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于打开了她的美腿》

  那一年是我最落泊的一年,我在一位姑姑的公司当送货员,有一天我送一颗红枫树到一家化粧品公司。
  当我蹲著身子照著公司职员的指示将红枫树放到门口柜台旁边之时,一位身著OL服,下身大约膝上十五公分窄裙,足登三寸高跟鞋的小姐走过我身边,那双裹在透明丝袜下的腿,是我有生以来看过最美的腿,雪白圆润而修长,腿部的曲线让我内心悸动。
  抬头只看到她的背影,飘逸的长发,似乎闻到阵阵少女的清香,待她转头与同事说话之时,我看到她那双不大不小,但水盈盈的眼睛,脸上的线条分明,一张有个性又清秀的脸。
  由她与同事的言谈间,我知道她是公司的主管,她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蹲在地上摆枫树的我。
  等我起身收货款之时,才发现原来老板交待她将货款给我,因此我趁机向她要了名片,她姓陈,叫陈淑贞,为了多与她聊几句,我告诉她楼下货车上还有更好的货,问她有没有兴趣看一下,她欣然同意。
  与她一起进入电梯,在狭小的空间里,我嗅到她发际的阵阵清香,我掩饰的低头看她的美腿,几乎忍不住想将手伸入那超短的窄裙中,抚她那神秘的方寸之地,她清纯秀丽的脸孔只是淡然的微笑,完全不知道我内心龌龊的想法。
  在停车处,她颇有兴趣的看著我开的货车上各种精巧的货品,而我只是不断的打量她那曲线玲珑的身材,165公分,大约47到49公斤吧!
  我想任何男士,只要看到她那双美腿,每一个人都会幻想那双美腿缠在腰间的美妙。
  她看完货,表情自然的美我笑一笑,说她会跟老板说,买不买货,是老板决定的,再自然世故的一笑,似乎对我这个人没什么感觉,转身走入电梯,看著她的背影,她那线条匀称,令人悸动的惊人的美腿。
  我心里想著,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心里想著她大腿根部的方寸之地。
  或许那方寸之地,已经有不少男人享受过了。
  在开车回去的路上,我一路想著这无聊问题。
  最后,我下定决心,不管有多少男人享受过她的身体,我一定要将我的阳具插入她那迷人的大腿根部的迷人甬道,如果她那双雪白修长的美腿紧缠在我的腰间,那一定是无上的享受。
  等了几天,陈淑贞小姐的公司没有再向我们公司订货,我忍不住拿起她的名片拨电话给她,找借口问她对我们公司的货有没有兴趣?
  她回答她的老板在国外,还没跟老板讲,要挂电话之时,我又抱著一线希望问她有没有空跟我出来吃个饭,她说没空,我不死心再问,说我可以配合她的时间,她依旧客气的婉拒了,还笑嘻嘻的说要我别傻了,说著就挂下了电话。
  我有点懊恼的拿著电话听筒,心里想著,以我超过180的身高,不错的身材,上得了台面的外型,她根本若无其事的拒绝我的邀约,只怕我没有福气让她的美腿缠在我腰上了,有点失落的挂下电话。
  过了大约一个礼拜,我在公司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初时以为她是要订货,没想到她是问我下班的时候有没有时间,愿意跟我碰面,当时我有点莫名其妙,她竟然约我?
  由于当时我非常落泊,姑姑又是压迫我的劳力,经常工作到晚上九点才放我下班,那天鼓起勇气跟姑姑说我晚上有事,她非放我走不可,姑姑唠叼几句,我总算能去赴约了。
  因为她不愿意被公司的人看到,我开著自己那辆小破车去她公司旁边的巷口等她,她美妙的身影出现了,穿著是我每天幻想的超短窄裙,那双迷人的美腿踩著三寸高跟鞋,看得我裤裆里的大家伙鼓动起来。
  她上车之后,闻到淡淡的幽香,长发垂肩,侧脸看得到她长长的睫毛,水盈盈的眼睛,她很干脆的说:走吧!
  我问她想去哪儿?
  她说随便逛逛,我开车往我熟悉的北投,一路上她没说什么话,我却忍不住不断偷看她的美腿,由于坐著,她的短窄裙缩的更短,露出一大截大腿,看著雪白的大腿,我忍不住将手悄悄放到她大腿上。
  她说:别这样,这样不好…
  我收回手说:妳的腿真美!
  她笑了笑,不置可否,我感觉得出来,她听惯了称赞她美腿的话了。
  我心里盘算著,该如何能上到她,让她的美腿缠到我腰际,我一定要让她的美腿缠到我腰际。
  不觉间,车子开到石牌,我抬头看到有一家MTV店。
  我问她:要不要看MTV?
  她说:好啊!
  服务生关上了门离去,我挑的片子是一部外国枪战片,其中当然也有不少缠绵的镜头,当屏幕上演出男女主角的床戏时,我偷眼瞧她,只见她看的很专注,表情自然,完全看不出她心里想什么?
  我的目光不由自主又朝下瞄向她露出窄裙的大半截美腿,当她发现我的手放在她大腿上时,她有点不自在,可是并没有推开我的手,我轻轻的隔著肉色透明丝袜揉著她的大腿内侧,她把大腿紧紧夹起来,我感受到手掌被她大腿夹住的温暖,裤档里的大家伙澎胀的想探头出来。
  我偷眼看她的表情,她专注的看著屏幕,暗中伸手拉住的犹夹在她大腿中的手掌,要把我的手拉出来,看趁机拉著她的手按在我凸起的裤裆上,她想把手缩回去,我不让她缩,她转头看我,只是静静的看著我。
  她说:你想干什么?
  我说:没啊!
  妳的腿太美了,我只想摸摸它!
  她说:没有人对我这么没礼貌过!
  我有点赖皮说:我只想摸一下,妳放心,我不会强迫妳做妳不愿意做的事情!
  她说:你现在就在强迫我!
  我看著她艳红的薄唇,突然吻了上去,她不及防备,被我吻个正著,她甩开头,手擦一下嘴唇。
  她有点气愤的说:你太过份了,今天要不是…我会给你一耳光!
  她说的今天要不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本来以为她会走,没想到她说完就不再理我,冷著脸继续专心的看屏幕,我脑子这时一片混乱,不知道在想什么,身畔阵阵的幽香,看得到吃不著,简直是莫大的折磨,我想妳既然没有走,大概是默许吧,或著根本是闷骚,心里想得要死,表面假装圣女。
  我又趁她专心于剧情之时,我的手又落在她的大腿上,她没有动,我心想,被我猜著了,其实妳心里还不是想得要命。
  当我的手伸入她的窄裙,她没动,但我感觉到她看屏幕的眼神焕散了,当我的手接触到她大腿根部那微凸的部位时,我感觉到温暖中有点湿湿的。
  我忍不住突然抱住她,拉下她的丝袜,褪下她的白色的半透明薄纱内裤,她没想到我这么胆大包天,大惊挣扎。
  由于矜持,她不敢叫出声。
  我快速的褪下我的牛仔裤,拉出我鼓胀到极限的大阳具,强行分开她雪白迷人的大腿,挺入她的胯间。
  由于我只将她的裤袜及窄小的内裤褪到膝盖,所以无法完全将她的大腿打开,说起来只是我的阳具被她大腿根部夹住,龟头与她的阴唇磨擦而已。
  我当然并不因此而满足,就将两手紧抱著她的臀部,让大龟头与她已经湿透润滑的阴唇研磨著,磨得她呻吟出声,磨得她那方寸之地的花瓣微微张开了。
  当我将硕大的龟头趁著淫液的湿滑要分开那柔嫩的花瓣进入时,她突然扭腰避开,并且她严厉的叫我松开抱住她臀部的手。
  我说:妳别紧张,我太久没有做爱,只是想跟妳磨擦一下,妳不同意我不会把它插进去的…
  她咬著牙,闭著嘴不看我,我闷著羞愧的心,不停的挺动阳具,就这样,我跟她的第一次约会,我射在她胯间。
  回去的一路上,她一言不发,她下车时,我问她什么时候还有空,她看我一眼,走入电梯(她住在公司在那栋大楼给她安排的一个小套房里)。
  之后我回到住处打电话给她,她居然肯接我电话,在电话中再次说从来没有人对她这么无礼过,她今天之所以出来,只是为了躲一位对她百般纠缠的男人,没想到我这么过份。
  之后她说她要睡了,就挂下了电话,那一夜,我心里想著她迷人的美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