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落的陈珊妮》

  礼堂里回荡著欢快的婚礼进行曲,又有一对幸福的新人要在这里接受众人的祝福而许下白头到老的誓言。
  神父在正中央对著左右的新郎和新娘提问:「你愿意吗?」
  新娘陈珊妮有些迷茫地看著手指上那梦寐以求亦幻亦真的钻戒,最后下定了决心正要回答时,礼堂的大门被人推开了,就像偶像剧里经常上演的一幕一样,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有些昏暗的教堂,推开大门的男人仿佛身上会发光,没人能看清他的样子,只有新娘陈珊妮知道,是他来了。
  当男人缓缓地走进了礼堂,底下坐在两边椅子上的宾客这才看清了他的样子,那是一个多么完美的男人,一米八五的高大身材,棱角分明刚毅又不失温柔的面庞,他的眼睛仿佛是浩瀚的星空,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会被吸引进去。
  场上的新郎先是惊愕在看清了闹事的男人以后又是嫉妒又是尴尬,他虽然条件不错,但和这个男人一比却显得那么的平凡,平凡到可以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新娘在那个男人进来之后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直没有平复过,甚至气息越来越急促,带著钻戒的手掌紧紧攥成了拳头,不知道是紧张还是愤怒。
  「你真的要跟他结婚吗?」
  那个男人终于来到了新娘的面前,很肯定地问道。
  陈珊妮变得紧张起来,眼睛里时而愤怒时而迷茫,一边的新郎赵柯已经气的咬牙切齿,只是在场还有这么多人,他不能让底下的父母丢脸,只能保持著风度。
  「我再问你一次,你真的要跟他结婚吗?」
  那个男人又一次直截了当地逼迫著陈珊妮做出回答。
  陈珊妮先是深吸一口气,「对,我已经找到了我真正爱的人,我要和我的丈夫赵柯共同走完这一生,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
  陈珊妮说完这艰难的一段话,用充满了爱意的眼光温柔地看著丈夫。
  这场仗最终的胜利者自然是新郎赵柯,他显得那么的兴高采烈,他对那个男人很轻蔑地看了一眼。
  闹事的男人没有多说第二句话,转身从容地走出了教堂。
  「老公,路上小心。」
  陈珊妮将丈夫的皮包交到了他的手上,赵柯一脸幸福地亲吻了一下妻子的面颊,开心地出了家门往公司出发。
  等丈夫走后,陈珊妮把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解决了,卫生也打扫好了,衣服也洗好了,实在没有事情做了,她就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转了一圈的频道,实在是没甚么好看的电视,陈珊妮坐在沙发发呆,她实在不知道现在能做甚么,这种无聊让人感到疲倦。
  而就在这时一个及时的电话将她从这种苦难中解救出来:「在家干嘛呢?赶紧出来,陪陪我一起去逛逛街去。」
  陈珊妮接到了闺蜜李晓晓的电话后简单地将自己收拾一番,迅速地跑出了家门,她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鬼屋子里面。
  「你看看你,都快成黄脸婆了,再这样下去我都替你著急。」
  李晓晓作为陈珊妮最好最交心的闺蜜,见到陈珊妮后直接开口就是这么一句让人郁闷的话。
  但陈珊妮并没有感到生气,因为她知道李晓晓所说的正是自己现在最真实的写照,这是她自己也看在眼里的,只是不知道该怎么改变。
  「要我说你该多出来走走。别老呆在家里。」
  李晓晓话匣子一开就收不住,自问自答地说道:「不过也是,你现在工作辞了,做一个全职太太,出去玩的话你家赵柯肯定又要怪我们这帮坏女人带坏你了。」
  李晓晓对闺蜜的丈夫颇有些意见。
  陈珊妮很勉强地笑了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我当时就对你嫁给赵柯有很大意见,你别怪我多嘴啊,林宇这家伙虽然我也不喜欢,但至少跟他结婚的话,你现在的生活就不是这样了。」
  陈珊妮的思绪一下陷入了婚礼的那天,自己当时如果稍微一动摇,很可能这个故事就要改写。
  「你别老是看赵柯这么不顺眼,他对我很好的。」
  「哼,我看他是禁锢你才是真的,哪里都不让你去,干甚么都要向他报备,真怀疑他心理是不是有问题。」
  一个是自己的丈夫一个是最好的闺蜜,陈珊妮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她故意岔开话题问:「你今天怎么有空找我出来了,你们家那个老干部呢。」
  李晓晓一挥手,烦躁地说:「别提他了,一在实验室搞起实验来,就甚么都不记得了。说好了今天陪我逛街的,打电话过去竟然说‘甚么?逛街?有这回事吗?’气的真想狠狠揍他一顿,直接把他拉黑不理他,让他著急去吧。」
  陈珊妮看著李晓晓气的牙痒痒的样子,心里却是说不出的温馨,丝毫也不为她和她男友的关系而感到紧张,这才是一对幸福的恋人该有的状态。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了,别废话了,跟我来吧。」
  这是陈珊妮第一次来酒吧,整个酒吧灯光迷幻,那是一种逃离了现实的另一个世界,舞池里许多男男女女在里面尽情地发泄著自己不安的躁动和荷尔蒙。
  DJ打的碟让人血液有些上涌,就连陈珊妮这样传统乖巧的女孩竟然都有些想要跳下舞池和他们一起疯狂地摇摆,她心里既感到刺激又感到害怕,他担心再待久一点就会变成从小父母口中的坏女孩,略带恳求地对李晓晓说道:「我们还是走吧,这里太吵了。」
  李晓晓无力地白了她一眼:「酒吧不就是这样子的吗?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不是四五十岁的大妈,竟然连泡吧都不会。跟我来。」
  李晓晓自顾自地往吧台走去,陈珊妮没办法只得赶紧跟上。
  两人坐在了吧台那,李晓晓轻车熟路地打了个响指:「来两杯血腥玛丽。」
  陈珊妮光是听这名字就吓了一跳,偷偷地对李晓晓说:「我不喝酒。」
  又补充了一句:「你也别喝了。」
  李晓晓才不会管她,只是等了一会儿酒保利索娴熟地已经调制好了两杯美酒,推送到了她们面前。
  「来,尝尝。怕甚么,一杯酒而已不会醉的,人生要是连这么多东西没有尝试过,那活著还有甚么劲儿。」
  李晓晓自己开始慢慢地品尝起了杯里的美酒,陈珊妮看著有些好奇有些跃跃欲试,犹豫片刻还是端起了酒杯,只是抿了一小口,她的五官都快扭曲在一起了,但当她细细地回味了一下舌苔上的味道时,发现原来酒这种东西也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难喝。
  「美女,一个人吗?」
  就在陈珊妮正在和李晓晓交流初次喝酒的心得时,她们两个的左右位置分别坐上了两个男人,陈珊妮脸颊一下发烫,这就是传说中的搭讪吧,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被人搭讪的一天。
  因为陈珊妮从小就被父母保护的很好,一直到高中都不知道恋爱是种甚么滋味,到了大学,只是过了一个月就被同部门的林宇表白了,整整四年的大学生活都被他保护著,一直到现在结了婚,她都没有遇到过那种坏男人。
  陈珊妮显得有些措手不及,她刻意地转过身不去理会那个梳著油头一脸轻挑带著几分坏笑的男人,可那个男人才不会就这么罢休:「认识一下,我叫Peate,中文名字是王比德,美女怎么称呼。」
  陈珊妮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待,她拉了拉李晓晓的衣服:「我们走吧。」
  「美女别呀,这么急著走干嘛,我们又不是坏人是不是。你是第一次来吧。
  另一位美女能告诉我你叫甚么名字。」
  王比德将目标转向了另一边的李晓晓,李晓晓但是对这种搭讪习以为常,很妩媚地笑了笑:「呦!这么简单就想知道人家的名字啊。」
  王比德一听立马明白过来,冲著酒保说了一声:「给我再来四杯波斯猫,这两位美女点的东西都算我的。」
  「可以嘛帅哥,挺懂事的。」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
  「没那么简单,服务员给这位先生来一打啤酒,再拿最大的杯子,加冰。」
  王比德诧异地看著李晓晓,李晓晓笑著说:「你要是能喝完这一打的啤酒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
  「这当然没问题,不过这么多的啤酒,你们在这看著我一个人干喝多没劲,敢不敢和我比一比,赢了你就告诉我你的名字,输了,随便你们怎么样。」
  王比德不是一个笨蛋,和美丽漂亮的女生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能得到多少利益,做无用功这种事情他才不会去做。
  陈珊妮知道李晓晓的酒量一直很好,但这种情况下当然不希望她答应下来,但今天李晓晓不知道是抽了甚么风,竟然是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行啊,谁要是先趴下了谁就脱光衣服绕场跑三圈。」
  听了这吓人的赌注,陈珊妮竟然是要晕倒了,而一边的王比德和他的朋友交换了一个眼神,脸上尽是兴奋。
  「行,你说的。」
  陈珊妮劝不住李晓晓,她又不能放著李晓晓在酒吧里独自一个人离开,只好在一边祈祷李晓晓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吧台上的啤酒换了一瓶又一瓶,由于两人的不断加注,已经远远超出了一打的数量,陈珊妮看著李晓晓发红的脸颊真担心她会出事,她想让李晓晓停下来可一想到赌注是脱光了衣服绕场跑三圈,她又不好张嘴说了。
  李晓晓在一边已经有些要呕吐的样子,显然是强弩之末,而另一边的王比德却是一脸的轻松自如,看起来很能喝不少。
  「怎么样啊美女,不行就认输吧,别喝出事来,顶多我大度一点,让你少跑一圈。」
  陈珊妮狠狠地瞪了王比德他们一眼,扶著李晓晓关切地问道:「不行就别喝了,我打电话让赵柯来接咱们吧。」
  李晓晓有些费劲地摇了摇手,又对著王比德说:「不公平,我今天早上甚么都没吃,本来肚子就是空的,怎么喝的过你。」
  「呦,赢不了就想耍赖了。那你说,你想怎么办。」
  「她,她和我一起来的,我们两个跟你一个比才算公平。」
  陈珊妮还以为李晓晓想出了甚么制胜的妙法,没想到是把自己这个从不喝酒的人拉上一起陪她。
  「可以啊,没问题啊,就按你说的,你们两个和我一个比,这回输了不能再耍赖了。」
  王比德丝毫不把陈珊妮放在眼里,有恃无恐地答应了下来。
  「我不会喝酒啊,我们还是快走吧。」
  「别担心,我去厕所吐一会就好,你别看他这样,他也快不行了。你慢慢喝,尽量帮我拖延时间,我去厕所吐会马上回来。」
  李晓晓交代了一句,自顾自就往厕所走去。
  「来吧美女,喝吧。」
  陈珊妮孤立无援之下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从没遇见过这样的事,只能按照李晓晓教的一口一口地慢慢喝。
  「你这样子要喝到甚么时候?」
  「你刚才又没说要喝的多快。」
  陈珊妮说完这句紧张的脸都红了。
  「行,我没话说,你接著喝吧,胖子你去看看那个姐们怎么还没出来,该不是怕输跑了吧。」
  另一个大高个给王比德打了个眼神就往厕所走去,剩下王比德和陈珊妮两个人留在吧台。
  陈珊妮心想李晓晓肯定不会就这么丢下自己一个逃走的,也许是在打电话找人也许是真的醉倒在厕所里了,她开始不安起来。
  「我去看看我朋友去。」
  陈珊妮说著就要离座,却被王比德制止了:「我已经让我朋友去看了,美女不是要输了也想借这招逃走吧。」
  「她进的是女厕,你朋友怎么能进去看呢。」
  「谁告诉这里的厕所,男女是不可以公用的,你要是去听听,那些小隔间里可不要太多哦。」
  陈珊妮不是小女孩,听出了王比德话里的意思,愤怒地骂了他一句:「下流!」
  王比德登时跳了起来抓住她的手不依不饶地说道:「你怎么能骂人呢,我好端端地给你讲道理,你这样可不对吧。」
  「你放手、放手。」
  陈珊妮提高了音量试图让周围的人注意过来,可她忘了这是酒吧,声音吵杂根本没有会注意到这里,就连保卫人员只要不是打架斗殴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行啊,你叫声好哥哥我就放了你。」
  王比德渐渐地展露出他原来的本性,陈珊妮一个简单的女孩子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就在她彷徨无助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了,「珊妮?你怎么在这里?」
  这不就是跟自己谈了七年恋爱,在婚礼那天大闹教堂的那个自己其实永远割舍不下的林宇吗,陈珊妮看到他的时候一下就安心了,她知道只要有他在自己就不会有危险。
  王比德见了陈珊妮有朋友过来,适机地松开了手,问道:「你是谁啊?」
  「我是她男朋友!怎么,你有事吗?」
  王比德看著林宇这一米八五的个子,肌肉十足的手臂,撇了撇嘴:「行,今天就当交个朋友了。」
  王比德在狠狠瞪了一眼林宇后,离开了座位又消失在了酒吧的人群之中。
  「你怎么会在这?」
  「我……哎呀,晓晓还在厕所里。」
  林宇带著陈珊妮来到厕所门口,她一个人走进了女厕,挨个挨个地找,在小隔间里不断地传出男女呻吟的声音,果然跟刚才王比德说的一样,陈珊妮听得面红耳赤,终于在一个小隔间里找到了醉倒的李晓晓,此刻的她昏迷不醒,陈珊妮试了试发现自己没办法一个人擡动她,无奈下只好向门口的林宇求援。
  林宇听到陈珊妮的叫声,急忙走了进去,两人在合力搬动李晓晓的时候,旁边的隔间里男女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两人作为过来人知道这是甚么样的讯息,陈珊妮听得害羞不已。
  「警察来了!」
  突然林宇对著隔间大吼了一句,在陈珊妮还在瞪眼迷茫的时候背上了李晓晓,拉著她的手赶紧跑出了酒吧。
  两人一路小跑终于是跑到了一个离酒吧比较远的地方才停下来。
  「吓死我刚才,你干嘛吓他们呀。」
  「谁让他们在厕所里做那种事的,吓唬他们一下让他们下次长个记性。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在公共场合乱来。」
  陈珊妮被林宇的理直气壮逗笑了,她发现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竟然没有丝毫的不适,好像他们两个从来没有分手一样,还是那对人人羡慕的恋人。
  「现在怎么办,她这个样子。」
  陈珊妮看了一眼还是呼呼大睡的李晓晓,有些为难该怎么安置她好。
  「她这个样子也不能送她回家去吧,待会老干部下班回来,看见了肯定又要大吵一架。」
  陈珊妮、林宇、李晓晓和那个所谓的老干部都是大学的同学,之所以叫他老干部正是他这个人滴酒不沾,也很反对李晓晓喝酒。
  「不如,我们去附近的酒店开间房让她先睡一觉,你再把她手机带著,老干部打电话过来了你就跟他说她跟在一起,晚了的话就说住你家了。」
  两人扛著李晓晓找了家酒店开了间房,安置好了她,陈珊妮和林宇正聊著天的时候,还没说几句,头开始发疼发晕。
  当陈珊妮再度醒来的时候,身边正躺著林宇,他赤裸著胳臂,两人一起躺在床上,陈珊妮用手伸进被窝一摸就知道出甚么事了。
  陈珊妮回到了家里,浑浑噩噩的,她的脑子里一直回荡著林宇的解释,不过所有的解释在她听来都是借口,但她心里实在对这个差点成为自己丈夫的男人恨不起来,自己的身体除了丈夫赵柯以外,就是这个拥有自己七年的男人使用过的最久。
  如果不是林宇迟迟不肯结婚,以至于让陈珊妮伤心不已,这时候同样身为同学的赵柯趁虚而入,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实在是编剧也写不出。
  「喂!卫冰啊,对的,晓晓跟我在一起,就在我家里,逛了一天街,我让她就在我这住下了,你要不要跟她说话?……行,那先这样,拜拜。」
  陈珊妮长吁一口气,这是她长这么大说过最漫长的谎话,还是自己认识多年的好友兼同学。
  「老婆你今天洗澡怎么洗这么久。」
  赵柯一边翻看著小说一边等待著妻子,等的都快睡著了。
  「是吗,我觉得跟平时一样啊。」
  陈珊妮有些心虚,她是怕丈夫闻到自己身上林宇的气味,虽然在她回来之后早已经洗过一遍了。
  赵柯合上书籍,翻身上马就想跟妻子恩爱一番,陈珊妮被丈夫亲吻了一阵,突然心里厌恶至极,她推开了赵柯,并说道:「今天我不方便,改天吧。」
  赵柯无力地叹了口气,失落地侧身躺下睡觉了,这个晚上陈珊妮想起了很多事情,而回忆里的男主角从来都是林宇。
  「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我真怕你以后都不理我了。」
  在林宇打了无数的电话,发了无数的短信后,陈珊妮答应了出来和他见一面,她想著就见一面让他忘了那天的事情,以后都不要相见。
  「你看,这是甚么?」
  林宇没有过多的寒暄,直接掏出了他今天带来的神秘礼物,陈珊妮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那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造型精致的爱心形状的铜锁,她永远忘不了那个暑假两人一起出国游玩,在塞纳河上的锁爱桥留下的见证,只是童话都是骗人的,这把锁没能保佑他们走到最后。
  林宇现在所拿著的就是他们当日精挑细选才决定买下的铜锁,换言之在这段日子林宇特地跑到了巴黎,在塞纳河桥上的七十万把锁里找到了她们当年许下愿望的这个满是甜蜜的情锁。
  她沦陷了,是的,面对这个男人,陈珊妮实在不能忘记他,他们的灵魂与肉体再一次纠缠在了一起。
  「宝贝儿,说你爱我,叫老公、老公。」
  林宇的下半身耸动著,十指插入陈珊妮的头发里不断揉搓,又不断地亲吻著她的嘴唇和脖子。
  陈珊妮,一个已婚人妻,一个高知识分子,一个一直鄙视出轨的女人,现在就在做著自己当初最厌恶的事情,如果事情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谁都不会知道其中不为人所道的心酸。
  「叫老公,宝贝儿,老公爱你。」
  陈珊妮实在说不出口,这个名词现在已经被其他男人所占有了,是不属于林宇的,但她越是这样想,身体就越发的敏感,肉体的快感就来的更猛烈。
  「不行,我要来了、不行了。」
  陈珊妮尖叫一声,小穴里喷出了剧烈的洪水,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原来身体是可以这么舒服的。
  「我看你最近气色真的越来越好,说,是不是你老公晚上对你特别照顾了。
  」
  李晓晓一看就看出了陈珊妮的不同,和之前见到的她判若两人,现在的陈珊妮眉角都带著笑意,脸色红润跟青春少女一样。
  「那天多亏了你帮我打掩护。」
  「对了,你回去以后卫冰有问你甚么吗?」
  「他这个大忙人怎么能记得这种事呢,不过也好,要不然我还得编瞎话骗他。」
  陈珊妮从来不撒谎,也不喜欢别人撒谎,但这次不同,如果李晓晓把实情告诉了她的男友卫冰,那自己便会遭殃,其中的林宇和赵柯也会牵扯进来,所以她也同样希望这个秘密能永远不被别人知道。
  「我跟你说个事,你千万别说出去。」
  「甚么事啊?」
  看著李晓晓有些神秘兮兮的,陈珊妮顿时好奇起来。
  「那天在酒吧里我被人搞了。」
  李晓晓很平静地说完了这件事,陈珊妮却是呆了好一会后面又头脑爆炸地一直回荡著。
  她一脸惊恐地看著李晓晓,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李晓晓像是没事人一样跟她解释:「那天我到厕所吐完之后,就靠在马桶上休息,后来就进来个人,把门反锁起来了,还推了我几下,我其实当时是有感觉的,但就是不想起来,然后她就隔著衣服摸我,再然后就做那种事情了。不过没几下就结束了,他还特意拿纸巾帮我擦干净,又把裤子穿好。」
  陈珊妮除了开始的震惊以外,当李晓晓说完了整件事后她竟然没有过多的排斥,因为她自己也知道这个闺蜜向来是贪玩爱玩的,而最近这段时间所接受的东西也让自己变得不再那么一尘不染。
  同时陈珊妮想著如果那天没有林宇的出现的话,自己和李晓晓会陷入怎样的困境。
  事后陈珊妮也曾问过林宇怎么会出现在那里,林宇只是告诉她自己喜欢去那家酒吧,尤其是在她结婚之后,陈珊妮便没再问下去。
  「怎么样!你还不得感谢我,这么久没见著你人了。」
  李晓晓用略带挑逗的姿势靠到了林宇的怀里,两人现在正在一辆黑色轿车内。
  「你放心,已经给你物色了几个优质的壮男,下次就有的你舒服了,钱也少不了你的。」
  林宇对李晓晓的投怀送抱并没有拒绝,而是很熟练地摸上了她的臀部。
  「你在外面玩的这么疯,就不怕被卫冰知道了?」
  「我跟你说个秘密,其实他最喜欢我在外面勾三搭四了。」
  「哦?」
  「你还记不记得那年大二的圣诞我和你出去开房,其实他就跟在后面都看见了。但他没说也没问我,我就知道他有著跟别人不一样的东西。」
  「难怪,这么多男人追你,你还是没有离开卫冰。家里既有人照顾,外面又可以玩乐。真是神仙一样的日子。」
  「你少说我了,你跟珊妮的事情被赵柯知道就有你麻烦的了。」
  「你以为他不知道?」
  「甚么?!」
  「我忘了和你说了,赵柯和卫冰是一类人。」
  陈珊妮从门口的邮箱里拿出了邮件,「是寄给赵柯的,为甚么连寄件人的名字都没写。只写了光盘,是资料吗?」
  陈珊妮自言自语地又回到了家里。
  不远处的角落里,林宇目送著她进了屋子,嘴里喃喃自语:「当你戴上项圈爬到我面前,你无能的老公在一边看著的时候,才是我放过你们的时候,也是游戏刚刚开始的时候。」
  所有人都很惊愕,这个美丽的女人真的带著狗才会戴著的项圈,爬到了自己的面前,还用嘴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现在她又要用嘴和舌头舔男人的鸡巴了,真想快点下一个到自己,这是每一次在网上被招来的好色狼友的想法。
  「谁允许你吃鸡巴的时候,狗爪离开地面了。」
  林宇一脸冷酷地说著,手里的皮鞭无情地抽到了这个叫陈珊妮的母狗的屁股上,留下了一条鲜红的血痕。
  「是,母狗错了,求主人惩罚。」
  「不是对我说,是对你面前的这个主人说。」
  「是,求大鸡巴主人原谅母狗,母狗愿意给大鸡巴主人做任何事情。」
  眼前的男人吞了一口口水,任何事,多么有诱惑力的字眼。
  「那、那就帮我把鸡巴吃干净吧。」
  「是!」
  陈珊妮幸福地仰起了头,其他男人开始躁动地围在了她的四周,他们已经顾不上先后顺序了,拉起陈珊妮的手就往自己的鸡巴上放,手里开始玩弄她的奶子和屁股,连头发也不放过。
  最角落里却有一个人默默地看著这一切的发生,他也光著身子,有些瘦弱,最奇特的是他的阴部被一把造型奇特的锁给锁上了,只要一勃起就会触碰到冰冷的铜锁,就在这冰与火之中慢慢煎熬。
  林宇心满意足地笑了笑,端著咖啡,他要好好想想再有甚么玩法能更好地发泄出这条母狗的欲望,对角落里的男人更大的羞辱,这样,他内心的不安和恨意才会得到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