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泉城贵妇太太们 1-34》

  第一章一切要从很多年前的济南说起。
  我大学学的是管理专业,毕业后一年的时间里在学校附近找了个小房子,考起了研。
  结果没过复试。整个人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忽然感觉前途很迷茫。
  我每晚都跟女朋友打电话,想著能排解一下心里的失落感,可是,我们说著说著就吵了起来。
  我女朋友人心肠不错,就是脾气爆了点。她可能也替我著急,常常两个人说著说著就生气起来。也可能我们是异地恋,一个在济南,一个在青岛。平时见面的机会本来就很少,晚上仅仅靠著电话传情,毕竟双方心中都有很多隔阂。
  挂了电话,等气消了。才想起来自己需要出去找份工作了。那晚上在智联写好了简历,投了十多家公司,看了看工资本科应届毕业基本都在2000-3000左右。自己觉得先干著,经验慢慢积累,工资日后也会慢慢涨。
  于是,我把自己的简历的工作经验一栏多写了两年经验,然后随意加了几个不知名的公司名字。当时这么做只是想著增加自己的被录取概率,能多拿点工资。
  投出简历后,我就安稳的睡著了。
  第二天的中午,我陆陆续续的接到四五个面试的电话,我一一都把地址记在一张纸上,还有联系方式,以及乘车路线。约好了时间,我就开始去面试了。
  可想而知,面试效果都不尽如人意。大都是让我回来等消息之类的话,我也知道让我等消息的这几家基本没戏。
  就在准备想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己还记了一个公司没去。不过,就是有点远,在高新区。
  我心里是不愿意去的,即使被录取了,来回坐车都得好几个小时,上下班太麻烦了。于是,我决定无论如何也不去了,回去再投简历继续找。
  人生有时候就是有很多的出乎意料,就在我等公交的间隙,我接到一个电话。
  就是刚刚这个公司,那面是个女生的声音,听起来也只有二十几岁,问我几点能过去。
  电话那头的态度之诚恳,简直让我不忍拒绝。我又下定决心,反正也已经出来了,权当到处转悠转悠吧。能不能去这里上班,我是真的一点也不在乎了。
  下了车,到了舜泰广场,我一看,这些楼都聚在一起,好像一个大迷宫。我居然分不清哪个楼是自己要去的。我把记的地址给门卫大哥看,他给我指了指路。
  匆匆上了楼来,快五点了,再有半个点人家都快下班了。我把简历交到前台,过了一会儿走出来一个男人,他说他是人事部门的经理。简单的一番谈话后,他说要把部门经理叫出来给我面试。
  我心里很平静,自己在屋子里看看墙上的锦旗,他们的各种荣誉证书,以及照片什么的。
  等了一会,走进来一个中年女人,个头得有一米七多,穿一身黑色的小西装,胸前是一件带结的白衬衣,鼓鼓的向外突出,看起来很圆润。脚上穿的是类似高跟鞋的那种凉鞋,套著肉色的短袜子。走起路来,鞋底跟地面摩擦嘎嘎的响。
  我看见她进来,心头说不出的一种滋味。感觉自己胸口发闷,似乎要有什么往上涌,随后就是兴奋和紧张的感觉。
  她先是自我介绍了一下。她叫陈玉。是策划部的经理。我一听声音,音色柔顺还带有一点阳刚气,气场很足。
  我坐在她对面,闻到一股淡淡的略带刺激性的香味,说不上来是洗发露的味道还是衬衣上的,觉得吸进肺里有种困的感觉。当时我整个人坐著,一半是呆滞,一半感觉是麻醉。眼皮感觉擡不起来。
  她问我以前做没做过策划,我回答说没有。她又问我对文字工作感不感兴趣。
  我说自己挺喜欢写东西,后来又问了几个问题,我感觉都答的驴唇不对马嘴。
  后来她拿出笔和纸让我写一篇关于一个产品的短文。我就写了,给她看。她说写的不错,然后又问我工资待遇的想法。我说2000左右就可以。
  她随后拿著我写的东西出去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来。问我什么时候能来上班,我一听,心里又高兴又沮丧。高兴地是终于有公司能录取我了,沮丧的是,每天这么个上班法也太累了。
  那天周四,我说要回去老家一趟,最快下周一能上班。
  其实,我是想利用这几天再投几个简历,再比较一下哪个好,哪个待遇高再决定。如果实在没有好的,就在这里吧。
  我回去后,又投了几个简历。我利用周末的时间去面试。可是也是终无结果。
  有的让我继续等消息,这是委婉的拒绝,当然也有让我去上班的,不过在权衡了薪水,休班,以及以后的发展后,我觉得都不如高新区那家来的正规。
  起码我觉得在这里上班,心里会舒服一些。还有每天能面对这样一位让自己亢奋的女人,说实话这也是一种无形的享受。
  可能冥冥中自有天意,我周一还是去了陈玉的公司。
  那一天,我挑了一件自认为很帅气的T恤,然后配了一条牛仔裤。我到的时候,公司大门已经开了,只是我所在的那个部门没有开门,我就在大厅里等著。
  过了一会,陈玉来了,她一看见我主动跟我打了下招呼。心里顿时觉得暖烘烘的。
  我跟著她来到我们部门所在的办公室,她弯著腰,从黑色的包里摸索著钥匙,她那天穿了一件很宽松的上衣,下身是一条显瘦的牛仔裤,穿在身上,整条腿被牛仔裤蹦的紧紧的。她本来体型就挺匀称,略微有些丰腴,这一弯腰,紧实又略宽的胯部就漏了出来,她的身材是我喜欢的那种,臀围略大,后庭紧致饱满。我待在她身后,不时的斜著眼偷偷的扫一下她的臀部。压抑著内心如火山一般的狂躁。
  来到办公室,里面很宽敞。一共有六个写字桌,每个桌子上面放著一台电脑。
  她给我安排好桌子坐了下来。对我说,这个位置之前是个小女孩,干了没两天就走了。
  我问她为什么,她半开玩笑的说是屋子里阴气太重,缺少男人,我来了能给屋子里增加点阳气。她说的很自然很幽默,根本听不出有一点刻意。
  她告诉我,饮水机的位置,洗手间的位置,以及每天来之后要打扫一下办公室。还有其他的一些琐事。
  我打开电脑坐了下来,深吸一口气,心想: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马上就要展开了,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更多的是一种对未来职场生活的期待。
  我正盯著电脑发呆,还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不大时候,陆陆续续的就进来几个人,清一色的女生,不过乍一看去,相对陈玉,她们都显得花容黯然不少。不说身材,单看颜值也不如陈玉来的让人心动,我在想,这些女孩对比陈玉唯一的优势恐怕就是年龄了吧。不过,再仔细一琢磨,陈玉当初在她们的这个年纪,不知道会是怎样的挺拔诱人。
  等所有人都打卡坐定之后,我才发现我们办公室一共六个人,就我一个男生。
  我似乎隐约间能感到四面八方偷偷向我投射过来的目光,虽然只是我用眼睛余光观察,但是还是能发现几个交头接耳,还有偷偷发笑的。
  这时候,我背后忽然有人啪的拍了一下掌。我一回头一看是陈玉站了起来她说: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的新同事章同学。
  我也站了起来,简单做了个自我介绍。等我简要说完了,陈玉忽然调侃的说:我们的小章同学不是张艺谋的张,是章鱼的章。对吧。
  我没想到陈玉竟然这样解释我的姓,只是当时的气氛很融洽,我也没有觉得不妥,很是不好意思的笑笑。
  这时候底下有几个女生起哄,说要给我起个章鱼小丸子的外号。
  陈玉一听说:可以,大家以后私底下都有个外号叫著,更有凝聚力。
  陈玉的办公桌就在我的后面,我透过我的电脑显示屏反射的影子,能很清楚的看到她的一举一动。有时候,她会擡起头呆呆的望著我这边,有时候很认真的在办公。这些举动我都看在眼里。
  我们策划部六个人有一个很小的qq群。大家每天在里面发一些有趣的笑话啊,视频啊。不论上班还是休息都实时在互动著。
  记得那还是我入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陈玉给我小窗发了个信息。发的是个qq号。
  我问她是什么。她告诉我这是她私人用的一个号,上班挂著。随时有工作之外的事用这个号联系她。我没有多想什么,就立马加了个好友。
  等我登陆上一看,qq的等级已经是好几个太阳了。她的网名很有意思叫做我爱小旭旭。
  我小窗问她,怎么起了个这么怪的名字。是不是他儿子的名字。她说不是。
  我又问那一定是她老公。她也说不是。我连猜了好几遍都没有猜对。
  最后,她只说了句“小章,你的眼睛很像安在旭”
  我一下子恍然了,这个女人的网名分明暗示著喜欢这个韩国男明星。那一刻,我心潮激涌,又害怕又高兴。害怕的是,这个女人是不是对自己有想法,高兴的是我居然心里很期待接下来会发生点什么。
  我记得那是7月份的一天,下午下班后,我在马路对面等著坐公交回家,五点到六点这个时间段基本所有的公司都是下班的点。站牌底下人非常多,每一辆路过的公交车,人都像是饼干一样被挤在一起。哪一辆有个站的地方那就是很好了,更不用说站著了。
  车一来,人们蜂拥堵在车门口,争先恐后的急著上车。我也不例外,眼瞅著202来了。正要准备上车,一个熟悉的声音叫住了我。
  我一回头,是陈玉。我微微笑笑。她急忙说,你坐哪一辆。我说202。她说,正好顺路,一起走。
  我们再围堵在门口的时候,前车门已经塞不进人了。陈玉,拿出零钱递给我说:投上钱,我们去后门。我从前门挤上去,投进四块钱。然后就往后门跑。我在前面开路,她随后也跟著我上来了。我随机找了个位置站定,陈玉也迅速的站到我身边。可是后面还有人不停地上车,陈玉只能一退再退。
  那一瞬间,我感觉有一股极度丝滑且柔软的感觉从下半身传来。这居然是完美的后入式,虽然我们都衣衫遮体,不过,夏天我只穿了一条薄裤子,她也只是一条黑色的裙子在身。当她的屁股触碰到我的大腿的时候,我居然能感觉出她穿了多少衣服。我的弟弟由于兴奋,居然支起了帐篷。就这样肆无忌惮的顶在她柔软的屁股上。
  那感觉就像一根铁棒顶著一个硕大柔软的气球那样。我努力克制住自己的心情,想让自己快速降下温来。
  可是这一切真是滑稽非常,这公交车极其颠簸,我们也随著车身一前一后的晃,底下稍微软了一点,车身一晃。陈玉身子又向后一摇。我还是硬硬的顶到她的屁股,只是一会儿感觉是左边一会感觉是右边。心里不住的一阵翻江倒海。
  两个人站的太近了,跟抱著一点区别也没有。我不敢伸手在下面整理自己的硬物,我怕伸出手去再摸到陈玉的屁股。本来两个人就一直是这样接触著,只能把这份尴尬就这么保持著。我那时不知道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
  只是后来,我才敢问起这件尴尬的事。她才告诉我,自己当时在偷著笑我很硬,她说我顶的她很舒服。
  .
  第二章过了好几站,陈玉转过头对我说,她要下车了,我木然的跟她道了别,心里满是羞愧和害怕。
  回到家,脱下裤子。发现上面已经满是污秽。下面长时间处于勃起状态,已经不知不觉流了不少出来。内裤前面基本都湿透了。
  我心里害怕极了,心想,这下真是占了大便宜了,这我明天见到陈玉哪还有脸说话。毕竟自己的老二在人家后面这样硬硬的蹭了一路。她心里没有想法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洗了洗内裤,一看已经9点多了。想躺下睡觉,可是怎么也睡不著,不自觉的回忆著下午在车上蹭她的感觉。自己忽然笑了出来。
  不一会儿,手机上的qq响了,我以为是女朋友,赶紧起来看。
  是陈玉。她给我发了一条qq信息:明天别忘了带一张一寸免冠彩色照片。
  我见陈玉并未提及下午的事,所以心中也慢慢平静下来。
  第二天上班,我把照片放在陈玉桌子上。自己就坐在位子上工作。
  一会儿,陈玉在qq上给我发了一条信息:你照片怎么照的这么帅。
  我说:主要是父母基因强大。
  她回复我三个大拇指。
  不一会又在我们的小群里说,这几天都要加班,准备产品展销会。
  我一听要加班到八九点,心里忽然忐忑起来。如果九点下班,我回去估计都得十一二点了。
  到了晚上,陈玉给我们定了一份外卖。我们一直工作到十点多才下班。等到下班我才知道自己有多惨,公交车已经没有了。其他人有男朋友的都是男朋友过来接,其余几个就住在高新区管委会附近,步行回去也就十几分钟。可我完全傻眼了,只有打车到葛家庄坐K94回去。如果运气不好,很可能连这个K94也赶不上了。
  出了门,我疯一样的跑出去。想赶紧在路边找个出租车。我在路边等了十多分钟没见一辆出租车要拉我。不是有客就是长时间看不见。
  我心急如焚,心想难不成自己要在这里住个酒店啊。可是酒店太贵了,一晚上怎么著也一百多,根本舍不得花钱住酒店。
  我正等著的时候,一辆速腾停在我边上,车窗降下来一半,开车的是个女人,我再一看居然是陈玉!没等我说话,她先开口道:小章,上来吧。
  我如同遇到救星一样,一屁股就坐了上来。我问她昨天怎么没开车,她说今天知道要加班,所以开的车。
  我听了这才消除了疑惑。她问我在哪里下车,我说葛家庄。她又问是住在那边吗?我说没有。是在那里坐车到学校那。她奥了一声说我住的离公司太远了。
  我笑笑,没再说什么。本来因为昨天的事,我就感觉没脸面对她,没想到她似乎没有在意。她又问我租的房子多少钱,我说三百。她说她在管委会那里有一套小公寓,一室一厅一卫。现在空著,问我愿不愿意过去住。
  我问她房租多少钱。她说给别人一千,给我照八百就行。
  其实,我一听这个价格就蒙圈了,心里根本接受不了,太贵了。不过,我没有立即回复她,说我再考虑考虑。心里想著如果当面拒绝,一是面子上过不去,她还是我的领导,只有说考虑考虑委婉的拒绝,时间久了,我想她也就忘了。
  果然,这一招见效了。从那以后,她再没主动提过向我出租房子的事情。
  有一天,他们在群里突然在讨论恐怖电影,接著又讨论到日本的鬼屋。谈的不亦乐乎,我们一边在群里聊,陈玉一边给我qq小窗聊,问我怕不怕鬼,想不想去鬼屋。
  我说不怕,以前跟女朋友去过,没怎么有意思。
  陈玉说她一直想去,可就是没人跟她一起去,自己去又怕。我一下子明白她的意思。心想,这种地方其实没什么害怕的,女生去一般都想拉著个男的。
  我说我跟你去。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冲动,让我忽然整个人很亢奋起来。
  她发来一个笑脸。然后说,周天吧,一起去冒险吧。
  我周天跟她约好了时间和碰头的地点,她早早就在泉城广场那里等著我,我一看,陈玉这一身打扮,一双耐克的板鞋,一条淡蓝色的牛仔裤,上身一件白色的T恤衫,整个人被这一身衣服衬的前凸后翘,格外性感。尤其是她那条牛仔裤,紧紧的贴著她的长腿,显得分外的年轻,我心中一激动,弟弟升了红旗。
  到了里面,陈玉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浑身在打颤。不得不说,这个鬼屋气氛营造的确实有些逼真。她自始至终抓著我的胳膊,我俩慢慢往前走。我一看,她居然半瞇著眼,手指甲都快扣到我肉里了。
  她越这样,连我也觉得有些发毛。忽然,背后觉得有东西向我们走来,她本能的啊的一声,搂住了我脖子。说,有鬼。
  我尽量压抑著自己的幻觉,告诉自己都是人假扮的。可是还是忍不住冒冷汗,陈玉硕大的胸脯靠著我的胸膛,觉得是那么的刺激和舒服,我明显感觉到她体内那颗噗噗急跳的心。她是真的吓坏了,也不顾一切了紧紧的搂著我。我们就这样一步步搂著前进,我扶著她柔软丰腴的腰,她一点都没有反抗,相反很是温顺,似乎此刻我就是她的保护神。
  这时候,地上一个真人鬼动了,一把抓住陈玉的脚。她发出极为尖锐的喊叫声,随即下意识的不停地踹著那个真人鬼。我也是吓得半死,不过很快缓过劲来,使劲搂著她,安慰她说,没事这都是人扮的。那个真人鬼并不过多纠缠,吓完我们之后就跑了。等陈玉缓过来,我发现她整个人出了一身汗。腿走起来有些软还不住的打弯。
  受过一度的惊吓之后,陈玉紧紧搂住我的脖子说:小章,我们先不往前走了,坐著墙靠一靠。
  于是,我就跟她一起找了个靠墙的地方暂时坐了下来。黑暗中光现模糊的很,她的胸脯贴著我的前胸,显得格外的滑腻柔软。她身上淡淡的香味,让我一下子沈醉了,我伸出手搂著她的腰,心里格外的激动和亢奋。
  我们大约在原地呆了能有五分钟,两个人就这样搂著,靠著。直到听到身后又有人进来,才随著他们一起走了出来。出来之后,过了好久两个人慢慢的平静下来。
  陈玉开车把我送回去,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我说不用她跟我上楼来,她说一要看看我住的地方,还说觉得自己背后有什么东西似的,很害怕。
  我打开门,她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四处打量著我的卧室。屋子的一头只有一个独立的小卫生间,在就是有一个阳台而已。
  陈玉问我说:你就住在这里?
  我嘿嘿笑了一声。她又说,简直跟个猪窝一样。
  我也没有在意,因为她说话的时候感觉是开著玩笑说的。
  我们坐著聊了一会,一边说话,我就觉得下面有点压迫感,充血厉害。很想一把把她推倒。可是最后也没胆量这么做,她坐了一会儿就开车走了。
  陈玉走之后,我一度也害怕之极。晚上睡觉的时候总会回忆起白天在鬼屋里面遇到的一些害怕的场景。
  突然,我的手机上的qq又响了。一开始我吓了一跳,过了好久平静下来才去翻手机看。
  陈玉发过来的,说下午有东西落在我家里了,让我在屋子里找找,我打开灯。
  四处找了一遍,什么也没有发现。当即后背凉凉的,心里害怕极了。是不是真遇见鬼了。我急忙发信息告诉她说,没找到。过了大约五分钟,她回过来一个笑脸。
  接著又发过来一条信息,说:你看看床底下。
  妈的,当时我心里一阵发毛。本来今天就精神紧张,还让我看床底,万一摸出个人来,不得吓死了。
  我打开手电筒,慢慢在床底下照著。果然有一个耐克的盒子,我拿出来后,慢慢打开。是一双耐克的板鞋。我急忙发信息过去说找到了。又过了大约五分钟,陈玉给我回了一条信息,说找到了就行了。
  我问她明天把鞋给她捎到公司去吗。她回复我说,这双鞋是给我买的。
  忽然间,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害怕又带著一股幸福。我赶紧回复她说,我有的是鞋,真不用她破费。
  陈玉回复说,也不算是特意给我买的,本来是给她外甥买的,结果鞋号大了,扔了又挺可惜,就给我了。还说让我别嫌弃。
  我一想,她说的也合情合理,急忙说感谢她。她说让我穿上试试,看看合不合适。我穿上之后一试,替上鞋垫之后正合适。这双鞋是43的,我平时也就穿这个号。不过,欢喜之余内心也对陈玉十分感激。
  自从陈玉送给我一双鞋,我平时去公司的时候都不穿。一是感觉怕别人看出什么端倪,二是觉得这双鞋一定不便宜,款式也挺好看,不舍得穿。平时在公司陈玉对我并没有太过照顾。我们单独独处的时候也很少,私下交流一般也是为了工作上的事。
  有一次,公司急著让我们策划部,出一个领导演讲稿。陈玉把资料发给我,让我尽快准备,结果我弄了一天也没有做出来。发给她一次,她说不行,得改。
  我一连改了一天,她看了还是不太满意,等快下班的时候。她发QQ信息给我说,改不好不许走。
  其他人下了班跟疯了一样跑去打卡下班。我心里又急又气,这得改到什么时候,万一改的不满意,明天领导发言怎么办。我网上四处看例文,又结合陈玉给我的资料,反复的改,最后工作到六点的时候,陈玉从后面踢了我一脚,说:小章,改好了吗,我看看。
  我硬著头皮发给她。过了一会,她看完,叹了口气说:算了,你不用写了,还是我写吧。
  我一听心都凉了,一股愧疚涌上心头。我呆在座位上心里急著下班,但是想想平时陈玉待我挺好,又不忍心说自己现在就下班留她一个人在这里替我改。于是,就这么坐著。但是心里还是希望她早点让我走,毕竟我坐公交得俩点回去,我是心急如焚,但是还要故作镇定,不能让她看出我急著回家。
  陈玉也不说话,也没有说让我先走的意思,我是一边镇定的坐著,一边心里难受著急。七点多的时候陈玉拿起电话叫了个外卖,我一听叫的是两个人的份,就一下子明白了,今晚得在公司吃饭。我得被动的加个班。
  外卖一送到,她首先是把一份韭菜炒鸡蛋一瓶水一份米饭放在我面前,递给我的时候说,章,男人多吃点韭菜好,说完自己端著另一份鱼香肉丝在后面吃了起来。
  我吃完饭,没事可干,懒散的看著足球。陈玉蹬了我一脚说:你上班就看了好一阵,以为我不知道。
  我回过头笑笑说:你怎么不管。
  陈玉又蹬了我一脚说:好啊,我说你今天连个稿写不出来。我叫你写不出来。
  又连续踢了我几下才罢休。
  她踢我的时候,带著一股与平时不同的口气。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太像平时的她。我没关网页,继续看,她也没再管我。
  等到快十点多了,陈玉蹬了我一脚说:章,我替你改完了。你怎么感谢我?
  我心里直接就蒙了,太突然了,这个问题根本我就没想过。
  我随口一说:我请你吃饭,去哪里吃你定。
  我此话一出,连我自己都觉得很男人。毕竟,我这点工资,去五星级酒店吃肯定是不行的,再说我在济南也没去过几个好点的酒店吃饭,索性让她自己选地方,我又一想,让你选地方,你还能真选很贵的地方不成。
  陈玉一听随即就答应了说:好,有你这句话就行。可别到付账的时候疼哭了。
  我嘿嘿一笑说:疼肯定是要疼,哭不了。
  陈玉也笑著说:行,一篇稿换一顿饭,值了。
  走出公司已经是十点半多了,陈玉问我怎么回去。我说打个车到葛家庄。
  她无奈的看著我说:要不今晚你住我管委会那个小公寓去吧,我刚打扫过。
  说完从包里摸出来一大串钥匙,然后从环上拧下来一把。说:很干净,还能做饭洗澡,比你租那个要好,夏天太热了没空调根本睡不著。
  的确,我住的那个地方,晚上热的翻来覆去睡不著,即使有凉席一晚上的汗也湿透了床单。我思索了一番说:行。
  陈玉开著车,大约不到5分钟,我们就在一个小区里停了下来。陈玉一边开车一边跟我指,明天来公司步行的话怎么走。我都一一记下来了。
  跟著陈玉上了电梯,我们在十二层停了下来。随即就看到深长的楼道里一排排防盗门。陈玉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一瞧,这个小公寓简直不知比我租的那个地方好多少,深棕色木质地板,一个小厨房,一个小卫生间,卧室跟客厅是一个空间。床上干净舒服。还有一个小空调,一个床头柜上放一个小台灯。
  陈玉打开空调,一下子躺在床上说:你觉得热就开著空调。晚上洗个澡再睡。
  我望著她胸前软软的突起,下身已经有了极强的感觉。
  陈玉又递给我一个遥控器说,你不是喜欢看足球吗,电视节目摁这里。
  我当时一个感动啊,连连点头,高兴地说不出话来。
  陈玉躺了一会儿,一下子侧过身来,两个硕大的肉球换了一个姿势之后,显得要跳跃出来。她的胯骨很宽,从腰到胯有一条极为明显的曲线,柔顺又显得妩媚。这一个小小的侧身看得我当场呆了一下。硕大饱满的臀部向后侧著,那个勾人的曲线,看一眼都会让我浑身颤抖。
  陈玉拿著遥控器不停地翻台,我偷偷看了她一眼,已经硬了。急忙把注意力转移开,生怕被她发现我的色。我四处在屋子里走著,看看厨房,看看卫生间,整洁的一片清明。对我来说一点瑕疵都没有,简直完美。
  忽然,陈玉喊了一声:小章,你自己看吧,我要走了。明天把门锁好。
  我探出头来,只见陈玉已经从床上下来,拿起自己的包,盯著我看了一眼。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然后打开门走了。
  第二天来到公司,陈玉小号给我发qq信息,问我:昨晚睡的怎么样,我说:挺好的。
  她又问:要不要搬过来住。我想了一会说:我的房子还没到期,现在搬过去,那一边交的房租就浪费了。再说自己现在也没有那么多钱租她的小公寓。
  陈玉说:等你那边到期了就搬过来吧,房租先不用急著交给我,等你有了钱再给。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这个女人是不是对我有想法,心里其实也想搬过去,毕竟济南这个天,夏天没有空调真的没法睡觉。
  我急忙发信息说:我那里还有一个半月到期,怕耽误你往外租。
  她说:这个小公寓以后不往外租了,以前住过一对情侣,把屋子弄得乱七八糟的。
  我说:你租给我就不怕我也弄得乱七八糟的了?
  她说:你要是也弄得乱七八糟的,我就打死你。然后还给我发了一串捶打的表情。
  我当时浑身打了一个哆嗦,感觉这个女人已经铁了心要租给我。我又不好意思说不租。只能继续推脱说:我女朋友也不在济南,自己住个这么好的房子,会不会太奢侈了。
  她说:要不给你便宜点吧。
  我说:能便宜多少?
  她说:就照你现在住的这个房子的价格吧。
  我一想自己花这么点钱住这么好的公寓,简直就是赚大了,急忙说:别,那我不是占了你个大便宜了。
  她说:你在鬼屋占的便宜还少啊。
  陈玉这么一说,我才恍然大悟的想起来,我的手不仅仅扶过她的腰,还摸过陈玉丰满的臀部,虽然自己当时只是顺带著搂腰抓了一把,没想到她都记得很清楚。
  我心里那个惭愧啊,急忙回了几个流汗的表情。那一刻我的脑子是空白的,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她见我好久不回复她,过了一会,她说:亏了有你,要不那天我就被吓死了。
  我一看,她并没有特别在意我吃她豆腐的事,反而还感谢我。于是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陈玉又问我那天怎么没看见我女朋友。我就把我俩异地恋的事说了一遍。
  陈玉嗯了一声,再没说话。
  我见她探听我的情况,我也想顺便探听一下她的情况。我问她结婚多久了,她说快十年了。
  我知道跟一个有家室的女人需要保持一定的距离,然后说:那大哥一定对你很好。
  她说:你怎么知道对我很好。
  我说:看你每天打扮的就知道。
  她说:屁,俺俩早离了,你还能看出来,瞎看。
  我问她因为什么离婚。
  她说:不想跟他过了,就离了。
  我说:总的有个理由吧。
  她说:他外面有人了。
  我一听,瞬间对爱情失去了信心。不过,我心里倒是觉得好受了些,起码我没有跟一个有夫之妇走的太近。
  我说:那你可以再找个了。
  陈玉说:不找了,男人都花心。
  我一下子失去反驳力,确实如此,我也是这样。自己有了女朋友还不忘吃别的女人的豆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