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公园少女》

  那年,我刚退伍,20岁出头没多少。整天在家中不务正业,浑浑噩噩的过了半年多,才起身去找工作。对我来说,那只是个暂时性的工作,总不可能要我做到30岁还在当店员吧?便利商店是这样的。长相平淡无奇是我的招牌,生活平庸无趣是我的头衔,我这一生中,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起承转折。下了班,就在家中玩线上游戏、看部落格正妹、再逛逛K岛、偶尔下载几个H-Game,在家中靠著莉莉跟娜娜(左、右手)就收工了。女朋友?没半个。花钱消灾?开玩笑,你以为便利商店能赚多少钱?而且严格来说……我还是个处男呢。
  就在开始工作后的第二个月左右,就在我浪费人生的时候,一个超乎我想像的偶遇与后续发展,就在我眼前出现了。至少,这对我来说,真的是个想都不敢去想的东西。
  那天,从店里返家的路上,我拖著疲惫的身体,一步、一步都犹如绑著铅块般沈重。菜鸟就是这样,这我在国军Online时就领教够多了,没想到现实社会更是折磨人。除了我自己的班之外,店长想休息我要接,带班放假我也要接。Ok,这我没话说,但是哪有别人的班,还要我去整理的道理!?虽然店长很好心的看我辛苦了两个礼拜都没休假,特别给我明后两天的周末休息。但我真的受够了,这几天先找另一个工作,确定录取我就不干了!
  「唔……我记得是放在这边啊……」刚到家门口前的我,一直反复搜索自己的口袋。找不到就是找不到!真的很糗,我的钥匙不见了。当下是00:07。不是我不想吵醒家人按电铃,而是这时间家里根本没有人。老爹回乡下休息了,姊姊这阵子都排大夜班。若是说家里唯一的生命体,应该就只有一只狗、一只猫,以及神出鬼没的小强了吧。手机当然也没带。由于店里周遭的环境,是个由国中、高职、加上无数补习班、一些小型公司、几个即将建造大楼的工地、以及超多住宅的神奇混合体,晚班时段,哪有时间给我看手机。倒是今晚朋友刚好还我PSP,她算有良心了,还充饱电才还给我。但她那猪脑袋不知道在想啥,充电器咧!?算了,现在想这些都是多余的。先决定今晚哪里过夜比较好。否则这种天气,别说坐在家门口,就算是经过也可能被蚊子叮的满头包。
  「这样啊,好吧。那没关系,打扰了。」我勉强挤出笑颜说道。「抱歉啦兄弟,改天我再请你喝一杯!我先进去了。」一个国中朋友说完,便近门去了。
  天杀的……今天到底惹到哪路兄弟了?花了我将近一个小时到处找朋友借宿,统统没办法。『看来只好去旅馆了……』「咕噜噜--」当我这么想的时候,肚子传来不争气的声音。于是我决定先去买个东西吃。要走回去上班的超商实在是很远,那路程少说有1。5km。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会跑去那里找工作。现在时间01:11。买完了便当跟绿茶以及呼吸治疗工具(烟),我的口袋也只剩111元。看来旅馆也没办法收我了,那儿可不是难民收留所,而是专吃羊的虎穴啊。『难民收留所!?』我脑筋突然想到一个地方。当然不真的是难民收留所,而是公园。
  当我来到这个数年没踏入公园,真是满心怀念又觉得陌生。小时候我跟一群哥儿们在这里当孩子王,上了国中之后,来这里横行霸道的次数也渐渐变少了。国中毕业后,更是想都没想要来过。这公园的篮球场似乎翻新过,别说篮框整体,只是个地板就高了其她地方一阶,上面划的规线也犹如刚上过蜡似的,说刺眼是夸张了点,但真的会反光呢。操场旁的跑道也重新铺过、溜滑梯虽然有点脏,但相信也只建了一两年左右。还多盖了两个凉亭。这两个新凉亭中我挑了一个比较偏僻的,挑好位置后坐在石椅上。这位置被旁边的图书馆挡住了,外边要看到这死角并不容易,如了走近或绕到公园周围外,别无她法。这么想著的时候,我试了一下,从我这看出去,只要伸出半个身子,就是一目了然。现在时间01:20。这时间公园内除了我,似乎没有其她人。或者那些居民也习惯躲在阴暗处,而我看不到她们吧。罢了,就算遇上了比较恶霸的公园居民,我身上只有百来元的零钱,抢我也没能赚多少。边吃边当边环顾四周,把视线拉回身处的凉亭里,发现除了贴死在地上的石以外,还有个竹编的安乐摇摇椅,这八成是个常在这儿下棋的老人搬过来的吧。说也奇怪,这儿半只扰人的蚊子声都没听到。而且不像街上那么热,偶尔还有凉风吹过来,真是舒服极了!解决了一个便当跟一瓶绿茶。再次想想,实在想不到有什么更好的地方可以去了。好在有先见之明,我多买了两瓶,结帐时还抽中买一送一?天意啊!
  实在是无聊到透顶了,打算躺下来休息,却发现有个硬梆梆的东西卡著我。那不是吃完的便当盒,也不是饮料罐,更不是我的……而是PSP啊!『我的小P,你出现在这里真是好了!』心中满心欢喜,终于找到救星的我,二话不说开始玩了起来。正想著要玩什么的我,在里面发现,有个奇怪的家伙混进去了!『好兄弟!你真是我的好兄弟!』我忍著不大叫出来。
  我朋友在借走小P的这几天里,竟然在里面塞了几个H-Game!真是天助我也!我总算明白什么叫做「好东西跟好朋友分享」了!我沈浸在欢乐的时光里,虽然眼皮有点重,但我却乐得不可开支。要是凉亭里有摄影机,或者有人看到我的模样,八成会认为我是疯子吧。
  「嘎嘎嘎--嘎嘎--」头低的久了,实在不是很舒服。我挺直了腰,转动身体,绕绕脖子,让关节舒展一下。看一下时间,再15分钟就03:00了。还有四个小时要撑,老姐才会回来。但那也要她一下班就直接返家才算术。「还是休息一下好了。」我摇摇头,暗自叹了口气,并且小声的对自己说。就在我打算阖上眼睛的时候,我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不会吧……这种时间……何……何方妖孽!?』『我到底惹到她什么?』『该怎么办才好呢……』『听说如果拔腿就跑,她们就会知道你看得到她们,然后死死缠著你。』这些想法一一浮现在我脑海中。
  我斗胆微微睁开眼睛,往那个方向看去。『干!竟然直接走过来!』我本身就是个无神论者,只信有鬼,不信有神。此时才想要临时抱佛脚,或是摸玛利亚的腿,她们应该都不会想鸟我吧。眼看她就在离我十五步左右的距离,还是依然缓缓往这走过来。心里经过几番挣扎之后,我决定故作镇定,继续玩小P。说不定她就是看到我那么害怕,才想要过来捉弄我。
  这次我完完整整的睁开了眼睛,虽然死盯著小P的银幕,但心思根本没办法注视在银幕里的萝莉上面。顾著用眼角余光,看著那家伙走过来。
  「请问……」那家伙说话了。这声音跟我想像中差距甚大,不是低沈的悲鸣,也不是刺耳的鬼叫。而是……每个宅男心中都熟悉的声音-宛如H-Game里面的声优班甜美。此时我心里虽然想到的是,用来骗人的幻术。但是基于礼貌,我还是转头过去看她。身后的路灯,让我看的很清楚。那身材很娇小,看上去约16来岁而已吧。目测身高应该不到160cm;留著一头乌黑短发,长度落在琐骨附近,虽然夹在其中的褐色不是很明显,但应该有挑染;细细的肩带挂著浅色的连身短裙,上面似乎没有印制花纹,只有肩带与裙摆附近有少许花边。往脸蛋瞧去,是个很漂亮的小鹅蛋,一脸娇羞的模样,另我瞬间忘记方才的恐惧。可能因为脸蛋的关系,眼睛看起来不算小,带著很深的双眸。那差点把我的灵魂也吸进去了。『萝莉!』我不禁这么想著。对!萝莉!我心中的萝莉就是这种样子。「啊…?」不知道我楞了几秒,才勉强吐出这个不像话的应答。即使是瞎子都知道我看傻了眼。「嗯…不好意思。好像吓到你了……」她露出了稍微带点苦涩的微笑。对于一个「人」来说,我实在是太失礼了。「啊,不不,我只是觉得……嗯……」她的说法虽然不算全对,却又不敢说出实情。要扯谎也说不出什么来。当下的我真的是很想找洞钻进去。「你刚刚想问什么呢?」数秒后,我冷静下来,并设法转移话题。她显得有点难为情,缓缓说道:「嗯……抱歉,我只是想问,你是不是在○○路上那间超商的员工呢?」她的反应算是正常的,毕竟以她这种年纪的女孩子,在这种时间、地点,向一个异性搭讪,真的不是很合理。「唔!?」我非常惊讶。在那间超商工作不超过三个月,竟然会有人认得我?「嗯,对啊。你怎么知道呢?」我好奇反问。「啊,这个……该怎么说呢……」她又显得更难为情了。难道是我轻薄过她?不可能吧,我糟糕归糟糕,但是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我心里斩钉截铁的这么认定。该怎么回答好呢……「因为……」她似乎认为我在等她说完,但其实并不然啊。但他接著说:「因为我跟同学们,都觉得你的脸……」他又停顿了一会儿。『很帅!?』不否认,我心中浮现这种想法,并窃自暗喜著。「表情很臭。」他别过头,不敢正眼看我。「…………」哑口无言。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我真的很想找洞钻。「不过蛮帅的哦!我同学说的。」她又补了这一句。不管扯谎与否,我想他都是看出我的脸垮了下来。
  「唉…我有自知之明。」我重重叹了口气。「对不起,跟你说这么失礼的话……但同学跟我都是觉得,你应该是工作太累了。」「嗯?」我左眉轻轻一挑,擡起头来。他看到我的表情,笑了笑。便在我旁边坐下来:「不介意吧?」我则是摇摇头示意。「一星期大约有三天吧,都是上学经过会看到你在柜台忙,放学却看到你还没下班,然后脸比早上臭了许多……虽然结帐时会挤出笑容来,但一转过身,脸就垮下来了!」原本是小声的说话,之后他便放声笑了出来。看他我那个表情转变的瞬间,似乎真的很经典。「菜鸟总是被欺负的啊,最小的都是这样。」我自然而然地露出苦笑回应。我不自觉说出那句话后,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有一瞬间,他流露出落寞的表情。「啊…你在读书啊?」我试著转移话题,以免让自己再丢脸下去。「不然呢?」他一脸狐疑,表情也在告诉我:「这还用问吗?」囧,我真的很失败,竟然会问这种蠢问题。见到萝莉脑筋就不灵活了吗?
  之后,我抛开了一整天的疲劳,跟他就坐在石椅上聊天。在对话当中,我们渐渐对彼此熟悉。名字是辰翎,亲朋好友都叫他翎儿,感觉真是个有古典美的绰号啊。跟我想的差不多,他15岁而已,今年刚升上国三,就读的是我的母校,说是学妹也不为过吧。我瞬间觉得我真的变老了,岁月不饶人啊!关于家庭,光是用听的,我就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总之是一个非常好色、非常富有的继父,在养他们母女两。说是母女两,但是翎儿在家排行老么,上面有两个同母异父的姊姊,两个姊姊都是继父正牌妻子的女儿,而这对姊妹的母亲已经过世了,所以那继父将她们俩安置在翎儿家里。这位继父据说有好几个小老婆,其中甚至将某小老婆与前任丈夫生下的女儿,作为小老婆。真是邪恶的家族啊啊啊--!
  说到后面,我仿佛渐渐成为翎儿的知心,说难听点是吐苦水,但他确实把什么都告诉我了。开心的、难过的、失望的、生气的统统不放过,只要他看我有兴趣,他就会继续说下去。还似乎把我当成哥哥看待了。我发现翎儿年纪小归小,但是他很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并不会不合理,仿佛像个经历甚多的青年人一般。看得出他的头脑颇伶俐的呢。
  在他许多往事之中,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那两个姊姊对待他的方式了。怪了,明明是被寄宿到其他人家里面,却似乎好像自己才是地头蛇似的。正牌妻子的女儿真的比较有威严吗?过世的母亲看到这种情况,我想也会为他们感到丢脸吧。那两姊妹约在一年前被扔到翎儿家来。起初,翎儿的母亲也将他们视如己出,当作自己的女儿一样细心照顾。之后翎儿升上国三、两姊妹也升到高一后过没多久,两姊妹不知道是不是在高职学坏了,成天就喜欢找翎儿麻烦。只要翎儿顶嘴,他们姊妹两的一对贱嘴就会将翎儿骂的一无是处,甚至主动出手打人。这什么状况!?
  「你……会相信我吗?」姊妹两与他的事情聊到一半,翎儿喝了口我给他的绿茶,开口这么问我。「我想,一个小女生是否在说谎,我可以看得出来。」我面带微笑的回答。这并非因为他是萝莉而扯谎,而是真心话。「……真的?」翎儿应了一声,便靠过来贴紧我,并将头靠在我肩膀上。这个举动让我吓了一跳。二十年来,记忆中还没有超过两个女生,会跟我靠这么近。我的心跳、脸颊以及耳垂,都直接反应了我的心理。不行!我得冷静下来。作人糟糕可以,但绝对不要随便待人轻薄,否则来个BadEnd就死都无法翻身了。我右手抓住他的肩膀,将他身子挪开,左手不自觉的跟著放在他后颈,并在他额头上亲吻了一下:「我相信你,翎儿。」我不知道事实为何,但这种作法,在我心中是一种安慰人的方式。
  下一秒,我整个呆掉了。翎儿迅速的将嘴唇贴在我的嘴唇上,我脑袋一片空白。但是那感觉,真的很棒……那嘴唇很柔软,而且在那瞬间,翎儿身上的淡淡香味,也随即融化了我的脑袋。想一想,我接吻的次数,用一只手都算的出来。
  我睁大眼睛,看著紧闭双眼,却满脸通红的翎儿好几秒钟。直到翎儿张开了双眼,我们的视线对上了,翎儿才匆匆把我推开。由于他往我腹部附近推,所以不小心触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翎儿在惊愕之余,又随即冷静下来:「那个……是什么?」但他似乎还是很紧张。「哦…这个啊,是我的小P。」我完全忘了小P的存在,现在才猛然想起。那时候因为想瞇一下,为了方便与安全感,再加上顺手,就很自然的放在腹部了。我将小P拿了起来,翎儿也把头凑了过来,想看看小P,并且说道:「哇!是PSP耶!」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后,我将小P唤醒了。但是在银幕亮起的那一瞬间,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老天啊!哪里有洞给我钻?或者这一切其实都是梦吧?银幕亮起的那一瞬间,出现的画面,是个学生妹在帮主人公口交的画面。由于翎儿与我贴得很近,所以我感觉得到,那瞬间翎儿的身体抽动了一下,想必是吓到了。这时候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半了,脑筋再度陷入一片空白。对了!冷静,冷静点!脑袋似乎清醒点了,但手指似乎还没完全好。难道我是孔龙吗?神经传递那么慢?原本只是想要关闭电源、或者离开这个游戏,却很手残的按到其他按键。此时,银幕里面的主人公解脱了,学生妹口爆了。翎儿似乎隐隐约约,发出了类似「唔」的惊吓声。那声音很小,但我却听得很清楚。也让我脑筋更清醒了,我随即将小P反过来,并且放到另一边去。「抱歉…」我到底有没有说出这句话呢?我也不是很清楚。唯一知道的是,在我放下小P的时候,翎儿才缩回身子,维持正常的坐姿。而我们两个,也这样不发一语了一会儿。这段时间,我感觉到四周似乎静止了,在我耳里,仿佛听到各种微乎其微的薄弱声响。草丛好像有虫子在爬;路灯的电灯好吵。但其中听得最清楚的,莫过于我、翎儿的心跳声、呼吸声。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我……」翎儿用非常小的声音,打破沉默的僵局。「嗯?」我也以差不多的声音大小,做了回应。「我看过,姊姊他……」翎儿稍微低下了头。「嗯?」四周仍然静止著。「看过姊姊他,帮人那样……」翎儿再度别过脸去。「什么?」虽然以正常的情况来比,这句话的音量跟蚊子没两样,但比起前面几句,这句话声音可大的多了。「……」「……」「哥哥的话……可以哦……」翎儿这么说著。我还没来得及回话,翎儿却已经将手搂到我的腰上了。今天不知道第几次了,我的脑袋又是一片空白。接著,我感到脸颊非常烫,耳垂、脖子都是,甚至微微颤抖著。但我的反应,却似乎不是这么回事。我抱起翎儿,让他侧坐在我腿上,并主动与他接吻。「嗯…」翎儿的嘴里,被我的舌头侵袭著。翎儿的樱桃小嘴,变得比刚才更热,更嫩。我已经不能再冷静了,现在谁来恐怕都停不了了。我们就这么热吻约半分钟后,翎儿将身子缩回去:「啊…哥哥……我……」他似乎有点喘不过气来。但我没等他把话说完,却硬把他的头拉回来,再次与他的嘴唇对上,用我的舌头侵袭著他。翎儿那边传来的,不只是喘息声,还有他的体香,以及那仿佛入口即化的嘴唇与舌头。又过了莫约一分钟,翎儿的脸颊烫到不能再烫了。他这次不仅将身子退开,还从我的腿上离开。『看来,就只能这样了。』我暗自说著。说的也是,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三更半夜在公园遇到萌死人不偿命的萝莉?这场梦应该也即将划下句点了。但是心里的恶魔却不这么想,似乎控制著我的身体似的,又再次把翎儿强拉了过来,这次不是接吻那么简单了。我让翎儿背坐在我腿上,亲吻著他的耳垂以及脖子,这下他的体香更是让我欲罢不能了,这种味道……就像是在引诱我犯罪一样。
  「嗯-啊--哥……哥哥……」翎儿似乎的颈子很敏感,轻轻一吸,他就露出了受不了的神情。右手也没空闲著,直接往胸部那里伸出。我才发现,翎儿根本没有穿胸罩,只是贴了乳贴。我试著撕掉那碍事的乳贴。翎儿似乎想阻止我,说道:「啊嗯~那个……呵--呵--」原本只是轻轻的呻吟以及喘息声,但突然却翎儿随即发出「嗯啊~」的叫声。因为翎儿话还没说完,我就直接将他的乳贴撕下了。「看来这个品质不太好,很痛吗?翎儿…」我询问翎儿,并且降低攻势。「嗯哈…没有,我……啊啊啊--!」坏心眼的我,又趁他要说话之前,捏了他的乳头。接著我把他的连身短裙往下拖了一半,直到露出乳房为止。「不会有……有人吧……?哈--」翎儿看起来就像随时会高潮似的,或许是这种环境让他既害怕又兴奋也说不定。「不会的,放心吧。」我边说边抚摸著翎儿的那对乳房。
  翎儿的双乳,以15岁来说,算是很大了,目测应该有接近CCup吧。一手抓一个,翎儿的乳房实在太棒了,又热又柔软,最重要的是,这乳房是真的。跟我房间那尊被朋友骗去买的烂充气娃娃比起来,有如天壤之别啊!而且,乳头真的会勃起耶!「翎儿…舒服吗?你看你乳头都勃起了呢。变硬了……翎儿真是个淫娃呢。」我玩弄著翎儿的双乳,一边说。翎儿听到我这么说,身子震了一下。「嗯~~我…我才没有呢……哈--都是哥哥太坏了,一直捏人家的……」「嗯啊--!呵--哥哥最坏了…」我再度捏了翎儿的乳头。「嘿嘿,要不是翎儿有这么敏感的身体,我坏也没用啊。嗯?你刚刚说捏你的什么?」我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我……我的胸部……哈--」翎儿缓缓回答道。「嗯?胸部?」我质疑的问翎儿。「嗯……」翎儿的表情似乎不理解我的问题。「胸部的话……」我大力的将翎儿的双乳又揉又掐,「这些都是耶!」「嗯啊啊~~」翎儿的脸颊又变红了,并且露出害羞的表情。「说吧,这是什么呢?」我继续追问。「是……乳………奶头……」翎儿的声音越来越小,我几乎快听不到他说什么了。「你说什么?」「……是……是奶头!啊啊,好痛!」听到翎儿这么回答,差点没吓到我。「哈哈!好淫荡的词汇啊,翎儿果然是个淫娃呢。」我开心的笑了。「……嗯-呵--」翎儿不发一语,只顾著呻吟与喘息。
  「那么,这样吧。」我将右手向翎儿的内裤滑过去。看了一下天空,离天亮还有一些时间才对,还不用那么及。我隔著翎儿的内裤,抚摸著他的小穴。却感觉到一抹滑润的感觉。「啊啊!嗯~~~啊哈!那-那里--嗯~」我光是用右手就征服了翎儿的小穴,他的呻吟比刚才还要更激烈了。「还说不是淫娃,你看……都湿成这样了呢。你看看!」我将沾了淫水的右手食指与中指,凑到翎儿的鼻子前面。「这个……才不是呢!哈--」虽然我停止了攻击,但是翎儿依然还在喘息,并且扭著腰示意要我继续,可见他有多么淫荡啊!「试试看吧。」我将右手的双指塞到翎儿的嘴巴里,「如何,这可是你淫荡的证明啊!」「嗯唔唔--」原本以为翎儿会露出难看的表情,并且避开。没想到翎儿却津津有味的拼命甩动舌头,尝著在他嘴巴里面那带著淫水的双指。
  从翎儿的嘴中抽开手指,我决定换目标了。我伸进翎儿的小内裤里,开始爱抚他的小穴……不对,是淫穴。「嗯嗯啊啊--!啊啊-嗯--!嗯呵--哈--」我还没触碰到阴核,翎儿的叫声大概就跟A片里面的女优差不多了。不过翎儿可不试装出来的。从他的脸上的表情,身上的汗水、小穴里的淫水,都是最好地证据。「哦!哦啊啊嗯~身体…好奇怪……」翎儿的舌头几乎要全部伸出来了。「哈--!哈--!哥哥……」我停了下来,正在寻找某样东西。「这样就不行了吗?这样呢?」看著翎儿这翻模样,我的肉棒早就已经变成最大值了。我用手指摩擦他的阴核,没想到才没多久,他下面就喷了大量的淫水。「嗯啊哈--啊啊---!嗯啊啊啊啊!」随著一阵又高又尖锐的呻吟过后,翎儿就这么瘫软在我身上,带著一阵一阵的微微颤抖。「但是,我还没享受到耶?」
  接著我让翎儿坐在比石椅高出一倍的石桌上,其实也只是屁股靠著石桌而已。然后把内裤脱下到大腿一半,这样看起来真的性感加分!让翎儿面对路灯,他的小穴就在我面前一览无遗。没仔细看我还没发现。这小淫娃实在是梦想中的梦想啊!可能是年纪太久,小穴上方一根毛都没看到,光滑水嫩,细致无比。更优的是,翎儿的小穴呈现漂亮的粉红色,而不是A片里面那种恶心的黑褐色。在看看小花苞里面,刚才高潮之后,里面似乎还微微在颤抖著呢。
  我用指尖轻轻扳开翎儿的小穴,扑鼻而来的不是尿骚味,这让我很讶异。「哥哥……不要那样看…感觉好羞耻哦…」我擡头,发现翎儿虽然拉著连高连身裙,但视线却不敢往我这边看。「不会啊…」说罢,我往小蜜穴里面舔了一口。「嗯啊!……哥哥…这感觉好奇怪…不要……那里好脏……嗯~讨厌!」面对口是心非的翎儿,我能做的只有继续攻击。「啊啊~哈哼--好-身体……真……哈…真的变好奇怪了啦啊啊啊--!」这次的量虽然没有刚才那么多,就像是余震似的,许些泄了一些。往后摊了下去,却又用手轴勉强撑在石桌上。「小淫娃,你又泄了呢!」我拼命调侃翎儿,但看他就是死不承认。「哈…哈…哥哥…」翎儿从石桌上爬了起来。「嗯?」我正想要把他推回去时,他似乎有话要说。「还是不行吗…?」在他回答之前,我又随即问他。「哥哥…的话…可以哦。」翎儿娇滴滴的说著。尽管他的小淫穴持续留著淫水,他却没有要躺下的意思。不过听了他那句话,实在是让我更加兴奋。「我看过…姊姊帮人…这个……」翎儿说著说著,便蹲了下来。
  我总算知道他想做什么了,但是,翎儿真的有办法接受男人肉棒的味道吗?「翎儿…你…」我脸上仍然是难以置信。「这是…第一次…」翎儿解开了我的皮带与裤头扣子,拉下拉链的同时,我的肉棒也不顾四角内裤的阻挡,应试从上面弹了出来。翎儿见状,似乎吓到了。他瞪大的眼睛叮的肉棒看,似乎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好。「翎儿…」「……」「可以先用舔的…」我决定教他,虽然这真的很邪恶。
  「好的,哥哥…」翎儿瞬间转变为迷蒙的眼睛,对著我的肉棒,开始舔了起来。这感觉真的超棒的,莉莉跟娜娜完全不能比啊!舌头的触感,真的不是舒服就能说过关的!当我还沈浸在其中时,我感觉到我的肉棒前半部都被包起来了。一看,发现翎儿将我的肉棒含到嘴里,但是只顾著舌头在动。「唔!咳咳!」翎儿可能因为归头顶到喉咙之类的,咳了一声,又把肉棒给吐出来了。「翎儿…」「没关系!」我话还没说完,就被翎儿打断。「我知道的……」
  接著翎儿又再度把肉棒含到嘴里,这次他似乎会了,懂得让肉棒在他的嘴巴内进出。「嗯…唔…唔…」翎儿不断发出声音。而我也在他柔软的舌头与温暖的嘴巴里面,享受到另一个等级的爽度。「唔-姆~」翎儿把肉棒吐出来,吸允著我的蛋蛋。「翎儿……好舒服啊!」「姆-嗯-嗯~」
  翎儿一下含著我的睪丸,一下让我的肉棒在他嘴巴进出,一下又吸允著我的龟头。我整只肉棒上是翎儿的口水还是我自己的淫水,都快搞不清楚了。只见整只肉棒上面满满都是稍微黏稠的液体。「我快……不行了……」我的脑筋一片空白,这是射精前的征兆。整个人都快爽翻了!翎儿将我的肉棒含住,并且加快抽动的速度,以及舔龟头的频率。「哦啊啊!」「唔!」我闷吭一声。顺手将翎儿的头抓紧,不让他吐出肉棒。「嗯呼!」这次换翎儿闷吭,才把我的肉棒缓缓吐出来,许些精液从他嘴角流下来。「呜姆…嗯……哥哥的…」看到这个情况我实在很傻眼,翎儿竟然真的将我的精液吞下去了。
  照理说,射过一次的肉棒就会变得有点软的。但是这次却没有,反而比刚刚更加粗大!「哥哥…变大了…」翎儿似乎难以相信眼前的状况。「变这么大,翎儿的嘴巴也塞不进去吧。」我得意地说。「哥哥…」翎儿害羞的看著我。
  我将跪坐在地的翎儿扶起来,让他躺在石桌上。「好冰…」翎儿的身子抖了一下。「别怕,等等就会暖活了。」我微笑的说道。「翎儿…」「嗯…哥哥的话,可以哦……」这次翎儿没有别过头去。「那你自己把小淫穴扳开吧。」我再度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这个…」翎儿缓缓把手放到小淫穴旁边。然后扳开小穴接著说:「这样…可以吗?」「非常好哦!」我将肉棒对准小穴,准备一口气突刺进去时,「哥哥…我怕会痛…」。
  我对翎儿笑了笑:「好吧…我数到五,我就慢慢进去啰!」翎儿看似放心的笑了:「嗯!」
  「1、2……」我慢慢数著。
  「!?--嗯啊啊!好--好痛啊--!哥-嗯啊啊!啊哈哈--」一阵惨烈与呻吟,我又食言了。只是让我惊讶的是,反复抽插不到五次,翎儿的小穴中就流血了。「翎儿…你……」我缓了下来。「嗯啊啊啊!哈………」看著翎儿,眼泪都飙出来了。眼神看起来似乎快坏掉了。「哥哥…你骗人……」翎儿的眼睛不断流泪,起身抱著我说著。「翎儿乖,等等就不痛了哦。」我亲吻了翎儿的额头。「嗯…」翎儿再度露出安心的表情。
  天啊…这就是处女的小穴吗?真的好紧啊!每次抽插都有强烈的快感啊!希望自己可以坚持点,不要太早出来啊!看著翎儿的表情,就像是还没爽够似的。
  「哦-啊啊啊-」「嗯嗯-哈-」经过不知道几十次的抽插之后,翎儿的叫声已经表现出他不会痛了。
  「翎儿,还可以吧?」我持续抽插著,不想在给翎儿喘息的机会。天就快亮了。「嗯…哥哥啊!」翎儿的表情感到很舒服。
  「啊…来这里吧。」我还是停了下来,我想玩玩看那个。「哥哥?」我抽出肉棒,牵著翎儿来到了安乐摇摇椅这边。我在上面坐了下来,而翎儿则是面对面坐在我腿上,他的双脚穿过了两边扶手下的空隙处。「那要继续了哦,小淫娃~」「我才不是什么…啊--嗯啊啊~那里…不对啦!」翎儿似乎感到很慌张。
  我的肉棒还没插入,但是我的手指正在寻找他的小菊花。「哈哈,好啦,不闹你。」我笑得很开心。接著,我将翎儿的腰举高,然后对准我那比以往还大的肉棒,在让翎儿自己慢慢下去。「哦啊-好-好热哦-嗯~~好像比刚刚还大…还深啊啊啊-」「哦哦!小淫娃,竟然自己扭起腰来了啊!哈哈!」看著翎儿自己扭起腰来,我就只好玩弄一下他的胸部了。「嗯啊~又乱捏人家的奶头……哈--!」「哦呵!哥哥…我好像有点怪怪的了……嗯啊--!」
  「是吗?好吧…让我来。」我嘴角一扬,放开了翎儿的爽乳,抓住翎儿的屁股,然后让安乐椅往后仰一些。之后开始抽插,并且让安乐椅前后摇摆。「啊啊!哥哥--这……啊哈……太激烈了……身体……哈~好奇怪啊……」「没骗你吧,很舒服哦?」「嗯啊~对~哦啊啊!」「应该还不够哦,说说看翎儿想要什么呢?」我露出邪恶的笑容。「哥哥…哈~嗯嗯~」「嗯?」「好…好羞耻…」翎儿再度爽到不自觉的把舌头吐出来了。「这样啊…那就到这里啰?」
  试过几下之后发现似乎有点危险,于是我不再刻意让安乐椅摇动。「快说吧,不然就要结束啰。」我催促著翎儿。并用力掐了翎儿那又小又软的水蜜桃。「哥哥…哈啊啊--我……我想要……嗯啊啊…哥哥--!那里……会坏掉啊啊!」透过翎儿渗出的淫水,使得我能轻易的把手指伸到小菊花里面。那瞬间,原本就被塞满满的小淫穴,却又变得更紧了。「哦哦!不错哦,超紧的啊!再给你一次机会啰,说不出来就没了。」「哦啊啊啊-哈喔-我想要哥哥--哦啊-会坏掉啦!」「不说吗?」我多塞了一只手指进去小菊花里面。「嗯啊啊--!」「真棒啊!更紧了!」我辛奋的不得了!「我……啊嗯-!我想要哥哥--在…啊哈!哦~」翎儿闭起眼睛。「翎儿,我忍不住了。」我加快速度,翎儿差点摊在我身上。那小蜜穴真的超棒的,完完全全包覆在我的肉棒周围,似乎没有一丝空隙似的。「嗯啊啊啊!哥哥-哈-我不-我不行了--!哈~」我没降低抽插的速度笑著说道:「糟糕!射在哪里好呢?」
  翎儿的眼神就像快坏掉一样:「哈-!请……哦!」「嗯~哥哥……呵…射在小淫穴里面吧!!」
  瞬间,我感到一股不逊于口交的快感。被塞满的小淫穴里面,滚烫的精液和大量的淫水不断冲激著我的肉棒,那种快感实在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翎儿摊在我的身上,我们之间夹杂了他的淫水和我的精液,看来势必要清理一下了。「哥哥…呼…的肉棒………好厉害……呼…」「翎儿…」我闭著眼睛说著。「清理一下吧,我的肉棒……」说出这句话的我,其实没什么自信心。
  就在即将天亮之际,翎儿把我的肉棒清理完毕。他的舌头技巧实在是一流,连我的菊花都舔的一干二净。往后的日子,会是如何呢?翎儿说那是他那两个姊姊教他的。我认为只要翎儿一个就够了,实在是太棒了!
  待续……
  后记:这篇是寡人第一个创作,耗时约五小时。文法欠佳,还请各位大大多指教。后面收的很紧凑,请多包含。
  ※www.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