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乡村失身记》

  苏梦蝶,今年十八岁,个子小小的,眼睛大大的,一米六五的身高,虽然已经成年,不过看起来非常幼齿,不知道的还以为顶多是个初中生。皮肤白嫩,吹弹可破。今天天气热,小蝶穿了一件纯白的薄款连衣裙,仔细看可以看到里面的白色内衣。不过从小到大家里只告诉她学习的重要性,大闺女对性一无所知。
  高考已然结束,小蝶应青梅竹马小奇的邀约一起去小奇爷爷家放松一下,洗刷冲刺高考的疲惫。当然小蝶对妈妈说是到朋友小兰家玩啦,不然妈妈绝对不会同意她和男生一起旅行的。乡村的位置很偏,坐著破旧的巴士走两个小时才到村口,还要走一段山路才到小奇爷爷家,这一路给小蝶折腾得可不轻,路面还坑坑洼洼的,给小蝶柔弱的身子都要颠散架了。
  “你不是说村子离得不远吗?怎么走这?久呀?”小蝶虽然忍受了一路的颠簸,却还是温柔地对小奇说道。
  “一路上让你受苦啦,不过风景超级美,你不会白来的,上去你就知道啦。”小奇只好赶紧说道。其实小奇这小子打著如意算盘,很早就对小蝶产生了情欲,小蝶这次到小奇爷爷家,就是羊入虎口了。只要忽悠一下单纯的小蝶,相信自己的小弟弟这几天就能品尝少女的甜美了,想著想著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你在傻笑什么呀?把我的包给我拿吧,赶紧去你爷爷家。”小蝶伸出娇嫩白皙的小手说道。
  “我拿吧,我力气大,不能让你再遭罪啦。”小奇说著向前走去。
  小蝶说“嘿嘿,你真好~”紧紧跟在小奇身后。
  走了十分钟,村子出现在小蝶眼前,本来小蝶幻想著小奇嘴里美丽的山村是古色古香的建筑,亭台楼阁,小桥流水。结果眼前却是十几户错落的瓦房,年代久远,一阵风吹过就像要倒了一样。虽然心里落差非常大,不过小蝶还是没法说出不满的话,只是轻轻说道:“哪个是你爷爷家啊?”小奇回头说:“就前面第三家就是啦。怎?样?村里空气好吧,哪像城里有雾霾。”小蝶微微点了点头,路过第一户时,一个穿著发黄的白色T恤的中年女人出来打招呼“哟,是刘叔家的大孙子回来啦,这小姑娘真俊,是你的小媳妇吧,小姑娘跟小奇一起来看他爷爷呀?”
  中年妇女的T恤下没内衣,两个大点还在晃悠,小蝶第一次看见这种穿著,也不好意思问小奇,被中年妇女搞得脸都红了,低头??呢喃道:“我不是,我是和小奇来玩的,不是小媳妇...”
  “小姑娘害羞啥,都像一家人,别这么放不开啦。”中年妇女又说道。
  小奇却没有帮小蝶反驳,而是对中年妇女说道:“好啦,张婶儿,我先去爷爷家啦,下回聊。”“哎,带著小媳妇来看婶婶啊。”中年妇女应和著转身回了屋里。
  小蝶无奈也没说什?了,跟著小奇进了爷爷家,屋里很简陋,除了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没有其他的了,电视都没有,小蝶都有点想家了,又不好意思让小奇送自己回去,就劝自己忍耐一下好了,也许还有其他好玩的东西也说不定呢。
  “爷爷,爷爷!我来看您啦!”小奇屋里绕了一圈,发现没人,就对精疲力尽的小蝶说:“爷爷应该是去地里了,你先坐吧,休息一下,爷爷种了西瓜的,我去给你弄一个来吃好不好?”
  小蝶早就站不住了,于是在一把?黑油亮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摸起来上面还有些粘粘的一层不知道什么东西,虽然自己是新买的连衣裙,不过累的也不管会不会弄脏了。“嗯,我也口渴了,想吃西瓜~”小奇听罢兴奋地跑了出去,心想挑个最甜的西瓜刷一波好感度。
  小蝶等了半个小时也不见小奇回来,这都快天黑啦,小蝶找不到暖水壶,只好自己找到水缸,舀了一瓢水直接就喝了。不过这乡村水真甜是山泉吗,恐怕这山泉水是小蝶来到这里唯一的慰藉了,肚子都有些饿了,只能等小奇和他爷爷回来了。这时,传来吵架声,仔细一听就是那个中年妇女,“馋人家小媳妇啊,你个没用的东西,老娘和你睡一张床上你都硬不起来,今晚别进屋了,在外面待著吧!”小蝶问声探出头去,只见中年妇女把一个矮胖男子推了出来,男子皮肤黝黑,长的很丑,脸圆滚滚全是肉,头上还少了一块头发,露出了地中海,浑身大汗,应该是刚从地里回来,穿了一件汗湿的不知多久没洗黑得发亮的T恤,T恤还拉起来露出个大肚皮,肚皮上一层汗正在往下流,下面是同样黑的发亮的裤子,脚底踩了一双黄胶鞋,,上面全是泥巴。矮胖男人蹲在房外篱笆下,正嘟囔著什么,小蝶闲来无事,索性过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不就是说了句刘家孙子透城里姑娘真好吗,臭娘们儿发什?疯,妈的,不是你长这?个德行,老子至于硬不起来?”
  “透是什么意思啊?硬不起来就被赶出来了吗?”小蝶走近正好听到便脱口问了出来,矮胖男人何时听过这?温柔动听的少女声音,抬头一看,一个五官精致,皮肤如玉,长的还像个洋娃娃的小姑娘在和自己说话,都呆住了,?盯著小蝶。“大叔,你怎?啦,是不是回不去家啦?”矮胖男人想起这应该就是小奇从城里带来的小姑娘了,年纪看起来很小连透都不知道,小奇居然?回家了,城里真好啊,我要有这种小老婆鸡巴肯定硬。不过转念一想怕被小蝶讨厌当成坏人被村里人说三道四,本来在村里就够丢人了,连忙说:“哎呀,是刘家小媳妇呀,透是爷们让媳妇开心的意思,嘿嘿,和小奇玩开心吧”
  小蝶又脸红了“谁说我是小媳妇了,就是朋友啦...”小蝶又问:“叔叔是硬不起来被婶婶赶出来了吗?叔叔不用怕的,硬气起来就好啦,不过婶婶生气啦,你好好说肯定会让你进去的!你要是怕,那我就替您说一下,今天我和婶婶见过面,她对我很热情呢!”
  矮胖男人看小姑娘居然误会了,也不好解释就顺著说“是啊,硬不起来就会被媳妇和村里人看不起,现在村里都说我老王无能,唉,你去也不管用,她只会更生气的。”
  “原来是王叔叔呀,我叫小蝶,那我怎么帮你呀,不能看著王叔叔在外面过夜吧。”
  老王一看,小姑娘这?单纯,还想帮自己,于是动起了歪脑筋就说:“姑娘,你想帮我吗?”
  “嗯,是呀。”小蝶还开心地点了点头。
  “那小姑娘,我还从没见过你这?漂亮的小美女呢,还是从城里来的,让我好好看看我应该能硬起来。”
  “只是看著就可以硬起来吗?”
  “是的,是的,毕竟没人见过你这样的美女,我见过了说话肯定也不一样!”
  小蝶见王叔这样说,就说“好,那你看吧。”
  “这样看不够,你跟我换个地方,让我仔细看看。”
  “可是小奇他们要回来了啊,看见我不在会担心的。”小蝶有些担忧小奇回来找不到她。
  “小奇家地多,他爷爷拉他干活呢,还回不来,一会儿就看完啦!”
  小蝶想了想,不能让王叔睡外面就跟著王叔去了他家房后一个小屋子里,里面是放一些杂物的,老王拉著了屋里的白炽灯,小蝶就这泛黄的灯光发现屋里还有几本书,小蝶顺手拿起来看,上面都是一些大胸黑丝美女的图片。王叔见小蝶拿起自己的色情杂志,连忙抢过来说:“我一直想看城里姑娘,我以为是这样的,谁知道都是你这样清纯可爱的,我被骗了,嘿嘿。”
  小蝶也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杂志,家里管的严,只要成绩,从来没接触过,才想到原来女生可以那样穿呀,不过太漏了,我可不想穿,小蝶想到。
  看小姑娘若有所思,怕小姑娘生疑,老王连忙说:“我应该是看错了才硬不起来,让我看你吧,肯定比看这个管用!”小蝶回过神说:“哦,好,那你想怎么看呢?”
  这时老王发现还有这?傻的姑娘,于是说:“先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衣服哪里不一样。”老王说著伸出手捏起了小蝶的裙子摸了起来,“这裙子质量真好。”又拉起到鼻子尖闻了一下,老王这时是蹲著的,连衣裙拉起来正好可以看见小蝶的白色内裤,内裤因为跋山涉水有些汗湿了,隐约可以看见小穴的轮廓,内裤又薄,还能看到一点轻微的粉色,小蝶第一次被人掀起裙子,有些不好意思。“真香啊”老王感叹道。老王离得近,身上的汗臭味和常年不洗衣服不洗澡的臭味混合到一起,浓郁的臭味进入小蝶的鼻子,有些想要干呕,小蝶忍住了,怕不礼貌。“怎?样,王叔,硬起来了吗?”这时老王胆子也大了起来就问:“姑娘知道什么是鸡巴吗?”
  小蝶歪著头说不知道。老王居然站起身一把脱下了裤子,裤裆间一坨乌黑的东西脱离发黑潮湿的裤衩掉了下来,一根软趴趴不过也有十几厘米的肉棒挂在两腿之间。小蝶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有些吓到了,而且这玩意的味道更大,此时小屋里可以说辣得睁不开眼了都,一股股尿骚味和汗味涌来,小蝶想走,王叔接著说:“这是鸡巴,男人硬不硬的象征,它抬起来就说明我硬气了!”小蝶第一次知道这种事,呆住了。“这个东西硬了我就可以回家啦!”小蝶强忍著臭味,说:“王叔叔,你看了我也不硬吗?”
  “这不是废话吗?不信你摸摸?”
  小蝶连忙摇头,看著就是软的啦。王叔继续说“看了你的裙子还是不硬啊。”
  “那怎?办呀?”小蝶问道。
  “看是不够了,让我摸一下吧,你看著我的鸡巴会不会硬起来。”
  小蝶强忍著臭味想,帮帮他好了,回不去家怪可怜的,就点了点头。
  老王喜出望外,居然有这种傻丫头,于是粗糙乌黑,指甲?全是污泥的手放到小蝶的胳膊上,粗糙的手划得小蝶有些疼,不过又有种痒痒的奇怪的感觉,又看了看王叔的鸡巴,还是挂在哪里没有反应,于是继续忍受这种抚摸,而且老王的手还有股难闻的臭味,小蝶这才想起刚刚老王在门口抠脚趾的场面,虽然觉得恶心,不过不能停下,不然帮不了王叔了。王叔见小蝶很老实,于是两手不老实地摸向小蝶的小奶子,小奶子面对老王的大手不堪一握,,老王却是爽的不得了,小的可以做自己女儿的小美女被自己随便捏,死了都值了。小蝶发现手的位置变了,摸到了胸上,不时捏的有些疼,不过鸡巴还是软趴趴地在晃,没有半分硬起来的意思,所以就继续忍著。
  老王见小蝶不动,更加变本加厉,两手掀起连衣裙直接摸向了乳罩。“小姑娘,你这里面叫内衣吧,我的城里打工的朋友送了我一套,本来给我媳妇穿好让我硬起?的,但是我媳妇太胖了,应该够你穿,你穿上估计我能硬了就。”
  “是吗,那你拿给我,嗯~等下再摸。”小蝶胸部被捏痛,忍不住了正好让王叔放开一会儿,没想到王叔却说“等下给闺女找,我先把你这件脱下来。”此时小蝶的连衣裙和内衣都被王叔的脏手弄黑了,?染上些许脚汗味,但小蝶竟然有些适应这个味道了,并且此时疼痛变为酸痒麻麻地胀痛了,小内裤也有些湿了,粉色的小嫩穴隔著内裤薄薄的布料若隐若现。小蝶不由得从嘴里发出不同于清纯外表的淫荡呻吟。
  “嗯...啊,别脱胸罩啊...啊好痒,你的胡子扎到我了,不要亲胸部啊,好难受…嗯...哦别吸啊...啊~”
  王叔?滋?滋嘬著奶头,声音都压过了小蝶的呻吟,小蝶陷在奶子里的乳头被王叔用充满烟臭味和发黄的牙齿硬是连嘬带咬把奶头吸了出来,粉红色的奶头第一次挺立出来,感觉小蝶的奶子都大了几分。
  “嗯……啊…王叔不要了,人家……啊…要回去小奇家……嗯,你不要再……欺负人家了……”小蝶此时连王叔腥臭的口水味都适应了,小穴痒痒的,好像有什?要出来一样,这时老王如法炮制吸另一边乳头。
  “啊……嗯呀……不要吸了呀……要尿了,要尿了……”老王怀里的小蝶细腰一弓,老王差点脱手,小蝶大腿内侧流下来一道水渍,老王往下一看,粉红色的小穴已经很清晰展现在眼前,小蝶高潮了,淫水把内裤完全打湿了,紧贴白虎小穴,看著怀里连衣裙上翻,奶罩挂了一半,内裤全湿小脸微红的小蝶,老王居然感觉鸡巴跳了一下,低头一看,鸡巴已经半勃起了,看著粉红色的小穴,老王想加把劲儿透一下这个小美女,毕竟放过这次估计没机会了,自己还有可能被告个强奸也说不定,于是老王翻开包皮,顿时一层层包皮垢都翻了出来“太久没用,都生锈了,草。”抓著半硬的鸡巴,用紫红色粘著包皮垢的龟头顶著湿透的小内裤,包皮垢和一些粘液都沾到内裤上,顿时就把内裤弄脏弄臭了。
  “嗯……嗯……王叔你在干嘛呀……”
  “王叔想透你呀,让你开心,嘿嘿。”
  “王叔你那里有些硬了……嗯……不要顶……呀……和乳头一样痒了,人家又要变得奇怪了……嗯……别……啊……好痛。”
  “叔叔透了你就不痛啦,小闺女放松,我给你揉揉奶子,很舒服的。”
  鸡巴一点点抬起来,两只大黑手又攀上了沾满恶心口水的小奶子,奶子顿时染上一层黑泥,几个手印仿佛在宣誓这已经是老王的私人财产,别人不可触碰!
  鸡巴已经可以把内裤顶进去了,老王拨开小蝶的内裤,肮脏的骨头直接贴上了小嫩穴。
  “果然没有毛,真爽啊,臭婆娘,看到没有,老子能硬起来!这就透个城里闺女解解气。”
  刚高潮完,迷迷糊糊地小蝶感觉小穴好烫,于是向小穴看去,只见王叔用肮脏粗黑的鸡巴打算插自己尿尿的地方,马上挣扎起来,“呀,不要顶了,痛呀!嗯……”王叔手上用力奶子吃痛,小蝶停止了挣扎。“王叔,你硬起来了,我可以走了吧……啊……”
  “闺女,刚刚你很舒服吧,叔叔还没彻底硬起来呢,不然就透进去了,你这里好紧,我才刚进去半个龟头。”老王无耻的说道看著小穴口一圈蹭下来的包皮垢,龟头上还有很多,小蝶更是不愿意了,龟头分泌的粘液都流进货后小穴,感觉热热的,小蝶也没力气去动了。正在这时,小奇的声音传来。
  “小蝶,你去哪里啦?”这一叫把张婶也叫出来了,“小奇,你小媳妇不见啦?”
  “是呀,,不知道去哪里了,天色也晚了,很危险的!”
  “我们家那个没用的也不见了,估计在后面杂物间睡觉呢,我去叫他帮你找。”张婶热情的说道。
  老王一听,这还得了,鸡巴直接软下去挂在了裆间。精疲力尽的小蝶心想,我的努力算是白费了。
  老王帮小蝶收拾好衣服,自己连忙提好裤子,小蝶才清醒过来,“不要和别人说,别人知道你帮我看看做这种事我在村里没脸见人了!”小蝶迷糊地点点头,看到自己脏兮兮臭烘烘的身子瞬间清醒过来,撑起身子,王叔拉起小蝶从杂物房后面的树丛出去,让小蝶绕一圈回来,不然说不清楚,婆娘不让他回家了,小蝶听话的从另一边出现,这时老王被张婶提出来,发现小蝶已经回来了,就讪笑著把老王拉回了屋子,进门前老王回头看了一眼小仙女,小仙女居然吐了吐舌头,别提多可爱了。小蝶心想,我可算帮王叔回家了!
  小蝶身子脏兮兮臭烘烘的,小奇担心的靠过来问你去哪了,是不是掉进树洞里了,下次别乱走了!不过小蝶怕小奇看到连衣裙上不是泥土是手指印,急忙跑开进了里屋“我摔了一跤,洗个澡换身衣服再见你爷爷!澡堂在哪儿啊?”
  “就在屋后面,有个黑袋子装满水,今天太阳晒得热了,你放水就可以洗!”
  小蝶看著简易的太阳能热水器,心想这次是来错地方了,还被臭大叔搞得浑身都是?一片紫一片的,还好漏出来皮肤上没有,不然王叔硬不起来就被村里人知道了,我可要保密,想不到我可以让男人硬起来呢!
  另一边小奇很是苦恼,唉,爷爷今年种的是玉米,没有西瓜,肯定让小蝶失望了,太失败了,爷爷还在做饭,今天就吃爷爷自家养的野猪肉,城里吃不到,也可以刷好感度的!
  老王却在嘴里细细品味著小蝶的肉香,久久不能入眠,不知道能不能透到那个小香批了,想著想著鸡巴又跳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