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淫荡女神》

  傅对我也越来越信任,旁敲侧击的暗示我好好干,到时候实习期满就可以转正,我也是愈加卖力。
  我跟秀秀的感情也是逐渐升温,可是这三个月来不管我怎么努力她还是没有让我更进一步,每当我试图抚摸到她的敏感部位的时候总是被她以「还没准备好」为由推脱过去了,这样我心里不免怒火中来又觉得自己特别窝囊,为什么被那么多人玩过了在男朋友面前却这么矜持!
  可是我转念一想秀秀对我的感情能感觉出来是真的,她背地里堕落成这个样子我感觉有很大隐情,面对跟我在一起美丽天真的秀秀,我觉得调查事实真相,把秀秀拉出这个泥潭。
  「小海,把多余的奶油拿回冷库去。」高师傅说完了就抽烟了。我搬著两箱东西放到冷库,出来的时候路过杂物间,突然听到里面有人说了句:「等会回去的时候把这套模具也带回去。
  」
  「知道啦。」
  疑?这不是秀秀的声音?她跟其他人在杂物间拿东西?我赶紧躲到角落往那边一望,不一会秀秀就出来了,又是和之前一样头发乱乱的衣服皱巴巴的样子,只见她右手端著一副盘子,小心翼翼的往左右张望了一下,腾出左手慌慌张张的整理胸前的围巾。
  秀秀出来后里面又走出来一个人!是他们西厨房一个老头师傅,那个老头往厨房方向走去,与秀秀分开的时候突然伸出恶心瘦长的手狠狠揉搓了几下秀秀的大屁股,秀秀依然没有丝毫不悦,只是扭过头莞尔笑了笑,还对他做了个鬼脸。
  妈的大白天都跟人在杂物间鬼混,还是个厨房的老头!真是把我肺都气炸了!
  回到厨房我完却无心工作,脑子里一直在脑补秀秀跟那老头在杂物间干什么。
  难道是上午还上著班就被拉到杂物间被一个老头挨炮?越想越是胸口发闷喘不过气来,整个上午感觉人都是抑郁的。中午吃完饭突然内急,冲到厕所里面找了最里面一间格子就关上门边拉屎边玩手机。
  「呯」的一声门响了,听脚步声好像是几个人进来,随后就传来哗哗哗撒尿的声音。
  「诶,吃完饭不去爽一下啊?」好像西厨房一个师傅的声音。
  「不了,晚上再说吧,怎么你又鸡巴痒了?」另一个人说。「晚上没时间了约了小林他们去网吧连线,只有等会有时间。」
  「妈的你找个女朋啊,整天下了班就是去网吧。」
  「不用了,反正现在每天都可以爽。」
  「你说叶秀秀啊,哈哈哈~呃你看到了吗好像早上刚做完西点顾老头就猴急的把她拉到仓库去了,估计又被好好操了一顿~」「我操~那老头年纪估计够当秀秀的老爸了吧,妈的最近好像他没事就推著叶秀秀去杂物间,逮著个跟他女儿一样大的嫩妞一直操~他妈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把他给爽死了。」
  「哎,就是~秀秀刚来我们厨房的时候多清纯啊,对吧?」
  「可不是吗,长的又乖巧身材又好,那对巨乳简直把我们看呆了~我记得她刚来的时候厨房里还有好几个人看上她了不是吗,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知道是谁第一个把她搞上的吗」两个人撒完尿开始在洗手池洗手了。
  听到这个我顿时来了精神,赶紧把耳朵贴到门上。「这个还真不清楚,据说是老廖还是小张,我只知道后来让我知道这事的时候秀秀已经被他们操了几个月了。
  」
  「我操,这俩禽兽真会玩。那你是什么时候搞上她的?」那个人问。
  「我啊,三个月前廖师傅不是老是让我加班吗,我看著转正的面子上看的也挺卖力的,有天晚上我和廖师傅,小林和秀秀加班到9点把明天的材料准备好,我收拾完刚要走的发现廖师傅和小林跟著秀秀进更衣室去了,我没忍住就跟过去一看,结果刚好看到他两正一前一后的操那个婊子。后来我暗中观察了一下老廖和小林起码找机会玩了那婊子好几次,我后来也就大胆试探了一下,平时故意摸她几下屁股她也没反应,我就知道肯定能行,所以有次故意趁大家都下班走了她一个人留下了点货,我就直接去仓库找她,这逼开始还吓一跳跟我装正经,结果我一把廖师傅他们的事情一说他妈的立马就软了,那晚上老子才知道老廖他们为什么喜欢玩她了,身材又好逼里水又多~那天起码操了她两个小时~。」
  「我去以前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叶秀秀居然是这种女的,不敢你得学学我有点节制,别以后结了婚阳痿。」
  两人边说边走了出去,留下呆若木鸡的我坐在隔间里,秀秀为什么是这样一个女生,厨房里的同事只要性欲来了都可以随便拉来打一炮?我狠狠用手机砸著脑袋死也想不明白。下午高师傅指导我和毅哥他们做了几个面点,我和其他几个师傅都专心的观摩,做出来的样品也不是太差劲,高师傅看起来还比较满意,嘱咐了下做完收尾工作今天就可以早点下班。
  「毅哥,晚上干嘛,今晚要练习一下吗?」我问毅哥。「不了晚上朋友来了没空,你有空直接去找小狗吧。」毅哥说完就忙别的去了。我想这几天跟他们关系也逐渐熟悉起来,看起来大家已经是要好的朋友了,趁毅哥不在今晚也正好去跟小狗探点口风。
  想想还是挺有干劲的,心里情绪也舒缓了不少。
  回到宿舍我一把扑到床上不想动弹,我想破脑子也想不明白秀秀是怎么一步一步沦落到成为整个厨房的公用淫娃的,之前在小张寝室里亲眼目睹秀秀对其他人的侵犯并不抗拒而且似乎还有点享受,但根据我的感觉她对我的感情也是真心的,这两者交错起来更是让我痛心不已。
  到了7点过见隔壁还没有动静,心想晚餐也该弄完了吧怎么这么完了西厨房的人还不回来?
  连忙给秀秀发了条短信。过了十几分钟才见她回过来说「今天材料库需要补货廖师傅安排加下班,阿海你先吃饭吧:)廖师傅?我的心猛地被刺痛了一下,廖师傅他们早就和秀秀有染,这么晚了还加班去跟廖师傅鬼混?怀著愤怒的心情我连忙往酒店赶去。
  回到酒店一看客人早走完了,整个大厅的空荡荡的,我们中厨房也没人。我一刻也不停的往负一层赶去,我踮著脚经过西厨房,冷库,切配房,都空无一人,我疑惑的想难道他们已经下班了?转了一圈也没见著人影我也打消了疑虑准备回宿舍,这时负一楼走廊尽头的休息室那边隐约传来桌子移动的声音,我冷不丁意识到那里好像还没察过,于是悄悄走过去,休息室的门半掩著,里面透出白色的冷光,我顺著门缝往里一望,眼前瞬间一黑。休息室一般是大家闲暇时抽烟的地方,里面只有杂乱摆放的几张长凳,两张桌子和几个烟灰桶。
  可就在这里,映入眼帘的首先是廖师傅的身影,他背对著我裤子已经脱了丢在一边,中年男人恶心下垂的屁股正对著我,正压著桌子上的一具肉体慢节奏的一下一下撞击,而趴在桌子上的那个女人只看见她白皙光滑的大腿呈八字弯曲打开著,脚尖努力的垫著地面,随著廖师傅的撞击一下一下的颤抖。
  而她熟悉的白色厨师服凌乱的打开著,是厨房的同事!?而她的裤子也已经被扒下丢在一旁,白皙丰满的屁股高高的翘著,被廖师傅撞的发出沈闷的啪啪声,而四周也围了几个人,都是西厨房的师傅们包括小张小林他们,一个个笑嘻嘻的看著这个女人被廖师傅操,小林还在桌子另一端抓著她的头发往自己胯下按。
  「妈的今天又忙到这么晚,直到现在才可以爽一下。」廖师傅边抱著温热的肉体做活塞运动边气呼呼的说。「就是,白天在厨房看到这骚婊子乳房一直在那抖一抖的,就把我看的心痒痒」小张师傅打开双腿也坐在一旁。
  「妈的小张你就住她隔壁慌什么,一开门就可以过去操多方便哈哈~」小林一边让女人口交一边说。
  我一把廖师傅他们的事情一说他妈的立马就软了,那晚上老子才知道老廖他们为!?小张隔壁?我操他妈的说的不就是秀秀吗?这群禽兽下了班居然把秀秀拉到这来大锅炒?!操!「哈哈就是,一年多的时间就我们就眼睁睁的看著她就从一个纯情少女变成一个淫荡的贱货了,诶到底你们谁把她搞这样的?
  」另外一个师傅也插话道。
  恐怕你要问小张咯~!我记得好像是一开始小张在宿舍偷看秀秀洗澡,结果撞见这小骚货在浴室自慰,而且这小子偷看了好多次这骚货每次洗澡都要自慰好久。」廖师傅放慢抽插速度一边享受一边慢慢说。「然后呢?」那个师傅继续问。个女生,厨房里的同事只要性欲来了都可以随便拉来打一炮?我狠狠用手机砸著小张有次忍不住就直接在她洗澡时冲进去了,小张你说,当时是怎样的?」廖师傅淫笑道。「当时啊,这骚货正自慰到爽的时候呢,见我进来也没反应,脸红扑扑的望著我,当时我还是头一回见到秀秀的裸体没想到她这么丰满,看得我当时就硬了,一时没忍住就把她按在浴室操了,哈哈。
  」小张师傅恬不知耻的说到。「哟这么容易啊,那之后呢?」那人继续问。
  「之后嘛哈哈~本来我一开始还提心吊胆的,结果没想到她上班见了我还笑嘻嘻的跟没事一样~我就撞著胆子晚上又溜过去一次~哈哈你们猜怎样~这骚货那晚居然没怎么反抗~嘿嘿嘿~~骚穴一摸又湿又热,那晚老子在她身上起码射了三次我跟你们说。
  从那天起老子就知道秀秀只不过是个长得漂亮身材好的骚鸡,这种女生老子见得多了,只要大胆就能操到!之后只要我什么时候想操逼了就把这母狗拉过来,随叫随到,每次找她内裤一脱小穴都是湿湿的,而且做爱的时候放的也开什么姿势熟练的狠,不知道之前被多少人操过~」小张笑著大声说。「小张真有你的,要不是你先发现秀秀是这么个淫娃,说不定我们一直到现在都蒙在鼓里呢。
  」那个师傅说。我想这几天跟他们关系也逐渐熟悉起来,看起来大家已经是要好的朋友了,整个厨房和餐饮部叶秀秀算是最漂亮的了,但是是大家的公交车~是不是~?」小林一把把鸡巴抽出来,啪啪在秀秀脸上打了几下。秀秀的小嘴一下空了出来,立马大口的娇喘著,嘴角淫靡的吊著唾液和一些不知名的液体,整个人看起来完全是一种不同往日的美艳和性感。
  「那个小海操过她吗?」那个师傅问。「不知道,那小子新来的应该还不知道。」廖师傅岔开了话,用力操了几下后就直接射在秀秀的小穴里。这时其他人也凑过来,有人拿起手机开始拍起照。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浑浑噩噩的走出酒店,一直走到之前跟秀秀来散步的河边,漫无目的的走了很久,原来我心爱的女人竟然这么容易就被上了?
  她在我面前做出的清纯甜美的样子都是骗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