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雾事》

  (一)惊奇Hoilday最近很常唱歌,主要是因为和前男友分手之后,一直觉得很寂寞,幸好我有很多闺蜜好友,在我难过的时候不断地陪伴我,陪我出去玩、也陪我喝酒,借酒浇愁,希望我也很快地回复比较正常的心情,他们说,「不要一直哭、一直以泪洗面,看了很烦!」这才是好朋友吧。
  不过呀,也因为她们一直地找我出去,所以我最近这几周,一个礼拜有四、五天都在喝酒唱歌,甚至都到了二、三点才回家,生活可以说是糜烂到家。
  这个周五,加班加到八点多才下班,一下班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郁闷的感觉又油然而生,便急急忙忙地抠给几个好友,决定要在黄金的周末大喝一场。
  不过,不幸的是,因为太临时了,平常去的钱柜已经没有包厢了,我们就去了以前学生时代常去的好乐迪,虽然说,钱柜和好乐迪是同一个老板,不过她们的目标客户不太一样,简单说,就是没那么「潮」。
  最主要还是因为好乐迪比较乱,加上比较便宜,所以好乐迪不是小屁孩就是大叔。
  就这样,我和我几个大学好朋友,小A、大雄、爱令、品品五个人就临时组一团去唱歌了。
  绰号大雄的朋友,他有一个远距离的女朋友,两个人都跟我很要好,大雄虽然很壮,不过他其实是我最好的闺蜜之一,外表有点吓人,不过个性却有点娘娘的,反差很大。
  小A则是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爱喝酒、爱逞强,很喜欢跟男孩子比,不过内心却是无比纤细的一个人,应该是玻璃心吧,所以才要武装自己。
  开唱!大概唱了一个多小时,已经唱的情绪高涨了,嘻哈歌曲一首接著一首,顽童、玖壹壹,越来越high,在这个时候,突然包厢门被打开了,一个穿著简单的牛仔裤、T桖,长的很可爱的女生打开包厢门,一进来就拿著手上的啤酒跟大家敬酒。
  「大家好!周末快乐!」看起来他已经有点喝茫了,开始起肖。
  不过我们五个人也都喝了不少,而且进来的是一位正妹,我们也没有在意,反而觉得很有趣,「干杯!」纷纷举起酒来跟他敬酒。
  干杯完,她也没有离开,反而开始跟我们聊天,她甚至一屁股坐在我的旁边,搂著我要跟我一起喝酒的时候,还没关好的包厢门探出了一位男性的头,看到这位女孩后就大喊「阿官!」一边走进来要把她拉走,一边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仔细一看,哦,是一位帅哥,不过看起来好像是她的男朋友,他也看了我一眼,我和他对到眼神,有一种被他电到的感觉。
  她们走出去之后,我和小A讨论,「刚刚那位男生蛮帅的,是我的菜!」,她三八的说。
  我也附和她,「的确长的蛮帅的,可惜有女友了...」
  大概过了十分钟,包厢门响了「叩叩」两声,门又被打开了,我们五个人目光就从萤幕上转移到门上,这次进来的是刚刚那位阿官的男友!
  我心里又跳了一下,我看了一眼小A,她也意味深长地看著我。不过,令人失望的是,跟著他走进来的还有阿官,还有一个超过一百九,长得很高的男生。
  他们一进来就大声笑道「不好意思,刚刚打扰你们了,我在跟你们赔酒」,原来这个帅哥叫奇奇,长很高的叫做约汉。虽然是来道歉的,但我觉得他们一直在偷偷地看我们四位女生。之后,他们三人又在包厢内唱了两、三首high歌,阿官就拉著我,「我都把你们这边的酒喝光了,你们来我们这里喝!」她强拉著我说。
  我无法推辞阿官的要求,我就眼神像小A、大雄求助,没想到,小A跟阿官说「你们喝我们那么多,不然我们三个跟你一起过去包厢,这样才公平!」看来小A也想多玩一点,有这样难得认识男生的机会,小A也不会放过。但是就累得我要陪她去了。
  所以,我们六个人,就这样从我们的包厢跑到隔壁包厢了。
  一到隔壁包厢,是截然不同的情形,除了阿官、约汉、奇奇之外,还有两个男生,一个叫阿森、一个叫老苏,看起来都不是怪人,我们也稍微放松一点,加上还有大雄这样的魁梧大汉在,也比较不怕误入虎口,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
  一坐下,阿官就很热情的招待我们喝酒,她们的包厢不像我们只点啤酒,除了啤酒之外,还有格兰利威15年的威士忌,看来他们喝得算蛮高级。
  「我们比较喜欢喝威士忌」阿官说,她倒给我们喝的酒,果不其然也是威士忌,我平常很少喝威士忌,因为太浓烈了,不过在阿官这么盛情邀请之下,我也只好喝了。
  反倒是小A,一喝下去,惊为天人,「你们加了什么?怎么甜甜的。」她问。
  「我们有配冬瓜茶,喝起来比较顺,不错吧」阿森说。
  我看她一杯一杯的喝下去,心里想「这样喝会不会酒醉呀?」
  连忙使眼色请大雄制止她。
  「小A,这是别人的包厢,喝少一点」大雄收到我的讯息,马上说道。
  「没关系啦,喝完还可以再叫,不用怕,喝!」阿官跳出来说,接著再到一杯酒给小A。
  看小A喝成这样,我也只好做做样子,稍微喝一下,准备伺机逃离这个包厢,「毕竟奇奇有女朋友,我留在这边也没有什么用」我心里想。
  就在这个时候,包厢门又开了,是服务生「你们的骰盅送来啰!」
  阿官连忙拿起骰盅,问我「你会玩吹牛吗?我很厉害唷!」
  「我有玩过,不过有点忘了~」我回应。「我看你们玩~」
  这个时候小A好像喝多了,说「我不信!我也来玩!我以前可是吹牛社的社长」
  接著她就拖著我跟阿官、大雄、奇奇和约汉一起玩起来。
  第一局,我拿了三个一、一个五、一个六,还不错。顺利抓到约汉,他喝了一杯。
  第二局,小A被约汉抓了,喝!
  第三局,小A又被约汉抓到,再喝。
  只是这局刚好威士忌喝完了,只好先喝啤酒,小A在喝了好几杯威士忌之后,又灌了一大杯充满气体的啤酒,两种酒类在胃里面翻腾,一发作起来是很可怕的。
  「小A,你还好吗?」看小A喝玩一大杯,我问她。
  「还可以,再来!」小A霸气回。「约汉,你很强嘛!我跟你单挑!」
  接著就是他们2个人单挑。几轮过后,小A败多胜少,加上她一开始喝的量,她看起来八成醉了。
  「大雄,我们回去吧」我拉著小A说。「小A不行了。」
  没想到,阿官这个时候再拿起骰盅,「她不行了你再来,大雄先照顾一下小A。」
  「不然这样,约汉、阿森、老苏你们和大雄把小A扛去她们包厢」她笑说「不要说姐没有照顾你们,那边很多妹子,不信你问约汉!」
  约汉连忙回应「是是是」,老苏则是兴奋的欢呼。
  这个时候阿森好像也喝好多了,「你们去吧,我继续唱!」他说。
  被阿官这样一说,我也不好意思回去,只好继续跟阿官、奇奇继续喝、继续玩吹牛。
  这一局,我开始输了,被阿官「抓」,我喊6个6,我有5个6,没想到他们两个人一个6也没有,我无奈之下只好喝了一杯威士忌。
  接下来的十局,我输了八局,阿官、奇奇各只输一局。
  喝多了,我的好胜心也燃烧起来,「怎么可能赢不了?」我心想。
  但是越喝越多,脑袋越来越不清楚,开始乱喊,最扯的是我只有三个六,竟然喊到10个六,理所当然被抓,怨不得别人。
  这个时候,我转眼看包厢,除了我们三个以外,唱歌的声音已经没有了,只有一个睡著的阿森。
  这时,我想离开了,但是真的喝很多,寸步难行,只好跟阿官说「我先休息一下,你们继续唱。」
  阿官关心「没关系,那你躺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剩下音乐,没有人在唱歌了,但是我听到旁边有悉悉殊殊的声音,我幽幽地张开眼睛,看到阿官跨坐在奇奇身上,上上下下的,他们在做爱!
  「他们竟然在KTV做了起来」我心想。我好尴尬,不知道该不该醒来,打断他们做爱好像也很奇怪。
  由于这个包厢是ㄇ字型,我做在直角可以很直接看到他们在另一个直角做「活塞运动。」
  就算混杂在音乐声中,阿官的娇喘,我也逐渐听得清楚了,在这一首歌刚好结束,音乐没了,阿官的娇喘也在这个小包厢中回荡,听得我脸红心跳,加上刚才也喝了不少酒,突然下体有点痒痒的,开始有点好奇奇奇鸡鸡的大小。
  才在这样想的时候,他们换了一个姿势,是老汉推车体位。
  由于是在沙发上,阿官只好靠近我这一面,只看到奇奇跪坐在角落,阿官的身体趴在沙发上,闷声地淫叫。
  「没想到长得那么可爱的阿官,竟然是这样的荡女」我心想,不过又忍不住偷看。
  就在这个时候,阿官和我的眼神对上了,但是她不但没有惊吓的表情,反而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