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浪雨》

  (一)
  「喂!阿秋啊,嗯,好!等我中午放工了,才上你那里!拜拜!」
  王明秋放下电话后,心里想的是怎样才能得到这个大姨子。
  自从和美柔结婚以来,对美秀这个大姨子就一直很想一亲芳泽。今天趁著老婆美柔因公司业务到内地,正好实现他的愿望。
  说起来,美秀继从老公三年前车祸后,单独抚养一对儿女。又要返工,又要照顾一对儿女,只能做半天的工作。还好妹妹美柔时时帮济著,省吃俭用,也还过得去。
  「叮当!」
  一开门,美秀那娇艳的脸庞,就让王明秋心里一颤。
  「什么事啊?阿秋!」
  「没什么,我前几天逛街,见到一些小孩玩具,挺好玩的,买了给小时他们玩!」
  王明秋趁开门让美秀进来时,有意无意的用手臂撞了撞美秀的前胸。这可是他经常做的事!
  美秀脸一红,没说什么。
  「喝什么?」
  「不用了!」
  「怎么行!要不,我刚搾了些橙汁,喝杯吧!」
  王明秋不容美秀再说,走进厨房里,拿出那杯加了料的果汁,递给了美秀。
  美秀接了过来,喝了一大口,也难怪,走了一大段路,挺口渴的。
  「这次考试,小时他们考得怎样?」王明秋对座在沙发上的美秀问。
  「都很不错。」说起一对儿女,美秀脸泛著笑容。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那娇美的笑容引得王明秋的男根颤了颤,可药性还没发挥,「慢慢来!」王明秋心里说道!
  「小时、小如很聪明的,妳不用太为他们操心!倒是妳,别太辛苦自已,有困难就跟我说!」王明秋对著美秀深情的说。
  「嗯。」美秀脸红红的,眼睛开始像渗著水,泛著蒙蒙的羞意!
  「来了,差不多了。」王明秋心道。
  「喏!玩具在房里,跟我来!」王明秋须手拉起美秀的手,站了起来!
  美秀刚站起,晃了晃,又站定,王明秋赶忙半抱半扶著走了入房。
  一进房,王明秋猛一把抱住美秀,向她的嘴唇吻去。
  「嗯。」
  美秀因为药性的作用,并没推开王明秋,反而双手搂著王明秋的腰更紧了!
  王明秋左手揽著美秀的腰,右手摸摷著美秀的屁股,嘴也没闲著,舌头向美秀进攻著。
  王明秋这次下的药,并不是安眠药,而是一种可以提升女人性欲,刺激女性分泌的春药。是王明秋通过朋友从外国买来的。
  这时,王明秋右手将美秀连衣裙提了上来,交左手提著,侧一侧身,右手摸向美秀的屄,手指将美秀的内裤向旁边移了移,中指顺著分泌向里面插了进去,抽插著。
  美秀口中被王明秋的舌头搅动著,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不知是抗议,还是享受。
  王明秋伸出抽插著美秀屄的右手,将美秀拦腰抱了起来,走到床边,把美秀放了上床,双手并没停止活动,把美秀的连衣裙除去了,顺手放在床头,嘴吻向美秀的屄,双手出将美秀的鞋子和胸罩除掉,又把美秀湿透的内裤也除掉了。
  这时的美秀赤裸地躺在床上,只见她娇艳的脸庞泛著鲜红,眼睛像可滴出水来。因药性而扭动的小腹并不因曾生育而有多余腩肉,小腹下面一大片阴毛,微张著的阴唇流出了淫水,引得王明秋不由吞了口口水。
  王明秋脱掉身上的衣物,趴在了美秀的身上,将胀大的阴茎对准阴道捅了进去,马上感觉到阴璧的收缩,就这么一下差点让他一泄如注,连忙吸口气,定了定,享受著阴茎被小穴吸吮的刺激,又伸出右手揉著美秀发涨的蓓蕾。
  「唔……」随著王明秋的插入,美秀下意识的发出欣慰的声音。
  「嗯,爽,爽死我了,没想到还这么紧!」
  王明秋慢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听著两人交合处的性器发出「噗哧,噗哧」
  的水声,爽到了极点!
  随著王明秋大力抽插晃动著双乳的美秀,身体突然僵了僵,然后颤抖著,王明秋明显感受到一股火热的阴精从子宫中射出,龟头受到阴精的冲击,随著抖动著,再抽插了一阵,也跟著泄了出来。
  王明秋翻身在美秀的身边躺下,又温存了一会儿,才替美秀穿上衣服,走出房间,抽了根烟,思索著呆会美秀醒来怎样应对。
  时间就这样在等待中过了差不多两小时,王明秋听见房里传来一声「嗯!」
  连忙从沙发里闭起双眼,躺在沙发假睡。
  听著脚步声从房间里走出来,一直走到跟前。
  「阿秋,阿秋。」随著一只手摇晃著自已的肩膀。
  「呀!美秀,妳醒了!」
  王明秋张开眼睛,望著似嗔似嘻的美秀,心里嘀咕著,不敢出声。
  「哦,我怎么突然睡著了。」
  美秀骄美的脸颊不经意的泛红著,低著头小声的问道。
  这带著羞意的美态,不由看得王明秋痴了。直到听见美秀再叫了声「阿秋」
  才清醒过来。
  连忙装著刚睡醒,应道:「哦,妳可能太劳累了,所以睡著了,我扶妳进房去,妳都不知道。」
  美秀接著说:「是这样呀。那我走了。」
  「那些玩具拿去给两个小孩玩吧。」
  王明秋转身走进房里,拿出买来的玩具交给美秀,趁著交接碰触,有意无意的抚了一把美秀细嫩的手。
  刚一接触,感觉到美秀的手不同以往的颤了颤,心里不由泛起了涟漪。
  「我走了。」
  美秀接过玩意,转身向门口走去。王明秋赶紧走向前,帮忙开门。
  「那妳慢走,有什事记得打电话给我。」
  就在关门的那一刹间,王明秋耳朵传来美秀细细的声音:「下次不要这样了!」
  (二)
  次日早上十时,王明秋吹著口哨回到自已的公司∼∼四海外贸有限公司。
  刚推开办公室的门,后面传来姣媚的叫声:「王生,早上好!」
  王明秋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自已秘书的声音,「早上好!晓媚。」
  「王生,昨天盛大洋行李小姐捎来今年秋季时装的价格报单,等下我给你送去。」
  「嗯」王明秋回头一看,眼睛即时发光。
  只见杨晓媚年约二十五、六,剪著一头到耳垂半长发,衬著鹅蛋形的脸庞,一对凤目闪著光,鼻子挺挺的,配上对厚厚的嘴唇,整张脸庞最突出的就是这对嘴唇,性感极了,看了让人联想到,如能让这嘴品箫,绝对爽透了,穿著一身浅灰色的上班女郎短裙装,裙子比一般套裙还要短些,没穿袜子,显得修长的腿更迷人。
  「哗!晓媚,今天妳好漂亮啊!」说著向她贬一贬眼,才进办公室里。
  过了一会,传来敲办公室门的声音,「进来。」王明秋回应道。
  杨晓媚开门走了进来,反锁了门。走到王明秋面前,一下坐到他怀中。
  「想死呀你,外面这样多人,你不怕让人知道我们的关系吗?不怕妳老婆了?」杨晓媚双手搂住王明秋的头,撒著娇说。
  「不怕,她又不在公司,怕什么!」一边说著,一边伸出左手环抱著晓媚的纤腰,空出的右手也不闲著,掀起上衣摸摷著晓媚高耸的乳房。
  「嗯…嗯…」杨晓媚吻著王明秋,两人的舌头缠绕在一起,男人揉著乳房的手渐渐用力了。
  直到两人都快窒息才分开嘴唇,呼了口气,女人的嘴又吻向王明秋的耳朵,舌头向耳窿钻去,舔了舔。爽得王明秋低沈的呻了一声。
  这时,杨晓媚蹲伏在坐在大班椅的男人大腿上,双手解开男人的皮带,拉开裤炼,除下男人的西裤到小腿处,伸出舌头向坚挺在空气中的阴茎顶端舔了一圈,然后一口含入了整个龟头,跟著上下套了起来,两手捧著小蛋儿轻轻的摸著。
  王明秋坐在大班椅上闭著眼睛,享受著美女为自已的口舌服务,一只手放在大班椅扶手上,另只手轻轻抚摸杨晓媚的秀发,口中发出舒服的叹息。
  「嗯…嗯…」
  从第一眼看到杨晓媚开始,他就被杨晓媚那性感的嘴唇吸引了,心里极度渴望得到女人为自已口交,尽管现在已经享受习惯了晓媚的口交,王明秋还是在心里赞叹著,这女人真是个尤物啊。
  杨晓媚用嘴唇紧紧箍著男人的鸡巴,套进去就用喉咙里嫩嫩的壁肉顶住龟头。阴茎沾著女人的口水,配著阴茎周边因兴奋而激凸的青筋,在性感的小嘴一入一出之间,泛著光,淫靡极了。
  女人这时加快了速度,因为感觉到了王明秋的龟头在喉咙里颤动著,知道男人的高潮快到了,继而配合著,口中不断发出「唔唔」的声音。
  王明秋双手改为一手扶住晓媚的头,一手抓住女人的肩,快速的、毫不怜惜猛烈的挺动著下身。
  就在高潮来到的刹那间,王明秋双手紧紧按住女人的头,插在晓媚口中的龟头,顶著女人喉咙里嫩肉一抖一抖著,一股股滚烫的精液随著抖动直接的射入女人的深喉里。
  杨晓媚喉咙做著吞咽的动作,一滴也没浪费男人的精液。等到男人的阴茎不再抖了,软下来了,才用舌头轻松的在龟头绕圈,舐舔著男人高潮后断续渗出的精液,然后伸出舌来,将阴茎也吮个干净。这才站起身来,舐了舐嘴唇,嗲嗲的说:「你可舒服了,人家下面一片汪洋,难受死了。」
  「不用怕,我这就为我的小乖乖救火!」王明秋说完,一把抱起杨晓媚,将她放在身前宽敞的办公桌上,伸手解开女人上衣的衣扭,将晓媚的胸罩除掉,低下头含著女人因情欲高胀而凸起的奶头。
  解除了晓媚的裙子,王明秋一手摸向女人的另一边乳房,一手向女人的下腹进攻著,当手指摸到女人阴唇的时候,手指已经被女人的淫水染湿透了。王明秋手指扣开晓媚被大量渗出淫水的阴唇,摸到了女人阴道口的小肉瘤,轻轻的揉著「啊!」晓媚口中发出情不自禁的呻吟声音,全身如遭雷击的颤栗著,下身肉瘤被袭击和心底里传来销魂滋味,都在刺激著她,让她即想王明秋放手,不再摸揉她阴道口的小肉瘤,另方面,又想男人的手指再深入些,为阴道深处里的痲痒止痕。
  「唔…秋…唔…别…唔…唔…」杨晓媚闭著眼睛,双颊绯红,张开著嘴,不断呻吟著、呢喃著。
  王明秋好像能够解读她的心思一样,曲起了三只手指,只剩下食、中两指,首先撚了撚小肉瘤,然后顺著滑腻腻的阴道,抠向阴道深处,大力的抭挖著。
  扭动著小蛮腰的晓媚全身猛然一阵颤抖,微张吊著白瞳的双眼,叫道︰「哎…快点…哎…哎…哎…」再一阵颤抖,接著瘫在办公桌上,不能郁动。
  王明秋松开吸吮著晓媚奶头的嘴巴,低下头来,伸出抠套著的手指,只见两只手指沾满了淫汁,还带著丝。
  王明秋将手指伸向嘴巴,吮吸著手指上的淫汁,「啧」「啧」声的对晓媚说「宝贝儿,妳的屄水真有味道。」
  杨晓媚张开双眼,横了一眼,无限娇媚的说「还说呢,还不是让你搞的!」
  停了一下,又接著道「秋,你今天怎么了,心情好像很好似的。」
  「当然啦!我的大姨子美秀,昨天让我趁美柔不在给上了。」王明秋没瞒晓媚,将心中自已最开心的事情向美女诉说著。
  「呀!真的!」杨晓媚张大美丽的眼睛,不敢相信的说:「你不怕她向你老婆说吗?」
  「哈哈,没事,我也想她向老婆说呢,那就可以玩3P。妳呢?一起来吗?」
  杨晓媚站起身来,扣上胸罩,穿好衣服,并把男人的裤子整理好,回答道:「她们敢我就敢。」顿了顿,又道:「秋,等一下记得给盛大洋行‘李小姐’回复那些报单。」杨晓媚故意加重『李小姐』三个字的音调!
  「哟,我们四海的美女吃味了!」王明秋看到美女吃味的样子,逗著她笑著说。
  「哼,才不是呢。」杨晓媚边说著,边打开办公室门走了出去。
  (三)
  因为昨天没回公司,整个上午,王明秋都在签署文件。除非一些重要事件,他很少过问公司的情况,对于公司的操作,他很放心的让部门主管去办,他的座右铭是:你如果不相信你的下属,你就不是一个做大事的人!
  这并非表示他是个粗枝大叶、容易骗的人。「用人不疑」是他认为每一个成功者都必须具备的胸怀。\r看看差不多中午一点了,王明秋给盛大洋行李小姐打了个电话。
  「雅晴,是我。」
  「明秋,我刚刚想找你,我昨天捎过去的价格报单表,收到了吧。你觉得没问题的话,就照原本的合同签署就行了。」
  「嗯,收到了。那份价格报单,我很满意,合同我签署后找人送过去。」顿了顿,接著又说:「等一下一起吃午饭吧?我有好几天没见妳了。」
  「不行啊。中午我老爸约了金管局的副总裁韦松康吃饭,要我作陪改天吧。
  要不你一起去吧?」
  「呵呵,不用了,现在的我还没够资格和他们同台谈心的,不过,相信有这一天的。」
  「看你说的,嗯,你知道我也盼望著这一天的。」
  「嗯,那就这样了,电话联系,拜拜!」
  「好。拜拜!」
  收线后,王明秋暗暗在心里对自已说:「为了我们,一定会有这一天的,一定会!」
  下午六时,王明秋开著奔驰七人车从停车场里出来,因为是下班时间,又是在香港的金融心脏地带—中环,塞车塞得很利害。
  眼看过了这个交通灯,就能够转上快速公路高架桥。王明秋正暗暗可惜自已的车赶不上过交通灯,车子到交通灯位前已亮起了红灯,只好踩住煞车掣,停下车来。哪知自已后面的一部私家车,从自已车后飞快的驶了过来,撞倒了一对正要过行人道的女孩和老先生,冲过了红灯,一贬眼的上了高架桥不顾而去。
  王明秋刚才正看著那女孩扶著老人家要过马路,眼下却被车撞倒在地上抽蓄著,转眼流了一地的血。王明秋急忙开门跳下车来,往他们跑了过去。
  这时,四周已经围满了议论纷纷的人,王明秋来到跟前一看,老人家面仰向天躺在地上,脑袋正流著血,女孩子则曲著双腿,侧身卧在离老人家一米远,一只手还死死抓住老人家的手。
  王明秋向周围的人大声的喊道:「麻烦哪位赶快报警!快、快!」周围的人赶忙用手机拨报警电话。
  王明秋脱下西装,包住老人家往外急涌血的后脑,正担心那女孩子不知伤在哪里。
  「这位先生,我来帮你!」王明秋耳朵传来一把好听的、年青的女人声音。
  王明秋没有擡起头来看是谁,当机立断的喝道:「那好,妳抱起女孩子,快跟我来!」王明秋抱起老人家急忙走向自已的车,开门将老人家放在中间的车椅上面,头也没回的走去开前门,说道:「妳将女孩子放到后座,然后扶住他们。
  我来开车。」说完上了车。
  看著在玛丽医院的急诊手术室门口,不停走来走去的王明秋,年青的女人不自觉的笑了笑,说道:「这位先生,你别急,他们俩应该会没事的!」
  王明秋这时才擡起头来,望向这个仗义援手的年青女人。
  只见一头清爽的短发下,一对非常明亮的大眼睛,一只小巧的鼻子,鼻梁挺挺的,还有一张因微笑著而露出洁白牙齿的小嘴,配著一张瓜子般的脸型,双颊还各有一个酒窝。猛然看去,活生生就像年青时的胡慧中,漂亮极了!
  王明秋一时间呆了,脑海似投进了炸弹一样,“轰”的炸开了,浑然的忘了思想,只懂傻傻的看著这年青女人。不,应该是年青的女孩。
  这女孩又是嫣然一笑,王明秋只觉得百花都向著自已怒放著,阳光也只照耀著自已,浑身暖暖的,说不出的舒服,这一笑竟无可形容的美!
  「喂!你怎么了?没事吧?」女孩睁著大眼睛,微笑著跟王明秋打招呼。
  「哦!没事、没事。」王明秋醒了过来,接著道:「妳刚刚说他们俩会没事的,妳怎么知道?」
  「因为我是学医的,我是医生。我刚才在车上,已经帮他俩约略的检查了一下,除了老人家严重出血,应该是没其它。小女孩可能只是昏倒,也没其它。」
  顿了顿,又说:「当然,还是要经过医院的祥细检查一次。」
  「嗯,那就要谢天谢地了。」王明秋呼了口气,又道:「真没想到,现在的香港还有这种撞倒人不顾而去的人,真没人性。」
  「是啊!」女孩认同的附和著。「不过,像你这种见义勇为的人也少了,一般人都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爱莫能助的心态。」
  「哪能,毕竟人命关天啊!总不能见死不救吧。」王明秋叹著气说,他其实也是知道的,现在的人与人之间,多了一层搁膜,少了一点温情。
  「哦!对了,敝姓王叫明秋,明天的明秋天的秋。小姐贵姓?怎么称呼?」
  「姓霍,叫明明,也是明天的明。」
  这时,手术室的门推开了,出来了两个医生,其中一位对著他俩说:「你们就是送两位伤者进医院的吧,小女孩身体没被撞伤,只是暂时昏迷,老人家严重出血,已输入了三包血液,没性命危险了,不过,两人都还是要留院检查。」
  「那太好了!谢谢两位医生!」王明秋边道谢,边送走两位医生。
  「霍小姐,总算放心了,那我们也走吧!」王明秋回过头来,对霍明明开心的说。
  「好吧。」
  「我送妳,妳住哪里呢?喔!对了,妳还没吃饭吧?」王明秋看了看手表,接著说:「都快十点钟了,走,赏个脸让我请妳就吃顿晚餐。」\r「还是下次吧,看看你浑身都是血,这样子去吃饭,会吓坏人的。」
  「也是啊,那走吧,我送妳回去。」
  两人说著话,走出了医院,上了王明秋停在门口的车。
  交谈中,王明秋知道了霍明明住在香港岛南区浅水湾,王明秋还笑著说,住浅水湾的都非富则贵呢。
  王明秋开著车,将霍明明送到了浅水湾的一个斜坡私家路口,霍明明坚持著要在这里下车,王明秋没办法,只好让她下车,看著她孤单的走上斜坡,王明秋不知怎的,有点依依不舍,他拉下车窗,大声的对她说:「那下次再见,可别忘记我欠妳一顿晚餐。」\r霍明明回过头来,微笑著对他挥了挥手。「拜拜!」
  回到家里,王明秋马上洗了澡,那老人家流的血跟自已的汗水,渗透在衬衫里,令他觉得浑身难受。又换了一身便服,这才下楼到餐厅里,随便点了个套餐\吃了。
  吃完后,王明秋心想反正也没事做,散散步,帮助消化也好。不知不觉的来到了大姨子施美秀的住宅楼下,心里正七上八下的,不知该不该上楼去。却听到后面有人在叫他。
  「阿秋!」
  王明秋转身一看,正是大姨子施美秀。
  「是妳呀。我正想上楼去看看小时和小如。这么晚了,他们还没睡吗?」见到美秀手里拎著袋子,王明秋问道。
  美秀眼睛里闪著羞意,如嗔似怪的瞅了他一眼,小声的说:「他们已经早睡著了,我刚才去药房买些东西。你上来吗?」
  看著美秀含情脉脉的眼神、泛起绯红的脸庞,王明秋不由得欲火大织。
  随著美秀进了电梯,来到二十五楼,走进屋里。
  美秀的住所是政府分配的公屋,有两间房,面积很小,但是收拾得很干净,不会给人拥挤的感觉。
  「要喝什么?水还是『橙汁』。」美秀说到橙汁,特别加重了语调。
  王明秋哪还忍得住,猛一伸手,把美秀拉到怀里抱住,大嘴就往美秀的樱唇吻去。美秀被他又抱又吻,骄躯一软,伏在王明秋身上,口中发著「唔……唔…
  …」的声音,从开始的半推半就,到双手环绕著他的腰,嘴并配合著,伸出香舌跟王明秋吸啜著。
  王明秋一手按在美秀的屁股上,轻轻抚摸著。一手探进美秀的上衣里,大力的揉著女人丰满又坚挺的乳房。
  美秀在这三重的刺激下,鼻孔发出急促的呼吸声,眼睛蒙蒙的,无意识的半睁半闭著。
  王明秋将嘴唇慢慢的移动著,吻著鼻子、眼睛,最后来到美秀的耳朵,嘴巴啜著她的耳垂。双手轻轻的解下了美秀的裤子。
  「别、别在厅里,秋,抱我进房。」美秀害羞的闭起眼睛,低声的对王明秋说。
  美人有令,男人怎么可以违背呢。
  王明秋抱起美秀走进房间,掩上了房门。他知道美秀是个比较传统的女人,暂时还接受不了在床上之外的其它地方做爱,而且又怕被她的一对龙凤胎儿女看到,即使一对儿女还不太懂,他们才差不多三岁。
  王明秋把美秀放在床上,解开了自已身上的衣服,把胀得挺直的阴茎,对准已经因欲火高烧而变成沼泽的阴道,插了进去。
  「喔…嗯…秋…嗯…」
  女人的呻吟声伴著男人的喘息声,此起彼伏。随著男人抽插的速度加快,两人腹股之间的撞击声「啪」「啪」而响。
  高潮过后,两人相拥著躺在床上,喁喁私语,王明秋从美秀口中知道,原来她刚才是去药房买事后丸。
  (四)
  王明秋从公司走出来,看了看手表,差不多十二点了。到地下停车场,开了车到一家花店门口停下,进去买了两束花。
  王明秋从玛丽医院的查询处,得知了那女孩是老人家的孙女,并问清了两人的病床位置。来到了老人家的病床前,看见小女孩正趴在病床沿,睡著了。王明秋小心翼翼的插上花,见到小桌上的开水樽没水了,顺手拿了,到外面装满了。
  往回走到病房门口,小女孩已经醒过来了,正用那对明亮的大眼睛戒备地打量著他,王明秋微笑的向她点点头,将开水樽放回桌上。
  「您就是那位救了我和爷爷的大哥哥吗?」小女孩见到王明秋友善微笑的样子,小声的问著。
  「嗯,刚好我开车经过,看见了那是一定得援手的。」王明秋看著小女孩的双眼,点头说道。
  王明秋感觉到小女孩听完他的话,戒备的大眼睛明显地松懈下来,替而代之的是充满感激的眼神,跟著双眸浮现泪光。
  「谢谢您!真是太谢谢您!」小女孩道著谢,双膝合拢向王明秋跪拜下去。
  王明秋赶忙伸出双手扶住小女孩。
  「别这样子,救死扶伤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做的事。」王明秋怜惜的对她说。
  小女孩咬著嘴唇,没让眼泪流下眼眶,跟著说:「医生说了,如果再迟了点到医院,爷爷将会因失血过多而离世。」
  「没事的,就算我没有送妳们进医院,也有医院的救护车救妳们进来的,主要的是妳爷爷没生命危险,那就最好了!」王明秋安慰著小女孩,轻轻的拍了拍她瘦小的手臂,扶著她坐下。
  「咦?你也来了!」王明秋身后传来说话的声音,他回过头一看,原来是霍明明。今天她穿著一身淡青色的连衣裙,外面披了一件淡青色的小外套,不施脂粉,举止间全身散发出青春的气息。
  「嗯,是妳啊!」王明秋跟霍明明打了个招呼,接著对小女孩介绍说:「这位霍小姐才是救妳爷爷的人,如果没有她的帮忙,昨天我可不知怎么办呢!」
  「小妹妹妳别听他瞎说,我只不过刚刚路过见到,帮帮忙。」霍明明按住小女孩要站起身子来的肩膀,示意她坐著,和蔼的对她说道。
  「我明白的,姐姐和这位大哥哥都是真正的好人,不是伪善的!」女孩子闪著大眼睛,透著感激而明了的目光。那早熟的眼神,像个成年人,不禁令王明秋跟霍明明感到份外怜惜。
  「小妹妹,妳爷爷恐怕得再过几天才能清醒,这几天不如妳暂时到我家里住吧!」霍明明对小女孩说道。
  「不用了!我要留在医院照顾爷爷,谢谢您,大姐姐!」小女孩感激的眼睛望著霍明明,语气坚定的说著。
  「那不如这样吧,妳就留在医院照顾爷爷,如果有什么事要帮忙就打电话给我,这是我的手机号码。」王明秋看见小女孩婉拒了霍明明,知道她放心不下她爷爷,拿出白纸写下电话号码,递给女孩子。
  「嗯,不然打给我也行。」霍明明也写下了自已的手机号码。
  王明秋故意不拿卡片,就是希望霍明明也在纸上写自已的手机号码,留心看了号码。
  「那我们先走吧。」王明秋对霍明明说道。
  「小妹妹,我明天再来看你们了。」霍明明拍了拍小女孩的手说。
  「那我们到哪里吃饭?」走出医院门口,王明秋笑著说。
  「吃饭?你还没吃饭吗?」
  「不是说好下次再见一起吃饭的吗?」
  「呵呵!你还记得呀,不是说好是吃晚餐的吗?哈哈,那唯有留待下次再见了。」霍明明捉挟的笑著说。
  「行!那留著晚上再见。」王明秋狡笑著,一口答应著。
  晚上八点三十分,王明秋拨了个电话。
  「喂!晚上妳想在于哪里吃晚餐呢?」
  「谁?王先生?」
  「叫我阿秋!」王明秋对著电话强调著语气说。
  「我也想著一定是你,不过,你怎么知我的电话?」霍明明在电话里问道。
  「哈哈,山人自有妙计!」王明秋停了停,接著说:「怎样?现在是晚饭时间,妳不会再推我了吧?」
  「好、好!你说,在哪里?」
  「中环云华酒店飺厅!我等妳!」
  「OK!一会见!」
  王明秋经过了他一生中最对他有意议的晚餐,当然,他还不知道这一餐晚饭对用他以后的发展起著有多么大的作用,他只知道向他心中的美女进攻,努力表现著他的风趣、他的搏学。
  吃过晚饭,王明秋绅士的送霍明明回到了位于浅水湾的家,霍明明当然又是在那个私家族路口下车,又是跟他说了下次再见。
  王明秋知道经过这几次的接触,他在霍明明的心里已经有了很深的印象,要不,霍明明也不会谈跟他说「下次再见」。
  王明秋驱车到了阳明山庄,直接进了三幢,跟管理员打了个招呼,上到十五楼,拿出房匙进了房屋。除了外套,顺手放在沙发上,摸黑进了其中的主人房。
  主人房里床头的灯虽然已被人校到了低光,但依然还亮著。
  「宝贝,我来了,妳想我吗?」王明秋一路脱衣,说道。
  「……」没人回答。
  「宝贝,不要生气,要知道生气对女人来说是很容易变老的,因它很容易生皱纹。」王明秋除了个清光,摸著床上女人的肩膀说著。
  「别碰我,你现在才知道来找我,又去了哪里鬼混?」床上的女人负气的回应著。就算是负气的说著话,女人清甜的声音还是让王明秋心里一阵舒坦。
  「宝贝,我这不是来了嘛!乖,别生气!」
  「哼!我叫你陪我跟我老爸一起吃饭,你干吗不去?要知道那个韦松康可不是人人都应酬的。」床上的女人继续娇嗔的发著脾气。
  「我知道妳是为我好!可现在的我还不到那层次和他们亲近应酬嘛!」王明秋说完吻上了女人的香唇,左手搂著女人纤细的腰,右手伸入睡衣,轻轻的揉著女人的乳房。
  女人激情地配合著王明秋,伸出舌头在男人的口腔里缠绕著,双手抚摸著王明秋的身体。
  随著情欲的上升,女人的手渐渐的往下移,摸向男人高挺的阴茎,缓慢地套动著。
  「吁……」王明秋放开女人的嘴,躺倒在床上,大口的透著气。
  女人的香唇一路吻著王明秋的咽喉、乳头,最后来到了还因自已的手继续套动著而显得更加坚硬的鸡巴,张开嘴巴将男人粗大的鸡巴含进嘴里,用双唇替代手努力地套弄著,就这样吞吐著男人的鸡巴。
  「喔……好爽啊……」王明秋被女人的行为刺激得发出舒服的声音。
  女人因得到王明秋的赞美,擡起头来,伸出舌头对著龟头慢慢的绕圈,轻轻的舔舐著,再慢慢的舔过茎身,然后低下头用嘴去含著王明秋的卵蛋,让两粒睪丸在女人嘴里缓缓的碰撞著,最后才又把阴茎套进喉咙里加快吞吐的速度继续套弄著。
  「嗯……好雅晴……太舒服了!」王明秋瞇起眼睛,呼吸有些急促的说著。
  这个叫雅晴的女人松开含著鸡巴的小嘴,媚笑的说道:「你好久没来了,这就舒服了吗?来吧,我这里会让你更加的舒服!」一说完就翻身伏上王明秋的身体,将王明秋的阴茎对住自已渗出透明泛滥淫液的阴道口,就那么顺畅地一坐到底,「喔……」同时情不自禁发出满足舒爽的呻吟。接著摇摆著身躯,就这样上下套弄起来。
  「嗯……小淫妇,发浪了,看来今晚不让妳爽妳是不会满足的。」王明秋挺动著下体,一边伸出双手摸著雅晴的乳房,大力的揉著,使得女人的乳房变成各式各样的形状。
  王明秋看著雅晴因发情而变得硬硬的就像个粉红色樱桃的乳头,真想一口吃下去,挺动的速度越来越快,雅晴喘气的声音也喘得更厉害了。
  雅晴从喉咙底发出的阵阵呻吟声,刺激得王明秋快感更是强烈,一个翻身,跪在床上,没让鸡巴离开女人的阴道,举起雅晴的双腿放在自已的两肩上,双手挟著雅晴的大腿扶住女人的纤腰,就这样用力地抽动著。
  「嗯……喔……嗯……」雅晴的眉头微皱著,像忍受著痛楚一样,但是又不时发出好像很舒服的呻吟声。
  耳朵听见雅晴喘气加上呻吟的声音,又看著女人泛著泪光的媚眼和喘息不已的小嘴,王明秋抽动的速度更加快速,每一次插入都全力地撞击著女人。
  「嗯……嗯……啊……哈啊……好……好舒服……啊……我……我要……要来了……啊……来……来了……啊啊……」雅晴紧闭著眼睛,无意识的呢喃著,双手用尽全力紧抓住王明秋的肩膀。
  王明秋知道女人已经到达高潮的时候,更加卖力地抽送了几下,就在雅晴喷泉式的淫液冲击龟头下拔出颤抖著的鸡巴,一挺下身,对著女人的嘴唇发射出他的儿孙子弹,而雅晴也配合著张开嘴巴接收著,将王明秋的精液「咕噜、咕噜」
  的咽下喉去。
  王明秋伸出手来,把发射在雅晴脸颊和鼻眼间的精液用中指拭掉,放入女人伸出舔舐著嘴唇边残余的舌头上,雅晴顺从地吸啜著。
  「宝贝,心满意足了吧?」王明秋微笑的对著女人说。
  「嗯,人家现在好困呀!全身没有力气了,明天再度跟你算帐。」雅晴娇媚地白了他一眼,脸颊因高潮而泛起淡淡的红晕,咬著下唇,害羞地闭起双眼。
  「哦!对了,差点忘记,我哥找你!」
  「妳哥哥?找我有事吗?」王明秋皱著眉说道。
  「别管他!明天再说吧。今晚不准走啦!陪我睡!」雅晴大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