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双同人》

  时间是星期日的上午9时,沐浴后的指挥官正思考著宝贵的休息日的行程。更衣后走出浴室的他刚联络上露西亚,便看见自己的书桌上摆著一个和自己平日里使用的血清相似而不相同的东西。走近一看,一个无针注射器般的圆柱形容器内装有一些绿色不明液体,上面还贴著一个标签:帕弥什病毒疫苗试制品。「露西亚,你在我的书桌上放东西了吗?」
  「是的,是空中花园总部送来的,听里说是通过上次对黄金之涡的研究而仿制改良的疫苗原形。注射后能概率性让体内自行生产对帕弥什病毒的抗体,不过概率目前也不过5%-7%左右,而且就目前来看有著刺激人体激素分泌的副作用。」
  「是吗,如果疫苗真的能成功的话那可是不得了的进步啊。」
  指挥官摇了摇头,如果概率能再提高些,那人类才算是能真正看到反击的希望吧。即便如此,这5%左右的概率对于常年往返于战场的指挥官们而言也有著极为重要的作用。
  「疫苗我明白了,不过为什么总部要送这个过来?」
  「哈桑议长的意思好像是希望您参与到实验中,毕竟临床实验的时间过长,而疫苗需求量又很高,指挥官们理应优先使用。另外为了观测数据,您也需要留在空中花园内至少一周,以防疫苗产生多余的副作用」「......(小白鼠吗...)好的,我知道了。既然如此,灰鸦小队这周的任务就先取消吧,露西亚你去和哈桑议长报告一下。」
  「...指挥官,这并非是强制...」
  「别担心,露西亚。如果这5%的概率能赌中,将来执行任务的便利性也会大大提升。」
  「......如果您是这么判断的话,那我也不多说了。」
  说罢,露西亚便切断了联络。叹息著来之不易的休息日即将化为泡影,指挥官拿起手上的注射器,咬了咬牙便扎了下去。就在指挥官收好注射器时,空中花园的袭击警报突然响起,随之而来的则是一阵墙体倒塌的声音,一辆机车冲破墙体进到屋内,尚未了解情况的指挥官立刻掏出手中的黑星。
  下一刻,黑星便瞬间被无形的剑气所击碎,烟尘中渐渐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头如清流般的银白长发滑落至那纤柔的腰间,一张犹如刀削清冷艳丽的小脸,秀雅可人的五官如巧夺天工的艺术品般精致,紧抿著的红唇,和一双澄净无暇的红色美眸中所流露出来的自信与冷漠,更是替她娇美绝伦的面容增添了点英气,在其冰雪傲然的气质衬托下,显得更加冷艳的荡人心神。
  火红色围巾包裹住她细长柔滑的颈项,一套暗红色挂满各种口袋的战术夹克包裹了她玲珑有致的高眺身体,就连其纤细的小蛮腰也被装有各种作战道具的口袋给围上了一圈,双手戴著一双长至手肘的防护手套,手腕到手掌的部位被镶嵌的钢铁所包裹著,一把充斥著浓厚科技气息的红樱式太刀被她挎在身后。看了这位少女一会指挥官蓦然反应过来,她就是那位时不时骇进自己思维传导的那个升格者,被称为阿尔法的升格者,也是原本的露西亚。
  「你要找我直接说就是了,这样我可是要赔维修费的。」
  看到是阿尔法,指挥官绷紧了神经,但心里却松了一口气。毕竟对手是那个强大到可以随手击败灰鸦小队和罗塞塔的阿尔法,即使和同为升格者的罗兰比起来也要危险的多。不过,指挥官却从来没见过她亲自出手攻击空中花园,也没有参加过任何的袭击。仿佛对空中花园都没有敌意的她,这次居然亲自独身来到这里,这令指挥官无法猜出她此行的目的。话虽如此,和阿尔法有多次交流的指挥官并不认为她会威胁自己的姓名。「所以,你来这干嘛?」
  「不是说过了吗,我们的终归还是会再见面的。」
  「如果仅此而已的话,你也不必大张旗鼓的一路拆到这里吧。」
  「......」
  「......不打算回答吗,这就头疼了呢......」
  对于阿尔法的沉默,指挥官无法继续追问。他往后退了退,想摸摸桌子上有没有什么能够护身的武器,突然,一阵奇妙的触感从手上传来,指挥官想没想便拔到身前向握刀般捏紧。只是定睛一看,居然是上次露西亚落在桌上的青蛙玩偶。一脸黑线的指挥官看看阿尔法。满身杀气的她显然把这当成了一种挑衅。
  指挥官急忙思考如何处理这番窘境,联络器突然传来了露西亚的声音。
  您还好吗?」
  「我没事,露...」
  指挥官本想和露西亚说明情况,不过联络便突然切断了,下一刻他便听到了碎裂的联络器摔在地上的清响,和背后桌子坍塌的轰隆声。
  「......两万黑卡,这你得赔。」
  指挥官尝试著打趣她来拖延时间,而构造体向这边赶来的声音也渐渐清晰。
  「那么,增援也快到了,你打算怎么办?」
  「是呢...」杀气散去的阿尔法将红樱纳入鞘内,「那就换个地方说话吧。」
  阿尔法闪上前用刀鞘向指挥官后颈上敲去,指挥官还未来得及反应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
  不知道过了多久,指挥官从晕眩中醒来,随即脖子便感觉到一阵酸痛。
  我的脖子......这里是?」
  「把你脚边的7号扳手给我。」
  就在指挥官扶著脖子爬起来时一旁传来阿尔法清冷的声音,指挥官这才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废弃的车库内,从干净的内饰以及材料来看阿尔法已经将这里变成了一个据点,而她正在一旁改装著机车。确认到自己已经和露西亚她们失去联系后,指挥官将脚边的扳手抛给阿尔法,「所以,你强行抓我来干嘛?」
  「......」「沉默的话我可没办法理解啊」阿尔法没有理会,似乎她的精力都在她那被改装成战车的机车上。指挥官无奈的叹了叹气,便开始检查周围的环境。显然,这个车库的大门已被人为的封死,几道光透过残破的墙壁照进了车库内。确认了手表上的时间和光线与地面的夹角,指挥官在心里默默算出了车库的经纬。值得庆幸的是,指挥官早已对地球上每个据点的位置了若指掌,这个车库离最近的据点大概只有5km不到。
  周围的零件也大多破旧不堪,唯有一个老式通讯机尚有可用的可能。指挥官将这个通讯机往暗处藏了藏,对于培训军校首席毕业的他来说,调整老式机的频率来联系上空中花园并非是件难事,真正的难题是如何让阿尔法注意不到他的小动作。指挥官又看了看在那边工作的阿尔法,只见她在引擎上摆弄了好久,机车却不见动静。
  过了一会,阿尔法停下了手中的活,拔出刀正欲往引擎上砍去。指挥官急忙上前阻止。
  「等等,引擎砍了可是要爆炸的啊,你要把我杀了吗。」
  「...这个引擎输出太低,扭力怎么都提升不了...」
  「那也不要就这么砍了啊......」
  看著阿尔法自说自话的态度,指挥官不由无奈的摇摇头。走上前蹲在阿尔法身边看了看她的机车。「这是在低转速下高扭力类型的引擎呢,那更换下附件增加引擎负荷效果会更好哦。
  」
  「你怎么还会这个...」「略有了解而已,我还想问你为什么不会呢,明明这么笨拙还偏偏喜欢瞎改。」
  「...多管闲事...」
  指挥官无语的蹲在阿尔法身边,顺手拿起了脚边的螺丝刀便与阿尔法一起修理了起来。阿尔法愣了愣,问到,「...频繁的接触我,会增加你被感染的几率,想好了吗?」
  「对于你们升格者而言,我离远点感染的概率也不会降低的吧,那还不如干点活。」
  「......」
  「况且,我还没像你道谢。」
  「道谢?...为什么?」
  「上次在摩尔曼斯克,你救了露西亚,对吧。」
  「...那只不过是让无关者离开而已...」
  「即便如此,你也救了我重要的队员。」
  「...随你吧...」
  随后,二人便在沉默中完成了机车的改装,阿尔法测试著机车改造后的性能,而指挥官也一边擦汗一边找出之前藏好的通讯机打算修理一番。但是,随著身后飞来的扳手将手上的螺丝刀打掉后砸入水泥墙,阿尔法的声音飘了过来。
  「...想要逃走吗...」
  「那个...你看,天色已晚,我也该...」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为何将我带到这里呢」「...只是想看看她所爱慕之人究竟是何许人物而已...」
  「?」
  「这种事无关紧要,看在刚才帮忙的份上,我允许你在死前提出一个愿望,我会将它实现。」
  「死前...吗.........」
  看著阿尔法清冷的眼神,指挥官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他打量了一会说到,「能送我回去吗?」
  「我拒绝,况且那群构造体也会来找你的,而且就算将你送回去,届时你也早该被病毒感染身亡了。」
  「说的也是呢...」
  预料到会被拒绝的指挥官看了看阿尔法,沉默思考了下。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且不论反攻,想要逃走的方法倒是有,但前提是阿尔法不把心思放在他身上,亦或者她失去意识,然而现在的情况基本是不可能了。刚刚在帮阿尔法修车的时间本该是最好的机会,却因为自己的疏忽而错过,指挥官不由得长叹一声。当前唯独等待空中花园的救援才是上计,为此必要的是拖延时间,因此必须要提出些她无法实现的目标。想到这,指挥官也没多想便开口道,「那么,我到现在还是处。所以拜托你了。」
  「...??」
  话音刚落,指挥官便冷汗直流地陷入了深深的后悔之中。且不论眼前的是那个冷漠无情的升格者,刚刚的话即使对任何女性说出去都是毋庸置疑的性骚扰,即使被杀也无话可说。
  那个...不是...」
  「......」
  而阿尔法听见指挥官的要求也愣了愣,一时间不能理解他话语所表达的含义。再次尝试理解他的话语后,一股怒火从阿尔法心里迸出。自己好意给了他一次机会,他居然还能说出这种把自己当猴耍的话,自尊心颇高的阿尔法无法忍受这种侮辱。不过阿尔法毕竟早已经历过无数次人生的起起伏伏,尝试著平静下来后,看到指挥官那一脸后悔的表情,她立刻意识到这是指挥官本想拖延时间却不经意说出的蠢话。说到底,作为指挥官的他不可能不理解作为武器而生的构造体是无法进行生殖行为的,也正因为如此,对指挥官怀有恋慕之心的露西亚也无法成全她藏于内心的想法,他从来没打算真的冒著被病毒感染的风险和自己交合,想到这点,阿尔法叹了一口气淡淡著说到,「既然你选好了死法那我就成全你。」
  「阿尔法,别,我只是......啊。」
  「闭嘴。」
  看著走近的阿尔法心知不妙的指挥官连忙开口阻止,但阿尔法直接一个扫腿把他放倒,骑在他的身上,然后将刀指向了他的胸口。「有什么遗言要说吗。」
  「一等,刚刚那只是玩笑,不对,那是...」
  「为了拖延时间的刻意刁难,不是吗。」
  「......你怎么看出来的。」
  「我和她可不一样。」
  说完,从深红的手指里窜出一道红色的闪电向指挥官的脑部击去。随著红光的消失,指挥官的意识海内被强行灌入了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那是阿尔法还是露西亚时经历改造的记忆。阿尔法冷漠地说道,「为了加强管理和防止叛逃,你们现在制造的量产品,包括她在内,对情感的搭载和身体生理反应都相应减少到只保留跟战斗有关和日常交流的最低程度,然而作为第一代构造体的我的意识海是从绝对独立完整的人格复制而来,加上当时技术尚未成熟,为了避免改变身躯造成违和感,我的身体构造和人类近乎无异。」
  听到这,指挥官总算回过了神。对构造题了解深入至此的她,肯定能明白自己无意真心让她帮自己脱处,拖延时间的目的也早已暴露得一干二净。看到指挥官想明白过来了的阿尔法,静静的说到,「看来你也懂了,既然这样......」「我做。」
  「??」
  「如果按照你刚才所说的话,那你是能够做到正常的性交的吧,既然如此,我的愿望也不必再变了。既然无论如何都是要死,那不如死前享受一下为好。」
  「......」
  「怎么,难道曾被称为空中花园的王牌的露西亚,作为升格者被畏惧的你连对一个人类的诺言都无法遵守吗。」
  原本想著把这个棘手的麻烦尽快解决的阿尔法,被指挥官这句挑衅激得无法正常判断。身经百战的她不能允许自己违背自己的承诺,无论要求究竟有多么无赖。一脸不爽的露西亚也不再啰嗦直接用剑气撕裂了他的衣服,但是在看到指挥官双腿间挺立的肉棒时她还是不自觉的发了下呆,「......」
  「不怪我啦,话说你怎么愣住了?难道你是第一次见?」
  「......」
  在被阿尔法瞪了一眼之后,指挥官立刻乖乖闭嘴。看著眼前的肉棒,阿尔法其实也是有些忐忑,毕竟从她出生到接受手术为止都把精力放在保护妹妹上,对于男女之事的认识都只是在空中花园服役期间女性队友给她灌输的知识而已。虽然一直都只把战场当成自己的归宿,但阿尔法也是个实实在在的处女。短暂的停顿后阿尔法小心的握住肉棒,然后有些生涩的伸出舌头像舔舐冰激凌一般舔舐著肉棒的顶端。
  (这味道,好重。身体变热了?这就是生理反应?)
  虽然阿尔法知道这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但她还是对身体的反应感到了疑惑。纵使为了能让人格最大程度的与构造体匹配并发挥最强效用,第一代的构造体最大程度了还原了身体机能和参数,但成为升格者的自己也不该对这种东西起反应。就在阿尔法疑惑的时候,指挥官被她生涩的舌技刺激的兴奋起来,坐直了身子用手扶著阿尔法的后脑将肉棒向她嘴里象征性的顶了顶。
  那个冷酷的阿尔法居然顺从的张开嘴含住了裸露的龟头,这令他兴奋不已。见此情形指挥官也不多想按著阿尔法的头开始引导她缓缓的吞咽起来,「温柔点。
  对。好温暖,好爽。」
  (真是令人恶心的味道,可是...)
  就在指挥官享受阿尔法生涩口交的时候,阿尔法正被内不断升腾翻涌的燥热困扰著,(为什么我会没有抗拒的打算?身体越来越热了,散热系统出问题了吗,不过这感觉并不讨厌,倒不如说...)
  阿尔法思索著,她的身体渐渐的开始配合指挥官的动作,她不知道这是因为身体的本能还是别的什么,很快她已经会随著指挥的抽插来吞吐和吮吸口中的肉棒,她感到随著口中动作变得剧烈,那种气息也愈发浓烈,身体也从最初的燥热渐渐变得兴奋。这让她既好奇又害怕,却又不愿意停下,只能有些茫然的做著。
  直到指挥官舒爽的射了出来,立刻浓烈粘稠的液体从口鼻逆流而出,即便早有准备阿尔法还是捂著口鼻咳嗽了几声,口中还残留著粘稠的触感以及浓烈的气味,再看著手中的白浊,阿尔法一时也陷入了迷茫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感觉。
  「不愧是阿尔法呢,就连这方面都和露西亚一样...」
  (和露西亚一样?
  )
  听到这句话,阿尔法的表情又恢复到了平时的清冷,但是心里却一紧。
  (果然吗,那个她会这么做也是必然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这么烦躁...)
  「那个,还好吧...?」指挥官看著阿尔法的样子刚想说些什么,不想阿尔法一把将指挥官推倒,她的双眼眸格外坚定,显然是下了什么决定,接著她拉开内裤露出双腿间的小穴,只见紧闭粉嫩的阴唇加上紧闭肉缝中渗出的透明液体,完全就和真人一模一样。
  「我和她不一样,我会证明这一点。」
  阿尔法说著,弓著身子将肉棒对准自己紧闭的肉缝然后缓缓坐了下来,「好...好紧。」
  「唔。」
  随著肉棒被仿生肉穴吞没,内里紧致舒爽的触感让指挥官发出爽感惊叹的气息。而阿尔法虽然表情没有波动但还是不自觉的发出一声冷哼。原本下定决心想要快速解决,之后直接把指挥官结果然后忘掉这次经历和这种感觉,但不知道为何脑子一热就做到这种地步。从她此刻撑著指挥官身体的样子来看,显然肉棒插入带来的刺激与感觉有些超出了她的预料。指挥官没打算放弃这次调戏的机会。「哦呀?
  怎么了,失去冷静了吗?」
  「......哼。」
  回答指挥官的是阿尔法回瞪的目光以及不服输的冷哼,她将手放在指挥官身上撑住自己的身体然后开始缓慢而笨拙的提臀下腰。
  哈......啊。」
  随著起伏,身体很快适应了体内的肉棒,肉棒抽插带来的感觉更是让阿尔法发出了轻微的娇喘,俏丽的脸上也挂上了娇嫩的粉红,再配上那努力忍耐的神情,让一向清冷的她显得格外动人。渐渐的阿尔法体内的快感越来越强烈,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快感的她开始本能的扭动著腰肢加快了动作。
  怎样,她做不到这些吧?...啊。」
  听见这种吃醋般的抱怨,指挥官哪还忍得住,伸出手想要一起动作,不想被阿尔法直接粗暴的拍开。常年以武器自居的阿尔法初次经历到这样的快感,只会单方面好不顾忌的套弄尝试著,指挥官只能任由阿尔法不断榨取著快感。狭小的据点内充斥著肉体碰撞的脆响以及阿尔法兴奋的喘息。意说出的蠢话。说到底,作为指挥官的他不可能不理解作为武器而生的构造体是哈...要...要出来了...噫」
  在阿尔法兴奋的榨取下指挥官很快就射了出来,灼热的热浪与强烈的快感一起冲入脑中。让阿尔法扬起头发出兴奋的叫声,纵使是构造体但阿尔法依旧体会到了高潮带来强烈的快感。到这点,阿尔法叹了一口气淡淡著说到,哈...这就...结束了?」
  还像著继续的阿尔法忽然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肉棒软了下来,好奇低下头发现身下的指挥官完全没了动静,似乎是已经被病毒腐蚀死亡了。阿尔法有些失落和遗憾的看了指挥官一眼,用高潮后还有些颤抖的双腿起身准备善后,当阿尔法转过身准备去拿自己的爱刀的时,她忽然感到身后有什么东西动静,同时一个螺丝刀滑到她的脚边,阿尔法瞬间意识到指挥官醒了,但下一刻,指挥官就将阿尔法撂倒在身下。透过自己打开的双腿,她看到此刻的指挥官正兴奋的注视著自己。「闭嘴。」
  应该?」
  「看来之前注射了疫苗是正确的呢,这5%算是被我堵中了呢。至于副作用的话,在现在貌似正合适。」
  (疫苗?!空中花园已经掌握了长期抵御病毒的技术了吗?!)
  身为升格者,疫苗的存在唤起了阿尔法的危机感,她再次露出冷笑,「呵,防住了病毒就以为我杀不了你了吗」「怎么会,构造体的力量可比我大多了,不过嘛...」指挥官笑了两声,就将肉棒狠狠的插了进来。一时间强烈的刺激让阿尔法发出些许呻吟。「如果你真想把我杀掉的话,我连靠近的机会都没有吧,既然到现在你还没有反抗,不就说明你也想继续吗?
  」
  「...自作多情的家伙...」
  回过神的阿尔法想要终止情感传输起身把指挥官干掉,可她忽然发现自己居然暂时失去了对身体的绝大部分控制权。
  啊...哈啊...你做了...什么?」
  「嘿嘿。你不也明白吗,在构造体自身同意的基础上,指挥官不仅可以和构造体进行思维连结,还可以改变构造体的一部分基础参数和控制构造体的行为」「哈...哈...你不是我的......」
  「换句话说,如果构造体不希望指挥官进行干涉的话,指挥官也无法强行介入呢」「............!!」
  「本来我是没把握的,不过反正横竖都是死,干嘛不赌呢。现在看来貌似我赢了。」
  「你......啊啊啊啊」
  听完指挥官的话,阿尔法羞耻的涨红了脸。正如他所说,阿尔法内心已经默认了指挥官对自己的行为。对于阿尔法来说,这和向敌人屈服无异,这让自尊心高又强势的她难以坦率的接受。指挥官借此机会利用许可权直接将阿尔法的感官和敏感度调至最大,接著用尽全力将肉棒狠狠的撞击阿尔法体内。超越机体承受的快感被瞬间激发,即便一向冷淡沉默的阿尔法此刻也发出激烈颤抖的娇喘,「啊...啊...停...停下...脑子以及...啊...啊...意识海要...融化了...啊。」
  伴随著阿尔法的娇喘,她的肉穴开始剧烈的收缩蠕动。指挥官只觉得自己的肉棒好似要被一团温暖舒适的快感融化一般,从未有过的舒爽沿著脊椎冲入大脑仿佛打开了什么不该打开的机关。指挥官继续快速剧烈的抽插著,同时撤掉阿尔法上身的护甲,将嘴印在她犹如道口小碟的乳丘之上,贪婪的品尝和吮吸那挺立的粉色乳头。不想,这一举动进一步刺激了阿尔法,本就快被强烈快感压垮的她感觉到自己残留的意识正随著指挥官的轻咬和吮吸飘出体外,她想要重新支配身体但强烈的快感已经完全将她的身体支配,她残留的意识也正被一点点蚕食殆尽,即便想要反抗口但她中飘出却是欢愉的娇喘与呻吟。
  嗯...快...快停下...啊...我不会...杀你了...啊...啊...所以...快...停下...
  咿呀。」
  「好。那就停下吧。」
  「哈啊...哈啊...你...你说...什么?」
  指挥官将肉棒从阿尔法的体内拔出,然后顶在阿尔法的蜜穴上。「你不是不想继续了吗,那我自然也不会强迫你。」说罢,指挥官刻意的挺了挺腰。
  「......啊...不要乱动......」
  「哈哈,对不起,因为太有精神了所以擅自动了起来。」
  「......」
  「怎么了,讨厌的话可以离开哦,还是说...想要肉棒吗?」
  「...!!」
  (这个混蛋,这个混蛋!!)
  明明指挥官已经放弃了主动权,可是离高潮只差一步的阿尔法却无法离开那与自己蜜穴贴紧的肉棒,只得缓缓地扭腰去暗示指挥官继续下去。「嘻嘻,怎么了?不说出来我可不明白啊。」
  (他明明知道!!)阿尔法又怒又恼的注视著指挥官那笑嘻嘻的脸,随即又因为害羞而低下头,用蚊子般的声音说「...继续...」
  「嗯?声音这么小我可听不见啊。」
  阿尔法握紧拳头就往指挥官的肩上撒娇一般乱锤,「我叫你继续你听不见吗!」
  「抱歉抱歉,那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气了。」
  指挥官将肉棒再一次挺近阿尔法的体内,她最后一点的理智也被消磨殆尽,意识海早已被快感所吞没,控制不住地浪叫了起来。
  哈...明明不想承认的...可是...咿呀。」
  「好。那么这就是最后。」
  「哈啊...哈啊...你...你说...什么?难道...啊...啊...不要...快停...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受到体内肉棒蠢动的阿尔法本能的意识到指挥官想干嘛,阻止的话语刚到一半。滚烫的精液就射了出来,一瞬间一种名为高潮的快感冲入阿尔法的意识并随之爆开,在感官和敏感度被调到最大的现在本就强烈而纯粹的快感宛如核弹一般在阿尔法意识中炸裂,在系统过载的警告声中,阿尔法的意识被彻底击碎,她颤抖著身体仰头发出极乐的浪叫后昏了过去。
  基本上脱力了的指挥官,从车库内找了套备用的衣服穿上,长吁了一声。
  「这算是虎口脱险了吗,不过......」他扭头看了看旁边这个冷漠又笨拙的少女,不由得苦笑了下,「这家伙...
  意外的好搞定啊......」
  说完,指挥官便再次拿起了螺丝刀和通讯机,开始了最后的工作。
  ............
  待阿尔法醒来,她发现自己已经穿好衣服被衣物盖著靠在箱子后面。此时从门口传来指挥官与露西亚的话。困扰著,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这里帕弥什病毒浓度很高,现在应该立刻回到空中花园去做一次检测,谁知道那家伙会对指挥官您做出什么事!」
  「不必担心,阿尔法她找我帮她修完机车就回去了,我也正好借此机会测试了一下新血清的效果,好不容易能自由在病毒中行动,若是现在回去不是太浪费了吗?至少还要再取得一些数据在行。」
  「那请至少让丽芙或里...」
  「你太紧张啦,露西亚,这里离最近的据点不也才不到5公里吗,我整理完数据立马回去,你先去执行任务吧。」
  「既然是您的判断的话...」说罢,露西亚便离开了,嘴里还不忘念叨著「那个升格者肯定有什么诡计......」待露西亚走远,指挥官走到阿尔法面前蹲下。看著叼著烟举著机车钥匙一脸憨笑的指挥官,还无法完全行动的阿尔法冷冷的问到,「为什么?」
  「逃避解决不了问题,何况我也不能把失去意识的你一个人丢在这。」
  「...这份温柔迟早会要了你的命,对于我们这样的武器,嘶」
  阿尔法音未落,指挥官的弹指就重重的打在她的额头。看著一脸疑惑的阿尔法,指挥官笑著说,「对我而言,你是名为露西亚的生命,仅此而已。」
  「......」
  「哦,对了,还有这个。」
  指挥官在怀里搜寻了一番,拿出了他在被击晕前顺走的青蛙玩偶。「送你了,我想你应该会喜欢。」
  「......」
  说完指挥官站了起来准备离开回驻地,这时身后传来阿尔法的声音。
  「你终于知道应该更关心哪个露西亚了。」
  「是吗。」
  「空中花园,它没有你想的那么干净。」
  「我知道,不过我在那边还有要处理的事」「......如果你在那里玩够了,我可以带你一起离开......」
  「那还真是多谢,不过目前我还没有跳槽的打算。」
  「是么...」
  阿尔法将青蛙玩偶抱在怀中,脸上又一次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那样的话,下次可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了呢。毕竟,从现在开始,你会一直在我的视线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