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苏朗朗》

  (1)
  大家好,我是个新人,第一次写这类的作品,希望大家多多留言,这样我就有写下去的动力,谢谢。
  又是一个周五的傍晚,海滩边的别墅傍,正在举行著一个派对。
  苏朗朗坐在离开别墅较远的一个长椅上,一个人享受著夏日夜晚的海风。
  「还是国外的天空蓝,不像国内那雾霾那么厉害。」
  苏朗朗刷著手机,看到朋友圈里国内的朋友就连周末还在加班,不由的觉得自己出国是个明智的决定。
  即使不在派对的中心,苏朗朗依然无法回避那群登徒子的热情。不漏痕迹的淡妆,清新素雅,一身黑色的丝质连衣裙裤,细长的双腿踏著高跟鞋,光滑的皮肤流露著健康的肤色。
  苏朗朗从不与别的女生成群结队的出没,她平时为人低调,生活规律,像大部分白人一样,时常的去健身房做一些有助于保持身材的运动,每天早上,只要不下雨,就会去海边跑步。她身体纤柔有力的线条,精致冷艳的面容,仿佛是一个恶魔一般,吸引著无数男人的注意。
  终于还是有个男人发现了角落里的苏朗朗,像个被奶酪吸引了的老鼠,眼神中充满了热切。
  「嗨,美女,一个人在这里无聊么,不如和我去逗逗风吧?」
  苏朗朗的目光从自己手中的kindle移开,瞟了一眼眼前的男人,只见男人示意她望向别处。
  苏朗朗顺著这个男人的手指的方向望去,一辆醒目的宝马五系轿车停在不远处。苏朗朗看到这个男人,虽然面容清秀,身材高挑,可是对她来说就与苍蝇无异。
  苏朗朗随便找了个理由,便打发了这个男人。
  在苏朗朗看来,中国的留学生,不是庸俗的富二代,就是不懂风情的穷小子;
  有些男人举止粗鲁,语言低俗,毫无绅士风度,有些男人则像是奶油小生,手无缚鸡之力,没有男子气概。
  天色渐渐的黑了,苏朗朗已然拒绝了三个留学生的邀请。海风渐渐的失去了温暖,苏朗朗收齐手中kindle,正想要起身离开的时候,一个白人出现在了苏朗朗的面前。
  这个白人手中拿著两个高脚杯,每个高脚杯中都有一颗樱桃。
  「嗨美女,我是杰森,要不是尝尝我调的鸡尾酒?」
  苏朗朗打量著这个白人,一身白衬衫,下身则穿著沙滩短裤,脚上踩著优衣库的脱鞋。苏朗朗并没有在意杰森的打扮,看著杰森的微笑,她知道杰森的来意,可苏朗朗并没有感受到烦扰,而是欣然的接过了杰森手里的鸡尾酒。
  杰森是个这个派对主人请来的酒保,是个英国人。杰森做了酒保多年,风趣幽默的段子信手拈来,外加上英国人的口音,渐渐让苏朗朗感觉到了一种异国浪漫的情调。
  说来讽刺,那些个被苏朗朗拒绝的高材生,竟然被一个酒保打败了。
  苏朗朗的英语远超大多数的留学生,即使和杰森畅谈许久,依然有说不完的话题。直到派对上的人群尽数离去。
  杰森从苏朗朗身边站了起来,苏朗朗随即也站了起来。杰森伸出了手,苏朗朗没有拒绝。
  「很高兴认识你。」
  杰森握了握苏朗朗的手。
  苏朗朗本就有些醉意,握住了杰森的手之后,顿时感觉到一阵晕眩。
  「要是杰森愿意邀请我去他家就好了。」
  苏朗朗被自己这个想法羞到了脸红,但是作为一个女生,还是无法将这句话说出口,但是苏朗朗身体的姿态,和略带祈求的眼神,还是被杰森捕捉到了。
  杰森本就是个花花公子,现在又得到了美人的默许,便牵著苏朗朗走向自己的车去。
  杰森的车是辆丰田的汉兰达,上了些年头,就连苏朗朗这样不懂车的女人都看得出来。苏朗朗并没有在意,她觉得这就是白人的生活态度,车本就是消耗品,何必花大量的金钱在一辆车上呢。
  苏朗朗本想坐上副驾驶,可是杰森却打开了后排的门,苏朗朗看著杰森热情的目光,顿时明白了杰森的意思。
  苏朗朗本能的有些紧张,头皮发麻,可是心里却已经扑通扑通的直跳,就连眼神都无法与杰森接触。
  苏朗朗硬著头皮的坐上的车,杰森便一把将苏朗朗搂住,热烈的将嘴唇贴上了苏朗朗的嘴唇上。
  杰森虽然是个英国人,可是对法式湿吻却是各位在行。苏朗朗的双唇被杰森粗舌头撬开,口腔被其任意的侵犯。
  杰森的手也不老实,已经穿过苏朗朗裙裤的缝隙,摸到了裙裤里薄薄的内裤。
  苏朗朗本能的扭动著身体,中国女人传统礼教让苏朗朗本能的觉得无比的羞耻,毕竟刚刚认识的男人,已经将自己的手伸到了自己私处。可是苏朗朗又担心自己过度的反抗会引起杰森的反感,而影响到今夜无比美妙的情调,毕竟苏朗朗从没有和白人男人有过如此的经历。
  杰森才摸不到几下,苏朗朗的下身已经十分的湿润了,苏朗朗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之快的进入动情的状态。要知道,苏朗朗曾经要与前男友做许久的前戏,才能让自己的下身充分的润滑,不然苏朗朗的前男友是无法插入她紧窄的阴道。苏朗朗的前男友甚至认为她有些性冷淡。
  杰森没有给苏朗朗思考的机会,征服一个女人,重要的是切断女人大脑对身体的控制。杰森的左手隔著苏朗朗的内裤,勾勒著苏朗朗阴户的形状,渐渐地淫水从内裤上渗了出来。
  苏朗朗闷哼一声,忍住了叫声却夹紧了双腿,将杰森的手固定在了自己的阴户之上。
  随著杰森的手渐渐深入,苏朗朗已然将自己交给了眼前的男人,经管苏朗朗还做著象征性的最后的抵抗。在苏朗朗羞愤之余,却感受著禁忌之中的快感。
  要是在国内,即使醉酒,苏朗朗也做不出在公众场合,在一辆车上与男人做出此等羞耻之事。然而,苏朗朗现在在美国,在这个自由的国家,这样的事情并不能算过分。更不用说,眼前的白人男子,正是苏朗朗梦想中,雄性生物应有的样子。
  杰森将手从苏朗朗的双腿间抽出,又转向了苏朗朗的胸部。苏朗朗的双乳远不如大多数白人女性丰满,甚至无法达到亚洲人的平均水平,然而胜在坚挺。杰森的手抚摸揉搓著苏朗朗的双峰,感受著弹性与触感。
  苏朗朗已然完全动情,放开了所有的心里防线,娇声呻吟著,似乎整个身体都等待著男人的进入。
  杰森似乎也感受到了苏朗朗已经进入状态,然后擡起了苏朗朗的一条腿,苏朗朗没有抵抗,顺从的分开了自己双腿之间的不轻易示人的部分。
  杰森把苏朗朗的裙裤连带著内裤,扯向一边,苏朗朗的阴户就这样暴露在了杰森的视野之下。
  苏朗朗急不可耐的看著杰森褪下他的沙滩裤,原来杰森的沙滩裤下并没有穿著内裤。苏朗朗看到杰森那高高耸立的阴茎,上面缠绕著青色的静脉,那硕大的龟头,看的苏朗朗甚至有些害怕。
  杰森这尺寸的阴茎要远比苏朗朗的前男友大得多,看的苏朗朗是又喜又怕。
  苏朗朗与杰森面对著面,苏朗朗看著杰森扶著他的阴茎顶在自己的阴门,苏朗朗也分不清楚,是自己的淫水让杰森的龟头那么的湿润还是杰森自己已经有些分泌物在他的龟头之上。
  当杰森的龟头卡进苏朗朗的阴门那个瞬间,苏朗朗的心脏都到了嗓子口,这个怪物真的可以进入自己的阴道么?
  「啊…!」当杰森的阴茎的瞬间,苏朗朗感觉到自己的下体猛然的一涨,一种撕裂的感觉顿时从下体传来。
  「啊……爽…!」杰森刚刚插入苏朗朗的阴道,便已开始嘶吼道。苏朗朗的阴道紧窄而又湿润,更有著比较高的温度,让杰森的龟头的感受格外的敏感。
  苏朗朗并没有让杰森放慢抽插的速度,虽然苏朗朗的下身分泌出越来越多的淫水,可是杰森巨大的阴茎还是让苏朗朗痛苦不已。
  苏朗朗迎合和杰森的动作,双手搂著杰森的动作,用一种侍奉的态度,想尽办法的想让自己身上的男人尽可能多的感受到快感。就连本不怎么会的叫床,也在这个白人男人的身体之下变得,充满著淫欲和诱人起来。
  苏朗朗与杰森的呼吸声渐渐的变得沈重起来,不知道过了过久,苏朗朗突然全身像抽搐一般的颤抖,脚尖也不自控的绷直,随著杰森把阴茎从苏朗朗的下体拔出,一道透明而又温暖的水柱从苏朗朗的阴道里喷出,直到过了五秒钟,那道水柱才变成了涓涓细流。
  杰森见到苏朗朗的喷潮,无比兴奋,毕竟这么多年,杰森这也是第一次在现实中遇到有女人真的会喷潮。
  杰森显然也快到了极限,连忙又把自己的阴茎插入了苏朗朗的阴道,快速的抽插了几下。
  「别…今天是不是安全期。」
  苏朗朗也意识到杰森快要射了,连忙阻止道。
  杰森听到了苏朗朗的话,连忙想要把自己的阴茎抽出,但为时已晚,已经有大量的精液射入了苏朗朗的体内。当然,还有一部分射在了苏朗朗黑色的丝质裙裤上。
  苏朗朗的神志似乎在高潮之后有些清醒了过来,她意识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刚认识不到一天的白人内射了。苏朗朗这辈子还没有被任何一个男人内射过。
  苏朗朗不由的闭上了眼睛,她越想越羞红了脸,她感受到自己的下身有流出的湿热的精液,自己的内裤与裙裤上也是一片狼藉。
  两分钟的拥抱与沉默过后,苏朗朗打量著被自己喷潮所弄湿的后座,开了腔。
  「那个…车的后座要怎么办?」
  杰森看了看后座,用手摸了一下车的坐垫,又把手拿到自己的鼻子边闻了闻,做出了一副十分享受的表情,说道,「清理起来可能很麻烦哎,你觉得你应该怎么补偿我呢?」
  苏朗朗看著杰森戏谑的表情,刚刚脸上的红劲还没有消退,这会脸已然像发了烧似的。
  「到我家,睡一晚,来补偿我的损失吧。」
  杰森见苏朗朗不说话,便说道。
  苏朗朗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大概十五分钟的车程,苏朗朗跟著杰森到了家。这是一个在市中心边缘的公寓房,杰森打开灯,客厅里的吊灯只有两个灯在发光,一个是暖色的一个是冷色的,显得十分的不协调。
  苏朗朗没有多打量这个公寓,而是问了杰森浴室在哪里,便径直的去洗了个澡。
  杰森敲了敲浴室的门,苏朗朗裹著浴巾,用毛巾擦著头发。
  「进来吧。」
  杰森没有说话,就直接过去保住了苏朗朗,然后吻住了她。苏朗朗象征性的抵抗了下,便瘫软在杰森高超的吻技之中。当苏朗朗反应过来,杰森已经用手一抽,把苏朗朗身上裹得毛巾整个扯了下来。
  苏朗朗突然感觉胸前一凉,连忙拿手将胸部遮了起来,并害羞的并起了双腿。
  虽然苏朗朗的子宫里还残留著杰森的精液,但是毕竟苏朗朗还没有真正的在杰森面前展露过自己完整的肉体。
  「把手拿开。」
  杰森温柔的说道,但是这话在苏朗朗听来却像圣旨一般,像一个不容拒绝的命令。
  苏朗朗带著一种无比想要得到眼前男人认同的的情况,双手被到了身后,将全身完全赤裸的展现在了杰森面前。
  杰森像是医生做体检般的打量著苏朗朗的身体,用一只手捏著苏朗朗的乳头。
  苏朗朗胸前最敏感的地方被男人肆意的玩弄,顿时觉得浑身一阵酸麻,就连双腿之间的那个地方也像是有什么液体像要流出来似的。
  苏朗朗白皙光滑的乳房,在杰森有力的手指的爱付下,呈现著不同的形状。
  渐渐的,乳房被抚摸的快感,似乎释放著触及全身的波动,苏朗朗的嘴唇不由的轻轻的开启,那种呻吟就那样悬停在她的喉咙里。
  不一会,就连苏朗朗的双腿也开始不由自主的摩擦了起来,她无比努力的克制著想要自己抚摸下身的冲动。
  杰森看到苏朗朗动情的样子,稍一使力,苏朗朗便瘫软的坐在了浴室的地毯上,以双腿大开的姿势等待著杰森的临幸。
  苏朗朗的脚踝被杰森抓住,整个阴户完全的暴露在了杰森的视野之下。苏朗朗的小穴还没有从上一次的性爱中恢复过来,已然还有些红肿,现在又是湿润的都快要滴出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