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太太》

  今夜是令我血脉沸腾的一夜,也是我梦幻成真的良宵!
  我走入房间时,看见林太太已经坐在床边,我真是又惊又喜,然而她一直垂著头。我走到她身边坐下,她仍然没有说话。不过,我祇要看见她丰满的身材和俏丽的面容,就已经情不自禁了。
  我轻轻拉住她的手,她微微一缩,但并不是完全退缩,我乘机拥了过去,她的身体不禁一震。眼睛也悄然闭上了。
  我抚摸著林太太的手。她的手很白很滑,这我早已经知道的,每次看阿林和她亲热时,都令我羡慕不已。
  她虽然和阿林结婚三年了,却一点儿也没有走样,她还是美艳如昔。她嫁给阿林时才刚满十八岁,现在看起来,她的模样比结婚时还更有韵味。由他们结婚那一天,我对林太太一直就有一种莫明其妙的好感,我很想得到她。
  我已经近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并不是没有女孩子想嫁给我,然而没有像林太太这样的女人,我是看不上眼的。
  祇要能够一亲香泽,我是不惜代价,因为她令我夜夜难眠。有一次,我们一大班人到卡拉OK唱歌,我和林太合唱过一首唱情歌,我就已经开心到整晚睡不下。
  她的美丽不但是外表,还有她温文的性格,阿林娶到她真是几生修到。和阿林的谈话中,我往往不自觉地流露出羡慕的口词。
  朋友妻,不可戏,本来我也十分遵循这个戒条,偏偏我的心对林太太就一直是耿耿于怀,自从见到她以来,总是形影难忘。
  这次,阿林因为经济不佳,而向我提出借贷,而我无条件就借给他了。
  想不到阿林自己提出一对条件,就是让出他的太太一个晚上。
  初时我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然而他很认真地说道:「阿诚,你很喜欢我太太,我是看得出来的,这次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是什么都完了。所以我也想成你所愿,这事我已经和太太商量过而决定的,本来我是想在你托词时提出,然而你是这么慷概,真令我感动,所以我还是想把这个条件付加上,作为我们夫妇对你的感激!」
  我虽然觉得不应该乘人之危,无奈这条件实在相当吸引,于是我也兴奋得不能再扮君子了。所以,今晚我就完全替代阿林,而且借用了他的房间、他的床。
  我温柔地问她:「用不用冲个凉呢?」
  她一直垂下来的脸上出现微红,轻声的说:「不用了,我刚刚冲了。」
  「我也是冲洗好才过来的。林太太,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想不到现在真的有此机会。」说著,我的手已经不规矩,开始抚摸著林太太的身体,我坐在她的旁边,双手尽可以前后夹攻。
  她微微扭动,颤抖的身体亦有少许反应,我乘机吻了过去。吻著她的后颈、香发,一种幽幽微香的感觉令我好兴奋,我移动她,将她轻轻放在软枕上。
  我贪婪地轻压过去,嘴巴和手也同时进袭,她的小嘴很美丽,口脸都散发著微香。
  我吻向她的嘴,她想闪开,我契而不舍,手掌也摸到了她的乳房。
  朝思暮想的东西终于可以把玩著了,明正言顺地玩,而且是玩著人家的老婆。这个滋味很奇怪,因为我和林太也十分相熟,祇不过身体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她像征粳持的避了两下,开始柔顺下来,我就更加兴奋,伸手进她的睡衣内,贴肉地抚摸捏弄著她两团涨鼓鼓的软肉,还戏弄她两粒勃起的奶头。
  她也有了反应,因为她也轻轻触摸著我的东西。我更兴奋了,我不仅抚摸著她的乳房。也把一只手伸到她的耻部,澈彻实实的抚摸著。我曾经这样幻想过,但现在已经绝非幻想了,触摸到充满弹力乳房和湿润的阴户的感觉令我血脉汾张。这种偷情感觉很奇怪,滋味与别不同,我虽然曾经和不少女人做过爱,但今次是最兴奋的。
  阿林的老婆是人见人爱的,我自己相信今晚一定可以玩得淋漓尽致。我们脱掉所有的衣服,林太太的衣服是我脱的,而林太太也满脸不好意思地替我脱得精赤溜光。
  望著林太太那黑毛拥簇的耻部,我的阳具硬得一柱擎天。本想立即就插进去快活。又想到一夜的工夫不短,何不慢慢来享受。于是我让她仰卧在床上,我的头朝她的脚趴在她肉体上面,我捉住她的肉脚玩赏,她的脚儿雪白细嫩柔若无骨。我把她拿著又闻又吻,痒得她不住的颤动。接著,我顺著她的小腿.大腿.一直吻到她的阴部。
  我拨开她乌油油的阴毛,把嘴唇贴到她的阴唇接吻,还用舌头撩拨她的阴核。我觉得她也在摸我的阳具,接著,我感觉到她已经投桃报李,也把我的龟头含入嘴里。我被她吮吸了一会儿,实在太舒服了。但我又想到她的阴户,想到我的阳具要是插进她的阴道里,又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种爽法。
  于是我把阳具从林太太的小嘴里拉出来,我掉转身体,把粗硬的大阳具凑到她滋润的肉洞口。我故意要她帮手,林太太没说什么,她伸出软绵绵的手儿,把我的龟头带到她的阴道口,我轻轻地一压,粗硬的大阳具便整条没入她的温软湿润的阴道里。
  我已经彻底占有了林太太,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我向她脸颊,向她的小嘴投过去无数的热吻,林太太也被感动,她也伸出舌头和我接吻起来。
  我开始抽送,林太太也主动向我迎凑。在其他女人身上,我可以很持久的,但是这时我知道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于是我说道:「林太太,我太喜欢你了,我现在冲动极了,可能要让你失望哦!」
  林太太喘著轻说道:「不会的,你已经让我很兴奋了,再说,阿林让我陪你一个晚上,今晚我是不睡了,你爱怎么玩,我都顺从你呀!」
  我听了她的话,登时火山爆发了。我的精液射向林太太的子宫。她也热情地拥抱著我,直到我停下来,仍然把我紧紧抱住。
  完事之后,我把林太太抱到浴室,我和她在林家的浴缸里鸳鸯戏水,这时林太太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羞涩了。我替她冲洗阴道,她也替我冲洗阳具,我们互相戏弄著对方的性器官,她又把我的龟头含入她的小嘴里。我的阳具立刻又硬起来了。
  我摸到她的屁眼,笑著问道:「阿林有没有弄过你这里呢?」
  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不过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让你玩。」
  我说道:「我是喜欢的,不过好像太委曲你了!」
  林太太笑著说道:「不要紧的,不过那里很紧的,又不太干净,你要趁现在好多肥皂泡,比较润滑。」
  我又涂了许多肥皂沫上去,然后用力把阴茎挤入林太太的臀缝,林太太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我的肉棒插入之后没有立刻抽送,我让她坐在我怀里,却伸手去抚摸她的乳房和阴户。我用手指挖她的阴道,同时也轻揉她的乳尖和阴蒂。林太太回头说道:「你真会逗弄女人,我叫你弄得全身都轻飘飘的。
  我对林太太说道:「我想在你后面射精,行吗?」
  林太太笑著说道:「我已经说过,今晚让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呀!」
  我让林太太伏在浴缸上,我站在后面往她肛门里抽送,那里的紧窄不用说的。于是我不用很多时间,就在她的直肠里射精了。
  虽然两度春风,我仍然精神沂沂,我和林太太回到床上时,彼此都没有一丝倦意,于是我们开始玩花式性交,林太太说她的屁眼有点儿疼,但是前面可以任我为所欲为。我们由「69」花式开始,接著是「坐怀吞棍」,林太太积极地在我怀里腾跃,我亲眼见到自己粗硬的大阳具在她毛茸茸的阴道口出没。林太太玩累了,我就用「龙舟挂鼓」的还是抱著她在屋子里到处走。在玩「隔山取火」时,林太太也把臀部努力向后撞,使得我的龟头深深地撞击她的子宫颈。
  最后,我用「汉子推车」的花式把林太太送到最高潮,这时的林太太简直欲仙欲死了,她粉面通红.手脚冰凉,媚眼半闭.如痴如醉。
  林太太终于求绕了,她要我退出她的阴道,她愿意替我口交,结果,林太太让我在她的小嘴里射精,我见到她把我的精液全部吞食了。
  我们都累了,于是相拥而眠,睡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清晨,我一早醒过来,我神彩飞杨,林太太则仍然睡得很香,我见到她的乳房和阴户都红红涨涨的,我知道这一定的她和我昨晚疯狂做爱所致。心里多少也有些歉意,但是我和林太太祇有一夜情,疯狂也是难免的了。
  望望手表,才六点多。我还可以在临走之前和林太太亲热一番,但是林太太可能太累了,连我的肉棒插入她的阴道都没有醒过来。也难怪的,一个良家妇女,有多少机会像林太太这样被我通宵达旦地玩尽肉体的各个器官。
  我又一次在林太太的阴道里射精,才穿上衣服。临走时,我见到林太太肉体横陈,见到她美妙的身材容貌,特别是那雪白玲珑的手儿脚儿,真是依依难舍。然而见到她两条嫩腿间洋溢著我精液的半闭阴户,则觉得油然满足。
  自从和林太太过了那一夜,我不时都在回忆著那美好的时刻,但是我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在一次和林太太见面的时候,我坦白地对她倾诉我的思慕。林太太婉转地解释她的立场,她说她虽然也喜欢我这个床上的男友,但她更爱她的丈夫和家庭。
  在我失望的时候,林太太又带给我一线新希望。原来林太太知道她丈夫很喜欢她的表妹明媚。她劝我娶明媚为妻,然后和阿林夫妇交换。就可以不时和我亲热。她说阿林也看出我对他的太太一试难忘,于是和她商量过,决定把太太的表妹明媚介绍给我。
  这一日,林先生借故离开家里,林太太则分别约明媚和我来到她的家中,她告诉我说:明媚是一个很听她话的女孩子,祇要我喜欢,立刻可以让我证明处女的身子。
  当我还未到时,明媚想到今天有可能要让我破瓜,显得有点羞怯,林太太却对她评头品足。
  「明媚。」林太太说道:「你的身材真好!」
  「好甚么呢?」明媚羞涩地望望自己的身体说道:「我的胸围总是及不上别人!」
  「女孩子,要那么大的乳房干甚么?」林太太笑了笑说道:「你这么大刚好合适,将来怀了孩子就会胀起来的嘛!」
  「我……我底下……底下还没有毛!」明媚羞涩地说道。
  「你现在还小嘛!」林太太哈哈地笑起来道:「或者你有一天会密林遮道的,不过并不是个个男人都喜欢阴毛多的,我已经告诉他了,他说他好喜欢白虎哦!」
  「那种事会不会痛呢?」明媚又问渲。
  「我当然会尽量安排,让你减少痛楚的。」林太太胸有成竹的说道。
  当她们走出出客厅的时候,我刚好来到了,林太太赶忙来替我开门,并替我和明媚互相介绍著。
  「明媚小姐。」我但觉眼前一亮,很有礼貌地说道。
  「罗先生。」明媚羞得低下了头来。
  「明媚小姐,你很美丽。」我赞叹著她道。
  「多谢罗先生!」明媚怯生生地抬头望了望我。林太太把我们招呼到沙发上,笑著说道:「我权充你们的主婚人,首先征求你们双方的意见。」
  明媚和我都望著她,使她感到了很是得意。
  林太太像个婚姻注册官似的问我道:「你愿不愿意以娶明媚为妻!」
  「愿意!」我雄壮地说,因为这是林太太的安排。
  「明媚,」林太太正色地对明媚问道:「你愿意将自己的初夜权献给阿诚吗?」
  「愿意!」她怯生生地低声道。
  林太太对明媚说道:「现在你可以先向阿诚证明你是处女。」
  「就在这里吗?」我奇怪地说道。
  「是呀!随便你啦!」林太太说道:「阿林今天不回家,这里就我们三个人啦!」
  「你真要亲眼看著我把她征服吗?」我笑著问。
  「真的!」林太太连忙说道:「难道你不同意吗?我也是护花有责哩!」
  「护甚么花呀?」我问道。
  「我可不许你像野兽般对她的!」林太太说道:「你要万缕柔情地、令她舒舒服服的受占领哦!」
  「这个当然啦!」我说道:「我也不想做个辣手摧花手嘛!」
  「那你们现在就开始吧!」林太太说道。
  「到那儿去呢?」明媚羞怯地问道。
  「进房去吧!」我提议道。
  于是,一行三人就进入了林太太的闺房中,暂借大床作阳台。
  一进房里,明媚就羞答答地主动地解除衣服。
  「让我来吧!」我站到了她的身旁,柔情地替她解除著身体上的一切文明之物,让她的原始躯体回复到自然。
  林太太安然地坐过一边来,注视著我把明媚的衣服、胸围、内裤一件一件地脱了下来,然后接过来好好地挂在衣架上。
  明媚第一次在男人的面前把身体裸露出来了,她从未试过男人对她的裸体的观感,她期待著我能满意。
  「太美了!」我不期然地托著了她的半圆球形乳房说道:「一眼便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处女。」
  「你怎么知道的呢?」林太太笑著问道。
  「直觉.凭直觉!」我笑著道:「你看,她的乳蒂是那么的淡红色,又是那么的细小,有过性关系的女人不会是如此的!」
  「那你自己瞧著办吧!」林太太笑著道。
  这时,我轻轻地把赤身裸体的明媚抱了起来,柔柔地放到床上去,一边在温柔地抚摸著她一双肉包子似的乳房。
  明媚羞得把一双眼睛闭了起来,她从未被男人如此抚弄过,她但觉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很痒.很舒服。但又很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