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容迎春》

  「迎春楼」,果然是名实相符,莺莺燕燕,啼鸟声声闻,我算是最老的一个了,其她都是18姑娘一朵小花,我是黄花,不过,黄总看到了我,还是很快的就走了过来,这就让大家的眼光转向了我。黄总带著我走入包厢,交待一下「衣服脱掉以后,可以摆进这里,」他指著柜子。一个男子翘著阴茎走了过来,我一点都不惊讶,自从事应召了以后,很多以前想不到的事情都经历了,人嘛「饱暖思淫欲」,有钱人有钱嘛!就是玩女人,对他们来说,女人的姿色还在其次,重点是他曾经干过我,我曾经被他干过,这才是有钱人花钱玩女人的骄傲。走过来的男人,我不认识,但也不需要认识,反正进入了这个房间,任何男人都可以干我的,他帮我把衣服挂好,我蹲下身来,握住了他的阴茎,放进嘴里,紧紧用嘴唇含住,一边猛吸,男人的阴茎就在我的嘴里抽插著,他的一声「好了」,我也感觉到了,差点他就射精了,「喔!妳好会吸喔!做多久了,」「一年,」「妳几岁?」「42」,「哇!看不出来,妳很迷人,看了就想干妳,」「谢谢您的不嫌弃,」「我听很多人提到妳,所以找妳来干一次,」「喔!」「我要躺下吗?」「好,」他站著欣赏著我的裸体,「妳的菊花很性感」「什么是菊花?」「就是妳给男人插的那个洞啊!」「喔!你们男人真会发明,」他轻轻的在我的腰际搔了一下,我痒的喀咯地笑了出来,他要我趴在床上,然后他顺势两手扶住我那紧翘高耸的臀部,快速地插进抽出,再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直插到底!我被他突如其来的抽送给震慑住,阵阵的酥麻强烈的传播到全身,我全身乏力且酥软在床上,他让我翻身的躺在床上,任由他恣意地奸淫著我,他轻咬著我的乳房,「会痛」,「女人被男人干,就是讨皮肉痛的,」「喔!」我一边是痛一边是爽的只能张大了口,躺在床上不断地发出呻吟声,等著等著,好像过了一个春天之后,他开始放慢动作,然后慢慢的抽送,两手在我的乳房以及阴部来回抚摸,偶而去抠一下我的阴蒂,这样的挑逗,让我整个人都陷入淫乱的欲海之中,我主动地往后耸动臀部,想要让阴茎可以插得更深,并且努力地将上身挺起,这样可以运用臀部的肉夹住他的阴茎,我已经快要撑不住了,但看他却没有停的意思,「喔!我受不了了,要死了,」「妳死了没关系,我可以继续干!」终于我一泄千里,长江水都变黄了的我躺在床上休息,这时有两个人进来了,一男一女,男的曾经跟我做过,我认识,女的穿得很时髦,是那种男人看了就想上的女人,年轻又漂亮,廖先生看到我赤裸裸的躺在床上,就走了过来在我的乳房上捏了一把,指著我的下体「可以那个一下吗?」老顾客了,我点了点头,他裤子一脱头一低,就舔起我的淫穴,一阵阵的快感让我觉得好舒服,我把双腿望外张,等著他的插入,女生看著我们,只见廖先生阴茎一顶,就进入我那里面了,刚刚休息了一下,现在我的性欲又上来了,看到那个女人看著我,我就更加的放浪形骸,双手搂住了男人的腰际,夹紧双腿让淫穴向上挺,廖的被我的阴道一夹,爽的哀叫了起来,「哇!妳的鸡迈会吸我的阴茎,」「夹死你!」旁边的女生笑了起来,「喂!我还没有高潮,你不可以射,」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他的阴茎一抖一抖的,就是快要射精了,果然,话还没说完,他就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