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癖的婚礼 1-4》

  第一章:我和晨晨我妻子叫晨晨,她的淫妻生涯是从一次婚礼上的意外暴露开始的。
  那场婚礼,晨晨担任的是伴娘。我呢,是那场婚礼的摄影师。
  我和晨晨,还有新郎新娘都是一个公司的,不过,新娘新郎并不知道晨晨是我未婚妻,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认识。
  这是怎么回事呢?因为我们是一家外资企业,老外非常尊重人权,虽然我们是中国员工,总部也要求给每个女员工整整一年的产假。这一来,中国的老大就不高兴了,你们尊重人权,我们这里活儿谁干?尤其是前年中国开放二胎,许多资深女员工都回家生孩子,只好紧急招聘人手来顶替。我们听说老大亲自给HR打招呼:不招已婚但是还没生孩子的女员工。
  当然,这些都是听说,外企特别注重形象,不可能公开搞这种明摆著的歧视。
  这些都是不上台面的潜规则,只有我们内部人知道,外面应聘失败的小姑娘,还都以为是自己能力不足呢,哪知道她们是倒霉在男朋友或者老公身上。
  再说晨晨,我和晨晨是同一所大学的,不过我是学市场的,她是学财务的。
  还在大学一年级,这个身材修长、相貌出众的美女就吸引了我。在我追求下,晨晨成了我女朋友,我们在外面租了一间房子,度过了非常快乐的性福时光。毕业后,又一起到一座沿海城市工作,继续享受性福。
  去年,晨晨所在的公司撤出中国。我们公司正好在紧急招财务,原来的那个财务回家生孩子去了。我打听了一下情况,帮她写了一份简历投过去。由于我知根知底,帮她写的简历非常对口,她很快就获得面试机会。
  面试的时候,聊了几句以后,HR装作随意地样子问:「有男朋友吗?」
  我们对这个问题早有准备,晨晨说:「有,在国外读书。」这是我和她商量的。不能说没有男朋友,因为HR阅人无数,精得跟鬼一样,像晨晨那么漂亮的姑娘,说没男朋友,他们怎么可能相信?还不如说男朋友在国外读书,更加可信一点。
  HR装作关心的样子:「哦,两地分居,很辛苦啊。那你们还打算将来结婚吗?」
  晨晨说:「当然了。我要等他的,他还有三年毕业,等他毕业回国了我们就结婚。」
  HR一听就放心了,这个姑娘至少三年不会请假。她又问:「你喜欢孩子吗?
  现在二胎放开了,你男朋友国外留学回来,条件不错的,应该生两个吧。」
  「喜欢是喜欢,不过我们都觉得,现在还年轻,还是先忙事业吧,尤其他刚从国外回来,事业刚刚起步,恐怕顾不上要孩子。」
  HR满意地笑了。财务这种工作,本来绝大多数就是女生干的,战胜女生就战胜了竞争对手。这几个问题回答完,晨晨就已经把90%的对手甩在身后。再加上她能力也不错,最后顺利拿到了这个职位。
  就这样我的未婚妻悄悄地成了我同事。当然,我们从来都装著不认识,在楼里碰到了,也不打招呼。有时候,听到同事们议论那个新来的小美女,甚至还有人流著口水想要追她。我也只是笑笑,心想你们心目里的女神,小屄早就被我的肉棍磨出茧了。
  过了几个月,晨晨在公司里渐渐站稳了脚跟。她也开始放出风声,先是抱怨说跟国外的男朋友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后来就宣布跟男朋友分手了。这一下,马上就有一群老大姐给她介绍男朋友,公司里的单身狼更是像看见了肥肉一样,最多的时候,她一天就收到10束玫瑰花!
  晨晨当然不能接受,她借口刚刚分手,心情不好,暂时不想再找男朋友,把花统统扔掉了。回到家里,她却非常得意,对我说:「你看你老婆的魅力,迷死了多少男人!」
  我淫笑一声,三下两下扒下她裤子,她的一双苗条性感的美腿顿时露出来。
  虽然已经看了五年多了,但这双长腿好像总是看不够,总是马上就能让我硬起来。
  我说:「管你迷死多少男人,你照样要被干死在老公屌下!」
  我按著她脖子让她趴在沙发上,翘著肉棍直插进去,发现小屄里早就湿了,滑得不得了。这个姿势插得特别有征服感,我边插边说:「小骚货,浪成这样了!
  外面有了野男人,小屄就发了大水,等著男人操了!」
  晨晨一边哼哼,一边晃著屁股说:「哪有!小屄里的水是为老公大屌准备的!」
  这一点我调教得不错,我们喜欢一边操屄,一边说些粗话,晨晨说起屄和屌来毫无障碍。
  我抚摸著她的两条大腿内侧,那里是她的敏感地带,她顿时舒服得直哼哼。
  我说:「还狡辩!平时怎么不见你有那么多水?怎么今天收了玫瑰花,水一下子就多了十倍?」
  晨晨没话说了,她把脸埋在沙发里,「啊!啊!」大声呻吟,不回答。
  我看她不回答,知道我说的没错,不由地心里一激荡,使劲搓著她奶子说:「小骚货!我知道你是个小骚货,十个男人送花,就多了十倍水,你是想要那十个男人一起操你的小屄,对不对?」
  晨晨被我后面插著屄,前面搓著奶子,操得连连娇喘。她擡起头来嗔怪地说:「别瞎说了,老公,我的小屄是专供老公操的,别的男人碰都别想碰!啊,不是,别说碰了,看都别想看!」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说出「十几个男人一起操屄」,突然感觉到刺激无比,肉棍凭空大了一圈,变得更硬了。连晨晨都感觉到了:「老公,你的大屌更大了,啊,喔,操得我好舒服,啊~」
  我说:「这么大的屌,不是老公的,是别的男人的,是十个男人的大屌一起插你,所以才这么大!」
  晨晨叫道:「停!老公停一下!」
  我停了下来。晨晨屁股缩了缩,我顿时感觉到屌上一紧,可爱的小屄夹了我一下。
  晨晨回过头来,对我抛了一个放浪的媚眼:「别骗我了,是老公的屌!小屄认识老公的屌!」
  被她一挑逗,我顿时更加兴奋了,抓住她的大白屁股,使劲抽插起来,同时用力揪著她乳头。一边插一边吼道:「胡说!不是你老公,是野男人!是十个野男人!」
  晨晨的翘臀被我撞得啪啪直响,在我疾风骤雨般的攻势下,她嘴里也是嗷嗷直叫:「哇!老公,你操得我太爽了!老公,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我做你老婆太幸福了!」
  我也不知道我怎么变得这么厉害。我觉得好像真的有十个野男人在我家里,跟我一起在操我老婆。我想象著这个淫荡的场景,觉得肉棍越来越粗,越来越硬,我也插得越来越用力,疯狂地吼道:「不是老公,是十个野男人!说,十个野男人!」
  晨晨顺从地说:「十个野男人,是十个野男人!啊~啊~好舒服~」
  我们经常做爱说粗话,她知道我喜欢听这些,所以我让她说什么她就说什么。
  「十个野男人干什么?」
  「十个野男人……嗯,不知道……啊~喔~用力啊,再快点!」我们说的粗话虽然多,还从来没说过别人操她的屄,她还是说不出口。
  但是我已经沉没在十个男人同时操她的想象当中,我啪啪地撞著她屁股:「十个野男人在操你小屄!快说!」
  「啊~好,是十个野男人操我小屄,哦~小屄好舒服!」
  老婆的话更加刺激了我,好像真的有十个男人和我肩并肩地操著她。我用尽全身力气插著她的小屄,肉棍变得滚烫,她的乳头被我揪得老长。
  「喔~疼!老公轻点,奶子快要揪掉了!」
  我立即狠狠地在她屁股上扇了一巴掌:「你叫谁轻点?谁在揪你奶子?」
  「啊~啊~是老公啊!」
  「是野男人!」
  「啊,对,是野男人!求求你野男人,我奶子快被你揪掉了!」
  老婆亲口把我叫作野男人,我觉得极度刺激。我停止肉棍插送,命令道:「用你的小屄数一下,几个男人在插你?」
  晨晨晃晃屁股,撒娇地说:「别停啊,人家舒服著呢!」
  「数!数完了再插!」
  晨晨乖乖地夹一夹小屄:「一个野男人,两个野男人,三个野男人……」
  小屄一下一下的,像个小嘴一样吸著我的屌,我淫笑道:「哈哈,小骚货,小屄够紧的,你老公可真是有福气。」
  马上我又换一个声音说:「奶子也够翘,揪著真舒服!喂,你快点,该轮到我操屄了!」然后再换一个声音说:「哈哈,这个小屄今天就便宜我们兄弟十个了!」又换一个声音说:「我们十根大屌,可把这小骚货爽上天了!」
  我扮演著十个男人,晨晨的小屄夹了十次,终于数完了,连忙在沙发上趴好,翘起那粉红的小屄,娇媚地说:「野男人哥哥,我的小屄夹的你们舒服吧?我老公不在家,快来插小妹的骚屄啊!」
  我的肉棍硬的都有些疼了,一听她这么淫荡的声调,更加受不了了,立即开始全速冲刺。
  晨晨不停尖叫:「啊~啊~野男人哥哥,你插的妹妹好爽啊~」
  她主动拉著我的手揉著她奶子:「来,这个野男人哥哥,你来摸摸妹妹奶子!
  啊~我要爽翻天了!用力操我呀!」
  这个小骚货,还骚出花样来了,我喘著气说:「说清楚,是哪个野男人!给你送花的都是什么人,一个一个说清楚了!」
  「喔~喔~第一个,是销售部的小张,喔~舒服~」
  「哦,小张啊,我知道,挺帅的小伙子呢!小骚货,现在就是小张在插你,插得你爽不爽!」
  「爽!爽!小张哥哥,求求你,就这么用力插,不要停!」
  我使劲拍了一下她屁股,雪白的屁股上顿时起了一个红印子:「小骚货,小屄还让小张操!出了好多水啊,你这骚屄让小张操的可真爽!」
  「对!对!我的骚屄谁都能操!」只要我一直操著她,她什么都肯说。
  「第二个呢?第二个是谁?」
  「是大客户部的老宋。」
  「老宋?不认识。啥样子?帅不帅?」
  「不帅,个子不高,年纪也大了,脸黑黑的,但是很色,有点猥琐。」
  「贱货!你不光骚,还贱!猥琐大叔都能操你!好,现在老宋操你了!」
  「啊~啊~我是贱货!老宋操得好!」
  晨晨的奶子被我撞得一晃一晃的,淫荡极了。她拉著我的手握住自己的奶子,说:「小张,你也别闲著,来,你来揉揉我奶子。啊~」
  晨晨完全进入了状态,竟然想像得出操屄的真的换了一个人,小张从操屄的换成了揉奶子的。
  我给她挑逗得血脉喷张,声音都沙哑了:「还有谁?还有谁在操你,都说出来!」
  「还有技术部的小钱和小孙,他们都送花了。啊~啊~他们在舔我,一个舔我奶头,一个舔我小腹,喔~受不了了,奶子酸酸麻麻的,舔的我好舒服~~」
  「你的嘴呢?你嘴里还含著一根屌,是谁的?」
  「我也不知道是谁的?有一束花,我也不知道是谁送的,啊~喔~反正我就含著他的大屌了……」
  晨晨装成口齿不清的样子,好像嘴里真的含著一根大屌。
  我再也忍不住了,这骚货演的太真了。本来还想从一数到十,把十个野男人一个一个说一遍。听到她这么淫贱的话,不由地龟头一阵酸麻,把精液全部倾泻在她湿润的小屄内。晨晨也在恩恩啊啊的呻吟声中达到快乐的高潮。
  这次角色扮演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我们以前扮演过的警察、护士、老师,都没有这次刺激,我觉得那种群交的场面好像更加能让人疯狂。
  第二天早上,我和晨晨说起前一天的疯狂,我淫笑著说:「原来我的小骚货要十个野男人一起干才特别开心。」
  晨晨说:「哪有啊!是老公在干我,我知道是老公的屌,我就配合你玩玩啦!」
  我再怎么威逼利诱,她都不肯承认幻想过要一群野男人来干她。她坚持说她只爱我一个,只让我一个人操,其他男人她都看不上。
  不过那只是白天,到了晚上做爱,做得状态上来了,她又是让说什么就说什么了。一群野男人干老婆成了我最喜欢的游戏,我终于把十个男人一个一个数了一遍,是哪几个男人送的花,那些男人都长什么样,帅不帅,色不色,鸡巴大不大,他们怎么干你,谁在插屄,谁在揉奶子……
  只要被插进去了,晨晨就很配合我,甚至自己还加入了很多想象,把群交场面说的活灵活现,屄里也是大水连连,插得我爽到顶点。
  本来我们同居好多年,做爱都有些少了,最近有了这个群交的角色扮演游戏,做爱又多了起来,我们都在游戏里乐此不疲。
  在白天,她的工作还照常进行,而且她准备马上宣布,她找到男朋友了——就是我。
  但是她还没来得及宣布,她们财务部的经理Maggie要结婚,邀请她当伴娘。
  晨晨很高兴。Maggie是个女强人,今年30岁,是她们部门的一把手。
  请她当伴娘,这是对她的信任,也说明人家愿意和她发展更加亲密的私人关系。
  这对她在行里发展大有好处。
  同时,女人也都爱美,喜欢把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地上街去,更何况晨晨这样的美女,男人注视自己的目光能够让她陶醉。有这么一个机会,可以穿得漂漂亮亮的参加一个正式仪式,在许多人眼前展示自己的美丽,每个女人都很心动。
  说来也巧,跟Maggie结婚的新郎John,正好也是市场部的经理。
  我平时喜欢摄影,在同事圈子里小有名气,我们部门搞什么活动,一般都是我负责摄影。John也很欣赏我的摄影技术,就邀请我担任他们婚礼的摄影。
  就这样,我们两个都在他们婚礼里担任角色。我们觉得也不错,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趁机「认识」,然后飞快地发展成男女朋友。
  婚礼前一天,晨晨到新娘家里去,试穿伴娘礼服。我在家里呆著没事,就上了一个色情网站闲逛。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收到她一个微信:「老公,不好了,他们给我准备的伴娘礼服太暴露了!」
  我正在看一组暴露人妻的图片。那对夫妻非常大胆,经常在公园、商店这些人多的地方玩自拍。那个女的身材火爆,乳房丰满,尤其喜欢不穿内衣,就裹一件风衣,在商店里背著人敞开风衣,露出里面完全赤裸的身体,让老公拍下一张自己在人来人往的地方光溜溜的照片。
  看著那个人妻一对圆鼓鼓的奶子和下面一撮黑毛,我觉得非常刺激,肉棍也有些硬了。收到老婆微信,我回道:「有多暴露?自拍一张看看。」
  过了一会儿,自拍来了。我打开一看,是晨晨穿著一件绿色无吊带短裙,那件短裙样式规规矩矩,也就是上面露个肩膀,下面露半截大腿而已,穿在我老婆身上,正好衬托出她的坚挺乳房,苗条大腿,看上去非常性感。
  但是要说暴露,那就谈不上了。以我的眼光来看,我老婆身上这件衣服的风格,其实还是偏向典雅,礼服露点肩膀和腿是很正常的,其它该遮住的地方它都遮得严严实实。要说暴露,我正在看的这组公园露出照片,那才叫暴露呢!
  我回道:「这也算暴露?网上比这件暴露的大把大把有的是。」
  晨晨急了,也不再慢慢打字,直接语音回复:「衣服样式没问题,关键是型号太大了,又没有吊带,穿了老往下掉,你老婆的胸都快露出来了。我刚才是拎著衣服拍的,我给你看看不拎的效果。」
  我连忙重看照片。果然,晨晨是一只手拿著手机拍照,另一只手提著短裙上沿,刚才我只顾著看衣服样式,倒没注意这个细节。
  第二张照片马上来了。晨晨放开了短裙,我看到衣服果然掉下去一截,在她挺拔的脖子和圆润的肩膀之下,两只雪白丰满的乳房露出了一半,一条深深的乳沟衬托在绿色的礼服上,分外性感。
  我因为电脑上那个暴露人妻而变硬的肉棍突然变得更硬了。我眼前的图片里,那个人妻似乎换成了我的老婆,公园变成了婚礼现场,喔,我老婆在婚礼上露出……
  又一条微信语音发过来:「喂,你说怎么办哪?唉,莉姐也真是没脑子,也不问问我身材,直接就给我租了这条短裙,结果size太大,老往下掉。怎么办哪?」
  看看电脑上的人妻暴露照,再看看手机上我老婆的半裸照,我不由地咽了一口口水:「老婆你的奶子真漂亮,把手机举高一点,让我看看你衣服里面。」
  晨晨语音回复:「老流氓,人家都急死了,你还有心看奶子,在家里你什么没看过啊?」
  说实话,还真没见过。倒不是晨晨保守,而是我们这种外企里女人扎堆,年轻漂亮的女人有的是,一个女员工穿得太性感,会被其他女人认为是骚货,遭到大家的共同排挤。为了搞好同事关系,晨晨大部分衣服都是规规矩矩的,只有偶尔几件清凉一点的衣服周末上街时穿一穿。
  人也很奇怪。晨晨在外面是遮住的,在床上是全裸的,这两种模样我都见得多了。但是她的半裸模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觉得很新鲜,也很刺激。
  微信又接收到一幅图片。晨晨把手机高高举起拍了一张,由于角度关系,图片大部分是她那张精致白皙的脸,下面才是两个圆鼓鼓的乳房,勉强包在绿裙子里。这回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粉红色的乳晕露出了一半,红豆般的乳头也是呼之欲出,只要她的胳膊再举高一点,或者裙子再往下掉一点,那对可爱的乳头就会露出来挑逗别人的眼睛了。
  「你看,都快露点了,同事看见我穿成这样会怎么想?」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会怎么想?当然是扑上去把你扒个精光,操你的骚屄呗!」
  「这不是在家里咱们角色扮演玩儿,明天是在婚礼上,那么多人,万一我出丑了怎么办?」
  我的肉棍涨得厉害,脑子里好像出现了那一幕,大庭广众之下,我老婆露出她美丽的胸脯,男人们眼睛都看直了……
  我把电脑上那个在公园里玩暴露的人妻照片下载下来,传到手机上,发给晨晨:「看,这多刺激!」
  晨晨说:「哎呀,丢死人了!你想要老婆脱成这样给人看吗?」
  「想!想的不得了!」我拉开裤子拉链,把早已硬成铁棍的小弟弟翻出来,拍了一张他青筋毕露的照片,发给晨晨:「老公都兴奋成这样了!」
  晨晨惊讶的声音传了过来:「不会吧!硬成这样了!老婆要走光你就这么兴奋?」
  「快回来,让老子操屄!」
  「变态!我才不听你的呢!我去跟Maggie说,这件不合适,现在有许多婚纱出租店,我们去另外租一件。」
  我忙说:「别换了!就穿这一件吧,再去换衣服也来不及了!Maggie筹备婚礼正忙著呢,别给人家找麻烦了。你去跟Maggie说清楚一点就行,这件衣服大,老是往下掉,有点遮不住。这样将来出了什么事,也好让她兜底。」
  「别说那么多了,我就知道,是你想看我穿这个!别拿Maggie当借口!」
  我只好承认了:「对,老公也喜欢看你穿成这样,半露不露,太刺激了!」
  晨晨叹了口气,说:「唉,好吧,你喜欢,我就穿。我注意一点,一直提著就是了。」
  我心里一激动,肉棍不由地抖了起来,说:「快回家,把屄送回来给我!」
  第二章:暴露的婚礼婚礼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晨晨穿上那件总是往下掉的绿裙子,露著一大片雪白的胸脯,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
  她站在门口迎宾,引导客人去签到,交贺礼。我在旁边给来宾照相,看得非常清楚,那些男人一看到晨晨,眼睛就死死盯住她胸前裸露的半球,恨不得把脸都埋进那深深的雪白乳沟里,目光再也移不开了。直到晨晨主动微笑著打招呼,男人才惊醒过来,手忙脚乱地跟著晨晨往签到处走去。
  晨晨踩著一双天蓝色高跟鞋,步姿优雅,苗条的腰身随著脚步柔软地扭动著,男人们顿时又死死地盯著她那挺翘的臀部,那对屁股在她的修长大腿支撑下一左一右地扭动,性感极了。男人们都悄悄地咽著口水,连新郎和伴郎都不时地偷看她两眼。
  刚开始的时候,晨晨很不好意思,脸上一直挂著一片红晕,显得很害羞,也不敢跟宾客的眼睛接触,一直是低著头匆匆忙忙地引导宾客。后来她慢慢就习惯了自身的魅力,红晕退下去了,脸上挂著甜甜的笑容,主动跟人打招呼,说说笑笑,胸脯也自信地挺了起来,那两个半球耸得更高了。
  不过晨晨也一直非常注意,她一边对人笑脸相迎,一边时刻不忘提一下裙子。
  虽然胸脯上春光明媚,奶子给人看了一个饱,奶头还算藏得好好的,露点的情况始终没有出现。
  Maggie是个精明的女人,她也注意到了晨晨特别吸引眼光,她对晨晨笑著说:「你这一身太漂亮了,把我的风头都抢光了。」
  好在晨晨也有借口,她说:「还不是这裙子闹的,老往下掉。这些死男人,脸上道貌岸然,心里都恨不得我的裙子快点掉下去,再多掉一点,多掉一点,让他们把衣服里面都看个够!」
  Maggie哈哈大笑。她也知道这次是她的疏忽,没有量晨晨的身材就直接准备了礼服,结果搞得那些色男人都露出本色,被晨晨勾引得神魂颠倒,所以她也没有埋怨晨晨。
  我想问问晨晨的感受,但是她身边根本没有闲下来的时候,要么是在迎宾,没有宾客的时候,就有一大群公司里的熟人排著队找她聊天。当然,聊天是假的,偷窥她的乳沟是真的。我都插不进去。我只能站在旁边不停拍照,把那些男人色迷迷的样子都拍下来。
  我给她发了一条微信:「感觉怎么样老婆?」
  她忙得连看手机的时间都没有。
  我又发一条:「被野男人看得爽吧?」我发了几张男人色迷迷偷窥她的图片。
  一直到她上厕所,才有空看手机,回了一条:「哇,那些男人这么色,我都没注意到他们在偷窥我。」
  我回复:「你这么性感,所有男人都在偷窥你,包括老公。我都有点硬了!」
  晨晨接连回复好几条:「嘻嘻,老公果然兴奋起来了!你还真的喜欢老婆被人看啊!」
  「刚开始,我也挺害羞的,都是公司里的熟人啊,被他们把奶子看了,背后得怎么议论我?」
  「我简直想不做伴娘了,躲回家去。」
  我发了几张她脸上红扑扑的照片,晨晨惊讶地说:「哇!我脸红成这样?」
  我说:「你这娇羞的样子,诱惑死人了!比赤裸裸的放荡看上去还要勾引人呢!」
  晨晨说:「后来,我好像习惯了,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了,看就看吧,臭男人就喜欢看美女,今天老娘开恩,给你们饱饱眼福,给你们看了我又不掉一两肉。」
  我说:「你不掉一两肉,老公还特别爽,多好!」
  「就这样,慢慢的感觉变好了,老公,被他们色迷迷的眼光看著,我还挺刺激的呢!他们就像一群小狗,看得到,吃不到,真是好笑!他们越是色迷迷的,我心里越是好笑!」
  「谁说吃不到?我这就把你给他们吃!」
  「你别想了,今天是Maggie结婚,她不会让婚礼出意外的!」
  「唉,我也就是幻想,你不是从来都不肯配合吗?」
  晨晨停了一会儿,说:「哇!老公你知道吗,你硬了,我也湿了!」
  我顿时兴奋起来,老婆居然也发骚了!「操!想老公大屌了?」
  「没有啊,你看我那么忙,哪有空想你大屌?」
  「那就是被野男人看出来的了!小骚货,还说你不想野男人!」
  「奇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内裤都湿透了,还从来没有过呢!」
  「昨天你试完裙子回来,我们操屄的时候你不是承认了,今天要给数不清的男人看,还要给数不清的男人操!」
  「讨厌!那是操屄的时候说著玩的,老公喜欢听这些,人家就说了给你听听嘛!人家的骚屄是老公的专利,才不给别人操呢!」
  晨晨一撒娇,我的肉棍更硬了。「那内裤怎么湿了?还不是想挨操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挨操也只给老公操,别的男人我的小屄都不喜欢。」
  「把内裤脱了!」
  「你少来!我顾著上面不走光,已经够辛苦了,哪有空再顾下面。」
  「湿内裤穿著不舒服。」
  「烦人。不跟你聊了,我得继续上岗了。」
  晨晨结束聊天,又回到伴娘岗位上。
  接下来的婚礼按部就班地进行。晨晨跟著新娘走完整个流程,开始陪著新郎新娘敬酒。这是婚礼最重要的环节,新婚夫妇和来宾互相说祝福的话,伴娘负责给客人倒酒,伴郎的任务最重,要给新郎挡酒,尽量把来宾敬的酒都自己喝掉。
  进入敬酒环节,晨晨仍然很注意,她双手捧著酒瓶,给来宾倒完酒,马上放下酒瓶,提一下裙子。虽然男人们的猥亵目光看的她也很刺激,但是她也就给他们看看奶子而已,不肯再多暴露一点了。
  伴郎也做得很到位,这个小伙子我也认识,姓牛,我们都叫他小牛,人也长得身强体壮,真的像牛一样壮实,很能喝酒,所以被新郎请来当伴郎。他说话也不多,人家一敬酒,他二话不说就把新郎的酒杯抢过去喝了,一般宾客也不会太计较,也就放过新郎了。只有少数几个宾客缠著新郎一定要新郎自己喝,那也没有多少人,新郎自己也应付的过来了。
  但是意外还是发生了。敬到一半桌数的时候,那一桌有个猥琐大叔,叫Donald。Donald跟新郎John和新娘Maggie一样都是将公司的资深员工,在公司发展初期就进来了,现在也是一个部门经理。这个大叔非常好色,虽然头顶都秃了,完全是一个猥琐大叔形象,仍然成天色迷迷地骚扰女员工,经常当著女员工的面讲黄色笑话,而且听说他手下的女员工都被他摸过,有不少还弄上了床。今天的婚礼,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晨晨的胸脯,简直恨不得扑上去舔一口那两个雪白的乳峰。
  新郎新娘来到那一桌,那一桌都是我们公司同事,Donald是这一桌资历最深的,John理所当然走到他身边,第一个敬他。晨晨也捧著酒瓶走到他身边。我也站到酒桌对面,准备拍下新郎新娘敬酒的照片。
  Donald站起来,突然身子一晃,碰了一下晨晨,然后又马上站稳了,笑著说:「哎呀,喝多了,站都站不稳了。」
  但是,我在酒桌对面看得清清楚楚,Donald趁著身子摇晃的机会,好像轻轻碰了一下晨晨,其实是拿手轻轻扯了一下晨晨的裙子!
  裙子本来就很宽松,被他一扯,顿时往下掉了下去!
  晨晨胸前那一片高耸的峰峦上,先是露出两个桃红色的乳晕,然后,裙子继续往下掉,又露出两个小小的乳头!
  晨晨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光了,她的注意力在手里的酒瓶上,正在给Donald倒酒,根本没发现自己胸前变得清凉了。
  晨晨的乳头非常娇嫩,虽然被我舔过无数次了,仍然是小小的粉红色,乳头还稍稍凹下去一点,好像两个刚刚长出来的红豆,漂亮极了!
  Donald非常狡猾,他只看了一眼晨晨的可爱乳房,马上端著酒杯,开始祝福新郎新娘,从他们当年进公司的往事讲起,什么陈谷子烂芝麻的都翻出来了,大讲他们这批人友谊多么深厚。新郎新娘只能看著他,客客气气地听著,因此也没能发现伴娘被他做了手脚,在大庭广众面前走光了。
  这一桌全是我们公司的男同事,他们大概是串通好了,要视奸我老婆的美胸。
  Donald做完手脚,客人们马上一个接一个地站起来,让伴娘倒酒,说要跟Donald一起敬新郎新娘。晨晨哪知道这是圈套,看到一个又一个地宾客凑上来要酒,她就老老实实地一个一个地倒下去。她的注意力完全被吸引到倒酒的任务上,那桌客人故意都挤上来,抢著要酒,她忙著倒酒,也就忘了保护胸前,竟然没注意到自己的可爱乳头已经完整地暴露在宾客眼前!
  那些客人们带著一脸坏笑,借著倒酒的机会凑近晨晨,有的客人简直都要把脸凑到晨晨胸前,靠她的乳头靠得不能再近了!
  谁能想到,我们公司的著名女神竟然把一对美胸就这样暴露在无数宾客眼前,任由他们观赏!
  我在酒席的对面把这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奇怪的是,看著那些色迷迷的男人,我竟然没有生气,反而心里一阵激荡,肉棍控制不住地硬了起来!
  我在脑海里想象了无数次的娇妻在婚礼上的暴露,竟然真的活生生地发生在眼前!
  我没有提醒晨晨,也没有阻止这一切。这是晨晨不想要的场面,但是对我来说,是我梦寐以求的场面。
  是的,我就是想要看我老婆暴露!
  我端起相机,飞速地拍摄著。拍下我老婆暴露在众人眼前的乳峰,拍下客人们色迷迷的眼光,还有他们鼓起来的裤裆。
  晨晨的乳头暴露在空气中,被冷空气一刺激,乳头变硬了,竖了起来,变得非常性感!
  晨晨仍然没有发现,端著酒瓶给客人们一个接一个地倒酒。挤在她身边的客人们盯著那对雪白的乳峰,还有乳峰顶端竖起来的乳头,不由自主地咽著口水,好几个年青人的裤裆都快要撑破了。
  这时,其他桌的宾客也发现有些奇怪了,他们顺著视线看过去,马上也发现了那一对暴露在空气中的美乳。有两个旁边桌子上的客人马上端著酒杯走过来,说:「来来来,借Donald大哥的吉言,一起敬新郎新娘。」
  晨晨还蒙在鼓里,挺著一双赤裸裸的坚挺奶子,傻乎乎地举著酒瓶给他们倒酒。那两个客人贪婪地看著我老婆的奶子,裤裆迅速地鼓了起来。
  我不停地拍著照片,觉得我自己的裤裆也在鼓起来。
  太刺激了!现在这个大厅里,有多少男人在想著摸一把我老婆的奶子,有多少男人在想著操一把我老婆的小屄呀!
  我照相机喀嚓哢嚓地响著,有几个客人也反应过来,拿出手机准备拍照,把我老婆的赤裸酥胸永远保存下来。
  我心想不好,暴露归暴露,给这群男人过过眼瘾不要紧,万一拍下来照片,我老婆的春光外泄的样子可就永远摆脱不了了。
  我正要想办法阻止,这时候伴郎小牛随著客人的目光,也看到晨晨的赤裸乳峰。
  小牛马上拿手臂挡在晨晨胸前,说:「喂,你走光了!」
  晨晨低头一看,映入她眼帘的是两个坚挺的乳峰,裙子已经掉到乳峰下面,乳峰顶端两个红豆一样的乳头毫无遮掩地暴露在人们眼前。乳头长时间暴露在冷空气中,已经完全竖立起来,看上去性感极了。
  晨晨惊叫一声,连忙放下酒瓶,伸手提起裙子,挡住乳房,脸色变得通红。
  她慌乱地看著周围,从周围人的眼光中,她马上明白过来:所有人都看到了!
  她最隐私的两个部位,早就让那一大群男人看了个一清二楚!
  她的脸色顿时红得像熟透了的番茄,心里害羞到了极点。她捂著胸口,眼眶里两只眼泪打转,就快要流下来。这些色男人故意让她暴露,让她伤害不轻。
  我心里也有些痛惜,但是双手完全停不下来,端著相机不停地拍摄,拍下老婆那极度可爱的娇羞表情。
  Maggie也反应过来,发现伴娘被他们做了手脚,弄得走光了。她狠狠地瞪了Donald一眼,知道Donald拉著他们滔滔不绝地说话,目的就是让晨晨多暴露一会儿,满足这群男人的猥琐愿望。
  Maggie是公司有名的女强人,性格泼辣,她挽著晨晨胳膊,安慰她几句,然后毫不客气地说:「各位来宾,这是我的大喜日子,我不想任何人搞什么不愉快的事,否则,我也一定让他不愉快!」
  Donald这个老色狼的目的已经达到,被Maggie骂了,也不生气,反而猥琐地说:「我这不是帮你活跃气氛吗?大伙儿说说,你们开心吗?」
  那一桌客人都跟著猥琐地笑了:「开心!开心极了!我们从来没参加过这么开心的婚礼!」
  Donald说:「你看看,客人开心,主人也该开心是不是?Maggie小姐,破坏你气氛的是伴郎小牛,这家伙把大家的开心都打断了!」
  Maggie气坏了,说:「放屁!你们的开心是建立在晨晨的痛苦上面的!
  你们敢欺负我的伴娘,回头看我不收拾你们!」
  Donald也是公司的资深员工,职位不比Maggie低,他肆无忌惮地说:「哈哈,你别著急收拾我们,今晚闹洞房,我们要先收拾你们新郎新娘呢!」
  Maggie更是气极了,新郎John知道Maggie脾气泼辣,连忙上来说好话,好不容易把她拉开来。
  Maggie看见我还捧著照相机拍照,一肚子气没地方发,冲著我叫道:「你还在拍照?把刚才照片都删了!」
  她这一说,所有人都醒悟过来,刚才那群男人都沈迷于晨晨的美胸,没有谁拿出手机拍照。晨晨赤裸酥胸的美丽画面,就只有我照相机里有保存了!
  公司男同事们一齐朝我使眼色,意思是不能删,不能删!
  我心想我当然不会删,但是也不会给你们看。我好不容易碰到我老婆这么性感地在公共场合暴露,我要保留下来慢慢欣赏。
  晨晨走到我面前说:「对,照片全删掉,我要亲眼看著你删!」
  啊?老婆,你不知道我最喜欢看这种场面吗?你性感的暴露的身体,男人色迷迷的眼光和鼓起来的裤裆,这些最让老公感觉刺激了!
  Maggie说:「对,让晨晨监督,凡是她不想要的照片,你全部删掉!」
  我无奈地调出相机里的照片,翻给晨晨看。不料照片一显示出来,身后马上围上许多男人,还想从相机里再看一眼老婆的美乳。
  晨晨厌恶地看了他们一眼,说:「我们到上面房间去,Maggie,借门卡用一下。」
  新人在楼上宾馆里有一个房间,用来换衣服和休息的。John从衣服里拿出门卡,给了晨晨。
  我心里一阵狂喜,到了楼上房间单独和晨晨在一起,那就什么都好说了!
  而且,我的肉棍还是硬著,没有完全软掉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