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贱奴》

  (第一章)有差不多一年多两年没写过新的东西了,今晚在异乡失眠!看著雨喝多了几杯,兴趣来了,看看能不能再写出另各位朋友感兴趣的作品!
  阿莲是我的名字,但基本没人叫过,认识我的人不是叫我母狗莲,就是叫我大波莲,但被叫最多的还是贱母狗,贱货......。今年我虽然才三十岁,但已经有个十六岁的女儿了,后来我还知道她也和我一样是个贱货!她爸爸是谁我自己其实也不清楚,因为我从十二岁就已经被无数男人操了天生的下贱让我一刻都离不开男人,后来生下女儿后,才十四岁的我直接就走上了卖淫的生崖,可能被操的太多了,才三十岁的我已经好像四十多岁的女人那么憔悴了,虽然我画著很浓的装也遮挡不了我是个残花败柳的事实。但为了供女儿上学,为了满足自己那无底的性欲我还是努力地干著,以前还是门店里干钱会多点,但自从接不到什么客人后,老板直接把我赶去街道上当起了站街女,虽然是最便宜的站街女竞争也是很激烈,而且这条街的混混叫大B哥,虽然只是个二十来岁的精壮小伙,但是我们这出名的狠人。每晚见到他,我都是心惊肉跳的,因为我除了有几分资色外,加上有对大奶子,但毕竟样子给客人感觉不年轻,每晚都是赚的最少的那个。大B哥对赚钱少的我非常的生气!其实我已经什么客人都接了,脏脏臭臭的民工,老到留口水的老头,我都卖力的去勾引。这不今晚上站到现在只接了一个客人,小巷里但凡有客人经过我都挤著大奶子,翘著肥臀去骚浪地勾引:"老板大哥玩玩吗,全套就100"有的好色客人会摸著我的肥臀奸笑道:"为什么别人都收150,你只收100,是不是有什么暗病啊"我只有继续强笑地答「哪里话大哥老板,我是看您长的帅,又顺眼才收便宜点的」那些民工老头经常继续坏笑的说:"既然这样,你这大奶骚货这么欠操,干脆收50吧"每个客人我就得提50块给大B哥,虽然我是贱但还不至于免费被这些又丑又老的民工老头操!而且旁边,对面站著的那些年轻的小香,小翠她们那鄙视的眼神,让我无地自容!今晚快到凌晨两点了,小街巷道里仅自己自己穿著低胸连衣超短裙还在站著等客,其他的姑娘们有的已经赚够了晚上给大B哥的钱,有的已经和客人回房操逼了。小街巷里的人越来越少终于,我每晚最怕的事还是继续著,只见大B哥拿著个酒瓶搭著个女人,一边左摇右摆,一边搭著手隔著衣服揉搓著那女人的奶子,向我走过来,我低著头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著,这段时间我可被大B哥惩罚的太多了。一见到他走到跟前,我就下贱地地跪著向他问好:"B爷您好!母狗一直在这等您"大B哥早已经完全把我当成真狗了,他用脚踢了踢我奶子粗声道:"贱母狗,今晚有多少"我颤抖地答道:"B爷......母狗......今晚只......只接了一单......"大B哥老样子一把扯著我头发,就把我提起来,我知道又免不了一顿打了,他把酒瓶一摔地上,朝著我就是狠狠的一巴,痛的我啊的叫了一声,我留著泪闭著眼准备挨他继续打的时候,他停手了,当然并不是他可怜我,而是这时那个他搂搭著的女人说了一句话:"妈妈"我整个人都震呆了,原来被大B哥当街揉捏玩著奶子的竟是我女儿小英。在这种情况下,我紧张的说不出一个字。大B哥也顿了顿,然后粗声粗气地大笑地说道:"小英,原来这母狗莲是你妈啊,这世界真是小啊,难怪你小小年纪奶子就这么大了",大B哥松开了扯我头发的的手继续说道:"今晚就看你女儿份上饶了你,我还没试过同时玩玩亲母女的呢"我颤抖地说道:"B爷您想我怎么侍候您都行,我女儿还是个高中生,还不太懂事,您能放过她吗"大B哥冷笑道:"呵呵看来你这母狗不只贱,还蠢得很,小英告诉她,我是你什么人平时我们都是怎么玩的"女儿想了想也用鄙视不屑的眼光看著我冷冷道:"我早知道你是做鸡的,但想不到你这么贱,我可是B哥新老婆,你别再叫我女儿了"听女儿这么一说,我颤抖紧张的说不出话。
  这时B哥突然用力捏著我女儿的奶子说道:"这种贱货是你妈,你也是小贱货了,以后别对别人说是我新老婆,你只配和你妈一样做我的母狗"想不到大B哥变脸比翻书还快我女儿忍著痛猛点头。大B哥这时继续搓著我女儿奶子说:"今晚就不去酒店开房了,来你这母狗妈这小炮房学学她是怎么侍候我的"我根本说不上任何话,只有跟在他们后面颤抖地进了我的小炮房,是我连累了我女儿,到了这一步也无法补救了,或许我们这对贱母女天生就是这种命。大B哥大大咧咧地做在床上,让我女儿站在旁边看著,用命令的语气对我说道:"贱母狗,把平时你对我干的事在你这贱母狗女儿面前做一次,可别漏了什么环节,你可是知道我脾气的"听他这么一说,我浑身又是颤抖了一下,但下贱怕死的奴性,让我完全的忘了自己是个妈妈,对我只是条母狗,还是最贱的那种!我低声的答道:"是的,B爷"然后我在女儿面前脱下那条丁字内裤,退到门口位置跪下来,然后把连衣超短裙卷起到完全露出看到我那大白肥臀,然后一边扭动著肥臀一边狗爬著向他爬过去,嘴里还要"汪......汪......汪......"地学狗叫,这时我侧眼看了看女儿,只见她除了一脸的惊讶还有很鄙视我的眼光!在大B哥的威吓下我根本顾不得思考,一爬到他跟前就下贱地说道:"B爷您受累了,这么晚还来看母狗......母狗......好开心啊......汪......汪「大B哥得意的看了看我女儿两眼,然后说道:「嗯,按平时那样」我已经顾不上我女儿就在边上了,马上答道:「是的,B爷」我利落地帮他把皮鞋脱下来,然后脱下他的臭袜子后,还要下贱地大力的吸闻著说:"B爷的香袜,真香,母狗好想舔B爷的香脚啊"在得到他同意后,我马上捧起他那满是臭汗的脚,卖力地吸吮著,还边吮边......啊......啊地发浪......此时我的这下贱的身体,已经流出淫水了。大B哥没叫停我就得一遍一遍地舔吮著他的大臭脚。
  足足十几分钟后,他才说道:"就舔著我的脚,你妈就流了一地的淫水了,真够贱的"我女儿答道:"是啊,真想不到她是这种贱货""你也好不了她多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你们学校被多少人操过,你也是烂贱货""是的,是的,我也是老公......啊不B爷的母狗""嗯还不错,果然是对极品贱母女哈哈哈哈"他们的对话,我一句也没听进去,我继续卖力地舔著大B哥的臭脚。又过了一会,大B哥干咳了一声,我知道这是进入下一个环节了,我马上张大嘴,双手握拳在胸前,抬著头向著他。一口浓痰利落地吐到我嘴里,我毫不犹豫地就吞下了。
  此时我听到我女儿发出轻微的干呕声,她应该觉得很恶心。大B哥当然也察觉到,他看了看我女儿一脸坏笑的说道:"这算不了什么,好戏还在后头呢"我女儿陪著笑脸。我已经完全没有羞耻心了,吞了他的浓痰后,我马上恭敬地说道:"谢谢B爷赏母狗香痰!"大B哥完全没理睬我的奉承,我自觉地拉开了他的裤链,隔著内裤都感觉到他那大鸡巴在怒张著,一脱开内裤,他那强劲有力又腥臭的大鸡巴直翘地就是往我脸上给了一下,我吓了一吓,看著我的丑态,这时我女儿和他都笑了笑。
  那满布青筋的大鸡巴比平时多了很多包皮垢,也比平时臭的多,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就舔吮起来,舌尖来回地舔吃著他的包皮垢,卖力地吞弄著。对于我的卖力大B哥还不满意,他使劲地按著我的头,搞得我快窒息般的难受,不一会我鼻涕眼泪都流出来了,同时被他这样玩弄著,我那骚穴的淫水更是流的满地都是。
  大B哥边笑边说道:"贱货,我这鸡巴好不好吃"由于他的大鸡巴塞满了我的口,我只有唔......唔地附和著。"今晚早些时候,在酒吧把你这贱货女儿干了两炮,现在这鸡巴有很多你女儿的淫水呢,是不是特别好吃"被他玩弄著我已经完全没有了理智,他说什么我都是唔唔地附和著。又过了好一会他突然扯著我头发,不用我吞吸了。只见他自己用手来回搓了两下那大鸡巴,一大泡的精液就喷射而出,我忙张大嘴都接不住,很多射在了地上,还有些射到我女儿的鞋子上。我知道他是故意的,但作为最最低贱的母狗,我马上自觉地舔吃地上的精液。"母狗,那个小母狗脚下的你也要吃干净"大B哥发话了,我再不愿也只能服从,我女儿一脸的鄙视著我。我只有装作不知地默默的舔她鞋子上的精液。舔完她鞋上的精液,我又来回地爬行著继续舔吃著地上的精液,没过多久,我听到了我女儿的呻吟声,抬眼望去,刚刚射完精的大B哥,那大鸡巴又硬挺挺了,我女儿已经脱光了衣服,坐在他身上,他那大鸡巴猛力地抽插著我女儿那粉嫩的小穴,听著我女儿啊......啊......啊的浪叫声,我羡慕的直流口水,我一边掏弄著自己的淫穴,一边向他们爬去,我女儿这时被大B哥操的直亲爹爹......亲爹爹地浪叫著,看了看脚下的我,女儿是一脸的自豪的眼光,我忍不住了哀求到:"B爷......B爷爹爹,可以操一下贱母狗吗"大B哥一脸的不屑说道:"你这种烂穴,老子一点兴趣都没有,不过看你这么可怜,是不是真的很想挨操"一听有戏我忙答道:"是啊是啊B爷亲爹爹,贱母狗骚穴真的受不了了"看著我的丑态,大B哥"哈哈"大笑道:"求你女儿,她肯下来,我就操一下你"淫念已经完全把我控制了,我马上不顾羞耻地向女儿哀求道:"好女儿,好英子,求求你能让妈妈爽一下吗"我女儿一边浪叫著一边说:"滚一边去,你也配当我妈"我马上继续哀求道:"是是,我早就不是你妈了,我是贱母狗,最贱的母狗,求求您我的小公主,让母狗的骚穴爽一下"女儿根本不理睬我的哀求,只是冷冷地说了声:"滚"大B哥看著我可怜兮兮的样子,得意地笑道:"看你这么想挨操,用我的脚让你爽一下吧。"我顾不了那么多了,骚穴这时真的太难受了,忙千恩万谢的就捧起大B哥的大脚,就往我骚穴里弄,大B哥一边操著我女儿,一边用力的用脚搞弄著我的骚穴,不久我女儿把她的小白脚也伸到了我嘴边,我马上含著为她吸吮,就这样一直到大B哥内射我女儿为止,但我的工作还远远没完。
  大B哥说虽然我们母女都是他的母狗,但我更贱,平时他不在时,我女儿就是我主人,是我的公主。因此我要为公主女儿舔吃她淫穴的精液。我只有照做,女儿这时也完全不再当我是她妈了,她用力地坐在我脸上,淫穴对著我的嘴,使劲地拉著大B哥的精液和她的淫水,我则卖力地为她吸吃著。
  之后我们母女两都裸体跪在大B哥面前,一同发誓永远是大B哥的母狗,永远都为大B哥赚钱!后来我们继续为大B哥一左一右地舔脚直到他说:"累了"然后搂著我女儿睡觉。而我因为今晚没生意,作为惩罚只能跪在一旁继续伺候著!快天亮时,我跪著也睡的迷迷糊糊,突然间脸上挨了一脚,原来是大B哥要上厕所了,我抖起精神跟爬著过去。
  进了厕所后,大B哥直接就尿在我嘴里,我把他尿液吞吃的很干净,还向他道谢。以为他只是这样就行了,谁知道他突然要拉大的,我只能继续跪候在旁,那臭屎的臭味让我很难受。但我丝毫不敢露出恶心的神情,大B哥一边拉著屎,一边粗声道:"贱母狗,今晚就看你贱女儿份上没打你,明天你要继续揽不到生意,可别怪我心狠手辣"我颤抖著直点头。
  大B哥拉完屎后,才发现厕所没纸了,于是他让我爬出去帮他拿,但想了想为了讨好他,我下贱地说道:"B爷您就是母狗的恩人,亲爹爹,母狗为您舔干净可以吗"看见我贱的连屎都肯吃了,大B哥笑了笑说:"真够贱的,你可认真地给我舔干净屁眼,一块屎渣都吃干净"我下贱地对他磕头谢恩道:"是的是的,谢谢B爷亲爹爹赏母狗吃香屎"说完我就埋脸向著他屁眼,卖力地伸著舌头吃他屁眼里的屎渣!大B哥很享受地说道:「很好你已经完全成为一条贱母狗了。今后卖力地干,爷也不想打你这条这么乖的贱母狗"我忙千恩万谢!从这一次之后,我和女儿的身份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在家里只要她一不开心就会拿我出气,轻则谩骂,重的就动手打我耳光,还买了皮鞭久不久的抽我,在家里我要叫她做公主妈妈,我真是太贱了。
  但每次被女儿虐待我都淫水直流。大B哥也经常上我们家对我们母女两进行调教。渐渐的我女儿也像我一样沦落成为他吃屎的母狗了,女儿坠学后大B哥安排她去一间会所上班,由于我确实很难接到生意,我也被安排进了那间会所搞卫生。但我所得的工钱全数要交给大B哥。虽然只是个免费搞卫生的,但我还是卖力的很,因为这会所是大B哥的老大谦大舅子开的,这个大B哥大舅子传说是我们市里最牛的黑道人。我来这会所很多天了也只远远地看到过一次。我虽然搞的是厕所卫生的,但这高档会所为了揽生意,连我这种搞厕所卫生的都要穿性感卫生制服,上身穿的是一套半露骚胸的低胸衣,下身则穿一条开屁眼的超短裤,而且不准穿内衣裤,再穿黑丝配对白布鞋这样的羞耻装,也因为这样所以搞卫生工资也很高,可以让大B哥满意!会所之所以让我这样穿著,说这样可以让客人有对比感。
  由于没做站街女很久了,平时大B哥虽然常去我家,但只是操我女儿没操我,我每天都是靠自慰,难受得很,所以有时有客人进来大小便,我都会假装的进来偷偷瞧瞧他们的鸡巴,一解心里的饥渴!这天我在搞为生时,突然进来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壮男,一个非洲黑人,他穿著件紧身褂子,下身穿著条运动短裤,那一身的肌肉让我直看著都出了淫水。
  这黑人应该是喝多了,只见他一进来就掏出那根大黑鸡巴随地洒尿,我跟在后面一见机会来了,马上跪著爬到他跟前边檫地边对著他那大鸡巴吞口水,黑人大哥乱洒了一通尿后,盯著我看了看,说著一口流利的国语道:"看什么看,你这条黄皮母狗,没见过大爷洒尿吗"我忙堆著笑就跪在他跟前渴望地说道道:「对不起对不起,老板您别生气,我是母狗」那黑人壮汉见我这么贱,穿的也这么下流,于是说道:"你这只母狗想不想给爷舔屁眼"这正是我所渴望的,我吞著口水忙说道:"老板爷,别说舔您屁眼,您想对母狗怎么样都行"我的淫水已经流出来了,听著我这么一说那黑人没再说什么,就进了坐厕房,他一坐下对著我勾了勾手指,我马上像狗一样著向他爬去。
  到了他跟前,他指了指那黑的发亮的粗壮大鸡巴,我马上心领神会的含著,吞吸起来,黑人看我吞吸的这么卖力,不段的用手拍打著我的大肥臀。打得我淫水直流,吞了好一会,他突然站起来,好像提小鸡一样抱著我,直接就把那根大黑肉棒没入到我淫穴深处,刺激的我六神无主的直叫"亲爹爹......您太棒了......您操死母狗吧......啊......啊亲爹爹......啊......你把母狗操怀孕吧......生儿子......出来一起......操死母狗吧............啊啊......啊啊......爹爹......母狗要为......爹爹生孩子............啊啊爹爹......不要停......操死母狗吧......"积压了这么久的性欲一下子爆发出来,我已经完全陶醉在他那大鸡巴里了。黑人太厉害了,我高潮了三四次了他还完全没有停下去的感觉。可能抱著我操累了,他直接把我翻过来,把我头按在厕兜里开使操我的屁眼,那粗大的黑鸡巴一下子就顶到了我直肠,难受又快乐的我大口大口的吞吃著厕兜里的水。终于一大轮的猛烈抽插下,他的精液填满了我的屁眼。我被他操的直抖嗦,看了看跪趴在脚边哆嗦的我,黑人得意的笑著,用脚踢了踢我的大奶子,说:"谁让你休息了,给你爹舔屁眼"虽然我已经完全满足了,但我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忙爬起来笑著说道:"是的亲爹爹!"他那黑黑的臭臭的屁眼虽然很多毛毛,但我仍卖力地伸著舌头深挖著舔!还一边用手温柔地抚摸著他的蛋蛋,没多久这黑人的鸡巴又硬挺了。突然间他很大力的捏著我奶头说:"母狗别动把嘴张大"我知道这是要拉屎让我吃了,我忙照他说的不敢动,没一会一股臭屁先出来,接著就是一条一条的臭屎,我卖力地吞吃著,还是有很多掉在了地上。拉完屎后,黑人看著我满口满脸的屎继续把那根又硬了的大鸡巴让我吹,吹了没多久,他又用那满是屎液的大黑鸡巴操我淫穴,我上下两张嘴都在卖力地吃著他的臭屎。临走时他让我一边吃地上的屎,一边帮我拍视频,说以后叫上朋友继续玩我,我跪著含著他的屎向他磕头道谢!
  在我贱成这样的被黑人玩弄的同时,我那我眼中的公主女儿,别人眼里的母狗,也在干著下贱的事,不同的是她的物件不是男人,原来有一次她下班后,大B哥来接她去别的地方操逼,不巧的让大B哥家里的母老虎撞到了,大B哥天不怕地不怕,最怕老婆,当然是他老婆有个牛逼哥哥当后盾,也就是会所老板,我女儿做大B哥炮筒被这种女人抓到,后果是难以预测的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