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 第1一6章+番外》

  第一章露那一年是94年了,大学刚毕业,四处碰壁的找工作,终于在一家小软体公司谋到一个软体开发的职位,大学几年,我的感情是一片空白,学校女生几乎都没什么印象,主要时间都用来写程式赚钱了,除了偶尔看看毛片,我是连手枪也不太打的,虽然自己觉得不算丑,个头也有183cm,但大学毕业居然还是一个处男。
  露公司是办公室的,年纪比我大三岁,长的属于既有风情又很清纯的,她人勤快嘴巴也甜,公司上上下下都很喜欢,身材不高也不算矮,玲珑起伏的。
  尤其是胸型很饱满,感觉又是盈盈可握,一笑起来就有一对小虎牙,看起来非常好亲近,但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男朋友,整个公司迷恋他的男孩挺多。
  我当时刚刚毕业,倒没有多少心思去追女朋友,只是因为报销啥的和她打了一些交道,也觉得她挺好看,仅此而已。
  那是一个夏天的傍晚,大家都下班了,露和另外一个女同事一直没回家,我也在写代码。她们路过我办公桌时候喊了我吃饭,我想也没啥事情,就去吧。去吃了火锅,那个女同事男朋友过来接她,就先走了,我和露就慢慢散步回去。
  因为之前也不是很熟识,所以大家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我们聊到了很多开心的话题,大家的拘束感也越来越少,她开心时候摇著我的胳膊,晚风吹过,我看著她的侧面,感觉身上的血液都热起来了,当时也不知怎么大著胆子就拉住了她的手。
  她轻轻挣扎了一下,但没有用力,就让我这么拉著了,那是我还没谈过恋爱,当时就感觉心乱跳的厉害,就只敢这么拉著手。
  倒是露,觉得了我的紧张和害怕,反而偷偷用她的手指挠我的掌心,我握著那只软软的小手,当时的感觉真是又甜蜜又刺激。
  那天就这么过去了,最终我也只是拉拉手而已,但是从那天之后,我们的之前就成为了朋友,尽管我还是不知道她有没有男朋友,她也从来不说,但我们单独吃饭聊天的机会多了很多。
  有一天清晨,我因为睡不著,所以很早就来到了公司,大概是早上6点都不到,天还是黑的,我想早起把一个程式写写完,刚开机在干活呢,突然听到声音,一看,露居然一脸悲伤的也来到了公司。
  我非常惊奇,就问她:“晨露(她的名字),你怎么也这么早啊?!”
  露淡淡的笑了笑,没说话。
  我觉得有点奇怪,起身走到她身边,轻轻拉了一下她的手,“怎么了?”
  露静静的站在那里,没说话。
  我正有些糊涂的时候,她突然转过身来,紧紧抱著我。我清晰的感动她那饱满的乳房紧紧的贴在我的胸膛上,那一瞬间,身上的火焰就那么腾一下燃烧起来。
  我低头看著她,她依然什么都没说,只是眼里隐隐有泪光,突然看著我笑了,那破涕为笑的羞涩真的是最打动人的,我真切的感受到那一刻我真的爱上了她,不管她之前有什么事情发生,不管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我紧紧回抱著她。她放松了下来,整个身体都软下来靠在我怀里,用很轻的声音说:“吻我一下好么!”
  我当时没听清,说:“嗯?”
  她突然垫起脚,主动轻轻吻了我一下,我就是再笨也知道应该怎么回应了。
  我笨拙的回吻著她,她的小舌头却钻了进来,丝丝甜味迅速弥漫了我,她的小香舌灵活的转动著,我把舌头伸出来紧紧的和她缠绕在一起,身上居然不自主颤抖起来,这种战栗感在日后无论和什么美女做爱时候都没出现,那是一种胜过高潮的感觉。
  拥吻著我觉得就像一个世纪那么长,下面的阴茎硬的就像铁一样了。当时完全是自然而然的,我用我的大手揉动她隐隐可握却又很饱满的娇乳。当时是夏天,我们都穿的很少,她只穿了一件吊带背心。
  我把手从下方伸进她的衣襟里面,居然发现她用的是乳贴,可能因为吊带背心是露背的原因吧,那时候我特别紧张,也不知道轻重,就这么揉捏著。
  她轻轻呻吟著,那动人的呻吟简直让我受不了了,可是除了拼命吻她和抚摸她的乳房,我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还是露就这么抱著我,把我慢慢牵引著移到她们办公室,把门靠上,我们又拥吻了大概几分钟才分开,我当时觉得女人的舌头是最好的美味了。
  好容易两人才分开,我们都脸颊通红,她娇喘不止,说:“你怎么这么大力,我都快被闷死了。”
  我“呵呵”傻笑著,说不出话来。
  她看著我那傻样,轻声说:“以前没谈过女朋友么?”
  我点点头。
  她很惊讶:“那你难道还是处男啊?!”
  我愤愤的说:“是又怎么样,该做什么我也都知道。”
  她笑著刮了我一下鼻子:“那你知道要做什么?”
  我一横心,掀起了她的衣服,一下就把她左乳的乳贴弄下来了,疯狂的吸吮著她的乳房,这个其实从日本毛片里面看来的,我还努力学习毛片的样子,用舌头转著吸。
  她后来才告诉我,她最敏感的就是乳房了。这几下动作露似乎也没想到,她身体抽搐了一下,然后用手轻轻抚摸我的头发,轻轻的呻吟起来。
  这时候大概是6点刚过,我们公司是9点上班,外面完全寂静无声,只听到她动人的喘息声,而我的身体是越来越热,越来越热,似乎被吸吮的不是她,而是我一样。
  一边吸著,一边我战战兢兢准备下一步动作,我把手伸到她短裙下面,隔著内裤慢慢抚摸她的蜜源处,感到微微的短裤有点湿润。这时候我的那根东西已经挺著很久了。
  露突然推开我,说:“不行,这个太快了。”
  我那时候啥都听不进了,右手也更不安分,想从内裤上面伸进去。甚至都抚摸到那浓密的毛毛了。
  露终于坚决的推开了我,轻轻的说:“人家还没准备好。”隔了几秒又说:“外面有人怎么办?”
  我一听后面这话,色心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平息下去了,我说:“还有3小时才上班呢,至少8点前不可能有人,我想要你。”
  露犹豫了一下,说:“不行,真的不行。”
  我这时候实在受不了了,冲上去紧紧拥抱住她,把她的裙子掀起来,一股作气就把小裤裤一边脱到了脚踝。
  她还紧闭著膝盖不让我脱,我费了点劲脱下来一边,把她推在那张办公桌上。
  当时不知道怎么灵机一动,我又学著A片,强行分开她的双腿,直接就把头埋到她两腿之间。
  那是我从前从来没有见过的真正的少女的桃花源啊,她的阴毛挺密的,下面2片大阴唇不算很肥厚,桃花源是很漂亮的粉红色,气味有点点咸,我当时也不知道什么技巧,更不知道阴蒂,就这么用舌头直接舔上去了。
  其实后来知道,露的性经验之前也很少,仅有过3、4次,所以那里从来没人用舌头碰过,她也是第一次受到这个刺激,一下子痉挛起来,嘴上喊著“不行不行”。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胡乱舔著,靠的完全是a片经验,不小心用舌头伸进了她的洞口,她哎呀的叫了起来,当时的情形真是很迷乱。
  我胡乱舔了几分钟,感觉洞口湿润的要命,我匆忙扒下自己的裤子,就想进去。阴茎挺的高高的,经脉就像要弹出来。我抬起身来,就想放进去,可是试了几下都没成功,就在外面滑来滑去,露的洞口很紧,我完全不得其法。
  这时候露有点缓过来了,她喘息著说:“傻瓜,说你不会么,你就知道乱来,都搞疼人家了。”她把我推开,站起身来,说:“你躺下。”
  我乖乖的直接躺在公司的强化地板上,那一柱还擎天著。露跨在我的身上小心翼翼对著我的阴茎,很慢很慢的坐了下去。
  我的天那,那是我第一次性经验,就感觉一个很温暖很湿润的肉壁紧紧的吸著,慢慢慢慢套弄进去,一开始还特别紧,露皱著眉头,才进去了一点点,而我已经快控制不住了,感觉阴茎一下下跳动著。
  她好容易才把我的阴茎放进去一半(不客气的说,我的阴茎的确比较长和粗,大概17cm多吧,一般亚洲人算大的),然后坐了下去,突然“啊”的叫了一声。
  我连忙问她:“怎么了,弄疼你了?”
  她说:“你怎么这么长这么硬,戳疼我了。”然后轻轻抽动了两下。
  我只感动阴茎过了一个很紧的洞口后进入一个无比湿润和饱满的地方,露只抽动了2、3下,我就完全忍不住了,一股浓烈的精液都这么冲了出去,那一瞬间的高潮彻底击败了我,我一下子就不能动弹,就那么欲仙欲死呆著。
  过了几分钟,我很有挫败感的说:“我是不是特别没用,还没开始呢,就结束了。”
  露轻笑著:“我觉得非常好啊!”她还坐在我的阴茎上没有拔出来,她说:“没关系,今天是安全的。”过了几秒,她奇怪的说:“怎么那样了,还这么硬啊!”
  我射了之后还保持一定的硬度,直直的向上翘著。
  她起身从卫生纸把自己擦了擦,笑笑说:“真是一个奇怪的长东西,怎么还没软!”然后好奇的用手握了握它,轻轻抽动了几下。
  那时候血气方刚的我,真的还是挺强壮,不像现在,就那么几分钟揉动,阴茎慢慢又硬了起来。我那时刚尝肉味,哪里舍得结束,我起来说,这次换我上面了,露不肯,说有人要来了。
  这时候我才不听她的呢,我把她推到桌上,这次我有了点经验,知道是什么地方了,还怕对不准,就把她白皙的大腿高高抬起,放到我肩膀上,然后对准还湿乎乎的蜜源就是挺了过去。
  其实露刚刚被我勾起来,也是完全没够,她也就半推半就迎合著我,但是这一下我还是太用力了,尽管里面湿润,一下子还是挺到了头,她“啊”的一声大喊了起来,连我都怕那一下喊让别人听到了。
  她轻声说:“你轻点啊!”我这时精虫上脑,完全不知道什么“九浅一深”,就这么拼命抽送著。
  每一下感受著她小穴又紧又滑,特别是顶到深处似乎在一片特别柔软的地方,每一下都是最美的享受。
  露一开始还在坚持不肯喊出来,后来用手紧紧抓住我的背,也不顾的呻吟起来,因为我刚射过一次,所以这次特别长久。
  我们一开始还是我拼命撞击,到后面露也迎合著我主动撞击上来,两人完美的节奏,我感觉小穴里面越来越烫越来越滑,汁水顺著大腿都打湿了地了。
  终于我感到射意越来越厉害,实在控制不住,紧紧抱著她,一下子全射在里面了。
  这次估计有15分钟左右,两个人都精疲力竭,好久说不出话来,空气中弥漫著淫荡的气息。
  第二章这次做爱之后,我和她就迷上了做爱这件事,我们几乎一有时间和机会就会做爱。
  她当时和父母住,据说有一个男朋友,但我从来没见过,似乎也很少和她联系,那天清晨来公司的原因我直到今天都不知道,也许是吵架,也许是别的,也许就是天意吧。
  我当时一个人租住在一个小套内。经常是很早,露就会到我这里来,敲开门我和她就二话不说开始做爱。
  她特别喜欢我把她靠在窗边,把两腿拉的高高的抽插,我每一下顶到她的花心,她都会大声的呻吟著,每次她高潮之前小穴都会紧紧收缩,而那一下夹总让我受不了射出来。
  她总是非常得意。而且露的身体特别敏感,我后来发现,不仅仅是她的乳房被亲吻吸吮时候她马上就会湿,轻轻吸她的耳垂她也会湿,但是她最敏感的地方还是阴蒂,这个她自己以前也没有发掘,那次做爱也是我记忆深刻的一次。
  记得那次是正午,大概是我们初次做爱2周后吧,那段时间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做,那个正午是个周末,她又来到我的小屋子,我的屋子有一个小阳台,我把小桌子拉到阳台上,象以前一样让露打开双腿,我继续实习我的舔阴技巧。
  自从第一次以后,我就逼著露接受我的舔,同时也要为我口交,露很无奈的同意了。
  但是一开始她还不太会口交,每次都咬到我的小弟弟,所以我也就不要她做。
  我先来舔她,她小穴洞口气息有点咸,还有一股淡淡的芳香,我觉得露的阴部是我见过最美的五个阴部之一了,而且是气味最好的之一。
  正午阳光透过窗户打到她柔美的阴户上,我先轻轻分开她的双腿,一点一点分开,用舌头轻点轻扫她的大腿,从她的嫩红的大阴唇外侧和大腿根部的骑缝处由下自上轻舔到她的髋骨部位。
  露一边喊著很痒很麻,一边轻轻抽搐著,我顺著大腿用舌头一路轻扫到膝盖下的位置,回亲到大腿根部,几次以后露就开始不自主的摆动著长长的白腿,小穴微微有些湿润了。
  我把她的腿分开成八字形,把整个美丽的桃源都展露出来了,阳光打在阴毛上,还有淫水的美丽光泽,我轻轻伸出舌头,轻舔著露的会阴(会阴是桃花源口与菊花门中间那一小段地方,露的会阴皮肤非常很紧绷,但是极为敏感)。
  露非常喜欢我亲吻她的会阴,她说那样有种由下自上的舒坦的扩张感了。
  露的菊门很紧很小,也很干净,但是当时我还是有心理障碍,所以只是偶尔突然袭击一下菊门,但露的反应可就是超级敏感,后来我知道她的菊门才是更美更舒服的地方,当然那是后话。
  我从会阴向上一路舔到露美丽的阴唇处。露的小穴完全是水如泉涌,顺著洞口潺潺而下,我用舌头把露的大阴唇轻轻向二边撬开,含住她的一片阴唇,用舌头扫动已经含在嘴里的它。
  露这时不顾一切的呻吟著,洞口已经湿的一塌糊涂,我扫动著阴唇的里外二面,换一片阴唇,继续扫动著。
  几次之后,我轻轻地把露的二片阴唇同时含进嘴里,一起吸住,用舌头从二片阴唇中间做插入抽出横扫动作,露桃源洞口的红肉轻轻抖动著,她舒服的快要晕过去了。
  她又急切的把洞口更向我靠近,希望我能再进一步,那种周边的刺激让她空虚的快受不了了。
  我突然轻咬了一下露的阴唇,她“啊”的一下惊叫,身子抽动一下,在她还没来得及说话时,我一下把嘴唇整个贴在她的小穴口,她又是“噢”的一声,那娇喊让我的阴茎又是坚硬如铁了,我努力平息自己插入的欲望,继续进攻露的小穴。
  我用大拇指轻轻的将她的阴唇向两边分开,露出她的桃源洞口,用舌头在洞口周围打转绕圈,时轻时重,时而整个嘴唇贴上。
  露终于露出她蚌内最美艳的珍珠,露的阴蒂比别人都要大一些,所以特别敏感,我不急于刺激她,而是用湿润的舌尖轻轻撩几下她的阴蒂,然后再从会阴处向阴蒂方向往上轻舔、慢点,我把舌头轻轻伸入露的桃源洞口搅动。
  露忘情的大叫起来,可惜我的舌头(当然任何人的舌头都一样)不能伸入洞口太远,她被我撩拨的快受不了了,而我又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舌头正式攻击她的珍珠。
  我用舌尖轻轻点触露的阴蒂顶端,然后从阴蒂下面向上挑动,露这个时候已经进入迷茫状态,她无知觉的啊呀啊呀呻吟著,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阴蒂下似乎有点筋跳动,我用嘴含住露的阴蒂,感觉已经能真实感受到露的高潮即将喷薄而出,而我又完全能控制住。
  我慢慢加快了对阴蒂的攻击速度,同时用手指轻轻插入她的密道内搅动,舌头加快了频率,挑吸含扫,挑吸含扫,大概50-60次之后,终于在露不可抑制的一声呻吟以后,她整个人抽搐了起来,瘫倒在小桌上。
  可惜的是露并不是潮吹的体质,看不到她高潮时喷泉一般喷放爱液,但淫水沿著洞口往下流,已经打湿了整个下身。
  露的淫水很清,我总是笑著说她每次流的都可以洗澡了,那是我第一次用舌头让一个女人高潮,后来露可是被我这招吃的定定的。
  大概过了20分钟,露才从高潮中缓过来,这时候我也累的够呛,小弟弟也耷拉下来了。露急于也让我快乐,所以不顾一切就捧著我的阴茎吸吮起来,说实话,露当时的技巧不太行。
  但是一个清纯又可爱的美女为你吹箫,任何一个男人的自满感也会让他的小弟弟迅速硬起来吧,露看它慢慢硬起来,也使坏,拼命用手套弄著我,想让我也高潮一次,大家扯平。
  我可不肯把宝贵的精子送给露的手,我拉过她把她翻过来,用背入式深深插入了她,她高潮还未完全结束,一受到刺激浑身又发抖起来。
  我狠狠的抽插著,在她腿心一下下深深疾刺,插得蜜溅浆飞。
  露的汗如浆出,淫水就像取之不尽一样沿著我的肉棒和她的洞口流下。
  我冲刺的速度越来越快,就看到每次肉棒带出一小块粉红色的肉壁,那刺激的感觉无以言表,终于我又感受到露熟悉的抽搐了,她的小穴紧紧收缩起来,夹的我一下也控制不住,我低吼一声,把浓精又倾注在露的小穴中……
  就这样,我们迷乱的度过了一天又一天,我们不谈未来,不谈爱情,就是无声的做爱,我们早上上班之前做,晚上故意很晚下班在办公室做,我们甚至在午夜我小屋的楼道里面做。
  我们去看电影,在情侣座她坐在我身上,打开裙子做,我们尝试了各种姿势,从来没感觉过厌倦,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2个月,直到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