挺,没有一丝因为大而下垂,反而略有些上翘,十分的有弹性,峰头和峰晕呈现成熟的红色,渐渐溶入山峰的颜色之中,小腹平坦坚实,神秘的双腿之间被丝丝芳草遮掩住,浑身上下散发出淡淡妇人的幽香。
  赵雅丽走了过来,一下将薛曼芸抱住说道:「曼芸,今天晚上我们好好的玩一玩。」
  薛曼芸同样的紧紧的将赵雅丽团团抱住说道:「快点吧,我都更不及了。」
  那脸上淫荡的表情和先前那圣洁端庄的表情完全已经是两个人了。
  「呵呵,想不到你比我还著急。」赵雅丽风骚的说道。
  「能不著急吗?出来这么久了,我们一次也没有欢好过。」薛曼芸的手抚摸著赵雅丽浑圆的娇臀说道。
  言谈之间,两个女人已经互相将对方遮掩身体的障碍物解除了,两具光溜溜白生生赤条条的身体紧紧地靠在了一起,薛曼芸用双手捧著赵雅丽的美丽的光洁的脸颊说道:「好漂亮的面孔呀,真是怀念啊。」说完就将自己红殷殷的嘴唇吻了上去。
  赵雅丽拍打了薛曼芸高翘嫩白肥腻的美臀一下嗔道:「你这个急色鬼,看把你急得……」原来薛曼芸动作非常迅速的已经从赵雅丽的额头吻到了嘴唇,而且双手的动作也不慢,从赵雅丽光滑玉白的脊背悄悄地抚摸到了两个饱满尖顶的山峰上。
  两张娇艳的嘴唇紧紧地连接在了一起,舌尖一触即分,随即又绞缠在了一起,口液也混合在了一起来回地流动著,四只手四条腿同时也开始运动起来。
  薛曼芸一边吻吸著赵雅丽的甜美口中的津汁,一边将两只手的用处挥发到了极致,左手搁放在赵雅丽那两个半圆形的肥美的白白的嫩嫩的香臀的正中间,五个手指来来回回地进入后花园中寻幽探胜,使得菊花瓣连续不断的抽缩著和扩张著,右手则在赵雅丽身体上那两个肥大饱挺的山峰上面来回地揉捏著,不时地让两座巍峨的圣母峰变化著形状。
  赵雅丽同样一边品味著薛曼芸口中的香甜,一边用修长肥美的大腿将她紧紧地夹住,两只玉手分工合作,左手将薛曼芸的洁白的平滑的背脊轻轻的托住,右手在她那平平的小腹处不断的向下移动,手指头狡猾的在肚肌眼和黑草地两边游走著。
  「啊……雅丽……我好想要呀……」终于紧紧相连的两口艳丽的红唇分开了,两个情欲都被挑弄起来了的美艳女人同时呼出了一口长气,然后就听见了薛曼芸那娇嫩嫩腻稀稀的话语声。
  「嗯……曼芸……我们来吧……」赵雅丽点了点头,两人就这样互相携抱著移动到了房间里的床榻上,这是多么的香艳多么的诱人啊。
  一碰到床榻,两个情动欲生的美貌娇艳眉目含春的女人立即翻滚在了一起,四只修长纤细的手臂开始了各自的袭击,将对方身体中的各个敏感点用最快的速度开发出来,全身上下不一而足,乳波臀浪,嬉笑欢欣,淫津浪液,欲汁情浆,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将床榻变成了春情勃发的征战之地。
  最终两个美艳的欲女又安静了下来,两人同时将自己那嫩白肥硕大腿分开了,露出了平时被茵茵芳草遮挡著的神秘的女人的圣地,当然,灵妃幽灵仙子赵雅丽那圣地是没有芳草遮挡的。
  薛曼芸将肥肥的白白的嫩嫩的屁股高翘起来,两条白生生肥腻腻的大腿大大地张开,半跪在床榻上,身体前倾,一对勃发的白嫩中透出红晕的乳房悬吊著,头颅埋入了赵雅丽的两条大腿中间,红红的舌尖悄悄地亲吻著她那已经淫水霏霏,透著红灿灿的光彩的水帘洞,一进一出,一出一进让赵雅丽呻呤出了声音,并且两只玉手继续忙碌著,左手擡著赵雅丽的两条因为角度显得更加修长笔直的玉腿抚摸揉捏著,右手则在赵雅丽的乳房上掐捏揉抓。
  平躺著的赵雅丽一边享受著薛曼芸的服务,一边也为薛曼芸服务著,上半身向上擡挺著,以便于让薛曼芸玩弄戏耍,眼睛近距离的观测著薛曼芸白肥嫩腻的屁股以及沾满了湿润的露水的片片黑森林,当然她的舌头也没有闲著,同样进行著清理薛曼芸的美丽的桃花源的宏伟的工程,一样的两条手臂也没有空闲著,左手一边梳理著薛曼芸那黝黑光润的大片阴毛,并且间或捏揉一下因为情欲而增大的红亮亮的阴蒂;右手则从边缘翻越到了肥臀的中央去进攻那明显因为性欲勃发而收紧了的花瓣去了。
  身体在不断的泛出赤红的色彩,两个被情欲充满了头的女人对于一切都没有感觉了,所有的仅仅是自己眼睛所看见的对方。
  似乎是体力不支的缘故,两个女人突然之间又一次的转换了体位,这一次轮到了薛曼芸平躺在床榻上了,而薛曼芸则几乎完全的采用了赵雅丽刚才的姿势,但是还是有一些不同,她的两只玉手并没有重复赵雅丽方才的动作,反而伸到了赵雅丽没有芳草的什么神秘之地,轻轻的将赵雅丽的阴部慢慢地扳开,平时隐藏在大阴唇里面的小阴唇和阴道口都呈现在了她的面前,红殷殷的嫩肉布满了蜜汁,看得她口水直流。
  当然赵雅丽的双手同样的也扳开了薛曼芸的阴部的大阴唇,看著淫水泛滥的嫩红娇艳的桃花溪,她没有半点的犹豫,手指头直插而进,温热潮湿的迷宫呈现出了不一样的风情,抽插揉捏,手指发挥了男人的阴茎不能全部做出的功能。
  「嗯嗯」的高呼低呤声同时传了出来,原来薛曼芸也将手指头插进了赵雅丽的阴道中,两个虚鸾假凤的女人发出了情欲的呐喊,同时也感到了体内的空虚。
  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阴道的容纳极限在不断的扩大,但是限于手指的长度,无法进入更远的距离是两个已经被欲火情熖控制了的美艳女人最大的遗憾。
  「雅丽……快进去一点呀……」薛曼芸一边不断的扭动著自己那如同水蛇一般的腰肢,一边用她那可以媚惑人心的娇滴滴的话语催促著。
  而赵雅丽同样的扭动著自己那丰满动人的娇嫩美躯,以便于自己的花道能够容纳更加粗壮的物件,因而说道:「曼芸……你也快进去一点嘛……我也想要啊……」这声音比起薛曼芸也差不了多少了。
  就这样,两个漂亮美丽的女人互相藉慰著互相取悦著,让这房间充满了春的气息,充满了爱的滋润,充满了情的真谛,春情在房间中蔓延,欲火在房间中喷发,淫靡的气氛在房间中挥洒,好一幅平时难以看见的双凤嬉戏图呀。
  这一边的声音逐渐的小声起来,另一边的祖孙才刚刚开始,这禁忌和世俗的束缚终于要被打破了,杨小天见到奶奶凤姿伶并没有多大的反抗,于是用手快速的解开凤姿伶的上衣,最后连肚兜也飞走了,让隐藏的双峰瞬时绽现。
  下面杨小天将火热的小兄弟收回,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充满了魔力的大手,杨小天直接开始向奶奶凤姿伶双腿之间的桃源发起了进攻,手伸进了奶奶凤姿伶亵裤里面,把亵裤脱了下来,中指直接来到桃源搓弄著花瓣,没二下奶奶凤姿伶的春水就流了出来,这时凤姿伶还想把杨小天的手拨开,杨小天哪里可能让自己的手被搬开呢,一手抓著奶奶凤姿伶的手,一手往深处进攻,二根手指来回抽插著桃源,姆指搓弄著桃源,渐渐凤姿伶也随他摆布,亨受著杨小天的亲吻及爱抚。
  杨小天一边亲吻著奶奶凤姿伶甜美的香唇,一边用手解开奶奶凤姿伶的衣服,凤姿伶此时已变成半裸了。
  杨小天看著奶奶凤姿伶的皮肤白嫩的没有皱纹,双峰硕大丰满坚挺,不见一丝下垂的感觉,两粒红色的峰头十分的诱人,真不相信这是四十七岁的人的身子,可想而知,奶奶凤姿伶平时保养得是多么的好。
  凤姿伶缩成一团,口中断断续续发出一声声呻吟,蜷伏在孙儿杨小天的怀里,可见她春心荡漾,满脸通红,一双微红美目,痴视著杨小天。那眼神深含著渴望幻想焦急的混合,胸前起伏不定,双峰一高一低的颤动著。或许,现在在凤姿伶的眼前,杨小天已经不再是她的孙儿,而是她的男人了,由于先前杨小天的三管齐下,将凤姿伶压制的火焰已经完全的勾引了出来,在这床上,再没有奶奶和孙儿之分,有的只是两个被情欲之火燃烧著的男女。
  凤姿伶再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双手抱著杨小天的脖子,主动的伸出舌头来,和杨小天热吻在一起,她的火热舌头一碰到杨小天的舌头,就像干柴碰列火,更是猛烈无比。两人就这样拥抱,一边热吻,一面互相抚摸起来。
  渐渐的,杨小天已经不再满足,他离开了奶奶凤姿伶香艳的红唇,慢慢将头移到凤姿伶的胸前,大嘴一口就含上了凤姿伶的山峰,杨小天轻咬著峰点,舌尖在峰晕上游走,他轻挑的前戏,使凤姿伶感到花蕊渗出蜜汁,不禁羞愧难当,双眼紧闭不敢睁开。
  第四十三章内气结合接著,在凤姿伶半就半推之下,杨小天终于把奶奶凤姿伶最后的防线亵裤裤脱下,只见凤姿伶小腹平滑,肥隆的桃源上生满一大片浓密乌黑的粗长芳草,杨小天感觉到奶奶凤姿伶的身材实在是太漂亮迷人了,奶奶凤姿伶的身材真是令人炫目,雪白而透红细腻的肌肤,无一点瑕庇可寻,结实而玲珑的山峰在起伏不定,均衡而曲线玲珑的身材,平滑的小腹,修长浑园的大腿,更是上天的杰作,令人遐想的三角地带,更是神秘,像深山中的幽谷,浅沟清泉,从上面滑过,亮晶晶的,一闪一闪更是蔚为奇景。
  杨小天看得有些冒火,火焰大盛,疯狂搂住奶奶凤姿伶那曲线玲珑的娇躯,而此时凤姿伶那浅沟的泉水,象洪水般的流个不完。
  杨小天连忙把自己也脱个精光,一条大鸡巴高高翘起,紫红光亮的挺立在奶奶凤姿伶面前,直看得凤姿伶心中乱跳个不停,肥穴里面不停的流出骚水来了,杨小天的大宝贝高翘硬挺,青筋暴露,使她心中又怕又爱。杨小天把奶奶凤姿伶搂抱在怀,从床上起来,一同坐在床边,一手抚捏凤姿伶的肥乳和那红色的奶头,接著低头用嘴含住奶奶凤姿伶另一粒大奶头吸吮舔咬著,一手指也插入了凤姿伶那两片多毛肥肥胖胖的阴户肉缝,扣挖的搞弄著,凤姿伶湿淋粘滑的淫水流得杨小天一手。
  凤姿伶被杨小天摸奶、吸咬奶头及扣挖阴户,三管其下的调情手法,弄得浑身颤抖、媚眼如丝、红唇微开的呻吟喘息,周身火热、酥麻酸痒集于全身,欲火如焚难受死了,连忙按住杨小天的双手道:「天儿……你停停手……我被你弄得难受死了……」
  「奶奶,你是哪里难受呢?」杨小天推开她的双手,继续摸弄,这个时候,他可要是要抓紧时间挑逗了。
  「我……羞死人了……我不好意思说嘛……你知道……还故意逗我……」凤姿伶哪里肯说出来这么羞人的话,只好断断续续的呻吟著。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我亲爱的奶奶。」杨小天继续逗弄道。
  「你真坏死了……我被你挖得痒死了……我要你……给我……」凤姿伶羞得说不下去了,一只玉手握住杨小天的大鸡巴主动的套弄起来,看来她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才会忘记一切,投入在禁忌的快感之中来。
  这不握还好,一握凤姿伶才感觉到孙儿杨小天的鸡巴好粗好长,自己玉手一把都握不过来,真像条烧红的铁棒一样又硬又烫,吓坏人了,凤姿伶心想,等一下被孙儿插进自己的大穴里面,不知是何滋味?想到这里,凤姿伶感觉自己小穴更加湿润起来,这孙儿的大鸡巴可不是常人能够比的,那长度那粗度,看到就可以让女人欲仙欲死了,更何况插进去,那是多么的销魂啊。
  见到奶奶凤姿伶主动拿起自己的大鸡巴在套弄,杨小天知道奶奶凤姿伶已经被自己高超的调情技巧挑逗得难以忍受了。
  终于,到了实质性接触了,于是杨小天把奶奶凤姿伶推倒在床上,使她的肥臀靠近床边,双手挽住她肥润的大腿向两边分开,自己则站在她的双腿中间,来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挺起大鸡巴对准凤姿伶粉红色的肉洞,腰部一用力,「滋」的一声,大鸡巴齐根没入,大龟头直顶到她的子宫口。
  「哎呀……顶死人了……我真受不了……啦……」杨小天的大鸡巴一进到凤姿伶的蜜穴里面,鸡巴和阴道的摩擦就让凤姿伶情不自禁的呻吟来,由于杨小天的鸡巴实在太大,刚进到凤姿伶的小穴后,多少让凤姿伶有一些受不了,杨小天连忙扑在奶奶身上舔弄著奶奶浑圆的乳房,待到奶奶凤姿伶受不了小穴内的瘙痒自动摩擦起来后,杨小天才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来,接著,杨小天开始变化各种抽插的方式,直撞得奶奶凤姿伶扭腰摆臀,上挺上摇,口里淫声浪语的哼叫,淫水像缺了堤似的,一直往外猛流,从屁股沟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
  「啊……你害死我了……好天儿……哎呀……我要泄了……」凤姿伶的叫声越来越大,骚水越流越多,全身颤抖,媚眼半睁半闭,汗水湿满全身,粉脸通红荡态撩人,尤其雪白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摇摆上挺来迎合著杨小天的抽插。
  杨小天低头看看自巳的大鸡巴在奶奶凤姿伶的阴户里,进进出出的抽插时,奶奶凤姿伶那两片多毛的肥厚大阴唇及紫红色的两片小阴唇,随著大鸡巴的抽插,翻出缩入的,真是过瘾极了,再看奶奶凤姿伶粉脸含春、目射欲焰,那骚媚淫荡的模样,想不到凤姿伶还真使自己销魂蚀骨,迷人极了。杨小天看得心神激荡,大鸡巴在奶奶凤姿伶肥穴里猛力的抽插,又翻又搅,又顶又磨,撞得凤姿伶大叫。
  「好天儿……小乖乖……我被你……顶死了……你真厉害……顶得奶奶……好舒服……好痛快……我……啊……我……又泄了……喔……」一股热液直冲龟头,紧接著子宫口咬住杨小天的大龟头一收的猛吸猛吮,使杨小天舒服的差点要射精了。杨小天急忙稳住激动的心情,停止抽插,把大龟头紧紧顶住奶奶凤姿伶的花心,享受那花心吸吮的滋味。
  凤姿伶已连泄几次,全身也软瘫下来,除了猛喘大气以外,紧闭双眼静静的躺著不动,但是她的子宫口还在吸吮著孙儿杨小天的大龟头。杨小天的身体虽然没有再动,可是顶紧花心的龟头被吸吮得痛快非凡。凤姿伶慢慢睁开双眼,感到孙儿杨小天的大鸡巴又热又硬的插在自己的肥穴内,乃是满满的、胀胀的。
  凤姿伶轻轻的吐了一口长气,用那对娇媚含春的媚眼,注视了杨小天一会后,说道:「小乖乖……你怎么这么厉害……奶奶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你还没射精呀……真吓死人了……你顶得我好舒服……你真是奶奶的心肝宝贝啊……我真爱死你了……小乖乖……」
  「奶奶,你痛快过了,我可还是胀得难受死了。」杨小天此时的欲火快要到达顶点,急需要再来一阵抽插,于是又开始挺动屁股的抽插起来。
  凤姿伶粉头摇著,娇声急急说道:「小宝贝……你先抽出来……让奶奶休息一会……」
  杨小天听到奶奶凤姿伶的话,心疼奶奶的身体,于是把大鸡巴抽了出来,仰卧在床上,大鸡巴一柱擎天的挺立著,那暴露在空气之中的大鸡巴显得更加的强大。
  凤姿伶休息一会后,然后动了动身子,俯身在杨小天的腰腹上面,用一只玉手轻轻握住孙子杨小天粗大的鸡巴,跨坐在杨小天的腹下,玉手握著大鸡巴,就对准自己的大肥穴,连连坐套了几下才使得大鸡巴全根套坐尽入到底,使她的小穴被胀得满满的,毫无一点空隙,才嘘了一口大气,嘴里娇声叫道:「啊……好大……好舒服……啊……」粉臀开始慢慢的一挺一挺地上下套动起来。
  「我的小夫君……呀……你真……真要了奶奶的命了……」凤姿伶伏下娇躯,用一对大肥乳在杨小天的胸膛上揉擦著,双手抱紧杨小天。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著孙儿杨小天的嘴和眼、鼻、面颊,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动左右摇摆前后磨擦,每次都使杨小天的大龟头碰擦著自己的花心。
  凤姿伶的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急娇喘,满身香汗好似大雨下个不停,一对乳房上下左右的摇晃、抖动,好看极了。杨小天看得双眼冒火,双手向上一伸,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奶奶凤姿伶的大肥乳及大奶头再被他一揉捏,剌激的凤姿伶更是欲火亢奋,死命的套动著、摇摆著娇躯,又颤又抖,娇喘喘的。
  「啊……好天儿……奶奶……受不了啦……亲乖乖……奶奶……的小穴要泄了……又要泄给小夫君的……呀……」一股热液又直冲而去,凤姿伶又泄了,娇躯一弯,伏在杨小天身上昏迷迷的停止不动了。
  杨小天正在感到大鸡巴畅美无比的时候,这突然的一停止,使他难以忍受,急忙抱著奶奶凤姿伶,一个大翻身,将她娇美的胴体压在自己的身下,双手抓住两颗大肥乳,将下面尚插在蜜穴里的大鸡巴狠抽猛插起来。凤姿伶连泄了数次,此时已瘫痪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被孙儿杨小天一阵猛攻,又悠悠醒转过来。
  「好天儿……快……用力插……喔……好……好美……宝贝孙子……给我……啊……用力……」杨小天第一次见奶奶凤姿伶如此淫浪骚态,更加卖力的顶送,斗大的汗珠自脸颊滑落,久旱逢甘露的凤姿伶显露出痴迷淫态,手指深深的陷进杨小天的皮肤。
  「哎呀……好天儿……奶奶……再也受不了……啊……你怎么还不射精呢……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乖孙子……小心肝……快射给奶奶……吧……不然奶奶的小穴要……要让你干……干破……干穿了……我真……真受不了啦……」凤姿伶放荡的乱叫著。
  「奶奶……快动呀……我要泄了……快……」这时候,杨小天大叫出来,凤姿伶感觉蜜穴里的大鸡巴龟头在猛胀,她是过来人,知道孙儿杨小天也要达到高潮了,只得勉强的扭摆著肥臀,并用肉力使蜜穴里一挟一挟的,挟著孙儿杨小天的大龟头。
  「啊……奶奶……我……我射了……」杨小天感到一刹那之间全身好像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凤姿伶更是气若游丝魂飘魄渺,两个人都魂游太空去了,二人都已达到热情的极限,性欲的顶点,两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腿儿相缠,嘴儿相贴,性器相连,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接著,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杨小天感觉到自己的大宝贝正在奶奶凤姿伶的桃源里面不断吮吸著,而接著杨小天感觉到一股内气从奶奶凤姿伶的桃源里面被大宝贝吸入到体内,随著这份吸入,奶奶凤姿伶那深厚的内力不断和自己的体内的内力融合在一起,而凤姿伶明显也感觉到了这样的变化,想要抽身离开,可是两人的下方由于被磁铁吸引著,密不透风,正当凤姿伶因内力流失而要叫出来的时候,杨小天体内的内力居然又不受自己控制一般的想大宝贝通过桃源灌注到奶奶凤姿伶的体内,凤姿伶明显有了好转,两人静静的体会著诡异的变化,来回三次之后,两人的下身终于可以分开了,而经过了内力的相互灌注,两人都感觉到内力比之前更加的强大。
  原来,由于凤姿伶修炼的《万圣剑典》是由上古奇侠水所创,而杨小天的体内的《无字天书》是由火所创,水和火本为夫妻,之前杨小天和凤姿伶的交欢,两人体内的内力自动识别出了对方,再加上杨小天体内有《魔神邪功》隐藏著的神秘双修大法,杨小天只要同女人交欢,就会吸取女人的内气来提高自己,因为凤姿伶的内力是《万圣剑典》,所以杨小天在吸取内力之后,《无字天书》的内气又自动过度到凤姿伶的体内,让两股内气结合起来,再分散给两人,换句话说,现在杨小天已经拥有了三股上古神功的内力,再加上火龙果的保护,或许当今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够达到杨小天的高度了,而凤姿伶因为《无字天书》的内力和自己体内的《万圣剑典》的内力相互结合,功力不但更进一层,并且全身都发生了惊人的变化,这种变化是每个女人梦寐以求的,特别是上了年龄的女人,现在凤姿伶当然还不是很清楚,等一下照镜子,她就会明白了。
  两人静静的体会著这让人惊讶的变化,过了好一阵子,凤姿伶才长长的吹口气说道:「天儿,你好厉害,奶奶差点死在你的手里,先前那是怎么一回事啊?」
  在说话的同时,凤姿伶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内功比以前更加的强大,虽然这种变化让她想到以前在师门听说过的男女双修有些关系,不过也不敢肯定,所以只好问杨小天。
  杨小天想了一想,看来先前那诡异的变化肯定是和自己体内的内力有关系,虽然目前还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他感觉到自己比以前更加的强大,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于是笑道:「我也不是很清楚,或许是和我练的武功又关系吧,奶奶先前快活吗?」
  「天儿,今晚是我这一辈子才享受到满足,真是太痛快了……」凤姿伶顿了一顿,接著又黯然道:「但是你叫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奶奶又何必在乎世俗呢,只要我们开心就行了,此事你不说,我不说,也没有人知道啊,奶奶别去想那么多了,先前奶奶不是说今晚是你最满足的一晚吗,这样就已经足够了。」情欲退去的凤姿伶心理还是有一些担心,杨小天也感觉到了,所以说这话安慰著奶奶凤姿伶,他可不想只有这么一晚上的缠绵,「奶奶,你以后还要不要跟我玩呢?」
  「哎,奶奶以后真还少不了你,只要你不嫌奶奶,奶奶愿意随时侍候你,我的小乖乖……」的确凤姿伶的担心实有点多余,杨小天的话也说中了她的心,并且她也的确是被杨小天的大宝贝征服了,人在欲望之下,有的时候是很脆弱的,先前的缠绵,杨小天展示了他惊人的床上魅力,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会动心的。
  「太好了,奶奶,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杨小天笑著道,忘情的抱著凤姿伶丰满成熟的身体。
  「你啊,真是女人的克星,天生的风流种,这么小就这么厉害了,真不知道以后怎么了得,现在还把你亲生奶奶给……」说到这里,凤姿伶说不下去了。
  「给怎么了啊?」杨小天的魔手又攀上了凤姿伶美妙的山峰问道。
  「你坏,人家不说了。」凤姿伶饱满的山峰被杨小天抚摸著,又感觉有些动情了,现在两人犹如情侣一般的打情骂俏,让凤姿伶有些羞涩的嗔道,不过她实在是再也受不了杨小天会再来一次,因为她已经感觉到杨小天那火热的东西又开始产生了变化,于是继续说道:「天儿,你先说你修炼的武功,到底是什么武功啊,这内力不像是天山派的武功啊?」
  于是杨小天将最近所有的奇遇告知了凤姿伶,凤姿伶听完后暗自生奇,难怪先前会有两股内力的结合了,凤姿伶从师门知道《无字天书》的事情,也知道水和火本是夫妻,先前内力的结合,凤姿伶估计就是两股内气识别出对方来,产生的结合吧,想不到孙儿居然有如此奇遇,真是一大乐事,接著,凤姿伶又告知了杨小天一些在东方世家应该注意的事项后,祖孙两人就这么相互搂抱著,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清晨,祖孙两人从床上起来,此时,杨小天惊讶的发现,奶奶凤姿伶比以前更加的美艳动人了,口中惊呼道:「奶奶,你怎么看起来变得那么年轻啊,真的太动人了。」
  见到孙儿好色的目光,听到孙儿夸张的语言,凤姿伶不相信的穿好衣服,满心欢喜地拿过铜镜,仔细地打量了起来。
  在镜子中,连凤姿伶也几乎要认不出自己来了,只见上面的人蛾眉淡淡,一双丹凤眼勾人魂魄,绝美的脸上白里透著红润,嫩嫩的滑滑的,吹弹得破,就连以前眼尾的那几条皱纹,今天再也看不到了,那模样犹如回到自己年轻的时候,但要是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来跟她比,很可能比不过她呢,但奇怪的是,一眼望去,她人如二十多岁,但浑身所散发的气质,却有著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所无法媲美的风韵和成熟。
  杨小天见到奶奶凤姿伶的变化,从床上起来,在后面抱著奶奶美妙的身子,「奶奶,看来你变年轻很多了哟。」
  凤姿伶的变化,让凤姿伶感到惊讶,不过随即一想,自己师傅当年已经将近百岁,看上去也只有三十来岁的模样,应该是内功深厚的原因,而昨天晚上自己和孙儿两人内气的结合,增加的内力,所以自己的变化才会如此之大吧,哪个女人又不想永远保持年轻漂亮呢,凤姿伶欣喜的将铜镜放在一边,转过身子将头靠在孙儿杨小天的胸膛,那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在这房间里面,再也没有奶奶和孙子,有的只是一对情侣。
  第四十四章古城洛阳两人在屋内缠绵了一阵后,杨小天带好东方剑的人皮面具,而凤姿伶也以轻纱捂面,退房之后,准备渡江了,两人昨天晚上商议了一下,上午由杨小天单独回到东方世家,而凤姿伶下午就以拜访之名入住东方家,上午的一切,就要看杨小天的了。
  东方世家在洛阳城西,而古城洛阳,历来就有帝王之都的美誉。
  「永怀河洛间,煌煌祖宗业」,古代帝喾、唐尧、虞舜、夏禹等神话,多传于此,帝喾都亳邑,夏太康迁都斟鄩,商汤定都西亳;武王伐纣,八百诸侯会孟津;周公辅政,迁九鼎于洛邑。平王东迁,高祖都洛,光武中兴,魏晋相禅,孝文改制,隋唐盛世,洛阳自古被华夏先民认为是「天下之中」。周武王甫定江山即「迁宅于成周,宅此中国」;汉魏以后,洛阳逐渐成为国际大都市,「四方入贡,道里均」,在民族融合和中外交流上功勋卓异、光耀千秋。
  「崤函帝宅,河洛王国」,洛阳雄踞黄河南岸,北屏邙山,南系洛水、东呼虎牢、西应函谷、四周群山环抱,中为洛阳平原,伊、洛、瀍、涧四水流贯其间,既是形势险要,又风光绮丽,土壤肥沃,气候适中,漕运便利,故自古以来,先后有夏、商、东周、东汉、曹魏、西晋、北魏、隋等八朝建都于此,所谓河阳定鼎地,居中原而应四方,洛阳乃天下交通要冲,军事要塞。前朝杨广即位后,于洛阳另选都址,建立新都,新皇城位于周王城和汉魏故城之间,东逾瀍水、南跨洛河、西临涧河,北依邙山,城周超过五十里,宏伟壮观,杨广又以洛阳为中心,开凿出一条南达杭州,北抵涿郡,纵贯南北的大运河,把海河、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五大水系连接起来,洛阳更成天下交通商业的中心枢纽。
  这日天才微亮,城门开启,大批等候入城作买卖的商旅,与赶早市的农民鱼贯入城。
  而杨小天和奶奶凤姿伶渡江之后,混在人群里,大摇大摆的从容由南门入城。洛阳的规模果是非比一般小城,只南城门便开有三门,中间的城门名建国门,左为白虎门,右为长夏门,型制恢宏。
  甫进城门,初抵贵境的杨小天顿然眼界大开,只见宽达百步贯通南北两门的大街「天街」,在眼前笔直延伸开去,怕不有七、八里之长,街旁遍植樱桃、石榴、榆、柳等各式树木,中为供帝皇出巡的御道,际此虽为深冬,但街道依然装扮的桃红柳绿,景色如画,美不胜收,大道两旁店铺林立,里坊之间,各辟道路,与贯通各大城门的纵横各十街交错,井然有序。
  洛阳以南北为中轴,让洛水横贯全城,把洛阳分为南北两区,以四座大桥接连,而城内洛水又与其它伊、瀍、涧三水联接城内,使城内河道萦绕,把山水之秀移至城内,给人天造地设的浑成感觉。杨小天此时前方忽现奇景,一艘帆船在隐蔽于房舍下方的洛水驶过,从他们的角度瞧去,只是帆顶移动,宛若陆地行舟,杨小天感叹洛水宽深笔直,使洛阳别具严整调谐的气象,与自己巴蜀老家江州相比又是另一翻特色,此时天色大白,街上人车渐多。
  杨小天在洛水南岸同奶奶分手之后,就直往东方世家所在的城西而去。过了一会儿,杨小天顺利来到东方世家大院外,庭院高深,光是看正门之上的牌匾豪气飞扬的写著『东方世家』四个大字,就可以见其主人的势力是多么强大,门前守护的小兵见到东方剑(当然是易容成东方剑的杨小天),连忙上前下跪,「拜见家主。」
  「免礼。」杨小天让两个小兵起立后,将马交给其中的一个小兵,然后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就进门了,他在心里狂叫著,东方世家,我终于来了,哈哈。
  一路前进,偶尔遇见巡逻的士兵和丫鬟,见到杨小天无不下跪请安,杨小天一一招呼,有模有样,正将要走到正厅门前,杨小天发现一个绝色美妇正欣然向他走来,美妇体态轻盈,身形高挑修长,曲线曼妙,袅袅娜娜,摇曳生姿。黛眉弯弯,一双眼睛明媚秀长,晶莹妩媚,明眸中投射著清澈怡静的柔光,秀美的瓜子脸庞,精致五官搭配,简直就是上天完美的恩赐,那娇艳完美,惊心动魄;乌黑的秀发挽成了高高的云状发髻,用一根木簪绾住,简洁脱俗,天鹅般优美修长的脖子,有种难以形容的优雅风姿,肩若刀削,蛮腰纤细动人,酥胸饱满坚挺。
  身上穿著一件红色紧身的丝绸衣裙,衣服紧紧贴在身上,现出一副曼妙躯体,说不尽的诱人心醉。外面披著雪白的绒毛大衣,更显其身份的高贵,杨小天看著,不由的呆住了,她的美丽,不是凡人笔墨所能形容的,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想不到天下竟有如此尤物。
  那美妇本来打算是进大厅,但是见到杨小天往这边走来后,故转移了脚步,向著杨小天这边走来。
  美妇走上前来,脸上露出一丝惊讶道:「媳妇烟雪给公公请安,公公此时不是在京城长安吗,怎么会突然回来了?」这美妇正是东方剑的大媳妇东方鸣的妻子秦烟雪。
  杨小天惊讶著秦烟雪的娇媚,不过随即恢复了神态笑道:「长安那边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我就先回来了,你这是去哪里?」
  「媳妇打算去给婆婆请安。」秦烟雪恭敬的回答著,「那你先去吧,顺便通知她们我回来了。」杨小天想了一下说道,自己在奶奶没有来之前,还是少一点跟东方世家特别是东方剑的直系亲属见面,以免暴露身份。
  「那媳妇先行告退了。」秦烟雪的一言一行,都显示出她的内涵和知书达礼,见到秦烟雪的模样,杨小天真是为东方鸣感到可惜,家有如此美妻,居然还在外面鬼混。
  「嗯。」杨小天点了点头,目送著秦烟雪妙曼的身子消失在眼前。
  终于过了一关了,杨小天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听秦烟雪的意思,东方剑应该是在长安,看来东方剑的确是去长安为了那个颁奖,但是为什么又会出现在天山呢,难道他是隐瞒著家里人前去的吗,这是一个关键,自己一定要小心一点,想著想著,杨小天走进正厅,正厅里面站著几个丫鬟,见到杨小天走进来,无不下跪请安,杨小天招呼后,来到正厅的太师座上,吩咐丫鬟给自己倒了一壶水后,独自品茶起来。
  正当杨小天刚喝了一口杯子清茶,耳边就传来,「夫君,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杨小天放下茶杯往来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只见眼前引来四个风格各异的美女,其中一个走在最前面,杨小天之前通过画像,已经知道来人就是东方剑的大夫人西门如烟,西门如烟雍容华贵,气色娴静,浑身散发著一股书香气息,那眉目顾盼,俏脸生辉,真是千姿百态,千娇百媚,随著她的走动,只见她裙角飞扬,秀发飘洒,真是说不尽的神采奕奕,娇俏盈盈,仿佛若神仙中人,未食烟火,恍惚如瑶池仙子,飘然人间,杨小天在心里感叹著,真是一个绝色大美人,五观标致,肌肤紧绷,身材窈窕,无情的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身上那股书香气息更让人著迷不已。
  而跟著西门如烟旁边的,就是东方剑的二夫人有著南海观音之称的蓝凤儿,蓝凤儿肌肤胜雪,洁白如玉,身段窈窕,身著一件素白的罗裙,外披著紫色的绒毛大衣,更显得温婉典雅,柔静淡然,一路走来,摇曳生姿,飘然若仙,剪水之眸顾盼之间,有若蒙上一层水雾,欲语还休,楚楚动人,的确不愧为有著南海观音之称。
  第四十五章东方世家而后面的一位美妇,先前杨小天已经见过了,是东方剑的大儿媳妇秦烟雪,秦烟雪旁边的,就是二儿媳妇苏寒媚了,苏寒媚身上穿著的是一件白纱紧身装,再加上外面披著绿色的绒毛大衣,闪烁生辉,里面绢裙轻薄,娇躯散发著浓郁的芳香,她的脸形极美,柳眉凤目,眸子像寒星似的,发出一闪一闪的亮光,吹弹得破润滑的皮肤,白得似玉,嫩得仿佛只要轻轻一捏就可以挤出水来,身材更是增一分太肥,减一分太瘦,确实算得上是上苍的杰作,最使人迷醉是她配合著动人体态显露出来的英姿飒爽的丰姿,艳绝人寰,赛似天仙,透过那层薄薄的白纱,依稀可以望见她雪白细嫩的肌肤、身材凹凸匀称,她浑身散发著成熟魅惑、高雅美艳,摇曳的秀发飘来阵阵发香。
  前面的西门如烟和蓝凤儿快步的走上来,甜甜地喊了声:「夫君。」杨小天也上前几步,紧搂著两美妇,深思款款地道:「两位夫人想煞为夫了。」东方剑离开洛阳前往京城再去天山,前后也有一个多月,想到他在天山露出的好色模样,杨小天想必以东方剑的性格,离开两位美丽的妻子这么久,肯定会想她们的,理所当然,来一个当众搂抱亦情理之中。
  西门如烟和蓝凤儿一看东方剑(当然是容易成东方剑的杨小天了)当著两位媳妇以及众下人的面搂著自己,西门如烟脸色羞红,啐道:「一回来就说这些不正经的话。」话虽如此,杨小天还是从她语气中听出她心里的甜蜜,她娇脸如花,一时之间杨小天不由看痴了。而旁边的蓝凤儿一直没有说话,只是享受著这甜蜜的一幕。
  突然杨小天想到,自己现在是东方剑的身份,东方剑有两个老婆,这么久没有相见,大家难免要行夫妻之礼,在床上裎呈相露,什么秘密都无法隐藏。这要怎么办啊?想到这里,杨小天感觉头有点大了。
  就在杨小天胡思乱想之间,秦烟雪和苏寒媚已经走了上来,「媳妇烟雪,媳妇寒媚给公公请安。」
  见到两个美艳的媳妇给自己请安,杨小天放开怀中的西门如烟和蓝凤儿,尽量学著东方剑的作风,招呼著两个媳妇。
  一翻客套后,西门如烟对杨小天问道:「夫君此次去京城,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呢,鸣儿和啸儿没有陪同夫君一起回来,难道他们又在京城留念不回吗?」
  本来前面,杨小天还不好回答,见西门如烟这么说,看来东方剑的两个儿子一样跟著去京城了,于是说道:「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先行回来了,我叫他们先留在京城,处理事情,过些日子就回来。」这个回答,西门如烟欣然接受,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她当然清楚了,而杨小天心里暗想,下午奶奶到了以后,一定要叫奶奶派人截住东方鸣和东方啸才行,不然就露相了,杨小天边说著,边露出一脸的疲倦,他也不想这么纠缠下去,不然迟早会露相的。
  西门如烟看见杨小天满是疲惫的脸,怜惜地说道:「夫君一路受苦了,我和二妹这就叫人为夫君准备热水让夫君洗去风尘。」她直是一个温柔善良,善解人意的女人,看著西门如烟和蓝凤儿婀娜的身姿,杨小天暗呼了口气,第一关总算过了。东方剑的两个夫人无疑是最了解东方剑的人,只要有一丝不对劲,两人马上就可感觉得出来。
  待西门如烟和蓝凤儿退去后,秦烟雪和苏寒媚也借口告退,杨小天当然是求之不得,虽然秦烟雪和苏寒媚对杨小天有著很强的吸引力,不过现在杨小天的身份是东方剑,是两美女的公公,杨小天可不敢乱来,出事就不好了。
  众人退去之后,杨小天在厅中喝了一口香茗,休息了一会儿之后,西门如烟柔情款款地走了出来,道:「夫君,水已经放好了,你可以洗了。」说完温柔为杨小天脱去外面的大衣。
  西门如烟的柔驯贤良,的确如外面所传,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知性之美,杨小天看著她温柔细致的动作,这样的女人真是难得,不过自己也要小心,毕竟西门如烟的另一个身份可是西门世家家主的胞姐,她的内心是否真如表面那样呢,还得慢慢的观察才知道了。
  在西门如烟的带领下,杨小天来到东方家的大澡堂内,在室内的青花澡堂早已放满水,热气腾腾,水里面放满各式各样的药材。杨小天心想,这个东方剑倒挺会烹受的。
  进入澡堂后,西门如烟对杨小天说道:「夫君先行洗著,妾身还得先去议事厅处理一些公务。」
  「嗯,你先去忙。」杨小天当然希望西门如烟离开了,不然到时候自己脱了衣服后,肯定会暴露身份的。
  「那妾身先告退了。」西门如烟说完离开了澡堂。
  澡堂内,杨小天望著滚烫的热水散发出来的热气,欣喜的脱掉身上的衣服,纵下水去,温热的水由皮肤刺激著的神经,疲累的身子一下就放松了下来,昨天泡温泉,杨小天并没有好好的泡,因为脑中之中全部想著奶奶凤姿伶的身影,现在终于一个人在澡堂了,杨小天打算好好的轻松一下,正洗得开心的时候,突然听到声响,吓得他连忙往那边望去。
  只见从屏风后面走出一位娇媚绝世美丽女人,她正是东方剑的二夫人南海观音蓝凤儿,蓝凤儿身上的罗裙也已经退下,此时她外披一件无袖簿纱,里面穿的蓝色的内衣裤,狭窄的紧身肚兜把蓝凤儿曼妙的身材完美体现出来,丰满的双峰高高挺立胸前,两颗葡萄般大的峰点似要把肚兜撑破似的,轻腰有若杨柳,不足一握,下身穿的一件簿如蚕纱的半透明的细裤,蓝色的内衣亵裤跟白色簿纱长裤形成了强烈的颜色对比,白如美玉的修长玉腿若隐若现,惹人无限瑕想。
  杨小天惊心地看著蓝凤儿说道:「夫人这是要做什么?」
  蓝凤儿一张玉脸充满不解地看著杨小天道:「夫君每一次冲洗时,不是要妾身随侍在一旁吗?」
  就在杨小天犹豫不决时,蓝凤儿已跨进热水池里面,见杨小天一脸沈思,关切问道:「夫君在想什么啊?」
  杨小天连忙道:「没有什么?」其实他在考虑一刚蓝凤儿发现了怎么办,要知道自己的身体和东方剑的身材有著明显的区别,身为东方剑的妻子,在这样的环境下面,肯定是很容易识别出来的。
  蓝凤儿见到东方剑有一些心不在焉的,还以为东方剑连日赶路有些疲倦,于是口中温柔的说道:「夫君离开这么久,想必疲惫非掌,让妾身为你洗身子。」
  说完舀了一瓢水泼在杨小天身上,随后拿起池沿边的香皂为杨小天擦拭著身体,她珠圆玉润的细白手指,在杨小天身上轻摸搓洗,有若春风拂面,让人感觉无比舒心。
  纤纤玉指在身上游走著,杨小天看著蓝凤儿欺霜胜雪的白嫩玉肌在自己眼前闪动,胯下的小兄弟不听话的傲然挺立起来,杨小天连忙运起内力控制自己的情绪,因为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迟早会被蓝凤儿发现的,杨小天脑中快速的想著办法,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出现了。
  就这样,杨小天决定大胆试一下,拉著蓝凤儿还在摩擦著自己胸膛的玉手,一把将蓝凤儿抱在怀中,在蓝凤儿的娇呼声中,杨小天的大嘴直接印上了蓝凤儿的小嘴。
  杨小天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怕一刚蓝凤儿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与其被动的被发现,倒不如主动一点,或许还有希望,在男女之事上面将蓝凤儿征服,从杨小天征服的女人来看,只好同自己欢好后,都会被自己征服的,连有血缘关系的奶奶凤姿伶都行,杨小天不相信其他女人不行,所以杨小天才采取主动的动机,直接抱著蓝凤儿亲吻了起来,毕竟夫妻做这样的事情是很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