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代替大哥》

  我无可救药地爱上大嫂已经有三年了。
  把大嫂当作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充满诱惑的成熟女人而不仅仅是大嫂那是我高一时候的事情。
  那一天上体育科时,女生练习跳高,我们的体育老师恰好生病了,由高三的一个三十来岁的女教师代课,她先给女生做示范,我发现身材匀称而健美的她在跑动和跳跃时,丰满的胸脯一弹一弹的,好吸引人,腿也又白又长,很漂亮很性感。
  这一幕情景给我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我回到家还念念不忘。
  当大嫂为我打开房门时,我赫然发现大嫂不仅比老师长得更漂亮而且也更有女人味,她的乳房和长腿性感极了。
  就从那一刻起,我爱上了大嫂。
  接下来的几个月,我被这没有结果的相思害得寝食不安。
  我常常会痴痴地一看大嫂就是半天,会趁家里没人的时候将大嫂的衣服拿出来自慰。
  偏偏大嫂非常爱我,平时经常会和我有身体上的接触,我忍耐得很辛苦,几近崩溃。
  终于我忍不住了,刚好大哥去出差一天,在疯狂的念头的驱使下我到药店买了几粒安眠药,当晚我故意要求大嫂多做几个菜,买了瓶葡萄酒要大嫂和我一起喝。
  我把药下在大嫂的酒里。
  吃完饭不久大嫂就说很困,早早地上床睡了。
  我耐著性子等了半个小时,估计大嫂睡得很沈了,就把大门反锁,关了灯,到大嫂的房间。
  我当时非常害怕也非常激动,欲望还是战胜了理智,我上了床,小心地把大嫂的衣服脱光,我很小心、很小心地吻了大嫂的唇,只觉得心砰砰乱跳,就害怕大嫂会突然醒来。
  但大嫂一直没有醒。
  我还抚摸了大嫂的乳房和大腿,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女人的身体。
  我还轻轻吻了大嫂的下阴,拿舌头碰了碰大嫂的阴道口。
  整个过程我都是又兴奋又害怕。
  我很喜欢大嫂的腿,所以几乎用嘴吻遍了大嫂的下半身,特别还舔弄了大嫂的脚好久。
  我见连舔大嫂的足底大嫂都没有醒过来,判断大嫂应该睡得很沈很沈,就把自己脱光了,压到大嫂身上。
  整个人和大嫂全面接触的感觉非常温馨,我的鸡巴一下就顶到大嫂的阴道口,那里软软而有有点潮热的感觉使我一下子就忍不住就要喷射了,我忙抬起身将精液射在了大嫂的肚皮上。
  可能是过于紧张,我感到非常累,那鸡巴也再也硬不起来。
  因此那晚我接触了大嫂的身体却没有和大嫂真正做爱。
  这机会失去后我非常后悔,因为接下来的三年我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大哥再也没有出差,而我也不敢冒这种危险。
  我对大嫂的爱与日俱增。
  大约一个月前,我到乱伦者来聊天,一个人说他和大嫂做过,是强奸开始的,一直鼓动我强奸大嫂。
  我被他说动了。
  当时是星期六的凌晨5点多,我被鼓动得热血沸腾,决定趁大哥每周六上午去爬山锻炼家里只有大嫂一个人的机会采取行动。
  那时天刚蒙蒙亮,我在电脑前又坐了个把小时,终于大哥起床了,他匆匆吃了牛奶和面包就走了。
  听到大哥关上房门的声音,我激动得无法自持。
  立马关上电脑,先在自己房间脱了衣服,一边脱一边鼓励自己,无论今天最终会是怎样的结果,哪怕是死我也要先和大嫂做爱,得到大嫂。
  我走近大嫂床前,只见大嫂侧身朝里还沈沈地睡著。
  在清晨的曦光中,大嫂的侧影美极了。
  我小心翼翼而又忐忑不安地轻轻上了床,贴著大嫂躺下。
  我的心脏不争气地狂跳不已。
  由于是夏天,大嫂只穿了件宽松的睡裙,还颇有些透明,隐约可以看见大嫂里面只穿了条内裤。
  我小心地掀起大嫂的裙裾,大嫂雪白而丰腴的臀部尽现眼底。
  我伸手将大嫂的白色内裤向下脱去,一直脱到脚踝大嫂都没有察觉。
  我正暗自庆幸,大嫂忽然翻了个身。
  我就像被雷电击中了一样,被震呆了。
  时间仿佛停滞了。
  我看见大嫂的眼睫颤动著,颤动著。
  终于,我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大嫂慢慢睁开了美丽的大眼睛。
  那一刻似乎有一千年那么长。
  看著大嫂熟悉的美丽的大眼睛,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真切地感受到内心的巨大恐惧。
  我知道自己正面临著人生最重大的抉择,我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尽管事前我已经下定了决心。
  这时,我清晰地看到大嫂的眼中闪现著迷惑的神情,一双性感的红唇微微张开,正要发出「你」的音节。
  如果说在这之前我还在彷徨犹豫的话,那么,大嫂的这一微小的动作促使我下定了最后的决心,我知道如果大嫂叫喊出来的后果。
  我迅速动了起来。
  抢在大嫂出声之前,我的唇封住了她的唇。
  我果断地压到了大嫂上面,用脚将大嫂的双腿分开。
  大嫂两眼睁得大大地呆楞了足有一分钟的样子,然后眼中现出惊恐的神情,扭动著身子,同时双手扑打著,竭力想摆脱我的控制,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而此刻的我已经什么也顾不得了,只是急切地想和大嫂温暖的身体融为一体。
  空前的刺激感和恐惧感令我的欲望达到了极致,我焦急地寻找著宣泄的突破口。
  大嫂愈来愈焦急地挣扎著,她的呼吸愈来愈急促。
  我的唇在大嫂的脸颊上吻著,感到两串咸湿的泪水正流淌了下来,我不由得支起身,看著大嫂,她微闭著眼睛,眼角挂著泪珠的样子令我又怜又爱,几乎放弃了进一步侵犯她的念头。
  就在我心中天人交战的时候,我猛然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新天地,那种感觉温馨得令人想哭。
  而大嫂就像被电击了似的,被震呆在那里,眼睛睁得大大的,难以置信地盯著我,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我本能地抽插起来。
  虽然这是我的初体验,但我早已从书刊影视上学会了该怎么做。
  我的胸膛里满溢著幸福、快乐。
  那一刻我完全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只知道自己在快乐的天堂里飘浮著。
  我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快乐,在淋漓尽致的喷发中我尝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我无力地趴伏在大嫂身上。
  大嫂好像也懒得将我推开,于是我便静静地躺著。
  过了一会儿,我感到大嫂的胸膛起伏著,接著我听到了低声的压抑的哭泣声,大嫂哭了。
  我既心虚又有些心慌,忙不叠地支起身,只见大嫂已经泪流满面。
  我慌了,想安慰大嫂,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懦懦地叫著:「大嫂,大嫂。
  」大嫂把脸别过一边,不理我,身体因为哭泣抖动得更厉害了。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无比的悔恨涌上心头。
  我有些难堪地发现自己还压在大嫂身上,自己也感到有些无趣,便灰溜溜地下来躺在一边。
  大嫂将身体侧转向床里,肩膀剧烈地抖动著,无声地哭泣著。
  我伸手轻抚大嫂的肩头,大嫂一扭身闪开了,我又伸手过去,大嫂又躲开了。
  我干脆将整个身体贴上去,将大嫂搂在怀里。
  大嫂略挣扎一下,发觉我很坚决,也就不动了。
  我心里又悔又怜,可是我发觉自己的欲望竟然又高涨起来,阴茎又硬了起来,直顶著大嫂的屁股沟。
  大嫂一定也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有意识地将身体向前躲开。
  我想既然已经有了第一次,再做一次也是一样,便将大嫂的身体扳过来,又压了上去。
  大嫂急了,捏紧拳头对我又捶又打。
  我不理会大嫂的反抗和挣扎,用双腿将大嫂紧紧闭拢的双腿分开,又一次进入了大嫂体内。
  我一边胡乱地亲吻著大嫂,一边抽送起来。
  我的每一次抽送都让大嫂发出轻微的呻吟,每次有力的冲刺都让大嫂雪白丰满的乳房弹动著。
  和大嫂身体的每一次摩擦都让我快乐极了,我感到大嫂的身体越来越湿润,抽插起来越来越容易。
  不懂得适当时候应当停一停再继续冲刺的我拚命地抽送著,直至抵达快乐的最巅峰。
  淋漓尽致地喷发之后,我惊愕地发现大嫂微闭著双眼仍在剧烈喘息,而她的阴阜还向上翘著,试图更加贴近我的身体。
  大嫂的脸红红的,还微微出了些汗。
  我半跪在大嫂的两腿之间,静静地凝视著大嫂美丽的脸庞。
  大约是室内异样的寂静使大嫂回过神来。
  她睁开眼睛,见我还愣愣地盯著她,大约也发觉了自己刚才的表现,又羞又悔,用力一脚朝我蹬来。
  我完全没有提防,被大嫂正蹬在胸口,我哎呦一声跌下床,倒在地上。
  大嫂大概也没想到自己会将我蹬到地上,见我神情痛苦,关切地支起身,看著我,下意识地伸出手想拉我。
  随即大嫂意识到自己还赤裸著身体,想到我对她所做的一切和自己的表现,哀怨地看了我一眼,返身扑倒在枕头上,将头深深地埋进枕头里,两肩颤动著,无声地哭泣起来。
  我挣扎著爬起身,坐到床边,试图安慰大嫂。
  但我的手一碰到大嫂的肌肤,大嫂就很剧烈地扭动肩膀,哑著声说:「你走啊,我不要看到你,你走,走啊。
  」我试了几次,大嫂都还是这样,我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
  整个上午,大嫂都躲在她的卧室里。
  大哥回来的时候,见大嫂头朝里睡著还没起床,便来问我大嫂是怎么了。
  我朝大嫂侧卧的身影看了看,故意提高一点声音说:「大嫂说她身体有点不舒服,头有些晕,叫我们不要打扰她,她想多休息休息。
  」粗心的大哥完全没有发现我和大嫂的异样,还关切叫我说话声音小一些。
  为了补偿对大嫂的愧疚,当天中午我下厨做了好几样大嫂喜欢的菜,我还把饭菜端到大嫂床前。
  我轻声对大嫂说:「大嫂,吃饭了。
  」见大嫂不应,我又轻声说:「大嫂,对不起。
  我是真的爱上你了,都是我的错。
  你吃点吧。
  」大嫂还是不应。
  这时大哥催我去吃饭,为免大哥起疑,我只好对大嫂说:「大嫂,我先出去了。
  是我对不起你,以后你罚我吧。
  」饭后,整个下午,大哥都在书房看书。
  我一直想找机会和大嫂说说话,但都没有机会。
  唯一让我欣慰的是,大嫂把饭都吃了。
  到要做晚饭的时间时,大哥告诉我他晚上要去赴一个婚宴,让我不要做他的饭了,还特别交代我要好好照顾大嫂。
  大哥大约四点多就走了,五点钟我再次走进了大嫂的房间。
  大嫂还躺在床上。
  我走近大嫂,在床边坐下。
  大嫂知道我来了又无声地抽泣起来,我感到非常的无聊,大嫂你还在生气吗?大嫂还是侧卧著脸朝著墙没有理我,大嫂美丽的侧影又钩起了我的欲火,反正再做一次也是做,一不做二不休我撑开大嫂的双腿,扑到了她的身上,大嫂似乎感到了真正灾难的到来,也不知道那来了一股强大的力气,狠狠的推开了我,可她刚想站起来往外逃,我马上抓住了她的一只脚,大嫂重重的摔到在了床上。
  正在大嫂绝望之际,床头柜上的一把剪刀吸引住了她,她赶紧身手去拿。
  就在我准备再次扑到大嫂身上是,大嫂突然转过真拿著剪刀对准自己的脖子,颤抖著说:我….你不要再继续了……大嫂受不了了….你要是再这样……我就….我就死在你….面前…..。
  这突如其来的场面震住了我,我定定的站在大嫂的面前,一动也不敢动。
  我…..我是你大嫂….我们是不可以…..希望你能理解大嫂…..不要逼我…..。
  大嫂一边哭泣一边说。
  她的身体在颤抖,她的脸在扭曲,她的眼神祇有一片惊慌。
  大嫂,你不要这样,你知道我是喜欢你,爱你才这样…..。
  我显然比大嫂镇定多了,他在尽量和大嫂说话,消磨时间,分散她的注意力。
  我….不行….我不可以…..我你要是…..真的爱大嫂…..你就收手吧……我求你了…..。
  说著,大嫂痛苦的摇了一下头。
  可就是这不经意的摇头,我找到了破绽,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了大嫂手上的剪刀。
  大嫂一慌,马上有转身想逃,我看来是来不急拦住她了…..大嫂..。
  我突然大叫了一声。
  大嫂本能的回头一看,顿时整个人僵住了,只见我把剪刀锋利的一面架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大嫂,你听我说好吗?我很冷静的说。
  这时的情况已经到转了过来,面对爱子的行为,大嫂没有选择。
  大嫂,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大嫂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敢在这时候说什么,只是一个劲的在摇头,在哭泣。
  大嫂,你是我最爱的女人,除了你,我谁也不要,我只想和你在一起,如果你拒绝了我,我的人生就没有了意义,我还活著干什么?说著。
  我的眼眶里也溢出了泪水,就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我,你不要这样,你还是让大嫂死了算了。
  大嫂无奈的说。
  可以,你先死,我会跟著你的,只要能跟你在一起,我不在乎是天堂还是地狱。
  我慷慨激扬的说。
  大嫂虽然一直表现得很坚决,可面对弟弟以生命作威胁时,她没有了方向,她爱弟弟比过爱自己,没有了弟弟,她的生命也没有意义,可乱伦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让她难以接受,如果死可以换来弟弟的幸福,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可面对弟弟的生命和沈重的道德,她又应该如何抉择……..。
  大嫂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强大的压力让她没有了力气。
  我跪在了大嫂的面前,他似乎看出了大嫂犹豫的心态,说:大嫂,我向你保证,我对你的爱不仅仅的肉体上的,更是精神上的………。
  再说我们已经做都做了,只要大哥不知道………大嫂在听,也在想,难道肉体就这么重要吗?当初嫁给我大哥时本以为自己得到了幸福,可却的被他得到肉体,好年容易熬到了现在,可弟弟却又对她的肉体要生要死,如果牺牲了这身肉体是不是就可以万事无忧…..大嫂,大哥这样对你,我觉得不公平,他在外面花天酒地,可你却在这里受苦,大嫂,我要代替大哥,他不能给你的,我给,他不爱你,我爱…….。
  我仍然滔滔不绝的说著。
  是啊,这么多年了,到底图个什么?道德能给我快乐吗?有美丽,有钱,却有个不忠的老公和个不孝的弟弟,这到底是为什么?我的命运难道就这么难,这么苦吗?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大嫂的心理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并开始疯狂起来,于是她做了个疯狂的决定。
  大嫂,你也不要想不通,我们之间的爱只要我们明白就可以了,其他的……..。
  不用说了。
  大嫂突然打断了我的话,一手又夺过我的剪刀,仍到了一边。
  这时,又换到我吃惊了,眼睁睁的看著大嫂,不知道怎么了?大嫂坚强的站了起来,潇洒的躺到了床上,说:我,你不是要大嫂吗?我还没反映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简直不感相信眼前的一切那么快的到来,犹豫了一下,也跳到了床上。
  大嫂,你真的愿意了?我傻傻的问到。
  你少唧唧歪歪了,你是不是不想要啊。
  我真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平时温柔似水,美丽端庄的大嫂嘴里说出来的,他疑惑的看著大嫂,不知道这还是不是自己的大嫂,他有点胆怯的爬到了床上,犹豫的玩弄起的大嫂的大奶子。
  突然,大嫂一个翻身,把我压在了身下,像饿狼一般在我的脸上狂吻。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景吓住了,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映,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眼前的一切和他的计划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大嫂扭动著柔软的身体,一对大奶子在弟弟的身上蹭来蹭去,一条雪白嫩滑的大腿在摩擦著我的大肉棒,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问题快乐是什么?是这样吗?我带著疑问的抱住了大嫂,心里还不明白大嫂怎么了?怎么会这样?{我,抓大嫂的屁股。
  {大嫂,你怎么了?我看著不一样的大嫂,忍不住问道。
  怎么,你不喜欢吗?大嫂反问道。
  不是,我只是….觉得….啊….。
  大嫂在我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下,{怎么,你反悔了….没那么容易。
  换成平时,大嫂从不会这样说话,更不会这样做,可现在她有了一种新的体会,一种对主动权的体会,原来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是多么的舒坦,多么的爽快。
  说著,大嫂一屁股坐到了我的头上,把小穴对准我的嘴巴,一阵乱磨,我没来得及准备,被大嫂的淫水涂得一脸都是,可我还是迅速的找到了位置,对著大嫂的小穴一阵狂吮。
  大嫂扭动著屁股,一阵阵前所未有的快感涌向她的大脑,原来凌驾在别人的头上是这么的爽。
  刚才她还在为了自己的清白苦苦的挣扎,现在她却可以尽情的享受著快乐,这的一种转变,一种疯狂的转变。
  可怜的是我,虽然享受著乱伦的快乐,可到现在还是不明白这是怎么了?书上不是这样说的啊?而且大嫂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啊?啊….我….舒服吗?呜….呜….。
  我的嘴被大嫂的小穴压著,根本回答不了。
  大嫂回头看了看我那支挺拔著的大肉棒,心中问道:可以吗,这会不会太过份了?这可不的放纵这么简单,这可是乱伦,这么做我能得到什么,只是快乐吗?可是快乐不正是我需要的吗?既然要放纵为何不放纵到底?不管了,试试…..大嫂扶著我的大肉棒,一屁股坐了上去,小穴里的刺痛和快感一起奔向她的神经中枢,我只感到一阵温暖包容,我沈醉了,沈醉在大嫂的温柔与狂热里,只想一干到底。
  大嫂骑在弟弟的身上,上下扭动著屁股,久违了的快感冲击著她那混乱的道德。
  大嫂,这是…为什么…?大嫂看著我,却一脸严肃的回答说:不要问。
  其实大嫂也说不上为什么?她不为老公,不为弟弟,只为了自己,为了多年来的沉默,为了多少次的打击,她只想找回一个快乐的自我………我没敢再问,这时他才前所未有的领会到大嫂的尊严。
  我….抓大嫂的….奶子….。
  哦。
  我早就想对那对摇晃著的大奶子动手了,可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敢,现在反倒让大嫂提醒他。
  {用力点。
  哦。
  看来我还是怕。
  不一会大嫂也累了,她躺到一边,潇洒的说:好弟弟….该你了…。
  我马上木头一样趴到了她的身上,还是大嫂把他的肉棒引到了湿淋淋的小穴里。
  我机械化的挺动著屁股,大肉棒在大嫂的小穴里来回穿梭。
  哦….啊….。
  大嫂情不自禁的呻吟著,快乐的感觉在她的血液里奔腾,她忘掉了道德的沈重,忘掉了现实的廉耻,这一刻,她只想享受,享受性爱的快乐,享受乱伦的刺激,显然,她成功的找到了自我。
  哦…我….快点…..用力…..。
  慢慢的,我也忘记了刚才的种种,沈迷在大嫂的肉体中,他挥舞著大肉棒来满足大嫂,也满足自己乱伦的渴望。
  大嫂,舒服吗?少啰嗦….啊….。
  是,大嫂。
  我拼了命的冲刺著大嫂的身体,大嫂与弟弟两在乱伦的快乐的双双堕落,不管谁是主动,谁是被动,一切只有欲望的发泄,没有道德,没有烦恼…….大嫂与弟弟两疯狂的交合著,大嫂抚媚的看著我,随著节奏扭动著性感的身体,一对大奶子来回摆动,我也幸福的看著大嫂,心中有道不尽的快乐…..不一会,大嫂在激情的快感中得到了高潮,我也在大嫂的体内得到了满足。
  大嫂躺在床上细细的回味著那多少年没有过的快感,相信这不是最后的一次,更不会是唯一的一次,因为她已经觉得改头换脸,主动的去追求自己的生命…..我如愿以尝的得到了大嫂的身体,虽然有点莫名其妙,可我还是沈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