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纪元(番外1——神农谜巢)》

  番外1——神农谜巢“胖子,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声音十分浑厚成熟,仿佛经历了许多事。一位身穿黑色夹克,手戴著劳力士名表的中年男子站在车门前,对著摆弄后背箱的胖子说道。
  “都带上了,天真,走吧。”胖子也身穿著一件夹克,他从荷包里掏出烟,点起火叼著嘴道。
  “小哥真的去那里了吗,天真你那消息靠不靠谱。”他递给吴邪一根烟,吐出一口烟雾道。
  “黑眼镜的消息,你说靠不靠谱。”车缓缓开动起来,两边的景色快速的往后退。
  “那就靠谱了。神农架的蛇虫毒蚁虽没云南的十万大山多,但我听说那里头的神秘之物可多了,这次探穴恐怕有些危险。”胖子抽完烟,露出一脸慎重与担心。
  “哟!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王月半去哪了,是怕野人吗?”吴邪轻吐一口烟雾笑道,在烟灰盒弹了弹。
  “不是,我感觉这次危机重重,像是有许多丝线在缠绕,不免有点担心。”胖子做起手势,脸色也极为凝重。
  “嘶~呼~担心个什么,经历了这么多,还有什么能难倒我们的,况且这次也不是什么大墓。”吴邪抽完最后一口,将烟头拧灭在烟灰盒,拍了拍胖子道。
  “初步判定应该是秦朝的,反正不是始皇陵,即使是的下去探一探又如何,小哥又一次不告而别,我必须找到他问问为什么。”吴邪邹著眉,天真的面容已经被成熟老练所布满,以前稚嫩的青年早已步入中年的时光。
  “上次好不容易找到,又跑了,真符合他独来独往的性格。”看著窗外渐渐变成群山的景色,王胖子继续道,“找到定要教训教训,怎么能一个人行动呢,我们铁三角缺一不可。”
  一两个小时后。
  吴邪和王月半来到了神农架著名的小镇——木鱼镇,他们正在一处美食馆吃著饭食。
  “嗯哼!咻~咻咻!~~”胖子对著吴邪做眼色,吴邪笑了一下,“几个毛头小子而已,也不知道他们是哪条道上的。”
  另一伙人有七八个人,可能更多,外面有好几辆车,他们都穿著黑色的皮衣皮裤,没什么谈话,很快的吃完就离开了。
  “我草!(大声)他们有。。。加特林。。。(小声耳语)”他们似乎没听见胖子大声说的我草,快速的上车启动引擎开车离开了。
  “他们是什么人,大家伙都带上了,胖爷还是第一次看见真东西,长见识了。”胖子抚了抚头上的刺猬头,问著吴邪。
  “快吃,我也第一次见,有可能是……”
  “打神农架野人。”胖子接嘴道,他开始夹菜扒饭快速的吃著。
  “呵呵……”吴邪笑了笑,也大口的吃著,很快就吃完了。
  山林中云雾缭绕,阳光明媚,温暖的春意让鸟雀似争鸣一般,响彻林间,吴邪与王月半背著大背包,步履蹒跚的走在林地之间,不时的还拿出地图与指南针看看方位。
  几个小时后,临近傍晚,吴邪看了看周围,视线扫过远处的山林,又对著地面指指画画,“找到没,累死胖爷了。”胖子脱下背包,找到个巨石靠著坐下,拿出烟点火抽了起来。
  “快灭了!我们现在在山的阳面,空气干燥得很。。。”吴邪看到胖子点烟,怕会失火,但被他打断了,“知道知道,天真又回来了,呼~~”胖子吐出一口烟圈,惬意的笑道,又拿出一根烟示意的摇了摇。
  吴邪没管他了,他知道就行,目光重新看向地图,只见地图标注几个不知明的符号,手指测算了下距离,嘴角微微勾起一抹笑容,“舒服完了就走,不远了,就在山的背阴面。”
  胖子起身拍了拍沾在身上的尘土落叶,背起背包跟著他一起离开了。
  。。。。。。。。。。
  “队长,现在怎么办?”
  这里是在一处地穴的通道中,前方有个人倒在了地面上,他面色乌紫,像是中了某种剧毒,两旁石壁上长出细如发丝的白丝线,地面上也不时的爬过拇指盖大的蜘蛛,蜘蛛蛛腹极大,一看就有剧毒,它们只在他们前方的地面墙壁上活动,队长目光一眯,沈稳道,“拿火把来,烧!”
  几个队员点起火把,小心翼翼的烧灼白丝,白丝没有散发出焦煳味,反而挥发出一缕缕粉色的迷瘴,“咯咯~~咯咯~~”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女性的笑声。
  “鬼!鬼啊!”
  “啪!”
  队长扇了他一把掌,“鬼叫个什么,这是风吹过的声音,里面有个大空间,谁再他妈的鬼,老子就让他变成鬼。”说著就掏出手枪指著他,枪口顶向他的额头,“去!”
  闻著空气中淡淡的甜香,一股不知明的火热从小腹生起,被枪指著的队员眉头舒展,朝著通道深处走去,其它人拿出湿巾捂住口鼻,跟随在他的后面离开了。
  。。。。。。。。。。
  “嗯!他们在这扎营了。。。”吴邪与王月半躲在树木后,借著月色和灯光看著他们扎起来的营地。
  “他们下去了,走!”吴邪没开手电,低著身子摸索过去,胖子左右看了看,也压低身子移动过去。
  “这洞打得可真够大的。”胖子看著地面三四米的大洞笑道。
  “下去。”吴邪招呼一声,顺著他们的绳子下到地穴。胖子扯了扯绳子,发现够紧实,可以承受自身体重,抓著绳子蹬著岩土,顺著往下滑。
  通道内一片漆黑,只有两个手电发出的光芒照亮四周,四周的墙壁上雕刻著许多不知明的图案,胖子好奇的道,“秦朝的文字也不是这样的啊,天真你知道吗?”
  光亮照射在墙壁上,吴邪就如同电视剧《盗墓笔记——沙海》中的吴邪一样,中年的夹克打扮,认真仔细的观察著每一个线条的纹路,露出一个思索的神色道,“我也不知道……”
  胖子无语,掏出烟来,“啪!”
  “奶奶的,发财了!”他从背包中拿出一个DV摄像机开始录像,“嗯哼!胖爷叫王月半,天真叫吴邪,我们是北京的考古学家,这是我们的证件。”说著胖子从背包中拿出考古证在摄像机前晃了晃。
  “这里是在神农架的一处地宫,我们看到的墙壁上有著许多未知的图案,可以隐约的看出这些图案所描绘的是人,奇妙的是他们有著动物的身躯,就像是《山海经》中所描绘的妖怪一样。”
  摄像机的画面一转,只见光所照射到的地方,有著许许多多奇怪的生物的图案,它们都是人首兽身的形态,比如左侧是一个蛇人,人首蛇身,她盘卷在王座之上,手挽飘带,额首上戴著一顶蛇形王冠,就像美杜莎的蛇发一样。下方是头上长有小角,背后长有小翅膀,股间长有小尻尾的人物,他们都伏首跪拜。蛇人的手中举著圣杯一样的物件,仿佛是某种传说之物,好似因为她手中的圣杯而跪,而不是因为神话传说中的蛇人而跪。
  “这是女娲大神。。。”胖子开启胡扯模式,吴邪继续仔细的研究著。
  “难道不是华夏文明的?”手电继续移动,又多了许多奇怪的人物,有背生十二翼的人物与额头长有长角,背生有大翼,股间生有粗大尻尾,手生火焰的人物开战。
  手电缓缓移动又照射到一处,这一处让吴邪羞红了脸,“这是魔。。物。。娘?。。。”
  上面的人物图案就像是个图鉴?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都有著看不懂的符号与文字,就像是在介绍一样,她们的身子前,或上,或下,都有一个正常人类男性的图案。人类男性的图案都露出不明的脸孔,有的舒爽大笑,有的难受大哭,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都与这些魔物娘贴身紧挨,并且和魔物娘都是全身赤裸,就像是在做爱交欢一般。
  吴邪的目光看向中间某处,这是一个人马娘,她四膝跪地,将男性压在身下,男性的肉棒插入人马娘的淫穴,一旁还有几个小符号,像是某种注释一样。视线看向紧挨著人马娘的右侧,这是一个章鱼娘,人首触手身,有两条触手吸拉著男性的脸颊,而男性却露出快乐的诡笑,显得非常诡异。
  “~~嗯嗯~~啊啊~~嗯哼哼~~哼哼~~”
  “天真,你听见了吗?是女人的叫床声!”胖子拿著DV摄像机对著吴邪道。
  “。。。”
  “还真有!”吴邪双目微眯,似乎脑海中出现幻觉。
  。。。。。。
  “这里是?”
  眼前的光景已经不在通道之中,这里是一个百米平方的墓室,四周的墙壁上全是雪白的丝线物,像是蜘蛛丝又有些不同。中间有个被铁链牵起来的悬棺,悬棺上有著奇怪的图案,是一个被拉长的蜘蛛图案,蜘蛛的八颗蛛眼正好是用红宝石镶嵌在上面,在手电的照射下,反射出慑人的红光。
  吴邪深吸了一口气,手电朝上方照了照,瞳孔瞬间放大,上面吊著许多白色的丝茧,丝茧有一人高,形状也是人形,像是人被白丝线缠绕形成的,“这是人蛹。。。”
  “嗒。。。嗒。。。嗒。。。”
  “咯咯~~咯咯~~哼哼~~~”
  奇怪的碰撞声与女性轻笑的细微声从棺椁中传来,吴邪不自然的后退几步,“胖子!胖子!”
  一股惊悚的恐惧让他身体紧绷起来,“怎么回事,海底墓,出现幻觉了?”
  是人是鬼,一看便知,“胖子!你是不是在里面,搂著腐尸很舒服吗?”吴邪强制使自己平复下来,笑著对悬棺说道。
  “嗒。。。嗒。。。咯嗒嗒。。。”声音越来越诡异,笑声中带著一股不明的媚意,吴邪摇了摇头,木纳的走了过去。
  “放珠儿出来~~政哥哥~~求求你~~放珠儿出来吧~~~”声音就如同在耳边娇喘吟语,吴邪狠咬舌尖,吞了一口舌尖麒麟竭血,双眼的木纳快速消失,周围景色恢复了过来。
  王月半焦急的看著失魂了一样的吴邪,正准备擡起右手抽他一耳光,他就清醒了过来,“胖子,退,明天再探,这里很不寻常。”
  胖子也感觉不对,没多说什么与他一起回去了。
  。。。。。。
  “你,上!”还是那处悬棺的地方,只不过吴邪换成了一群人,而且不是幻觉而是真实的。
  “政哥哥~~你来啦~珠儿好想你~”诡异的女声从棺椁中传出,让男性的目光露出痴迷的神色,像是有什么东西影响了他的精神。他跳了上去掀开棺盖,一缕缕粉得发红的香甜气息从棺中氤氲升腾,让所有人都瘫软的跌落在地面上,其中的那位领头人队长却像是知道里面是什么,大喊道,“明珠夫人,臣来迟了!”
  “咯咯~~”轻灵的笑声中带著看蝼蚁般的蔑视,一条修长无比的雪白美腿从棺椁中伸出,微微一弯,勾住了站在棺沿上的男性。美腿不著一物,裸露出来的雪白透出粉红的色泽,在这奇诡的古墓中,显得非比寻常,但站在棺沿上的男性却像是被女妖给魅惑了一般,双目傻笑的跌落了进去,随后就响起女性与男性欢愉的呻吟声和衰嚎声,不到一会,一双纤细玉臂从中伸了出来,双手抓在棺沿上,“私……不够……还不够……”“咯咯~~~”两种不同的声音从中发出,但那笑声却越来越弱,在甜蜜的粉雾之中消失不见。
  【潮女妖大人怎么了,有人……侵占了她身子……】
  【身体动不了……该死……】
  “精液!私要精液,都给私,啊!”声音中透露著强烈的痛苦,就像是重伤了一样,但声音并不是很虚弱,反而透出一种诡异的噬血。
  一道白花花的女体从棺椁中坐了起来,让众人更加惊恐,他们这时像是肾上腺素激发,全都半蹲著用枪指著她,氤氲流转的粉雾慢慢地被无效化,队长压著众人道,“明珠夫人,现在已经过了2000多年,计划成功了!”
  “咯!~~”
  “过来~~”
  “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