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欲之娇妻坑人 1-5》

  第一章“王勇,不是哥说你,你结了婚以后也太怂了吧!喊你喝酒都不敢出来了,如果要是去逛窑子,还不得和我断绝来往啊!”赵杰颇为生气的拿著电话调笑著自己的好友。
  赵杰和王勇是高中加大学的同学,友谊非常深厚,俩人在一起无话不说,无话不谈,办什么事都是形影不离,如果不是俩个人都有女朋友,外人都要怀疑他们是男同志了。
  “哪有那,有事,有事。”王勇听了,想起他夫妻二人的新婚生活,两人在天天在一起甜蜜快乐,心头乐了一下,知道婚后这阵子没有去找好友去玩,若他不乐。
  王勇年纪不小了,父辈是农民,没能给他一些殷实的家底,能供他上大学还是他姑姑极力主张的。他那父母不提也罢,每当王勇想起他的父母都是愤慨无奈,恶心自己的出身。
  王勇大学毕业后就拼命学习职业技能,努力工作,好歹靠自己的积蓄买了房子结了婚。
  “杰哥,今晚你来我家,尝尝我媳妇的手艺,咱哥俩喝点。”王勇思考了一下说道,当初赵杰在工作和追他老婆淑英时候没少出力,结婚时候也是鼎力相助,直到现在还欠赵杰6万多块。
  “怎么,向我显摆有老婆了啊?”赵杰一听这话就不太乐意了,心里琢磨著王勇事都办的差不多了,怎么还那么会过日子,平常出去基本都是赵杰请客,王勇感到不好意思了就会买点菜回家做饭,请赵杰吃一顿。
  赵杰挺理解王勇的,家庭条件不好,为了结婚有一个完美的家,可谓费劲心思,他赵杰也没有计较王勇的事。
  只不过现在结婚了还这么扣扣瘦瘦的,实在让他心里不舒服,当下一个没忍住怼了王勇一句。
  王勇听了面色露出尴尬的笑容,他也知道老是这样不好,但他现在负债有点高,心里想著下次再请赵杰去外面大排档去吃,这边先来家里对付下,想到这里他说“怎么,嫌弃弟妹的手艺不好啊,带上敏娜一起过来吧!家里做的饭菜健康点。”
  赵杰也考虑到王勇的难处,没有过多的为难自己的铁哥妹,毕竟自己也就是想和他说说话解解闷,在大城市生活压力大,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感觉压抑,倒没有去计较吃喝。
  再说他们结婚过后还没去他们串过门,也想看看他们夫妻二人过的怎么样,自己是不是也该考虑结婚的事了,他沉默了一下说“也行,不过敏娜跟著我去,你可不能随便弄个面条花生接待我俩啊!”
  他赵杰不得不提醒一下自己的好友,因为王勇有过这样的前科,有一次王勇非要请赵杰吃饭喝酒,结果到了之后,下了一把面条,买了一包花生就把他对付了。
  “哈哈哈……,怎么可能,我媳妇手艺好著呢!我保证鸡鱼蛋肉全都有。”
  王勇也想起那回事,对著手机大笑了起来,那事回味起来总让人忍不住想笑。
  “你还笑,你要是让我赔你一起丢人,我就给淑英说你和小花的故事。”
  “杰哥,不能啊!你可不能害死我啊!淑英知道了会杀了我的。”
  “今晚看菜能不能堵住嘴,堵住我就不说,堵不住你别怪我。”
  “那行,明天你别撑到就好。”
  “我俩几点到?”
  “下午6点到吧!那时候我媳妇差不多把菜做好了。”
  “那行,明天见了再聊吧!”
  “杰哥来的时候带酒,别的就别拿了。”
  “狗日的,我就知道吃你一顿饭没那么容易。”赵杰听到这里愤愤的怒骂了一句,挂断了电话。
  王勇尴尬的的笑了笑,看著手中的电话,思考著赵杰还是一如既往的有趣,兄弟现在手里比较紧张,你就先担待下兄弟吧!他知道自己办事有点过分,只不过实在不舍得花钱,他心低一直认为把钱花给外人是很愚蠢的行业。况且他也不太富裕。
  王勇挂了电话后,开心的坐著客厅的沙发上,仔细的一遍又一遍的观看著自己的客厅,从沙发到阳台,又眼光看著自己设计的客厅顶棚,最后还自豪的把目光停留在进门的玄幻处,这都是他临时学的,然后自己设计,家中的每一个角落都充满了他的心血,他决不容人玷污。
  然后他带著成就感的兴奋心情仔细品味著他现在的生活,他能从他的铁哥们语气中听出他的不爽和嫉妒,所以他现在很开心,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
  想想自己一个没人照顾的农村穷小子,现在在城里混的有房有车有老婆的,想到此处他心里涌现出得意的劲头,对他的为人处世更是加以肯定。
  他慢慢的陷入了沈思,都说小孩8岁才记事,可他脑中始终朦胧的记著三岁时候母亲的样子,那天晚上他奶声奶气的喊著妈妈,他妈妈痛哭哀嚎著说“儿啊!
  妈妈对不起你,以后要好好的活著,妈有空来看著。”说著说著他母亲心疼的把他搂著怀里,紧紧的搂著,很是不舍。
  那是一个慈爱悲伤的脸,特别是那心疼不舍的眼神,带著一丝决然和失望,这一切都深深的刻在了他的脑海里,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过他的母亲。
  至于他的父亲不提也罢,纯碎的一个村里的二流子,考上大学来到了城里,他就和他断绝了一切联系,结婚也是他一个人一手操办的,所以他今天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他很是满意,也很知足,更对自己感到自豪。
  更是珍惜和疼爱他的老婆淑英,他绝不会让母亲的事在淑英身上再次发生,可以后的事谁又能说的准呢!溅是人的本性,就看谁不能克制住自己。
  .
  第二章“老婆,起床啦!快起来吃早饭。”王勇在客厅的沙发上品味完现在的生活,就起身去厨房做了早餐。说是早餐其实都已经10点多了,周六没什么事,吃点早晚也没什么。
  “不要嘛!我在睡会,不想起啦!。”这时候粉红温馨的主卧里传来一声嗲声,撒娇的口气让人情不自禁的心软。
  “还睡,都几点了啊!”王勇这时带著围裙拿著一双筷子走了进来,看到淑英躺在床上,凌乱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半醒半醉的迷离眼神微微睁开一条缝,娇嫩的脸蛋让人好想上去蹂躏一番。
  淑英微微睁开还有些沈重的眼神,看见王勇走了进来,伸出舌头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说“老公…”尾音拉的长长的,她换了一口气又说道“人家没精神嘛!”
  王勇突然硬了,有一团火在裆下燃烧了起来,烧的他欲火难耐,脑晕头胀,立马走上前去,把筷子往床头柜上一放,低头就盖住了淑英的樱桃小嘴。
  “呜呜…”淑英惊慌的挣扎了几下“老公!我还没刷牙呢!快起开,脏死啦!”
  由于嘴被王勇堵住,说出的声音呜呜的不太清晰,浓浓的鼻声。
  “老婆,来做一次就有精神了。”王勇调戏著淑英,啃著她的脸,想亲嘴可淑英不乐意,头使劲摆动著躲避王勇的亲吻。
  这时王勇直接爬上床,骑在淑英的身上,压住她不让她乱动,他现在就有一个念头,草了身下的这个女人,把自己的屌插进她的逼里,尽管身下的人是他媳妇,可欲望之火一时烧的的失去了理智。
  淑英看著疯狂的王勇,心里很不乐意给她,拼命的挣扎起来,希望王勇能停止下。她为人勤快爱干洁,不喜脏污,说洁癖吧也谈不上,就是在有限条件下追求最大化的干净卫生。有条件的时候,不去弄的干干净净,她是非常难受的,心里会别扭的要死。
  所以现在她感觉自己睡了一晚,身上有点脏,非常不愿意去做爱,一担淑英认为是对的时候,她会非常的固执坚持己见,不愿意妥协。
  王勇看著身子的娇小美人,肤如白雪,脸蛋嫩的弹指可破,那挣扎的身躯让他兴奋的忘乎所以。
  他恼怒的两个手抱著淑英的头不让她乱动,张口就咬住了她的嘴,伸出舌头使劲舔她的嘴唇,还用顶,希望能顶开淑英禁闭的嘴唇。舔了半响,感觉淑英紧紧的闭著嘴不让她亲吻,又在她脸上啃了起来,不大一会淑英脸上被啃的湿漉漉的。
  后来腾出来一直手,伸进被窝里抓淑英的奶子,他趴下淑英身上,急的他用屁股隔著被子狠狠的撞淑英的胯部,缓解内心的浴火。
  只见王勇隔著被子怼了几下后,停顿了两三秒,他又使劲狠狠的怼了一下身下淑英,舒坦的呻吟道“哦啊…”
  哦!不…他好像射了出来呀!天呢!太不可思议啦!这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做到如此短暂的时间达到高潮,佩服佩服,绝对高手。
  王勇这时头脑有点清醒了过来,脑中情不自禁的想起一个算命人说他命贱,古代时候就是奴隶的命,要学会止欲克己,不然必有妻祸。
  他嗤之以鼻的心想,性人之本性,何来贱之一说,哥心里素质好著呢!
  在他神游之际“啪”的一声传入他的耳中,随之而来的是火辣辣的痛。
  “哎呦!你谋杀亲夫啊!”
  原来淑英看著王勇兽欲爆发要强迫她,她实在挣扎不过,心里很是生气,又看到王勇好像发泄出来了,实在气不打一气出,忍不住给了他一个耳光。
  也不是淑英不想著,她喜欢做爱的时候,两个人洗的白白净净的,然后在舒服的做上一次,王勇越是强迫他她越是不想给他。
  王勇被一个耳光惊醒过来,睁开眼看到他老婆红红的眼睛,鼓起一个泪包,嘴角下瞥成一个半圆,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那委屈的样子让人看了心疼的流泪,好像世间没有比这副委屈的脸蛋在让人怜悯的了。
  王勇目瞪口呆的低头看著眼前的媳妇,心里后悔万分,自己怎么就那么不尊重老婆呢!她可是陪你过一辈子的人啊!自己最亲的人了。
  怎么就没忍住要强上自己的老婆呢!这时他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心里一阵后怕,还好没酿成大错。以后要对老婆好好的,珍惜她、爱她、疼她、迁就她,再也不能对她动粗了。
  “老、老婆,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人,不是人。”说完王勇就狠狠的扇自己,左右开打,打的啪啪的响,打著打著他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越打越内疚,他害怕极了,害怕家庭的支离破碎,他想要永远拥有这个温馨的家。
  淑英被吓住了,吓的一楞一楞的,不知道自己的老公这是演的哪一出,自己就是对他强奸试的动粗有点不习惯罢了,哪有真正的生气啊!
  这下把她吓的够呛,反应过来后,心疼的赶紧用双手搂著王勇的头,把心爱的老公搂在怀里,又感觉搂的不够紧密,双手轮换松开手臂,再使劲紧紧的喽了一下。然后深情的吻了几下王勇的头说“老公,老公…我爱你!”
  王勇听了心里松了一口气,趴在淑英怀里使劲吸了吸她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种淡淡的女人体香,被包裹在浓厚的沐浴露花香中,仔细一品还有一股不被觉察的骚味在其中调和著,让每一种味道都不太尖锐又沐鼻润肺。
  他沈醉了,黙声的趴在淑英怀里,越是沈醉他越下定决心好好疼爱自己的老婆,要给她幸福生活,让她快乐。
  淑英经过刚才的事也没了困意,睁著灵动的大眼睛看著怀里的自家老公,心里开心极了,这就是要陪自己一辈子的人呀!好可爱。
  她能感觉到王勇对她的爱,浓郁的不能品,品上一口就能让她乐上半天,过了好半响她感觉胸口有点闷。送开搂著王勇的手臂,用手推了推了说“起来啦!
  沈死啦!”说著还故意撒娇的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王勇乐呵呵的站起来,看著淑英含怒带嗲的表情,又忍不住低下头亲了一下淑英的额头,然后说“晚上赵杰来咱俩吃饭,下午咱们出去买点菜。”
  “嗯!扶我起来。”
  俩人吵吵闹闹的总算起来把饭吃完,你依我靠的搂著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