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苦小妹》

  母亲又飞到大陆去做生意了,并雇用了一个短期管家帮忙料理家事。
  或许母亲顾忌我这正处思春期儿子的行为,竟然找来了一个又丑又干的老婆婆。她除了洗衣、煮饭、打扫一切之外,夜间也居住在这儿看守房子和监顾我的起居。
  这天闷热的周末夜晚,跟一班死党打完蓝球后,带著一身的疲倦回到家里。一进屋子就喊叫著﹕「张婆,我想洗澡了,给我放好水,我累得很,想好好地泡一泡热水浴…」
  我一边说著、一边走到厨房里去想倒一杯冰冻红茶来喝时,眼前黑影一闪而出,竟让眼前的人给吓了一跳。原本的丑老太婆居然变为一个秀丽娇嫩的小美妹,站在我面前。啊﹗难不成是上天看到我『欲望难顶』,特地把那张婆摇身一变,由她来为我解脱…
  在我双眼直瞪著这位美丽却带有土气的妹妹时,她开口了﹕「少…少爷…您好﹗我是张婆的小孙女。我奶奶今天…有点儿不舒服,所以我就到这儿来帮奶奶打理家务。啊﹗对了…我要奶奶先进房睡了,如果你有什么吩咐,就交代我做吧﹗我今晚也会留在这儿看著奶奶…」
  我凝视著她羞红著的嫩脸,然后缓缓取笑说著﹕「别再少爷、老爷的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当是清末年代吗﹖叫我阿庆好了…」
  「是…是的…阿庆少爷…」她低声地回道。
  「嘿﹗又来了﹖是阿庆,不用少爷了啦…﹗啊,对了﹗妳呢﹖妳…叫什么名啊﹖」
  「小…小…小惠…」她紧张得结结巴巴地回道。
  「小小小惠﹖好奇怪的名字啊﹗」我大笑出来。
  小惠也偷偷地微笑了一下,但又立即摆出一副正经的模样,跟我说了一声,便立刻跑去为我准备浴水。
  我进到浴室,一待就待上一小时多。我一边泡在热浴缸里、一边闭目养神,脑袋瓜里正打转著待会儿如何要小惠好好地『服侍』我这个大少爷…
  洗完了澡已经十点多了,也懒得穿衣服,就走出浴室。娇嫩可人的小惠,正在客厅里烫著、褶著我的衣裤。此时,她已换上了睡衣﹗望著那身紧得不能再紧的旧睡衣,想必是穿了不少年,还真节俭啊﹗我没想到她的身材居然会这么的棒、这么的性感﹗我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然而,眼睛却一直瞄著紧贴在小惠睡衣上的奶奶,和那圆润屁股。它们正虽著她烫衣服的动作,而摇晃著。哗﹗看得我的老二立即挺举了起来。
  我一边继续瞄窥著、一边偷偷的将手放入短裤内,揉弄著我宝贝那赤红的龟头。我以最舒服的姿势斜倚著,而小惠就在我沙发的后侧方角落继续地烫著衣服。我可爱的小惠,正温柔的做著家务,好像是我贤淑的小媳妇﹔好温馨的感觉啊﹗「小惠…妳几岁啦﹖」我突然的蹦出这个问题。
  「啊﹖…嗯…十五…就快十六岁了﹗」她娇娇地说道。
  「什么﹖才十五岁﹖那还小我三岁啰…我还以为妳至少十七了呢﹗妳长得还挺『大』的嘛﹗」我双重意义的说道。
  小惠似乎没察觉到我的取笑,还有些哀愁的说﹕「嗯,我从小就很会吃,一向来就比别家的孩子快大。爸妈常骂我是饭桶,只晓得吃﹗」
  「那妳现在读哪家学校啊﹖」
  「我…没…没有…」小惠红著眼睛低头细声说著。「爸妈说女孩子读太多书没用,又会嫁不出去。我家环境又不好,勉强只能让我的两个弟弟上学,而我…在…小学四年级后就…没再读书了﹗」
  又是一个重男轻女穷苦人家的悲哀故事。看来咱们的这个社会还存在著不少问题啊﹗「我平常就帮著妈妈卖菜。哪﹗就在这过几条街的小菜市里嘛﹗妈妈说这一带的有钱人多,价钱会卖得比较好。你母亲就是在那儿遇到我奶奶的啊﹗」小惠一面继续说著、一面把褶烫好的衣服拿了过来搁在我对面的椅子上。
  一听到『奶奶』这两个字,心中又荡起一股莫名的兴奋。我两只眼睛猛瞪著小惠胸前的那两颗大奶奶,口水差一点就从嘴角边流了下来。
  哗﹗真的好想抓它们一把啊﹗「来,小惠…过来啦﹗居然家务都做完了,就坐过来倍我看看电视、聊聊天嘛﹗」我脑子里打转著,笑阴阴地说道。
  「这……」小惠有些犹疑。
  「嘿﹗怎么啦﹖难道我身体发出臭味,这么不愿意坐过来﹗我可是才刚刚洗完澡啊…」我假装生气著。
  「不…不…对不起…对不起…」小惠连声的道了几次歉后,便缓缓地走了过来,坐在我身旁。
  我也没再做进一步的行动,就这样的跟她聊著天,谈谈她的事情。太猴急反而会乱了脚步,提高她的戒心,那就不妙了。我很随意的谈笑著,而小惠也渐渐的放开了胸膛,嘴中不停的诉说著她的童年与近期在她身边所发身过的趣事。
  就这样的聊著、聊著,不觉中就过了一小时。都十一点多了…嗯﹗该是行动的时刻了﹗「喂,小惠…这么夜了,妳也该去把所有的门窗都锁好,窗帘也都拉给我上﹗」我对著她说道。
  在她去做此事的同时,我立刻跑到房里去寻拿一片我最欣赏的CD影片。当我奔回到大厅时,吩咐小惠的事也刚刚都办妥了。
  「少…啊…不﹗阿庆,门窗都锁好了…您还有什么事交代吗﹖如果没有的话,那…我就先回房里了。」
  「妳奶奶睡得那么熟,就别进房以免惊醒她了﹗妳等一下就到客房里去睡吧﹗」
  「这……」她想了一想,点了点头。
  哼﹗真是个容易被操控的天真女孩。看来,书还是多读一点比较好。
  不然的话,就会像小惠那般简单且钝钝的了﹗「对了,小惠﹗妳看过日本片吗﹖」我奸奸的问道。
  「没…没有,我很少看戏的,就连电视…也不常看…」她微微说著。
  「那﹖你想不想见识一下日本片啊﹖看看也可增加见识啊﹗更何况,这可是我看过的影片中最棒的一个啊﹗好好看的,很爽的啊…」我开始慢慢地诱导著她。
  「好﹗好啊﹗说真的,我好爱看戏啊﹗但却没机会,最后一次已是三四年以前了,是看『美女与野兽』,还是奶奶偷偷带我去看的。那卡通影片真的好好看啊﹗」可能是刚才那刻的闲聊,令她对我完全没有了戒心,爽朗的答应了。
  「啊﹖『美女与野兽』﹗嗯…那等一下我们也来自导自演一出吧…嘻嘻嘻…」我细声的自言著。
  想刚才一样,我叫小惠坐到我身旁,便开始播放CD。电视上出现了一男一女,坐在床沿旁不知咕噜地说了些什么。都过了大约五分钟,那女的还在以日语对著镜头自言自语的傻笑说著。说实在的,那女孩还挺像小惠的耶﹗小惠在这时候,已有些不耐烦了。她时不时的转过头来看我。似乎想跟我说这戏好闷、又听不懂。然而,我暗示她别说话,她到嘴的话语又往肚里吞入,嘟著嘴乖乖的看著…
  「来了…来了…快看﹗」我兴奋地说著。
  只见电视映幕里的日本妹妹开始慢慢地撩起裙子,此女年龄虽轻,但浓厚的阴毛连内裤也包不住,从旁边都露了出来。只见她把手伸入那被丝袜包裹著的半透明内裤里,缓缓地抚摸玩弄起自己的阴户。
  我偷瞄著小惠,她楞在那儿,就像摆设在商店里的模型人一样,动也不动的瞪著电视,嘴巴半张的露出少许舌尖,很显然地被那A片中的情节给吓傻了﹗A片中的妹妹此时正以不自然的动作趴在地下,把衬裙给脱掉,露出薄薄的一层尼龙布包围的丰润屁股。那男的就过来跪在她的背后,用双手搓弄著日本妹妹胸前垂悬著的二个肉丘。没过一会后,就把少女的尼龙丝袜给撕扯裂开,然后剥下那条小内裤。
  只见日本少女的屁股一翘起,整个阴唇呈现眼前,连那皱皱的湿润蚌肉也看得一清二楚,半开半合的好不诱人啊﹗男演员就在这时,掏出了他那已挺涨了的大肉棒,用自己的口水向它吐了几口,然后便单刀直入的钻插进入少女的阴道里,猛力的抽送,弄得她直呼叫著…
  「啊﹗这是什么影片啊﹖羞…羞死人…我不看了﹗」小惠的少女矜恃此时开始了她的作用。她红著脸用一只手臂淹盖著双眼、另一只则伸了过来摇晃著我的肩膀,要我把电视给关掉。
  我那肯啊﹗一直催著小惠看看电视上的情景﹔女的不停地呻吟著、男的不停的抽插著,然后还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在她屁股上。
  「喂﹗小惠,快看啊,她被打了还露出微笑呻吟著。看她脸部满意的表情有多性感啊﹗」
  小惠偷偷的瞄了一下,只见那少女人一丝不挂的躺倒在地毯上,雪白的屁股变成血红色。小惠不禁感到疑惑问道﹕「为什么呢﹖被打了还显得那么爽的样子,不会痛吗﹖…」
  「性爱只会带给妳超爽的感觉。无论是做什么,都会有快感…就算是疼痛,也会觉得那是最舒服的享受呢﹗」
  我眼前的小惠这时已把原来盖著眼睛的手给移下,手指放进雪白的牙齿之间,抖颤地咬著它们。听我这么说,显得更疑惑了,傻楞楞地凝视著映幕。日本少女正坐在那男的上面,圆润的屁股一直地扭转著,似乎想把那条阴茎给晃断掉…
  我悄悄地移了过来,把手靠在小惠的大腿侧旁,然后缓慢的滑上,正向目的地前进。小惠突然将双脚紧紧靠拢,刚好把我的手给夹住了。
  她乱了神的直瞪著我,说不出话来。
  「别紧张,阿庆哥哥正要给妳一些性教育上的指导。我会让妳明白刚才所告诉妳的一切,都什么大了,还什么都不知,会被取笑,甚至于被人欺负的﹗来……」我正气昂扬的说著。
  我慢慢将的右手轻按小惠的胸脯,然后微微得压迫著,小惠似乎有了反应。打铁趁热,我跟著把手滑进她紧身的睡衣里,意外的竟然发觉她并没穿乳罩,不是穷得穿不起吧﹗我轻轻的爱抚著她那已坚挺的酥胸,舌头也在这时贴了在她的嘴唇上,尝舔著她的甜味。
  我的手指搓弄著小惠涨得硬挺的乳头,时不时的用力按压它。她的口里终于哼出了第一声的轻微呻吟﹕「嗯…嗯…啊啊…啊啊…」。她整个人软化得倾倒在我身上。
  我开始解开她睡衣上所有的钮扣,小惠34D的雪嫩乳房也跟著裸露而出,整颗显现我的眼前,很是有著感官刺激﹗小小年龄的她,双乳居然如此巨大。嗯﹖穷困人家的营养也如此好吗﹖应该是每天从早到晚工作的运动量而使到那双奶奶特别的健大吧﹗渐渐地,我顶住在她侧腿旁的大屌也硬涨得难受起来。我抓起了小惠的手,放在我那条薄薄的短裤的裤头上,引导她缓慢地拉下来。整条的肉棒立即弹耀了出来﹗我要她按压著那热血腾腾的大老二,并轻巧的拉著她的手指揉弄著前端的大龟头。
  「嗯!不…不能这样…婆婆说跟男生乱搞会…会令我们下地狱的﹗」
  她突然吐出一句差点儿就令我晕倒的蠢话。
  「哎哟!佛祖都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就让我们一起快乐地爽死在地狱城里吧﹗」我胡说八道著。
  「……」她没说话。
  「难道妳不想摸摸看我的大龟头,感受它的温热吗﹖难道妳不要我给妳多一点的爱抚的快感吗﹖」我一边说著、一边把手伸入小惠的睡裤里,顺势的进一步滑入她的内裤,以中指在她阴唇缝隙里不停地摩擦挑逗著。
  小惠立刻采取劈开大腿的姿势,她阴户里的润滑淫液滔滔的涌泄在我的手上,且嘴唇间发出了阵阵不断的呜咽声。哗﹗好大的反应啊﹗毕竟是未被开发的『原始森林』,一旦被采伐著,就不可收拾了…
  我于是便把自己和她给剥个清光光,两只肉虫就在沙发上互相激情荡样地摸揉著、热吻著,充分地享受著爱抚的乐趣。
  小惠的右手套著我的大肉棒,不停的上下抽摇,而左手伸到我睾丸下方,以掌心摩擦著它们。这是小惠第一次有著爱抚行为,而我也并未完全的引导她。然而,她却会采取这些令所有男人都会兴奋的手势抚弄著﹗是巧合﹖是天性﹖我的双手也没闲著。左手不断的交换著搓弄著那两粒坚挺的乳头,轮流刺激著它们。我的右手则在揉插著小惠湿润非常的阴道,狠狠地、急速地进进出出著,弄得她那舌头还在我嘴内打转的口腔中,发出快感的欢呼浪声﹗不行了﹗我忍不住了﹗我把身躯挪了一下,平躺在沙发上。双手揽著小惠的细腰,把她扶起著,要她坐在我身上。我简单的指示著她把自己小小湿润的洞穴,对准了我的大鸟头,缓慢的给套进去。但是试了几回都没成功。嗯﹖会是她嫩穴太窄了吗﹖还有经验不足呢﹖没办法了﹗我只好摆换了另一个姿势。这一次就由我来操控主导权﹗我采取了最原始的男上女下的姿态。我把她那如云秀发,分布地覆放在她的后颈,像朵爆发著的烟花。
  我紧握著大鸡巴按压在小惠的阴户上,温柔地摩擦著她的唇缝、慢慢地尝试著推进去。我非常的小心、亦非常的浪漫地一边贴吻著她、一边摇晃著、扭转著屁股儿,缓缓地插了进去小惠暖热的洞穴里。
  只见她颤抖了几下,双手死命的抓住我的肩膀,两条腿紧夹著我的腰部,露出一脸难以形容的痛楚表情,口中哼哼的呼泣著。我知道是时候了,屁股的动作越摇越快、越扭越加劲,不久就疯了似地猛抽狂插起来。
  小惠已经呼呼的大喊哀鸣著。她一时喊痛要我停止、一时又呼唤我使力加速著,真搞不清她到底想怎么样。唉﹗又是女性另一个天性吧﹖在狂猛的抽插下,小惠的阴道里开始留出了丝丝的血迹,参混著她那浓黏淫水,自我肉棒的抽插出入间缓缓地流了出来,把皮制的沙发也给弄湿了一大片。我看到这丝丝的血迹,兴奋感莫名的提高,更加发狂的用力挺进抽出,小惠也喊叫得更大声。但她这一次不是在叫痛,而是在喊著快感﹗小惠温暖幼嫩的阴穴包容著我的阳具。她阴道的肉壁紧紧地压缩著我膨胀的大宝贝,愈收愈紧,弄得我晕了头,只知死命的乱插,而小惠也开始配合著我,雪白的圆润屁股不停地在扭晃著…
  不行了﹗不行了﹗我一边汗流夹背的激励抽送、一边用力的地搓扎著小惠的双乳。她的大奶奶已经痕印累累,而我的眼前也己经开始看不清任何事物了﹗我放声一喊,虽想立刻在她体内射经,但还是给忍住拔了出来,将肉棒送入小惠嘴内。我们没做好事前准备,我可不想令一个未成年的少女受孕呢﹗肉棒一含入口,热腾腾的白色浓精便一阵一阵地喷射入她口里。由于射精的劲道强大,精液直喷洒入小惠的喉咙内…
  在这时,只听小惠『呃…呃…』的几声,把精液都给呕了出来﹗原来是她第一次触觉到精液的味道,完全不习惯、亦不能忍受精液那浓厚的腥味,居然想呕吐起来…
  我赶紧飞跑进厨房倒了杯开水来给小惠喝下,苍白的脸色这才恢复了过来。她不禁瞪了我一眼,像在怪我似的﹗「你怎地小便在我嘴里,害得人家差点儿就吐了出来啊﹗」小惠嘟著小嘴埋怨著。
  「小妹啊﹗这可是我珍贵非常的精液,那是什么尿尿嘛﹖妳看看…小便那有那么的浓厚雪香啊﹖有许多的少女想吃都吃不著呢…」我胡乱的说著,并把遗留在龟头上的一些精液掏了给她看个究竟。
  小惠看了看,用手摸了一些,靠近鼻子嗅了一嗅说著﹕「嗯﹗的确不是尿尿啊﹗黏黏的,而且味道很怪,我从来没嗅过这样的味道咧﹗」
  「喂,放进嘴里再尝一尝,对皮肤很有益啊﹗吃了脸蛋雪白红嫩,保证不会生青春豆啊﹗」我笑说道。
  小惠听了皱了皱眉头,瞄了我一眼,还是乖乖地点放在嘴中啜尝著。
  她在嘴里吸啜了数秒钟后竟正经地说著﹕「嗯﹗起先会觉得味道怪怪臭臭的,不过习惯之后也就不觉得了。这个吃了真的那么有益吗﹖那你自己又不吃﹖」
  「哎哟﹗女的吃男的,男的吃女的嘛﹗这样才会有效。过来…也让我舔啜妳阴户,喝一喝妳的淫荡神水,增健补体啊﹗」我越吹越胡闹,连自己都差点儿笑了出来。
  小惠走了过来,犹疑了一下,就又坐在沙发上,不腿微张,羞答答的看著我的眼。我双手抓著她脚跟,狠狠地推高,然后避开得张张的,整个阴部显示眼前。我叫她把腿这般的高张放著,便放开她的脚,去剥开小惠她那肥厚的大阴唇,露出了里边粉红色的鲜嫩蚌肉。刚才的一些蚌汁还遗留在那呢﹗虽然液汁还带有点儿血丝,我还是大口大口的吸著、啜著,然后把整个的舌头伸进的阴道内用力地舔弄著。小惠没一会儿也热烈了起来,嘴唇间又发出了淫荡浪声,而且大腿不阵阵的颤抖著…
  我看她如此孤单的被完弄著,就转换了个姿势﹔我的头对她的嫩穴,而她的头则向著我的老二。这是简称69的互舔体势﹗「来﹗自己来弄一弄那肉棒,如果妳能再次令它射精就又有珍贵的液汁可吃了,努力点啊﹗」我对这天真的可爱妹妹说道。
  话还没说完,小惠便用口慢慢的尝试著我肉棒的滋味。她一边看著还播放著的A片、一边模拟著女主角。当小惠学著把肉棒一整条的含入口中时,又立刻吐了出来,并且咳了几咳。
  「慢慢来﹗妳看,习惯了就会想那少女那样顺口了﹗」我鼓励著她。
  小会的资素还算不错,一会儿就学上手了,就连我的睪丸也被她『滋滋』吸啜得我整个人打了几个冷抖,快感自背骨涌上了脑袋﹗「好﹗好﹗就这样…对…对﹗这样下去不久就可喝到我那珍贵的精液了。」我一面说著、一面赶紧拼命以舌头和手指不断的秽玩撩弄著小惠的香穴。再不加油的话,我就会被小惠激弄得先一步的玩完了。
  「啊…爽啊…好…好…啊啊…嗯嗯嗯…爽爽…嗯嗯……」
  我俩就这般继续享受在性爱的极乐中。看来我们真的沉溺到地狱里去了,并且是在地狱最低层的性爱城堡里面。一阵阵的淫荡浪叫声就在城堡的大厅里不断地回响旋转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