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下属小沛》

  那是一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我老婆因为怀孕了,回苏州老家的话,有父母可以帮忙照应,所以就回去生儿子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台北。
  我从事的是外贸行业,在美国的留学经历,让我很轻松的就谋到了一个部门经理的职务。小公司而已,所谓的经理其实权利也不大,专门负责与客户之间的沟通交流的工作。老婆不在身边的日子是难熬的,平时一到家就能吃到热饭的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做饭,洗衣服都要靠自己。不过好在吃饭可以下馆子,洗衣服有洗衣机。可能长久以来一直养成的对老婆的依赖性,我一直觉得挺不适应。当然,比起生活上的苦,最苦的是心情。
  那时刚接手这个经理职务不久,由于公司业务量猛增,公司新招聘了一个台北**大学的小女生,另外还有几个有几年工作经验的女孩子。其实她是个专科生,总感觉她挺自卑似地。我之所以注意到她,就是因为她的直接上级(一个小teamLeader),老是无缘无故地给她穿小鞋。像她这种刚毕业的学生,职业人生才刚起步,估计让她做个Excel表格都有困难,更别提业务上的处理流程了。按理说女孩有了问题去向他leader请教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而他总是爱理不理的,有时老是大声的吼她,搞得整个办公室都听得到。女孩是普通了点,不过在我眼里,每个女孩都有她的动人之处,关键看你能不能发掘出来。(可能跟我一直以来是个女权主义者有关系,嘿嘿。)我就想,你一个男人,咋这个B样,没事怎么老跟一个女孩子过不去呢,你不就比她早进来两年嘛。虽然郁闷,可惜他不归我管,我又不好直接越级把他K掉。不过,心里蛮同情女孩子的。
  一天因为要对应一个紧急“事故”,我又是整理资料,又是打电话发邮件给美国那边的客户,所以忙到8点多才从办公室出来。这时公司早该没人了,因为公司一向不鼓励员工加班的。出来以后发现,居然还有一排灯亮著。走过去一看,原来是那个女孩子还在电脑跟前。我走过去,她也知道了。就起身站起来,垂手立在一边。模样活脱脱就是个学生嘛。我就问:小沛啊,怎么还不回家啊。她说:现在就走。我一问她住哪边,居然跟我顺路,就一道去地铁站了。
  路上我问她到底在公司干啥呢。她误以为我是以为她在公司干私事或者偷啥机密,急忙说道:我在学英语呢,准备把六级过掉。我说:你过了四级了吧。她点头称是。我就说,有了四级就行了,六级单词稍微记记。关键得把口语练好啊。你想人家外国人是不会管你过了几级的。人家张口你就得说。单词掌握再多,说不明白,或者一到说话的时候就想不起来,那还是抓瞎。另外,我告诉了她我在美国的五年留学历史。她一脸白痴状。老实说我挺讨厌那种崇洋媚外的人。另外,我感觉我的年龄起码比她大五岁。对她这种小女生没电,也不想让她报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于是自然过渡到我的妻子。我告诉她我和妻子就是在美国留学时候认识的。她虽然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比较大,但在听到这一切之后,还是发呆了起码五秒钟。那时我除了对她遭遇到了这么个leader,深深的同情之外,并没有任何的情愫。后来我鼓励她,英语方面的任何问题都可以来问我。但前提是我不在忙工作的事情。后来随便聊了聊,没多久我就下车了。
  后来她总是装的真的对我没有了任何幻想,来问我问题的时候,完全都是一副学妹对学长的的口吻。渐渐的我们也熟了,有时候她会有意无意地问到我的妻子,问我们有没有吵过架;有时候也会开一些纯“学术性”的玩笑;有时候我随口会问她要不要我给她介绍个对象,她总是表现的欢天喜地,可并不急于见那个“对象”。我知道她只是喜欢和我在一起。像我这个年纪的男人对她这个年纪的小女生应该是蛮有杀伤力的吧?可是她有意无意地用她胸前的那对“丰满”划过我的手臂的时候,我还是能感觉得出来一丝特别的味道。我挺忠于我的太太的;而我又感觉她那么小,跟她在一起只会伤害她。虽然在美国呆过,我的本质还是挺“中国”的。
  正应了我的那句话,每个女孩都有她的动人之处,关键看你能不能发掘出来。
  我发现她其实也挺开朗的。笑起来挺好看的。不过,那时我跟老婆“生活”融洽,每天都在为小宝贝而“努力奋斗”著,到一直没打她什么注意。一切都显得那么纯洁,不,应该是圣洁。
  一晃差不多半年过去了,这半年之内,小沛的性格有了很大的改观。穿著打扮也有了OL的派头。也许是她本来就这样,只不过当初完全被她的那个小领导吓倒了,所以才似乎那么木讷。经过我的?发与疏导,她终于释放出原本开朗自信活泼的一面。我为她的成长而感到由衷的自豪。
  见她英语口语有了很大的提高,有时候跟客户的视频会议,我也会有意地安排她发言。跟外国人有了直接对话的机会之后,她的英语进步更快了。一次Boss过来,问我一个人忙得过来吧。要不要给我配个秘书啥的。我想都没想,道:那就要小沛吧。上次让她复印个文件,我都没说她就把正反面复印到一张纸上了。她做事情挺仔细,我觉得她能当个称职的秘书。Boss一听就冲我一脸坏笑。我也笑了,反正心里没鬼不怕鬼敲门。事情就这么定了,她成了我的私人秘书。坐在我办公室的入口处。
  两个人距离近了,关系也更融洽了。有时候聊天说到高兴处,就会用她的家乡话四川话跟我来两句。四川话主要是语调比较特别,其实还是蛮好懂的。想必大家都有体会。
  后来就是老婆怀孕6个月回桃园了。这也就到了本文的高潮部分,我并没有想过会和她发生了一次关系。
  一个周五晚上,她打电话叫我过去给她搬家。我心想,反正一直当她是个小妹妹,她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台北也没什么亲人。帮就帮咯。第二天起了个大早,10点钟赶到小沛的住处。到了她的房间,才发现她居然才刚起床没多久,东西还没收拾完。只把被子和一些厨房用品打包好了。她见我到了,显得异常高兴。口口声声说道:这些都是女人的事,你现在歇会,等下有力气帮我搬。
  我边笑著,边帮她收拾东西,道:你怎么那么懒啊,睡到现在啊。这时我随手捡起床上的一件外套,发现下面居然是还挂在衣架上的五六个红红艳艳的小内裤。我差点晕倒,感觉捂紧鼻子。她这时正好扭头过来收拾东西,我俩几乎是同时都发现了这些小可爱。为了化解尴尬,我赶紧若无其事地说:你真是懒得可以啊,一个礼拜的衣服都聚到周末洗啊。她笑著笑说:还不是为了快要到来的英语考试嘛。我趁她继续收拾东西的空挡,赶紧把这些小亵裤塞进了包里。主要是快中午了,有点饿了。想赶紧搬到地方就去吃饭。另外,搬家公司的车也快到了。
  这边从五楼搬下去,到了新的住处又要搬上10楼。虽然有电梯,可也把我累得够呛。明明是她搬家,却是我一个人搬上搬下。她在一边还幸灾乐祸地骂我怎么那么慢。不时地还?起美腿,“赏”我两下“佛山无引脚”。我举起拳头,她又做了个鬼脸,扮出了一副小鸟伊人状。吵吵闹闹,好不容易,全部搬完了。我又不觉得饿了,就是渴的难受。她见状冲我神秘一笑,道:我包里还有一瓶昨晚没喝完的爽歪歪,你要不要喝。“不要,才怪”,我一把抢了过来。这个陌生的地方,叫我上哪买水去,即使买到了,肯定也渴死了。
  站在10楼的大落地窗户边,她俯瞰著这个飞速前行的国际化大都市。若有所感亦或是鼓足勇气,说道:军,我其实一直都挺喜欢你,不,应该是崇拜。大学时没有正儿八经谈过恋爱,因为那时不懂得爱情。现在懂了,可惜。。。她眼眶渐渐有些湿润。
  我的心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我知道一个女孩子向一个男孩子示好,单就这份盛情,我们都不该辜负。于是我一把抱住了她,只是轻轻地,一切还是那么“圣洁”。她则顺势靠在了我的肩膀,笑得好灿烂。不过,泪珠还是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我当时挺感动的,于是吻了她的额头。扑鼻的淡淡处子幽香,搞得我瞬间意乱情迷起来。我的唇又向下,吻上了她那晶莹的珍珠。她轻声问我:泪水啥味道啊。我说:好甜。我笑著舔干了她两颊的泪珠。她笑得愈发灿烂。就这样,我轻轻地搂著她,她也环著我的腰。许久,她推开我。冲我眨巴眨巴她那会说话的大眼睛:你不是早说饿了吗?赶紧吃饭去啊。
  ※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我望向窗外,发现下雨了。于是拿起伞,和她走下楼去。路上我们共乘一伞,奇怪的是大家话都不多,但却让我找到了那种和妻子在一起才有的温馨感觉。她在低著头想著心事。我知道我和她是不可能发展下去的,刚才这样就是大家能容忍的极限了,适可而止吧。我这样想著。
  吃饭时,她自作主张地帮我们一人要了一罐啤酒。席间我们有说有笑,一扫刚才的尴尬。
  吃完饭,路过超市,我们走了进去,她问我要喝啥。我挑了一瓶果汁。她则要了一瓶爽歪歪之外,又拿了两罐啤酒。付钱的时候,她抢在我前面,道:刚刚吃饭你付的,现在该我了。咱们亲兄弟明算账。我乐了,懒得跟她计较。我知道她一个人在外养活自己也不容易,不过还是让她自己付了。
  到了她的新家,又帮她收拾了一下。其实主要是她在忙,我则是听她调遣。女人在这方面的确比男人有天赋。一切都收拾好后,她让我坐坐她的床。我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就坐了上去。她问:感觉怎么样?我心说:蛮舒服的,跟趴在老婆正面的感觉一样。嘴上说道:好软啊。她说:就是啊,你不看我底下垫了三床被子。我一看还真是的。于是想起了小时候看的安徒生童话里《豌豆公主》的故事。于是调侃道:要是在三床被子下有颗老鼠屎,你能感觉到吗?她立马皱起了眉头,佯装生气。还真的翻开被子检查了一番。我就跟她讲了这个故事。
  从前有一位王子,他想找一位公主结婚,但她必须是一位真正的公主。
  他走遍了全世界,想要寻到这样的一位公主。可是无论他到什么地方,他总是碰到一些障碍。公主倒有的是,不过他没有办法断定她们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公主。她们总是有些地方不大对头。
  结果,他只好回家来,心中很不快活,因为他是那么渴望著得到一位真正的公主。
  有一天晚上,忽然起了一阵可怕的暴风雨。天空在掣电,在打雷,在下著大雨。这真有点使人害怕!
  这时,有人在敲门,老国王就走过去开门。
  站在城外的是一位公主。可是,天哪!经过了风吹雨打之后,她的样子是多么难看啊!水沿著她的头发和衣服向下面流,流进鞋尖,又从脚跟流出来。
  她说她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是的,这点我们马上就可以考查出来。”老皇后心里想,可是她什么也没说。她走进卧房,把所有的被褥都搬开,在床榻上放了一粒豌豆。于是她取出二十床垫子,把它们压在豌豆上。随后,她又在这些垫子上放了二十床鸭绒被。
  这位公主夜里就睡在这些东西上面。
  早晨大家问她昨晚睡得怎样。
  “啊,不舒服极了!”公主说,“我差不多整夜没合上眼!天晓得我床上有件什么东西?我睡到一块很硬的东西上面,弄得我全身发青发紫,这真怕人!”
  现在大家就看出来了。她是一位真正的公主,因为压在这二十床垫子和二十床鸭绒被下面的一粒豌豆,她居然还能感觉得出来。除了真正的公主以外,任何人都不会有这么嫩的皮肤的。
  她听完,没精打采地道:我又没有那么好的命,或许尊夫人能感觉得出三床被子下有颗老鼠屎。说完一副阴笑。
  转脸间,她拿来了刚买的两瓶啤酒。我说刚喝了一罐了,你还能喝啊。她满脸的不屑,道:不开心的时候我就买一瓶回来喝咯。我开玩笑地道:你现在酒量这么大了,莫非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啊?她低头说道:就是这半年练出来的。我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
  她转过头,注视著我。大眼睛里,秋波流转,似乎有好多东西要跟我讲。我其实明白她的心思。她大胆地搂住我的脖子,吻上了我的唇。
  我的心里剧烈地斗争著。。。
  这时脑海里闪过了大学时候读的一本书,日本作家村上春树的著名作品《挪威的森林》,里面有个场景是讲玲子和主人公渡边的一场戏。。。。
  “渡边,跟我做那个吧?”弹完后,玲子小小声说。
  “不可思议。”我说。“我也在想同样的事。”
  在拉上窗帘的黑暗房间里,我和玲子极其理所当然似地相拥,互相需要对方的身体。我帮她脱下衬衫、长裤和内裤。
  “我度过一段相当曲折的人生,做梦地想不到会让一个小我十九岁的男孩脱内裤。”玲子说。
  “要不要自己来?”我说。
  “没关系,你来好了。”她说。“我满身是皱纹,你别失望才好。”
  “我喜欢你的皱纹。”
  “我会哭的。”玲子轻声说。
  我吻遍她的全身,用舌头甜她的皱纹。我的手按在她那宛如少女的小乳房上,温柔地咬它的乳头,手指伸进她那温湿的阴道缓缓抚动。
  “渡边,不是那里。”玲子在我耳畔说。“那只是皱纹。”
  “怎么这个时候还会开玩笑?”我无奈说道。。。。
  我搂住了小沛,她也凝视著我。她眼里满是激动和亢奋。我深情地望著她,并没有进一步行动,就这样望著这个可爱的女孩。其实我想告诉她,我真的很抱歉,我不可能为她牺牲掉我的婚姻,我是那么地爱著我的妻子。可是同时发现我又深深地爱上了她。她用眼神鼓励著我。小声地说道:我们只是兄弟,我不会破坏你的家庭。我的心又是一颤。
  这时我又想起了渡边和玲子,以及她的吉他曲“挪威的森林”。。。原来,做爱也可以作为一种心理治疗的手段。渡边就是用自己的身体,安慰了大她19岁的玲子。甚至让她明白了生存的乐趣,从而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勇气。我为什么不能牺牲一下自己,以安慰这个为我伤透了心的红?知己呢。
  我轻轻地用右手托住了她的背,左手挽住她的臂膀。她全身酥麻在我的怀里。我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一点点地喂在了她的嘴中。她一口一口咽了下去。我抱起她,让她枕到枕头上面。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腋下,嘴则吻上了她那水水的唇。我们来了个法式的热吻,直到双方都呼吸不过来为止。
  这时她的泪又情不自禁流了出来,我照单全收,她则破涕为笑。
  我的手则很自然地搭在了她胸前的“两只小白”上,虽然仅仅是盈盈一握而已,但是却弹性十足。我一向不喜欢那种奶牛似地女优,这种小巧的乳房才是洒家的最爱啊。她的身子明显在颤抖,我的手稍作停留,继续与她“唇枪舌战”,让她慢慢放松下来,用心感受这可爱的美好时光。
  接著双手环到她的背后,她配合我侧过身,让我看清乳罩后的暗扣。我轻轻一拨,解开了它,任由蕾丝花边的乳罩就这样耷拉在她胸前坟起的双峰上。我边吻著她的椒乳,边解开了她的裤子。她顺从地弯起腿,让我顺利地褪了下来。她悄悄地拉过我的手,将之带进了她的神秘地带。我一下子忍不住差点要射出来。原来女人真是水做的,她下面早已经泛滥成灾了。她的脸立马红了起来,头恨不得塞进我的怀里。我起身帮她褪下小亵裤,上面早已沾上了她那晶莹的体液了。我低下头,用舌头舔在了她的阴蒂上。她剧烈颤抖著,一把把我的头推开。说道:别舔啊,那里好脏的,我也没洗。我说:没关系的,只要是你的,我都喜欢吃。她笑了。脸更红了。
  此刻的她,下半身早已玉体横陈在我的面前。冰肌胜雪,娇艳如花,我痴痴地看著她。
  她慢慢地握上我的分身,它早已昂头挺胸,雄赳赳,气昂昂,只等著跨过“鸭绿江”了。我并不那么急于插入,而是从她的耳根,脖子,椒乳,肚脐,三角地带大腿两侧,一路吻下去。最后配合手指顶在她的肛门附近,又舔上她的阴蒂上。她实在忍不住大声地嘤咛一声叫了出来,身体痉挛著,阴精激射而出。她高潮了。
  等她高潮稍微褪去,我举起愈发生起勃勃的分身,靠近了她的湿润。她也知道接下来意味著什么。这时我的分身也分泌出了不少液体,靠近了她的玉壶之后,很轻松滴就滑了进去。她咬著牙,皱起了眉头。我问她怎么样了。她回答我居然她还是第一次。
  我的天啊,我都做了些什么啊。不过,那天我们都很敏感。她起码高潮了三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