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秋天,不论在是南方还是北方,都让人觉得非常的舒坦,不愧是一年里的黄金时节。2002年,那时的我在江南水乡某个小镇经营著一个十几台机子小网吧。
  那时的电脑不多,上网聊天、玩游戏也不像现在这么普及。当时貌似只有高中生、大学生们能乐在其中。镇上学校不多,又受北京蓝极速网吧事件的影响,生意自然也就一般。
  国庆长假,刚好在重庆上大学的小舅子从学校放假回来,还并且带回来一个十分清秀的四川妹纸,小巧玲珑,打扮得体,一身短袖短裙,下面配双白球鞋。
  充满了活力和魅力,真是青春无敌呀!开始我也没有太多在意她,也没有什么想法。家里房间不够,老婆让我睡店里,晚饭后我就先去店里了,留下我老婆和他们几个。
  白天网吧生意还不错,不过像我们这样的乡镇可能一到晚上就会寂静的,如我所想9点刚刚过店里就基本没有什么人了,收银的小妹也下班了。
  这时店外走进了一位后生仔,我以为是上网的,仔细一看原来是小舅子的一个小表弟,他们从小一起读书,直到考上不同的大学才分开。
  这个小表弟在魔都读书,也是老铁了。他笑迷迷的说表姐夫今晚辉仔怎么没有下来呢?我说你去家里找他吧,他和他的女朋友还在我家里呢。客套几句后他就离开了,离开后我发现从门外跟去了一个打扮时髦的一个菇凉,和个小表弟起走开了。
  别说魔都菇凉的质量真的很不错哦。闲来无聊,随手就开了部三级的片子看了起来……
  过了差不多一两个小时吧,11点左右,小舅子的声音在远处传来了,还有他小表弟的高笑声。人还没有进来,先传进来一大股的酒味,我往门口探头一看,原来小舅子不胜酒力被小表弟扶著走过来了,小表弟显然也是喝的非常的多晃晃悠悠的,后面跟的两个女孩也是高声谈论,有点不能自己了。
  店里没人,我感紧搬了几把椅子放在店内,关上店门,让他们休息。年青人就是冲动,喝的东西南北都分不清楚了。唉,看来我今晚有的收拾了。
  几个人在我这里不知天高地厚地又灌了不少我店里放著的自酿葡萄酒,这酒可是丈母娘亲自酿的,口感不错,不过浓度高、后劲大,平时我都不怎么敢喝。
  过了一会儿,小舅子说要上网,就东倒西歪的扯上他的女朋友往包厢角落里坐去,而他的小表弟更爱护他那魔都菇凉,问我有没有地方让她躺会儿,我说要不上我的小阁楼上躺会儿吧。
  于是他就拉著菇凉慢慢的往上走了,还没有走两步就歪来倒去的,我看不对劲,就说我帮你扶著吧,你先走。他半闭著眼说,有劳表姐夫了。
  于是我从后面扶著那个女孩的往上走了,可惜这个楼梯太陡了,才走了三四阶这样子,女孩脚下一滑整个人往下倒了,我赶快把她一把搂住,双手刚刚好穿过了她的腋下,搂住了菇凉的胸部。一阵体香扑面而来,软——晕!
  脑袋中一阵狂晕,老婆以外的女人我还是第一次碰呢,好舒服呀,手不由自主的就在那里按兵不动了。
  隔著薄薄的雪纺衫,黑色的乳罩清晰可见。五爪金龙稍稍用力地捏了几下,弹!可惜女孩喝多了没有反应,任我作为。好想就这样一直待下去,可是不行呀,上有小表弟下有小舅子呢,还是送上去再说吧。
  我让菇凉柔软的身子靠在我身上,左手环绕著她的胸部,捏著她的右乳;右手也没有闲著,直接探进了她的宝石蓝牛仔短裙,咦……丝袜?本想直捣黄龙,却被这薄薄的纱布阻隔在外,报复性地隔著丝袜在她坟起的耻丘外用力地揉搓了几下,那个温度、那个柔软,隔著两层薄薄的织物也可感受到毛发的沙沙,当即我的鸡巴有了反应,挺身而出,紧贴菇凉的臀沟,菇凉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
  当我下来的时候看见小舅子和他旁边的女朋友也歪倒在电脑桌上,不知是否睡著了。在这样的气氛中,我无论如何玩也没意思了,回想著两个女孩青春靓丽的面容和身材,胡乱的在网上浏览。
  突然一阵叫声冲入我那本来就兴奋的神经。「嗯……嗯……」隐隐中我猜到了,肯定是小表弟酒发性致来,想搞那个菇凉吧,这样的叫声把我内心的那种动物本能给唤醒了,头开始发热,鸡巴涨的都发痛了。
  好想有个B拿来操下,我擡头看看小舅子那边,他们还是没有一点的反应呢,我想应该是睡死了,酒精的作用开始发挥它们的无限能量睡起你没商量。
  我实在没有办法忍受楼上传来的那种女性诱惑声,于是我慢慢的打量来小舅子的女朋友来,刚好她的时候头是转向我这边的,一张秀脸被酒发挥的红通通的好诱人,胸脯在一呼一吸中伸张,好性感,我的手有了一种想摸摸她的冲动,在一阵禽兽不如和不如禽兽的交战之后,终于禽兽不如的本性战胜了上风。
  于是我关上了主灯,只留下一盏楼梯边的小夜灯,靠近她之后,我又想打退堂鼓,刚想收回伸出的手,楼上突然没声了,死一般的沈寂。受不了,死了也要爱呀。于是我假装想扶她起来,让她靠在包厢的椅背上,素面朝天哪种,在我居高临下的视线下,妹纸的领口和小小的乳罩根本就没有一点防卫能力,我站在椅子后面,双手攀登上那盈盈一握的弧度,采摘胸罩内的小葡萄,又柔又捏,又挤又按,小葡萄一会圆,一会扁,而妹纸的脸上一会阴雨、一会晴朗。唯一不变的是桃红的小脸,樱桃小口在喘著均匀的气。
  把玩了五分吧,逐渐加大了力度,妹纸还是没有反应,真的是今晚是喝多了应该。再也不能再停留在上面了,于是我轻轻的揭起的她小小短袖,松开乳罩的背扣,双手在后面握住了她的竹笋奶,真舒服啊,柔软、而富有弹性。那种手感,那种滑,那种嫩,如同新剥鸡子让我无为忘怀。
  这样的体会就像是在梦里一样,当我的双手抚摸在她柔软的乳房上的时候,我的身体居然已经开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摸一个不是我的爱人,但是却是我渴望与之做爱的女人。
  一阵抚摸之下,我的手渐渐的往下转移,在平滑的小腹上略有停留就马上直入主题了。轻轻分开修长光滑的大腿,毛毛不多,越过小小的草丛之后终于寻到了一源活水,被酒精处理过的嫩B相比之下有了很多的改观,湿热的盆地,峡谷有点厚重的感觉,缝隙也稍微裂开了许许,中指不知不觉已经探到了她的洞口,轻轻几个来回,慢慢地深入,怎一个「紧」字了得。鸡巴再一起高仰起他那高贵的头,真是受不了。
  这时她突然间动了下,可能感觉到了小B的痛快了吧,再也不能再慢了,我的鸡巴已经受不了这么多的刺激。于是我慢慢的扶起她,往后走了几步,来到我的椅子上,让她上半身轻轻靠在电脑桌上,我慢慢的从短裙下褪下她的小内裤,那里已经湿成一片了。
  我自己先拔出鸡巴坐在椅子上,然后慢慢的把住鸡巴在她的裂缝轻轻地摩擦,滑腻腻地体液慢慢地浸润著鸡巴头,黏糊糊的。GT轻轻地顺著裂缝前后探索几次,慢慢滑入一个微微凹陷、仿佛会呼吸的孔洞,有洞顶住的感觉真是好。调整好姿势,我慢慢地扶住她的腋下,让她的PP顺著我的方向下沈,顺势把鸡巴推了进去。「滋……」鸡巴进去的时候感觉到小穴里好像是有无数褶皱一样一圈一圈的被GT撑开顶著进去,她这个时候也紧蹙了一下眉头,嗯了一声。睡梦中下体被异物入侵的感觉估计也不太好受。
  一点一点,终于全根浸没,被阴道暖呼呼的肉壁包裹著很是舒服。好久没这么紧致的体验了,强忍住射精的冲动,我倒反而不觉得急了,鸡巴欢快的在里面喝够了水,我就慢慢抽动了起来,随著鸡巴的抽动,妹纸的呼吸急促了起来,阵阵的刺激,一阵阵的潮水,慢慢的速度越插越快,妹纸渐渐不能自己,发出了猫喘似的「嗯,嗯……的声音,我加快了抽送的节奏,妹纸的阴道就是有知觉一样紧紧地抱著我的肉棒,龟头不断的被宫颈吮吸,吮吸,这样的刺激让我忍不住要射了出来。
  但是我不肯就这样放弃。我把妹纸重新靠在电脑桌上,找了两个枕头垫在她的腹部,重新插入了阴茎,这一次我趴在妹纸的背上,双手紧握她的椒乳,让那一对玉兔在我的手心跳来跳去。
  随著我的抽插,妹纸的娇躯不断的向前摇摆著,双腿间渗出越来越多的体液,身体时不时的轻颤一下,「啪…啪…啪啪……」慢慢的随著我越来越快的节奏,肉壁紧紧的收缩著,死死地咬住我的肉棒,一种紧凑蠕动允吸的感觉从肉棒不断的传来。密道尽头的花蕾猛地收缩,喷射出一汪春水,淋在了正在横冲直撞的肉棒上,过电一样的快感再次袭来。
  我瞬间快速的抽出,「啵~」的一声,肉棒抽出,瞬间灰白的精华,一股股的喷射在眼前蜜桃般的翘臀上,一点点的顺著股沟滑落。喷射完后的我喘著粗气,坐了下来,看著趴在电脑桌上的妹纸,身上的衣裙早已凌乱不堪,身下的裙裙摆掀在腰部露出浑圆挺翘的桃臀,一丝丝雪白的精华顺著桃瓣流动著,渐渐的流过可爱的菊花,流过迷人的洞穴,流过耸立的相思豆,最后一滴滴的低落在地上。
  事后打扫完战场,休息了片刻,墙上的时间才刚过1点。楼上还有一个魔都菇凉在等著我呢,不知道小表弟有没有先拔头筹。
  借著小夜灯的亮光,我顺著楼梯慢慢上到阁楼。轻轻打开房门。阁楼是一张榻榻米床,相拥而眠的两个小情侣没有任何的动静。
  突然小表弟嘟囔了几句,把我吓了一大跳,心脏都差点跳到了嗓子眼。等待了一会儿,看到他们还是没有任何醒来的意思,我的胆子大了起来,轻轻地把两个人分开。把有心无力的小表弟推到床的另一边。
  禽兽的我爬过去,开始享用我的魔都大餐。和四川妹纸清纯相比,魔都来的菇凉更加性感漂亮,玫瑰和茉莉,不一样的风情。时尚的大V领的米色雪纺衫隐透著她黑色的内衣,裹臀的宝石蓝牛仔裙和她腿上穿著的肤色超薄连裤袜,我跪在床边抚摸著她的丝袜美腿,丝袜的触觉让我兴奋、让我著迷、让我淫乱、让我失去理智。我更加大胆的开始亲吻她的丝袜美腿还有她的脚丫子,当嘴唇第一次接触到她的丝袜的瞬间,我的鸡巴迅速复苏了。
  理智和欲望、冲动与纠结让我放肆的从她脚底开始亲舔至她的大腿。发抖的手缓缓的脱去了她的牛仔裙,一个身材超级好,包裹著性感的丝袜的女体展现在我的眼前,我疯狂的和她接吻,抚摸她的身体,颤抖著脱去她的上衣和内衣。
  此时她只穿著肤色的连裤袜和内衣一套小小的黑色蕾丝内裤。几根淘气的毛发从前方的V字型镂空的里探出了头,我再一次的吻遍她的全身,不放过一丝肌肤。含著她性感的丰满柔软的乳房和粉嫩的小乳头,她的乳房在我的呵护下有了反应,原本松软的乳头慢慢涨立了起来,而且随著我的吮吸,她的小嘴微微张开,呼吸开始急促。我的手缓缓的伸进了她的蕾丝小内裤。感触她阴毛的瞬间,我犹如触电一样,迫不及待的脱去她的丝袜和内裤。
  此时的她已经全裸的躺在床上,没有一丝的反抗和害羞,因为她已经很醉很醉了。赤裸女体的胸部傲立著一对适中的乳房。乳头鲜艳的粉红色挺立。浑圆而小巧,更加让人爱恋。仿佛流著口水的我,轻轻地擡起她的双腿,看到了一切我想看到的东西。光滑平顺的小腹、隆起的阴阜、乌黑的阴毛,粉嫩的阴唇。剥开紧闭的大小阴唇,那仿佛在渗水的阴道口出现在眼前,洞口很小,周围有不规则的嫩肉。
  「还好,不是处女,」我的脑中闪过这样一个念想。太诱人了,太让人兴奋了。我埋头过去,第一次去舔妻子以外另一个女人的阴部,舌头不停的蠕动著,嘴唇不停的碰触她的神秘地带,仿佛我就要窒息。
  她的下体已经被我挑弄的全是晶莹剔透的水渍,不知是我无耻的口水还是她受到刺激而分泌的淫液。我的下体已经无法满足,它嫉妒嘴唇和舌头,终于到我上马的时候了,看到旁边还睡著她的小男友,我的兴奋之情更加激烈。阴茎不仅涨大到了极限,而且还在一跳一跳的。
  我跪在她的下体边,找了个枕头垫在她的臀部,将发黑发紫的GT,来回摩擦翻捣她的阴部,饱沾著湿滑的淫液,紧接著缓缓的插了进去,她有些痉挛的抖动了几下。估计这是一个开发不久的地方,虽然已经流出了很多透明的爱液,但是那紧紧的小阴户还是夹得我有些生疼。我没有放弃,而是退二进三,耐心地一点一点地往里面挺进。终于全部插进去了。
  阴道内壁周围的嫩肉包围著我的肉棒,刮蹭著GT,这种久违的感觉只有和老婆最初做爱的日子里才感受过。湿湿热热的,被紧紧握住、那种极端紧致的感觉。
  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不是因为冷,而是因为太兴奋了。发射过一次让GT的敏感度下降不少,这样的刺激还是让我忍不住开始活塞运动。我双手揉搓著她的乳房,挑逗著她的小乳头,脑海浮现各种性爱的场景,我的动作越来越快,阴茎很硬,摩擦著她微微发烫的阴道内壁,很湿润很柔滑。她有些扭动身体,微微张开的小嘴仿佛在呻吟,也许正在睡梦中做著春梦吧,而这个时候,她的小男友就躺在旁边,睡得很香,甚至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这场景让我兴奋,让我无法自拔,不得不加速的抽插起来,深深浅浅、温温柔柔的抽插起来。没多久她「啊……」的呻吟了出来,GT明显的感觉到炙热的碰撞,她高潮了,在醉梦中高潮了。我趴倒在她的身体,身体压著她的乳房,让那一对柔软的乳房在我的胸前蹭来蹭去,这种感触实在是太美妙了。嘴巴吻住了她的嘴唇,舌头不顾一切地伸进了她的小嘴。腰部快速的扭动抽插,一阵从来没有过的快感占据我的神经,我知道我要射了,快速起身,跪在她的胸旁,将炙热的精浆像子弹一样从我笔挺坚硬的阴茎射向了她的乳房。
  无力的躺在了她的身边,旁边完美的女体让我再一次的兴奋起来。难道我还想梅开三度吗?是的,我是这样想的,意愿和淫魔让我必须这样做。我翻身再一次在她身上抚摸、揉捏、亲舔,刺激的淫乱的享受著她的身体。我甚至把一只手指插进了阴道,做著抽送的运动。阴道内壁包围著我的手指那种湿热黏黏的感觉让我受用无穷。我又插进去一根手指,这时候转动手指已经有点艰难,毕竟是刚刚开发的小穴,又紧又有弹性,比起自己的老婆身经百战阴户好的太多了。我忍不住用手夹起她两个雪白饱满的乳房,开始乳交。她的乳房虽然不大,对我的鸡巴却非常的刺激。一双雪白、修长没有赘肉的大腿扛在了我的肩上,身下的柔美的女体被折叠成了C型,将滚烫坚挺的阴茎再一次贯穿了她火热的阴道,白色的粘稠的分泌物渗透出来,这次的比上次还要深入,隐约都能感觉到顶在了她的宫颈口上。
  她的阴道变的又绵蜜又富有弹性,蜜肉层层交叠,吸附著我的肉棒,让我每回抽一次都更加想往里深入,蜜肉和蜜肉之间更有股吸力,促使我抽插的更快、更深。我低头看了看我们性器的结合部,在阴唇的包夹下,我的活塞运动不断的把阴户里的内肉带出来,缩回去,原本紧闭的大阴唇在我剧烈的撞击之下,都向两边微微地分开,透明的淫液和一些白色的泡沫不断的被挤出来,流在了她的桃尻上。她的上半身掀起了阵阵的乳浪。
  我一会儿压著她的身体插著她,一会儿扛起她的一条美腿侧身的插著她,一会儿死死的抱起她抽插,一会儿将她翻身趴在床上,从屁股后面压著她的后背插著她。她有些感触性爱的刺激,微微的呻吟著,身体也开始了兴奋的扭动。这种感触实在是太美妙了。GT不断的被宫颈口吮吸,吮吸,我感觉鸡巴的极限就要到了。于是我更加加快了抽送,这样又抽送了三百多下,我紧紧地抱著菇娘的青春肉体,我射了,我内射了,我把精液深深的射了进去。
  我翻下身子躺在她的身边喘息,看著小表弟还在昏睡不醒。我突然有了新的冲动。我首先把小表弟也扒光了,让他从背后抱住菇凉,两人侧身屈膝呈G字型躺下。
  我带上手套,几个来回就让小表弟一树擎天,这也是我第一次给男人打飞机,这个时候我将菇凉红肿微微敞开著的阴户对准这支鸡巴,继续套动,感觉小表弟快要发射的时候,把它迅速插了进去,让它去到它该去的地方。
  果然小表弟全身痉挛,几下就发射了。一切收拾停当,我悄悄地离开了阁楼,当然不忘带走一切该带走的东西,并把房门锁上。这个时候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
  再次清理完现场,抹去所有痕迹。第二天中午他们才起来,魔都的菇凉也许是因为下面被搞得太厉害了,走路有点撇腿。小表弟倒还算是正常。
  隐隐约约看到中听见小舅子的四川妹纸说,昨晚怎么内裤这么湿,是不是他动的手脚,只听见小舅子说,可能你喝酒把水都喝出来了吧,呵呵,还好没发现,可能妹纸也把我当成小舅子,慢慢享受了……也可能她享受舒服的时候也懒得体会是谁了吧。
  我发现自己的行动完全没有被发现,也就放心了。直到现在我写这篇文章,我的鸡巴弟还在鼓鼓的产生反应,真是一个美妙的假期啊。写得不好请色友们批评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