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女友的妈妈(我和梅姐)》

  「咦?你不是...」
  我也吓了一跳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前女友小佳的妈妈「...嗨..」这一惊非同小可我竟然挤不出一句话毕竟奉太座之命来一中街买章鱼烧虽然会遇到熟人但在摊位上遇见还是第一次「小佳她...过的好吗?」
  「很好啊,她到台南工作去了,两三个月回来一次....」
  听著小佳的妈妈滔滔不绝的说小佳似乎没发现我的脸色不好那天开门的景像我永远记得算了那不提也罢「喔...所以伯母妳...」
  「唉呀不要叫伯母啦都叫老了,叫我..有客人你等一下..你好看看喔...」
  我看了看时间还好还可以厮混一下这才仔细的看了看小佳的妈妈紧身T下目测大约大C小D短热裤衬托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美腿或许是年轻环境的影响谈吐与态度感觉都像个年轻人跟记忆里的比起来更加迷人完全无法招架的我目不转睛竟然有些微的勃起我承认很久没做了自从太座上了夜班之后相处的时间变的很少更别说做爱了客人走了她又坐回来继续著刚才的话题「所以要怎么叫妳啊?」我心不在焉的「那...叫我梅姐就好啰」
  然后我们就闲聊瞎聊也知道自从离婚后小佳到外地工作梅姐的感情状况断断续续距离上次的恋情也有两年多了「难怪妳才在这里摆摊,想钓好男人喔」我亏她「才不是呢,我只是想多认识些人而已」她点了根烟「对了我跟你说...」眼看她又要提起小佳我赶快找个借口离开但是脑袋里有个坏主意要试验一下「啊不能聊了,该走了我」我站起来伸个懒腰球裤下勃起的形状一览无遗正好面对著梅姐虽然没有30cm但好歹也是在水准之上刚刚在聊天时的意淫起了作用果不其然的就算在黑暗中也看的见梅姐倒抽了一口气脸红不过姜还是老的辣她马上就亏了回来「唷是怎样,想展示什么吗」
  「嗯?啊..」我假装不好意思转过身「哈哈哈看你紧张的..哈哈」她笑的开心虽然我表现很窘态但我内心可是比她还开心「对了你有没有赖,交换一下吧」「喔,好啊」
  回家的路上脑中一直浮现梅姐的美腿还好完成任务让太座吃了章鱼烧满足的去上班后洗澡前幻想著梅姐而怒尻了一枪洗澡后出来免不了得滑一下手机梅姐传来一则赖没点开还好一点开不得了照片里的梅姐有一条深遂的沟黑色蕾丝内衣有著不属于这年纪的白皙皮肤我想这就是美魔女吧「都几岁了还跟人家玩露奶自拍,这是要报复还是报答啊」我传「哈哈,我48岁你说呢,那晚安啦」她传接下来的几天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赖对话总是游走在尺度边缘其实很想主动出击但是心里很茫然不知道跨过这条线之后一切会不会改变总觉得情欲凌驾于道德之上是偷情的写照星期五太座放三天假带著小孩回南投留我一个人在台中结果下午公司突然无预警停电放了几个小时的无薪假回家洗个澡之后躺在床上玩著锁链战纪梅姐赖我「你会不会修热水器啊,我没热水洗澡耶」
  真是天时地利人和「喔好啊我过去看,妳住哪?」
  ==熟悉的路线熟悉的9巷19号15分钟后我站在梅姐家门前不堪的快乐的痛苦的甜蜜的回忆一幕幕在门前上演突然门打开了是梅姐她穿著长版睡衣然后没穿内衣因为激突的很明显让我的眼睛死无葬身之地「进来吧,热水器在楼上」梅姐似笑非笑的看著我到了顶楼检查了一下它根本没坏经验告诉我应该是莲蓬头堵塞于是我们下楼下楼梯时一个不小心我翻了脚刀超痛的「怎么样?扭到了?」梅姐口气温柔担心的问「唉有点痛但还好,先帮妳把热水用好吧」我起身「嗯好吧」梅姐跟在我后面看我处理探头探脑的梅姐似乎有意无意的用胸部触碰我我的分身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只好致敬立正站好「妳看,塞住了,把它清一清就好啰」
  我扭开热水不一会浴室里烟雾弥漫「哇好了耶,那你先出去我先洗」她把我推出浴室水声哗啦哗啦有时间好好看看梅姐的"闺房"毕竟之前只是经过我坐在床沿推揉我那扭到的脚感觉也好些了梅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灭绝师太的没那么简单来电显示有著熟悉却又陌生到让我心痛的笑脸是小佳「梅姐,妳的电话」浴室门打开梅姐带著雾气出来有如仙女下凡般曼妙的身材裹住浴巾用胸部挺住不让它滑落我简直都忘了来这里做什么下腹部一股刺激「梅姐,妳的电话」「谁打的?」
  「我不知道啰」心虚赶快起身活动看看等梅姐讲完电话其实一个男人与一个刚洗完澡的女人同在一个房间可能会发生一些事也可以什么都不做但我比较喜欢前者然后我就被"推倒"在床上我起身又再被推倒一次「梅姐,妳...」我话还没说完梅姐就吻了上来「我们都是大人了」吻了一阵梅姐离开我的唇只手向下探访「看来你很清楚嘛,呵呵...」梅姐握住我的肿胀「我...」说不出一句话那就只好躺下享受吧拉开了裤子她手握著但梅姐的舌头一路经过我的脖子奶头腹部刻意闪过我一抖一抖的男根最后停了下来我还是一句话都没有心跳的好快梅姐迷蒙的表情也让我的眼前一片迷蒙「看来你的不小呢,准备好了吗?」我点点头因为不是普通的刺激所以我感觉似乎比平常大了不少睪丸与肛门间的区域正被舌头刺激著梅姐一手玩弄著奶头另一手正套弄著我的男根总算让我的喉咙失守或许是这样的姿势不好梅姐放弃了奶头而嘴巴继续朝著男根攻击「遇到高手了...」爽到我的腿都弓了起来梅姐从男根两侧一直舔最后再含住整根一阵快感从脚底冲到头顶快感流遍全身我已经坐起来看著梅姐挑逗的享受的表情突然发现这次要失守的是精关房里啧啧啧的口水声房里有冷气但我额头冒著汗梅姐卖力的吞吐著「梅姐...我不行了...」
  连手都用上了梅姐加快了速度「啊...梅姐...要...出来了...来了...啊嘶...」
  看著梅姐的喉咙一鼓一鼓的我知道她全吞了「憋很久了齁,很浓很多耶」她调侃我「唉唉,我也不愿意啊」我喘著气「还有一点」梅姐突然偷袭含住高潮余韵后身体还有些敏感让我身体抖了一下梅姐笑了出来「哈哈哈你很可爱耶还会抖一下哈哈哈...」
  「唉呀还不都是妳...」一阵打闹后换我把她压在床上「嘿嘿嘿...」我怪笑伸出了我的舌头攻击她的胸部手当然也没闲著往下一探往里一伸意料中的湿润「啊...啊...好棒...」梅姐娇喘著扭动身体摸到了那突出来的一点于是我时而轻柔时而激烈的看著梅姐弓起了下半身一手摀住嘴巴我知道她快高潮了「啊...要到了...要到了...哼啊...」手掌一滩「唉呀梅姐,妳简直是少女体质嘛」我看了看手掌「唔...」梅姐也喘著气但我怎么可能放过她呢?
  我张开梅姐的腿但反抗的力量薄弱「你...你要干嘛...不要...噢...啊...」我舔了上去先从小荳开始用舌头在上面划圈拍打再来是两片阴唇梅姐又弓起了腰双手紧抓著床单「啊...啊...好爽...再来啊哼...」
  慢慢的我舌头向更深处舔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后前后的梅姐的声音也越来越高亢「啊啊...要不行了...啊会坏掉啊喔...啊...」
  这次是整张脸一滩擦了擦脸我坐在梅姐身边看著她高潮的样子脖子以下胸部以上的区域是粉红色的身体也微微的冒汗还喘著气「...你很坏...」我笑了笑「彼此彼此啊」她不好意思的转过头这时我的男根早已硬的不像话所以我翻过身再度压在她身上梅姐的手握住我的「干我」这句话让我毫不犹豫的挺进可能是太久没做了进入的时候有点紧可是已经有充足的前戏所以一次就滑进了半根「喔啊...慢点...哼...」梅姐皱著眉双脚交叉在我的臀部缓慢而坚定的向她进逼「唔...好紧...」我赞叹著一点一点的进入「啊...进来了...喔...好深...啊啊...」
  等梅姐适应我的大小后再慢慢的抽插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梅姐的淫叫与我的喘息「好棒...爽啊...喔喔啊...啊...好粗好深...啊啊...」
  「呼...舒服吗梅姐...呼」
  「何..何止舒服...简直是超爽的...啊...顶...顶到了哦...啊啊...」
  我站在镜子前让梅姐看看自己被操的样子将梅姐一只脚擡起靠著墙不停的抽插回到床上我让梅姐在上面摇晃动的乳波与凌乱的长发证明了性爱的美妙与激烈「梅姐...我...我要射了...」
  「啊...好...好啊啊...」梅姐起身又再度含住加上套弄「啊啊...不行...要...出来了...啊嘶...」
  我低吼将乳白色的精华一股脑的全灌进梅姐的口中「唔...」一点一滴都不漏又全吞了下去「...还是不少呢...」她舔著嘴唇性感极了「呼...这么喜欢吞...」我躺在床上「哈...皮肤好不是没有原因的喔」她笑了笑「可是你射两次还是那么多耶」
  「还不是因为妳这个骚姐姐,要把我榨干啊」
  「呵呵,骚姐姐我这么久没碰男人了,当然要好好享受啰」
  「哇哇哇...我遇到欲求不满的深闺怨妇啦啊啊...」我怪叫扑向梅姐一阵打闹后梅姐说一起洗个澡过没多久我们在浴室里又是一阵翻云覆雨这次她还是全吞了「妳真的...很爱吞...」「唔...当然,有点少,不过还可以」
  「唉呀我也是人啊,哪可能一直都那么多,都第三次了...」
  「好咩好咩我们认真洗澡吧」
  回到家看了看刻意忘记带的手机只有两通未接简单的跟太座解释一番后冲个凉躺在床上或许是出轨的罪恶感又或者是偷情带点乱伦的刺激我竟然失了眠眼前不断浮现梅姐美妙的胴体星期六起床时已经是接近中午又被梅姐揪出来吃早午餐「都妳啦,昨晚那么骚,搞的我睡不著」我喝了一口奶茶「嘻嘻...真的假的啦,我可是睡的很饱呢」她吃了一口薯条我们边聊边吃不得不说她今天的穿著看起来简直就是年轻美眉一样是让我眼睛死无葬身之地的粉红紧身T短热裤下白晰的美腿踩著夹脚拖长发飘逸「梅姐」我说「妳好漂亮」
  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小佳果然是她的女儿一模一样「什么啦...哈哈」她笑的花枝乱颤美腿勾上了我的脚这种挑逗我明白相信梅姐也清楚于是下一个场景我出现在她家如果说昨晚的性爱是大火快炒那么现在就是细火慢熬我吻上她的唇慢慢的轻柔的爱抚用手好好的感受这少女般的身材慢慢的将她的衣服给脱了虽然我下面已经搭起了帐篷「嗯...啊...就是那里...」我慢慢的将手指进入梅姐温暖的小穴当然是小乔流水人家不行了梅姐紧紧抱著我就在当下我跟梅姐的手机不约而同的一起响了起来梅姐很贴心的等我回电后她再回电当然我这里是太座交代一些事明天要去载她回来之类的而梅姐则是说明天小佳要回来了「是怎样,拍电影啦?电话一起响」
  「哈哈哈对耶真刚好,齁唷,气氛都没了」
  「那我们现在要干嘛?」
  「嗯...想出去走走」「好啊」
  我坐著梅姐的车先去看了场电影电影演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们不断的互相挑逗感受刺激的氛围前往海港的路上换我开车她的手没放开过我的那话儿(很危险不要学XD)
  下了车到梧栖渔港我们牵著手到处逛吃了不少海产蚵仔煎蚵仔汤花枝丸海鲜炒饭「梅姐妳这是在给我补身体是吧哈哈,这样晚上...」
  「什么啦我不知道哈哈...」我们打闹著跟情侣没两样但有时偶尔会觉得梅姐真的是48岁的女人吗她的一举一动甚至于穿著都像个年轻女孩我发现我晕船了而且晕的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