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火上的女人》

  一个睡意朦胧的春夜。
  半夜深更,万籁俱寂。一个下了班的中年人,几杯黄汤下肚后,带些许的醉意,踏著不规则的脚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这中年人刚才还大声「唱」著歌——不,与其说是唱歌,倒不如说是在「呐喊」!可是,此刻他的「呐喊」声却不由得越变越小——————最后,雄壮的「呐喊」声,只变成了嘴里发出的嘟囔的杂音。
  原来,这中年人走著走著,走到了这一片「高级别墅区」前面。一排排高高的围墙和一扇扇厚厚的铁门巍然挺立在寂静的夜里。中年人看了这景象之后,声音就不由得越变越小。每次经过这里,回到自己那个小得像火柴盒的「家」时,这个中年人都会觉得自己好像又「老」了一点。
  「哎!同样是人,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啊?」中年人一边看著高高的围墙,一边自言自语。
  当然,再怎么抱怨也是没用的。正如我们所知,很多人只是为了「抱怨」才「抱怨」的,这中年人也不例外。
  为了早点走完这条「宅邸大道」,中年人稍稍加快了脚步。刚走了五、六步,却又停下来————「奇怪?」原来中年人看见有人企图爬上其中一幢别墅的围墙。
  当然,按常理来讲,这个人也许是小偷或是「创空门」的。但是,令中年人感到奇怪的是,在明亮的街灯照耀下,映入他眼帘的竟是一条短裙和一双修长细白的腿——也就是说这个正在爬墙的人是一个女人。而且,怎么看都觉得像个年轻的女人——,说她是个少女也许更恰当些。
  「哎——使劲,使劲——」这个少女一边努力地用脚去够围墙的顶端,一边发出为自己加油的声音。
  刚好围墙里有一棵树的树枝伸到墙外,少女好像想攀著它跳进去。
  「这可真是怪事,难道有这么笨的贼吗?如果这别墅是她家的话,走正门进去不更好吗?」中年人一边想著一边走进围墙,然后抬头看上面的少女————费了半天劲才爬到围墙上的少女,突然发现底下有人在看著自己,可她却一点也不惊慌。
  「叔叔,晚安!」少女突然对中年人说。
  「啊——」中年人对这突如其来的问候感到有点意外。「爬——爬,上去,很——很累吧!」
  「还好!」
  「你——你为什么,不从——从正门——进去呢?」
  「我家里有个心地很坏的继母就,她不让我进去吗!」
  「哦——」
  「那么,我要进去啦。」
  「哦!再见。『中年人有重新踏上归途——有钱人家也不一定都没有烦恼啊!
  中年人点了点头,好像又顿悟了些什么道理似的,连走路的步伐也轻快了起来。
  而另一方面,这个少女正一边强忍著笑意,一边目送著中年人的背影渐渐模糊后,才用手把树枝拨开,往院里看——少女有著一张可爱而带著稚气的脸。不!
  说她不漂亮又不贴切。可是,说她是美人嘛,——却跟我们印象中的美人有点出入。她的眼睛比一般人的要大得多,鼻梁很直,可是有一张看起来就让人想到顽皮的小孩的嘴。
  树底下,是一大片草坪。草坪的另一端,一幢巨大的宅邸正沉睡在黑夜里——「小心——小心——」少女轻声地告诉自己,然后蹲著脚尖把双手移向了树枝。
  「啊——」少女好像不小心抓到了细树枝,一下子全身失去了平衡,随著地心引力,「扑通」一声跌到在地上。
  「好疼啊!」
  在这么漂亮的院子里,竟然会有人出现痛苦的表情。
  「怎么搞的!竟然没有抓到——」少女一边撅著嘴抱怨,一边揉著屁股站起来。然后,她把刚才先丢进来的书包捡起来,横穿过草坪向大宅邸走去-走过了摆在花园里的白桌子和白椅子后,少女停在一扇玻璃门前。
  「不知道能打开吗?」少女自言自语地说:「管他呢!反正不试也不行——」
  她轻轻地用手往前推,没想到门真的开了,没出一点声响。
  「奇怪——难道长谷沼忘了锁门吗?」
  少女一边想著一边拉上了玻璃门,走进漆黑的屋里。突然间,灯腾地亮了起来。这回少女可真的吓了一跳。
  「小姐,你回来啦!」一个穿著和服,年纪五十岁左右的妇人,低著头,出现在少女面前。
  「你吓了我一跳——」新井直美撅著嘴高声说道:「你刚刚醒来吗?」
  「年纪大了,所以太早也睡不著。」
  「如果不是我把你朝醒,你大概不会知道我回来吧!」
  直美把书包丢在沙发上。
  「小姐,下次回来,还是从正门走好一些吧!」长谷沼一边把直美丢在沙发上的书包拿起来,一边对少女说。
  「恩——我好像胖了吧!该减肥了。」直美说道:「真累啊!我想洗澡。」
  「好!我马上帮你准备。」长谷沼点了点头。
  「洗澡之前我想先吃点东西。」
  「小姐,你想吃什么,我马上去弄。」
  「难道你就不能偶尔说一次『对不起,你要的东西刚好没有了』吗?」直美一边瞪著长谷沼,一边抱怨。
  「小姐的事,我怎么敢疏忽呢?所以——」
  其实这也难怪。因为长谷沼长谷沼在新井直美生下来之前,就一直在这个家里做女佣。
  「好吧!我要先洗澡!」直美边走出客厅边说。
  「换洗的衣服我已经准备好了。」
  「奥!」
  「内裤是那条印有彩色花纹的,可以吧?」
  「随——便——」说完,不知道是生气还是羞愧,满脸的红晕,飞上直美的面颊——新井直美看起来大概只有十七、八岁,一副娃娃脸。可是,她已经是东京都内一所有名的私立大学的三年级学生了。
  很快,直美脱光了衣服,走进贴满大理石的浴室,然后一股脑儿地「滑」进了大浴槽,水花差点溅了出来。
  「啊——真舒服!」
  一个非常白嫩、丰满、娇艳,令人呼吸停止,血液奔流的性感恫体,在浴缸中犹如天仙戏水。直美轻轻躺在浴缸里,微闭双眼,左手拿著淋浴喷头往白嫩的肌肤上喷洒。当暖暖的水注流到她那粉红的阴户时,直美悠然感到一种未曾有过的快意,「嗯,恩——」她不由地哼哼起来,伴著她的快意,「这难道就是那种神秘的感觉,真的好舒服呀!」
  直美将另一手伸向了自己长满乌黑阴毛的地带,开始在阴户周围搓来搓去,快意也渐渐增强,直美感到阴户里冒出一股股的黏液,她再也忍不住,用手指扣弄起来,淫水也流了很多。直美「诶呀,诶呀」地乱叫起来。几根手指在自己粉嫩的小穴里开始上下抽动起来。「嗯,哎呀——好舒服呀——」
  长谷沼听到叫声后,以为是小姐受了伤,赶快跑向浴室。当她打开门后,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一动不动地看著直美小姐。
  浴缸里的水早已被直美放完了,她平躺在那里,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直伸著。
  肉感的阴唇被直美搓弄之后,变得膨胀起来。直美微闭双眼,享受著自慰的快感。
  长谷沼虽已徐娘半老,可性欲却仍很强,看著小姐这个骚浪的样子,渐感自己心跳加快,内裤也黏湿了,两只手不由地伸向衣内,将内裤扯下身去,使劲地用手指扣弄起肥大的阴户。
  长谷沼的动作把直美小姐惊醒,但两人都在兴奋中,更无半点羞涩之意,直美也正感到自己的手指又细又短不能满足,一看到长谷沼便似见到了救星。
  「长谷沼,快来帮帮我,我想舒服——」
  「是的小姐,你稍等一下。」
  长谷沼完全明白她的意思,想起了厨房里还有新鲜的黄瓜,粗细正好像男人的阳具勃起时的样子,而且上面还有一些小刺,更能刺激快感。
  长谷沼手拿著一根黄瓜来到直美小姐跟前,掰开她的双腿,露出那毛茸茸的阴户,把头放到直美的阴户前,伸出舌头,开始舔她的阴蒂。
  「哦——长谷沼——你舔得真棒——」
  「哦小姐,你等一下,等著我更让你舒服一点呀!」
  「长谷沼你快点儿,我快爽死了。」
  长谷沼急忙停下来,改用小黄瓜慢慢放进去,一边上下抽动,一边转动。
  「哦——我好舒服呀,你弄得我好爽呀——」
  长谷沼开始用力抽动黄瓜,淫水往外流得更多了。
  「啊——长谷沼,我好好舒服呀——你再使一点劲,我快不行了,快——,啊——,啊——我不行了。」
  随著黄瓜的拔出,一股阴精像喷泉一样,从直美的小穴里泄了出来。
  「小姐,求你也帮帮我,让我也舒服一下吧。」长谷沼一边说,一边把黄瓜又插进了自己的阴户里。
  「好的,长谷沼,我也来让你舒服一下。」
  长谷沼便顺势躺在了旁边的地毯上,叉开两条大腿。直美接过黄瓜,使劲地在长谷沼的阴穴里捣了起来,她知道使劲越大,对方就会越舒服。
  「长谷沼,你很爽吧!叫呀,我想听你叫,快叫呀!」
  「啊——小姐,你插得真好——我美死了——」
  直到长谷沼瘫软在地毯上,直美才住手。
  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都起来,又各自冲了个澡,长谷沼穿好衣服便先走了出去。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好像刚才的事情就没有发生过一样。
  直美懒懒地把双手展开,把头靠在凉快的大理石枕上,两只眼睛看著天花板。
  她的眼神好像要把天花板穿透,然后再把天花板外银光闪耀的星星都摘下来似的。
  「想吃点什么吗?」直美裹著浴巾走进餐厅时,长谷沼问道。
  「我到这儿来当然就是想吃东西嘛!随便帮我弄个蛋炒饭好了!」
  「嗯!我马上去做。」
  直美一边用毛巾擦著湿透了的秀发,一边拉出椅子坐下来。面前是一张六个人坐都不嫌拥挤的方形餐桌,可是在这儿吃饭的人,经常都是直美一个人。
  「长谷沼真有两手,凡事一经她手,都变得服服帖帖的。」直美一边侧著头无意识地擦著头发,一边暗暗地想。
  不到三分钟,饭和汤就准备好了。
  「今天,爸爸那儿有什么消息没有?」直美边吃边问。
  「嗯!傍晚的时候,老爷打了一个电话来。还是担心小姐您的事。」
  「担心我?那他干嘛不回来?」
  「小姐——,老爷也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才没办法回来的啊!」
  「工作?他也可以每天从日本到美国去上班啊!」
  「小姐!这,这不是太离谱了吗?」
  「离谱?那爸爸叫我搬到美国去,不是更离谱吗?——到美国去有什么好处?」
  「你到美国的话,一家就可以团圆了啊。」
  「一家团圆?」直美的神情有点奇怪。
  「是啊。」
  「好了好了,不要再说了,再给我一点汤。」
  「是。」
  直美一边看著长谷沼用她那双不怎么显得粗燥而又灵巧的手把汤倒进她的空碗里,一边有感而发地问道:「长谷沼,难道你对」她「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吗?」
  「小姐,你说的是」夫人「吗?」
  「夫人?」直美先是睁大了眼睛,看了一下长谷沼,然后把下巴靠在餐桌上。
  「虽然『她』是爸的太太,可是——『她』不是我妈啊!」
  「小姐,你不觉得你的这种思想也有点陈旧吗?」长谷沼长谷沼稍微露出了笑容。
  「——我倒不是说爸爸一辈子不该再结婚。可是,像她——像她这种只比我大十岁的女人,——当然啦。爸爸娶它不要紧;可是,总不能强迫我叫她『妈妈』吧!」直美一股脑儿地发泄了一通牢骚。
  「反正啊!老爷总是希望自己唯一的女儿留在自己的身边嘛!——小姐,您用完了吗?」
  「嗯!你收拾吧!——可是,话又说回来,我已经二十岁了啊!如果我还只是个三、五岁不懂事的小孩。倒不要紧,可是——」
  「小姐!在父母亲的眼里,孩子是永远都长不大的啊!」
  「我已经是法律上的大人了!我不但有选举权,而且也可以喝酒、抽烟了!」
  「小姐!您未满二十岁以前,不就会喝酒了吗?」
  只要是和直美有关系的事,长谷沼记得一清二楚。
  「哼,真不公平!」直美暗暗地叫屈。「不但如此,而且——而且我也可以公证结婚了!即使没有父母同意。」
  「嗯!没错。」长谷沼笑著说。
  「对了——,我怎么一直没想到呢?」直美一幅恍然大悟的神情。「——如果结婚的话,我就不用去美国了吧!」
  「可是,小姐,再过五天,你就得去美国了啊!」
  『五天也不算短。只要有个时髦的对象,在谈一天的』恋爱『马上闪电结婚,不也挺美吗?「「小姐——」长谷沼的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了。
  直美看了看长谷沼,然后俏皮地说:「我是开玩笑的!怎么新潮,也不会去做这种事的饿,你放心好了。」
  「奥——我想睡了!」直美达了个哈欠,然后站起来伸了伸懒腰。「休学申请书已经送到学校,明天不用上学了。可是——又没有别的地方去——。如果明天中午以前我还没起床的话,要记得叫我呵!」
  「嗯,我知道了。」
  直美一边走出餐厅,还一边俏皮地回过头来对长谷沼说:「如果我穿了白纱的结婚礼服,会很漂亮把?」晚安,我去睡觉了!「「小姐晚安!」
  长谷沼长谷沼站在门旁,目送著直美一蹦一跳地上了楼,然后才含著笑意走进了厨房。
  「这孩子也真是的——」长谷沼笑著说。
  突然间,好像是直美跳上床的声音吧,从二楼传来了「咚」的一声响。长谷沼不由得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好像又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2。
  「都半个月了!为什么没抓到一点证据?」典型的歇斯底里症。
  「太太,侦探是一项非常微妙的工作。」社长平本摆出一副勉强的笑脸又十分圆滑的说道,「万一您丈夫发现被跟踪或被监视,那就完了——,因此,我们必须慎重。」
  「是在慎重地敲竹杠,是吗?」那位太太一针见血地说:「时间越长,你们越是赚钱。」
  歇斯底里变成了冷言讽刺。
  「太太,我们绝不做那种缺德的生意。的确,在同行中有这种人存在。但是,辜负顾主信赖的事我们绝不做。」
  「我父亲常说,」太太打断他的话说,「说大话的人不可信。」
  平本一时闭口无言。
  「我丈夫就是一个能说会道的人,我完全被他骗了,真的。」
  太太放下二郎腿,在她放下腿的一瞬间,短裙也随之飘然地飞起来。
  平本的眼睛顿时直了起来,忍不住双眼盯著这位贵妇的大腿,同时鼻中嗅到了一股成熟女人的体香。看到平本的色瞇瞇的样子,太太不由地兴奋起来。毕竟丈夫在外面私搞,肯定回家后没有了精力,她也好久没有得到满足了。于是她故意把裙子轻轻地往上一提,顿时,粉红色的内裤映入平本的眼帘。这还不算,她一只手在自己那挺拔的胸脯上轻轻揉动,一只手的食指放在嘴里允吸,还向著对方淫淫地笑著。
  这女人也真是个美人坯子,两条修长的玉腿又白又嫩,乳房挺拔,嘴唇鲜艳润泽,简直让人神飞魄散。
  平本看得出神,早已按奈不住心中的欲火。贵妇那副妩媚的样子,勾得他心猿意马,魂不守舍。这时社里恰巧只剩下两个人,平本把唯一的女办事员坂下浩子支出去买茶叶。转过身来,猛然扑向了对面的太太,紧紧地抱住她,又啃又咬地。这位夫人像一只驯服的羔羊,静静地躺在椅子上,享受著爱抚。
  平本跪下来,脱掉了她的裙子,三角地带的丰盛阴毛隔著粉色内裤显现出来,阴户上面已经是潮湿的一片。他将手伸进了内裤里,顺著女人的大腿扯了下来,乌黑的阴毛清晰的显露出来。
  平本索性将太太的双脚搭在自己两肩上,使她那肥美的阴户正好呈现在面前。
  把嘴放上去,贪婪地允吸著流出来的淫水。同时两只手向上进入她的内衣里,扯开文胸,抓到了她的双乳上。
  「你的乳房真大呀!私处可真够肥的。」说著,平本竟然把自己的舌头伸到里面,一出一进的抽动起来。
  「哦——啊——你还真会讨女人的欢心——弄得我好舒服,好爽——」
  平本用舌头抚弄著她两片阴唇,那里面是红红的,外面长满了黑黑的长长的阴毛,旁边的大腿根部和小腹却又是洁白如玉。
  「你现在就干我吧,我好难受,我要——」经过舌头的一番玩弄贵妇央求道。
  「我也正有此意,好想干你。」
  「那就快点吧,怎么才好呢?」
  「我想用后进式!」
  「什么呀,简单些吧。」
  「就是你站在椅子旁,双手扶著椅子,我从后面插进去,让你舒服。」
  「好呀,好呀,就这样,」说著她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对著平本,翘起自己的臀部。
  平本也不脱裤子,只把阳具从前门掏出来,已经是硬得像铁棒一样。他掰开撅向自己的白屁股,在那茸茸阴毛丛中,便显出一条红嫩的阴沟来。也来不及细看,平本的胯部稍稍使劲,一根火热的阴茎便顺势溜了进去。
  平本感到整个阳具秃面似乎有千万只虫子爬动,瘙痒不定。太太同时将屁股向后使劲,迎合平本的阴茎,看似一般的阴沟,却像无底洞一样将那根阳具连根吞了进去。两人都给对方带来了温暖和快乐。
  平本闭上眼睛,两手扶住她的腰肌,深情地干了起来,一出一进。
  太太被他插的摇头晃脑,淫水更是向外猛流。
  「哦——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真的好舒服呀。」
  「好,我让你更舒服。」说完,平本便更用力了,整根阴茎充满了血,又粗又红,对准她的阴户,猛烈地抽动。
  「快,我不行了,要来了。」
  「啊,等等我。」
  可是女人还是先到了,阴户仅仅夹住阴茎不住地颤抖。
  正在这时,外面的大门响了一声,接著又传来倒水冲茶的声音。
  交合中的男女都知道是女办事员回来了,忙分开各自整理著自己的衣服。
  「那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但不管怎样,三天之内要抓到我丈夫与人私通的现场证据。」太太首先说道,「我丈夫同那个女人隔一天幽会一次,三天时间足够了吧。」
  「可是,太太……」
  「如果三天之后仍然抓不到一点证据,我就宣传你们这个侦探社是白吃饭的。
  我认识的人很多,对你们的工作多少会有些影响的。」她强硬地说著,嘴边嗤地一笑,「」但愿你不是个只会说大话的人。说完,她转过身,叭地一下拉开接待室的门,大摇大摆地走出门去。
  这时,坂下浩子两手端著茶盘走进屋里。
  「怎么,走了?」
  「哎。这两杯茶都给我。」平本迎合的笑脸这时转变为对下属的严肃表情。
  「是」
  啜了一口坂下浩子送上来的茶,平本说:「喂,江山这家伙没电话来吗?」
  「从昨天一直没电话。」
  「这家伙干什么哪!」平本咬著牙说。
  「是啊。」
  坂下浩子并不知道。平本一仰脖子喝光了茶。
  「太淡了,这也是茶?」
  「您说过要节约茶叶的呀。」
  「是吗……」平本咳嗽了一声。
  「哦,好像有客人。」
  收发室传来门铃声,坂下浩子想去开门。
  「喂,坂下君!」平本叫住她,「正好,要是客人,就把这杯茶端上去。」
  坂下浩子一边往收发室跑一边在心里想,必须尽快另找一个工作。
  「请进!」他又恢复了平素的笑脸。
  「我想来委托一件事。」
  进来的是一位身著上等和服的妇女。坂下浩子想换一杯茶……。
  「……您要委托的是为小姐当保镖?」平本说。
  他心中盘算,不能放走这个顾主,看她那模样像个有钱人。
  「不是我女儿,是我服侍了近三十年的那家主人的小姐。」
  什么?女佣人?平本心里凉了半截。
  「小姐还有四天就要到美国去,请在去美国之前保护她。」
  「什么,这个……这样做有什么原因吗?」
  「不!当然,小姐有事的时候不能让你们保护,只是,小姐说不定会闹出什么荒唐的事来,这种可能性是很大的。」「噢。」
  「就是所谓盯梢兼保镖吧。」
  「这种差事可不容易呀。」
  「我知道,费用多少都没关系。」
  平本又打量了一下对方。
  「那么……您是说,要一直跟在那位小姐的身旁,是吗?」
  「如果可能的话,请尽量别让小姐知道。」长谷沼长谷沼说,「我来委托这件事,小姐是不知道的。」
  「那……太困难了。」
  「万一知道了我也没办法,只是请尽量隐蔽一些。」
  「您的意思我明白了。」
  平本答应了,可心里却在想,也许拒绝她是聪明的。
  这个侦探社最近经营不佳,优秀的人才都被人挖跑了。一句话,像样的一个也没有。
  他觉得,这样困难的差事没人能胜任。而且,声称「费用多少都没关系」,事后连杯咖啡钱都不肯付的吝啬顾主并不少见。
  「嗯,听您的意思,好像是一桩非常特殊的工作。」
  「当然,费用也不一般吧。」
  「是啊,多少要贵一点。」
  「这次我带来五十万元。」长谷沼拿出一只信封,放在桌子上,「不足的部分以后结算。」
  平本生怕颤抖的手被对方发现,一把拿起厚厚的信封。
  「那么……我给您开收据,请稍等片刻。」他出了接待室,连忙回到座位上。
  「走了吗?」板下浩子问。
  「没有呢!
  平本从信封里取出一沓面额一万元的新钞票,飞快地数了起来。
  「哦,会不会是假钞?」
  「别说丧气话!……没错!五十万!」
  平本前地叹了一口气:「喂,坂下君,把咖啡和点心给客人准备好。」
  「给我也来一杯,行吗?」
  平本迟疑了一下,转眼又显出大方的样子说:「嗯,好。」
  平本心里美滋滋地想:「先是和美丽的夫人做爱,接著又是一笔这么赚钱的生意,真是双喜临门呀!那夫人的大腿摸起来真软,干起来——就是还没过瘾。」
  做爱的快感带来的好心情,使平本看著谁都挺舒服,包括眼前的板下浩子。
  板下虽称不上美丽,但却长得很有性格,短而精神的头发,乖巧的脸蛋,红润健康的肌肤更是透露著一种年轻人特有的气息。
  「板下,你在忙什么呢?」
  「哦,社长,你叫我。」板下放下手中的工作,走向平本。
  平本两眼直直地盯著对方的双乳。
  「板下,其实你平时工作很努力,这我是都知道的,适当时候,我会给你加薪的。」
  「谢谢社长,我一定更加努力。」可是她看到平本的目光,不由得后退了几步。
  平本赶快随手拿起一份文件:「板下,这有份东西你看看。」
  板下不得不又走向平本,而平本故意将文件放得很低,隔著桌子的板下只能弯下身去看。这时,她的胸部正好冲著平本的眼睛,领口微微下垂,一对丰满白嫩的乳房就走光了。
  平本真想伸手去抓那对可爱的咪咪,可他还是强忍住了。
  「板下,我很喜欢你的,一直都想你的。」说话的同时,他双手抓住板下的两只小手。
  「社长,你不能这样。」板下想抽出自己的双手,可平本用的力更大了。
  板下越是想挣扎,平本便使劲更大,一不小心,将桌子上的咖啡弄倒了。咖啡顺著桌子全流到了平本裤子的前门上。
  平本只好松手了,因为刚冲的热咖啡渗到了他已经兴奋的阴茎上。
  「哦,社长,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就给你擦干净。」
  不管是谁的错,下级总是要向上级道歉的。
  板下拿出手帕擦的时候感到他那个硬硬的东西,可是要弄干净只好把平本的裤子解开。
  「板下,你就帮帮我吧,拜托了。」
  「社长,我答应你,可是用嘴行不行?我保证让你舒服的。」
  「好的,那你快一点,我实在受不了啦。」
  板下将平本的椅子转向自己的一侧,跪在平本前边。而只要一低头,正好可以含住他的阴茎。扒下平本的裤子,那根家伙便直挺挺竖立在那儿。先是用手帕将那里的咖啡汁液擦干净,接著用一只手在根部周围抚摩起来,另一只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拢起个圆圈,正好套在阴茎上,一上一下地套起来。
  「哦唷——」
  板下每套一下,平本都会哼哼一阵。经过这么一弄,平本觉得更加舒服,阴茎便又粗硬了几分。
  看著这红红的肉棒,板下也是忍不住用嘴将它含起来,仔细地品尝起来。她一边用嘴吸食,一边抬眼望著平本。
  「啊——真爽——板下,你真好,我一定会好好谢你的。」
  正说著,平本的阴茎突感坚硬,他知道要射了。
  「啊——板下,快使劲,我要来了。」
  板下赶忙把阴茎从嘴里拔出来,整个右手紧紧握住那肉棒,用力撸套著。
  不一会儿,一股白流喷射出来,像万朵梅花洒向板下的脸上。
  「板下,你干得很好,这笔生意做成的话,我就给你加薪的。」
  「那就多谢社长了,我愿意为你服务。」
  「啊!是吗?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