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火阑珊》

  第一章:变化的开始2100年,世界格局发生了重大的变化,由以前的多级世界变成了,单级世界,H国开始领导世界,人类开始殖民和开采月球资源,地球上所有能源全部依赖电力,化石燃料已全部静止开采,禁止所有超标排放,巨大的围绕地球圈发电装置,太阳环的建立,让人类从此告别了雾霾的天气,但是由于出生率低原因,社会开始废除了一夫一妻制,允许一夫多妻,所有出生的孩子都由国家出钱抚养到18岁。
  掌握能源的国家开始了投入大量的技术用于新材料和新技术的开发,加速了人类历史的进程,而我便是在这个大时代背景下成长起来的新一代高精尖端人才,现在的我有一个让所有人羡慕的家庭,一管家三夫人,还有三个漂亮的女儿,以及1个可以接班的儿子。
  我叫张自力,出生没多久,父亲就因公牺牲了,家里分到一笔不小数目的抚恤金,因为国家的照顾,家里将大部分抚恤金投在了国家项目上,每年都由客观的收益和利息。自小我就跟妈妈一起长大。我的老妈叫张芸洁,今年43岁(18岁大学一年级生下了我),身高168,体重53公斤,在一所国家重点大学工作,是个后勤工作人员。妈妈原本就是个美人胚子,而且非常注重自己的形象,平时上班经常都是穿短裙套装制服配丝袜,高跟鞋都是5厘米以上的,估计也是爱美的心里,妈妈还有很多性感的内衣内裤。
  我从读小学到大学一直都是学校的前三名,出了明的优等生,在家里是个听话的乖宝宝,在学校是一个优秀的三好学生,可是在这光纤的面孔之下,我的心里却有另外一个变态的心。为了我的成长在小学三年级由老妈张芸洁就对我进行了完整的性教育,自那以后我的心里总是会产生很多怪异的想法,比如偷老妈的卫生巾,自己来用;比如用老妈的阴道清洁仪来给自己灌肠,穿老妈的高跟鞋,等等。在走向娘炮的路上一路狂奔。
  可是某一天确突然出现了变故,在上初中2年级时,我的好兄弟张朝阳给了我一个网站,在网站上看到了很多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东西,SM,NTR,捆绑,虐待,丝袜,高跟,改造等等,看到一个个女人各种性感的穿衣打扮,在身体上进行著不同的改造和捆绑,露天调教,给我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让我突然发现,自己原来不想做女人,自己更想让女人臣服自己。于是乎,我开始沈浸其中。
  利用一切学习之外的时间进行对于SM,调教,改造的学习。也因为自己高超的智商,当我读初中三年级时,已经开始在网络上发表自己的长篇调教小说,虽说没有实践经验,可是好在读文章读的多,根据自己跟网友的交流来完善自己的SM体系。
  每次有新的想法,新的观点就会拿老妈穿过的高跟鞋或者内裤来一顿撸。也正是应为我的这个行为,为我打开了一扇恶魔之门,或许也是幸福之门。
  在我读高一第二学期的某一天,下了晚自习的我去了张朝阳家里一起参详小电影,回到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拿出钥匙开门进去,发现门口老妈的高跟鞋乱扔著,还有今早老妈穿的外套,我喊了两声发现没有回复,捡起老妈的高跟鞋问了问,感觉下体已经凸起。短暂的享受后,感觉家里出了什么事情急匆匆的走上二楼的客厅,发现老妈只穿著内衣躺在沙发上,一套黑色的蕾丝镂空胸罩和内裤,隐约可以看见妈妈的阴毛。老妈脸色通红,时不时的嘴里呢喃著什么,我叹了口气,走上前去拿起一张毯子给老妈盖著,想著是不是又是单位聚餐,老妈18岁生下了我,现在的老妈也不过才33岁,白皙的皮肤,丰满的乳房,纤细的小蛮腰,要不是肚子上那一个小口,我想没有人会认为这个女人是一个33岁的女人更是一个15岁孩子的妈妈。我用湿毛巾准备出来给母亲擦拭身体,然后将母亲送回房间。
  心里感叹著,好久没有看到老妈喝这么多酒了。给老妈擦拭完脸和四肢时,突然听到老妈呢喃了一句,「自力啊,老妈给你找个新爸爸好不好」,听到这一句的我突然呆愣住了,莫名的心痛。在我的心里,一直认为老妈是我世界的全部,是我精神和爱的发泄地,怎么能够接受跟另外一个男人分享自己的母亲,我的内心很愤怒,很悲伤,很痛苦,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诉说……
  沉默了半晌,背起母亲往主卧走去,母亲的脸庞贴在自己的耳边,感受著那温热的呼吸吹拂在自己的耳边,感受著胸部摩擦著自己的后背,双手摩擦著母亲的大腿,裤裆里凸起了,我感到了下体从未有过的胀痛,想要在老妈身上发泄,想要将精液射进老妈的体内,我感觉自己越来越疯狂,离职告诉我,我现在需要克制自己,平时30秒的路,走了整整3分钟。放下老妈,盖好被子,给老妈到好水,我疯了一样冲回三楼自己的卧室,拿出老妈昨天丢在洗衣房的内裤疯狂的撸起来。
  在发泄一通之后,开始回想刚才的心情,有一种强烈冲动要将老妈留在身边变成自己的专属。于是乎,走到电脑前,登上论坛,走进论坛的商店开始寻找起来。由于这些年我发的帖子和小说也算比较受欢迎,稿费和论坛金币积攒了不少,本来想的等以后自己准备调教女奴或者母狗了再来买自己需要的东西,看来现在是不得不使用了,走进网络商城,看到琳琅满目的商品,我的手有些颤抖,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忐忑,最终我还是将网站关闭了,走到床边,将头蒙在被子里,心里有一个自己在诉说著:赶紧的,行动吧,不能把自己的专属品让给别人。可是作为一个三优学生,栋梁之才,平时的道德观念也在影响著自己,这样做是不是犯罪,是不是乱伦,会不会对母亲造成伤害……在这种纠结中,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老妈来叫起床吃饭时,发现我没有反应,一抹额头,原来发烧了,老妈很著急,开始用酒精给我擦拭身体,喂药,喂水,我陷入了昏迷状态,老妈只有用嘴对嘴的喂著自己的孩子,想想也没有什么,反正都是吃著自己的奶长大的,可是当母亲照顾完,准备去做一些稀粥时发现儿子的那一柱擎天把被子顶的老高,目测估计有25、6里面,老妈的心里是惊讶的,原来自己的孩子长大了,虽然之前有发现儿子用自己换下来的内衣内裤或者高跟鞋,想的青春期的孩子总是需要了解性的,也就没有组织,现在看来,自己的孩子真的是长大了,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老妈有些脸红,于是转过脸出去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3点,看到趴在自己床边的母亲,心里很冲动,虽然感觉到自己应该是病了,可是看到母亲的身体,自己反应已经很强烈,于是伸出手想要去触碰一下母亲的脸颊,可是还没有伸到,母亲擡起头来,看著我:儿子你醒了,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看到母亲脸上的疲态,感到很愧疚。
  妈,我没事了,可能是最近学习太累没有休息好,你怎么没有去上班?
  早上喊你吃早饭,发现你病了,于是我就给单位请了几天假,想要好好照顾你。
  妈,谢谢你。
  傻孩子,说啥呢,你是我儿子(说了老妈抱著我,将我的头压在她的胸口)
  ……
  自力,怎么了,有啥不好意思的呢,你还是从小吃著我的奶长大的呢。
  妈,我现在是大人了,我是个男人了。
  在大你也是妈的儿子。
  ……
  妈,我能问你个事情吗?
  自力你说昨晚你说……要给我找……找个新爸爸,是真的嘛?
  ……
  老妈沉默了半晌:自力你希望有个新爸爸吗?
  我、我、我不想要什么新爸爸,我只想要妈妈一直跟我生活在一起,我一直觉得妈妈是我的,我不能接受妈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最后自力的声音有些歇斯里地。
  老妈继续沉默著,什么也没有说,母子间的尴尬气氛在蔓延……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妈打破了沉默,自力饿不饿,我给你煮了鸡肉粥,你喝一点吧,一天都没吃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