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我的最爱…》

  三个月前,表姐和她那有暴力倾向的丈夫离了婚,暂时搬来和我们一起住。老实说,刚开始我并不赞同,不过没有多久,也觉得多一个人做伴也好。表姐不仅把屋子整理得井井有条﹑一尘不染,还常指导我学校的作业。她明亮照人,精通数学,白天都在家里专门承接咨询业务,而妈妈则必须朝九晚五的上班。
  表姐在家里一向都穿得很随便,经常是低胸背心加上短裤。我最喜欢表姐帮我复习功课,这一来就可以坐在她身旁,闻她的身上那自然香味。每当我解出答案,她还会高兴的紧搂我。那感觉好棒啊﹗这天下午,炎日直射,满身大汗的从学校回到家。表姐正躺在沙发上,阅读一些商业文件。向她打了一声招呼后,我便回房里把衣服脱下,将身子的臭汗抹干净,换上一件背心,回到客厅去,坐到表姐对面的沙发上,翻阅今天的报纸。
  我时不时的透过报纸边际,偷瞄表姐。嗯,她仍在阅览那堆文件。我欣赏她那头披在裸露肩膀上的乌黑长发,丰满匀称的玉腿由宽松的短裤中延伸出来。咦﹖尖尖的乳头顶薄薄的背心,若隐若现的突了出来﹖哗塞﹗表姐今天怎不穿胸罩啊﹖我感觉浑身炙热,焦燥难安的直冒热汗。
  我瞥见她屈曲一只脚,双腿微微张,可以看到她的内裤。我调整一下角度,一边翻了几翻报纸假装阅读,一边凝视表姐内裤隐现的卷曲阴毛。(还有几根卷毛从旁边露出呢﹗)
  突然,表姐的手移动,我实吓了一跳,急忙把眼光往上移,表姐仍旧专神的看她的文件。她不觉的把手放在腿边,稍稍抬高屁股,由三角裤边沿伸手进去抓抚那发养的阴部。当她的手指伸进内裤里抓养时,阴毛和部份的阴唇毫无保留的显露在我眼里。也不知看了有多久,表姐才把手指移出,阖上文件坐起来,走向厨房。
  「哗﹗文件看得我好累啊﹗啊哟,什么鬼天气嘛﹖还是那么的闷热﹗来,弟弟,坐到餐桌这边来,表姐弄点冻饮料,一起喝吧﹗」
  此刻,我的脑海里尽是盘旋表姐显露的大阴唇,那一幕实在是太诱人了,以致于一瞄视表姐,我的老二就马上胀硬充血。
  我慢慢的走到餐桌前坐下。表姐也在这时拿了两大杯柠檬冰水过来,递了一杯给我后,便拉开椅子,浑圆的屁股一把坐了下来。她喝了一口冻柠檬水,把手按在后脑,靠到椅背上。「啊…好累…好累啊﹗」
  「表姐,不如让我来帮您按摩﹑按摩肩膀好吗﹖」我突然吐出一句平时不会说的话。
  「嘿﹗我怎不知你会按摩啊﹖」表姐微笑说。「也好啊﹗就让我看看你的手艺吧﹗」
  我高兴的连忙跑了过去,站在表姐身后,开始为她抚揉她那滑嫩﹑如雪白般的肩膀。我一边按摩,一边把头偏向旁边窥视,很清楚的从表姐宽松的背心里,瞧见那裸露的大乳房悬在那儿。我每一揉按表姐的肩膀,她的乳房就跟晃动一下。
  揉﹑揉,表姐似乎在享受我的按摩手艺,嘴里哼。「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
  听到表姐那轻吟声,又看到她那半闭眼的爽脸蛋。我已忍受不住,把那已坚硬的老二,用力挺顶椅子背部,慢慢地转动屁股。我开始揉捏起表姐的背部肌肉,且越揉越使劲,表姐的乳房也跟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不停的愈晃动。印象中,似乎感觉到表姐的乳头在与背心的摩擦中,显得越来越坚挺﹗我愈使劲的揉捏,表姐就愈加的受用。「嗯嗯…好舒服…好爽…
  啊啊…使劲些…噢噢…」
  我再也无法控制了,趁势翘起转动屁股,使我悸动的阳具更抵在椅子背部,拼命抽动,没一会,浓浓的精液一阵一阵的射泄在裤子里﹗但在我的大鸡鸡用力顶椅子推动时,竟把表姐差一点儿给挺了出去。她站稳,转过身子面向我,盯我湿黏黏的短裤前,似乎很快就察觉发生了什么事情。
  「谢谢你,弟弟,你的手艺真的很不错,弄得表姐爽透了。往后还要拜托你,多帮帮表姐按摩啊﹗」表姐嘴角微微翘起荡漾的微笑。
  「好…好的…」我低下头,双手掩饰裤前,快步走回自己房里。
  一直到妈妈回来后,我才在用晚餐时走出房来。那晚,我不敢直视表姐,在聊天谈话时,也含含糊糊的。在用餐后,看了看电视便又借题回到房里去…
  第两天,又是一个炎热的下午﹗我像平时一样的从学校回来。不同的是,一进门心里便颤颤惊惊,也不知为何有这种感觉﹖是心亏吧﹗浴室内传来水花声,表姐正在洗澡。跟往常一样,先得向表姐打一声招呼。我走到浴室门前,敲了门说﹕「表姐,我回来了…」
  话一说完就立刻跑回到房里。
  在房内,也跟昨天一样,我先把衣服脱下,将身子的臭汗抹干净,换上一件背心,但没有到客厅去,而是躺在床上,思索…
  “喀…喀…喀…”突然房门敲响。我在床上问道﹕「谁啊﹖…」
  「是我啦﹗这家里面还有别人吗﹖傻小子…」
  是表姐﹗我没立刻开门。“喀…喀…喀…”房门又敲响起。我这才慢慢地爬起身来,把门打开。
  「弟弟,怎么啦﹗你不舒服吗﹖从昨晚起你就有点怪怪的了。是否生病了﹖来,告诉表姐…」表姐关心的把手掌放在我额头上,看看我是否有发烧。我这时才注意到表姐是围浴巾的。
  在表姐撑起手掌放在我的额头时,她手臂下的黑浓耻毛,全露了出来。被浴巾紧紧包裹的巨型大奶奶,似乎被挤得蹦跳出来﹗我的呼吸加快,心跳也加速跳…
  「表姐,昨天…昨天的事…能不能别告诉妈妈﹖」我几乎哭说。
  「傻孩子,有什么事嘛﹖怎么表姐什么都不知﹖来…你已十六岁了,还像个小孩子似的在哭,羞羞羞…」
  表姐温柔的用双掌握我的手。
  「你昨天不是在帮表姐按摩吗﹖有什么好忧虑的﹖表姐被你按摩得好舒服,今天感觉特别清新﹑疲惫全消…我还真应该谢谢你呢﹗」
  表姐是故意装不懂﹗我非常的感激她,不经紧紧地拥抱她。
  「表姐,我以后会常常帮您按摩,让您天天清新﹑容光焕发﹗」
  「真是个傻小子…」表姐呵呵的笑。
  「嘿,弟弟,不如现在就再为表姐来一个按摩﹖我的左肩膀好像还有点儿酸疼…」说,表姐竟平躺在我的床上,面向下﹗我站在床边死盯她看,她一点也不介意的回过头。「嘿﹖还等什么啊﹖说你傻你还真傻咧…嘻嘻…快,快来为表姐捏一捏啊﹗」
  表姐这时突然把浴巾啦开,扔在地板上,全裸的俯卧。她艳丽微红的脸蛋就睡靠在两只屈曲交叠的手背上。她的双腿稍微分开,我痴痴的看她那粉红色的外阴唇,呆立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跪到床边,挤了一些润肤液在手掌(那是我放在床头,打手枪时常用的润液),开始为表姐推揉左肩的肌肉,跟著就慢慢的游滑在她的整个背部,轻轻的捏揉﹑柔柔的推拿…
  三十二岁的表姐,身材保持得真棒啊﹗全身的肌肉都很有弹性。奶子又大又结实。浑圆的屁股更美得没话说。像蛇般的细腰,曲线好美好美啊﹗我又再挤了一些润肤液在双掌,继续往下按摩到接近屁股的地方,然后按摩腿部,套揉表姐的双腿,亦有意无意的推揉至她双腿之间,时不时碰触她那已经微微张开的大阴唇。
  「嗯嗯…啊啊…」表姐似乎开始有了反应。她轻微的呻吟,好像在对我诉说她有多么的舒服。在整个按摩腿部的时后,我都目不转睛的望她那微湿的阴户和向外突出的阴唇。每当我揉捏至表姐的内大部时,她的阴户就一张一闭的,屁股也画圆圈的扭动。
  我再也忍不住了,大鸡巴已经要被瞥爆了﹗立即站起身来,迅速的把身上惟有的背心﹑短裤和内裤在三秒之间脱了个清光。我往身上也挤了一些润肤液,便趴到表姐的背上,上下左右的摩擦。我这突而其来的动作让表姐惊讶的则转身望我,但没一会儿就回过神来,妩媚的对我微笑,把赤裸的身躯给矫正,两腿对我张的开开的。
  「来,弟弟,轻轻的抚摸表姐的奶奶…嗯嗯…啊啊…对…对就是这样慢慢的揉…啊啊…也用舌头舔…舔一舔表姐的乳晕啊…是了…真乖…
  就是这样…嗯嗯…啊啊…」
  表姐就在我吸啜她乳头的同时,一手抓我硬胀的大老二,引导它钻进那已经充满淫水的阴户。一滑进洞穴里,我就刺插进去,来回不停的抽送。一张嘴也不停歇的吸舔表姐坚硬挺突出来乳头。刺激得表姐直叫外婆。
  「妈啊…我的妈啊…好爽…好爽…好厉害啊…嗯嗯…妈妈啊…我要死啦…啊啊啊…」
  表姐抬举双脚,缠绕到我的腰际,开始上下抽动屁股。我也更用力的猛插﹑猛抽﹑猛插﹑猛抽﹑猛插…
  「嗯嗯…好爽…好爽…啊﹗不行啦…啊啊啊…我要射啦﹗」我已忍不住地想举白旗了﹗「啊啊啊…慢…慢一点…我也要泄了…不行了啦…啊啊…一起数到三声就一块儿射﹗」
  表姐那手尖长的指甲,抓划我强而又劲的屁股,叫唤「一﹑二﹑三﹗啊…啊啊啊﹗」表姐和我一起射出﹗表姐终于松驰下来了,我那半硬的阳具仍然插在她的阴道内。阳具整个泡在湿淋淋的阴户里,这种感觉实在是无法形容的舒适。我继续的轻吻﹑吸吮表姐芬香的乳头。
  没多久,表姐又开始呻吟﹑同时慢慢地抽插扭转屁股。还没休息五分钟,我俩又再开战第二回合,又是打了个平手,再次同时达到高潮。说老实话,我真的很喜欢表姐抬举双脚,紧紧缠绕我的腰际,用力抽插的姿态,好爽﹑好爽﹗第二次后,表姐和我慢慢﹑慢慢地平静下来。我俩就赤裸裸的拥抱对方,侧躺在床上…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被推动,被表姐的的叫喊声给惊醒。
  「糟…糟糕了﹗快起来﹗你妈妈到家了…快…」
  我赶紧把抛在地上的衣裤给穿上,而表姐则抓起了浴巾,立即冲到浴室去,刚把门关上,妈妈就开大门走了进来。她看我站在房门前,便问﹕「喂﹗懒惰虫,刚刚睡醒啊﹖表姐呢﹖」
  「嗯﹗啊啊…还好困啊﹗表姐﹖洗澡吧﹖」我假装的迷糊回应。
  五分钟后,表姐从浴室开门而出,她已换好了衣服。走到厨房和妈妈有说有笑的闲聊。呼﹗还好,看来并没有引起妈妈的猜疑。
  往后几周,我和表姐几乎天天都偷吃禁果。表姐教我各式各样的性技巧,并告诉我如何能更有效的让女人得到高潮﹑欢愉﹗表姐最喜爱被我吸吮﹑舔啜她的小妹妹。每一次,总为她带来莫大的刺激和高潮。所以只要我帮表姐舔弄阴户,准能达到高潮。其实,无论我以何种方式;正常体位﹑老汉推车﹑小狗式﹑观音坐莲﹑69式等等…她都能温柔的配合。而我本身最喜欢的,还是平躺,让她跨坐在我上面,慢慢一下一下的抽插,同时让我能欣赏她那双巨乳房的上下晃动﹑让我能伸手任意的玩弄揉搓,一直到我高潮射精。
  又在另一个炎热的下午,表姐躺在她的床上把双腿张得开开的,我则跪在她阴户前,趴下舔表姐那红肿的大阴唇,吮她那一小粒的阴蒂,咬小阴唇的唇片,对我来说,表姐阴户的味道,真是人间无双的美味。
  表姐也因我纯熟的吸舔术,快活的死命呻吟﹑扭动﹑喘息﹕「嗯嗯嗯…啊啊…泄了…要泄了…啊啊啊…」表姐又达到性高潮了,淫秽浪水喷洒得我的满脸都是。
  就在这时,猛然听到“砰”的一大声的关门声。表姐从床上跳了起来,全神注视她那半开的卧室门口。我急忙穿上衣服,走到卧室外看个究竟,结果发现妈妈的车子已停在她的停车位上,而且她卧房的门已关。「咦﹗妈妈怎么下午三点就溜了回来﹖」我自说。
  表姐立即对我说﹕「但愿你妈妈没看到刚刚的情景﹗快…快回到自己的房里去﹗」而她自己也慌忙走进浴室去清理身体。
  妈妈进屋时,真的会没看见看到我俩在相干吗﹖表姐的浪叫声这么大,妈妈没理由听不到啊﹗而又门又没关,我越想越觉得不妥。
  约两个小时后,妈妈走出卧室,说她身体不舒服,所以请了假回家休息。她没有提及任何表姐跟我的事情,看起来就好像什么也不知道的似的。但从这时刻起,却很少跟表姐说话。接下来的一整个星期里,妈妈都留在家休息,表姐则外出到她的客户处工作。
  一周后,表姐宣称她已在邻近的城市找到一份好工作,需得搬迁到那儿去住。看表姐拿行李离去的背影,我好难过﹑好难过哟﹗我心里明白,这一定是妈妈逼她走的。不过,她们俩个就是不肯在我面前说些什么。
  唉﹗再见表姐﹗再见了,我的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