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y和Pear的双色警戒》

  赵佳琪敲了敲门,一阵停顿之后大门打开,里边的人看了看她周围点了点头让她进去。
  「组长,警员赵佳琪报到。」
  一个中年男子回过头来:「辛苦你了Pearl,介绍伙计给你认识。Anny周黎晴。」
  只见一个短发美女从房间走出,略黑的皮肤加上短发,给人一种精炼的感觉。
  「晴晴巴打!」赵佳琪一下子就认出这是自己的好姐妹姐妹,周黎晴。
  「好久不见了,佳琪巴打。」
  「我知道你们以前在EU(冲锋队)的时候就是搭档,现在过来WPU(保护证人组)就给你们继续搭档吧。」
  「多谢李sir!」两人齐齐行礼。
  「不用多谢我。」李sir双手放在桌子上,「你们知道这次乔家的案子牵扯有多广了,O记和重案组都不够人手应付了。但是现在澳门崩牙苏要出监,深安那边前海区解款车案,没法调配警力支援我们。所以这次只有你们两个接手,但是不要给我出任何差错。」
  「是!」
  「好,等下直接接老板去吧。」
  两人刚走进隔壁的安全屋,就刚好碰到目标人物从浴室走出,朦胧的水蒸气下凸显的是刚硬粗直的肌肉,白净的浴巾包裹著健硕的体格。要是遇上一群少女的话一定是大声尖叫,这次的保护物件也太帅了。
  「哟哈,终于给我换了两美女了,真是受够了。」「艾先生,我们是新的WPU(保护证人组)组员,我是Anny,这位是Pearl......」
  「知道知道」艾先理不耐烦地挥挥手。然后走到她们面前,轻轻的嗅了嗅,露出享受的表情。
  「就是要女生才好玩的嘛,味道闻起来都不一样了。」周黎晴首先看不下去「艾先生,请注意你的行为。」「知道知道,员警就是麻烦。」艾先理看了看墙上的钟。「呀哈哈,下午茶时间到。」他转身对著她们:「两位师姐,赏脸去吃个甜点吧。」说完没等她们反应,直接松开手上的浴巾,径直走进房间里边。
  虽不是第一次见到赤裸的异性,但是这么直接的方式还是让赵佳琪吓了一跳。不过周黎晴就冷静的多,只见转过头对她说:「你在这里看著他吧,我下去准备车。」
  「啊?!」
  一下楼,艾先理就指挥著周黎晴七拐八拐开到大坑渠旁边。
  「怎么样?佳记甜品,这间可是入选过CNN的亚洲美食榜哦。」见两人都不是很搭理自己,艾先理也不顾,直接进店。「老板,一份B仔凉粉,加三份辣鱼蛋。」
  「点这么多你吃得完么?」赵佳琪看著他下的单。
  「吃不完还有你们两位嘛,哈哈,告诉你哦,米芝莲推荐的店铺还没有我自己尝试的好,这附近可是有很多家美食的哦。」见周黎晴还在四处张望,寻找可疑人员,他直接拉她坐下。「师妹,不用那么认真地,这边有没有什么人会来对付我的。」
  「对不起,我们有守则。」周黎晴冷冷的说。
  「哎呀,这么见外就不好了,来来来,多少给点面子嘛。条例是死的,人是活的,灵活应变才是一个探员具有的素质。」
  闹不过艾先理,无奈之下两人只好将就陪他。谁知一发不可收拾,显然艾先理是个美食家,一个下午就在元朗附近兜兜转转,爽爽面馆,胜利牛丸......往后时间内他带她们四处搜罗美食。
  他们回到安全屋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艾先理伸了伸懒腰「啊啊啊,最近真是满足,有美女陪著吃美食,真是人生的乐事呀,哈哈。」周黎晴直接对赵佳琪说:「Pearl我回去汇报下情况,你先顶一下吧。」「嗯,行。」赵佳琪应著。
  艾先理照旧是直接跑到浴室去了,边洗还边唱歌。赵佳琪巡视了下大厅,没有发现问题之后准备休息下。这时候艾先理大叫道:「有人帮下忙吗?」「什么事?」赵佳琪边问边走进去,一看吓一跳,满地都是衣服乱扔,明显是直接把衣服脱光就进去了。
  「我没拿毛巾呀,你帮我拿条过来啦。」
  「这......」赵佳琪看了看四周,勉强在洗衣机上面发现有条毛巾。她下意识去拿,却发现上面有粘稠状的物体,赶紧把手缩了回来。
  「拿个东西都要这么久吗?」身后突然传来艾先理的声音。
  「你这东西都......」说著她转过头就看到叉著腰,浑身散发热气的艾先理。
  当然,是赤裸著的。情不自禁就要叫出口,结果生生让艾先理捂住嘴巴。
  「操,什么都没见过么?」艾先理凑上前去嗅了嗅她的发丝,「嗯嗯,换了洗发水呀,难怪味道不同了。」
  如此近距离的靠近一个男人,还是赤裸著的男人。闻著那诱人的雄性荷尔蒙,加上帅气的外形,赵佳琪感觉自己的心就像一只奔跑著的兔子一样,就要跳出来了。她下意识的感觉到自己的下体有点湿润,这让她的脸颊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好在很快艾先理就放开她,自顾自的找衣服穿起来。
  「怎么,还没看够吗?」
  「叮咚!」
  门铃适时候响了起来,赵佳琪赶紧逃脱跑去开门。「你们?」没等她看清来人,就被迎面喷了一下,赵佳琪下意识的踢击对方。但另一个人已经趁机跑了进来,赵佳琪拉住他一把扯倒在地,被打斗声吸引过来的艾先理二话不说,抄起凳子就跟他们打斗起来。
  吸入喷雾的赵佳琪顾不上联络,赶紧趁他们倒地的时候把把门关上。然后就像是用尽气力一样倒在地上,依稀还看到艾先理在摇她。
  模糊中赵佳琪感觉自己好像躺在床上,但是浑身上下都在发热。她忍不住喃喃自语「好热,好热……好难受……」身体也在不停的扭动。潜意识里感觉到自己的体内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著一样,虽然很苦额头上就传来一阵清凉,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扯开自己的衣领,寻求一丝清凉。朦胧中好像还是听到一男一女的谈话,模糊的意识让她感觉不到。
  周黎晴拧干了毛巾放到她头上,被进来的艾先理看到之后直摇头。
  「要怎么说你们才清楚,冷敷额头是没用的。」拿下毛巾放到赵佳琪的脖子上「嗱,要这样子才有用,大动脉都在脖子上好吗?」「她究竟是怎么了?」
  「不知道,我看看。」艾先理摸了摸她的脉搏。「顶他个肺,他们不会是用春药了吧,怎么和那些个酒吧的女生一个样?」周黎晴楞了「你怎么知道?」
  「嚓,怎么说我也是拿过医师执照的,不过因为乱卖药......警校......不说这个了,你得给她下肾火。」
  「怎么下?」
  「我怎么知道你怎么下,这些事情你们女生才清楚吧,我又不知道你们怎么样自我满足内心欲望。」
  「什么?」
  见周黎晴还是一副不知所以的样子,艾先理只得说白了。「你想,人中了春药是什么后果,就怎么解决囖!」
  「我......我......你......」
  「什么我我你你,你不会没有自己弄过吧?」
  「你......」周黎晴这下子可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要......我要......」这个时候春药已经在赵佳琪体内发生作用了,她只觉得自己的身躯在开始发烫像是著火一样,体内每一粒细胞好像也都在疯狂地尖叫和跳动。她不住的扯开自己的衣服,一只手揉捏著胸部,一只手深入下体中不停的揉擦。
  而在场的两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感受到附近的人影,赵佳琪直接抓住其中之一,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胸部,嘴里不停的喊著「给我......快给我......给我......」
  没想到药效如此强烈,周黎晴眼睁睁看著自己那个平时端庄害羞的姐妹,此刻直接狠狠抱著一个男人。眼前的场景让她不知如何是好,但是内心中又有一种渴望,渴望自己去爱抚她,满足她。
  「喂,别看了喂,我可不是柳下惠,赶快帮我拉开她呀。」「啊,哦!」
  周黎晴刚伸手过去把他们拉开,赵佳琪直接吻住她的嘴唇,两手在她背后死死按住。受到这样的刺激,周黎晴脑子里一片空白。她只能先推开赵佳琪的手,不过赵佳琪还是死死拉住她。
  「这......这么办?」
  「我怎么知道,你......你满足她呗,总不可能我上吧。」「很热啊......很想要啊......给我......给我啊......呀......」赵佳琪又叫了起来。
  周黎晴扫了他一眼,深吸口气,似是下了决心一样。两手开始慢慢地解开赵佳琪的衣物,轻柔著一对玉峰。
  跌坐在一旁的艾先理惊讶的看著眼前的场景,只见周黎晴缓缓地解开两人的衣物,亲密的揉搓著赵佳琪的酥胸,两副娇躯交缠在一起,散发著女性独有的柔性之光。周黎晴的手指熟练地探进蜜源,只见赵佳琪浑身一震,然后便螓首一垂,娇臀不断地扭曲著似是在渴求著更加深入的满足。嘴巴被封锁著,只能「呜呜」的表达著满足感。
  「叼,真是......Anny真是angle」艾先理忍不住发出赞叹,难怪人家说百合百合,原来两个女生在一起还真的是如花一样的美丽,赞叹著造物主的神奇。
  赵佳琪被压在床上,扎著的马尾辫已经散开,周黎晴的短发披散在她的脸上,似是在轻抚著如玉的脸颊。褪去套装的周黎晴显出一种干练的没,少许的肌肉显示著主人的强壮。身下的赵佳琪则是洁白如玉,虽有些肥润却也显得白嫩。两人一黑一白,就像是两块玉在摩擦著一样。
  双方的舌头绞缠著,互相吸吮著彼此口腔里的津液。良久周黎晴从中抽出,沿著玉躯直线往下,接著一双手攀上红润的玉峰,挑逗著挺立的乳尖,温润的舌头在上面打转。
  另一只手继续向下,纤细的手指拨开了眼前紧闭的嫩穴大门,轻轻探进去在门口拂过一圈。惹到娇躯一阵颤抖。赵佳琪两手抚摸著自己的乳房,扭著屁股撒起娇来:「哦......舒服......不要......不要弄了......来操我......好不好......嗯......」一只手的大拇指,则插入了赵佳琪的阴道按压著。两个施压点,隔著薄薄的组织汇聚再一起,立时便带来了第一波的阴道高潮。赵佳琪发出哭泣般的尖叫声,两手紧紧抓住身下的床单,两条纤长的腿往空中踢蹬著,徒劳的想要找到个支撑点,最后却只能维持这个姿势伸展著,无意识的抖动。
  周黎晴没有就此停下来,她右手拨开湿润的丁字裤,探进小倩窄小的穴肉里,一下插进三个手指,毫不客气地大力抽插起来。
  「啊......抽得很爽......干深点......舒适......啊......呵......呀...」小倩控制不住声音。随著周黎晴的快速套弄,很快敏感的身体又迎来了一次高潮。
  「Pearl......舒服吗?感觉好点了没有?」见到怀中赵佳琪敏感骚动的身躯,和那羞红的小脸,还有那断断续续地轻呻的吟欢,周黎晴知道自己的工作有所效果了。
  「啊......Anny......怎么会这样......噢......好痒又好舒服......啊......全身痒痒的......噢......别摸那里......啊......啊......喔......都没有力了......我......我......」赵佳琪只觉得一阵阵的酥麻快感直窜进自己的心坎上,爽畅的感觉直软得自己全身一点力气也没有,隐隐约约还从身体的某部位涌起一串热流,直接渗入到大脑的皮层中。快感中带来一丝清醒的意识很快被羞涩还有激荡掩盖,一种想被占有和享用的快感!
  此时的周黎晴也好不哪里去,雪白胸脯起伏不定,一串串清凉的汗珠全顺著没有赘肉的小腹流下那两腿间的神秘地带。虽然不是第一次姐妹百合互动,但是以往都是小打小闹的互相玩弄,现在自己居然开始了如此剧烈的......羞愧和刺激感充斥著她的心头。冷不丁她向艾先理看了一眼,把他吓了一跳,只见眼神中都是欲望。
  周黎晴低头将自己的檀香小嘴对准赵佳琪的朱唇亲吻了下去,香舌伸入玉津洞中在两座玉峰上的玉雕柔指更是不停的侵袭著,赵佳琪的脸颊上泛起春波,小巧精致的翘鼻直哼出粗气不已。
  两具性感娇躯纠缠在一起,充斥著原始的爱欲。不断地抚摸著、摩擦著、抽插著的动作,伴随著若有若无的轻吟。
  完事之后,周黎晴呆坐在床位,看著熟睡中的赵佳琪。这时候感受到肩膀的温暖,她回头一看,艾先理给她披上一件外套,顺便端来一碗面条。
  「吃完我们就转移了吧,你放心啦,我今晚什么都没看到。」说罢还做出发誓状。
  「哦。」周黎晴只是简单回答他。
  艾先理挠挠头,不知道要怎么是好,两人就这样呆坐了许久,最后他只能打开电视机,缓解一下气氛。
  「引述警方消息,今日赤湾监狱发生越狱事件,两名在囚被判处终身监禁的重犯,在怀疑是内应的惩教助理的协助下逃亡......」「叼,近排真是多事。」
  周黎晴看到新闻上的图片,眼睛忽然睁的大大的。
  「顶,现在这么多事情一起发生,看怕现在你们员警都是没有精力了。盛天的案子才开始,西边黑道猛人出监,北边全城戒备抓重犯,今天赤柱又逃了两个重犯。啧啧,演电影咩,扎堆来事。」艾先理感叹著,并没有注意到周黎晴的表情。
  「啊......」这时候房间传来叫声。
  两人赶紧跑进去,一见有人进来赵佳琪直接扑到人家怀里「有蜈蚣!」「哪呢?」周黎晴打开灯四处找。
  「就在床头。」
  「在这呢。」周黎晴用玻璃杯把它装住。
  冷静下来的赵佳琪差点又叫起来,因为她发现自己是扑在了艾先理的怀里了,而且......而且是赤裸的!感受到怀里娇香,艾先理狡黠一笑「别乱动哦,乱动就被看光光了。」然后举高双手「我可没有乱摸哈。」赵佳琪的脸马上红了,但是无奈只得暂且如此。
  周黎晴扔了条毛巾过去给她,「先围上,等下再跟你解释。我们要赶紧转移。」然后转过头对著艾先理,「上头没有办法给我们支援,现在要靠我们自己了,先转移去其他地方吧。」
  艾先理有点为难「能不能不去安全屋了,咱们随便租个地方?」「为什么?」赵佳琪问。
  「怎么说......」艾先理挠挠头。
  「艾先生,如果没有合理的解释,我还是会按照上头的指示前往下一间安全屋的。」
  「好......好把。」艾先理只得答应,在她们走后,望著玻璃窗里的倒影,喃喃自语「在他们眼里哪里是安全屋,何况现在这么混乱。大切啊大切,你我都是没命活的人了。」身后电视里,依旧滚动播放著两张通缉犯的消息。
  车辆行驶在大道上。
  「上头回应,让我们到屯门去。」恢复体力的赵佳琪说道。
  「等下到了,我先上去检查,你们留在车上。」周黎晴吩咐,见后座的艾先理一直保持沉默,她好奇问道:「怎么怕了?下个礼拜案子开审,弄完保安科就给你新身份了。安全是没问题的。」
  「元朗转去屯门,哪安全了。」
  周黎晴还想说什么,赵佳琪却问:「晴晴,这附近没有工地和回收场吧。」「㓥车场都过了,怎么了?」
  「后面那辆货车有古怪。」
  周黎晴还没有回答,后面的货车就直接撞上来。整辆车都被撞的摇摆起来。
  「呼叫总部,目标受攻击,请求支援,重复......」赵佳琪话没说完,艾先理就夺走话筒。「没用的,现在没有人会过来支援的了。」街口转弯,周黎晴试图甩掉后面的车,但是还是跟了上来。她从后视镜里看到货车副座探出个人,手里拿著把枪。
  「坐稳,趴下!」
  周黎晴猛打方向盘,车身一甩,躲过几次射击。赵佳琪抖动著要拿出手枪还击,艾先理先夺过手枪,直接从天窗探出对准货车车呔,一枪射中,货车摇摆著撞上路旁的大树。
  「走粉岭公路,不要去什么安全屋了。」艾先理直接吩咐道,旋即低声咒骂「妈的,早知道说是H3的风险了。」
  「可是......」赵佳琪还想说什么。
  「没什么好说了,这条路都可以埋伏的话,他们知道我们去哪里。」周黎晴头也不回,继续开车。
  车行到粉岭,艾先理和赵佳琪下去弄辆新车。回来的时候看到周黎晴静静地看著对面的介绍牌。
  「Anny看什么呢?」
  「嗯?没,没看啥。」
  艾先理一扫,是浩园埋葬著的殉职公务人员介绍。「嗯?!」他的目光,在牌子和周黎晴身上扫了几遍才上车。
  离开浩园,艾先理径直将他们带到一处屋苑。
  「嗱,虽然破旧了点,但是这是我以前就弄的安全屋,呆在这里应该是蛮安全的了。」
  「那......我要不要先向上头......」
  「不要,只要我们知道自己在哪里就好,我们的任务是保护证人,直到下个礼拜。」周黎晴打断赵佳琪。「Pearl你先去休息一下吧。」「不了,我还是出去看下附近士多有没吃的,不过貌似附近没七仔。」赵佳琪现在心情还是有点乱,只是感觉上让他们两个呆在一起会好很多。
  「我洗澡先了哈。」艾先理依旧是一副乐观精神,第一时间就是去冲凉房。
  「死扑街,这次大镬了。」温水冲著身体,精神却格外的冷静。现在的情况是,明显对方已经盯上自己了,大切在监狱里边出事的话,剩下的东西只有自己还握著了。他们也清楚,手段越来越凶狠,看来他们也已经开始著急了,只是现在......
  艾先理摇了摇头,挤出洗发水在自己头上。他很喜欢水,尤其是谁滑过肌肤的感觉让他格外放松,多年的畸形生活让他的神经始终紧绷,只有在小小的卫生间才能得到一丝安宁。手里的泡沫掩盖住了视线,他轻揉著头发,伸手想要去拿毛巾。忽然,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他还没做出反应,一副赤裸的娇躯就投入怀中。
  嘴边的惊呼被一个香吻深深堵在喉咙里,艾先理闭上眼睛尽情的享受著这神情的一吻。感受著香舌在灵巧地活动著,艾先理摸著娇嫩的玉臀,挤压著她的屁眼。女子的一只手握住他的肉棒轻轻的套弄著,「嘶......」艾先理倒吸了口凉气,还真没有什么女生这么主动地,他伸出两根手指,插进她的屄里,疯狂地抠弄著。
  「啊......啊......嗯......嗯......」感觉对方好像再可以的压抑著自己的娇喘,艾先理起身把她压在玻璃上。双手扶著她的腰,把鸡巴狠狠地插进了屄的深处。
  双乳被压在玻璃壁上,挤的乳肉四溢,春色果香。一下又一下重重的撞击让女子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啊!」她浑身颤抖著。
  看著自己的鸡巴把对方的屄塞得满满的,艾先理视觉上和心理上都有极大的满足感。双手也不停地在她顺滑却又显矫健的小腹游走,慢慢地往上轻轻的弹两粒小葡萄。不过对方明显没有让他满意的打算,一个推动加翻身,艾先理感觉到鸡巴在她的屄里像拧麻花一样研磨著穴肉。女子双臂紧抱他的脖子,主动耸动起屁股,如一个驭马奔腾的女骑士,不断地上下在他肉棒上扭动。
  「好......好舒服......舒服!啊......嗯......」听著女子的娇喘,艾先理一边蹂躏著挺立的奶子,一边忍受著下体的快感往卧室走去。艾先理双臂用力地托著她的粉腿,女子的双腿也紧紧地夹著他的腰,高难的体位异样的刺激。只不过这个姿势相当费体力,艾先理咬著牙坚持著,一步一步往房间挪动。
  艾先理费力地打开房门,实在不行他只能将她轻轻的压在门上,房门发出「咯吱......」的声音,在空旷的屋子里显得格外响亮,当然还「啪啪」的抽插声。
  由于女子的背后有受力面,艾先理顿时感觉轻松了不少。吸了口气之后,开始一下一下轻轻的在抽送著,女子也控制著淫叫声,紧闭著小嘴,媚眼如丝的看著他。抽插了一会,艾先理的体力也渐渐恢复了一些,再次托起她走起来,只不过这一次是往梳化走去。快感一波一波传递到大脑,身上的水珠已经被汗珠取代。
  紧接著女子浑身剧烈颤抖,环著艾先理脖子的双手渐渐松开,艾先理看著她晃晃悠悠向后缓缓的倒了下去,直接躺在了沙发上。露出美艳的笑容,抬起电眼看著他,受此刺激艾先理兽性大发,接著加快速度一次又一次的冲撞她粉嫩的下体。双手也变本加厉的把双奶蹂躏得变了形,承受著胸前的痛楚和下体的快感所掺杂在一起,女子忍不住大声娇呼。
  「呼呼,怎么样Anny,爽不爽!」
  周黎晴胸口起伏剧烈,强烈性交快感侵袭下星眸水汪汪的,不堪采撷的轻蹙著柳眉,两颊潮红,鼻尖微汗,嘴边还粘著几络发丝。平日那豪爽英气,清晰可人面庞,此刻透著透著一股淫靡娇艳。。
  「啊唔!......好棒......唔......你把人家弄得好舒服呢......嗯......人家从来没有这么舒服呢......嗯......」
  听著周黎晴的淫声浪语,艾先理继续疯狂地抽插,突然周黎晴起身把他推倒。慢慢地提起自己的粉臀,然后又再慢慢坐下去。
  「噢......」艾先理忍不住发出赞叹。
  周黎晴逐渐加快了速度,粉臀提起的高度也越来越大,两只柔软圆润的乳房摇晃著上下起伏。艾先理自然不客气,伸出双手将两个蹦跳著的可爱小白兔抓在手里。渐渐地他也扭动起腰,跟著周黎晴的节奏上下挺动,柔软迷人的嫩穴不停地吞吐粗大笔直的肉棒。
  突然间,他大手牢牢钳住了周黎晴的水蛇般的腰股,一下下紧紧顶上,全根没入了雪白的娇躯。只见他一阵哆嗦,配合著周黎晴最后的娇喘,两人同时到达了顶峰。
  「你......你真犀利。」艾先理闭眼回味著刚才的刺激,冷不丁脖子上传来冰凉的触感。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是什么人了吧,艾先生。」艾先理睁大眼睛「我就是你们要保护的......」
  「你在佳记说的那句话是保安局的长官跟我们讲的,你还知道我们WPU内部的风险评级,而且追我们的那辆车用的居然是警用枪支,我实在没办法相信资料上说的,你只是一个贩毒案的涉案人员。」周黎晴死死盯著他。
  「OK,我认输,不愧是CIB(刑事情报科)混过的人,把你调到WPU真是浪费人才了。」艾先理笑道:「不过我很好奇的是,周望晴是你什么人。」「嗯?」周黎晴一个失神,艾先理瞬间就夺下刀,然后反架到她脖子上。微笑著对她说:「就这样想让人放松警惕,你还是嫩了点,在马栏做UC(卧底)辛苦你了。」
  「你!」
  「放心放心......」艾先理扔掉手中的刀,「我和你们一样,只不过任务更加特殊。」他靠到她耳边「我是黑警里边的黑警。」随即起身站到地上,「我们之前怀疑在警方内部有一个巨大的黑警网路,但是调查刚开始NB(毒品调查科)有个沙展自首,一个人背下所有罪名。」
  「你......」
  艾先理回过头「那个时候我才刚刚打入内部,没有办法获取资料。本来的计划是应该进行深入调查,但是很快我的上司,你有看新闻就知道,死在停车场了。」艾先理猛地拉开门,把刚掏出钥匙的赵佳琪拉到胸前,捂住她的嘴「别说话哈。」
  赵佳琪睁大眼睛点点头,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周黎晴明显楞了一下。
  「据传他当时是要给一个卧底证实身份,但是很可惜资料都消失了。」艾先理摸了摸赵佳琪的秀发,轻轻嗅了一下。
  「所以,你的资料也在里边。」周黎晴不假思索的说。
  艾先理点点头「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安全屋会不安全,而追我们的人会用警枪了。」
  「所以你就假装自己是黑警的内幕人员,申请WPU来保护你。」周黎晴摇摇头,「但是我凭什么相信你。」
  「哈哈哈」艾先理笑出声来,「其实你很想知道,越狱的那个家伙是不是和我一样,也是卧底对不对。」
  见周黎晴沉默不语,艾先理继续说道:「你相信他,因为Jodie也相信他。」「那你需要怎么做?」
  艾先理放开赵佳琪,她赶紧跑到周黎晴身边。
  「UC的身份认证通常都是一式两份,黎sir生前已经把副本和我调查到的资料放在安全地方。他迫于无奈要越狱,而我需要那份资料,可以证明我们的清白,也可以打击黑警的网路。」艾先理扭了扭脖子,「我可不想这么年轻就死,要是作为黑警死的话也没机会进浩园了。」
  周黎晴见状只得道:「那你知道那东西放哪里了吗?」「蒲乐世界。」
  「那是什么地方?」周黎晴皱了皱眉头。
  「四喜一个不为人知的存档点。」
  「四喜?!」
  「对呀。」艾先理笑了笑,「最想要卧底名单的人就是黑社会,四喜除了做借贷还做抵押,把东西抵押在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班大佬怎么样也想不到,最想要的东西就在他们身边而已。」
  「那蒲乐世界又是什么地方?」
  「义丰的场,是个尅的地下KTV。」一直沉默不语的赵佳琪开口道。
  艾先理和周黎晴都楞了一下,「你怎么知道?」「你忘了,我初头做UC的时候就是在那边。」
  休息了一下,三人就开始准备前往目的地。
  整理著装的时候,赵佳琪忍不住问:「那个......Anny,你真的跟他那个了?」「我都跟你那个了,何况他。」
  周黎晴噎到,但还是红著脸对她说:「Anny我跟谁都无所谓了,我知道你跟Hans分了那么久,也是有需要的。不过,你自己小心。」「知啦,死丫头。」
  夜店的气氛十分狂野,所以自然要浓妆艳抹一番,等二女出来的时候艾先理的下巴差不多掉到地上。本来就十分性感漂亮的周黎晴经过一番精心的打扮后,更加妖艳。粉白色的粉底,衬出本就红润的脸颊,长长的假睫毛上点缀著几颗亮晶片,浅绿色的眼影,塑出一副勾魂的双眼。
  她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紧身露背背心,迷人的乳沟一览无遗,还隐隐约约地看到了乳头凸起的部份。外套黑色短袖无领披肩,下身红格子情趣学生超短裙夸张的露出了一小部份翘臀,配上白色的高跟鞋更显娇臀的挺立,还要在一侧开了一个小叉。平日里英姿飒爽的身姿,被妖艳所取代。
  赵佳琪则是白色紧身衬衫,下摆绑在胸前但还是掩不住一双豪乳。下身蓝色开领帯裙,腿上一双黑色镂空花纹薄丝袜,脚上黑色漆皮高跟鞋,加上衣服黑框眼镜。活生生就是一个OL形象,不过是极具诱惑的OL。
  两女穿著如此性感,艾先理忍不住赞叹道:「顶,你们出去蒲的话,根本就没人把你们当成是员警。」
  「切,口蜜蜜,我们走吧。」周黎晴径直出门。
  虽然二女艳丽,不过到了夜场的环境下,这身打扮也算不上很出彩。舞动的人群,震耳的音乐,卖力的DJ喊著貌似很有节奏的鸟语,形形色色的人们在眼前穿流而过。虽然灯光很昏暗,但是不住有人看著一边搂著一个美女,大摇大摆的走近会场的艾先理。
  他们在舞池旁边一个圆形沙发坐了下来,要了几瓶酒,慢慢地喝著,仔细观察周围的环境。期间偶尔也有些人来邀请二女跳舞,但是都被拒绝了。
  这时候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人进来之后,立刻引起艾先理的注意,他拍了拍她们的后背。「那个就是四喜的四大天王之一,辣汤,他是这里看场的人,钥匙应该在他身上。」
  眼见他一直走到舞台中央,一个主持人模样的家伙走了出来,对著麦克风叫喊:「大家晚上好!欢迎光临蒲乐世界!」下面的人群报以热烈的欢呼声。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今晚是疯狂之夜,我们的辣汤哥决定在今晚办一个活动。邀请台下的靓女上来一展风采,如果你得到第一名,我们将送出价值一万块的新马泰旅行套餐,欢迎大家踊跃报名!」
  「我记得辣汤有色汤的称号对吧。」周黎晴微笑道,准备起身上台。却被赵佳琪拉住「这里我更熟悉,你们还是等我吧。」说著就大步走上前去,前后上去七八个美女,台下的欢呼声不绝于耳。其实展示风采无疑就是看谁舞跳得更好,看谁更加风骚,所以大部份美女都是衣不遮体,不过重要的不是性感的服装而是性感的舞姿。
  见艾先理有些担心,周黎晴安慰道:「没关系,Pearl可以的。」「但愿如此。」艾先理一动不动盯著辣汤,然后拉著周黎晴挤到台前。
  前几个美女的表现都一般般,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直到赵佳琪开始的时候,OL风格的打扮异于其他女生,穿著就吸引了台下不少色狼的目光。只见她先猫步走到舞台中央,然后一个媚眼回眸,惊起一片口哨声。
  她背对著台下慢慢地转动著身体,同时小屁屁不停地扭动著,然后忽然把手伸到胸前解开一副束缚著胸部的衬衣,转过身来双臂伸向天空,舌头舔著嘴唇,晃动著上身,解开的衬衫随著她的摇动,胸前的两只玉兔也跳动著,若隐若现。
  这挑逗的动作让色狼为之疯狂,舞台上其他美女都已经知趣的退下。一首音乐却又再次响起,性感的赵佳琪把气氛带到了高潮。台下的人不断尖叫著,艾先理见到辣汤笑嘻嘻的跟身边人指指点点,显然已经被吸引住了。
  赵佳琪这时站在上面边扭动著娇躯边向下观看著什么,周黎晴趁人不注意向她眨了眨眼睛,赵佳琪点点头。踩著猫步向后台走去,抬著一把椅子再次走到台前,把右腿高高的搭在椅背上,从大腿根往下脱著丝袜,直到脱到了脚趾,然后抬手向下抛了下去,台下色狼们疯狂地抢著。然后她转过身以咪咪对著色狼们,弯下腿伸出手指对著广众扫了一圈。
  台下的人都尖叫著叫她点自己,她却扫了一圈指著观众席上的辣汤。主持人抓紧机会宣布「看来我们的美女已经发出邀请了,不知道辣汤哥如何回应呢?」「上!上!上!」台下的人都疯狂叫著。
  辣汤就在众人羡慕和嫉妒的目光下走向舞台,赵佳琪把椅子放正,拉著他坐了下去,赵佳琪让他双手搭在自己肩膀上。然后转过身对著观众,屁屁轻轻的压在辣汤,柔软地扭动著。
  这时候主持人加多一把火,直接拍手叫后面的伴舞女郎上台,只见一群穿著性感内衣的舞女跑到他们背后就开始舞动起来。场面一时热到爆表,全场陷入一片热海。这时候赵佳琪拉起辣汤的手,沿著舞台边缘走了一圈,像是在炫耀著自己的胜利似的。但是谁人也没注意到,一个亮光的东西沿著舞台地面滑过。
  听著舞场传来的噪音,保安员们早已经被吸引过去,艾先理和周黎晴赶紧沿著走廊准备进到楼上。就在经过厕所的时候,却遇到几个穿著暴露的少女,其中一人见到周黎晴惊喜的叫道「Lucy!」
  周黎晴明显愣了一下,但是很快摆出一副开心的样子,「CC,你怎么在这里?」
  「唉,都喺上次班差佬来查,弄到我们马栏被捣了,只能到这里来混日子了。
  」见到她身旁的艾先理,凑到她耳边「好帅哦,是你个客人吗?要不要加料的。」「那里是」周黎晴打趣,「这是我男友大D啦。」「哦,不错哦!」CC会意一笑,「你们这是要去哪里?」「我要出去打个电话,手机都没电了。」艾先理答道。
  「哎呦,那你家Lucy就先给我吧,我们姐妹好久都没有聊天了。」「这个......」见周黎晴给他使了个眼神,艾先理为难道「那好吧,你们先玩吧,我等会再回来找你。」
  「嗯嗯。」
  周黎晴无奈只能先跟著CC离开,而艾先理就独自一人闪过大门,往楼上的储备室走去。赶到走廊尽头,正是楼梯间。他一眼瞥见那里有几个看场,正在转角处抽烟聊天。他轻手轻脚的从他们背后走过,网上走三层,刚要拉开楼梯门却又听见脚步声,他赶紧躲到门后,刚好有人打开门从他前面走下楼梯,趁著门没关山,他闪进去。到了储存室,轻而易举的打开门。房间里到处都是古董字画,艾先理凭著记忆找到一个西洋钟,吸口气,轻轻地打开。
  周黎晴此时则有一搭没一搭的和CC聊天,回到会场的时候表演已经结束,她四处也找不到赵佳琪的身影,但是想到对方的能力加上有人在身边不方便行动,她也就只能呆在这里。
  「Lucy哦,我跟你说,我们现在这样子可不是那么好混了,日子真的是一天......」
  这时候服务员走了上来,「小姐,你们的酒到了。」「CC,别说那么多了,你不口渴的呀,先喝点东西好吧。」「行行行,我们那么久没见,也不急哈。」
  周黎晴取下一杯酒来,玻璃的杯壁在她指尖传来凉凉的触感,她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对面CC的眼神。
  表演结束之后赵佳琪准备离开的,只是辣汤似乎不是很愿意放她走,还是强挽留她。想到这样子也许能够给他们争取到时间,赵佳琪也就勉强留下了。旋即就被带到独立的K房,她刚坐下就有人送来两个盒子,辣汤打开一个盒子指著说「这就是你今晚赢得的礼物」接著他又开了另一个盒子,「这是我私人送你的礼物。」
  赵佳琪打开一看,居然是一个水晶项链。
  「这个......辣......辣汤哥,我可受不起呀。」
  「哎呀,美女就是陪珠宝的,你真么没怎么配不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Pearl」
  「Pearl啊,真是一个好名字。我们不如唱唱歌、喝喝酒好吗?」见赵佳琪点点头,他就自顾自点起歌来,老实不客气地一手从后揽著她。见赵佳琪没有反抗,更是放在她的屁股上隔著裙子抚摸。
  唱了一会之后,他又提议道:「不如我们猜猜拳吧!」「好......听你的。」
  猜了很久,却是赵佳琪赢少输多,此时脸红红的像喝醉了般,但还未完全醉倒。反倒是辣汤开始胡言乱语,还是经常用手肘撞她的胸部,或者是有意无意地摸她的大腿。
  给他这样玩弄,赵佳琪知道自己不能表现出太大反应,但仍是说道:「辣汤哥,你的手不能这样......你弄得人家很痒啊......」辣汤的听后没有就此甘休,反而直接用力地在她奶子上捏了几下,说:「哪里痒,我来给你止止痒好不好,舒服吗?」说著,他他的手直接摸上去乳头,并用两根手指夹搓著。
  「啊......」少经人事的赵佳琪被这一摸弄得一声娇呼,旋即被堵在了肚子里,因为辣汤整个人已经压倒她身上来了。
  另一边,见周黎晴手扶著头,一副昏昏沈沈的样子。CC轻呼几声,「Lucy?
  lucy!」见她没有反应,CC起身叫来一个男人说:「带她进去。」男人很听话地拦腰抱起周黎晴,走进男生厕所,放到一个隔间的马桶上。此时周黎晴两条美腿露出一大半来,上衣也缩起来,露出一大截健美纤腰。CC走到她面前,伸手抬起周黎晴的头,几乎是脸对脸恶狠狠地对她说:「以前一起做的时候抢我生意就算了,现在还带个帅哥来晒我,我让你舒舒服服的!」说完对男人一挥手:「弄醒她!」
  男人泼了些冷水,周黎晴才稍微清醒,但还是昏昏沈沈的。CC趁机拉下她的裙子,「哇!穿这么性感的T-back,就是来给人干的。」然后她伸出手掌,用力掌掴著一堆挺立的乳房,酥胸却更显红润,挺立的乳尖宛若红果实一样人人采摘。CC却没有就此罢手,她直接用手指捏住乳尖,大力扭转,周黎晴吃痛叫了起来。
  「叫叫叫,有什么没做过的。」玩弄了一会之后,大概也是怕有人进来,她直接转过头对男人说「你上吧。」
  男人毫不客气把手伸到周黎晴两腿间,分开她的大小阴唇,脱下裤子露出早已挺立的大鸟,直接对准插了进去。
  「啊......!」
  在赵佳琪的一声娇呼中,两根手指没入了她的小穴。刚才的表演已经消耗了她很多体力,这时候完全没有办法抵挡住辣汤的进攻。
  「骚穴还真紧。今晚我要好好地开发。」早已不耐烦的辣汤把自己脱得精光,然后手扶肉棒在赵佳琪的穴口摩擦了一会,似乎很享受娇嫩的阴唇给他带来的温暖抚摸,然后狠狠地插入。
  「不......不能......啊啊......人家......会......会被玩坏的......嗯啊啊......」赵佳琪的声调明显开始放纵起来......
  「哈哈,小美女,今晚就让你尝试下什么叫快乐高峰吧。」腰部疯狂摇动让肉棒来回刺激著赵佳琪的嫩屄。虽然她度不情愿遭此凌辱,但是在下身传来的巨大棒物的刺激之下,少经人事的嫩穴开始贪婪地包裹住辣汤的肉棒来。遭受春药的刺激,加上和自己姐妹的百合之力,近些日子不断受到暧昧的气息刺激,让赵佳琪的身体不断受到挑逗,他自己的内心已经极其渴望得到满足,只是淑女的行为一直在压抑著欲望。
  意外的场面让她的神经格外敏感,理智和欲望的斗争平衡,终究被打破。涔涔的甜美淫水自蜜穴口不停渗出,娇艳像是一朵盛开的欲花。
  「对......对不起了......Anny」
  「Pearl......」周黎晴喃喃自语。
  「操,才五分钟你就出来了,你是不是男人啊!」CC埋怨道。
  「没办法,她......她下面太紧了。」
  「那你就是嫌老娘松了是不是?!算了,就让她在这里吧。」说著就拉著男人离开了。
  她刚离开不久,周黎晴勉强睁开眼睛,试图站起来,但是却浑身没力,只能勉强把内裤穿上。这时候听到门打开的声音,她面前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帅哥站在自己面前。
  「先理?」
  没等来回答,对方直接给她一个热吻,两手不停地抚摸著,把她翻过来让她趴在马桶上。拉开纤细的T-back,对准玉穴就是一个猛插。一下下撞击著周黎晴的下体,带出淫水。
  「你里面好紧好嫩,这回真的捡到宝了,哈哈。」帅哥咧嘴得意的笑著。他的大鸡巴就一记记在周黎晴的肉穴中抽插,时快时慢,时深时浅,保持著适宜的节奏和力度。
  却见突然银牙紧咬,双眸紧闭,雪臀死命的一下撅起,紧顶在帅哥腰腹上,背部直直的绷著,浑身簌簌发抖。敏感的身体只是在这样的抽插之下,迎来了高潮。
  「嘿嘿......连嫩嫩的小脚丫都弯起来了,原来被我玩弄是这么舒服的啊?」帅哥开始卯足了劲每一下都深深的插入。
  周黎晴半睁著因为羞耻和快感而迷失的双眼,因为喘气而张著的朱唇里冒出动人的娇呼,白皙的双手微微颤抖地撑著身体。迷药的效果还没有过去,而身后人每一次龟头捅进深处,都让她渐渐迷失自我。
  「要死了......要我了......要......」
  赵佳琪带著哭腔的嚎叫著,两脚死死地蹬著身下的沙发,两手死死抓住辣汤的肩膀,指甲渗入到他的血肉之中。辣汤却丝毫不介意,虽然放慢了腰上抽送的节奏、却还深深地插在赵佳琪湿透的穴里,只不过由方才的狂抽猛送摇身一变为磨人的慢摇,还处在高潮余酝中的赵佳琪哪经得起被这样折磨,「嗯啊......嗯啊......我......我要......」
  「你说的,你要的哈。等会老子就给你吧。」然后辣汤就开始提腰加速进行抽插,立刻引得赵佳琪一阵连串娇呼,很快又一次爬到高峰。
  「要尿了......要尿了......啊......」赵佳琪仿佛快到了崩溃的边缘,红润的小嘴一张一合的小声娇喘著,俏脸上本是带著痛苦和享受的表情已经变得有些迷离而娇媚了。而辣汤却也没忍多久便喘著气,急促的吼著,满是络腮胡子的嘴唇一下堵住了赵佳琪的檀口,双臂用足全身力气死死嵌著她纤细的柳腰,同时刚猛的把整支峇人巴全都深深的没入赵佳琪体内。
  「嗯嗯......嗯嗯......」由于嘴巴被堵住,赵佳琪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咕嘟声,她全身的冰肌玉骨一阵剧烈的抽搐和哆嗦,伴随著辣汤的喷射再一次到达高潮。
  「吼!」
  周黎晴雪白结实的丰腴臀部就高高撅著,帅小子每一次落力的抽插都是淋漓的一插到底,伴随著「噗滋,噗滋!」的抽插声,周黎晴被操得是娇躯猛颤,秀发乱摇,她已经记不得自己迎来了第几次高潮。
  略显昏暗的卫生间灯下,一个少女正诡异的趴在马桶上,那上身的衣服半解,下身的短裙被推到腰部,黑色的T-back挂在粉嫩的阴唇之上,伴随著身后男人的动作轻轻摇摆。很快伴随著一股暖流如海啸冲入体内,周黎晴又来了一次高潮。
  正在她因为高潮而陷入半昏迷的时候,远处再次的传来了说话声,那双手兀自子在周黎晴雪白的屁股上揩了下油。
  「吼,今晚过得不错哦,你慢慢继续吧。」周黎晴被他推到了卫生间内,转过身来的时候,帅男的身影已经不见,而远处的脚步已经接近了拐角,周黎晴慌忙向面闪去,意图关上厕所门,一双大手已经按住。
  周黎晴不禁暗自苦笑了一声,这个卫生间里赤身裸体的自己,怕是没那么快可以出去了。
  「你......你怎么......还......还......」
  赵佳琪没想到辣汤的能力如此厉害,刚刚结束一轮,随即又开始准备新一轮。她死命的将他向外推,可哪里推得动?反而被他抓住了跳动不休一双白玉兔一阵的揉捏,弄得本就无力反抗的赵佳琪娇喘连连。
  「长夜漫漫,如果就这样结束了不是很可惜嘛。小美女,尽管放心好了,哥哥我会好好疼爱你的。」辣汤支起身子,将那龟头在小真的阴道口磨蹭了几下,拍了拍她的大屁股。然后猛地一挺扑哧一下变深深的进入了她的身体。
  「嗯......啊......」赵佳琪被这一下子弄得叫了出来,挂著泪珠的双眸模糊了在身上耕耘者的面貌,但是辣汤只是停在那里。诧异间,赵佳琪就感觉身后的男人搂住了自己的细腰,连肉棒都没拔出去,直接的将她翻了个身子,小穴里面旋转摩擦的感觉让赵佳琪一阵眩晕,大股的阴精涌出喷到辣汤的龟头上,几乎让他把持不住,想不到如此的刺激就让身下的美女高潮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打斗声,辣汤刚起身眼前就一片黑暗。
  周黎晴被人抱在怀里靠著墙边大力的抽插著,一双雪白的大腿无力地垂在地上,随著男人的耸动,她的娇躯在半空中悬著一上一下。感受著男人坚挺的火热在自己蜜壶里进进出出,阵阵的快感使得周黎晴简直要叫了出来,快感中的周黎晴迷糊间好像还有几个人在排著。
  身上的男人忽然加快了频率,青青也轻轻的娇喘著,任由男人趴在自己身上快速的抽插,一个黑影窜了过来,周黎晴心中一紧,再次逼上了眼睛,那就来吧,随便你们了。
  「啊!真舒服......嗯?你干嘛!啊!」感受到身下暖流,周黎晴还没从高潮中缓过来,只感觉怀中的男人,重重趴在自己的身上。
  「Anny,你怎么样?」
  赵佳琪的声音传来,让周黎晴心中好受了一些,艰难的抬起头来,给了她一个微笑,依稀她还看到艾先理的身影,身后传来嘈杂声,陷入高潮后昏阙的周黎晴已经听不到了。
  三天后,政府总部。
  「呼,Dan你这次做的很好,我们可以证实laughing是无辜的,你们所调查的黑警网路也已经显出原形了,黎sir在天有灵一定会高兴的。关于你的职位问题......」
  「不用了,sir,我想趁现在好好休息一下,其他问题等以后再讨论吧。」「也好,你就先休息一下吧。」
  走出大楼的艾先理舒了口气,这么久的非人日子终于要结束了,好久没感受到阳光下闲适的日子了。
  这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他打开一开,只见传来的照片上,两副娇躯躺在宽敞的大床上,身上分别披著黑色和白色的薄纱,双手双脚都被红绳绑住。照片下只有一行字,「等你回来,领赏哦!」
  他拿出手里的随身碟,笑了笑,还好自己意外发现原来监控室就在保存室隔壁,不过里面的东西......就是自己的珍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