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的性福往事 1-2》

  女朋友的性福往事1-未成年破处话说我和女友经过她嫂子介绍谈上以后,感情迅速升温,终于有一天突破底线开始做爱,详细的过程,打算按照时间线,在后面写写,这里不再赘述。开干之前,她对我说她不是处女,我说没事,我真心爱你,不在乎。她说之前就谈过一个男朋友,而且不懂事被骗著做了两三次。我一来真的不是很在乎这个,因为漂亮的女孩,在成长的过程中,肯定会面对更多更早的诱惑和觊觎,这一点很好理解;二来当时早已经精虫上脑,只要有个洞能进,哪里还管那么多……鸡巴日进去之后,才发现她还是个老手,水多,配合默契,做爱时候喜欢说和听粗话,阴唇上有个烟头烫过的疤痕,还会很多玩法……诸多可疑,但是不是有句老话说,女孩说自己有过多少男人,实际数目要乘以三,所以当时心想,以后真能跟我好的话,多几个无所谓。后来做多了熟悉了,就学著黄书里写的,看她快高潮的时候鸡巴停在洞口不进去,审问她:贱人(昵称,我俩互称贱人),之前到底干过多少个男人?不过这个度不好把握,赶上她心情好的时候会说:老公不要停,快点,进来我慢慢给你说……有时候赶上她脾气上来,直接就是一个大饼:少废话快点弄,使劲儿……不过无论哪一种,有个共同点就是她一边说一边还自己往上挺著套。后来我就慢慢发现,她是真的花样多,比如好朋友来的时候会给我口交,或者叫我带上套套走后门,要知道很多炮友和专业人士都不让走后门的,还有看完黄书我提出来要她玩强奸游戏,或者真空出门,她都很配合。所以我慢慢地开始怀疑她之前肯定有过好多次,但是也发现自己一点也不生气,反而在幻想之前的男友干她的时候,会更兴奋。就慢慢给她说让她给我讲。她一开始说我变态,还死不认账一口咬定就一个,我就说让她给我讲这一个是怎么操的,后来她发现我是真想听,而且每次一讲我都很来劲,干的更猛烈,她也更舒服。后来我也说了以前有多少我都不在乎,只要以后我们好好的(当然很惭愧,我并没有做到),她也就慢慢开始跟我说了,我听了之后,并没有觉得她不好,反而觉得很怜惜,因为多数都事出有因,而且有几次比较暗黑的经历,后面的作业会慢慢写到。不过是转述她的经历,肯定或多或少有些主观成分。
  女友在她16岁的时候,离开家乡去省城上卫校,在接新生活动中认识了第一任男朋友某甲(以后的几任都以此排序),和她一届但是大一岁,之后由于女友挺漂亮,某甲就经常找机会接近。小女孩第一次离家那么远,内心孤苦无依,经常一个宿舍的姐妹们有一个想家的一哭,大家都一起哭一场,所以有个大哥哥来照顾,迅速就产生了依赖。后来就确立了关系成了男女朋友。虽然年纪小,但是卫校那种环境,基本上没有爱学习的,本身也很乱,我们上学的时候都一直有个说法,医学院和卫校的女生,要么性冷淡,要么性解放。据她说,第一年过去的时候,她们宿舍六个姐们就有四个都谈了男朋友破处了,还有一个更早,是初二时候就破的,只有唯一一个保持到毕业的处女,就是我的作业1036里面的精神少女初九。所以她们学校周围不少二三十块一晚的小宾馆里,真的是沾满了少女们的鲜血。
  女友和某甲恋爱之后,前几个月倒是还能保持清醒,最多是亲嘴摸奶,一直不肯突破底线,但是毕竟身体已经发育了,奶子也很敏感,每次被摸奶,下面也会湿润。直到那年的元旦,某甲宿舍里其他人有的回家,有的出去玩了剩了他一个人,就叫了女友去宿舍里玩(渣男20块一晚的破宾馆都舍不得开,鄙视之),穿一身军大衣戴上墨镜,假装男生就混进去了。后来不知不觉就很晚了,她那时候是真心爱他,其实恋奸情热不想走,但是看时间晚了就说要走,结果某甲抱住不让走,然后一通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她也就沦陷了,被放倒在那个破烂肮脏的架子床上(上学住过校的男生,应该都能想象得到,男生们的宿舍和床一般都是什么样……)稀里糊涂就被插入了。根据回忆,她当时并没有多疼,就觉得很胀,还挺舒服,我后来抓住这一点,说她是天生的骚屄,贱人,当然都是昵称。等到某甲发泄完兽欲射完精,起来才发现流了满床的血,而且由于动作激烈,床单被罩枕头还有扯下来的蚊帐帘子……全都有血迹,整个一塌糊涂。她的第一反应是不是要死了……好在是学医的,有点基本常识,感觉并没有什么难受的,就起来清理,擦逼的过程中某甲忍不住又硬了,又操了一次。最后她还贱兮兮的一股脑打包拿回宿舍去,第二天给洗干净了又送回去。也因此被她的室友们发现了,但是当时大家都以谈恋爱为荣,倒是也收到不少祝福。
  后来就是一发而不可收拾,要么他想操,要么她想操,两人天天腻在一起。在宿舍、破宾馆、树林、操场都留下了她们(做)爱的痕迹。因为女友后来看了是子宫后位,很难怀孕,但是当时她俩都不知道这一点,一个16一个17的傻孩子,也没有什么避孕意识,每次都是内射。有时候听说同学有怀上了打胎的,只觉得是自己运气好。后来到了第二年的时候,慢慢地有些审美疲劳了,某甲对她的新鲜感可能也过了,很快喜欢上了她班上的另一个骚货,是真的骚货,男朋友一个接一个,人送外号“服务器”,后来被女友知道了以后,还伤心了好一阵,差点割腕自杀,被室友救了下来好好开导了一番,认清了渣男本质,也就平静分手了,某甲也在当了几个星期人形自走自慰器之后就被服务器给踹了。去年她们在省城搞同学聚会,因为我不放心,就委托我的线人初九暗中监视(其实本来初九是女友的线人,经常受她之托要监视我,后来被我成功策反,成了我的线人),代价是口头承诺要跟初九谈谈几个亿的生意,但是条件所限至今没能兑现,根据初九的观察,某甲可能还对女友存有不切实际的想法,ktv唱歌的时候动手动脚,被女友在他脚上狠狠跺了一脚推开了,看来当年就断的很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