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流家丁 1-5》

  第一章:花间私会江阴李家乃是富商大户。
  老爷李重金十六岁就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家业,作为李家的独子,李重金并没有像纨绔子弟那样将家财散尽,而是把李家发展的更为壮大,同时广做善事,赢得了江阴百姓的敬重,被朝廷嘉奖,名声,财富,双丰收!
  人生过得如此的,也是美满极了,但四十多岁的李老爷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一个儿子。
  说来也怪,李重金的娇妻产下的第一胎便是女婴,第二年李重金便纳了一房美妾,很快,这名二夫人也怀了身孕,可还是个女孩儿,李重金也不气馁,又娶了一个妙龄少女作妾,这次刚纳妾不久,大夫人和新妾同时怀孕,可让李重金傻眼的是这两个居然又是女孩儿,还好李重金人品不差,并未责怪妻妾。
  李老爷也是富商,自然不会在意,之后他又连纳两妾,并未放弃求子,什么名医偏方的也都请了,可当他生了第十个女儿的时候,李老爷只能叹息不止,专心家业,整日拜佛求神,同时向祖宗请罪,希望得到保佑。
  终于,已然不惑之年,整日忙于生意的李老爷感到自己的身体每况愈下,再次动起了念头,他决定再纳一妾,做最后一搏。
  “来来来,快把这些东西搬进去!看什么!就是说你这个大蠢牛呢!”唇红齿白的丫鬟挥舞著手里的花手绢,冲著刚从小门口路过的张阿大说到。
  丫鬟身旁站著一位身段婀娜的二八少女,正手持花绢轻拭汗珠,这女子貌美如花,妙目盈盈,身披梨花黄的鲜艳长裙,看上去纯真美丽,但她眼眉间总有种天然的妩媚,让人看一眼就会被吸引。
  张阿大刚刚忙完后院的事情打算回屋取一物件,正巧就遇到了这两人,张阿大定睛一看,便朝著少女作揖到:“二小姐好!”
  李家二小姐李花溪看著人高马大的张阿大,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点了点头,手上的动作娇滴滴的指了指地上的东西,但语气却一点都不温柔,满是大小姐姿态的说到:“张阿大,这是我姐姐前些天定的胭脂,你把这些拿到她的院子里,记得不要弄洒了,得当面交给她,记住了么?”
  张阿大一点也不气恼,点头称是,便将地上的盒子拿起来,跟李花溪告辞之后就去往大小姐的院落。
  李花溪轻皱著眉头看著张阿大高大的背影。
  身边的丫鬟眨巴著眼睛有些好奇到:“二小姐,你怎么知道他叫张阿大呀!”
  李花溪没好气的白了丫鬟一眼,说到:“你忘了,前段时间府里还说过这个张阿大....”
  李花溪这么一提,丫鬟恍然大悟,欢喜的叫了起来:“他就是那个阳根很大的张阿大!”
  李花溪脸颊带著薄薄的红晕,嗔打了一下兴冲冲的丫鬟,轻骂到:“死丫头,声音这么大做什么!走了!”
  丫鬟这才反应过来,尴尬的点了点头,跟著二小姐离开了。
  张阿大提著手中轻巧的盒子往大小姐李玉蝶的院落走去,这个李玉蝶不同于傲慢的二小姐,平时待人都很亲切,尤其是张阿大,李玉蝶平时也非常关照他。
  所以张阿大一听是李玉蝶的胭脂水粉,就毫无怨言的替她拿了过来。
  李玉蝶今年十八,正是闺中待嫁的年纪,但由于他爹李重金纳了新妾,所以为李玉蝶寻个夫家的事情也就先搁置了。
  从院落走去,只见大门外李玉蝶的两个丫鬟正守在房门前,与路过的二总管说话。
  张阿大眉头一皱,这个二总管平时就看张阿大不顺眼,所以趁这个当头张阿大就避过了这三人,从后巷的小门里走了进去。
  张阿大本想从花园里绕去李玉蝶起居的小楼,可刚往里走了一段,突然就听见池塘边的花丛里传来一声声勾人魂魄的娇吟,张阿大心念一动,便蹑手蹑脚的蹲在亭子旁,探头向花丛中看去。
  紧接著他就看到了令人血脉喷张的一幕。李玉蝶这个端庄秀丽的碧玉美人,半身的彩衣脱落在身侧,雪白如玉的纤细身段暴露在花丛中,一对浑圆的美乳随著扭动的身躯不停的摇晃著,她的脸上满是与平日里不同的春情,卖力的取悦著胯下的男人。
  “啊~嗯啊~宋郎~人家好舒服~嗯啊~呀!坏死了~嗯啊”李玉蝶媚眼如丝的骑坐在半脱的白衣公子的身上,扭动著葫芦似得腰臀快乐的呻吟著。
  虽然她的长裙盖住了下半身,但这幅场景令人一眼见到便知这位尚未出阁的黄花大小姐已然偷吃禁果,与这情郎白日野合起来。
  宋姓情郎一只手扶在李玉蝶纤细的腰间,另一只手罩住李玉蝶一只柔软无比的玉乳揉捏玩弄,引得李玉蝶笑面如花,发出阵阵甜腻的娇嗔呻吟,更加卖力的摇摆起美臀。
  眼前的的一幕引得张阿大心中醋意十足,平日里亲切美丽的李玉蝶被其他男子偷心窃身,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但此刻事情已然发生,他也无力回天。
  “哼,中看不中用的小子!”看著那俊俏的宋公子纤细的身体,张阿大心中吃味的想到。
  那书生模样的男子意气风发的享用著李玉蝶娇嫩曼妙的玉体,双手胡乱的抚摸著她的长腿蜂腰,痴迷的夸赞到:“蝶儿~你真是太美了!我真想就这样拥著你直到天荒地老!”
  李玉蝶本就沈浸于肉欲,此刻又听见情郎深情的话语,心中的爱意更胜,销魂的端庄容颜上布满了淫靡,语无伦次的呻吟起来:“啊~宋郎~!奴家也是~
  好想宋郎一直让奴家快活!~啊~嗯啊~美死了~!”
  李玉蝶钗横鬓乱,红粉脸颊上粘著一缕缕青丝,本就敞开的艳彩长裙随著李玉蝶愈加放浪的动作滑落,让张阿大吃味不已的同时又欲火中烧,呼吸粗重起来。
  李玉蝶偷食禁果到沈醉之时,也顾不得礼义廉耻,纤手拉扯之间便将上半身的衣物都扯落下来。
  李玉蝶累的娇喘吁吁,擦拭汗水间稍作休息,脚尖绣鞋擡起,扭动长腿裙摆,便转了个身子,背对著情郎坐了下来。
  “蝶儿,让为夫欣赏一下你的玉股吧!”李玉蝶扭头含羞似嗔的看了看身后的情郎,点了点头,嫩喉里发出娇羞的应答,随即主动将裙摆擡至腰间,露出了两瓣臀尖微红的雪白玉股。
  直到李玉蝶轻擡腰肢,躲在亭台下的花丛中的张阿大这才看清她极为隐秘的私处。
  雪白微湿的玉股间生长著两瓣粉嫩饱满的肉唇,一滴滴晶莹的粘液混杂著乳白粘黏在上面,这美不胜收的画面简直让张阿大垂涎三尺,可让他扫兴的是此刻正有一根肉茎插进了这两瓣阴穴美唇中间。
  李玉蝶娇喘著晃动玉股,情郎的肉茎便进进出出的被吞没进她泛滥成灾的花径之中,两两交缠令人口干舌燥,目不暇接,张阿大虽然看的入神,但隐约看到无法自控的二人都即将步入巅峰,如若此时不加以阻止,李玉蝶珠胎暗结的话岂不身败名裂?
  虽然张阿大恼怒李玉蝶不顾贞洁偷欢的行径,但平时确实多得李玉蝶的照顾,心中自然也不愿她落得如此下场。
  想到这里,张阿大隔著裤子按住胯间愤怒昂扬的阳具,扭著步子偷偷跑回后门,查看四下无人之后便捡起石块丢入院中,正巧扔进雨水缸中,发出响亮的扑通声。
  只听得李玉蝶惊吓的尖叫,随即一阵急促的悉悉索索的穿衣声,张阿大这才放心的退到了另一边的墙角。
  没过多久,那情郎鬼鬼祟祟的身影便出现在后院门口,左右查探一番,这才悄悄的揭开李玉蝶后院的石板钻洞而出。
  张阿大躲在暗处,看的真切,这情郎长的风度翩翩,却也做出这种钻洞偷情之事,令张阿大心中满是不屑。
  又等了一会儿,张阿大盘算了一下时间,这才走进了李玉蝶的院落。张阿大心情复杂的敲响了大小姐李玉蝶的房门,只听里面传来略带慌张的悦耳声音:“谁,谁啊?!”张阿大恭恭敬敬到:“大小姐,是我,阿大!”
  屋内略微沉默,随即房门便打开,李玉蝶带著一阵扑鼻的芳香俏生生的站在了张阿大的面前,脸上依旧是往日里那种温和柔弱的美丽笑靥,只是眉梢妙目间充满了一股尚未散去的浓浓春情。
  “阿大,是你啊,有什么事找我吗?”李玉蝶笑了笑,往前走了几步,张阿大鼻腔里的香气更浓了。
  “回大小姐的话,阿大奉了二小姐的命令将这些胭脂水粉给您送来!”张阿大看著近在咫尺的如玉美人,心中想到的全是李玉蝶刚才白嫩无暇的胴体在情郎身上忘情驰骋的模样,强压著欲念,张阿大的神情里没有露出什么破绽。
  李玉蝶浅浅一笑,紧张不已的芳心也是有些安定下来,她伸出玉手从张阿大的手中接过脂粉盒,因为平日里李玉蝶经常会和下人打交道,所以连肌肤无意的接触也没有介意,但是这却撩拨了一下张阿大浮动的心。
  “阿大,辛苦你了,谢谢你把这些给我送来,我正等著用呢!”李玉蝶转过身步子袅娜的往屋里走,鹅黄色的长裙下浑圆玉臀诱人的扭动著。
  张阿大明显看出她的步伐并不自然,显然还没有从交欢的快感中脱出。压抑著心中的不爽,张阿大随著李玉蝶进了堂室。
  想著刚刚在花丛中的疯狂,李玉蝶的芳心即是甜蜜,又是羞不自胜。宋郎俊朗的面庞,温柔的情话都让李玉蝶念念不忘,起初头脑一热被剥成雪白羊羔时她还觉得后悔,暗自害羞不已,可是自从品味了巫山云雨的感觉,李玉蝶才知道这烦闷无聊的世上还有此等快乐的事情。
  顿时便沈迷进去,但这却也让李玉蝶更加害怕被人发觉。
  此刻的李玉蝶看著堂下坐著,如同牛饮的张阿大,纷飞的心思这才收了回来。
  她眼神一眨不眨的偷偷观察著张阿大的神情,心中默默的推断著自己偷情被他撞破的可能性,李玉蝶雪白的纤纤玉指扭捏著丝帕,柳眉轻皱著思考著她观察到的画面。
  两人一听到动静,情郎昂扬的肉茎便缩成了米虫,而李玉蝶也是心神大震,顾不得情郎的糗态,慌忙的穿提起衣裙,并连忙催促情郎遁走,而她也甩著两条如玉长腿,绣鞋交替著飞快的跑到了闺房的二楼,居高临下看著情郎逃走的同时,她也观察著四周的情况,可是偏偏一个人都没有,这让李玉蝶的芳心七上八下起来。
  李玉蝶咬了咬樱唇,亮晶晶的大眼睛一转,著实有些泄气,她从张阿大脸上实在看不出什么,又不甘心就此作罢,便清了清嗓子开口,柔声问到:“阿大,你是何时从二小姐那里拿来的?”
  张阿大心中明镜似得,自然不会发蠢,他立刻恭恭敬敬的说到:“回大小姐,阿大忙完活计路过前门偏院遇到二小姐,便领著东西一时不歇的给您送来了!”
  李玉蝶听了,有些不信,眼神灼灼的看著张阿大,檀口一开道:“你从后院来,没听见什么动静吗?”张阿大的脑袋一擡,看著李玉蝶温婉美丽的容颜。
  李玉蝶眼神对视上张阿大的目光,看著这个老实壮硕的汉子,她的芳心不由得一颤,心中害羞的同时又有些惧怕被他真的发现自己偷情,脸上顿时慌乱了一下,长长的睫毛低垂了下来,遮住了自己左顾右盼的妙目。
  “阿大倒是没听见什么动静,大小姐听见了?”张阿大看著李玉蝶突然如此娇美羞怯的模样顿时欲念大胜,但他还是强压住了念头,开口回答道。
  若是此刻李玉蝶依旧看著张阿大,定然能发现他的破绽,但此刻她只是忙著对付心中的羞怯,无暇顾及。李玉蝶与张阿大聊了一会儿闲话,心中的情绪也愈加安定下来,她回忆著有关张阿大的印象。
  这个老实憨厚的农家汉子在府里一直兢兢业业,而李玉蝶也是因此对他照顾有加,所以她能感觉到张阿大对自己的感激和爱戴,李玉蝶的心中也是温暖无比,此刻细细回忆,李玉蝶对张阿大的好感也增加了不少,她偷偷的看了看张阿大的脸,却也觉得这看上去普通的面容上,有了几分令人心跳的俊朗。
  聊的差不多了,李玉蝶看著起身告退的张阿大,忽然头脑一热开口道:“阿大,若是玉蝶有难,你会保护玉蝶的吧?”
  张阿大也是一楞,随即心头火热的低头拱手道:“大小姐待我如家人,阿大心中感激不已,如若大小姐有需要,我自当赴汤蹈火!”
  此时张阿大的神情已然是被李玉蝶尽收眼底,自然看得出张阿大有些赤裸的感情,他真挚的如同告白的话语令李玉蝶也是心头一颤,心思难言的点了点头,看著张阿大离去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