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从爸爸手里撬走老妈的儿子》

  李驴子是个奇异的小家伙,又骚又倔,所以大家送外号李驴子,从小得来的外号,一直被人叫到现在,外号得来的有意思,他喜欢偷看熟女尿尿,偷袭大娘大婶大屁股。因为小没人把他怎么样,但落著这个李驴子外号。
  李驴子家里不富裕,和爸爸妈妈同居一室,爸爸妈妈晚上做爱呻吟叫床,妈妈光著大白屁股尿尿,始终刺激著李驴子的神经,所以造成了他到外边看熟女尿尿,偷袭大娘大婶屁股。最刺激他的是,他妈妈生了个小弟弟,就在他眼皮底下,他爸爸把他妈妈操出了小孩儿,激起了他雄性那种争强好胜抢雌性动物交配权的强烈欲望,他想,他也能把妈妈操出小弟弟来,爸爸太可恶了,整天霸占著妈妈,夜里草屄还放下蚊帐不让他看清楚。
  李驴子妈妈是个南方乡下女人,苗条,白皙,还很漂亮,当然不能和城里娘们比了,在村里十里八乡女人中算是美人。在李驴子体内雄性荷尔蒙作用下,爸爸妈妈草屄淫迷声音刺激之中,妈妈不经意或大大咧咧的裸露,这一切李驴子爱上了自己老妈。老是幻想妈妈在自己胯下会是什么样子。接近和占有老妈的唯一障碍就是老爸,要不是老是教点法律常识,他揍拿刀宰了她老爸,李驴子既倔又胆大包天。
  李驴子妈妈有几个亲姐妹,大他妈一岁的大姨是个寡妇,李驴子去姨家时也经常占他姨的便宜,这货趁他姨洗澡,偷拍了不少裸体照片。
  李驴子人小心不小,为了撬走自己老妈,琢磨的好长时间,想出了自己觉得是天衣无缝的计划。
  他开始里离间老爸老妈关系的凶恶点子。
  李驴子注册了一个微信小号,开始和他老妈搭话,装扮成没妈的可怜孩子,引起老妈的同情,利用老妈爱孩子的母性,成功地骗取了老妈的信任,然后开始以恋母为由,又是露几吧,又是手淫射精给老妈看。
  结果李驴子撩他妈真成功了,和他老妈约好,大家都戴了面具,不暴露个人面目,开始了约会,他妈真没认出来他来,到如家和他老妈做了四次。但是第三次的时候,李驴子故意把避孕套拿下来后,趁他老妈没注意,把精液倒进他妈的屄里,还用手指往里捅了捅,防止精液流掉。他老妈以为是这孩子用手插她呢。这时的李驴子今年18,他妈39,男女都是性欲最旺盛的时候。
  李驴子真驴,种很好用,他老妈怀孕了。
  距离和他老妈约会过去两个月了,李驴子听见他爸他妈开始吵架了,他爸说他妈偷人有了孩子,他妈说孩子是他爸的,他们闹得鸡犬不宁。
  李驴子开始了下一步计划。
  偷用他大姨的手机给老爸发了资讯,还发了他偷拍的照片,还扮做大姨给他老爸说骚话:“妹夫,姐想你了,姐很寂寞你,看我身体美不美?”李驴子老爸正被他老妈禁欲呢,怀孕了怎么做爱?孩子流掉就不好了。所以他老爸一引就上,给李驴子姨妈回了信息:“姐你真美。”得,这对男女就此接上了火,一个两个月没操媳妇,一个寡居几年没男人抚爱,都急的冒火呢,二人就此勾搭上了,大姨子和妹夫就此开始了荒唐剧情。
  李驴子没考上大学,在农村除了打打工,闲暇时间有的是。他开始跟踪他老爸了,见他老爸骑摩托奔他大姨村庄的方向,就骑电动车跟上去。
  她老爸下了车,进了他大姨院子里,大姨开门暧昧地把他老爸扯进屋里。李驴子在院子外面放好电动车,悄悄滴进了院子,从窗帘缝里往屋里看,只见他老爸正和大姨拥抱亲嘴,李驴子打开手机录影功能开始记录老爸和大姨草屄过程。
  这时,李驴子老爸和大姨已经迫不及待地上床了,二人脱光了衣服,光溜溜地一丝不挂,李驴子老爸摸著大姨子屄屄,开口道:“姐,你的嫩屄毛比你妹妹还少,是不是比你妹妹更骚?”李驴子大姨充满爱意地给了李驴子老爸一巴掌:“骚不骚你不知道,屄都被你操坏了,你个驴货。”二人打情骂俏呢,话粗了一点,但不妨碍表达互相的情意,有可能这样更刺激。就像李驴子老爸几个月打工回来问他老妈那样:“几个月没草你急坏了吧?”老妈:“急什么急,骚猪。”他老爸:“母猪发情急了把猪圈都拱塌了,就是为了找骚公猪。”夫妻二人也是粗话,但交流的是真实感情。
  这时,李驴子老爸亮出大几吧,准备插他姨妈,李驴子暗里撇撇嘴,心里道,还没我的大呢,真浪费老妈的好屄。此刻偷情的两个人抱在一起,在床上翻滚,浪的要飞起来,从李驴子老爸插入那一刻起,他姨妈就没住嘴儿地哼唧:“草死你姐,干死你姐,我要啊要。”
  李驴子老爸努力半小时才把他姨妈搞到了高潮,李驴子姨妈平静后,还恬不知耻地问:“和我舒服,还是我妹舒服?”李驴子老爸当然不敢说和老婆舒服了。
  李驴子看二人已经结束,不敢多待,马上出了院子,骑上点点送车跑回家里。李驴子到了家里把录影给老妈看了,老妈顿时火冒三丈,但想了想自己也有劣迹,也就没有声张。
  李驴子老爸和大姨子搞上了瘾,开始算计如何和出轨的老婆离婚,他和老婆又重提不明不白怀孕的事儿,李驴子老妈一急就脱口而出说道,“我知道你和我姐干的好事儿,你没权利说我。”李驴子老爸一愣,不知道自己的隐私如何让老婆知道了,心下一发狠,说道:“我就喜欢操你姐,你不愿意咱们离婚。”李驴子老妈盛怒之下,同意和老公离婚。
  李驴子老爸说和老妈离婚,李驴子傍边窃喜,不由得添油加醋,火上浇油,说道:“我妈不怕你,我妈我能养她,你把弟弟带走吧,我们不和你过了。”李驴子老爸看著娘儿俩穿一条裤子,拉起老婆去了乡里就把离婚手续办了。
  李驴子成功地把爸妈搞到离婚了,达成霸占妈妈的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俘获老妈的芳心。
  自此以后,李驴子乖的跟小猫一样,老老实实打工,老老实实到家把钱交给妈妈,娘俩日子过得还很舒服。不久老妈到预产期了,李驴子打的把老妈送到县城医院,赶紧检查胎儿情况,还好,一切正常,办了住院手续,住了下来待产。
  进入产房时,要家属签单,单子上把可能出现的意外都写的很清楚,医院也要分清责任,李驴子在家属栏父亲那里签了字,大夫歪头看了看他心里道,这对夫妻很有意思,丈夫可能不到二十岁,老婆却已经三十有九,新时代什么新鲜事儿都有。
  李驴子老妈也看见了儿子的签字,还感动得了不得。她还不知道肚子的孩子真是儿子的种。
  李驴子贴心地比丈夫还殷勤地伺候产后的老妈,还不时亲亲小驴子,把他老妈喜得合不拢嘴,李驴子也够孝顺,快把村里各家养的土鸡都买光了,给老妈熬鸡汤补身子,一个月把他老妈补的脸色白里透红,更加富有韵味。李驴子这时真把李驴子当成了自己后半生的依靠。
  晚上,李驴子老妈和儿子闲聊,说起今后的事儿,李驴子拍著胸脯说我拼死也要养著老妈,还说老妈不介意的话可以把他既当儿子又当丈夫,李驴子老妈听著儿子的话有点不对味,就问道:“你想把老妈当老婆?”李驴子嘻嘻无耻的一笑,“妈妈已经是我老婆,还给我生了儿子。”李驴子老妈这才回忆起那次和那个孩子的约会,那孩子真是自己儿子的父亲,难道那孩子就是自己儿子?李驴子老妈突然起身揪住儿子耳朵问道:“微信里和我撩骚的就是你个小王八蛋?”李驴子用自己只学会的一句英文答道:“yes。”李驴子老妈此刻都想揍死自己的儿子,可一想也不全怪儿子,谁让自己突然对小鲜肉发骚来著,不然怎么会上儿子的当?
  李驴子此时毫不掩饰自己对妈妈的情欲,紧紧地抱住老妈,又亲又咬,不一会就撩起老妈的性欲,此刻李驴子老妈想著当初在约会时那小鲜肉驴一样的几吧,竟然长在儿子身上,马上兴奋的使劲儿亲著儿子,恨不得让儿子草死他老妈。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