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骑士学校内的欢乐日常 1-2》

  第一章窗外,一轮明月高悬在夜空之上,月光越过窗子洒落在地板上,为昏暗的房间中增添了些许光明。
  凝视著皎洁的月盘,徐念下意识地擡起手臂,仿佛要将月亮从天空中摘下握在手心里一般向著窗子伸出。白皙光洁的手臂上,几道绳索留下的痕迹如蛇一般蜿蜒而行,提醒著她此前发生的一切。
  “不知道这些痕迹完全消退需要多久……”
  想到这里,女孩忍不住心中微恼。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刻就躺在自己身后,两人的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和体温。
  到底是什么时候,两人的关系变得如此亲密的呢?
  徐念无法回答自己的疑问,记忆中两人相处的部分就仿佛隔了一层雾,确确实实存在,但当仔细回想时,却又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
  不过,一切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从那个荒唐的赌约开始。
  女孩追溯著回忆中的过往。
  ……
  作为军方培养预备军官的训练场,这所武骑士学校以半义务制的入学方式,将几乎全部有志于军中的年轻人囊括其中。军武世家的嫡生子,地方贵族的继承人,以及部分表现优良的平民子弟,在这所学校中,可以找到各种出身的年轻人。
  这种招生方式在笼络人心方面卓有成效,贵族们对这种变相的权力世袭很是满意,而属于平民子弟的名额也成功安抚了民心。于是乎,小贵族家的孩子们依据长辈们的隶属关系围绕著他们未来的主人们结成了一个个的小圈子,而平民出身的学生则是围绕著这些小团体打转,试图融入其中,为自己的将来谋一个光明的前途。
  在这种大环境下,徐念的作风则显得特立独行。
  在学校管理者们的坚持下,虽然收纳了大量权力者的后代,但是学校依旧保持了严谨的学风,尽最大的努力杜绝了舞弊的可能,贵族与平民的后代得以在公平的环境中同台竞技。尽管贵族接受的菁英教育使得平民出身的学生们几乎没有机会与之相比,但这其中仍有少许人凭借自身的能力挑战著贵族们自诩优越的血统,而徐念便是其中最耀眼的一个。
  凭借著自八岁起便进入少年军校受训的经历,这个平民出身的女孩得以站在相近的起跑线上与贵族生们一较高下。靠著自幼的苦训与本身卓越的天赋,即便是在这所聚集了各地精英的武骑士学校中,徐念的成绩也是遥遥领先。
  这样优异的表现当然吸引了上位者们的注意,许多贵族势力向徐念抛出了橄榄枝,意图吸纳这一极具潜力的人才为己所用。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徐念拒绝了所有大家族的招揽。
  要知道从武骑士学校毕业后,未来的前途如何几乎完全取决于其身后所拥有的背景。平民子弟毫无背景,任你如何优秀,若是无人提携,想要出头也是难事。
  毕竟偌大的军中从来不缺人才,相比于毫无根基的新人,虽都更希望提拔能够新人的自己人,一封薄薄的推荐信,对未来的影响远超过十年苦读,毫无背景的平民女孩拒绝大家族的招揽无异于自绝前程。
  有人好心劝阻,有人冷眼旁观,但无论外人对其如何评价,徐念本人依旧我行我素,与贵族们的圈子保持著微妙的距离,平静地度过自己武骑士学校中的学生生活。
  久而久之,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孩逐渐淡出了人群的视野。
  也许真就是个完全不通人情世故的傻女孩吧,木头一样完全不懂得自己拒绝的是什么样的机会。
  异常的举动让其他的学生们下意识地孤立起了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孩,大家怀著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猜测著这个优秀却又不通人情的优等生最后会是何种结局,而徐念也从同学们那里得到了一个略带讥讽的外号——木头人。
  那个名为沈殊的男孩第一次进入徐念的视野,大概是在半年前,徐念刚刚进入进阶课程阶段的时候。
  在一次战术模拟课程的训练中,那个名为沈殊的男孩匹配为徐念的对手进行测验。由于课程进阶的缘故,学生们原本的分组被重新打乱,徐念对这个被匹配为自己对手的同学毫无印象,原本以为不过是又一次寻常的测试对局,但在连续三次的败绩后,徐念忍不住重新打量起这个看上去有些懒散的男孩。
  连续败北的新奇体验让徐念改变了原本轻松的想法。既是出于好胜心,更是为了自我提升,徐念向那名同学提出了继续对局的请求。
  面对徐念有些突兀的要求,沈殊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随即便一口答应下来。
  只是在此之外,他又提出了一个条件。
  “既然是比试,不如我们加一点彩头怎么样?”
  似是玩笑的语气,男孩提出了这样的要求。于是两人约定,以沙盘上对局的胜负作为依据,输的人要服从胜者的要求。
  结果不难预料,两人约定中的对局以每三到五天一次的频率持续进行著。只是让徐念感到非常挫败的是,尽管每一次都能在比试中有所收获,但自己在两人的对局中从来没有赢过哪怕一次。
  本来徐念还是有些担心对方会不会提出什么难以接受的条件,毕竟虽然输的心服口服,但女孩可不想为了一场比试付出太多的代价。
  但是让徐念有些意外的是,沈殊的要求大多是些诸如共进晚餐、陪伴出席酒会之类的小事,约定中获胜的男孩仿佛舞会上向女孩邀请共舞的年轻绅士一般,提出了一次次的邀约。绅士得过分的举动让徐念在松了一口气之余,也不禁有些疑惑,他这是想干什么呢?
  也许是被同学们的孤立让女孩感到了孤单,亦或是对局中频繁的败北使得她无意识地将对方放置在了心中一个很高的高度,几个月的陪伴中,男孩与女孩的关系从最开始的陌生到逐渐熟识,女孩逐渐习惯了这个闯入自己生活圈子的男孩。
  因此,当沈殊带著与以往相同的温和语气第一次提出与性有关的要求时,女孩鬼使神差的并没有拒绝。
  ……
  “我大概是疯了吧。”
  穿著学校制服的徐念此刻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当徐念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答应了男孩的要求后,沈殊带著徐念来到了这间废弃已久的空教室中。异常的决断让女孩的思绪出现了混乱,如被催眠般茫茫然地听从著男孩的指挥一路跟随著,就连已经进入教室后都没能找回以往的镇定。
  “我做的这些会让你很困扰吗?”
  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刻正站在女孩的身后,温和体贴的语气一如既往,只是此刻男孩的举动却与绅士没有半分关系。
  沈殊站在徐念身后,伸展双臂将女孩抱在怀里,将头靠在女孩的肩膀欣赏著女孩羞红的表情,双手则是十分不老实地揉上了女孩的胸部。
  努力控制著双手垂在身体两侧不去挣开男孩的怀抱,女孩心情复杂地看著此刻正在自己胸前肆虐的大手。从来没有被异性触碰过的隐私部位此刻正在被男孩隔著衣服任意玩弄著,作为战士来说稍嫌累赘的胸部在男孩的手掌中被揉捏成各种形状。
  “也不……不是要……那个吗……这样做……到底……为什么……”
  刻意忽视著胸部传来的一阵阵异样感觉,女孩断断续续地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从小在军事学校中长大,虽然并非对性爱完全一无所知,但对男女间性事的了解也就仅止于性器的插入。认知外的举动让徐念有些奇怪,而完全没体会过的感觉更是让女孩不知作何反应。
  身体的力气逐渐地流失,女孩无力的身体靠在沈殊身上,任由身后的男孩肆意揉捏著自己的乳房。
  “不行哦,正式的性爱之前,可是有著很多步骤的。”
  女孩的问题让沈殊不禁有些好笑,环抱著怀中的女孩,双手享受著双乳柔嫩的弹性,嘴巴轻轻贴近女孩的耳边,灌输著女孩不知真假的性爱知识。
  “性爱也是有很多的流程的,首先是前戏,经过爱抚过后才是正式的插入。
  只有经过正确的流程,才能体会到性爱的快乐哦。”
  “是这样吗?”
  已经被异样的感觉折磨的全身酥软的女孩没有多余的精力回应耳边的话语,勉强擡起的双手软绵绵地按在胸口异性的手背上,却完全无力阻止对方的肆虐。
  就连对方的手掌堂而皇之地伸进衣服,直接揉捏起自己的乳房时,头脑中都升不起半分反抗的念头。
  “当然啦……仅仅只是玩弄乳房就这么有感觉,没想到徐念同学原来这么淫荡啊……”
  “没……啊……”
  从来没有过的经验让女孩完全无法招架,无力再做反驳,此刻女孩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到了胸部被男性接触的部分。
  大概是错觉吧,男性滚烫的手掌仿佛要将自己融化一般揉捏著自己的乳房,女孩能够感受到乳头正在逐渐变硬,尤其当男孩的手指捏住了自己的乳头开始不断掐弄时,从乳头处发源的快感源源不断地刺激著全身,并最终聚集到了下身,一种完全陌生的感觉一点一滴地积累起来,仿佛火焰般烘烤著自己的身体与精神。
  女孩的牙齿紧紧咬著不愿叫出声音,但全身的颤抖与粗重的喘息却无不说明著身体中潜藏著的情欲,一直注意著女孩反应的男孩当然不会遗漏。预计到怀中的少女已经达到了情欲的临界点,环抱著少女纤腰的左手灵巧地探进了女孩的裙子,精准地找到了私密处的阴核,与蹂躏著少女上身的右手一起开始了快速的摩擦。
  “啊……啊……这是……”
  比此前更加强烈的快感自下身处袭来,冲刷著女孩的意识,已经到极限的精神再也不受控制,一直压抑著的情欲呻吟从口中无意识地喊出。
  满意地看著在自己怀中沈溺于情欲的女孩,身为战士的少女此刻正倒在自己的怀抱中,平日中锐利如剑的眼神此刻满是迷离,身体下意识的挣扎却仿佛撒娇般连仅是轻轻环抱著的手臂都挣脱不开,掌控女孩情欲的认知让属于男性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轻轻撕咬著少女的耳垂,挑逗的话语随著温热的吐息,打在了少女耳边:“牢牢记住哦,这就是我要教给你的快乐。”
  话音刚落,来自耳垂、乳头以及阴核的快感同时袭击著女孩的身体,完全没有体会过的刺激瞬间将本就凌乱的意识冲洗得支离破碎。女孩整个身子靠在身后的胸膛上,全身的肌肉痉挛颤抖著,双腿绷得笔直,当那股升天般的快感散去后,身体仿佛抽去骨头一般瘫软下来。埋在下身处的男人手掌似乎还在动作著,但筋疲力竭的女孩此刻已经完全无心理会了。
  宣泄过后,沈殊就这样抱著脱力的少女一起坐倒在地板上。抽出被女孩下体打湿了的手掌,轻轻舔了舔上面的液体,男孩用嘴唇摩擦著少女娇嫩的脸蛋:“这就是前戏,如果觉得舒服的话,就要开始下一步喽。”
  无力回答,满面潮红的可爱少女仰头靠在男孩肩膀上,乖巧地含弄著伸入口中的手指,无言地作出了回答。
  第二章废弃的教室内,徐念正经历著前所未有的体验。
  此前从未有过的剧烈刺激让女孩的意识出现了断层,当她回过神来,全身的衣服已经被脱光,赤裸著的身体无力地瘫倒在教室内的桌子上,与桌面接触的皮肤处传来的冰凉触感提醒著女孩自身的处境。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此刻就站在自己的身前,居高临下地看著自己,那双刚刚带给自己强烈感觉的双手此刻正不停地在自己的身体上游移著,电击般的快感随著双手的移动不断在身体各处燃起火花,粉碎著空白的意识中仅剩的一点点反抗的念头。
  自从进入了这个无人的封闭空间,徐念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仿佛梦游般完全不听使唤。身旁唯一的男性用种种无法理解的手段给予著自己从未体验过的畅快感觉,二十年不到的短暂人生无法给予她任何应对此等情景的经验,茫然无措的女孩唯一能够做的就只有顺著身体的本能回应著玩弄自己身体的男性想要看到的情欲反应。
  女孩并不否认,自己的内心中对于男女间的性一直抱持有好奇的态度,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当面对沈殊的邀请时,自己选择了接受。只是在亲身经历以前,女孩根本无法想象那是何等的刺激。
  没来由的,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除了对于未知的恐惧外,似乎还夹杂著一丝欢愉的期待。
  潜藏著的念头没能躲过沈殊的眼睛,一直观察著身下女体反应的男孩敏锐地捕捉到了女孩身体中蕴含著的情欲。
  就如同身体上的快感不断刺激著女孩脆弱的精神一般,眼前横陈的玉体也无时无刻不在挑战著男孩忍耐的极限。
  窄小的桌面根本无法完全支撑起女孩修长高挑的身体,整个后背靠在桌面上,而从脖颈往上的部分则是悬空在外。黑色的秀发披散著垂在半空中,秀美的脸蛋上满是情欲的潮红,无神的双眸此刻透著迷离的光,小巧的樱唇无意识地开合,诉说著内心的渴求。
  头部的重量使得纤长的脖颈向后仰著,连带著上半身也向前微微挺起,本就发育良好的双乳在这样的姿势下显得更加坚挺,随著胸脯的呼吸上下起伏,荡起诱人的波动。
  白皙的皮肤如今已染上了红晕,柔美的纤腰微微扭动著,平坦的小腹此刻在情欲的熏蒸下凝结著汗水,修长而饱满有力的双腿垂落在桌子的边缘,无意识地张开露出最隐秘的私密地带,早已经流水潺潺的秘密花园仿佛无言的邀请引诱著外来者的侵入。
  感受到胸口处剧烈跳动著的欲望,沈殊不再继续挑逗情欲难耐的女孩,脱下衣物露出早已经坚挺著的肉棒,紫红色的龟头顶在了女孩的阴户前。被情欲折磨的女孩下体早已是泛滥成灾,借著女体自身分泌淫液,龟头分开从未有人光临过的肉穴,粗长的肉棒缓慢但稳定地直直插入。
  大概是剧烈的武术训练使得处女膜早已经破裂,预想中的阻碍并没有发生,温暖、湿润与巨大的紧握感自下身的肉棒处传来,少女的肉穴自四面八方紧紧包夹著肉棒,强烈的快感让沈殊忍不住哼了一声,双手扶住女孩柔软的臀部,缓缓抽动起来。
  “不……不要……好奇怪……”
  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意乱情迷的女孩此刻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被一支火热的铁棒插入,仿佛将身体贯穿般直插到底。与此前不同的感觉让女孩无所适从,茫然无措地扭动著腰肢与臀部,修长饱满的双腿无意识地盘夹在对方同样强健的腰身上,让双方的结合更加紧密。
  女孩无意识的迎合当然没能逃过沈殊的眼睛,感受到女孩的身体逐渐适应,已经深埋在女孩身体中的肉棒开始了律动,紧致的腔道随著肉棒的插入被霸道地分开,随即因肉棒的抽出而再次回复原样。坚硬的侵入者粗鲁地开发著紧致的身体,给女孩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
  “啊……啊啊……”
  原本仍有些抗拒的话语此刻已彻底变成了无意义的呻吟,紧绷的双腿,蜷曲的脚趾,以及波浪般愈发扭动著的腰肢,无不诉说著女孩身体里高涨著的情欲。
  女体饥渴的反应犹如火上浇油般,进一步刺激了男性的欲望,沈殊低吼一声,双臂用力将女孩倒在课桌上的身体擡了起来。
  “啊!”
  突然间的变动让意识本就模糊的女孩有些惊慌,随著一声惊呼,空闲著的双手本能地环绕住了沈殊的脖颈,樱嘴的吐息伴随著呻吟声打在男孩的胸口,秀美脸蛋上的迷离神色就仿佛在向身上的男性索求一般。
  在心中某种莫名冲动的推动下,沈殊俯下身去,吻上了女孩娇艳的唇。
  “唔……”
  未出口的呻吟被热情的吻完全堵在了口中,微微开合的嘴唇轻而易举地失守,外来的异物扫过女孩的牙齿,侵入到口腔深处追逐著女孩的舌头,得不到发泄的欲望使得女孩伸出了柔软的舌头与侵入者纠缠在了一起。
  上下两处同时传来的感觉仿佛燃烧般将意识焚烧殆尽,完全空白著的脑海此刻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反抗。对方有力的手臂环上了女孩的后背,以仿佛要将其揉进身体般的力道将女孩搂入怀中,柔软的乳房在对方的胸膛上压成了扁平的形状,硬朗的肌肉线条随著乳头的摩擦清晰地传入脑海。
  燃烧著的情欲让女孩忘却了畏惧与矜持,小巧的脑袋向前送去,热情地回应著对方的吻,原本盘在男孩腰间的双腿更是加大的力量,用实际行动诉说著渴望男性更进一步的渴求。
  女孩热情的回应无疑助长了本就高涨的情欲火焰,双手下移,扣住女孩已经不断扭动著的腰肢,沈殊恶狠狠地耸动著腰腹加快了冲击的节奏。肉棒在身体内的抽插搅动带给女孩更加激烈的快感,进一步促使著已经动情了的女孩对异性的刺激作出回应。
  教室内,男孩与女孩的性爱活动随著时间的流逝不断进行著,性爱的地点也从狭小的课桌转移到了地板上。持续的交合让女孩的身体越发投入其中,潮水般的快感不断起落,冲刷著女孩支离破碎的意识,也带给男孩更加强烈的快感。
  与女性的不堪相反,强健的体力使得男性的动作并未因时间的持续而有所减缓,耸动著的腰胯随著一次次发力蛮横地撞击在女孩饱满的臀部,腰胯与臀部撞击著发出啪啪的响声,夹杂在女孩的呻吟声中,此起彼伏。
  剧烈的快感使得早已不堪征伐的女孩濒临极限,迷离的双眼逐渐翻白,娇艳的嘴唇大张著,仿佛脱水的鱼儿般不断开合吐息,隐隐的口水自嘴角流下,喉咙里除了无意识的呻吟喘息声外再发不出任何成调的话语。
  女孩崩坏般的表情与不断紧绷著的身体无疑让男性的征服欲望愈发强烈,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想法,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凶猛,坚挺的肉棒直直贯穿到底,伴随著最后一次的大力挺入,直直贯入的肉棒撞击到了阴道的终点,龟头的尖端甚至刺开了阴道深处的子宫口。
  强烈的刺激让女孩终于忍不住发出尖叫:「啊啊……这是什么……啊啊……
  刺穿了……啊啊啊……啊啊啊……」
  子宫口被突破的强烈刺激,让女孩的身体整个僵直,随即剧烈地痉挛起来,原本柔韧光滑的小腹此刻肉眼可见地持续抽动著,身体内部的阴道更是将刺入身体的肉棒紧紧夹住。
  伴随著一股热流射出冲击在肉棒的顶端,沈殊长舒一口气,猛地紧紧抓住女孩的腰,将自己的精液一股脑儿地倾泻进对方的体内,两人同时达到了高潮。
  压在女孩柔软的躯体上调匀了呼吸,沈殊松开了怀中温软的肉体坐起身来。
  刚刚经历了从未有过的高潮的女孩早已经在极限的情欲中昏了过去,失去意识的身体仿佛被抽去骨头般软成了一滩烂泥,雪白的藕臂无力地张开摊在两边,毫无防备地展露出诱人的身材曲线。
  似乎仍未从高潮的余韵中脱离出来,满是情爱痕迹的身体仍在不时痉挛抽搐著,动人的景象在满足男人的征服欲望之余,也让男孩心中泛起怜爱。将女孩倒在地上的身体抱在怀里,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沈殊一边享受温软的女体躺在怀中的美妙感觉,一边静静等待著女孩苏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