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羽飞扬同人》

  放学后的体育馆内,传来互相击球的清响,做为羽球社的社长荒垣渚,以及指导教练的立花健太郎正在做对打练习,两人身材高挑,打球风格却不相同,以此互相弥补对方的缺点,而对现在的渚而言,却不单单是练习这么简单。
  「呵!」
  渚一个后仰高跳,丰满胸部撑起服贴的运动服甩动,将飞过来的羽球用力回击,使出她擅长的杀球,球破风而往健太郎的守备范围旁落下,以微妙之差应声落地,由渚赢得这次的胜利。
  「漂亮!辛苦了!」
  健太郎走向渚,靠近全身是汗的她,即便外表略为中性像个大男人婆,上半身却有一对丰满的惊人,随著每次比赛猛烈摇晃的巨乳,被汗水湿透的运动服此刻紧密的贴服著渚,胸前的凸起,让健太郎一下明白,渚因为嫌麻烦而没穿胸罩,本来渚是不会在健太郎面前露出这种丑态,但是两人的关系在私底下已经不是学生跟教练了。
  「别一直盯著看啊!色狼!」
  「这么大的胸部还不穿内衣露出这么性感的模样还不准被人看,妳也真是过份」
  健太郎轻声叹气,在渚头上抚摸,却被渚的手挥开,摆出臭脸的脸上,或许是因为是太阳西下的缘故,让渚的脸上看起来有著微微红润。
  「别这样...还在学校耶...」
  「知道了」
  健太郎摊手表示放弃,显得娇羞的渚才转身离开去更衣室换衣服。
  「妳动作越来越灵活了,说不定有天能赢绫乃呢」
  「这不好说,虽然我的确不想再输给她,但是也不保证有机会赢」
  羽咲绫乃是堵渚难以跨越的高墙,自己实力不如她,这点渚还是很清楚的,只是身旁这个男人,立花健太郎,同时也是她现在的男朋友,只有他会对渚这么说:如果是妳的话能赢吧?
  不是谁,而是荒垣渚这名少女渚思索著绫乃的事,没发现健太郎的眼神一直在她身上打量,尤其是随著走路不断晃动的胸部。
  「渚...」
  健太郎握住了渚的手,应该前面才运动过,所以还温温热热的,渚也主动的回握健太郎,微微脸红起来,两人在一起独处时,就会像这样变得亲暱起来,渚脸上的表情也比平常还要柔和,就像个沈浸在热恋中的可爱少女。
  「嗯...」
  渚微微低头一脸羞涩,回握的手更加缩起感受身旁的男人温度,扬起只有健太郎才看得到的嘴角。
  「嗯...哈嗯...」
  两人在放学后的练习结束后,总是会在健太郎家的房里独处,缺乏女孩可爱跟感性的渚有了男友,健太郎也因为有了渚这样的巨乳女友而感到兴奋,自然会想要做一些色色的事,当然,两人也不是第一次了,一开始健太郎连想要亲吻渚都会被拒绝,在健太郎三求四请下,附加以追上绫乃实力程度的训练为由,两人的嘴唇自然的结合。
  身体一旦彼此靠近,健太郎自然会感受到渚她身上那对巨大的胸器,双手在接吻催情下不要自主的摸了上去,渚虽然感到极度害羞却没有拒绝健太郎。
  「啊....别弄...嗯...乳头...啊....♥」
  「发出很可爱的声音了呢...渚」
  看到渚表现出从来没看过的一面,健太郎更加欺负渚的挑逗她,身强力壮的健太郎性欲未曾因女性发泄过,胯下没多久就撑起裤子。
  「你这是...变大了吗?」
  「是啊...因为渚太可爱太性感了...」
  渚尝试伸出的手有些颤抖,然后贴上了健太郎股间抚摸起来。
  「男人的这里...是这样的啊?」
  「渚,直接摸可以吗?...这样隔著摸不过瘾」
  「等...!」
  还来不及阻止健太郎,稍微黝黑的阴茎直接整根随著健太郎拉下裤子而弹出来摇晃,略微刺鼻的腥臭搔著渚的鼻腔。
  「唔...好奇怪的气味」
  「很快就会习惯的,手多摸一下,对.....没想到意外的熟练...啊....舒服....」
  或许是长于握拍,渚的手劲拿捏的相当刚好,不会过紧也不会太松的手感,恰到好处的力道握著健太郎阴茎套弄,舒服的让健太郎马眼渗出了前列腺液。
  「有什么出来了....怎么办」
  渚一脸求救的眼神跟没有停下的套弄著,更加激起了健太郎的欲望,虽然原本只是打算先接吻,但健太郎已经受不了,如此可爱的荒垣渚让他快丧失理智。
  「用嘴巴...舌头伸出来舔...」
  眼下的渚抬起脸看著健太郎,疑惑的眼神带著略为的坚定,然后看著健太郎那粗壮的男性象征,缺乏少女润泽的嘴唇靠近龟头,并非用舌头品尝第一下味道,而是亲吻了它。
  「啾...」
  「渚...」
  「嗯...哈唔...这样...可以吗?」
  虽然是第一次,但渚的舌头无庸置疑的让健太郎相当满意,看著健太郎首肯,渚轻笑一下再次吐出舌头开始慢慢的用舌蕾扫过马眼、擦拭龟头,然后轻轻的含著马口吸允,像是人类的繁殖本能般,渚做了健太郎没告诉她的侍奉技巧,阴茎在渚嘴里越来越湿润,气味也渐渐充满了她口腔,但是随著口交以及身体发热,渚似乎也渐渐爱上了健太郎的男根,开始以吞吐为主渴求健太郎射精的口交侍奉,健太郎双手扶在渚头上压著,享受著羽毛球社队长的口腔热度。
  「糟糕!!.....渚!我要.....啊!!」
  健太郎精关舒爽的一松,在渚没有防备的嘴里射精「嗯...咕....嗯哼.....啾噗.....」
  渚嘴里的吸引力持续进行,第一次品尝精液竟然就这样喝了下去,健太郎虽然讶异,却也止不住自己的快感,压著渚的头持续射出。
  「哈啊......太爽了.....渚.....」
  「唔.....好奇怪的味道....」
  「亏妳居然能吞下去」
  健太郎用卫生纸帮渚擦拭嘴巴,拨著她短发浏海,脸上还是羞涩的模样,而且,都做了做爱前的调情行为,此时的健太郎根本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他伸手将渚的上衣脱掉,抓揉她胸前那两粒大奶瓜。
  「啊...等下....嗯...」
  渚身材即使高挑也还是个女孩子,轻松的就被健太郎顺势推倒在床上,接著再次吻上渚虽欠缺女孩气息但柔软的嘴唇。
  「渚...我想跟妳做爱」
  「什!...等下...我们才交往没多久,而且本来就只是尝试接吻而已....」
  「可是....,妳觉得很舒服吧?而且我这根,不想再尝试看看?会让妳很舒服的」
  健太郎握起自己那未曾消软的阴茎,展示给渚看,渚外表即使像男孩子,也一直欠缺女孩子的感觉,但她的内在毫无疑问的是少女,面对帅气阳刚的健太郎怜爱,渐渐的卸下自己平日的严厉气魄,第一次品尝到的接吻跟男人气味,也让她感到著迷。
  妥协了健太郎的邀请,渚全裸到剩一件毫无美感的内裤躺在床上,健太郎双手揉捏她乳房,按摩她紧实大腿,手指磨搓著阴阜。
  「妳的大腿真的锻炼很不错呢,而且虽然有肌肉却又很柔软,摸起来很舒服」
  「干嘛忽然用教练的口吻说这个啊!」
  「哈哈抱歉,只是有感而发,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妳这两团乳肉」
  健太郎说著再次用双手攀了上去,难以被他手掌掌握的尺吋,随著往内压迫挤出的超深乳沟,对健太郎来说是相当震撼的画面。
  「讨厌,很色耶...你该不会平常都在看我的胸部?」
  「笨蛋,就算没特别看,妳这对奶子存在感也特别重,不看到都不行啊,不过对啦...,其实平常我都在幻想用妳的这胸部帮我做些事」
  「做些....什么事?」
  对于没经验而疑问的渚,健太郎直接用行动给予解答「像这样....呼....哈啊....天啊妳的胸部果然很棒!」
  健太郎将阴茎用渚的丰乳包起夹住,接著缓缓摇摆抽送起来「这....这是干嘛!别忽然摇起来....讨厌!」
  「这叫乳交,奶子大的特别适合侍奉方式,妳看妳的奶....把我的都整个包住....呼....」
  滋滋的黏液摩擦声,从渚的深沟内发出,阴茎的火热感,透过健太郎摩擦乳房传递给渚。
  「里面黏黏的....感觉好脏」
  「不要紧...呼....之后就习惯了....啊!感觉来了,双手扶上来,对,夹紧我....啊哈.....我要加速了....哈啊....乳沟里面已经变得很滑了!....这样抽插....好爽....」
  「怎么变这么激动....嗯....胸部变得好烫!好像有东西要出来了!...你该不会又要?!」
  照著先前口交的经验,渚察觉到健太郎似乎要射精的反应,她原本想赶快抽出,但是看到健太郎因为她胸部摩擦而舒服的模样,反而涌起了想更加帮她乳交服务的心情,而且,渚也想尝试精液射在她乳沟的感觉,随著健太郎抽插,渚也变得更加舒服愉悦起来,肉感棒状物随著蠕动加速了火热跟湿黏的触感,健太郎在渚身上冒著汗喘著气,最后将整根插到底,渚瞬间感觉到乳沟内一阵滚烫的液体扩散开来,还飘出了淡淡腥臭,又黏又臭的浓稠体液充斥了自己乳房内,胸口上的阴茎龟头也是黏著浓稠乳白的精液,健太郎稍微挪动身子往前,阴茎逼近了渚的嘴边,她看了一眼在她眼前喘气的健太郎,健太郎什么都没说,却像是已经传达了讯息给渚,只见渚张开嘴,将那沾满精液的阴茎含入嘴里吸允,若非有过口交跟喝下精液的经验,渚根本不可能以这种姿势再次帮健太郎口交,但是身体的发情状态跟对健太郎的心意,驱使了渚想为他服务的心情,让现在的渚看起来不但煽情还充满了成熟女人味。
  全裸只穿著内裤的渚,看起来稍微健壮的肉体满是汗水,分开的双脚下,健太郎一只手在她股间上抚摸,确认彻底湿润后,一把握起阴茎,将红通通的粗大龟头抵在拉开内裤后露出的阴唇上。
  「那么大的....哈嗯....」
  龟头在渚阴蒂上摩擦,抽回的冠沟刮过让渚产生更强烈的快感,即使大腿锻炼的再强,却承受不住被健太郎强壮的性器爱抚。
  「要插了....唔....」
  「呜.....哈....好大....!」
  不知道是健太郎太粗壮还是渚太紧,虽然有些勉强,但龟头还是努力的挤进渚的阴道口。
  「进去了....里面好舒服啊渚!」
  「哈啊....里面被塞满了....」
  迫不及待深入感受的健太郎,双手撑在渚两旁当作支点挺进下半身,没有龟头那般艰难,加上爱液的湿润下,阴茎跟阴道之间,靠著湿黏而滑腻的来往开始摩擦起来,阴茎被渚温暖的紧紧包覆,带来舒畅无比的快感,龟头轻松的顶到渚的花心上,敏感而锻炼不到的地方,让渚感受到彷如触电的感觉。
  「啊~♥」
  「啊...叫出来了,很舒服吗,渚?」
  「我...我不知道啦...」
  像男孩的脸孔上,满是通红羞涩跟妩媚的表情,健太郎马上开始轻缓的抽送起来,感觉到阴茎在活动的渚,闭上双眼,一边轻咬嘴唇一边发出轻吟。
  「嗯....啊....♥」
  即使渚不承认,健太郎也看得出渚已经沈浸在性爱的快感中,脸上的表情跟声音都已经是位享受男人,体验幸福的女人,他持续的撞击渚深处,看著她因为快感愉悦而呻吟的模样,情不自禁的吻上她的唇,两人的强韧肉体彼此相触或著汗水跟肌肤热度,借由交合的私处带来的性快感拉近彼此。
  「啊~♥健太郎....健太郎.....」
  渚感受健太郎给她的温暖跟快乐,甜腻的呼喊著自己的社团教练名字,而健太郎则是因为渚的呼唤,阴茎像是反映本人的心情一样涨大了一圈,黏液在两人之间充份的扮演滋润角色,摩擦得更加快速,龟头更加不留情的装在渚的子宫口上,借由立花健太郎这个男人,将渚的内心跟肉体都渐渐撬开,使她转变成女人。
  「我要射了!!....渚!!」
  没有隔著薄膜的性爱迎来最后的高潮,但渚已经完全接受了健太郎,就连他的种子都渴求著接受,怕钱太老反悔,亦或是自己变得贪婪,渚久经锻炼的肌肉双脚缠在健太郎的腰部不放,而已经在兴头上的健太郎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看著压在自己身下的女孩使劲的扭腰活塞著,肿胀到极限的龟头撑开了马眼,快感带来的快乐已经到了顶点,深深的突刺抵在花心上,灼热的浓浆白液射入了渚体内深处,两人同时发出冗长呻吟后,健太郎倒在渚的丰满乳房上喘气。
  「呼...哈啊...我们,做了呢...」
  渚枕在健太郎胸膛上,感到不可思议的,露出仿佛充满幸福的表情说著。
  「是啊.....渚,妳真的是个可爱的女孩」
  「别...别又这么说啦!很不好意思....真是...」
  女孩子被称赞总会高兴,这点连渚也不例外,整张脸都红了起来,即使从来没被人当女孩看待,但至少有立花健太郎这个男人愿意把她当女孩来疼爱,渚就很满足了。
  「嗯,好可爱!渚好可爱!」
  健太郎把渚搂在自己怀里一边抚摸一边称赞,喜爱的心情就连渚都清楚的感受到,而两人是全裸抱在一起,对于初尝性爱的两人,必定是想要再次感受云霄升天的感觉,而健太郎则是率先有了反应,阴茎在渚眼下站起,让渚看傻了眼。
  「等等!为什么变大了啊?!」
  「因为渚太性感可爱了啊!所以....」
  「啊!....」
  健太郎一个翻身压在渚身上,瞬间夺取她的自由,强吻了上去,反抗的手被健太郎牢牢握著后,引导到他胯下,让渚抚摸阴茎,互相享受著对方的舌头一阵子后,床上再次摇摆发出呻吟起来。
  「哈....可恶!」
  羽毛球在拦网间飞梭,队长跟社员的对打正在展开,面对曾经被完封自己的对手,荒垣渚不再感到退缩,而是不断回击回去。
  「怎么会...绫乃居然被压制了?」
  一点都不夸大,渚在教练立花健太郎指导下进步神速,不但轻易的回击绫乃球路,还能以做球方式打回去,只见羽咲绫乃脸上不再有以往的从容,脸上也满是汗水的奔跑,仿佛以前的技术都像是梦一样,在渚面前毫无招架之力。
  「啊....」
  「糟糕!绫乃...!」
  绫乃的好朋友英玲奈惊呼,即便是外行人也看得出来绫乃这一球有多糟糕,而渚就在面前跳起。
  「上啊!荒垣!」
  健太郎脸上挂著开心的笑大喊,渚瞥了他一眼后,随著地心引力作用下,渚的丰满乳房在运动服下摇晃,羽毛球正中球网正中心用力挥出,破风穿过绫乃的脸颊边打在光滑的体育馆地板上,比赛结束,现场一片沉默后,是大家的欣喜欢呼。
  「赢...赢了...好厉害!渚妳赢了!」
  社员往渚身边凑过去搂著她,绫乃不可置信的看著在地上滚动的球,握著球拍的手用力捏紧了一下后放开,球拍被丢弃似的掉在地板上,绫乃便转身跑出体育馆。
  「等等!绫乃!....非常抱歉!」
  英玲奈跟大家道歉后追了出去,其它人还沈浸在渚的胜利优越感中,渚虽然高兴,却也在意绫乃,她看了一眼健太郎后,他微微点头表示:去吧男友的小小动作给了渚足够的勇气,推开众人后跟著追了出去。
  「绫乃...不要紧?」
  「没事,不如说偶尔输一下对她也比较好吧?」
  过了约几分后,渚带著绫乃回到体育馆,旁边跟著英玲奈,绫乃脸上的表情没有像刚刚那样感到厌恶失望,甚至还扬起淡淡微笑,虽然不知道她们之间说了什么,但至少在大家看来,两人之间应该是没有心结了吧...。
  在体育馆门口边,一名成熟的女性看著自己亲生女儿落败的悲惨模样,以及对于能打败绫乃的对手,她的指导教练,舔了下嘴唇,仿佛历经过许多战事的老练神情,透露出对此男人的渴望。
  「看来是有著优秀基因的种子呢...」
  女人说完后,甩动她劄著马尾的大蝴蝶结离开。
  「嗯...?」
  「怎么了绫乃?」
  「没有,大概是我错觉吧...」
  「妈妈她...怎么可能会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