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利商店的美少女》

  我是个刚毕业不久的小警察,运气好分发到某个不大不小的分局。
  身为菜鸟,分局周边的站岗任务就给我们几个年轻人包了,而且还常常是夜间勤务。
  虽然这个工作又累又蠢又无聊,不过我却越来越如鱼得水、甘之如饴。因为在我负责的区域马路对面,是一间二十四小时营业的便利商店,而里面大夜班的店员,是一位活泼俏丽、身材姣好的美少女。
  头一次夜间执勤,我的眼睛就完全被她吸引住了。
  长长的秀发束成一绺高高的马尾,露出她白净无瑕的粉颈,十分妩媚。她的脸蛋很小,水嫩嫩的,看起来就像是白玉雕成的维纳斯、又像是晶莹剔透的瓷娃娃。她的眉很细,眼睛很大,小鼻子又尖又挺,娇艳欲滴的红唇比樱桃更亮丽、比雨后的彩虹更柔滑。
  虽然她穿著长袖长裤,却掩不注曼妙诱人的胴体曲线,反而更让我注意到她傲人的双峰、还有那又翘又圆的一对美臀。
  她的腿很修长,又直又迷人。她的脚很小,运动鞋上还有KITTY猫的图案。虽然穿了童鞋,但整体的线条非常匀称,十分协调。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她的身影都非常优美、平衡、婀娜多姿、千娇百媚。
  我不知道那个店长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放这么一个大美人守大夜班。当然也许因为店就在警察局对面,倒也不怕有色狼或性犯罪……但是再怎么说,让一个超级漂亮的女孩子守大夜班,实在是太没良心了点……
  为了维护市民的安全、女孩的贞操,我当仁不让,整个晚上都直盯著她瞧。为了吓阻可能的性骚扰,我特意站在最明亮的路灯底下,并且在每个男性顾客进门前,都重重地咳嗽一声。
  有了我这个免费又尽职的保安,女孩的夜班打工十分顺利,就连想偷摸小手揩油的男人都没有,全都被我凌厉的目光打发掉了。
  眼看著夜越来越深、上门的顾客越来越少,女孩拿起了拖把,准备把店里打扫干净。
  「呀……」虽然隔了玻璃门,她清亮悦耳的尖叫声仍然传到我的耳中。
  原来水龙头坏了。大量的水花把她溅得衣裤全湿,制服、背心、还有长裤,都浸成了一片深色。
  她手忙脚乱地才把水龙头弄好,不过全身上下都已经湿透了。我看著她走进员工专用的木门。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看不到她的时间里,世界仿佛都变成灰色的了。我看著手上的表……还要好久才天亮啊……
  四分钟过去了……美丽的倩影仍然没有出现。
  我在分局旁边踱过来踱过去,这边看看那边看看……感到十分的无聊。
  五分钟过去了,我总算体会到什么叫作「相对论」。当她在我面前的时候,两个小时就好像是两分钟,咻!一声地一下子就过去了。
  而现在才只过了五分多钟……见不到她的时间就让我度分如日、度日如年。
  我停下步子、站在路灯底下,怔怔地看著那门上挂著的「员工专用」压克力牌。
  六分钟过去了……
  木门开了。
  她出现了。换上了一件百褶裙。
  很短、很短、非常非常短的裙子,露出她大半截诱人的大腿。白皙紧致的肌肤反射著店里亮晃晃的日光灯,在我的视网膜里映刻出一大片眩人心神的魅惑!
  我勃起了。肉棒硬鼓鼓地撑在裤子上,搭起一座高高的帐棚。
  我看著她来到商品架前,拿起一双拖鞋,又回到员工专用的门里。
  我的眼睛直盯著木门不放。
  门很快又打开了。
  她已经下鞋袜,套上那双便宜的塑胶拖鞋。她拿著包装袋到收银台刷条码、将拖鞋的钱放进收银机里。看著那对嫩白晶莹、比AV里面更漂亮的诱人美腿,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要不是身上的装备提醒我还在勤务中,我一定会立刻冲进店里、把她拖进门里、三下五除二地提枪上马立刻把她干翻在仓库里面。
  或许因为美腿实在太诱人、太吸引视线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她上半身也换装了。
  制服的背心并没有脱掉,不过里面的长袖上衣已经不见了。她白细光滑的膀子裸露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拿著拖把拖地……
  她很快就把流理台边的地板拖干净了,来到店里的其它区域。
  她的背心里面,是V字领的无袖恤衫。淡淡的橘色透出她蕾丝的胸罩花纹,只可惜大半都遮掩在那该死的制服背心里;上衣很紧,只露出一点点乳沟,不过我可以断定她的双乳的确是高耸入云,最少最少也有C罩杯。
  她认真拖地,却没发现自己弯腰的动作越来越有走光的趋势。我甚至不用蹲下,就可以从轻轻飘飞的裙摆隐约看到她橘色薄纱的诱人底裤。
  我的肉棒好硬。我快要发狂了。我决定蹲下。反正这种鸟时间也没有长官会来巡视。
  我蹲下了。虽然隔了一条马路,但微小的角度变化就足以让我饱览她裙下曼妙的风光。她的内裤是高腰、蕾丝、镂空的,紧紧裹著她雪白粉嫩的屁股,露出大半诱人的臀肉……
  我如痴如醉。沉浸在她妙不可言的美腿和私处……我爱死了我现在的工作,居然可以光明正大视奸美少女的裙底蜜肉……
  一辆行驶而过的计程车稍稍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的眼角余光也注意到街边走过来的人影。
  嗯,没关系,是两个女人。
  我站起身来,退到路灯的影子外。当然,眼睛仍然盯著女店员半裸的美妙倩影。两个女人走过便利商店,很快消失在另外一边。我又蹲下了,继续垂涎对面那活色生香的精采刺激。
  从女孩换上迷你裙、到天快亮穿回长裤,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居然有三、四十位男女经过。
  不过女孩的美腿没有被其它男人看到。每当有男人接近这个区域,我就会在路灯下用力咳嗽,给女孩足够的时间躲回门后。透过监视器,女孩可以从容换回湿碌碌的长裤,等男客人结帐完再换回迷你裙。
  便利商店的大夜班美女,成了我们这群小伙子津津乐道的话题。有个变态的同事甚至调查了美女的资料:李蓓姗,十八岁,分局附近的某大学一年级新生,跟两位女同学合租房子,手机号码是……
  虽然大家都开玩笑说要追她,不过却没有人真正采取行动。
  呃,或许该说,大家「口头上」都说没有采取行动。天晓得那帮色鳖私底下会用什么烂招来吸引佳人注意?
  我很有自知之明,对这种万里挑一的绝色是想也不敢想。虽然那晚欣赏到许多美妙的春光,也在梦里意淫许多次,但我的理智告诉我,我和她是不可能的。
  隔了一个礼拜,我晚上值勤的时候,又刚好遇上李蓓姗守大夜班。
  远远看著她的长袖长裤、脑袋里自动转化成那晚刻骨铭心、过目不忘的粉臂美腿……想著想著,我又在路灯底下勃起了。
  这晚,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不过,我灵魂里面的恶念成长了。
  越长越大、越长越大,成了一头凶猛的淫兽。
  我利用休假时间,安排好了一切事项,然后在我们俩共同值班的傍晚,用从窃贼收缴的手机打电话给她。
  ……
  当晚。夜深。
  蓓姗一脸慌张地走出店门,从骑楼的伞架上拿起一把深色雨伞。
  她走进员工专用的木门。
  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上夹藏在雨伞里的超短裙和小可爱。
  没有穿制服背心,也没有穿胸罩。乳头上两点明显的凸起,在明如白昼的日光灯下份外迷人。
  我压下手上的按纽。蓓姗的美腿忽然一晃,然后用力地夹紧。看来她有乖乖将跳蛋放进小穴里。
  我没有继续欺负她,只有在男人经过前按纽提醒她赶快回去换装。我可不想跟其它男人分享这美妙的人儿。
  我没有胁迫蓓姗做出淫秽不雅的动作,反正我早已在店里安装了无数的针孔摄影机。看著衣著清凉的美人儿在店里排货架、填资料、清理打扫,我的摄影机们也认真地运转、工作,录下蓓姗全身上下每个角度的旖旎风光。
  愉快的夜晚总是过得很快。
  蓓姗换回了长袖长裤和制服背心,然后将那把深色雨伞放回门外的伞架。
  几个小时后,我取回了雨伞。里面是蓓姗穿了一天的性感内裤,还沾上不少晶莹透亮的蜜汁浪水。
  名牌、高档的迷你裙和小可爱,是我送给她的等价交换。
  香艳的夜晚持续了一个多礼拜。
  「警察先生……」清脆悦耳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
  我做梦也没想到,蓓姗会明目张胆地来找我。
  「我……」她轻轻咬著下唇,双颊飞红,「我……可不可以跟你借钱?」
  借!当然借!反正我没什么时间花钱,最近的工作奖金也只用在帮她买迷你裙。
  「谢谢你。」她水汪汪的双眸滚著泪花,「等我领到薪水就会马上还你。」
  她走进店里。换装、上班。
  深夜,同样地拿伞、同样穿上性感的衣裙、同样的不时走光。
  一夜无话。
  隔天我拿回来的雨伞里面,除了内裤、淫水之外,还有一方用油性笔写了字的,香气宜人的手帕:「警察先生,谢谢你借我钱。」
  蓓姗的字像她的人一样美。
  蓓姗向我借了越来越多的钱。
  每个共同值班的晚上,蓓姗身上的布料越来越少、花样越来越繁多。
  她会自己准备搭配的首饰、变换不同的发型,还会用雨伞里夹藏的手帕和我讨论衣裙的选购。她会自己买水手服、自己缝护士装,每隔半小时就换上新鲜俏丽的打扮,夺走我色瞇瞇的灼灼目光。
  她似乎知道我每一个摄影机的焦点和光圈…她也总能用最勾魂夺魄、却又什么也没露的性感动作,牵拉著马路对面的我,像摆布傀儡一般地控制我肉棒的跳动。
  她的一颦一笑、一舞一挪,都充满了挑逗和魅惑……
  我不知道我和她算是什么关系…债主和欠债的?性骚扰犯和被害者?消费者和商人?被扯满了线的木偶和性感操偶师?
  我觉得我好像是砸钱购买她主演的无声AV和原味内裤,而她则是「洁身自爱」,却又乐在其中的演技派女优……
  每当我握著她充满香气的内裤、看著影片里她越来越淫荡的肢体动作,心里头就充满了迷茫……
  蓓姗仍然是我们一群小警察天天开黄腔的意淫对象,不过只有我知道她的三围尺吋、她身上的醉人芬芳、她喜欢的香皂、洗发精、沐浴乳、润丝精品牌……
  我几乎摸透了蓓姗所有公开的、还有她最私密的种种资料……包括她的月经周期、她的生理期症状、她最欣赏的内衣内裤花样……
  我决定向她告白。
  「我答应。」蓓姗爽快的回复,让我吓了一大跳。
  「哼……你到现在还没想起本姑娘是谁吗?」蓓姗轻轻地槌在我的胸口,又用力地捏了我的耳朵一把。
  「国小六年级的时候我转学了,高二的时候爸妈要我改名字……」
  呃……想起来了。我青梅竹马的漂亮女同学。天地良心,她当年可没有现在这么美,身材也没有现在这么好……
  呃……当然啦,小学六年级,身材想也不可能有多好……
  蓓姗成了我的女朋友。
  现在我们的值勤时间总是错开,这样当蓓姗夜班时我就可以在店里陪她,也帮她打打杂什么的。
  「讨、讨厌……」蓓姗媚眼如丝,回头瞪了我一眼,「你的同事在对面耶,让他看见了怎么办?」
  蓓姗弯著腰在库房里补货。便利商店的冰饮柜是从后面补的,这样可以确保顾客拿到的都是放在冰柜里最久、最清凉的冷饮。
  从外头看来看不见什么,但从蓓姗的角度却可以透过一排排的冷饮看出去,甚至可以看到对面站岗的年轻警察。
  蓓姗一边摇动著赤裸的屁股,一边嗯嗯啊啊地将饮料上架。我一手搂著她诱人的美腿、一手捧著她纤细的柳腰,灵动的舌头在她肿胀不堪的花瓣蜜唇上大肆进攻。
  「啊……嗯……啊……呀……讨…讨厌……嗯……啊……」
  「呀……你……你怎么……这……这么色……啊……啊……」
  「啊……呀……嗯……嗯……啊……啊……啊……」蓓姗敏感的肉穴一张一阖,幽径里层层叠叠的美肉吸啜著我充满弹性的舌头。
  蓓姗听得到店外经过的汽车、看得到对面谨守岗位的人民保母……仿佛在大庭广众下做爱的刺激,总是能让她体验到一波波连续不断的高潮!
  「嗯……啊……啊……呀……不……啊……不……」
  「呀……嗯……啊……阿……啊……嗯……呀……」
  「呀……啊……啊……嗯……啊……欢……欢迎光临!」店门的叮当声适时响起。有顾客进来了。
  蓓姗的小穴猛的一抽搐,喷出了大量淫水,将我浇灌得满头满脸。
  我将蓓姗扶到旁边的椅子坐下,拿起她没多少布料的内裤将脸擦干净,披上便利商店的制服背心到前头应付客人。很快结完帐,我又回到库房里面。
  「讨厌!」蓓姗艳红欲滴的小脸蛋简直能掐出淫水来。她的眼眶滚著浪水,她的嫩唇吐著香气,「你这个死色狼!看你把人家弄成什么模样!」
  蓓姗的长裤已经被淫水打湿,呈现一片一片的深色。短小性感的内裤也被淫水泡透了,穿上去一定很不舒服。
  「都快要交班了……等一下人家怎么见人啦……」蓓姗撒娇的声音充满了魅惑,「都是你这死色狼不好!」
  无可奈何的蓓姗,这天只能穿著超短超性感、堪堪只遮住臀部的迷你裙和早上的女同事交班。我搂著她走回宿舍,一路上都常常有机会看到她裙下露出来的细滑耻毛。
  走进公寓大楼的电梯,快要到蓓姗她们那一层的时候,大楼居然停电了!
  黑暗的空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电梯晃荡的那一瞬间,蓓姗娇呼一声,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色心大起,一只怪手立刻伸入她未著寸缕的裙底。
  「呀……别……不要……不要……在这里啦……」蓓姗娇喘吁吁、断断续续的呻吟,却更激起我立刻举枪的决心!
  电梯外传来开门声。紧接著脚步声喀喀喀地由远而近……
  隔著薄薄的铁皮门外,就站著一位不知情的住户……
  我的手指在蓓姗的嫩穴上一勾!
  「呜……」蓓姗双手紧紧捂著小嘴,深怕被几公分外的那人听到一点声响。
  门外按电梯按纽的急促声音,反映了那人焦燥不耐的心情。那人刚从家里出来,大概还不知道大楼停电。
  我一把搂住蓓姗,唇对唇、嘴对嘴地吻上。一小时前还沾满她淫水的舌头,就长驱直入到她又香又甜的小口。
  「唔……」蓓姗细细的喉音在黑暗中听来特别明显,不知道门外那人能不能听见?
  我的大手熟门熟路地解开佳人的衣襟,一气呵成地将胸罩褪下,收进裤子口袋里。炽热的手指抚上美人儿动情挺立的双峰,拨弄那两颗灵敏到不行的性爱感应球。
  「啊……嗯……嗯……呀……老公……你……」
  「好坏……你……啊……呀……呀……呀……呀……」
  「嗯……啊……啊……啊……啊……呀……」
  门外的人不知何时已经走了。不过很快的,我知道下一波人潮就要涌现了。
  我提醒怀里扭动著娇躯的美人儿,她的室友等一下就会走下楼梯,说不定就会听到我们俩淫靡浪荡的运动声响。
  「呀……你……好可恶……呀……呀……嗯……啊……」
  「呀……啊……啊……讨厌……啊……别……别再逗人家了…」
  「快……啊……快……给人家……吧……」
  蓓姗的淫水已经沿著大腿流淌到电梯的地板了。要是她这时来个潮吹,恐怕淅沥沥、滴答滴答的水声就会造成响亮无比的共鸣……
  我轻车熟路地解下她的迷你裙,轻轻将诱人的女体抱举起来。早已硬挺的巨炮穿入她那温暖湿润的肉穴,蓓姗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纤手狠狠搂住我的脖子。
  「啊……老公……啊……呀……呀……啊……嗯……」
  「呀……好美……啊……啊……啊……呀……啊……」
  「啊……呀……嗯……啊……啊……啊……呀……」
  啪喳啪喳的水声,在密闭的金属壳中来回缭绕。蓓姗的体香充盈在狭小的空间,和著汗水、揉上淫液,形成一种奇妙又催情的特殊气味……
  门外响起了走楼梯的高跟鞋声音。
  我在蓓姗耳边轻轻叨念她的室友名字,提醒她一墙之外的可能听友们。
  「嗯……」蓓姗死命地闭上小嘴,身下的小穴却仍在我的一抽一插间,一鸣一放。
  「电梯里面好像有声音耶……」门外悦耳的女声,的确是蓓姗的室友!
  「真的吗?是不是有人困在里面啊?」另一个娇嗲甜腻的女声,是蓓姗的另一位室友。
  蓓姗的美腿忽然间用力一夹、小穴紧紧地收束,仿佛要将我的肉棒夹断!
  我知道蓓姗高潮了,她失神了。每次我们趁她室友在客厅的时候做爱,她总是能体会到偷情一般,最欢悦的激情!
  如今她的室友就在我们身边、说不定还可以呼吸到从门缝透出去的体香和汗水。
  嗡……随著空调的声音响起,电梯一阵抖动,灯光亮起。
  电梯的门开了。蓓姗两位美丽的室友,大睁著眼睛看向我们紧紧交合的咬合点……
  「蓓姗!」两个女孩异口同声。
  尴尬。实在是尴尬。蓓姗此刻是全裸的,香汗淋漓、秀发披散、因为高潮而瘫软在我坚实的胸膛上……
  楼上传来脚步声。
  两位美丽的女孩对望一眼,踏进电梯,狂击按纽把电梯门关上。
  嗡……电又停了。灯又灭了。
  黑暗的空间里,我和三位绝色的女孩共处一室。
  「……那个……」悦耳的女声怯生生地问道,「那个……真的……那么舒服吗?」
  「……」蓓姗此时已经清醒过来了,两条腿仍然紧紧夹著我,不过空出一只手用力抡打在我的胸口,「嗯……死色狼!快帮人家穿好啦!人家以后怎么见人啦!」
  我掏出口袋里的胸罩,帮蓓姗穿好。
  「蓓姗……」娇嗲甜腻的女声开口,「我袋子里面有体育服,你要不要先换上?」
  蓓姗的衣裙此刻都在电梯地板上了,想必沾了不少淫水和汗水,都脏了。
  「谢谢……」蓓姗重重的在我唇上咬了一口,然后示意我抱她下来。
  悉悉娑娑地帮蓓姗换上室友的运动服,收拾好凌乱不堪的衣裙,我们静静等待电力回复。
  「那个……真的很舒服吧?」这是悦耳的女声,「可是……我和男朋友……我只觉得好痛、好疼……」
  「嗯!」听到室友的语气,蓓姗已经置之死地而后生了,「真的很舒服哦,不过这个死色狼最变态了……」她狠狠地捏了我一把,「他每次都把人家弄得欲仙欲死的……」
  「蓓姗……」这是娇嗲甜腻的女声,「如果……嗯……你愿意把老公借给我吗?」
  我吓呆了!
  也爽呆了!
  蓓姗的两个室友也都是大美女,我也曾经在梦中肖想著3P、4P的盘床大战啊……
  「玉婷……」蓓姗当然也吓到了,「你是说真的吗?可是你和孟勋……」
  「玉婷和孟勋分手了。」悦耳的女声说道,「其实……我也想借你老公用用看耶。」
  呃……虽然我爽得不知人间今夕何夕,不过我还是乖乖紧闭著嘴巴,忍受著蓓姗在我腰间重重的一拧。
  「蓓姗……我……」娇嗲甜腻的女声说道,「我……还没有经验……我和孟勋都还没有过……」
  「我和家鑫……试过两次……」悦耳的女声吞吞吐吐的,「不过……好像还没有破……」
  趁著三位美女隔天没课、加上周末,我请假三天和她们到著名的温泉景点泡汤。
  蓓姗和我约法三十章,严格禁止我背著她私下找女人。总之我帮玉婷开苞、和郁雯做爱,蓓姗都要在现场监督观摹……反正她和我做爱的景象也被两位室友看光光了。
  泡在热气蒸腾的水池里,三位美女俏脸含羞、扭扭捏捏地从更衣室走进来。
  玉婷和郁雯都穿著高开叉的低胸连身泳装,霞飞双颊、遮胸遮腿的,一步一停地走下水池。蓓姗和我也算老夫老妻了,她穿了三点式的泳装,泳裤是一拉就会松开的那种。
  「唔……」蓓姗才刚把身子泡进水里,就被我的大嘴封住了,吻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呀!不行啦……玉婷郁雯都在这……呀……啊……」
  我一手扯掉蓓姗的泳裤,一手解开她胸前的束缚,手上对著她蜜处施压、嘴上顺著她的粉颈、香肩、前胸、乳房,一路势如破竹地吻下来。
  「嗯……啊……啊……羞死人了……呀……啊……」
  「啊!啊……呀……啊……嗯……呀……啊……」
  「啊!呀……呀……不要啦……呀……呀……啊……」
  在两位室友面前,蓓姗浪得特别快。我把她横抱起来,调整姿势,对准小穴就是一插!
  「啊……」蓓姗尖叫了半晌,发现我只是硬硬地插在她穴里,没有后续的动作,「死色狼臭色狼烂色狼!把人家逗得想要了又不肯给人家!」
  「吁……」蓓姗将披散的秀发揽到耳后,转头对两位面红耳赤的室友抱怨,「你们两个要小心了,等一下这死色狼一定会想办法让你们难受得要死……」
  玉婷和郁雯的胸前都有了明显的激凸。看到眼前毫不掩饰的活春宫,两个小妮子想必都动情了。我没有在温泉里对两位美人儿动手动口,只把蓓姗干得呼天抢地、连连求饶,就连两位室友都忍不住为蓓姗求情。
  眼看时机成熟,我就请蓓姗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衣裙,要求她俩穿上。看似寻常的胸罩,却在乳头的地方开了口,让裸露的乳尖直接和布料磨擦;窄小镂空的底裤,大部份都是糖衣制成,穿上过几分钟就会自然熔化……
  低胸露背的细肩带连衣裙,恰恰掩住乳沟。及膝的裙摆将大腿完全遮掩,玉婷和郁雯都大大方方地穿上了。
  虽然露肩又露背,不过跟她们平常的衣著比起来,这件裙子并不算太暴露。不过她们俩不知道,这件裙子的胸口特别粗糙,很快就能给她们的乳头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
  领著三位美人儿走出旅馆,在林荫间的步道欣赏山里的自然美景。玉婷和郁雯很快就被乳头磨擦得娇喘吁吁,红通通的脸蛋十分诱人。
  我们走到一个无人的凉亭。我阻止两位美人想坐下休息的想法,让蓓姗告诉她们内裤的秘密。
  「色狼!」玉婷娇嗲甜腻的嗓音让我立刻撑起了帐棚,「便宜你了!你就看著办吧!哼!」
  蓓姗和郁雯帮我们把风,我郑重地跪在玉婷面前,掀起她的裙摆,用最巨细弥遗的舌技将糖丝内裤舔得干干净净!
  「呀……啊……啊……嗯……啊……呀……」
  「啊……好痒……嗯……嗯……嗯……呀……」
  「啊……啊……啊……呀……嗯……啊……呀……」
  我温柔地用矿泉水和纸巾将玉婷越擦越湿的小穴、肌肤、美臀擦洗干净。她几乎已经站不稳了,全靠我扶著她细嫩的美腿和纤腰,才不致于瘫软在亭子里。
  郁雯的脸皮比较嫩,死活不肯让我舔,不过她非常害羞地同意我钻入裙下帮她把糖丝擦洗掉。
  眼见两位美人儿的小穴都湿答答的了,我一手一个揽著娇雍无力的玉体,将她们连身裙上的暗扣解开。两片衬裙随著重力飘落。此刻的裙摆虽然仍到膝盖,但已经变得十分透明,实际上已经裸露出一半以上的大腿了。
  「色狼!」
  「呀……你怎么可以这样!」
  嘿嘿嘿,两位绝色少女没穿内裤,裙子又遮不住太多,正好实施下一阶段的计划。
  走回旅馆区,我要求郁雯去便利商店买保险套。郁雯扭扭捏捏地在货架看来看去,咬著下唇拿了一盒保险套,走到柜台结帐。
  柜台的小伙子呆呆地看著郁雯胸前……白色的裙布被香汗浸湿,透出里面的粉红色胸罩,还有那两点非常明显的激凸!
  好不容易移开视线帮郁雯结帐,这个女孩又说她刚好少了几块钱……
  「对……对不起……我去领个钱再过来付帐……」郁雯又羞又急,她觉得自己的脸好热、胸前好滚烫,裙下的幽谷也不住地潺潺流水。
  蓓姗领著好不容易买到保险套的郁雯回房间,我则搂著玉婷走进便利商店。店里人还不少。我一进门就大声问店员,女用内裤放在哪个架上?
  玉婷羞得把头埋进我怀里,我则大咧咧地领她去拿内裤。
  结完帐,我就把她领到店里一角,撕啦唰啦地大声拆开包装,钻入裙下,帮她穿上内裤「死色狼臭色狼……」玉婷从头到尾都不敢把头抬起来,死捏著我,任由人们指指点点……恍恍惚惚地让我带她回到旅馆。
  虽然蓓姗说要观战,不过我们还是订了三个房间。两个房间分别让两女品尝初次性爱,最大间的则是晚上四人合寝。
  我横抱起玉婷,搂著她来到预先准备好的开苞房。
  我关上电灯、拉上窗廉,让房间里呈现催情的昏黄。
  轻轻将玉人捧放到床上,我跪在她身边,一手隔著衣服爱抚她胸前的峰峦,一手轻轻解下她一根根的发夹、梳理她柔细光滑的秀发、取下那对晶莹闪耀的耳环、打开她颈后的项链暗扣。
  手指拨弄著佳人的酥胸、挑逗著两粒晕红的蜜豆,弹奏出美人儿嘴里一声声情不自禁的娇啼。我取下玉婷的手表、褪下她美足下的高跟鞋、手指探到她的背后,缓缓拉下连衣裙的拉链。
  玉婷的美目轻轻闭著,期待又带著紧张的睫毛微微颤动。沿著香肩滑下,我拉开她的连衣裙,顺著那纤细、敏感、轻轻扭动著的柳腰,将裙子完全褪下。
  我含住玉婷的乳头,手指隔著湿透的内裤爱抚她早已泥泞的芳草幽径。空下的一手扯开胸罩,将那对完美的玉兔解放出来。
  「嗯……啊……呀……啊……呀……嗯……」
  「嗯……嗯……呀……呀……嗯……嗯……」
  「嗯……嗯……啊……啊……嗯……嗯……嗯……」
  我一手解开自己的裤子,一手运劲把玉婷的薄纱内裤扯破。我知道玉婷的蚌唇已经准备好接纳我了,我提枪上马,瞄准红心,骑兵冲刺!
  「啊……」玉婷的娇呼反映了城墙的倒塌。我十指连弹、运掌如飞,在刚刚爱抚中摸索到的几处性感带用力弹奏!
  「嗯……色……色狼……嗯……嗯……嗯……嗯……」
  「啊……呀……嗯……啊……啊……啊……」玉婷刚刚微皱的秀眉舒缓了,我也领著跨下的铁枪缓缓进逼……
  「啊……啊……呀……啊……嗯……嗯……嗯……」
  玉婷紧窄的枪套渐渐适应了我无坚不摧的枪影,一波一波层层叠叠的肉壁,吞吐著我一枪一枪的进击。
  「……嗯……嗯……呀……呀……啊……啊……啊……」
  「……嗯……嗯……嗯……啊……呀……」
  玉婷刚刚开发的枪套忽然用力一收,我的枪尖也仿佛触碰到了靶心,在她未经人事的花心上,插上了我军的旌旗!
  红丸刚破的玉婷,很快就被我给干晕了。我用床单紧紧裹住我们两人,将新妇带到蓓姗和郁雯苦苦等待著的大房间里。
  蓓姗照看著昏睡过去的玉婷,我横抱起郁雯,来到为她准备的温泉套房,踢开浴室门,将她合衣泡进冒著白烟的温泉里。
  「色狼……」郁雯的双眼迷迷蒙朦的,「我很怕痛……你……一定要很轻很轻……很温柔哦……」
  郁雯横躺在我怀里,素手轻轻搓洗著我刚刚染上红缨的铁枪。我揽著郁雯柔滑的秀发,解开她天蓝色的发带。郁雯的红唇吞吐著醉人的花香,吸引我嘴里那只不安份的肉蛇。
  我温柔地吻下去。郁雯的唇好嫩、好软、好湿润、好温暖。郁雯的贝齿挡不住我侵略性的攻击,任凭我的舌头长驱而入,卷上那片久旷的香舌。
  芬芳的津液让我的肉蛇愈发抖擞,我俩的唇仿佛吸盘一般四面接合、密不透风,交换著彼此心口的氧气分子。
  郁雯的身子越来越软了。背著男友偷情的紧张离她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期待、是迷幻、是对男女交合的向往、是对蓓姗和玉婷的欣羡与嫉妒……
  蓓姗和玉婷,她们第一次就领受到人间的至乐……而郁雯却只感受到疼痛、难堪、还有难以启齿的忧愁……
  不过现在都不同了。郁雯知道自己的薄膜还没有扯破。小穴里那片诱人的珠帘,将会奉献给身前的男子……
  「唔……」娇喘吁吁的郁雯,从来都不知道接吻是这般梦幻、如此的美味动人。虽然身子仍然泡在水里,她却知道,自己的幽径也正泊泊分泌著水流呢……
  「……色狼……再吻人家一次好……」
  郁雯的渴求还没有说完,我的唇就封住了她的小嘴。郁雯就像是从未恋爱的小女孩,沉醉在水乳交融的浓情蜜意里面。
  长时间的热吻,我已经把两个人身上的衣物都剥除了。我知道她的小穴异常紧窄,决定试试在水里面首次开封。
  「嗯……色狼……来吧……」郁雯羞涩地躲闪我的目光,任凭我摆弄她修长粉嫩的美腿。
  我对准穴口,轻轻试探那封印著美肉的幽径。
  「嗯……」郁雯按照我的吩咐,轻轻咬在我的肩头。只要她觉得痛,就在我肩上狠狠咬一口。
  「嗯……」虽然看不到郁雯的表情,不过我知道她正忍受著非人的剧痛!
  我轻轻咬住她的耳朵,告诉她我的计划。
  我戳!用力戳!
  「唔……」郁雯的贝齿简直要把我的肩膀撕裂开来。她的小穴实在是紧、太窄了,虽然插起来很爽、很有成就感,不过她的痛楚一定是男人难以想像的。
  我的巨炮已经到达定位。郁雯紧窄的炮座狠狠地夹著我,一滴滴的泪水打在我痛到快失去知觉的肩头。
  「色狼……我觉得……好胀……谢谢你……你好温柔……」郁雯轻轻抬起臻首,滚滚的泪花下是破涕为笑的娇柔,「嗯……好胀……好充实的感觉……好舒服……好温暖……」
  「色狼……你夺走了人家的第一次呢……」郁雯任由我拨开她潺潺的泪水,嘤咛一声,主动吻在我的大嘴上。
  双舌交缠、津液交溶。
  「嗯……色狼……动动看好吗?……你这样很不舒服吧?……」郁雯实在是太贴心了。不过我还是摇摇头,让她的炮座先适应我钢铁一般的锋芒。
  「色狼……你真好……我好羡慕蓓姗……」郁雯静静靠在我的胸膛,细嫩的雪肤享受著我无微不至的按摩和爱抚。
  「色狼……动动看好吗?我完全不疼了……」郁雯知道性爱不只是两个人的紧密接合,还有男女之间互动式的高潮快感。
  我稳稳地捧著郁雯的芳臀,温柔而缓慢地抽动炮管。
  「嗯……嗯……」郁雯不再咬我了。不过我看著她紧蹙的柳眉,调整著抽动的频率和距离。
  「呀……啊……啊……啊……啊……嗯……呀……」郁雯渐渐适应了我的抽插,原本疼痛的呼声也变成了一种刺激和期待的欢叫。
  「嗯……啊……啊……色狼……啊……好……嗯……真的……啊……很……舒服……呢……嗯……」
  搂著郁雯,我保持住两个人下体的连接,站起身来,缓缓走出浴池。
  「呀……色狼……啊……啊……你要……啊……呀……」我抱著郁雯走进寝室,抽起床单,将我们俩紧紧裹在里面,只露出郁雯娇艳欲滴的芳容。
  保持著两人之间的活塞运动,我搂著郁雯慢慢走向阳台……
  「呀!你要去哪……不……不要……啊……啊……呀……不行啦……啊……会被……看到……啊……」
  「呀……色狼……羞死人了……不要……不要嘛……」
  郁雯美到不行的双腿死命地夹著我,比蕃茄还要红的俏脸深埋在我的肩头。随著我一步一步走向阳台,她紧窄到不行的肉穴也是一阵阵的抽搐!
  「呀……」郁雯昏过去了。泪痕未干的俏脸上,是充满幸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