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种大学--校花的四P教学》

  “操,老三你也真没用,什么时代啊,居然在写情书?建议直接过去拉上小手问干不干。”睡在上铺的老二大强架著二郎腿嘲笑著,这是老二张建强,从不学习却上了大学的高富帅混血男。
  “老二,别教坏我们寝室最后的纯情少年,不过说真,老三你确定情书这东西现在有人看?”说话的是寝室里年纪最大,自称是老大的光哥刘定光,身不高却强壮的城中村代表男。
  “呸,你才纯情少年,你全家的纯情少年,老子这是复古新招,你们懂个屁泡妞,到时我把到手让你们爽爽。”反击中的老三阿国钟立国,游戏最强意淫无敌的宅男,若是不算手撸万千次就是村里一处男。
  “切,你们三个说的无敌,搞不好全是处男,是骡子是马大家溜溜。”斯文败类的阿斌林彦斌,家有姐妹个个俏的小白脸。
  寝室里的四个都是XX大学的大一新生,开春过后已近清明,他们四个已经同寝数月,关系杠杠的,除了少数奇葩不合群的,大学同寝室一般关系都不错,尤其是大家有共同爱好时,这间自称四大败类共聚的寝室里都有游戏~篮球~泡吧三大共同爱好。
  “老三同学,你情书写给谁的?我们帮你参考下呗,嘿嘿,其他不敢说,泡妞我可是行家。”阿斌阴柔阴柔的说话方式。
  “拉倒吧,就你?你对付你家的可能还行,说真,啥时带我们去你家联谊?你妹我喜欢,奶大屁股翘我的最爱,小斌斌大舅哥,我认了!!”说话粗俗的老大,见过几次阿斌读高三的小妹,惊为天人,常常要去阿斌家里做客,只是一直没合适的机会。
  “阿斌家的姐姐和妹妹都不错,斌舅舅我儿子已经预定过,现在说学校的,老三,你写的情书到底给谁?不说就没意思了哈,别到时兄弟不知道给上了,对不起你。”老二长相帅酷说话虽不粗却是最贱。
  “你们行就去上,我可不在乎,也不可能做老婆的,我泡到能让你们上就一起爽。”老三常常是无数的意淫,对绿帽系情有独钟,常常幻想凌辱却没女友可试。
  几人见老三阿国一直不肯说也就没再扯他的情书,阿斌家的也只能说几句也不敢太过分,话题又转到大一级的漂亮妹妹上去。
  “你们知不知道中文系那个长发大眼,住在17号女生楼那个妞?”老大忽然问话,“长的很水灵,会不会没交过男友?”
  “你说的是林语纯吧?长发大眼肤白奶子不小还长相很清纯,那是校花林语纯。”老四对学校动态比较了解,大强回学校一般是睡觉,老三基本出寝室在校园是吃饭,老大人比较憨常常过很久才发现某新闻。
  “哦,联见过那女人,别幻想,估计已经过百次的性爱,联看她臀部的浑圆程度已可确认。”其实老二建强是真的阅女无数,他在学校比较少出风头,是因为近半年家里出了事,没什么心思在女人身上。
  “吹。。嘴炮的二哥请继续吹,林长相清纯可爱,而且说多几句都脸红,你居然看出过百次,我说大家是否同意我们老二同学可能只有手撸经验?”老三有点气急的维护林语纯,不会情书就是写给她吧?不过他的论点寝室有三人认同,个个开始批斗老二,说他不懂女人,批斗大会持续了几个番次。
  “一周,大家给我一周最多两周,我确认下是否可以让那妞成为我们寝室的公共厕所。”老二发狠话,不管是不是老三的梦中情人,NND老子只是半年没时间,居然成了处男弱鸡?那就出来溜溜......
  一致的嘘声中大家兴趣大起,讨论的高潮再起,但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只能在一周后最多两周看老二还吹不?
  老二林建强,高中时人称强‘建’哥,一般是建的谐音第四声,大强只是他最敬重的爷爷给起的乳名,他是个混血儿,母亲是法国与非洲黑人的混血女人,父亲是个企业家或说大企业家,如果中国读书真的只算笔试成绩,大强初三可能已经没书可读,更别说大学,但中国的学校大门永远对有钱人敞开也是个事实。
  “同学,这里我预留下来给....”公共课堂,林语纯的边上坐下一男的,课堂大家都坐等那男的给轰走时,林语纯说话也说到一半,转头看到那男的长相忽然就静默下来,一张长相妖孽的脸,明显是个混血男,学校有这号男子?校草和他比立成渣的妖孽。
  “你留位的是男是女?同学,我叫张建强,认识下。”大强很直接的报名,手伸出要行握手礼,绅士的样子让语纯心跳多了几下。
  “位置是留给,留给我寝室的姐妹,我叫.....”语纯有点说不下去,坐到自己边上这妖孽居然不认识自己,居然不认识自己,“林语纯。”受关注的女孩都很少需要自报名字,语纯进了大学后就没对同学报过名字,语纯心中只有郁闷到气愤的感觉。
  “啊..语纯我坐后面就行,你们坐你们坐。”有点微胖但长相可爱的女孩,本来想轰走又想泡语纯的渣男,没想这次坐著一个妖孽男,内心怀疑轰走他,语纯会不会和自己翻脸?只能马上改口去后面坐。
  “蓝小茹同学你好,我见过你,我叫张建强,一般叫我大强,篮球玩的不错,法语说的不错,要是喜欢玩球或者学法语可以找我。”微胖的妞叫蓝小茹,如果让张建强选一个做老婆,建强不会选林语纯而是选蓝小茹,很可爱很贴心的女孩,只是既然已经和兄弟打赌,只能放弃这可爱的微胖小妞,“你在这坐就行,对可爱女生让座是必须的,林同学晚上七点,我去你们宿舍楼方向的湖边等你,有正经事和你说。”
  “啊...好的好的,一定一定。”小茹有点慌,这男的长相杀伤力太大,小胖妞急忙闪避开身体给建强让路。
  林语纯有点无语,什么回事?什么正事,这个让人很无语,跑来说了三句话就走开,还当著那么多人约她,去还是不去?什么与什么嘛...
  坐在周边的人也是看呆眼,这牛人是谁?还可以这样约女孩?还是校花,而老大几个今天都在,他们是跟随林语纯而来,刚刚看到老二那样坐下,他们坐看等待被轰后甚至准备好嘲讽的话,可是.....不可能,这样不可能约到林语纯,她一定不会出现的,可是搞不好真约到啊,林语纯刚刚给震到的神情大家都看在眼里。
  建强约好林语纯就施施然的离开,他是绝对不上课,点不点名对他都没影响,大不了就滚蛋,建强和他老子的对立已经到水火不容的地步,还怕人骂?
  晚餐后林语纯回到寝室很矛盾,那妖孽说有正经事,到底是想做什么?不会只是想泡自己的新花样吧?可是他想泡自己也没坏啊,看那长相心跳会加速,好有感觉。古铜肤色版更有男人味的吴彦祖,其实女人有时比男人更好色,君不见追星疯狂的女人更多?
  小茹从课堂出来到回到寝室就没停过念叨,现在连另两个姐妹也在念叨著,不过意见出奇的一致,七点半过后才下去,绝对不能准时,可是要跑了怎么办?小茹问此话用的是跑,语纯也没发现不对,只是内心开始纠结,跑了怎办?
  越是接近七点内心越忐忑,语纯和另外几个姐妹都不安起来,是不是要下去?语纯已经问了好多次,她们都没发觉,跑是猎物的用词,建强成了她们想要的猎物?开始语纯纠结的是去不去赴约,现在成了赴约是不是迟到。
  终于决定折中,七点一刻下楼,美其名等待一刻钟可以让某男体现绅士风度,也不会让语纯丢面子,语纯穿著一件清爽简单的开胸拉链运动衣,一条五分的运动短裙,穿著运动鞋就下楼。
  “这么没耐性,这样就跑了?”语纯下去转了一圈,居然没看到人,“切,本小姐又不是没男友,又不稀罕你,只是好奇有什么正经事才赏脸下来,居然连最起码的风度也没有。”语纯自言自语的说了几句,但内心也是知道不完全是好奇,美女对美色也是有爱的,虽然不稀罕但有点郁闷为啥听她们说要迟到,那妖孽课堂的表现并不是没风度的人,搞不好真是正经事。
  “喂,美女你要去那?”转身往回走的语纯走了不远,边上一个高个快步跑到她边上,嘴还在微微的喘气,似乎刚刚在湖边夜跑。
  “啊,是你,你不是跑..走了嘛。”语纯忽然见到建强,内心有点惊喜,把自己心里想的话说了出来,脸上有点娇羞的低头,真丢人,怎么会这样说出心底话。
  “是啊,我是跑走了啊,刚好跑了一圈,估计你会七点一刻下来,还好,没有七点半,不然要跑两圈。”内心发笑的建强刚在远处看著语纯下来,现在跑步只是装逼而已,给女人面子没坏的,“哦,你找我有事吗?建强同学。”林语纯实在不知道和这妖孽男怎么聊天,每一句都能说中自己内心的妖孽,只能直接点说话。
  “那么急做什么,风轻星亮的夜晚在湖边漫步很舒服的,这位美丽的小姐姐,是否愿意陪联走一圈?”建强伸手俯身的做著绅士邀请的模样,“边走边走说吧,是真有正事找你。”
  “不是要边走边说吗?林建强同学,到底什么正事啊。”林语纯已经有点憋,走了十多分钟,这家伙左看右看基本就没说话,你要泡妞也要你主动吧?“没有我就回去了,我还有事。”
  “好吧,长得漂亮的女孩时间都是宝贵的,XXXXXXXXX。”建强说了一大串的外文,语纯没听懂,估计是法语,“先问下,林同学有没男友?这个很重要。”
  “有没有不关你事,我...你想做什么?”语纯话说一半就小手给握著,给吓到的语纯又发现左右都没人,他们已经沿湖边走到小树木的边上。
  “正经事就是你要做我女朋友,这是天下男女间最大最正经的事,你有没男友肯定要谈谈啊。”建强脸上很是认真的,一只手握住语纯的小手,小手很滑嫩皮肤很好,皮肤好最重要,操起来才舒服,样子只是其次,这是建强对女人的标准。
  “什么啊,我为什么要做你女友?你说做我就要做啊。”语纯有点给气到,好过分太霸道,不能温柔点追人家吗?好歹人家还是校花。
  “不要那么急的否定,我的家教让我不能和女孩,尤其是美丽的女孩争论,只问语纯你三个问题,你男友有我帅?”两人正面相对,一只手握紧不放,建强很真诚的看著语纯。
  “没有,帅就能做人男友吗?帅的人那么多。”泥马,语纯都想骂脏话,你这妖孽的脸去那找比你帅的,只能气呼呼的说没有,真的没有啊,就算情人眼里出西施也是不能比。
  “第二个,他有我高大吗?”建强说话语气的真诚让语纯都有点不好意思不回答和胡搅。
  “没有,你有185吧?”语纯有166身高,但在建强边上仍然显得娇小,男友就比自己高一点,害自己都不能穿高跟鞋和他出门。
  “那第三个问题,我老爸张氏国际的大BOSS,你那男友会比我家富?”张氏国际是他们读书所在省份很著名的企业,基本九成九的人都知道,语纯真给吓到,你人长得妖孽就算了,还那么有钱?老天真不长眼,她不知道建强和张氏大BOSS已经快脱离父子关系。
  “那好,高~富~帅都不如我,你凭什么浪费自己的青春和美丽去陪个小混混或小书生?你能对得起你爹娘还是对得起老天爷?老天爷给你的美丽不是让你浪费在小混混身上的。”说的好有道理,说的好真诚,虽然全是歪理,可是语纯找不到话反驳,实在是说的好有道理。
  “我....可是....这是什么?我不要你的礼物。”语纯想反驳,只是找不到点的吱唔没话说,建强又从裤兜取了个盒子塞她手里。
  “或者你可以说,你男友很有上进心很好学,以后很有前途,工作三十年后可以有资格和我开大会,呵呵,甚至说他很能干,每次让你高潮无数,但那都没所谓的,我不是现在就让你做决定。”晕死,什么叫高潮无数,语纯咬著嘴唇手已经扯了几次想离开。
  “这个礼物是昨天让人带回的IPONE5,你拿著,不管是礼物或是其他什么的也行,方便让你了解我用的,加多句,这是限量版粉红色的,市面没有的。”I5?语纯的手上不自觉的握紧了些,那是好多男孩女孩的梦想。
  水果机刚出时甚至有人卖娃卖肾就为一台手机,语纯家里生活还行,但也不会这样追新,她带的是考上大学爸爸送的I4,I5她也好想要,窄长流线型的好漂亮!内心告诉自己不能要这礼物,可是不舍得放手啊,要不先试用几天?限量版的还没见过,几天后还他....
  “好了,你给自己机会也给我一个机会,试行三个月,我允许你同时交往两个男友,但在这三个月内,你要公平对待我和他。”真诚的双眼冒出炽热的火光,“三个月你真的觉得我不如他,我可以离开,但请三个月内真诚的放开心胸对待我。”
  “我..这个。”语纯从没遇到过这种事,太搞了吧,还有试用三个月的男友?允许批准三个月内同时交往两个?只要公平对待,这个是不是试试,起码手上的礼物她真的不愿放弃,真试试?
  “好了,我们就这样愉快的决定,我是你三个月试用期男友,我继续去跑步,你要不要陪我?”这个是什么人啊,怎么这么,语纯脑海还在懵逼中,就已经愉快的被决定,多了个备用男友,期限三个月。
  “我....你大晚上的跑步?”男友就男友吧。。实在是反驳不了又不舍得放弃,那就这样吧,语纯认命的投降,那就多了解下霸道男人也好。
  “白天早起对身体不好,所以我喜欢夜跑,要是你愿意我们一起走走?”轻笑出声的语纯对这妖孽实在是无语,这话说的,估计是起不了早床,成了早起对身体不好。
  两人手一直握著往前走,语纯心里有好多问题想问,又不知怎样问起,只能默默的陪著,偶尔的侧头装著看风景,偷瞄几眼那张如雕刻般的侧脸,夜风吹在身上有点点的凉意。
  “那里有石椅,去那坐吧,那里风吹不到,我有点凉了。”大强说的其实是语纯想说的话,这人让语纯好有感觉,真的好贴心。
  “建强,我和我男友认识了很久,他是我中学同学。”语纯走了这段路,给忽悠的晕晕的脑袋已经清醒,想和他好好谈谈。
  “我和他很难分手,你懂吗?恋爱不是一二三的摆好条件。”语纯很认真,可是建强又用那很真诚的眼神看著她,语纯给看的有点晕。真的给他看著好有感觉,以前没有的感觉,这是传说里的触电?
  “傻妞,我那是胡扯的,条件只是让你了解我,只有在一起,你才知道是我否适合你。”大强伸出手环抱著语纯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的说,“我喜欢你,如果不这样说怎能与你一起坐著谈心,你是否会爱上我,三个月后再谈,好吗?”最温柔最体贴的语气让语纯整个人都处在初恋的感觉中,甚至感觉自己以前不是恋爱,现在才是。
  “可是,我...你刚刚说的,我高潮无数,我真的不是处女,你那么好的条件你不嫌弃?”语纯咬著嘴唇说出她内心的担忧,只是贱人强只想著打赌,NND没开录音,老子才是最正确的。
  “这么美丽的女孩没男友才奇怪,我在法国长大的,十二岁就开始恋爱,那边的人根本不在乎这些,我老妈天天换男友,这有什么的。”建强这是纯属胡扯,他很少去法国长住,他极其不喜欢他母亲那种乱交般的生活。
  “那你怎么在这边读书?不在那边上学啊。”语纯放下内心最大的担忧,又好奇著这男人的事情,好奇心是让女人沈沦的最大原因。
  “我爷爷要我回来,以后也许会在那边生活吧,到时我们可以去戛纳玩,那里很多明星在那里度假,只是那些女星还没小纯你漂亮。”大强低下头,目光火热的看著那张俏脸,低头吻了下额头,“小纯你真的好美,中国青花瓷般的精致,好喜欢。”
  赞美的话不怕多说,好像一直以来中国男人都不喜欢赞美女人,偏偏女人又只喜欢听好话,假话也能进心底,所以常常有老实自认好男人的总是骂,美女都是坏男人拱,为什么好男人就不能哄女人?真话假话只能是好听的赞美。
  “我能亲下你的嘴吗?”呃。这家伙绅士的过度,连这也要问,语纯内心是这样感觉,亲吻问是否同意,这个怎么回答啊?语纯只能娇羞的点了点头。
  “唔...”正宗法式热吻,语纯发自内心的感叹著,好会亲吻好舒服,她有点情动,也感觉到建强的大手在她的乳房上轻抚,内心只是认为他也只是情动的表现,在胸围已经被解开,双乳傲然挺立在大强的大手之下,语纯也没想过什么,他连亲吻都要咨询自己,又怎么会乱来呢?她不知道的是这就是大强的设计.....
  “噢。好美的乳房,XXXXXXXXX”又是一大串的法语,象是最真诚的赞美,让语纯的胸膛挺高了许多,只是那句法语的意思是婊子,奶头给玩的不少,有点深红之类的意思,“好美,语纯你真的好美,我想亲你的乳房,太美丽的造物。”又问能不能亲乳房,但真的好绅士好真诚,语纯的内心感受自己的尊严,又对比著自己的正牌男友,从来没有句好听的话,有也是应付交差的,差距好远尤其是对自己的尊重。
  亲吻著那美丽的乳房,双手在乳房里轻揉慢捏的玩著,慢慢的嘴巴轻咬著那乳房,“真美,小纯真的好美。”大强的嘴很忙,嘴里不断的说著赞美,偶尔又在享受著那美丽的乳房,一会又亲著那张诱人的小嘴,手一会把玩双乳,一会轻抚著雪白的大腿,只是偶尔的深入到大腿深处,只是马上就撤离,让紧张的语纯又放下心,这人真的好绅士,未经同意不会乱来的,她是深陷在自我编织的绅士陷阱中。
  “啊,不要拍照片啊。”语纯吓了跳,闪光灯连闪了几次。
  “噢,别担心这是小纯的新手机,连手机SAM卡还没装,只是给小纯自己留著这美丽的瞬间,刚刚小纯的表情真的好美,我忍不住想留下这美好瞬间,抱歉吓著你。”听大强这样说,语纯是完全的放下心,这人真的好好,只是用自己的手机拍,只是水果手机正连著大强手机的热点,拍的照片也是直接就上送到服务器,当然是建强自己的账号,这个是语纯不知道的。
  又相互的拥吻,相互的爱抚,偶尔建强还拍上几张照片,开始语纯还会担心,每次都是看到那全新的I5,她的心只有对自己不信任的愧疚。
  “小纯,我有点难受,你能帮我吗?”大强从亲嘴到双乳,现在又到了下一步。
  “我....我用手帮建强好不好?”语纯开始是想说用嘴,马上发现这样不好,不是不愿而是怕留下淫荡的感觉,只是她不知道她在大强心里就是个婊子,一个故作高傲的婊子而已。
  “好大好粗。”语纯的小手半是装半是羞的伸进建强裤子里,内心是真的波涛翻滚,怎么会那么长那么粗大,老天,给这根东西插入会不会捅穿?或者是爽死。
  小手轻柔的上下撸著,撸了都有十多分钟,手都又酸又涨,那根鸡巴一点反应也没有,甚至还有点变软下去的感觉。
  “小纯,这样刺激不够,好难受的,你帮我亲一下,好不好?”再次升级的一步,语纯有点犹豫,最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慢慢的俯下身子,小嘴在上面亲著,整根大鸡巴都跳了下,那巨大的龟头也变得更涨,自己的小嘴只是亲了一下就让建强那么大的变化,语纯充满著自豪感,建强还没洗澡刚刚又在跑步浑身是汗,那强烈无比的汗味让语纯感觉刺激异常,但语纯只是张大小嘴亲吻含著,慢慢的也伸出舌头开始舔,最后连蛋蛋也含入嘴里亲著,嘴巴又开始发酸,可是这人怎么这么持久啊?好酸。不光嘴酸连脖子都酸,给他操会不会操死掉?又长又粗还持久的吓人。
  “算了,辛苦小纯,我的是比较的难射精,只喜欢和喜欢的女孩子....嗯,算了。”大强又开始在忽悠,话只说一半引女孩的好奇心。
  “喜欢和你喜欢的女孩子怎样?说给人家听听嘛。”又坐直身体的语纯在撒娇,内心其实已经在想著要相识多久后才能给建强操,自己也是好想试试这根大鸡巴,但肯定不能第一天相识见面就给他操吧?这样太不值钱太下贱的感觉。
  “也没什么的,我说了可别笑话我,我虽然高大但有点那个缺乏安全感,心理医生说是因为父母离异的原因导致,小时候常常就抱著保姆睡觉,后来长大也是喜欢和女孩子赤裸的拥抱,那样就很快射精。”半真半假的言语是最能骗人的,语纯听到这些煽情的语言就母性泛滥,赤裸著胸膛的语纯把大强脑袋抱在怀中。
  “建强,晚上要怎样才能帮你舒服出来?你那里一直涨的那么利害。”语纯抱了会建强,又依靠在建强的怀里,小手轻抚著建强的鸡巴,奶子被大手揉捏著,建强双手抚摸大腿时,语纯无声的张开了双腿,任由大手在腿根上下的游走,只是大强很绅士的一直没有碰触蜜穴,语纯又不敢开口说可以摸进去,淫穴都开始渗出淫水,内裤中间已是湿透。
  “小纯去我宿舍,给我抱一会好不好?小纯。我不会乱来的,一直到你愿意真正做我女友,我们才开始交配好不好?”大强用的词是交配,让语纯楞了会娇羞的张嘴咬了口胸大肌,但自己又帮建强解释,他中文可能一般般吧,交配...好牲口的用词。
  “可是你宿舍里面有人,怎么能那样抱嘛,这样不行的。”语纯已经不是说不去,只是不能去。
  “你放心,我舍友晚上网吧包夜,他们还想我去组队呢,你玩累了我头像回去睡觉,我再考虑理不理他们。”包个屁的夜,刚才大强发现语纯可以上手,发短信让他们在房间做好准备,他要回去现场表演操校花,看看有没机会让他们也干干。
  犹豫了许久,语纯终于点头,她真的没有一点的担心建强,最多就是给他操自己,她自己已经很想试试建强的大鸡巴,那还有什么可怕的?单纯没社会经验的她不知道世上除了操逼,还有太多太多的可怕之事。
  --------------------------------------------------------------------------“嘻,建强的寝室有点乱呢,哪个铺位是建强的?”语纯轻笑著,第一次进男寝室让她有点兴奋,寝室味道有点重,但男子汉的气息闻著感觉不是臭而是让语纯兴奋,她男友有点文弱甚至有点娘炮,当然是和建强的对比强烈下产生的感觉。
  “我睡在这上面,我能抱你吗?”大强又在使用老而有效的招数,他问完怀中已多了个温香软肉,语纯主动投怀抱著建强。
  “建强,我们关灯好不好?”语纯还是有点羞涩,始终和这男人是第一次认识,只是建强怎么可能关灯呢?他手上一直的拿头I5拍照只是偶尔,录像和录音才是主要。
  “我说的是真话,小纯你别笑我,我睡觉关灯没法睡的,你知道没完全感的人都这样。”又开始卖惨的建强站到床边,在他自己的铺位上找东西,语纯说要关灯是他的意外之喜。
  “啊,你怎么有这个?”语纯看到建强找到个眼罩,就有点奇怪,他不是要开灯睡觉,怎么有这个东西?她睡觉还真的常常戴著入睡。
  “你用这个,我上次买东西送的,还没人用过,这样我们就不会让灯光干扰。”建强直接的就伸手帮语纯戴上眼罩,轻吻了下俏脸,“小纯我们开始了,好不好?”
  “嗯,建强。我们不做爱好不好?只是象刚刚那样帮你解决,我一会就回去,好不?”语纯很温柔很娇媚的说著,眼罩也是戴在脸上,她又不睡觉也不想使用,只是既然建强那么温柔体贴,她又怎么能拒绝呢?只是她没发现在床底下悄然的爬出三个大汉,静悄悄的蹲在她面前的过道。
  “当然是要小纯喜欢同意,我可以保证必须要小纯同意我才会与林语纯交配,我发誓。”讨厌...感觉好牲口,可是也好刺激,主要是建强说的非常的正经,让语纯很安心,她顺著建强的动作,衣服一件件的脱下,随著她衣服的减少,对面三个的手机左右上下的拍著,直到看到那渗著蜜汁的淫穴也露在外面,诱人的粉嫩绽放在四人面前。
  虽然不是处女,语纯明面只是交过一个男友,高二才给开的苞,大学又不在一个学校,所以做爱的次数并不是特别的多,只是每周回家或在外面玩才会与男友做一次,试过几次给闺蜜或朋友带著去舞会,也尝试过一夜情,但次数不多算上也就是不到百次的性爱经验。
  “好美,语纯的身体真的好美丽,双乳大而挺翘,真漂亮。”建强说的是真心话,这妞身体真的不错,“小纯,我想亲一下你的小穴好吗?”声音温柔的让另三个以为遇到山寨大强。
  “嗯,好的,建强你想怎样玩,让你自己舒服能让你射出来就行,不用再问我意见,有点...这样问让人家好羞人。”这个是真的让语纯害羞,每次非要她同意羞人的问题。
  “好的,只要小纯喜欢就好,那我怎样玩语纯都不问了。”那就是任玩随便玩的节奏,大强轻松的把衣服脱光,露出那让另三人都摇头叫牲口的大鸡巴,在三人目瞪口呆中就塞进语纯的嘴巴里,语纯就那样给他吃著鸡巴,而他也是站直身体享受。
  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嘴巴里面含著那根大鸡巴上下晃动的啧啧声,“唔。”语纯温顺的在建强的手势下躺到到床上,双腿还在床外面,她此时内心有点害怕但也有期待,这姿势应该是做爱的姿势...
  “啊...好舒服...建强,我帮你吧,不用你帮我..唔。”原来建强俯身在语纯的双腿间舔那渗著蜜汁的淫穴,只是一会就让语纯全身颤抖著高潮。
  建强也上了床,又开始那正宗的法式热吻,“小纯,腿张开些,来,就这样打开吧,我慢慢的玩一下。”建强这牲口居然把语纯的双手放到那小穴上,让语纯自己扒开小逼,但他仍然侧身躺在语纯边上,嘴也与语纯亲吻著,语纯也不清楚他要玩什么,只能服从著扒开小逼,里面的嫩肉露出,想著他反正也是要自己同意才会玩...哦,交配,让人害羞而又兴奋的用词。
  对面三个单身男的已经是满脸通红,太不可思议,就今天才认识校花级美女,就这样给建强随意的玩,虽然还没操逼,只要不是傻子也知道校花已经是随时可以操,刚刚接到信息他们还认为是吹嘘的,只是说的那么认真只好配合,现在看见的一幕让他们以为看到了神,太他妈牛逼的大神。
  他们看著建强那根粗大的中指缓慢的插入那那淫穴内,三个手机的录像都在录著,老大与老四还站到床边靠近,一个拍脸一个拍小逼,那是校花自己双手翻开的嫩肉,里面粉红的肉芽也翻出在外面,真的快要忍不住去舔....
  大拇指按著那小豆豆,中指在快速的抽插,没到三分钟,语纯已经是腰身挺起,自己迎接著手指的进出,嘴里发出哭泣般的呻吟,“建强,我受不了,不用手指玩了...唔,你...和我交配吧,建强...我要和你交配。”语纯来时还以为自己能坚守底线,她认为她能坚守是她男友从没让她高潮,让她兴奋成这样...
  “交配吗?那你翻过来趴著...交配要像小狗狗那样才行的。”已经没了羞耻,只要操逼的语纯翻身趴著,屁股厥起只待插入,建强双手抚著那浑圆的屁股,巨大的鸡巴顶在那沟缝间,还使坏的用I5拍照片,发出的卡声让语纯自己明白给拍著照....
  “唔。好大,建强慢点,你的太大,唔。好像不行,要破了...太大了,不要啊。”开始还是缓慢的插入,鸡巴的太大让语纯有点受不了,只是她越说这种话只会让建强越兴奋,直接大力的插进去...
  “啊....疼,建强.....慢点,有点疼,好涨.....”建强完全的没理会,又不是女友,带到这操给三个兄弟看的而已,就一天已经可以玩成这样的骚货,难道真做女友啊?建强捉著语纯的双手,就开始象骑马般在后面狂操,那根巨大的鸡巴在进出中翻出的嫩肉鲜红无比,把语纯操的一会叫疼一会叫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爽还是疼般,只是小穴里感受的是火辣辣的刺激,但每次的撞击又是操到了最嗨的地方,让她无比的满足,带给她从未有过的舒爽。
  建强手在比划著,让三人先出去,让老四出去外面打他的电话,他也快憋不住要射精,一会语纯要取下眼罩的,还想回宿舍,建强怎么可能给她跑掉?晚上不操到足够爽快怎么可能让她走。
  “啊....好爽,建强,不能射在里面,唔...不要射里面。求你了,建强...我用嘴帮你,求你射在我嘴里,今天我是排卵期。”感觉到建强越来越大条的鸡巴,估计他快要射精,语纯连忙的求饶,只能用嘴巴帮建强解决,羞耻之极的求著建强把精液射到自己的小嘴。
  爽,建强把憋一晚上的精液射在张大著嘴的语纯脸上,又把鸡巴塞入小嘴内享受著高潮后的舒爽服务,看著那张绝色的俏脸,说没怜惜感或满足是假的,只是后面还要好好的玩。。
  抱著语纯说著赞美的情话进去阳台上的浴室,刚开了水就听到外面的电话响起。
  “建强,你去听电话嘛,别一会你室友找不到你,回来找你就麻烦了。”语纯撒娇的把建强揉奶子的手推开,推他出去接一直响的电话。
  “操,小纯你真是够神嘴,他们已经回来,已经快到楼下。”建强时间已经算好,先让语纯洗干净,不然晚上怎么玩?脸上全是精液,逼里也是一塌糊涂。
  语纯听到他室友要回来,急忙的擦身,只是衣服也在室内,又急忙的跑回室内要穿衣服,已经听到楼梯的叫唤声,“建强,你小子不厚道。”
  “怎么办?”一脸懵的语纯,衣服还扔的满地都是,建强在地上把全部衣服一卷,扔到床铺上。
  “你上床盖好被子,别露脑袋就行。”建强心里发笑,看你怎么跑?大家都看到你今天才认识我,就给我操半死,你敢给人看见老子服你。
  语纯是真的怕给人看见,实在是没脸见人,给一个今天才认识的人操了,还是自己送上门到男生寝室给操的,以后怎么做人?还做屁的校花....光屁股校花身上只有一件胸罩就爬到床上,光著屁股用被子连头带脚盖上,脸朝著墙壁....
  语纯心里真的是好委曲,怎么会这样?明明不想给他操的,最后是自己摇著屁股求他操,最惨的是还要求著他射精到嘴里,好像还吞了大半,明明不应该跑男生宿舍的,所有姐妹闺蜜都警告过,这送货上门的事不能做,怎么就鬼迷心窍的跑了进来,现在给堵在宿舍里,怎么办?
  “呀,建强同学,你一个人在打飞机?靠,赤条条等老三啊。呸,他今天约校花,是不是被拒在打飞机?想约我的校花女神。建强你慢慢打飞机吧。”一句话里面三个声音,语纯差点想笑,等老三?打飞机?男孩在寝室和她们在寝室也是差不多的胡扯啊。
  “啪。老子约了校花在交配,你们跑回来干嘛。”建强伸手到床上拍了下侧著身翘起的屁股,差点吓的语纯叫出来,他怎么能这样说,还打人家屁股,现在怎么办好?连内裤都没穿的校花苦逼的想著...
  “切,不会是叫的交际花吧?还校花。有种露个脸看看?”这是老四在调侃,他当然知道真是校花,只是现在配合著老二演戏,他们也不知道大神老二想怎么玩,只能配合著玩,这是真大神!!晚上欣赏到的好戏已经让三人高山仰止,这是泡妞的大神!泡妞真不是帅就行的,更不是有钱就行,虽然不帅没钱更不行。
  在建强的比划下,老大壮著胆量伸手摸了把校花的屁股,隔著被子摸了把,“呀,屁股不错,校花级屁股,只是不看脸无真相,在我床上睡著不应该是我老婆吗?”这话把语纯给吓的,屁股都夹紧抽了两下,建强睡的是另一张的上铺,刚刚为了拍照录像才在下铺玩。
  老四~老三也想摸给挥手制止,一会再慢慢玩,不然真吓跑,以后就很难再哄上来了,“呸。别乱来,这是你们以后的嫂子,真是校花,以后再看脸,亏大了,给你们看了我校花老婆的光屁股。”骂骂咧咧中建强上了床,装作不高兴的钻入被子。
  “老婆,我们不理他们。”单人床上只是张很小的被子,连语纯也知道盖不住两人,但建强光屁股的钻了进来,她又不敢说话,只是双手死死的捉著被子的一角捂著脑袋,有个段子叫什么?除了脑袋其他都一样....
  下身给建强那双毛腿夹著,倒是有种极其异样的刺激,她心知肚明下半身外面是能看到部分,虽然大部分让建强的身体挡著,但也是能看到部分,她现在也不知道要怎么办,只能默默的让建强处理,或者说随建强玩,因为建强大手已经在玩她的奶子...随他吧。
  “好刺激,小纯你也很刺激吧?”建强在语纯耳边轻声的说著,“小穴又是湿碌碌的,小纯又想要交配啊?好敏感的身体。”语纯紧张的捉住建强的手,但手一放开被子又有点松,她最怕的就是脸给人看到.....
  “老婆,我们交配吧,好不好?”建强这句话说的声音不小,刚刚语纯对建强的绅士是极其的欣赏,可是现在觉得好讨厌~好坏的家伙,那根大鸡巴还在顶著她的屁股,又插入在她夹紧的双腿间,这牲口怎么又那么硬,好怕人,刚刚给操的半死才终于让他射精,又要来?
  “小纯,好可爱的老婆,以后我叫你老婆好不好?”建强把头也伸进被子里,脑袋贴在语纯的脸上,小声的说话,大手一直在把玩著奶子,那根鸡巴用语纯的双腿夹著,偶尔还抽插著,这异样的刺激又让语纯淫穴里发痒并涌出淫水...
  手势在被子外比划了下,想想又偷取出自己的手机打字指挥。
  “哗。二哥你家二嫂真的不错,腿又长又白,真有看到语纯女神的感觉,好漂亮的长腿,咦,中间那黑,靠,是二哥的驴吊。”老四一直大声的赞美著,后面那句是顺口发现不对,建强的大鸡巴在语纯的双腿夹著。
  “二哥,你这是叫足交吗?皮肤真好,又白又嫩,好想摸一把。”老三的声音又响起,刚刚建强让他们轮流赞美著。
  “滚,你们不能偷看我老婆,各自上床睡觉去。”建强的肚子都快笑抽筋,语纯的身体已经从紧绷状态放松下来,屁股和腿还随著他们的赞美语言微微调整了下,爱美爱听好话的女人啊!!
  “老婆,他们都是小男孩,没见过女人的,就是几个小处男,你别生气,一会他们就不会偷看我们。”建强又开始施展迷魂术,温柔体贴的声音似乎有让人沈迷的魔力般,让语纯安定下来。
  “二哥,二嫂,你们继续做你们爱做的事,我们就是上生理卫生课,真没看过或试过,二嫂不要在意,反正二哥这法国鬼子就是特别开放。”这是老四那阴柔的声音,说的话让语纯又更是安心,是啊,法国人是出名的开放,他不会在意自己有过男友的,那就陪他玩他喜欢的吧。
  “晚上真是对不起小纯,本想让小纯有个美丽愉快的夜晚。”建强脑袋也在被子下,在语纯耳边温柔的倾诉,刚刚有那么一瞬在语纯内心闪过的念头,怀疑晚上是不是给建强设计的念头,此时听著建强温柔的说话,让自己都感觉羞愧,这法国鬼子不可能这样设计自己的,语纯把最正确的念头自己否定并对建强产生强烈愧疚感,好傻好天真....外国的贱种男人是最多的好不?
  “老婆,我们给他们上上生理卫生课?好不好,以后都要一起住好久的。”建强说话永远的真诚而温柔,听著他的说话,语纯又内心又涌起那初恋般的感觉,迷醉中身体无意识的双腿动了下,被子滑落在内侧,下半身赤裸的呈现在寝室四狼的眼下,寝室忽然变得安静,只听到粗重的鼻息声音。
  “你们不能乱动,只能看不要说话,听我指挥,要我老婆同意才能说话或其他的。”其他的是什么建强没说,大家也都明白,就是摸甚至是操语纯,语纯内心也是明白,身体给刺激的有点颤抖,皮肤的寒毛都倒竖著。
  头在被子下严实的盖著,乳房以下都露在四狼的眼皮下,建强甚至还把语纯的身体移动到床边侧躺著,语纯又变回刚刚给建强暴操时的姿势,横躺在床上,双腿被建强高高的抬起张开。
  “这就是你们说的小逼啦,这里是最敏感的阴蒂,揉的时候不能太大力的,一般女孩子都喜欢男人舔这,老婆我让他们试试好不?不反对就你先试试。”怎么反对啊,语纯真的不懂怎样去反对,又不敢说话,摇头又在被子里,建强一边揉按著那小豆豆,又指挥著几个轮流玩....
  “怎么能这样,怎么办好?晚上会不会给他们轮~奸啊,怎么办好?”太羞耻的姿势,太让人丢脸的动作,但语纯又一点办法也没有,头还是蒙的严严实实的,脖子以下全赤裸著,其实不是瞎子不是傻子都能看出这是校花语纯,也就是女孩自己在骗自己而已,语纯紧绷著身体,更让她羞涩的是她,居然高潮了....是的,高潮了,那淫穴在涌著淫水,她自己似乎都能看到那淫荡的场面,淫液在骚穴中顺著大腿往下流。
  “你们看,这种刺激会女人产生高潮,就象她现在这样,淫水都会流出来,XXXXXXX”建强冒出几句法文,“我也不是很懂中文怎么形容,大约说这种女人是最好的荡妇或者是情人!爱人之类,就是很敏感的体质,操起来最爽的女人。”不懂说是假的,只是让语纯能接受他的凌辱说法。
  “一般到这地步已经可以交配,如果你们能力足够想更爽,或者让女孩更加强烈高潮的话,可以玩更久点挑的更加的情动,手指这样插,这样玩..别那么大力,女孩小穴的肉很嫩会疼的。”语纯的小穴插入一根不知是谁的手指,还听著建强的指挥,在左一下右一下的转著,那受到侮辱带来的感受和敏感的少女身体下体给插入,带给语纯双重异样的刺激,整个人都是脑海空白,身体下意识的扭动挺起,嘴里还没说话,但已经呻吟著娇喘著。
  “你们看,又高潮了XXXXXXX,”例行的说完法语又解释,“法国人的形容就是发骚的母狗,我老婆现在就是条发骚的母狗,现在这样就是让条公狗操她也行,老婆,我让老大先开始操你。”语纯已经脑袋空白只想被操,内心也明白晚上被轮奸已经是逃不掉的事,那就只能的享受建强的玩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是夜....校花语纯给那张妖孽般的俊脸成功勾引,给一台I5诱惑,最后在那真诚而炽热的表演中沈沦,一晚上在那寝室内给四大败类轮了个通宵,甚至连从未让人碰触的菊花也莫名的给暴操了两轮,从第二天的受创程度基本可以确认是建强那牲口,最搞笑的是校花一直都捂著自己的脑袋,甚至给建强口交时也只露出鼻子以下。。
  世上多是自我欺骗的人,只要能骗过自己就是最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