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爸爸》

  我很早就结婚了,和一个我认为我爱著的人。婚后的日子过得很快,不久我就怀孕了,并且有了一个美丽的女儿--安。第一年的生活还算得上是完美的,但是不久,布拉得--我可怜的丈夫,就失业了。
  他开始学会了喝酒,并且在外面欠了不少的酒钱。也学会了生气,并且时常对著我咆哮,哪怕只是一些非常小的家庭琐事也会引来他长时间的吵闹。
  终于有一天,他开始打我了,虽然这次仅仅是一个耳光,但是已经足够把我送到墙上再飞回来。而就从那天起,他渐渐地成了我生活中的一个梦魇。因为当他尝到打我的快乐后,他就更经常要在我身上练一练中国的醉拳了。
  最初呢,他还是对我来几个耳光,然后就成了连续不断地拳打脚踢。最终的结果是,我离开了他,并且带走了我的女儿----安,我又回到了我从前的家--我爸爸的家。
  爸爸对我们的加入非常高兴。那是一个大房子,我和我的5个兄弟姐妹在里面长大。在我们都离家后不久,妈妈就死了,我想爸爸在家里是孤独的。
  在我小时候,爸爸和我并不会非常亲热。因为他总是在工作,为了我们的家庭,他经常加班。而当他有了空余的时间,也总是和家里的男孩们一起渡过。
  促使我回到家里的最大原因是经常的威胁和伤痛。和布拉得在一起生活,尽管他并不是每时每刻打我。但却把我培养成了一只胆小的老鼠,总是担心自己最小的声音也会从黑暗的角落中引出一只猫来。而现在,我在自己的家里。这里是最安全的。
  我可以与小女儿----安,单独有个房间,并且我有我的爸爸会照顾我。我发现当我和布拉得在一起时,我是胆小而无助的,时常会不由自主地颤抖。而当我和爸爸在一起时,我是那么快乐。
  我的心中对爸爸充满了感激。我乐于做每一件家务活儿,哪怕是洗洗碗、刷刷盘子。我喜欢为他做他需要的每一件事。我为我得到的安全感激他,对他的爱在我的心中慢慢滋长。
  常常,我会满怀幸福地搂住他,我的爸爸﹗有时候,我甚至还轻轻地拍拍他的屁股,和他开开玩笑。生活似乎又回到了我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
  从小到大,只有现在我才拥有了完全属于我自己的整个的爸爸,因为现在他有了比小时候多得多的时间来和我在一起。他不会再加班,并且每天准时在5点回家。而我,总会在门口迎接他,亲吻他,并且和他一起品尝为他准备的晚饭。
  我想你感兴趣的可能不是这种父慈子孝的生活吧?别急,故事的开始是这样的。
  那天天挺热的,我穿著一件薄衬衫。在薄薄的外衣下面,我没有戴奶罩,因为我的乳房是坚挺圆润的,并且不算很大,所以我实际上没有戴奶罩的需要。
  和往常一样的,今天在他回家时,和在他吃饭时,我都热烈地拥抱了他。
  饭后,我很积极地清理了盘子。因为我很怕热,对我来说空调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种物品,所以今天我对他特别好一些,以便向他要一个空调。
  这种办法在我小时候就是我的拿手好戏。我知道只要讨好长辈就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好处。
  在我洗完餐具后,我就去了浴室洗头发。我在我的金发上夹了一些漂亮的夹子,好让我看起来更可爱一些,然后我就去了客厅。
  「爸爸?」我向他问好。
  「你好,宝贝?」我坐在他的腿上摇晃著,又把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蹭著。
  他伸出手来环抱著我:「宝贝,有什么事吗?」他的声音听起来带著笑意:「你想说什么?」
  我讲了我的要求。
  「当你像一只大眼睛小狗一样在我边上绕来绕去时,我只要再听听你讲话的声音,就知道你想要东西。」他呵呵地说著,一边还学著一只小狗的样子,耸动著鼻子。
  我撅著嘴说:「可是我确实爱你。」
  我坐起一点儿,把双手架在他的肩膀上。随即,我的屁股感到有一个硬挺挺的东西顶在那儿。我吃了一惊,他在…勃起﹗这个发现最初让我感到震惊,但是随即,我就陷入了一种奇妙的感情旋涡之中。
  首先,我的感受是一种夹杂著惊奇的快乐。因为我一直想要让他能够更加快乐。我知道那是他,我可爱的爸爸的阴茎在对著我。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自从5年以前我的妈妈死了后,我相信他就不再有任何跟女性享有性交的快乐。
  至于我,我认为性几乎是无关紧要的。我受到的教育是,如果你想要在你的男人面前表现得好一些儿的话,最好的办法是尽量放松并且祈祷它不要剌得太深。
  我在婚后和布拉得做爱总是马虎潦草的。他总是在我身上磨擦了4或5分钟,然后就在喘息声中滚开去睡了。我听说过高潮,但是从来也没有机会领略,我甚至从来也没有手淫过。
  对我来说,我只要一想到性,就会联想到:『肮脏』『下流』『恶心』等字眼不过,这不重要。不是吗?既然那时我已经对爸爸满怀热爱,那么对他的勃起,我心中只会暗暗感到高兴。
  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的爸爸可能想要操我的屄,哪怕一秒钟也没有想过。只有布拉得喜欢在他喝醉时屄我。因此当我感觉到我的爸爸正用他有力勃起的阴茎顶著我的屄的时候,我脸上露出的是居心不良的微笑。
  我故意靠在他身上磨擦著,并且稍为转动一些身体,好让我的乳房对著他的胸口来回地擦著。
  「爸爸,我觉得奇怪!」我咕咕笑著:「我们为什么不能有空调?」
  「以后再说吧.」他叹气了,一边还舔著嘴唇。
  「不会花太多钱的。」我哀求他。
  「空调没有用处,我们很少会遇到热的天气。」
  「只有你才这样认为。」我嗤之以鼻。
  「这不行,太浪费钱了。」他说。
  「不嘛~~求求你了~~」我吻著他的脸,然后是脖子,然后又是脸。
  「劳丽。」他说,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嘶哑。
  「你现在有点儿像是我的男人了,是吗爸爸?」我问他,事情开始变得有点儿不太清白。
  「是么?」
  「就是啦,空调是男人应当为他的女人提供的生活之一。」
  「可你不是我的女人~~你是我的女儿。」
  「现在我是你的女人,」我说:「我为你煮饭,并且打扫房间。」
  「并且~~」我拉长了音说:「我还能为你做另外一些你想要的事情。」我抚摸著他宽广的胸膛,又吻他的嘴唇。
  他被惊讶拉回到现实之中,紧张地咽了一口口水:「劳丽」他有点不安地说。
  「我已嫁人生子,不是小女孩了,爸爸,」我说:「我是一个成熟的女人。」
  「可是你的行动却不太成熟。」
  「别担心,我没有疯。」我咧著嘴笑了。
  「这就是妳为什么会让我感到,又骚又热的原因吗?」
  「您说什么?我…..」我把手向下移了下来,开始轻轻地按著他的阴茎,这使他深吸了一口气。
  「劳丽﹗快停下来﹗你该下来了﹗」他试著推开我,但是我紧紧地压在他上面,把我的手绕过去紧紧搂住了他。他试图推开我,而我就像一只大章鱼一样地粘住他。
  「劳丽,听话,﹗」
  「爸爸﹗」我抬起眼睛坚定地看著他:「我知道男人需要什么。你是一个男人,而我是一个成熟的女人。」我抓紧了他的手,把它们拉出来,放在我的坚挺的乳房上。
  他慌忙把手缩了回来,但是我整个人向前靠了过去,把自己的乳房贴紧了他的手。
  他的阴茎在我腹下跳动了;
  他的手对我的乳房摩擦了;
  他的眼睛在我的胸停留了。
  我把手伸到背后,找到了奶罩的系绳并解了开来。奶罩掉下来了,我的乳房暴露出来了。他开始喘气,不住地舔著嘴唇。于是我又再次拿起他的手,压在我的赤裸的乳房上。我感觉这种热情有点太过头了,我即使是对布拉得也从没有这样做过。我想我也骚了起来,是我正在诱惑他---你说呢?
  爸为他所看到的景色激动起来了,而这也使我感到更加兴奋。他开始移动压在我乳房上的手,轻触慢摸,又用手托在下面,感受著它的重量。他用大姆指在我的奶头上来回地搓动,很快地就让奶头挺了起来,我开始感到全身发热。
  我舔舔自己的嘴唇说:「摸吧,爸爸,」我在他的耳边细声私语:「我好想哦。」
  他一下又一下地挤压著我的乳房。呼吸也变得更粗糙了,在他手中的这两块软肉上,他倾注了越来越多的热情。
  「噢,我的宝贝女儿﹗」他喘著粗气。
  他不住地摸著、捏著、挤著我的乳房,我把身体稍微离开一些,好把乳房更多地展现在他面前。于是他低下头来,舔了舔奶头,满足地看了一看后,就开始在我的奶头吮吸起来。
  我因为他如此地高兴而欢欣鼓舞,当他的舌头在我的奶头上来回地舔著时,一条电流直通向我的下体,我嘴里发出了快乐的呻吟。
  因为爸爸快乐,所以我快乐。
  而我的乳房对他的舔吮更是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老公布拉得从来没在我的乳房上那么花时间。多数时间,他总是很使劲地捏它们,这样做让我感受到的疼痛远远超过了快乐。而更过份的是,布拉得有时甚至还在上面咬上几口。
  我的爸爸正在用从来没有人用过的方法爱抚著我的乳房,他用手指轻轻地来回搓著奶头,不时按一按。他在那两颗粉红的蓓蕾上舔个不停,一会儿,很有规律地吸著,一次一个。
  这一切都让我感到屄里好热﹗噢!他热切的嘴、他吮吸的姿势、他舔舐的方法,还有他的牙齿轻轻的嗑碰。我的乳房似乎热得有点儿发肿了,奶头因为从未感受过的兴奋而跳动。
  我为他花这么长的时间在乳房上感到吃惊,而且他还不忙著结束。以前从来没有人曾经在我的乳房上花过这么多的精力,而今天我的乳房感到从未有过的快乐。
  我觉得我的心跳动得更快了,我的血流动得更猛烈了。在我的双腿之间有一种热度在燃烧,我的下腹变得潮湿、温暖、还有著实实在在的欢乐。
  爸爸终于抓住了我的衣服,并向上拽著,我连忙动了动身子,好让他能把衣服下摆拉出来;当他向上脱著我的衣服,我顺从地把双手向上举起。
  现在,我身上只剩下小小的内裤了。他又开始摸著捏著我的乳房。我向下看著我露出内裤外面的阴毛,我感到有点儿难为情,但是不管怎么说他是我的爸爸,于是一切就变得没有关系。小时候,他就已经看见过我的裸体了。
  他的手指从我的内裤边缘滑了进去,抓紧了它,并且慢慢地向下面拉著。我身体有点儿发抖,我长著柔软的细毛的阴户将要生平第一次完全暴露在他的眼中了﹗他终于脱掉下了我的内裤,我的脸有点红。现在我是完全裸体的,爸爸的手可以自由地在我的身体上探索了。
  我仰起了头,他用一只手抱住,然后吻上我的嘴唇。他向后吸著,我向前送著,送上我的甜唇。这次我张开了嘴,我在他的唇上来回舔著,舌头伸进他的嘴里搅来搅去。
  他的另外一只手在我的乳房上抚著,然后就向我的腹下移动了,挺进我的双腿之间。他找到了我的缝隙,手指头延著湿滑的裂缝往上使劲地压著我的阴蒂,立刻我就开始快乐地抖著腿,喘气了,火焰迅速烧遍全身。
  他的手指像舌头一样在我的阴户上,热情地探索著,我的喘息越来越困难,我的身体越来越激动,我把自己整个人在他的手上来回蹭著。由于极度地兴奋,我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呻吟著。
  「哦,爸爸﹗」我喘气了。
  「噢﹗噢﹗喔噢﹗」
  我感到有一根手指穿透了我劈开密密的褶层,穿过我紧密、温暖、光滑的阴唇,在我的屄穴中来回抽动。我再次大口喘息著,并且弓起了身体。
  我被自己的兴奋所震惊了,被自己沸腾的快乐所震惊了。
  我在他的手指上弓起了身子,然后感觉到又有一根手指进入我的深处。
  「是的﹗是的﹗噢﹗爸爸﹗爸爸﹗喔噢﹗」我喘息著。
  「你喜欢这样吗?孩子」他也喘著气。
  「噢﹗”我望著爸爸点头。
  他深深地把手指伸进我的里面,整根手指头。而我只能串在他的手指之上,无助地摇晃著自己。而他的姆指头很快找到了我的阴蒂,开始压磨起来,他在我的双腿之间摸到阴蒂,并且来回地搓动著它。
  欲火咆哮著吐出热气,而热气在欲火上升腾,迷恋著火。
  我在震憾与快乐中惊呼著,拱起我的背,整个身子颤抖著。我的大腿和我的阴部作为一个整体,在高潮中高高地耸起,这是我一生中的第一个高潮,如今它通过了我的身体,划破了我的心。
  当爸爸把我放下时,我不住地摇起头来。我大口大口地喘著,口中发著喃喃的哀求声,一波又一波的快感穿过我的神经、烧著我的身体。接下来我变得全身无力,长长地喘自气。我躺在高潮后的疲倦里,胸部胀起,震憾而迷乱。
  爸爸弯下腰来,吻著我的乳房。又把我拉起来,用他有力的手抱起我。他抱住我的腰,我抱紧他的脖颈,带我去了楼上他的房间--主人卧房。
  从我知道什么是父母的卧房起,我就没被允许过进入这个地方.他带著我进了房门,并且把我放在床上,然后他平静地松开他衬衫的钮扣,脱下了上衣。
  他又松开了裤子并且向下拉著拉链。我赤裸著身子在他床上看著他向下拉动拉链,看著他脱下裤子。他终于脱下了自己的裤子,于是我的眼睛就停留在他短裤上鼓起的地方。
  然后他干脆地把短裤也脱了下来,这下子他就是裸著了的,裸得像我一样,什么都没有。他仍然强壮而有力,肌肉鼓起。我是一个娇小的女人,就像我的母亲,但是爸爸却有6英尺多高,并且很强壮。
  他的阴茎又粗又硬,比我的老公大得多,而且上面的毛似乎比我老公的更浓﹗它是那么粗,那么黑,而且又毛茸茸的,当他爬上床时,我几乎不能把眼睛移开。
  他把我的双腿提了起来并且分开,然后放在床上。我张开我的双膝,我的爸爸在我的双腿之间跪了下来,在我的坚挺的乳房和平坦的小腹上抚摸著。
  「我的宝贝,我要进去了,不后悔吧?」
  「快,上来。」
  接下来,他趴下,压在我赤裸裸的身上,他胸前长满的细胸毛,在我光洁的皮肤上滑动,直至整个身体压在我的身上,直到我们面对著面、眼睛看著眼睛、小腹贴著小腹。爸爸的身体对于我来说太重了,但是比起跟我老公来,却让我感到无比的亲切。
  我能感受到他的全部身体、他的结实的肌肉、他宽阔的胸膛。他吻著我,我把双手绕在他身后,紧紧地抱著他,回吻著他,一切充满了爱意和奉献感。
  他抚摸著我的乳房,沿著我的身体向下摸去。
  我感受著他的阴茎,又硬又粗,顶在我的小腹上。
  他抬起屁股,握住了他的阴茎头,对准我的阴道口逼下来。
  我张开双腿,他的阴茎找到了我的屄洞,终于进来了。我的阴道紧密地包围著它,它在我的阴道中快乐地抽动著。
  当它把我的阴道涨满,我不由得呻吟起来。我的屄洞被绷紧了,然而却并不疼痛。这种感觉是又奇妙又充实又激动。我能感到他被我包裹著的龟头凸出,磨擦著我的肉壁,感觉到它充满我的下面,甚至还能感到它的舒服快乐﹗爸爸在上面移动著,他的阴茎在我的深处搅著。它成了我全部快乐的来源,深深地搅动了我的心的深处,那从来没想过爸爸会来访问我这地方。
  他的嘴唇和我的嘴唇彼此寻找著,舌头搅在一起。然后他开始把整个身体在我身上旋磨著、深入著。慢慢地,他的阴茎越来越粗,越来越硬,在我的阴蒂上摩擦。
  我的脑中被一种无名的暖流所充满,我的双膝拉得更开,我的嘴里不停地呻吟著:「干我,爸爸﹗」我喘息著:「干我﹗使劲干我﹗」
  爸抱紧了我的头,把双唇紧紧地压在我的嘴唇上,几乎要粘合在一起。他在我身体内抽动他的阴茎,慢慢地,但是却坚定。
  我心中的火焰也就是这样一次次的点燃并升腾起来,胸部起伏不休。他松开我的头,双手向下挪,紧紧地抱住我的两片屁股,随著他更加用力,手指几乎要扣进我的屁股里。
  他向上猛拽著,我的屁股以迎合他的插入,我也用我淫荡的叫声鼓励他的抽动。他的阴囊撞击在我的肛门口,像是在不住地问路,使得我的阴户热得像要烧起来似的。
  「噢,天呀﹗噢,老爸﹗」我呻吟。
  「噢,女儿﹗我的宝贝女儿﹗」他喘著气。
  「是我,爸爸﹗我,你的宝贝女儿﹗」我发出哭泣一样的声音,把自己的身体向著他高高拱起。
  他的阴茎更努力地在我屄内挺进,当他剌进我的身体,总还忘不了在退出时从我的阴蒂上粗糙地锯过。我失神地抱住他,嘴里也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间或细细地呻吟著。我的整个身体在性的欲海中被彻底洗涤著。
  我的阴道成了我全部快乐的来源,整个意识的中心,还有在那里面来回抽动的硬肉棒。
  终于我子宫里泄出了淫水,我的脑中汨汨作响,整个人好像陷进快感的沼泽地里,极度的欢乐淹没了我。爸爸的阴茎在我里面跳跃著,一次比一次深入,努力著,把我送到新的高潮。
  然后他也在我体内爆发了。当他的精液猛烈地射进我的子宫里,我似乎感到无尽的快乐想像著这些液体,在我体内混合,被灌进我的体内,预示著今后新的生活。
  这就是我怎么出生的。我失神地想,嘴里轻轻喘著气。他的精液制造了我身体,而现在它又在我的身体内。
  结束后,我们一起躺著,轻轻地吻著,抚摸著彼此的身体。我受到他给我的快乐所感动,在我们之间已经变得更加亲密,亲密多过,干过我无数次的丈夫或任何一个人。
  过了一会儿,他又开始想要了,他吮吸著我的乳房,然后又越过我的肚子,来到我的双腿之间,在下面用舌头舔著。我吓一跳,眼睛睁得大大地,我曾经听说过男人可以为女人舔那个地方,但是从来没有人曾经这样为我做过,我老公对这从来没有什么兴趣。
  爸爸在我的双腿之间跪下来,用他的肘支撑著,细细地看著我长满阴毛的裂缝.那儿还流著从我子宫里流出的混合爱液。
  他看得这么仔细,甚至让我感到有一点儿难为情,但是和我身体的兴奋相比,这点儿难为情像沼泽地上的大石头,转眼之间就不见了。
  他的手轻轻地抚摸著我的大腿,用姆指按在我的柔软的阴唇上,慢慢地揉著它们,然后轻轻地剥开,暴露出潮湿而粉红的膣肉。他看了看它,然后低下他的头并且用舌尖沿著我的阴户舔著嫩肉。我大口地吸著气,咬著嘴唇,看著他舔并感觉著他舌头的舔吮。
  他的舌头像是一束火,当它碰到我粉红的膣肉时,我的双腿不由自主地抖个不停。我感觉到它探进了我的洞内,在里面的来回地舔。他在我的阴道口吮吸著,接著就向上移动,来到我的阴蒂上。
  当他的嘴唇碰到我的阴蒂,我的身体内仿乎发生了一次大爆炸,快感像一团火焰,在我的体内咆哮,让我的全身震颤。我的头猛跌下来,靠在床上,眼睛失神地望著天花板。他的嘴唇在我的阴蒂不住地吸著,又再次用舌头在上面舔。
  我的阴蒂变得再次硬挺起来,它是这么敏感和淫荡,而他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恰到好处,于是一波波的快感就在我身体中不断地荡漾开来。
  他努力地吸著、舔著,他来回刮著、啃著,他擦著、摸著、挑逗著、挤压著于是在震憾的高喊声中从我子宫里不停地射出爱液,然后一波,又一波地射出来相当的多,在不知多少分钟的时间内,爸爸在我的阴部又吸又舔,他为我所做的事情我以前从来没想像过,更没有尝试过。
  我的身体一次又一次地被快感所撕裂,很快就又得到了我的第四次高潮。身体满是汗水,头发粘在脸上,胸口喘不过气来。
  他退后一些,在我的发抖的大腿之间跪下来,又把阴茎直直地指向我。他的阴茎又已经硬起来了,我充满渴望握住它。他用阴茎在我的阴蒂上来回摩擦著,逗著我。我呻吟著,用哭泣一样的声音来表达我现在是多么地需要它。
  「爸爸~~﹗」我呻吟著:「再干我~~﹗操我~~~~﹗」
  他插了进来,立刻我就发出了幸福的叹息声。然后他抓住我的双膝,提起它们并压在我的胸部上。他努力地把它们压向我,这个方法我老公过去也曾用过,但是只有现在我才会感到快乐,感到这是我心深处的需要。
  他的身体压在我的上面,他的重量压在我的腿上,用力地向下压著,冲刺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猛。
  他又开始操我、干我,简直没有什么合适的词可以用来形容。
  这不是做爱,而是﹗我正在被爸爸干,而且是被使劲地干著。他用猛烈的力量和速度把阴茎向我里面刺去,努力想刺进我的腹中。他的臀部向上冲撞著我的阴阜,向下则把我紧紧地压在床上。
  我发出的叫声似乎成了快乐和疼痛的混合体。我的内脏在阴茎的来回抽动中被扭曲,我的身体在狂欢的快乐中被震颤,我无力地闭上了眼睛。
  我又射了一次,体内的爆炸再一次带给我无限快感。爸爸狂野地顶耸著他的阴茎,我的头脑就在这极乐的波浪中昏昏沈沈,好像那汪洋中的一条小船儿。
  每当我们进行新的一次抽插,可怜的床就在我们身体下面「吱吱」地叫著,和我一样发出呻吟,而弹簧却帮我们一次又一次地跃起,我沈溺在无助的欲海中,不能呼吸,不能思想。爸爸的阴茎继续带著我的蜜汁,像火红的太阳,以无情的速度和力量在我们共同的性交隧道开进。
  然后他又在我体内射了,他的精液在我的阴道内猛烈地迸发著。我的阴道痉挛著,吮吸著他的肉棒。他诅咒著、呻吟著,向我体内挤著精液,直至最后的一滴。
  这件事情并没在我和爸爸之间引起什么变化。至少,在我对他的感觉没有什么变化,或许他也一样,唯一的变化是欲望和快乐。
  如今你看,仅仅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我已经变得像兔子一样淫荡了。
  爸爸高兴于再次得到性的享受,特别是我这个女儿有年轻而火热的身体。而我则因为被老爸开发了性,发现身体的快乐而欣喜,我们很难不被彼此吸引。
  我们在一起洗澡,在浴盆里,我就坐在他的阴茎上。他在餐桌上操我、在沙发上抚摸我的屄。他总是舔我的阴户,而我则吸他的阴茎。我们更经常接吻和拥抱。他的手常常在我的身体上探索,捏著我的屁股或乳房,或是在我的双腿之间抠动。
  我认为最好的姿势,也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姿势是像所有的小狗一样,让爸爸在后面操我。对于我来说,我就是他的妻子,而他则是我的男人。
  我愿意在他面前像一条母狗一样跪下,并且让他骑著我,把我带到高潮。我爱上了性,并且因为给我这么多奇妙的性教育而深深爱著爸爸。我变得这样地性感这样的火热,心中时刻充满了欲望。
  爸爸总会把我从忧郁中带出来,让我和他一起领略著快乐。他会把我拉进他的臀部,或是在一张桌子或椅子上把我压倒,或就靠著一面墙压著我,然后在我的裤子下面或是在我的裙子下面来回地掏著。而就在一分钟之内,我就会变得疯狂﹗在我被唤醒的欲望前,我是一个无助的俘虏,但是我愿意。
  从那天起,我立即搬进了爸爸的房间。我们几乎每个晚上都要在床上花了不少的时间调戏彼此的身体,似乎只有这件事可以提起我们的兴趣。
  性交是我们两个在睡觉前和早晨醒来时做的第一件事情,我不想在外面再找另外的什么男人,因为爸爸和我正是彼此所需要的。
  当我想到其他的女人正处在婚后的生活中,或是在丈夫面前颤抖,或是为祈求他们的小小关心而干这干那,我就感到有种自以为是的得意。
  在这个世界上的男人中,我的爸爸是最好的,最温暖、最轻柔的,而且他在床上是最棒的。我为什么还想要另外的什么人呢?
  爸爸对我像一个最慈爱的父亲,从不斥责我。只是后来有一天,当我告诉他我已经怀孕了的时候,爸爸有点发怒了。我偷偷停止了服避孕药,并且没有把怀孕的事及时告诉他。到我对他说时,已经太迟了,不能对这个事实再做任何改变了。
  我为他生了一个女孩。
  在这以后,爸爸就每天都要求我要服避孕药,但是我想他对于房子里又有了小孩子还是高兴的。
  过了几年,我们的女儿---安足够大了,并且像春天发情的小动物般,开始流露出对性的好奇,我说服了老爸来教育她,指点一个女人能够从她的自己身体得到多少乐趣。我不想让我的女儿在这方面是个生手----像我以前的老公布拉得,或者是和我从前一样想到性就厌烦。
  她最初有点不情愿,但是很快,她就在我们的性生活中成了一个热心的参加者。爸爸甚至教我们母女怎样调情怎样互舔阴户,以便当他不在时,她和我能互相满足。
  太多人像我从前一样,不知道自己在性方面的无知和生硬,从不去摸索如何能让自己更加快乐。
  太多的女孩没能从她们的父亲那儿学到性的知识,这可太糟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