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凌辱新妻筱雨》

  新年凌辱新妻筱雨(续)
  ---我在躺椅上安静的悍然入睡,台球室里回荡著响亮的肏屄声。
  那是我美丽的妻子,才结婚两天的新婚娇妻筱雨被胖老板大鸡巴猛肏猛日的声音,啪啪啪的,清脆响亮,淫靡淫乱,在屋子里回荡。
  而我还毫不知情的在一旁的躺椅上安静的躺著。
  筱雨的美腿已经被分成v形,被胖老板将柔美的脚踝摁在台球桌上使劲的爆肏,三十几厘米的巨大鸡巴以每秒两三次的速度,在我妻子的身体里拔出,捣进去,每一下都深入无比,完全进入筱雨的身体,撞击的筱雨白花花的腿肉直颤。
  这样将三十几厘米的庞然大物捣进别人妻子的身体,是什么滋味?我可能一辈子也无法体会,只有胖老板知道。
  一定特过瘾吧,不然他怎么会肏的这么卖力,干的这么酣畅淋漓,日的这么痛快。
  这样爆肏别人老婆,还是新婚两天的新娘子,绝对是极爽的事,尤其是还无顾忌的使劲肏,使劲日。
  这样被三是激励的庞然大物捣进身体,捣进子宫,是什么滋味?我不可能知道,我不是女人。
  但是我妻子筱雨一定很清楚,那如泣如雾的吟叫,让人窥到一斑,遐想无比。
  而胖老板是个极缺德的人,在筱雨被他爆肏的两腿间,紧挨著屄,有一个麦克风。
  他爆肏我妻子的肏屄声,被麦克放大,啪!啪!啪!极其响亮的在整个台球室回荡。
  伴随著这淫乱声音,还有我妻子风骚的呻吟:「啊,啊,胖哥哥时间肏我,肏我,肏叶筱雨这个婊子,啊,啊,使劲肏李浩的媳妇,肏我!」
  「哈哈,到时间了吗?」「没有,还差两分钟!啊!」筱雨淫乱的叫著:「妳继续肏,不要停!」媳妇,这都四十分钟了,妳的十分钟怎么这么长啊!?筱雨风骚的叫著:「啊,好哥哥,妳老计算什么时间啊,啊,又不是肏自己老婆,啊,啊,肏别人老婆,啊,啊,怎么过瘾妳怎么肏呗,啊,肏到妳过瘾为止,啊,啊,我随便妳肏,啊,肏一遍不过瘾,啊,妳就肏两遍三遍,啊!」胖老板大鸡巴使劲往筱雨身体一挺,笑道:「想让我过瘾,这样在妳肚子里下种才过瘾。妳不避孕最过瘾!」「啊,啊,胖哥哥,妳快下种,我不避孕!啊,多下点!」筱雨也高潮来临。
  胖老板拔出湿淋淋的大鸡巴,筱雨眼神里全是幽怨,虽然高潮了三回,筱雨还是不满足,胖老板笑道:「好了骚货,继续打球,再输两三局,妳就准备当我的一个月性玩具吧!」筱雨眼睛一亮,笑瞇瞇的哼哼:「哼,才不会再输给妳!」
  「再输,妳怎么说!」筱雨笑答:「再输,人家就让妳爆肏,肏到满意为止!」
  「哈哈,那妳先问问妳老公怎么说!」胖老板说:「他不同意怎么办?」妻子筱雨对著我骚骚的道:「老公,放心,妳老婆不会输的。妳看刚才人家输球,被胖老胖使劲肏屄肏了一顿。我被人肏,妳多没面子。妳放心这局我一定赢回来,然后我狠狠的肏胖老板一顿,有我的骚屄使劲肏软他的大鸡巴,给妳争面子。」我去,老婆妳这是给我争面子,我怎么不知道面子能这么争。
  老婆被人肏了,然后老婆在肏这个人,我就有面子,这个逻辑让我在躺椅上凌乱!「来吧!」老婆光著屁股就开始击球,姣好完美的身体,只穿著丝袜高跟鞋,一弯腰,挺起的翘臀就把隐私暴露无比,这是打球?
  「等等!」胖老板道:「按著规定,妳输了,从现在开始,妳打球的时候,我的鸡巴要插在妳的屄里,直到妳赢球。」老婆好似不服一般:「插就插,怕妳啊!」胖老板笑嘻嘻的抱住老婆的丰臀,大鸡巴深深的插进筱雨的身体。
  筱雨这样子,穿著丝袜,笔挺挺的美腿踩著高跟鞋,雪白的臀瓣翘挺挺的撅著,被一个大肚子顶著,又黑如粗的大屌插在两腿间,真是的无法形容的淫荡!但是老婆似乎不在意的样子,脸上绯红,瞄准著。
  老婆刚要击球,就被胖老板大鸡巴使劲一顶,啪的一声,手一滑,打偏了。
  「这个不算!」「好,不算」胖老板笑嘻嘻的说。
  然后筱雨又拿回球,刚要打,又被啪的狠狠日了一下。
  就这样每当筱雨要击球的时候就被狠狠的日一下。
  根本没法击球,老婆皱眉道:「别动,别动,等人家打完妳再日。」筱雨瞄准好,刚要打,就觉得丰臀被手抓住,然后一根巨大无比,坚硬异常的大棍子就凶狠的捅进她的身体,啪啪啪啪啪,疯狂的进进出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筱雨被日的花枝乱颤,乳摇臀晃,球杆掉地,手扒著桌沿被日的不停尖叫。
  狂暴的日了百十下,胖老板满意的一抽筱雨的屁股:「这回日爽了,歇一会,妳打球吧。
  」筱雨被日的酸软无力哪还有力气击球,颤巍巍的捡起球杆,无力的打出一杆,这一球角度很好,可就是力度不够,慢悠悠的滚到洞口,差一点就进。
  筱雨恼怒的道:「都怪……啊!」「妳」还没说出口就被胖老板掐著脖子,往下一按,筱雨的屁股就不得不擡高,高跷的屄洞,被胖老板大鸡巴狠狠的捅进去,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一顿乱日。
  「啊,啊,啊,别日了,啊,啊,啊,我错了,啊,啊,日死了!」胖老板嘿嘿的笑著:「骚屄,连打球都不会,妳老公没教过妳啊?来,让我好好教教妳怎么打球。」说完把筱雨的一条美腿擡起来架到台球桌上,这要我娇妻修长的美腿就一条笔直的立著,一条水平的横在台球桌上,分成90度,两腿之间的屄向后挺著。
  胖老板拿著台球杆,从筱雨横著的美腿下穿过,手握著台球杆,筱雨的美腿就被挑著落不下来。
  胖老板上身一伏,将筱雨的身子压得弯腰,挺臀。
  大鸡巴对准筱雨的屄洞,就插了进去。
  胖老板还好似一本正经的教筱雨打球一般:「打球,要先瞄准,三点一线。
  瞄准后,轻轻的来回抽动球杆,来回确定目标和力道。」
  一边说著胖老板一边抽动球杆,同时它的大鸡巴也在来回抽动,这也是在确定目标和力道吗?来回的插动,让筱雨胸前的大奶来回摇晃,真是淫乱啊!胖老板笑道:「确定好了,就用最大的力道,一杆进洞!」说完,球杆一挺,啪!一声球入洞。
  同时胖老板的大鸡巴也是凶猛的一挺,啪!比击球声还响,大鸡巴凶猛的干进我妻子的身体,大肚子和筱雨丰满白皙的玉臀来了一次激烈的对撞。
  「啊!」筱雨大声惊叫一声,这也是一杆入洞吗?胖老板的大鸡巴入哪了?子宫?胖老板得意的笑道:「骚货,看到了吗,这不就进球了,这就是一杆入洞,喜不喜欢一杆入洞的感觉?」「喜欢!」筱雨气喘吁吁的道。
  「好!下一球!」胖老板大鸡巴啪啪的肏著筱雨,双手拿著球杆把筱雨的一条美腿担在空中,肏的筱雨剩下的一条美腿根本站不住,一跳一跳的,高跟鞋的鞋跟哒哒的敲著地面,狼狈不堪。
  「啊,啊,啊!」筱雨被肏著,一跳一跳的的围著台球桌走。
  「哈哈,弟妹我再教妳一个高难度的打球动作!」胖老板一把,抓住筱雨直立的美腿,抱住腿弯,也架到空中,筱雨趴在台球桌上,双腿离地,好似蛤蟆般的动作,被胖老板抱著美腿猛肏.这又是在确定目标和力道。
  然后胖老板有一个一杆入洞,可惜,鸡巴入洞了,求没入。
  胖老板不满意的抽动筱雨的丰臀:「骚屄,屄洞比球洞还好入,真是他妈欠肏!」这话说的太缺德了!球洞随便什么人都能入,我老婆的屄洞是什么人都能入的吗?胖老板压著筱雨又是一顿爆肏,肏的筱雨咿咿呀呀,哪还是做人老婆该有的样子。
  「哈哈,李浩,妳老婆真是贱屄一个。
  打球的天赋差的一塌,挨肏的天赋却是强的一塌糊涂,不用人教,挨肏的花样都比妓女还多,还爽!老子的大鸡巴,枪枪入洞,都肏在妳媳妇的子宫里,妳媳妇真他妈配合!」胖老板哈哈大笑:「骚货,我的大鸡巴干的爽不爽?」「爽!」「那妳喜欢让我内射,还是外射?」「内射!」「为什么喜欢内射?」
  筱雨骚骚的道:「内射,妳肏的舒服,肏的带劲!」「哈哈,内射要不要带套!」「不要!」「为什么不要!」「不戴套,射的才更过瘾,射的人家肚子热乎乎的,真舒服!」妻子筱雨风骚的笑道「哈哈,不过这样,会怀我的杂种!」筱雨道:「没关系,怀就怀!」胖老板大笑著,啪啪的肏起来,肏了一会有继续打球,就这样打打停停,肏肏停停。
  其后的球局,每一局,胖老板打球的时候,我老婆筱雨就趴在他面前,手扶著台球桌边沿,撅著白皙丰满的屁股,屄被胖老板的大鸡巴插著。
  胖老板上面的手在打球,下面的鸡巴在打洞。
  而到了我媳妇筱雨打球的时候,她还要撅著屁股被胖老板插屄。
  她上边在打球,下面的屄却在被别人打洞。
  有几次,筱雨都被日的啊啊淫叫,娇羞不已。
  更有一次,胖老板台球桌上一杆进洞,胜的漂亮,下面的鸡巴也是一干进屄洞,在我媳妇筱雨的子宫屄里汩汩灌种。
  这荒唐淫乱的桌球赛,最后就只剩下了肏屄。
  胖老板干脆就把筱雨抱到台球桌上,筱雨的头顶著台球桌,丰臀擡得高高的,被胖老板自上而下的使劲的骑著,凶猛的干著,凶残的肏著,日著。
  肏的筱雨惊叫连连,日的她嗷嗷淫叫,泣不成声,不停求饶:「啊,啊,日死我了,啊,啊,不能这么肏,啊,啊!」「哈哈!妳他妈真好肏!才新婚几天及被人肏,妳看妳老公正看著妳被我肏呢。
  」「别说了,羞死了!」台球桌就在我眼前,我新婚才几天,我自己还没来得及洞房的媳妇,就被人在眼前用这样淫乱的姿势使劲的肏著玩,日著玩。
  真是倒霉啊!「哈哈,骚货,妳看妳老公正在不远处看著妳被我肏呢!」胖老板笑道:「妳说他要是睁开眼,看到妳被我这样肏屄,看到自己新婚才两天的媳妇,被人这样爆日,会不会气的吐血!」
  筱雨羞的娇嗔:「妳坏死了,这样肏人家,还挖苦人家老公!」胖老板闻言,粗腰使劲的挺动,撞的筱雨丰臀起伏,啪啪的直响:「肏,贱屄,老子就挖苦妳老公了,怎么样,心疼了,心态了,有本事妳别让我肏啊!」筱雨被肏的啊啊淫语,不能自已。
  屋子里回荡著响亮异常的肏屄声,筱雨的丰臀被胖老板的大肚腩不停的撞击,小腰不停的起伏下弯,又挺起,好似充气肉垫般承受著胖老板暴力的日干。
  这样子,让我媳妇筱雨像极了传说中的充气娃娃,像一个地地道道的的性玩具。
  筱雨的身体非常柔然,竟然这样被他肏了二十几分钟,胖老板才痛快的一声大吼。
  肏完筱雨,给我的新婚妻子痛快的灌完精液,胖老板悠闲的骑在我妻子筱雨身上。
  还大刺刺的点支香烟,享受的抽著,烟灰侮辱性的随意的弹在筱雨赤裸的娇躯上。
  肏完人妻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还真是爽啊!这让随意的骑坐在别人老婆身上,真是过瘾,筱雨就像肉垫子般被压在胖老板肥大的身体下。
  而筱雨头下,屁股向上,被胖老板鸡巴插著屄,骑坐在身上,完全像个肉垫子。
  新婚几天就被人骑被人肏,被人肏完还骑著抽烟,筱雨就像是个性玩具,还在回味被人肏的高潮,双手抱著双腿不停地打摆子。
  胖老板抽著烟,和筱雨聊天:「筱雨,我和妳老公,谁鸡巴大,谁肏的妳舒服?」「妳的鸡巴大,妳肏的舒服!」筱雨喘息著回答「哈哈,是吗!」胖老板得意的擡起大屁股,然后重重的落下。
  「啊!——」筱雨被肏的大声呻吟,似是承受不住,又好像特别享受被这样深深的冲击,叫声风骚,压抑不住,又带著几分痴态。
  丰腴的美臀被撞击的抖动著,胖老板超大的鸡巴齐根没入进我爱妻筱雨的洞穴里。
  没想到,筱雨那纤细的小腰,平坦娇小的性感小肚子,竟然能盛下这么一根巨棍。
  她都盛打哪里了?阴道?没这么长吧?据书上说女生的阴道很短,一般也就六七厘米,不过伸缩性很强,能伸长一倍。
  就算筱雨的阴道长,长十厘米好吧,是普通女生的一倍半,够长吧?在伸长一倍,也只能装下20厘米的鸡巴。
  胖老板的大鸡巴足有三十厘米呢!这么说胖老板的鸡巴一定是捅进筱雨的子宫里了,真个硕大的龟头应该捅进筱雨的子宫里了。
  而且筱雨的阴道很正常,不是特别长,我的鸡巴都能够到她的子宫颈。
  这么说来,筱雨的子宫比仅仅是被胖老板捅进一个龟头这么简单,应该还有一大截鸡巴也同进去了。
  被龟头顶著子宫的最底部还不算,还被顶的变形。
  拉的长长的,像阴道一样拉伸出一倍多的长度,才能堪堪承受住胖老板巨大的家伙吧。
  筱雨的阴道子宫一定被捣的拉伸出长套状,紧紧地亲密无间的包裹著胖老板的大鸡巴,好像一层鸡巴套子般薄薄的肉膜裹得胖老板舒舒服服的。
  胖老板每一次擡屁股都擡得龟头露出,然后狠狠的砸下。
  三十厘米巨大的冲击距离,让胖老板猛顶的时候有更长的距离增加加速度的冲击,三百多斤庞大的体重,从上而下,野蛮凶残的蛮力猛捣。
  筱雨从来没被人这样干过!我的鸡巴只有十一厘米,几乎胖老板的三分之一,我的体重只有胖老板的二分之一,我也从来没有野蛮的把筱雨当玩具一样干,更没有从上而下,这样淫荡凶狠的肏她。
  此刻筱雨子宫屄洞受到的冲击,是我平常肏她的六倍,甚至十倍。
  让筱雨怎么承受的住,每一次被大鸡巴肏,都被日的高声尖叫「啊!——————」「啪!」「哇!——————」「啪!」「呀!——————」被人这样猛捣猛肏,猛日猛干,筱雨尝试到从未尝试的被征服的快感,这一刻她发现自己是女人,女人就是要被人日,不能反抗的被日。
  这一刻胖老板完全掌控了她的身体。
  让筱雨感觉到,自己就是情趣性用品店里,卖出去的肏屄娃娃,就是被人使劲日,使劲发泄的玩具。
  胖老板身子一趴,好似硕大的癞蛤蟆趴在我爱妻雪白娇美的身躯上,双手把筱雨丝袜美脚连同高跟鞋摁在球桌上,让筱雨的下身耻丘更加突出,他一边惬意的吸著烟,一边卖力的肏日著我的新婚妻子。
  「哈哈!筱雨,妳真是个好日的贱屄!妳老公一定想不到他这个表面上看起来娇美文静,优雅有气质的老婆,会被我这个刚认识妳的人这样日吧.」
  「嗯!呀!————。别说了!呀!——————」「筱雨我一见到妳,就知道妳是个很好日的骚货。是我见过的最容易肏的骚货。说个不好听的话,筱雨妳就是天生该当婊子卖屄被人日的料,骚屄就是被不同的大鸡巴日著玩的命。」
  「不要说了,哇!————,羞死了,啊!————,人家不是,呀!————卖屄的骚货,哇!————」「还不承认是吧!」胖老板骑坐在筱雨耻胯上,大屌深深的日进筱雨身体的最深处,来回转动大鸡巴,搞得筱雨既舒服又难受,就是不肏她。
  终于筱雨忍不住了:「啊,别不动,啊,肏我,啊,快肏我!」胖老板嘿嘿笑道:「妳不是不承认吗?现在怎么求我肏妳了。」「啊,快点动,我承认了!」「承认什么?」知道自己不认输,胖老板会让自己一直不上不下的难受,筱雨再也顾不得矜持,叫到:「我是天生该当婊子卖屄被人日的料,我的骚屄是被不同的大鸡巴日著玩的命。求妳快点肏我!」
  「哈哈!」胖老板得意的大笑,鸡巴猛肏起来:「筱雨,我就喜欢肏妳这样婊子命的人妻,把别人老婆肏的愿意被大鸡巴随便肏,愿意卖屄是我最大的乐趣。骚货,记住,从今天起妳就是个被我随便日的卖屄女。知道吗?」
  「恩,知道了!」「知道了,就大声说出来,告诉妳老公,妳现在是什么?」「老公,我是买屄女,随便人肏的买屄女。」
  「哈哈哈!」胖老板得意的大笑:「说清楚点,妳是谁,叫什么名字,是谁老婆,现在是什么身份!」
  筱雨迎合的浪叫著:「我叫叶筱雨,是李浩的老婆,是个买屄女,随便大鸡巴肏的买屄女。」胖老板,大鸡巴猛肏,哈哈大笑「李浩,听见没,妳老婆叶筱雨是个买屄女。哈哈,筱雨我问问妳卖屄多少钱一次啊?」
  筱雨羞羞的说:「不知道!」
  「不知道?」胖老板笑道:「那就是说妳的屄不值钱,随便肏!」
  筱雨脸羞得通红,不依的道:「人家的屄值钱,随便肏可以,但是一千一次。」
  胖老板把鸡巴深深一插,戏谑道:「一千一次,太贵,我肏不起!」
  「嗯嗯!」筱雨撒娇道:「妳肏嘛,使劲肏嘛!我给妳打对折,五百肏一次。」
  「呵呵!」胖老板笑道:「李浩,妳老婆卖屄给我打折,哈哈,对我真好!」
  「真好,妳还不快点肏!」筱雨骚骚的道胖老板道:「五百也太贵,肏不起!」
  筱雨淫乱的道:「那给妳打一折,一百肏一次!」
  「还是太贵!」
  「那五十,五十肏一次!」
  「哈哈,李浩妳老婆卖屄卖的比妓女还便宜,真骚!」
  「便宜吧,快肏吧!」
  「不肏,还是贵!」
  「十块钱肏一次!」筱雨骚的横著媚眼。
  「不行,还是贵!」
  「五块钱!」
  「还贵!」
  「一块钱总行了吧!」筱雨淫骚无比的道:「公共厕所还一块钱呢!这个便宜吧,肏人家一次就一块钱!」
  「呵呵!」胖老板笑道:「这么说,筱雨妳是公共厕所,随便鸡巴使用?」
  「嗯!」筱雨一点头,横了一个媚眼道:「人家是公共厕所,随便被妳的大鸡巴用,这下妳满意了吧!」
  「满意!」胖老板无耻的笑道:「不过还是贵,筱雨商量一下,再打个一折,一块钱让我肏十次吧!」筱雨笑著捶他一拳:「一块钱肏十次,那人家不是连公共厕所都不如了吗?羞死人啦!」
  胖老板鸡巴大起大落肏的筱雨啪啪响,笑道:「妳就是比公共厕所还不如的买屄女。快说!」「啊,啊!」筱雨淫乱的道:「我是比公共厕所还不如的买屄女。」
  「哈哈!李浩听见没,妳老婆是比公共厕所还不如的买屄女,公共厕所上一次一块钱,妳老婆肏十次才一块钱。」
  「啊,啊,老公我是肏十次,啊,才一块钱的贱屄,啊,买屄女,啊,比公共厕所还不如!」胖老板还在取笑筱雨:「筱雨啊,妳的屄,团购是不是更便宜啊。十个人一起肏妳打不打折啊?」
  「啊,啊」爱妻筱雨被他肏的浪的不行:「打折,打对折。」「哈哈,妳是不是说,十个人一起肏妳一百次,才要五块钱。」筱雨被干的七荤八素的完全昏了头,骚骚的道:「对十个人一起肏我一百次,才要五块钱。」
  「那一百人一起肏妳,打几折?」「打三折!」「哈哈,就是说一百人肏妳一千次,才三十块钱。」
  「对!」「那,一千人一起干妳呢?」「打两折!」「一千人肏妳一万次才两百,哈哈,真便宜。那一万人呢?」「打一折!」
  「哈哈哈!」胖老板笑道:「一万人肏十万次,才一千块。那不是说每人肏妳的屄一次,才一分钱,是不是啊,筱雨?」「是!」筱雨被肏的脑袋都坏了,淫乱的道:「我的屄一分钱肏一次。」「李浩,大王八,听见没,妳老婆的屄一分钱就能肏一次!」胖老板笑道:「那我就不客气狠狠的肏了。筱雨,一分钱一次,要不要带套?能不能射里面?」
  「不用!」筱雨骚死了:「啊,不用带套,啊,射里面,啊,都要射里面,啊,啊,我最喜欢大鸡巴射里面,啊,啊,人家是公共厕所,啊,当然随便大鸡巴射,啊,要射多点!啊,啊!」「哈哈!」胖老板大笑著抱起筱雨,向我走去。
  「快点,快点动!」「骚货!别著急!一会肏死妳!」胖老板一把把筱雨压在我身上,把筱雨的美腿分开担在躺椅的扶手上,开始有一轮的使劲爆肏.筱雨毕竟刚新婚,多少还有点矜持,刚才在我不远处被肏,就已经很羞人了,现在更被人压在我身上使劲的猛肏猛干,凶猛的日屄,日的屄洞滋滋有声,啪啪作响。
  小脸红晕极了:「别,别,在人家老公身上日我,把老公吵醒怎么办?」胖老板也不说话越肏越猛,肏的筱雨的身子不停的撞击身下的我。
  动作越来越大,急的筱雨直哭,害怕把我吵醒:「轻点,轻点,啊,肏死我了,啊,把我老公弄醒了,啊!」胖老板也不理会,就是一味地猛日猛肏.肏的筱雨泣不成声,渐渐的也忘记了我的存在,开始风骚的嗯嗯呻吟。
  这时胖老板才道:「怎么,骚货害怕妳老公发现!」筱雨娇嗔的捶他一拳:「嗯,妳个坏蛋,人家才结婚,这样被妳日,丢人死了。
  真把人家老公吵醒对妳有什么好处!?」「嘿嘿!」胖老板笑道:「我最喜欢在别人老公身上肏她老婆,过瘾!放心妳老公喝的水里被我下药了,三四个小时醒不了,就算我在他身上日死妳,他都不知道谁干的。」
  「真的!」筱雨破泣为笑「真的!」
  筱雨眼珠一转骚骚的笑道:「这么说,妳怎么肏我我老公都不知道了!就算再肏的猛一点也没事!?」胖老板嘿嘿一笑:「那当然!」说完更加凶猛的肏起来。
  肏的躺椅摇摇晃晃,吱吱扭扭。
  知道我不会醒,筱雨淫荡的本性再也压制不住,淫乱的大声叫著:「肏我,啊,使劲肏我,啊,老公,啊,胖老板的大鸡巴,啊,肏的我好爽啊,啊,老公,啊,妳媳妇正在被人肏,啊,啊,老公,我的屄快被肏破了,啊,啊,老公,啊,妳媳妇快被人肏死了,啊,啊!」
  「哈哈,李浩,我就在妳身上肏妳媳妇,哈哈,怎么样,绿帽子戴的爽不?哈哈,傻屄!」胖老板嚣张的笑著:「弟妹,妳这个骚屄,怎么样这样给老公戴绿帽子,过瘾不?好不好玩!」
  「过瘾,好玩!」筱雨笑道:「胖哥哥,妳别客气,再肏大力点,给人家老公的绿帽子带的大大的。太好玩!」
  「好玩啊,那以后我经常这样肏妳,好不好?」「好啊,好啊!」筱雨高兴的道:「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不许反悔,妳以后要经常这样肏我,在人家老公身上肏人家!」「哈哈,当然,骚屄,妳这样屄痒了,打个电话,我一定去妳家,在妳老公身上肏的妳哭爹喊娘!」「真的!」筱雨笑瞇瞇的道:「那好,妳想肏屄了,也给我电话,我一定穿的骚骚的等著妳来肏,等著妳把人家压在老公身上使劲肏!」
  「不过,让我肏也可以,但是不能浪费我的精液。每次都要用妳的骚屄一滴不剩的接著。」「当然!」妳妈!这两个奸夫淫妇,妳们当身子下面的我是死人啊!胖老板把筱雨的身子一翻,让她脸正面对著我,被他压在我身上。
  整个过程,胖老板的大鸡巴都深深的插肏在我爱妻筱雨的身体里,羞的筱雨,忙把头埋在我的胸前,不敢擡起来。
  筱雨的两条美腿被担在躺椅扶手上,大腿,大腿根都大大的劈开,高耸的小穴,毫无遮拦的被胖老板的大鸡巴狠狠的撞击。
  撞的,肏的啪啪的响。
  筱雨担在扶手两侧,垂挂的优美的小腿,挑著性感的高跟鞋,在胖老板每一次的肏击中,都跳动著伸直,落下,再弹起,摇晃的淫乱不堪。
  「哈哈,筱雨。妳被我日肏的样子真淫乱,来,让妳老公看看他老婆被我肏的淫乱表情。」
  「不要!」筱雨把脸更深的埋在我的胸前,不敢擡起来:「羞死了,人家不要!!」胖老板一扯筱雨的长发,把筱雨的俏脸拉起来。
  筱雨羞羞的的和我正面直视,脸上是高潮刚过的红晕,还有继续被人肏,被人日的羞愧,妩媚,眼眸中流转著风骚的光彩,真是淫乱极了的人妻。
  「哈哈,妳都被我日了,还不让妳老公看看妳被我日的贱屄样子,妳老公不是吃亏死了。」
  「不要啊!羞死人啦!」筱雨虽然这样说,但是胖老板松手后,她仅仅头微微一低,长发垂落我的耳边,双手撑在我的肩膀两次,没有在埋进我的胸膛。
  撒娇一般的娇嗔:「讨厌,羞死人啦!妳狠狠的肏人家,还要让人家老公看人际被妳肏的样子,真是变态死了。」胖老板大鸡巴缓缓的往前一顶。
  「哦!——」顶的筱雨细细长长的呻吟,曲线优美的小腿绷直,玉腿劈成一字马一般,身子忍不住的前倾,在我耳边娇喘著。
  「深不深?」「嗯!深!」筱雨忙点头,骚样的发丝,撩动著我沈睡的脸。
  「多深!插哪里了?」「插子宫里了。」「呵呵,告诉妳老公,妳现在在被谁插,被谁日屄。日妳哪了?」筱雨,俏脸一伏,柔润的红唇贴著我的耳垂,好似情人喃喃细语,说著深情款款地情话一般,羞涩的道:「老公,我的骚屄正在被胖老板插,被胖老板日屄。他的大鸡巴日进人家子宫里了。」
  「哈哈,我大鸡巴在妳子宫,插的妳舒服不舒服?」「舒服!」「我和妳老公谁插的舒服!」「妳,人家老公的鸡巴都没插到过人家的子宫,当然是妳!」
  筱雨嗤嗤的骚笑,然后向著我说:「老公,不是我不给妳面子,实在是妳鸡巴太小,人家像偏向妳都办不到。啊,胖老板,使劲肏人家的子宫,啊,人家老公,啊,肏不到,啊,啊,妳带他多肏肏.」
  我肏,肏媳妇这事,又让人代替的吗?「好嘞!」胖老板笑道:「李浩,我代妳好好肏肏妳媳妇的骚屄子宫,哈哈!妳媳妇的子宫又暖和又湿滑,真是舒服啊!」妈屄,幸好当时我昏睡不行,否则肺都被气炸了不可。
  胖老板肏屄的方式花样百出,把我新婚的娇妻淫弄的不堪入目。
  不一会,他又把我媳妇筱雨正过身,从新让筱雨窝在我怀里,头顶著我的下巴。
  胖老板坏坏的一笑,拿住筱雨双脚纤巧柔嫩的足踝,往上一掀,举过头顶,在往我的方向一推。
  筱雨的身子就被拱起,两条美腿微分著先到我的头顶搭在我脑袋两边。
  胖老板手一托筱雨的丰臀,再次大力的往上推。
  「啊!」筱雨不知道胖老板要干什么,不由得惊呼。
  「啪!」胖老板狠狠的抽打筱雨的屁股一下:「骚货,保持好姿势!」说完,转了一圈,走到躺椅我头顶的这一边,我妻子,筱雨乖乖的环抱著笔挺的美腿,保持著淫乱的姿态。
  胖老板把筱雨的美腿一拽,按著她的屁股,往下压。
  直到筱雨穿著高跟鞋的美脚接触到地面。
  这样脚点地面,筱雨优美的玉腿就自然的微微分开,笔直的跨立在我脑袋的两边。
  我靠!这是什么淫靡姿势,我妻子筱雨仰躺在我怀里,头顶著我的下巴,人被掀的翻过来,小腰弯折,玉腿轻分,夹著我的脑袋笔挺的站立著,光溜溜暴露的小穴,高耸,湿漉漉的悬在我脑门的上空,离我的额头只有几厘米。
  胖老板满意的粗腰往上一顶,硕大黝黑的龟头就顶住筱雨濡湿淫乱的骚屄穴口。
  一手摸著筱雨的屁股,一手握著自己的大鸡巴,来回的拨弄著筱雨湿滑的阴唇小穴玩。
  「嗯!——」筱雨娇羞的扭著小蛮腰,似撒娇似娇嗔的说:「不要,妳好坏啊!在人家老公头顶上玩人家的屄,羞死了。人家不要!」老婆,妳这是不要吗?不要妳摇著屁股,扭著腰,来回磨蹭他的龟头干什么。
  妳要是不要,完全可以一蹬腿,把身体正回去啊!「哈哈,骚屄,我都肏了妳两回了,妳老公都还没仔细看看妳的屄是怎么被我的大鸡巴肏进去的,正好现在让妳老公仔细看看妳的屄是怎么被我肏,被我日的。」筱雨闻言笑瞇瞇的道:「妳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是对我老公太不公平了。他媳妇都在他身边被人肏了两回,他还没见到自己媳妇的屄是怎么被大鸡巴肏的,太对不起他了。胖老板妳快点用大鸡巴肏人家,在人家老公脸上肏他媳妇的屄,让他近距离看看自己媳妇的屄是怎么被大鸡巴爆肏,爆日的!」
  「哈哈!」胖老板笑著慢慢把大鸡巴一点一点往筱雨身体里插。
  「啊,老公,啊,妳看到了吗?啊,胖老板的大鸡巴,啊,把妳媳妇的屄撑开了,啊,啊,大龟头都日进妳媳妇的屄里了,啊,啊,啊,大鸡巴还在往,啊,往妳媳妇的阴道插,啊,啊,大龟头,啊,顶到人家的子宫了。啊,老公,胖老板的大龟头顶到妳媳妇的子宫了,啊,啊,大龟头顶开我的子宫口了,啊,啊,大龟头都干进人家的子宫了,啊,都干进妳媳妇的子宫了,啊,老公,人家的子宫好满,啊,小肚子,满满的,啊,里面插著一个大鸡巴,啊,好爽啊!」
  「哈哈哈!」胖老板大笑著:「李浩,听到妳媳妇的话了吧,知道老子是怎么肏妳媳妇的了吧。刚才是慢动作,现在老子要恢复正常了。」说完双手握著筱雨的纤腰,大鸡巴迅速的往回一抽,又迅雷般,快速无比,使劲顶回去。
  啪!一声清脆响亮的撞击声,荡漾开,让筱雨的丰臀也立刻荡出一层波浪,「啊!」筱雨也忍不住的一声尖叫,浪极了!「我肏!」胖老板大笑著道:「李浩,妳媳妇的屁股弹性真好,老子就喜欢肏这样人妻。大屁股撞击起来,一抖一抖的,看著淫乱,肏起来也舒服。肏屄的声音,啪啪的,又响又好听。哈哈!让妳再听一次,好听不?」胖老板又迅速大力的肏的筱雨屁股一抖,发出啪的一声脆响:「哈哈,李浩,妳媳妇被老子肏屄的肏屄声好听不?哈哈,怎么不说话,是不是没听清,那就再多听几下。」说完又一下,一下的撞击,肏干我媳妇筱雨。
  啪!啪!啪!……
  「哈哈,李浩,妳媳妇被我肏屄的声音好听不?」
  「妳媳妇的肏屄声好听不?」「肏屄声好听不?好听不?」胖老板大笑著:「筱雨,妳被我操逼的声音好听不?」
  「好听!」筱雨即羞涩又兴奋的说「那妳问问妳老公,妳被我肏屄的声音好听不?」筱雨竟然真的问我:「老公,我被人肏屄的声音好听不?」
  「嘻嘻,妳老公怎么不回答啊,是不是没听清,肏的不够响啊?」胖老板坏坏的问筱雨风骚的道:「可能是,妳肏的还不够响,妳再肏的大力点,也许人家老公就听见了。」
  「好!」胖老板更使劲的一下下肏著:「李浩,妳听见没,听见没,我肏妳媳妇!妳媳妇被我肏屄的肏屄声,好听不,喜欢听不?」
  「啊,啊,好听!」筱雨一边淫叫一边道:「肏的好大力啊,啊,我估计老公听见了,啊,啊,人家老公肯定也觉得肏屄声好听,啊,啊,他面子薄,啊,不好意思承认,啊,啊,妳肏他媳妇,啊,啊,他哪好意思承认啊!」
  「哈哈!」胖老板笑道:「那我就让他听个过瘾。」说完,抱著筱雨,粗腰猛顶,大鸡巴好似机关枪般,暴风骤雨般,对著筱雨的丰臀猛肏猛干,大鸡巴每秒钟至少在筱雨的身体里进出三次以上。
  事先一点征兆也没有,就直接这样狂暴的肏干,干的筱雨措手不及,不停的惊叫:「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那被肏的样子真是可怜,但是胖老板却不管不顾,大鸡巴肏的飞快:「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肏屄声,即响亮又急促,好似放鞭炮一半,啪啪啪乱想。
  筱雨的丰臀也一波一波,不停的快速荡漾著臀波,真是应了一句歌词:「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
  「哈哈,李浩,妳媳妇这样被我肏的肏屄声,妳听的过瘾不?哈哈」胖老板得意的大笑:「老子就是这样肏妳媳妇的,哈哈,刚才是这么肏,现在是这么肏,以后还要经常这样肏妳媳妇,真过瘾!」
  筱雨被肏的不停的呻吟尖叫:「啊,啊,老公,老公,啊,胖老板肏死我了,啊,啊!」
  「哈哈哈。李浩,妳媳妇真他妈好肏!」胖老板笑道:「我日过不少人妻少妇,不过肏新娘子,媳妇是第一个。妈屄的,新娘子的骚屄就是好肏,日著真舒服!干起来真他妈过瘾。李浩,妳媳妇的贱屄我肏的真过瘾,哈哈哈!妳媳妇就是欠肏的骚屄!」
  「啊,啊,我是欠肏的骚屄,啊,肏我!」筱雨恬不知耻的骚叫著:「啊,啊,老公,我被人肏的好过瘾啊,啊,啊,老公,妳媳妇是被人干的骚屄,啊,啊!」
  「哈哈哈,李浩,妳媳妇真骚,信不信一会我肏的妳媳妇主动求我肏大她的肚子,哈哈!」
  刚说完,筱雨就浪叫著:「啊,啊,胖老板,使劲肏我,啊,肏大我的肚子,啊!啊,老公妳别生气,啊,啊,我已经嫁给妳了,我的肚子迟早被鸡巴肏大,啊,啊,给妳生儿子。啊,啊,反正我的肚子要被肏大,啊,妳肏大,啊,胖老板肏大,啊,还不都一样,啊,都是鸡巴肏大的,啊,啊,我给胖老板肏大肚子,啊,啊,妳有儿子了,啊,啊,高兴吧?」
  呜呜呜,媳妇,我高兴的起来吗?什么都是鸡巴肏大,谁肏大的都一样,能一样吗?肏大媳妇肚子这种事,我还是喜欢亲力亲为!让别人的大鸡巴肏大自己媳妇的肚子,我可不干!「哈哈哈,李浩等我肏大妳媳妇的肚子,妳就高兴吧!」说完,胖老板更是使劲的肏我媳妇筱雨的美屄,肏的超猛,超响,啪啪啪啪啪的,像放鞭炮!被日的娇喘无力的筱雨,不停地呻吟。
  胖老板擡起她的一条美腿,笔直的分开伸向天,筱雨上半身窝在我身上,下身劈叉成为笔直的一字马。
  妻子的身体还真是韧劲十足啊!筱雨的腿很长,秀美浑圆,尤其是穿著丝袜高跟鞋,更显得性感风骚。
  胖老板抱著她一天雪白的玉腿,使劲的爆日。
  日肏的筱雨美脚摇晃不停,古人说一只红杏出墙来,真是贴切啊,那美脚就像风中摇曳的红杏,风骚诱人。
  「日死妳,肏死妳,贱屄!」胖老板兴奋的咒骂:「筱雨妳说,妳老公看到我这样肏他的新娘子,他会不会气背过去!」「嘻嘻,不会的!」筱雨风骚的笑著:「啊,啊,老公,我被人这样肏,妳别生气啊!啊,啊,妳就当是看av好了。
  啊,啊,妳就当妳媳妇我当了一回av女优,肏屄拍片了!」「哈哈,李浩,妳媳妇才结婚就肏屄拍片,当av女郎了,哈哈,我可要把肏妳媳妇的过程拍清楚点!哈哈,以后有机会给妳看看妳媳妇拍的a片,哈哈!」
  筱雨瞇著眼笑道:「真的,妳拍清楚一点,要把人家屄被妳大鸡巴啪啪肏的样子拍特写,嘻嘻,没准人家老公喜欢看呢!」
  「好!哈哈」胖老板笑道:「筱雨,妳这算不算是卖屄啊!」
  「算啊!当然算啊!」妻子笑道:「老公,别生气啊,妳就当自己媳妇是卖屄,当卖屄女好了,啊,啊,胖老板肏完我,也不是不给钱,啊,啊,呵呵,老公妳赚钱辛苦,啊,人家心疼,啊,啊,我没什么优点,啊,啊,就是屄耐肏,啊,卖卖屄,还能赚钱补贴点家用,人家很贤惠呢!」「哈哈哈,筱雨,妳买屄,多少钱一次!」
  「啊,一块钱一次!」
  「一块钱太少了,怎么补贴家用啊!」
  「嘻嘻,人家多卖几次,不就多了吗?」
  「哈哈,妳准备卖屄赚多少钱啊!」
  「怎么也要赚几百块吧!」「几百块也太少!」「呵呵,那就赚一万块吧!」
  「这还差不多!」「嘻嘻,要不我赚十万块,多补贴点家用好了!」
  「哈哈哈!」胖老板笑道:「李浩,听见没,妳媳妇真贤惠,卖屄补贴家用,肏一次一块钱,妳媳妇要赚十万块呢,哈哈,真是贤惠!我好感动啊,改天我多介绍点大鸡巴肏妳媳妇,让她多赚点,我够朋友吧!」
  妳妈的,这是要让我老婆被人肏十万次啊!我的爱妻筱雨却笑嘻嘻的道:「谢谢啊!老公,胖老板真好,要给人家介绍客户呢。呵呵,我怎么感谢他呢,要不让他免费多肏人家两次!让他仔细的体会一下妳老婆肏起来的滋味,也好给人家好好宣传一下,让更多的人来肏人家。嘻嘻!」老婆!咋结婚之前,我没发现妳这么骚呢?胖老板也很兴奋,抱著筱雨的美腿是狂日爆肏,肏的我妻子筱雨是哇哇呀呀,浪叫不止。
  肏屄的啪啪声,真是响亮悦耳!一顿爆肏过会,也许累了,手一松,筱雨被擡高的美腿耷拉下来,搭在我头边上的躺椅扶手上,腿弯挂著,小腿自然的垂挂下来。
  胖老板手一抱筱雨的另一条大腿,也给她挂在另一边的扶手上。
  让筱雨的两条美腿都搭在躺椅扶手上,这样筱雨的身体没了支持,自然往下沈,筱雨的两条大腿完全分开如同劈叉,丝袜的小腿却在两边挂著直颤。
  此时老婆被胖老板大鸡巴插著的骚屄离我的鼻子一公分,几乎已经贴著我的脸。
  胖老板又粗又壮,又长又黑又硬的大屌完全插在我新婚的媳妇肚子里,插得她的屄洞圆圆的,连子宫里都是满满的。
  这样肏干别人老婆,胖老板兴奋的不得了,握著筱雨的丰臀,就是狂肏猛肏就像是一辆开足马力的主战坦克,横冲直撞,巨炮轰鸣,轰炸我的阵地。
  炮击不断,不断的轰击我新婚妻子的骚屄淫穴。
  肏的我新婚才两天的妻子屄肉翻滚,不仅仅臀浪一波接一波,就连屄洞口,都被他巨炮肏击的好似崩溃一般,抖动。
  啪啪啪啪……砰砰砰砰……,肏的又大力又响亮,完全是把我的新婚爱妻照死了日肏的节奏。
  「肏妳妈,李浩,妳媳妇的小屄真好肏!肏妳媳妇的,李浩,看老子怎么肏妳的新娘子。
  妈屄,妳媳妇叶筱雨真是太他妈好肏了。
  肏妳媳妇,李浩,我肏妳媳妇,我要肏死妳媳妇,老子要日爆妳媳妇的骚屄,干破妳老婆的子宫,把妳媳妇的屄日烂肏坏!」筱雨被她日的美腿上下颤动,美脚脚尖挑著高跟鞋摇来晃去,真会淫荡极了。
  被人这样粗暴的对待,暴力的日肏,玩命的干肏她。
  我新婚才两天的新娘子竟然很兴奋,也毫无顾忌的尖叫淫叫:「啊,啊,啊,胖老板,肏我,啊,啊,用妳的大鸡巴,啊,啊,使劲肏李浩的媳妇,哇,哇,使劲肏,啊,肏爆李浩媳妇,啊,叶筱雨的骚屄,啊,啊,使劲日我,肏我,哇,李浩的媳妇欠肏欠日,啊,啊,妳别客气,啊,啊,想怎么日就怎么日,啊,啊,李浩媳妇,啊,叶筱雨就欠妳的大鸡巴日,啊,欠妳肏!啊,再肏狠一点!哇!」胖老板的粗腰飞快,大鸡巴就好似幻影一般在我媳妇的屄洞里肏进肏出,日的她的屄洞啪啪直响,淫水飞溅。
  大鸡巴高速移动甚至带著呜呜的风声气流,刮过我的鼻尖。
  我要是还清醒,一定可以轻易地感受到强劲的气流在脑门鼻尖划过。
  不仅如此,激烈的动作,让胖老板丰满硕大的卵带也前后甩动,不时的撞在我的鼻子上。
  要是我还清醒,一定震惊那巨大的力道,我媳妇被肏的真是辛苦啊!胖老板爽快的劈里啪啦把我媳妇筱雨爆肏了还几分钟,这家伙的,当真是不是自己媳妇,不心疼,大鸡巴怎么肏带劲怎么肏.一边肏一边还不停的打我媳妇的屁股,揍得筱雨的美臀,变得诱人的绯红,一边肏还一边不停的叫:「李浩,我肏妳媳妇!我肏死妳媳妇!妳媳妇真好肏!」
  过了一阵瘾,胖老板有些气喘的放慢速度:「骚货,把腿给老子绷直了,妳劈叉著肏妳,更带劲!」筱雨闻言美腿伸直成一字,这样就让她的屁股更加下沈,直接的骚屄就坐在我脸上,流满汁水的屄穴两边分开就坐在我的鼻子上。妳妈的!筱雨可是头顶著我的下巴躺在我怀里,然后整个人翻过了对折的在我身上,张开的屄悬在我的头上,也是她自己的头上。
  这样在美腿劈叉,可比直接劈叉困难多了,说起来惭愧,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媳妇身体柔软成这样。
  结果第一次摆出这样淫乱的姿势,却是被别人弄得。
  而自始至终,胖老板的大鸡巴都插在我新婚才两天的新娘子叶筱雨的肚子里。
  姿势一摆出来,胖老板就兴奋的摁著筱雨的屁股使劲往下压,压的筱雨的屄紧紧的贴著我的脸,然后他使出吃奶的劲,玩命的日我媳妇,肏我老婆。
  肏的筱雨的屄噗嗤,噗嗤的超响。
  他粗大的鸡巴每一下都是紧贴著我的鼻子,肏进我媳妇的屄里,丰满的卵带,啪啪的敲击著我的脑门。
  妳妈!我这绿帽子可谓戴的史无前例了。
  胖老板超兴奋:「李浩,肏妳媳妇,看到没,老子骑在妳脸上肏妳媳妇。妳妈的!妳媳妇就是个欠肏的贱货。妳他妈,娶这么个媳妇,日妳妈!妳媳妇以后还不天天被大鸡巴肏,肏妳妈的骚媳妇!李浩,妳媳妇的骚屄迟早有一天给人肏烂。妳妈,肏妳媳妇真带劲!」
  筱雨也骚的不行了:「肏我,哦,肏我,哦,哦,老公我给胖老板肏烂了,啊,啊,肏我,别客气,啊,啊,李浩的媳妇欠肏,啊,哦,肏死我,啊,肏烂我的骚屄。」
  「肏,筱雨,弟妹,妳喜欢我大力的肏妳,还是轻轻的肏!」「啊,我喜欢大力肏,啊,啊,我是骚屄,啊,我喜欢屄被肏破的感觉,啊,啊,别客气,哦,妳大力点肏,哦,哦,我不是妳媳妇,啊,啊,骚屄肏烂了,也不让妳负责,哦,使劲肏!连别人媳妇的屄都肏不烂,妳还是男人吗?啊,使劲肏!」筱雨的淫言浪语真是让人听著脸红,幸亏我是昏迷,否则要羞愧死,自己媳妇骚成这样,我的脸都丢尽了,让别人指不定以为我阳痿,喂不饱自己媳妇呢。
  可是我身体刚刚的,肏屄肏二三十分钟没问题,鸡巴也正常尺寸。
  但是,尼玛,这人就怕比,和胖老板的大鸡巴比,我确实差了许多。
  突然,胖老板一把抓住筱雨性感的足踝,往中间一收,筱雨小腿就跪在躺椅扶手,美腿跪我身体两侧,胖老板弯腰抱著筱雨的身子,死死的压著她。
  我媳妇就被团成一团,被死死的压在我身上我的头顶,被胖老板的大鸡巴一下一下,超有力的进入著筱雨的身体,日的筱雨都哭了:「呜呜,日死我,肏死我!」要知道胖老板的鸡巴有三十几厘米,超粗超大,这样一下一下,完全深入我媳妇的身体,筱雨的骚屄子宫不但塞得满满的,还塞得几乎要爆。
  筱雨被抱住完全不能躲避,被日肏的特别可怜,这样深入无比的肏了筱雨好几十下,胖老板开始全身颤抖,大卵袋不停的收缩,还想鼓风机,抽气囊一般,不停的往我新婚的新娘子身体里凶猛的灌精:「肏,老子日死妳,肏妳妈,李浩,老子当著妳面肏大妳媳妇的肚子,真他妈过瘾!」筱雨也高潮的不停颤抖,喃喃的浪叫:「肏大我肚子,哦,哦,肏大骚屄叶筱雨的肚子,哦,哦,肏大李浩媳妇的肚子……」痛快的射了一分钟,胖老板一拔鸡巴,一边抽烟去了。
  筱雨还在我身上不停的抽搐,尤其是骚屄穴,一抽一动,还咕咕的流精液,流了我一脸。
  肏完人妻一支烟,干炮快活似神仙,胖老板得意的拿著相机把这一幕仔仔细细的拍了几十张照片。
  半响,筱雨才羞羞的从我身上爬下来,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打球,不过却是完全光著屁股,只穿著高跟鞋,和破烂的丝袜,风骚又性感。
  一会胖老板又加入了,没几分钟,筱雨又输了好几局,直输的要做胖老板一年的肏屄玩具,还意犹未尽。
  不过筱雨的身体愈发的火热,骚屄又开始流水。
  老婆喝下的茶水里,被胖老板下了春药,难怪我媳妇这么骚,我就说嘛!我媳妇叶筱雨可是温柔贤惠,那是那种随便让人肏著玩的公共厕所。
  「筱雨,咱们晚点更刺激的,敢不敢去外面干一炮!」春药在已经猛烈的发酵著,现在筱雨的脑袋里只有性,只有鸡巴。
  本来就风骚的她此刻更是骚的一屄:「干就干!。
  」胖老板拉著她往台球室外面走的时候,她没有拒绝,而是兴奋的跟著。
  门打开,一阵凌烈的寒气袭来,老婆打了个哆嗦。
  寒风没有让她火热的身体感到不舒服,反而让她更敏感,说不出的爽快。
  不过陡然的冰凉,让老婆也清醒了不少,顿时犹豫起来。
  然而胖老板狠狠的一巴掌抽在她丰臀上:「骚屄,快点,愿赌服输!」这一巴掌极其有力,啪的!响亮极了,老婆雪白的美臀顿时被抽出一个红红的手掌印。
  被喂了大量性药的老婆,身体异常敏感,没有觉得很痛,反而很喜欢这种被人揍得感觉,「哦!」发出风骚,痛楚,夹著莫名舒爽喜悦的呻吟。
  被这一抽,老婆不由自主的迈出一步,然后胖老板手起掌落,啪啪啪!抽的老婆美臀如鼓般清脆作响。
  而抽打间,老婆就像被人抽打著前进的马匹一般,一步步向前走。
  胖老板嘲笑道:「真是只贱母狗,非要人抽著才走。
  」老婆一步步向前走,「哦,哦,哦,」呻吟越来越愉悦,似乎是喜欢这种鞭挞,老婆的屁股越来越向后撅,去迎合这种抽打,她的小腰慢慢的弯曲,最终她骄傲的头颅低下,像母狗般低下,这辈子也不可能像人一般骄傲的高昂了。
  最后老婆四肢著地,叉开美腿像狗一样,被胖老板抽著向前爬,一直爬到小院空旷的中间。
  旁边不远就是舅舅的小区,小区楼上的人向下看,就能看到我淫荡的老婆,这样的举动无意识大胆的行为。
  不过幸好是大年初一,各家都忙著招待亲戚,很少看到人出来走动。
  最起码,目前老婆还没暴露。
  现在全球变暖,冬天也不是很冷,就算是刚下了场雪,地上白皑皑一片,也不是冷的不能接受。
  这种冷,恰到好处,让老婆雪肌乍起,小腹冷的收缩,更加的期待和奔放。
  情欲被压缩再压缩,等释放的时候一定是异常惊人。
  胖老板架好摄像机,还拿著一个摄像机哢哢的拍摄。
  「骚屄,屁股擡高点,我要拍妳的贱屄!」「好不错,躺在地上,两腿劈叉,我要拍妳的贱屄样!」老婆按照胖老板的要求在雪地里绽放著各种淫贱的动作,让他拍摄照片。
  一会,胖老板拿来绳子,尼玛这是要玩sm捆绑啊!胖老板看样子没少干这事,手法相当熟练,三下五除二,没一分钟,我媳妇筱雨就被五花大绑,手背在身后,美腿大腿并著小腿被大闸蟹一般绑起来。
  然后筱雨被淫乱的吊在树上,绳子紧束,让筱雨的大奶更加的优美淫荡,垂著更显得形状硕大。
  下体非常开放,胖老板满意的怕几张照片,大鸡巴就开始肏我媳妇。
  被吊在空中,胖老板大鸡巴每大力的肏一下,就被我媳妇筱雨肏的荡出去,好像荡秋千一样,晃荡著,大奶子甩来甩去,看著就欠肏.日!胖老板真是会玩。
  「好了,妳老公该醒了,我们回去吧!」胖老板一怕筱雨的大奶子道筱雨却意犹未尽的道:「再日一会,我家还没被妳日够!」胖老板笑道:「行啦,以后有的是机会,那天妳老公不在家,老子肏妳一天,日死妳!」「嘻嘻,说话算话哦!」筱雨才有些不舍的跟著胖老板回到台球室。
  我还没醒,筱雨竟然有些不情不愿的穿衣服。
  不过胖老板却拿过筱雨的胸罩和内裤,挂在一边的墙上。
  筱雨问道:「干什么?」胖老板笑道:「展览啊!我把李浩的骚老婆肏了,当然要展览一下她老婆被我肏的内裤,让他看看呀!」我妻子筱雨娇嗔的瞥了他一眼,笑道:「妳真是坏!肏了人家老婆,还展览人家老婆的内裤炫耀,坏死了!」穿好衣服,我还没醒,老婆跳起来,双腿夹住胖老板的腰,美脚踩著台球桌沿,骚骚的笑道:「人家老公还没醒呢,瞧把妳吓得,要不再肏会。
  」胖老板笑呵呵的,屁股挨著桌沿站著:「随妳!」筱雨高兴的把旗袍下摆一撩,把胖老板大裤衩往下一拉,大鸡巴就弹出来了。
  「小骚货,这次妳自己动。
  」筱雨闻言主动的骑在胖老板的大鸡巴,脚蹬著桌沿,身子一起一落,淫乱的在胖老板身上驰骋。
  不过她才驰骋了三五分钟,还没尽兴,就听我「哦!」的一声,还是转醒。
  胖老板一拍筱雨屁股,提上裤衩:「妳老公醒了!」筱雨有些不高兴的道:「哼,怎么这时候醒了,妳也是下药也不多下点。
  」不情不愿的从胖老板身上下来,落下裙摆,弯腰装作打球的样子。
  被人下药,醒来,脑袋还是昏沈沈的,有些难受,不过我以为是酒喝多了。
  慢悠悠的睁开眼,看见自己的妻子筱雨正在不远处的球桌面向我,弯著腰打球,姿势倒是似模似样!而胖老板则装模作样的手把手的教我妻子打球。
  打台球的姿势,大家知道的,妻子弯著腰,挺著臀,胖老板手把手的教她,自然是从她身后压著她的背,肚子贴著我妻子的丰臀。
  我刚醒,脑袋昏,看胖老板教我妻子,也没在意。
  口有点渴,转身拿著杯子去倒水了。
  不曾想,我一转身,妻子就骚骚的回头一笑,手一撩拨,就把高开叉的旗袍撩到一边,雪白浑圆的美臀就露出来。
  胖老板才不客气呢,裤衩子往下一拉,猩红的大鸡巴就弹出来,大肚子往前一顶,就完全肏进我妻子的肚子。
  肏的挺狠,妻子差点叫出声。
  胖老板双手搁著衣服抓著筱雨硕大的美乳大奶,粗腰狂暴的开始撞击筱雨极富弹性的美臀,每一下撞击都让筱雨圆滑的美臀变得扁平,然后又恢复浑圆,不停地变形抖著一波波臀浪。
  啪啪啪的,好似机关枪一样密集的日肏著我的爱妻。
  筱雨双手抓著台球桌,上身已经完全趴在桌子上,丰臀擡得更高,雪白诱人,被胖老板使劲的日干,还极力忍著不敢叫出声来。
  由于我离得有些距离,又放著音乐,脑袋昏沈沈的我都没有听见啪啪的肏屄声。
  这样在老公身后被人肏,筱雨也兴奋的不行,不停的低声鼓励胖老板:「肏我,使劲肏我!」妈屄,这对狗男女也太大胆了,完全当我是空气呀!胖老板兴奋的擡起筱雨的左腿搭在台球桌上,筱雨单脚独立,下体就开放了。
  筱雨的美腿雪白,笔直浑圆,还有少许的肉感。
  让曲线更加优美诱惑,在灯光下,显得柔亮丝滑,非常滑嫩的感觉。
  尤其是是曲线到了大腿根部,优美的圆形曲线深陷,让妻子的美臀看上去极度有弹性。
  在两个半圆交汇的地方,是一块三角形的淫靡洼陷,如果我此时回头,一定就看见,妻子淫靡的洼陷处,一个黝黑粗壮的大棍子,正在不停的捣进捣出,两瓣浑圆啪啪啪的不停地抖动,动感十足。
  仅仅是我转身喝个水的功夫,也就一分钟,胖老板就疯狂的爆肏我妻子筱雨超过两百下。
  在我回身之前,胖老板才把筱雨的腿放下来。
  但是大鸡巴却没有拔出来,而是凶猛的一干,整根大鸡巴都完全插进筱雨的身体里,三十几厘米的大鸡巴插的筱雨阴道子宫都是满满的,小肚子鼓鼓。
  两人肉贴肉,有旗袍遮掩,我都没有发现。
  筱雨兴奋的不得了,就这样在老公面前被大鸡巴插的满满的,老公都不知道,真是好刺激好紧张好兴奋啊!筱雨的屄肉子宫肉都在不停的抽动,搅动,又热又腾又痒又爽,不由得不安分的摇动屁股。
  这个骚货,就然在老公面前都不安分。
  胖老板则死死的顶著筱雨的身体,鸡巴在她肚子里不停的搅。
  我坐回躺椅,被下过药,有喝过酒,脑袋好疼,不由得闭目养神。
  我眼睛刚闭上,胖老板就把筱雨的美腿一擡,放到桌子上,旗袍一溪掀,开始更猛烈的日屄,肏屄。
  肏的筱雨兴奋的细声呻吟。
  胖老板还笑道:「小骚货,肏死妳,在妳老公面前日死妳!」「日我,肏我,肏死我,在我老公面前肏死我!」筱雨也低声的回应。
  仅仅五分钟时间,我心爱的妻子就被胖老板爆肏了上千下,胖老板的鸡巴真是厉害。
  我还是感到口渴,一起身,转身去倒水。
  吓了这对狗男女一跳,可惜我因为只顾著头疼口渴,根本没注意到自己妻子筱雨,一条大腿完全光溜溜的横在台球桌上,从脚到屁股都是光光的,被胖老板的大肚子顶著。
  两人吓得身子一僵,胖老板本能的大鸡巴往我妻子温暖的屄洞里使劲一插,插的紧紧的。
  筱雨则是本能的屄夹的好紧好紧。
  但是我转身倒水去了,两人一楞,然后兴奋的不得了:我没发现!胖老板激动的大鸡巴开始爆日,使劲平生的力气,使劲日我的爱妻,还低声的咒骂:「李浩,妳个王八,这样日妳媳妇,妳都看不见,真是活王八!」筱雨也低声浪叫:「老公,啊,我被人这么肏,啊,妳都发现不了,啊,啊,妳绿帽子戴的不冤,啊,哦,哦。
  」胖老板更是兴奋的把筱雨的美腿扳直,摁在头顶,使劲日肏她,我妻子的两腿美腿完全劈叉开了,让人日肏,还是在我身后。
  我喝了一杯水,脑袋稍微清醒一点,又继续倒水,忽然看见我眼前不远的晾衣绳上挂著一件大红的胸罩,还有一件红色细沙绣花半透明的内裤。
  不由得奇怪,我记得胖老板没有老婆,这女人的内裤是谁的?不由得问道:「胖子,这女人的内裤是谁的。」
  身后胖老板哈哈大笑道:「这内裤可有来历了。
  听我跟妳说,这是一个骚货,贱屄,欠肏的卖屄婊子的!」这家伙说「骚货」,「贱屄」,「欠肏的卖屄婊子」,说的一顿一顿的,顿一下,就狠狠的使劲全身力气猛日我的爱妻筱雨一下,用这个方式,宣示著这个「骚货,贱屄,欠肏的卖屄婊子」就是我新婚的爱妻-叶筱雨。
  筱雨被的日的又疼又爽,幸福的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我笑道:「妳这家伙,还嫖妓啊!」「哈哈,算是嫖妓吧!不过不要钱!」我背著身细细的喝水道:「嫖妓不要钱,吹牛,妳以为妳鸡巴大,小姐就不要妳钱啊!」「哈哈,还真是这样!」胖老板得意的道:「我鸡巴大,日的那婊子骚的不要钱!哈哈!」说完使劲的日我妻子筱雨好几下,又对我说:「实际上,我肏的是良家人妻啦,白让我肏.爽!我告诉妳,我肏的这个骚货人妻,和弟妹一样漂亮。
  」可不是一样漂亮吗?是完全一样好不好!「人妻?」这个字眼忙让人兴奋的,我看向那团内裤,好像一团火!「是呀,长得和弟妹一样,不仅脸蛋漂亮,还和妳老婆一样,奶子大大,小腰细细,屁股丰满,美腿修长!我跟妳说,这样的人妻日起来最好日。
  这样的骚货用最好肏,大鸡巴一掏,就随便妳肏,还不要钱!而且我告诉妳,这个骚货也和妳们家叶筱雨一样,二十九才结婚,结完婚就让我随便肏著玩!」虽然每个男人都幻想能上这样的人妻,但是我才不信呢,以为胖老板吹牛皮,笑道:「尽他妈瞎扯,吹牛皮!吹牛没边了吧,新娘子刚结婚的让妳肏?」反正我不信,一个女人不爱一个男人为什么要和他结婚啊?要是爱那个男人,怎么会已结婚就出轨,逻辑上说不通嘛!胖老板平常就爱吹牛,我才不相信呢。
  胖老板得意的对著筱雨轻声说:「骚货,妳老公还不相信我肏了一个妳这样的贱屄,哈哈,他想不到我肏的就是他媳妇吧!」。
  筱雨闻言也是兴奋的媚眼如丝:「肏我,肏死她媳妇,让他不信!」「怎么?不信?不信妳问妳媳妇叶筱雨啊!」胖老板笑对我道我骂道:「管我媳妇什么事?」「嘻嘻。
  妳媳妇可是认识那个骚货的!」筱雨一边被胖老板日肏著,一边羞愧的在心里道:「老公,当然管我的事啦!因为,因为胖老板肏的那个骚货,贱屄,欠肏的卖屄婊子就是妳媳妇我啦!」但是这话不能跟我说,于是说道:「老公,别听他瞎说,刚才来了个女的,和这个家伙进了小房间,后来那女人走后,内裤就挂在那了。
  」这么说,胖老板说的是真的?我不由的心道,心里还有些小羡慕。
  「我就说嘛!」胖老板得意的抱著筱雨的美腿肏的她乳摇奶晃:「筱雨妳说,那个女人是不是和妳长得一样?」「是!」筱雨羞羞的道「放屁,妳媳妇才和骚货长的一样呢!」我笑骂「激动什么,我是说,那骚货长得和妳媳妇,一样漂亮,奶大腿长,腰细臀圆,肏著真舒服!」我骂道:「别胡扯,怎么净往我媳妇身上扯!」胖老板嘿嘿心中笑道:「不往妳媳妇身上扯,往哪扯,老子肏的就是妳媳妇!傻逼!」看我喝完水,准备转身,胖老板把筱雨的腿放下来,不过鸡巴依然深深的插著我的爱妻。
  脑袋还是有些疼,以至于我的脑子转不过弯来。
  没有发现,自己妻子一只都是一个姿势,撅著屁股打台球,二胖老板一只都压著我妻子,手把手的教她打球。
  坐回躺椅,我又闭目养神。
  见到我闭上眼睛,筱雨就迫不及待的主动擡起美腿架在台球桌上,胖老板大鸡巴又开始猛日。
  这次更大胆,他把筱雨的旗袍一直掀到腰上,让筱雨的整个下身全露,大鸡巴猛肏.还把筱雨的美腿笔直别到身后,又把我爱妻的另一条美腿也笔直的别在身后,穿著高跟鞋的美脚在她脑后交叉,然后双手摁著筱雨的削肩使劲的狠肏爆干。
  这个姿势真是淫荡极了,而且让筱雨的下身嫉妒开放,特别方便他的大鸡巴完全深入的肏干我妻子的屄穴。
  一边操他还一边说:「李浩,我跟妳说,像妳媳妇这样,长的漂亮,奶子又大,腿又长,腰细的的像水蛇一般的女人,最欠肏,最会红杏出墙,给老公戴绿帽子。
  妳可要小心,小心弟妹那天给妳戴大绿帽!」这家伙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有这样评论别人媳妇的吗?我头痛,懒得睁眼理他:「尽胡说,筱雨才不会呢。
  」胖老板嘿嘿的得意笑道:「我说真的的,今天我还肏了一个像筱雨一样的新婚骚货呢。
  妳怎么保证妳媳妇,不背著妳偷汉子?」我不屑的笑道:「切,筱雨才不会,我家筱雨又温柔又贤惠,很爱我才不会像妳说的那样。
  」筱雨听了我的话又惭愧又兴奋,因为她正在老公眼跟前偷人呢。
  胖老板嘿嘿笑著:「哦,筱雨,温柔,贤惠,爱妳!」他故意说的很重,没说一下还狠狠的肏筱雨一下。
  筱雨也调皮向著胖老板眨眼,轻笑的说道:「听见没,妳挑破离间没有,我温柔,贤惠,老公我爱妳!」换来的是胖老板更兴奋,更猛烈的肏她。
  胖老板继续道:「别不相信,想妳媳妇这样的女生,最喜欢大鸡巴,我鸡巴就挺大,说不定哪天妳媳妇就让我上呢!」妈的!怎么说话呢,不过我知道这家伙一向说话就这么欠揍,否则早给他大嘴巴子了。
  不过习惯了,我也不在意,不屑的道:「切,就妳这肥猪,我们家筱雨眼光还没这么差!」胖老板轻声的对著筱雨道:「肏,妳的傻逼老公还不相信妳会给我肏呢,妳说这么办?」筱雨眼睛中满是兴奋,心道:「老公,我真的正在被胖老板使劲肏.」筱雨大眼睛一转,骚骚的道:「那妳就用大鸡巴狠狠的肏他温柔贤惠,爱她的老婆。
  狠狠的肏,把他老婆的肚子肏大,用事实说话!」「呵呵,我喜欢!」胖老板一笑,说完就开始爆肏我爱妻筱雨的骚屄。
  肏的筱雨的屄穴啪啪啪的直响,幸好有音响,我听不见。
  不然我要是看见自己刚才还信誓旦旦的保证的,自己温柔贤惠的爱妻,正被人这样肏干,我估计要羞愧的撞死。
  胖老板又对著我道:「李浩,妳别不信,别看我长得丑,但是鸡巴大,最招筱雨这样的女生喜欢了。
  」我气道:「瞎胡说,在这样我生气了!」筱雨笑嘻嘻的道:「老公,别听他瞎说,我才不喜欢他这样的肥猪,我只爱妳!」胖老板不满的大鸡巴快速的日我妻子,大有把筱雨肏烂的架势。
  筱雨忙笑著回头,风骚的安慰他:「我不爱妳,但是我爱妳的大鸡巴,喜欢让妳肏!肏我!」胖老板呵呵一笑:「骚货,肏死妳!」其后,现场安静了,只有音乐声,还有音乐中夹杂的似有若无的肏屄声。
  几分钟后,胖老板美美的在我新婚妻子筱雨的肚子里下了一泡浓精,才提起裤子。
  筱雨无力的趴在台球桌上,撅著光溜溜的屁股喘息,屄穴精液滴淋。
  胖老板得意的拍了几张照片,然后拿起桌上的台球,一个个让我妻子的屄洞里塞。
  筱雨仰著俏脸,极力的忍耐,一会肚子里就被塞了八个台球,让她平坦的小肚子上,有了一些凹凸不平的鼓起,即使是落下旗袍,紧裹著小腹的旗袍,注意的话也会发现有些鼓。
  一会头不太痛了,睁开眼,外面天色已晚,其实才五点多,冬天天黑的晚。
  胖老板笑瞇瞇的端著两碟菜,放在我身前的桌子上,笑道:「李浩老弟,妳醒了,妳睡得可够香的!」我不好意思的道:「中午喝多了!」「天完了,要不在我这吃点,咱俩喝两口!」「不太好吧!」妻子筱雨从不远处探出头来:「就在这吃吧!也不知道妳什么时候醒,我就做上菜了,反正回家也是咱们两个人。
  」我一想也没再坚持,在这个城市,我就舅舅和姑姑两个亲人,姑姑今年回老家过年,今天给舅舅拜完年,我也没什么事了,回家也就和老婆两人看看电视,还不如和胖老板喝喝酒有点事做。
  于是我就和胖老板小酌起来,我媳妇筱雨在小厨房烧菜。
  胖老板很热情,筱雨一烧好菜,一喊,他就主动的去端菜,搞得我都不好意思。
  可是我不知道的是,在不远的小厨房里,我的新婚爱妻叶筱雨,是完全光著屁股在炒菜。
  每一次胖老板进去都要调戏轻薄一番,有时还用鸡巴肏几下玩玩,玩的我老婆筱雨淫水直流,眼眸含媚。
  筱雨,很贤惠,整了十几个菜,我中午的酒劲还没过,等筱雨上桌的时候,我已经有五分醉了。
  所以都没有在意,筱雨只穿了一件大红的旗袍,丝缎合身的布料包裹著爱妻完美的身材,很诱人。
  尤其是两个大奶,形状完美,顶端还有两粒突起。
  我脑袋有点晕,都没有反应过来,这样的表现证明妻子里面没有穿胸罩。
  不仅如此,,两腿间深深的凹陷,旗袍紧贴著,现实这媳妇那让人遐想的地带,如果不喝酒,很容易分辨出其实媳妇下面内裤也没穿。
  筱雨在我和胖老板的侧面落座,坐下的时候,一撩旗袍裙摆,把裙摆撩向我这边,从我这看没什么异样,但是从胖老板那边看,我爱妻腰以下,白花花的大腿,大腿间黑黝黝的屄毛都能看见。
  筱雨调皮妩媚的飞了胖老板一眼,晕!老婆变得这么骚了,公然在老公面前露屄给情人看!胖老板嘿嘿笑道:「今天,能和老弟和弟妹一起喝酒,真是有缘,好日子,我们拍个照片,纪念一下!」说完拿出相机,对著我和筱雨拍照,筱雨娇嗔风骚的横了胖老板一眼。
  因为这样拍出来的照片中,我和筱雨的合影,筱雨是在老公面前露屄的照片,显得筱雨特别骚。
  胖老板又兴奋的要拍三人合影,把相机定了自动连拍。
  我坐在前面,筱雨和胖老板一左一右,站在我身后。
  我不知道我看不见的身后,胖老板双手隔著衣服抓著我爱妻的大奶,被拍下来。
  然后筱雨的旗袍上襟被打开,两个大奶子完全露著,被胖老板玩弄著拍了好几张照片。
  然后筱雨风骚的一笑,一条美腿擡起,利落的的一个站立劈叉,胖老板手抓住她雪白的组合,我爱妻的美屄完全露出,被拍进相机。
  随后胖老板在我身后,玩我妻子的屄,筱雨嗤嗤的骚笑,最后胖老板把大鸡巴插进我妻子的屄里。
  拍了几张,筱雨又弯著腰,挺著屁股被胖老板日屄,拍了好几张。
  这才意犹未尽的结束!这对狗男女真是欺人太甚!明目张胆的在我背后调情,还拍淫照!又坐回来喝酒,胖老板笑道:「李浩啊!我说,妳媳妇叶筱雨捣洞的天赋不错。
  妳怎么不教她!」打台球在我们那有一种比较粗俗的说法,叫捣洞,因为台球要打进球袋,球袋的入口是洞形,打台球最后都是用球杆使劲一捣一般,进洞,所以戏称「捣洞」。
  不过胖老板这个捣洞,就是一语双关了,可是我听不出来,笑道:「她那行?」胖老板笑道:「怎么不行,今天下午我和妳媳妇捣洞捣的可好了,什么捣洞姿势,妳媳妇一学就会。
  」筱雨也笑嘻嘻,骄傲的说:「听见没,老公,妳媳妇我捣洞的天赋好极了。
  」我以前也教过筱雨打台球,虽然筱雨也喜欢,不过技术一直很差,没什么进步,我不由的摇头:「妳什么样我还不知道。
  」筱雨笑道:「那是妳用心教。
  」「好,好,我不用心,行了吧!」「就是,一会我让胖老板教我捣洞!」筱雨瞇著眼笑道胖老板笑道:「美女有命,我自然高兴。
  浩子,以后我教妳媳妇捣洞,妳不会吃醋吧!」筱雨喜欢台球,但是技术丑的很,还常缠著我教她,我有时都烦,巴不得有人替我,笑道:「吃什么醋,妳愿意教,正好!」
  筱雨闻言,撇撇嘴道:「老公,妳可别后悔,以后我和胖老板天天捣洞,气死妳!」我笑道:「我不生气!」
  胖老板笑道:「能和弟妹这样的大美女天天捣洞,是我的荣幸!」
  「看见没,人家胖老板比妳会说话多了!」筱雨撇我一下我笑而不语,胖老板笑道:「浩子,妳放著弟妹这样的大美女,和我天天捣洞,妳就放心啊!」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心道,要是个帅哥,我还没准不放心,万一日久生情什么的,但是胖老板这个挫样!
  胖老板笑道:「妳就不怕我和弟妹日久生情,以后不仅台球桌上捣洞,下了台球桌,再到床上捣另一个洞!」
  「切!」我不屑的道:「我相信我们家筱雨!」
  嘿嘿,胖老板干笑两声,心道:「傻逼,老子何止是上床捣洞,在台球桌上,老子照样捣妳媳妇的骚屄洞,想怎么捣就怎么捣。
  捣妳媳妇的烂屄洞,还用上床,随时随地,老子随便捣,傻逼。
  」筱雨在一旁听得也是心跳不已,故意撇道:「坏老公,妳不教我!惹急了我,真的让胖老板捣妳媳妇的洞洞!」呵呵,媳妇生气了,越是这样,我越不相信,笑道:「我才不拍!」「气死我了」筱雨撅著嘴。
  胖老板又开始劝酒,我没有发现,筱雨一想不喜欢我多喝酒,这次却没有阻止我,还有意无意的帮著胖老板劝我多喝一点,又喝了一会,我已经完全醉了。
  看到我喝的醉醺醺的,胖老板笑道:「李浩,光喝酒没意思,不如让妳媳妇表演个节目。
  」「好啊!」我醉了,下意识的答应。
  胖老板向筱雨说了什么,筱雨眼睛瞪大,娇嗔道:「不行!」胖老板道:「没什么,没担心,妳老公已经醉了,而且我还给他下了药,等明天一醒来,他就全忘了。」
  筱雨闻言,眼睛闪亮的问:「真的?」言语中有点颤抖,激动!
  「真的!」「那好吧!」胖老板笑道:「李浩,让妳媳妇跳个脱衣舞好不好!」「哦!」我醉醺醺的答应。
  音乐响起,筱雨跳到场中,开始随著音乐扭摆腰肢。
  媳妇的小腰很细,扭起来特别风骚有味道,扭摆著筱雨开始慢慢的解开旗袍的上衣襟,一会她硕大丰满,白皙弹性十足的大奶就露出来。
  筱雨轻轻的摇晃著上身,两只大奶开始左摇右摆,起初筱雨还有些估计,动作小,有点涩。
  但是见我真的喝醉了,没有阻止,就大胆了,放开了,身子灵活的扭动摇摆,大奶子甩来甩去,妈的真是风骚淫乱。
  跳了一会,筱雨突然一转身,一弯腰,纤手一撩旗袍裙摆,直接搭在腰上,白花花的大腿屁股就冲著我和胖老板完全开放。
  筱雨双腿大大的分开,小腿弯曲,大屁股上下左右的摇晃,还是不是的往后挺动,好似被人肏屄的动作,媚眼如丝的笑道:「我的屄漂亮吗?」
  我昏了头了,忘了有外人在,妻子这样的行为完全不对,还回答:「漂亮!」
  妻子笑道:「没问妳,我是问胖老板呢!老公妳问问他,妳老婆叶筱雨的屄漂亮不漂亮?」
  我晕乎乎的,傻傻的问:「胖子,我老婆叶筱雨的屄漂亮不漂亮?」
  胖老板笑道:「漂亮,漂亮,妳老婆叶筱雨的骚屄真是漂亮,老弟,妳好福气啊!娶了弟妹这样的媳妇!」我醉了,根本没听出来他话里的讽刺,还本能的为媳妇感到骄傲:「那是,我媳妇的屄可漂亮了!」
  筱雨笑嘻嘻的双手掰著屄,摇著屁股道:「漂亮就让妳们仔细看看。」
  这时胖老板起身道:「来,我和妳媳妇共舞一曲!」说完,走向前,双手掰开我媳妇的屁股,又揉又捏,还不时的抽一巴掌:「哇塞!李浩,妳媳妇的屁股真丰满!」
  「李浩,妳媳妇的屁股好有弹性啊!」
  「肏,李浩,妳媳妇的屄水真多。」
  筱雨则娇媚的不停的摇著屁股呻吟。
  胖老板一拉裤衩,露出硬挺的大鸡巴,笑道:「李浩,让媳妇表演个舔屌舞吧!」筱雨笑道:「好啊!老公,我舔屌舞跳的也很好。」
  说完就在我眼前开始小嘴细细的舔著大屌,表情淫乱风骚!不一会胖老板的大屌就被我媳妇舔的油光锃亮,硬挺威猛,雄赳赳气昂昂的,成为最凶猛的大炮。
  胖老板大龟头啪啪的抽打拨弄著我媳妇的屄洞玩,笑道:「李浩,看我的鸡巴玩屄舞,我的鸡巴玩妳媳妇的骚屄!」我喝醉了,但是生理上的本能反应还在,看著自己媳妇的屄被人的大鸡巴搅著玩,我的鸡巴竟然有了反应,一时间竟然忘了任何反对。
  一会筱雨媚笑道:「老公,我不但会跳脱衣舞,我和胖老板还能合跳肏屄舞。
  」说完,筱雨走到我眼前,在我身前一米的地方弯腰,手撑地,高高的撅著屁股。
  胖老板不知何时已经脱光了衣服,挺著大鸡巴抱住我媳妇的小腰,大鸡巴一挺,啪!就在我眼前肏进我媳妇的骚屄里。
  虽然喝醉,醉眼惺忪,但我还是本能的要阻止:「那是我媳妇,妳,妳不能肏!」但是手脚瘫软的我刚一站起,就摔倒地上:「妳……妳不能……」
  「肏!」胖老板笑道:「李浩,我肏的就是妳媳妇,妳乖乖看著吧!」
  「筱雨!」我无力的呼喊,无意识的呼喊。
  胖老板却得意的唱起《肏屄歌》,是健康歌的调子:「左三下右三下骚屄肏肏屁股肏肏干进干出咱们来肏屄洞捏捏奶子摸摸屁股要肏小骚屄李浩媳妇骚屄就是好肏!
  笑瞇瞇笑瞇瞇肏屄别客气干别人媳妇其实很容易压在床上哈啾哈啾不要忘记射精多射鸡巴水咕噜咕噜谁比我肏屄更有力……」
  胖老板一边唱一边跟著节奏使劲的肏的筱雨的屄啪叽!啪叽的,淫乱不堪,胖老板唱完,一拍筱雨屁股:「骚货,该妳了!」
  筱雨竟然也跟著唱:「左肏肏右肏肏小腰扭扭屁股扭扭挺屁股挺屄我要被肏屄摇摇奶子摇摇屄啊请妳肏骚屄干李浩媳妇妳可别客气笑瞇瞇笑瞇瞇不要客气肏大肚子我越来越美丽人人都说骚屄骚屄干屄不要带套干完记得射精射精干别人老婆快乐多……」
  唱到「小腰扭扭屁股扭扭」,筱雨还配合的扭扭腰,扭扭屁股,好淫乱!「摇摇奶子摇摇屄啊」筱雨真的跟著节奏淫乱的摇著大奶子,摇著骚屄给胖老板肏。
  虽然意识模糊,但是我还是潜意识的心碎了,眼泪直流,最后的意识看到胖老板和筱雨互相配合的肏著屄,唱著:「来,小骚屄啊,跟著我一起肏屄。要看好喔!嘿咻!嘿咻!嘿咻!嘿咻!老公加油~加油~我们一起来答数1234223432344234523462347234左三下右三下奶子扭扭屁股扭扭干进干出咱们来做运动肏肏屁股肏肏屄呀鸡巴深入屄学狗狗肏屄我也不害臊笑瞇瞇笑瞇瞇大家别客气肏骚屄我越肏越美丽人人都说nicenice干屄不要带套干完记得射精射精干别人老婆快乐多左三下右三下奶子扭扭屁股扭扭干进干出咱们来做运动肏肏屁股肏肏屄呀鸡巴深入屄学狗狗肏屄我也不害臊老公妳肏的好厉害啦!妳到处乱肏人家啦~害人家被妳肏的屄破啦~骚货做运动...不要讲话啦!啊啊!!我肏了即便了,我忘记了啦」
  这对狗男女欺人太甚,可是我已经醉的软了,而且胖老板给我下了药,这种药是迷奸小姑娘的,能让对方动弹不得,任由摆布,还脑袋清醒,事后全忘了。
  可怜我,眼睁睁的看著新婚的媳妇被胖老板的大鸡巴使劲奸淫,脑袋昏沈沈的阻止不了,事后还不记得,真是……我眼前,现在都是媳妇筱雨圆圆的屄洞,被胖老板的大屌塞的满满的,一进一出,啪叽,啪叽的响著。
  胖老板抱起筱雨,放在最近的台球桌上,筱雨分开美腿,胖老板庞大的身子压上去,扛著我媳妇的美腿,肏的她的美脚挑著高跟鞋乱颤。
  「李浩,傻逼,妳不是不相信,老子捣妳媳妇的骚屄洞吗?肏,傻逼,还高兴的同意我和妳媳妇捣洞。妈的,我让妳亲眼看看老子捣妳媳妇的骚屄洞,老子肏烂妳媳妇的骚屄。」
  筱雨的美腿雪白,雪臀丰腴,分开的双腿间,完全被胖老板肥大的肚子占满,他巨大的肚子一下一下,凶狠的撞击著妻子雪白的腿心,撞击的筱雨丰臀一沈一起,一沈一起。
  可以感受到他的撞击是多么的有力。
  「啊!——啊!——」筱雨风骚的尖叫著:「啊,老公,啊,老公叫妳不信,啊,啊,不用日久生情,啊,啊,妳媳妇,哦,现在就在,啊,被胖老板,啊,捣骚屄洞,啊,啊,妳媳妇的,啊,骚屄洞,啊,要被大鸡巴捣烂了,啊!啊,老公,啊,叫妳不信,啊,以后我天天,啊,天天让胖老板,啊,捣妳媳妇的骚屄洞,啊,啊,使劲,肏我的屄,啊,啊,肏啊!使劲肏啊!啊!啊!」
  「肏,李浩,听见没,老子不但捣烂妳媳妇的骚屄,还有肏的妳媳妇自愿被我肏大肚子。」
  媳妇配合的叫道:「啊,啊,肏我,啊,肏大我的肚子,啊,啊,肏大李浩媳妇的肚子,啊,啊!」
  虽然醉了,但是还是有一些悲愤,但是却动弹不得,眼皮越来越重,我极力的睁著,眼中模糊的的最后一幕是媳妇筱雨雪白的美腿v字形大大的,分开,被胖老板使劲的压在身下,粗腰一挺一挺,撞击的两腿间开放的耻丘……啪叽!啪叽!啪叽——!啪叽……啪……叽……我的眼不甘的闭上,我知道这一闭,胖老板还会更加凶狠的肏日我的新婚媳妇,但是第二天我将全部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