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荡女同事》

  来到这家公司也快两年了,一开始就觉得明蕙蛮漂亮的,但因为不太熟,所以并没有深入交谈。后来渐渐熟了,因为年纪不会差很多,再加上主管把我们编制在同一个小组内,所以多了一些聊天的机会,从同事那里得知她老公这几年外遇,去年几乎闹离婚了,也因此她跟她老公已经完全没有性生活了。明蕙这种三十出头的少妇,怎能忍受长期不做爱呢?一直想亲近她,想滋润她那几乎干涸的小穴….
  上个月初,公司办生日会,明蕙跟另外一个同事被指派带动跳,看他随著音乐扭动那小蛮腰,双唇微抿,圆圆的臀部摆动起来更是诱人,那随著音乐节奏奔放的眼神,透露著性饥渴的诱惑,不知不觉我的灵魂都跟著他摇摆起来了,她那放荡的姿态,让我在带动跳结束后就冲到厕所去打了一发,心中暗暗盘算著,我一定要上明蕙!
  生日会结束后,我就常借故去找明蕙讨论小组的事情,也常约她中午吃饭,对于我的邀约,她从来不会拒绝,甚至到最近两个星期,她都会故意晚上留下来加班,跟我讨论事情时距离越靠越近,慢慢的还加上一些肢体踫触,害我每天回家都想著她打手枪,有几次想对她下药,但想想都做罢,我要他在清醒的情况下,心甘情愿被我操。
  上个星期五,我们两个又留下来加班,宽大的办公室只剩我们两个,明蕙跑来坐我的隔壁,讨论一会儿,主题就从公事转移到私事了,我问她跟她老公现在有没有好一点,她说她老公还是跟别人纠缠不清,我问她︰「可不可以问你一个比较私人的问题?」
  明蕙说︰「你问啊!」
  我问明蕙︰「你跟你老公还有性生活吗?」
  明蕙的脸庞瞬间羞红了起来︰「怎么问人家这种问题。」
  我盯著她看,明蕙才慢慢的说︰「很久没有了。」
  我又接著问她︰「到底怎样才能让一个女人达到性高潮?」
  明蕙的头低的更低了,我当然趁胜追击︰「你教我啊,我比较没经验嘛!」
  我说,说著说著,我慢慢把身体向明蕙靠近,两个人的膝盖已经踫在一起了,没想到此时她竟然说︰「这用讲的讲不清楚啦!」
  我说︰「那要用做的啊?」
  此时的明蕙,静静坐在那里,没再往下接话,似乎等著我的进一步行动,我搂著她的肩,心想,都快十点了,办公室应该不可能有人回来,刚好没在办公室做爱过,今天真是老天给我机会,但是又想,上星期也是十点多,那个工作狂的郑经理还回来拿第二天的会议资料,想想,不要冒这个险好了,于是我用手拖起欣蕙已羞红的脸,告诉明蕙︰「下次你要教我喔!」
  明蕙害羞地点点头……
  今天主管叫我们去办事处那边一个客户做提报,刚好另一个组员请病假,我心想,就是今天了,老天爷在催我了。从公司出发后,在车上我把手放在明蕙的大腿上,穿窄裙的OL,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性兴奋的?她没有把我的手推开,到客户那里,我们联手做了一个完美的提报,签订合约后,我们高兴地告别了客户,一到车上,明蕙兴奋极了,我顺口说︰「明蕙,你今天表现好极了,回去经理一定高兴死了,来抱抱!」
  明蕙竟然一股脑就扑了过来,不但抱我,还在我脖子上亲了一下。我想,打铁趁热,机会是留给准备好的人的,于是我说︰「今天真是累死了,去洗温泉好不好?」
  明蕙说︰「哪有人这么热洗温泉的?」
  我说︰「做很多事情跟天气是没有关系的。」此时明蕙的眼神竟在瞬间流露出一种淫荡的诱惑,会心一笑地点点头。
  车子一边开往目的地,我心中就在盘算要找哪一家温泉,在脑海中搜寻一会儿,想起一家完全只有温泉套房的,我决定让明蕙避无可避。进了温泉旅馆,拿了钥匙后,明蕙紧紧跟在我身后,完全是一种带女友上旅馆开房间的感觉,尤其我从来没上过已婚妇女,这样的性幻想,不知已让我打过多少枪,今天,就是今天,我要美梦成真了!
  开门进了房间,我假装吓一跳说︰「怎么跟旅馆一样,而且只有一个浴缸耶!」
  明蕙此时一句话都不说,我开始担心,今天会不会失败?于是我说︰「你先泡好了!」
  明蕙把外套脱下,从上衣的钮扣间我看到她今天穿的是红色胸罩,她说︰「浴室里面没地方放衣服,我在这里脱,你把脸转过去。」
  我把脸转过去,心想,她就这样脱了,今天如果不成功,我就挥刀自宫。随著浴室里传来阵阵水声,我的弟弟也随著那温泉交响曲昂然挺立,隔著一扇门,我问她︰「你要洗多久,太晚回去经理会骂的。」
  明蕙说︰「快好了!」
  我又问︰「浴缸大不大?」
  明蕙竟然回答︰「两个人泡应该可以!」
  我一听,马上脱去身上仅存的一条内裤,试探性的转动浴室的门把,哇,没锁,心想,明蕙,我让你等太久了。
  门开了个缝,我溜了进去,浴室里雾蒙蒙的,明蕙似乎用一种装出来的惊讶表情看著我,我说︰「节省时间嘛!」
  我慢慢进入了浴缸,明蕙只是小声的说︰「别乱看喔!」
  我心想,我当然不会乱看,这种好机会,我一定好好的看,而且不只是看…..。透过水面折射,明蕙那原本大概33C的奶子,竟然又大了许多,再往下看,哇赛,阴毛真多,长长的阴毛在水中漂浮著,喔,天啊,我如果今天忍的过去,我一定是性无能。我故意把水泼到明蕙脸上,这种电影里的老把戏,在此刻是必经的手续,然后欣蕙也泼我水,我说︰「我躲进水里,你泼不到!」
  说完,我深吸一口气,潜进了水里,慢慢把头往明蕙那胸部靠近,贪婪地含住那樱桃般的乳头,她的乳头竟然还带著淡淡的粉红色,真是不简单,在水中一口气是没办法憋太久的,在快没气的一刹那我冲出水面,明蕙没把我推开,我说︰「明蕙,上次你说要教我一些东西喔,还记得吗?」
  明蕙不知是太热,还是害羞,或者是春心荡漾了,两颊更是红了起来。我说︰「好热!」
  我故意站起来透透气,阳具刚好在明蕙脸旁边,她倒也没躲开,于是我慢慢把我那涨红的阴睫往她嘴边逼近,油亮的龟头挑逗著明蕙那鲜嫩的下唇,慢慢往她那两片嘴唇挺进,明蕙似乎忍不住了,张开了樱桃小嘴,把我的阴茎一次含到底,那种贪婪,我确定等一下一定会更疯狂,明蕙吹喇叭的功力真不是盖的,时快时慢,纤纤玉手拨弄著我的蛋蛋,我正陶醉,张开眼楮想看她的表情,没想到明蕙一双眼楮张的好大,带著顽皮的眼神看著我,就著样我们四目交接,那种视觉上的快感,看著自己的阴茎在明蕙双唇间进出,我真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
  明蕙大概帮我吹了五分钟,我扶著她站起来,示意她转过身去,手不客气地往她那神秘的小穴滑下,天啊,刚才她下半身都在水里,竟然还这湿滑,此时明蕙轻轻摆动著那带点丰腴的美臀,好像示意我快进入,于是我把她的双腿稍微分开,高度刚好,看著我的龟头在朝思暮想的美穴前,我慢慢的,一点一点进入,进入到差不多五公分,我停住了,双手轻揉著明蕙的乳房,天下竟有这柔软的奶子,今天真是赚翻了,就在明蕙陶醉在哪两粒樱桃的爱抚时,我突然往前一顶,整婪阳具完全进入明蕙的阴道,她猛然「嗯」了一声,语调中充满著满足感。
  我轻扶著明蕙的腰部,慢慢的进出,明蕙的淫水真多,阳具在她的阴道里,是一种既湿热,又黏滑的感觉,看著进出之间发亮的阴茎,心想,阳具啊,你真有幸,跟了主人将近三十年,今天总算让你吃一顿满汉大餐了。随著我进出的速度加快,明蕙再也忍不住地叫了出来︰「好舒服,真的好舒服。」
  此时的明蕙以完全解放,她的臀部更是规律地前后摆动,完全配合我的进出,为了给她更强的刺激,我故意跟她反方向动作,这样可以更用力撞击她,让阳具完全顶到明蕙的子宫颈,突然,就在一阵狂抽猛送之间,我射了,明蕙似乎还没得到满足,双手伸到后面来拉著我的手,依然摆动著她的美臀,让她的小穴继续得到满足。天啊!射精后再抽送,就好像被万千蚂蚁爬过脚底一般,我急忙抱住她的腰,不让她继续动,明蕙此时竟然抗议了︰「你好自私喔,自己满足就好了。」
  我心想,开玩笑,我哪有这么轻易放过你,我说︰「明蕙,我知道你饿很久了,这只是开胃菜而已!你说话要算话喔!」明蕙噘著那刚含过我阴茎的小嘴说。
  擦干了身体,我牵著明蕙的手走到床边,她就像个小女孩般依偎在我身上,我顺口问她︰「明蕙,你多久没做爱了?」
  明蕙哀怨地说︰「快两年了。」
  我继续问她︰「那你怎样解决生理需求?」
  明蕙说︰「我有买一根橡皮的,偶尔在办公室的厕所里自慰,但是跟今天的感觉差太多了!」说著说著,明蕙竟然伸手把我的香烟拿去,深深吸了一口。
  「好久没抽了。」明蕙说这种画面太令我兴奋了,几个小时前,明蕙还是穿著整齐套装的典雅OL,现在竟然只裹著一条浴巾,在我面前抽著烟,这种冲突性极大的景象,使我莫名地兴奋。我挽著明蕙的头发,手慢慢顺著她的肩膀滑到胸口,轻轻一拨,浴巾就滑下了,我把她压倒在床上,轻轻地舔著那两粒樱桃,真的好软好软的奶子,顺著乳沟轻轻往下亲吻,还没好好观赏明蕙的美穴呢,我的舌尖轻轻在她的阴毛上舔著。
  此时明蕙的蛮腰突然挺起,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我再往下轻探,明蕙的阴毛真多,又浓又密,不过排列得很整齐,看起来很性感,再看她的阴唇,完全不像是生过小孩的,反正一看就知道很少做爱,我用食指轻轻玩弄著明蕙的阴核,再慢慢拨开那诱人的阴唇,食指跟中指一起慢慢滑进她的阴道,来回抽送不过五下,伸出来一看,明蕙的淫水竟然多到从我的指尖滴下来,这世上难得一见的鲍中极品,我怎能错过。
  我先用舌尖在明蕙的阴核上绕圈圈,由慢而快,然后出其不意地狠狠舔了她阴唇一口。
  「喔!」明蕙叫了出来,我继续舔著她的美穴,明蕙的大腿越夹越紧,淫水不断地从阴道中流出,很奇特的味道,一闻就令人疯狂想做爱的味道,我当然照单全收,我看著明蕙,此时的她,牙齿紧咬著下唇,不断发出「嗯…嗯…」的呻吟。
  明蕙忽然伸手在我身上来回抚摸著,我感觉她似乎想把玩我的阴茎,我把身体往上移了一点,嘴巴依然吸吮著那美穴,没想到明蕙竟然把头移到我的下半身,哇靠,够呛,她竟然想来个69式,要疯,今天疯个够吧,我想。
  明蕙这次更贪婪地含著我的阴茎,只要我用力舔她的穴,她马上会用力吸我的阴茎,天啊!比刚在浴室更过瘾,这真是我有史以来最舒服的一次口交,我们大约用69式互相口交了十分钟,我的阳具彷佛即将爆裂了,我好想射在明蕙的嘴里,但又怕她觉得我变态,所以我停止了动作,仰躺在床上,此时明蕙的穴已经淫水泛滥,两片阴唇也已涨的通红,我本来想休息一下,没想到明蕙腿一跨,美穴就在我龟头上方诱惑地摇摆著,她慢慢地自己插了进来,「喔…….」,又是一阵湿热滑溜的感觉,明蕙一次就让我尽根而入,她整个穴吞食了我的阴茎,她开始上下摆动,双手还用力揉捏自己的奶子好舒服,「我以后还要跟你做爱,答应我好不好?」明蕙突然回我。
  开玩笑,我求之不得,但是我故意说︰「那要看你的表现了荡妇同事。」
  明蕙张开眼,上身往我身上趴了下来,美臀还是继续摆动著,两个柔软的奶子在我胸前来回滑动。
  「等一下要你投降。」明蕙调皮地说。
  明蕙的速度越来越快,叫声也越来越大,于是我示意她暂停,把她翻过来躺在床上,提起她一条白嫩的大腿,让我的阴茎以侧面的姿势进入明蕙的身体,我以三浅一深的方式来回抽送,因为我要明蕙一次就对我的阳具迷恋,一次就对跟我做爱上瘾,所以这次要用心一点,侧面的姿势维持了大约五分钟,明蕙的淫水实在太多,她突然问︰「我是不是很湿?」
  我说︰「泛滥成灾了。」
  明蕙说︰「我不信!」我一听就把弟弟拔出来,靠到她脸旁。
  我说︰「你自己看,沾满了你的淫水。」没想到她嘴一张又把我的阴茎含了进去,来回吞吐了几下,睁大眼楮看著我。
  「你看,没了!」天啊,实在太浪了!
  趁著将近一分钟的空档,本来刚刚差点就要射了,现在又充满战力了,这次我决定一鼓作气,我又把明蕙翻了过来,我还是比较喜欢狗爬式的,双手轻扶著明蕙的腰,阴茎依然轻易地就插进去了,这次我不再用三浅一深了,说实在时间也有点晚了,我每次抽送都顶到最底部,我可以强烈感觉到顶到子宫颈了,随著我速度加快,我双手再次移到明蕙的奶子,一边搓揉著奶子,一边狂干著她,她越叫越狂野了︰「我还要,再深一点,再快一点….」
  她一只手撑著床,一只手抓著我的手用力搓揉那对奶子。
  「我不行了,我投降了。」明蕙苦苦哀求著。
  我心想,我可还没投降。我依然快速进出明蕙的阴道,她也依然疯狂地叫著,我趁机问她︰「欣蕙,你下次还要不要跟我做爱?」
  「要…当然….要。」她说。
  「什么时候?」我继续问。
  「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喔,我不行了啦!」她似乎已经要崩溃了,我也一阵热流窜到脑门,要射了。
  我问明蕙︰「让我射在你嘴里好不好?」
  明蕙没回答,大概是已经讲不出话了,我在最后一刻拔出阴茎,马上往明蕙的樱桃小嘴插入,一下子就全射在她嘴里了,我继续慢慢来回抽送,明蕙也仔细地把我的精液全都吞下,那种感觉,像是在天堂….
  一起到浴室洗了个鸳鸯浴,明蕙说︰「你可不可以当我的固定性伴侣,而且替我保密?」
  真是的,怎么每次她都把我的话先讲了︰「我当然愿意啊!」我说,明蕙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洗完澡后,我们各自穿回原来都市丛林那整齐的服装,看明蕙穿著整齐的套装,再联想到她刚才被我狂操的情节,心中又莫名兴奋了起来,本来已经走到房门口,我把她拉住,我说︰「明蕙,我给你一个惊喜!」
  我把明蕙拉回梳妆台旁边,叫她背对著我,我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睁开眼楮喔!」她认真地点点头。
  我把明蕙的窄裙往上掀,透过她那红色带有蕾丝内裤,轻轻爱抚著她的阴部,天啊,又湿了,我把明蕙的内裤往下拉,她起先有点抗拒,我说︰「我要给你一个惊喜嘛!」所以明蕙就不再抗拒了。
  我故意把明蕙的内裤只脱到膝盖处,然后我拉开我的拉链,掏出我那硬挺的阴茎,再度插入了明蕙那湿滑的穴,一个是穿著整齐套装的女人,一个是穿著整齐西装、还打著领带的男人,就这样站在化妆台旁做起爱来,还有什比这个更刺激的?
  明蕙很快又进入状况了,又开始轻轻呻吟起来了,不过我为了自己身体著想,这次做了将近五分钟而已,我没让自己射,留得青山在嘛!反正明蕙已经答应我,随时找他做爱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