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乳开关》

  第一章抹红的夕阳,从不远的山边缺口投射出很长的光像,把A市照得整个闪闪发光。
  在七月上旬的傍晚,这座城市的街灯们开始一盏一盏的闪烁著,白天吵闹的街区也逐渐地缓和下来,而在街道的尽头则座落著一间诊所,一场看似严肃的交谈似乎正在进行著。
  「还没有任何解决的方法吗,阿姨?」
  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孩子坐在塑胶椅上方,紧握的拳头用力顶在双膝上,坚定的眼神往眼前的主治医师身上望著,仿佛迫切的要求什么解答。
  医师看了看眼前这位已经认识已久的孩子,坚强的眼神让她突然感觉眼前的女孩像是突然长大一般。
  林怡芳医师将眼神迅速转向桌子上方厚厚的报表,并将眼神再度聚焦在诗萍上,伴随著的,则是无奈的摇著头。
  「目前,还没有任何的进展…」
  看著女孩子失望的表情,林医师紧接著打气著。
  「别太担心…我已经将这个案子私底下跟其他信任的医师讲过,我们绝对会帮你处理的」
  医师温柔的抚摸著诗萍的头。
  「抱歉...」
  诗萍默默地将头低了下来,看似坚强的眼神抹上了一股黯淡。
  「放开一点…你这个情况在很多青春期的女孩子都会有的喔,只是依照体质,某些程度会不同」
  林医师耐心的解释道。
  「而且这不也代表诗萍正在往一位身体健康,充满魅力的未来女子前进吗?
  自信一点。」
  医师脸上抹起一股笑颜,并对诗萍稍加咋了咋眼,而这个笑容让温柔的医师更是顿时带有一股异常亲切的母爱感。
  「但是,真的好不方便...」
  诗萍低下头来,默默的望向自己的胸脯。
  「嗯...所以我才告诉你呀,可以的话尽量好好保护著,不管是用绷带缠住,或是穿上运动内衣之类的』林医师突然脸上抹起了一股红润,不知是害羞还是什么的,感觉不像一位正常医师会有的反应。
  「你现在不就做得很好吗?」
  医师将眼神往诗萍平坦的胸脯看去,并持续保持著微笑。
  诗萍看著医生,水汪汪的眼神带有一丝纯真,并点了点头。
  「毕竟你在两个月就要上大学了,在18岁生日之前得好好保护自己,不可以让自己身体过度裸露表现,知道吗?」
  林医师随著话语,将整个身体往诗萍身上靠了一节,充满寒义的笑容让诗萍突然寒毛直竖,身体更是稍微像后退了一下。
  「我...我对男生可没兴趣喔」
  诗萍将身体侧一边,结巴的应对著眼前的医师。
  「哈哈哈哈…看你这样子,我开玩笑的拉。」
  林医师将身体重心放回椅背后方,张口大笑著。
  自顾自地笑了一会儿后,林医师并露出慈母一般的表情。
  「诗诚呢?你们最近还好吧?」
  林医师问著,这样的个性转变突然让诗萍无法招架。
  「嗯...差不多啰...也没发生什么,毕竟我们分别住在不同房子呀,私底下还是没怎么连络的。」
  在说这话的时候,诗萍的眼神也开始不自然的到处飘散。
  「嗯...我还是不懂你为何要搬出去…哈哈」
  林医师突然不知道在想什么,手拖起下巴并开始深思起来,手的挤压也将早已硕大的乳旁向上抬起来,让诗萍在一旁眼睛不知该往哪摆。
  「我是想靠自己努力,总不能一直靠阿姨啊。」
  诗萍解释著。
  「至于诗诚...我也不知道耶...这事情果然还是阿姨最清楚吧...
  毕竟你是她妈妈,哈哈ㄒ诗萍打断深思中的林医师,并苦笑著。「傻瓜,你也是我女儿啊」
  医师再度露出和蔼的笑容,抚摸著诗萍冗长的秀发。
  「只是阿姨一直太忙了,你看当医生完全都走不开呢」
  阿姨一边说著,手持续拨弄著诗萍完美般的乌黑秀发。
  「以后,千望不要当医生啊」
  医师的眼神突然不知怎么,笑容突然消失,吐露的句子带有些许意义。
  「哎呀算了算了,你赶紧回家吧」
  语毕后,医师突然站起身来,将桌上整叠报告拿起,轻轻地往桌面一敲,并放回抽屉内,并将之锁上。
  「我过两天回家的时候,我在顺路带药过去给你,好吗?」
  林医师温柔的问道。
  「好的,谢谢林医师!」
  女孩心怀感激地向医师道谢著。
  「傻瓜,叫什么林医师,从小照顾妳这么久了,你就像我的女儿一样」
  林医生再度轻拍了诗萍的头,示意著诗萍回家。
  「好的,谢谢阿姨」
  女孩可爱的吐了吐舌头,非常礼貌地在离开诊所前鞠躬著。
  林诗萍,一位目前就读T高中三年级的女孩子,从小不只品学兼优,文静优雅的品性更是让她在男女相处之间更有一股独特的魅力,从小就散发一股文学气质。
  而诗萍的父母从小因故双亡,在因缘际会之下被林怡芳医师以女儿的身份领养著。
  但独立的个性让她不寄予人下。
  在高二就搬出去并身职家教努力存钱,为将来的大学学费努力筹备著。
  而努力也完全没有白费,不负众望地考上了一所菁英大学,现在就利用暑辅期间帮忙老师一对一教导问题学生,顺便赚点外快。
  「呼...」
  刚回到门口的诗萍望著一片漆黑的房子,搜寻著门口的电灯开关。
  「喀!」
  电灯开关的声音在一个人都没有的家中显得格外响亮。
  诗萍所住的公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格局看起来非常像普通的日本上班族公寓,一进门面对著的,是一个前廊,伴随著的则是一个塌塌米的大空间,而诗萍的房间则用一个隔间隔开,相对温馨,对于一个高三生来说,相对够用了。
  「还没回家吗...」
  透过房间的阳台窗口,诗萍望向对面昏暗的公寓。
  *********************************「好啊,那我也搬出去。」
  当初诗萍对林医师以及诗城宣布搬家的决定时,诗诚完全二话不说地跟著答道,让诗萍完全吓了一跳。
  「不不不,你还是留在这里吧,不要让你妈妈担心」
  诗萍出去就是为了求一份隐私权,记得当初是这么对著诗城说著,著急得她赶紧将眼神转往怡芳阿姨,发射出求救的信号。
  「喔?你们小伙子不用担心我,就让你老弟出去闯闯吧,反正我平常都不在家」
  在一旁的林医师眼睛完全没抬,一手端著茶杯,另一只手像是赶苍蝇一般,漫不经心地在空中挥舞著。
  而整件事也就这么草草带过,不到半个月,诗萍便搬到了离车站不远的住宅区,而诗诚也不免俗的,跟著诗萍搬到新公寓旁边。
  「我以为你要搬出去?你会不会也住太近了」
  还记得当初搬到新家时,诗萍站在阳台边,看著同样站在对面阳台的诗城,不满地说道。
  虽说是不同栋房子,但是两人的阳台只有被一个比腰部还低的栅栏隔开,巧妙地连成一条通道。
  诗诚看著诗萍,露出笑颜。
  「没办法,妈妈告诉我要照顾你啊」
  诗诚一边理所当然的说著,一边跨过阳台栏杆,一脚踩到诗萍房间的落地窗内。
  「看来这房间需要一阵打扫呢,我来帮你吧!」
  诗诚卷起袖子,开始打开房内一箱一箱的行李,便开始整顿著。
  「哎呀,你别碰!我自己来...。」
  诗萍看著蛮横的弟弟,赶紧向前阻止…。
  *********************************「不知不觉也满一年了呢」
  诗萍回想著当初刚搬到新家的情况,对著记忆苦笑著。
  而身为学生会副会长的诗城,忙碌的校园生活每天让他七早八晚的回家,这种情况在诗萍眼里早已成常态,虽然两人个住在不同的房子,但看著对面阴暗的房间,诗萍不免感到寂寞。
  诗萍摇了摇头,将房间的窗帘拉上。
  诗萍将书包置于地板后,眼神投射到了墙壁上的全身镜内。
  诗萍看著自己匀称的身材,身穿校园水手服的自己腰肢纤细,臀部带有一丝挺翘,个子不高却有一双白皙,浑圆温润的大腿,最后加上神似韩国女星一般的脸蛋,让班上不少女孩子称羡著。
  「为什么呢?」
  诗萍看著镜子中的自己,完全没有去过健身房,也没有做过任何脸部保养的她,感觉身体很自然而然的朝著未知的方向改变著,而所有身体上最过于明显的变化就是她那不可让外人告知的胸部。
  「哎...」
  诗萍发出一阵娇弱女子一般的叹气声,缓慢的退去自己的上衣,镜面中反射出来的是一个胸口缠著一圈又一圈绷带的女孩子。
  「如果能一直保持这种身材该有多好」
  诗萍的胸口在绷带的挤压下,挤出非常不自然的胸沟,但由于绷带的帮助下,反而雕乐出让诗萍更满意的身材。
  诗萍双手搭上绷带的前缘,慢慢解开缠绕在胸口的绷带,随著绷带一层一层的退去,胸前的肉球也渐渐的呼之欲出。
  在绷带完全退去后,凶猛的巨乳也一口气弹了出来,目测至少也有F罩杯。
  「恶心」
  诗萍不满的低吼了一声,眼睛盯著镜子内的自己。
  丝毫没有下垂的乳房形状在加上稍微往上翘的乳尖,这两颗让所有女人忌妒的大白兔在诗萍眼里根本就是万恶般的存在。
  「每天都得做这种事...」
  诗萍低头看著乳尖,两条OK蹦紧贴著乳头,像是在保护著什么。
  诗萍轻捧著自己的右乳,哀怨的眼神从眼里投射出来,这样的自己从外人看起来特别情色。
  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诗萍的确是个S级大美女,165公分以及50公斤的标准身材,如果加上这一对核弹级的巨乳,在许多男人眼里更是一个致命武器。
  但是比起让男人欲火焚身的身体,诗萍更渴望自己的身体能更自然的生长,令人费解的是,诗萍身体更有著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
  「这两个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诗萍捧著自己的乳房,眼睛望向乳房前端被OK蹦罩著的粉色乳晕,心里想著。
  最早注意到自己的病态是在小学四年级,诗萍的经期不知为何来的比班上任何女生来的都早,而伴随著的则是途如而来的隆起,胸部开始异常的成长,不到短短两个月便从平坦的胸脯长到了C罩杯,也因此让诗萍在最后的小学成长过程中,成为被男女嘲笑的对象。
  更令人不解的是,诗萍的乳头以及乳晕的部分变得极其敏感,衣服轻轻的摩擦都让自己感到一阵无法言喻的舒适感,而这份舒适感更是传达到了脑部以及下半身,常常让内裤湿了一大片,直到诗萍在六年级通过一群女孩子之间的闲聊以及八卦,才得知自己在小学四年级就有了高潮。
  而真正体会到事情的严重性则是在小六的运动会上…。
  *********************************「诗萍!诗萍!醒来呀!」
  一阵如来的叫声在诗萍耳边呼喊著。
  诗萍张开朦胧的双眼,看著眼前的两个好友,都各身穿运动服,两人像是身上的汗水看起来更像是冒著冷汗。
  「呜…头好疼…我人在哪?」
  诗萍环顾了四周,眼下的环境看起来像是体育课给女性使用的更衣室。
  「别说了,快把衣服穿上!」
  其中一为女孩子赶紧帮诗萍批上运动服,而在旁的另一位女学生则忘向窗外,确保没人进来更衣室。
  「呀!你们干嘛!」
  诗萍突然感觉到什么,彻底惊醒,被汗水沾湿的头发早已黏在皮肤上,大汗把身体更是打湿的光滑亮丽。
  诗萍从镜子中看著自己连内裤都没穿的全裸仪态,这令人欲火焚身的身材以及姿态,赶紧将衣服夺过来,并把身体罩住。
  「你不记得了吗?」
  两位女孩望向彼此,透露出担心的神情。
  「怎么回事?」
  诗萍一边说著,一边寻找著内裤。
  「你...刚刚在运动场上晕倒…」
  诗萍面前的女孩紧张的说著。
  「啊...好像有...这么点印象」
  诗萍仔细回想著,上一秒还在场上跑百米,下一场睁开眼前则发现自己来到了这里,虽然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何光著身体。
  「我们本来想带你到保健室…不过你嘴里却说…」
  两个女孩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说。
  「我说了什么...?」
  诗萍的声音越来越尖锐。
  「想要...自...自...自慰」
  诗萍面前的女生突然脸上出现一阵红润,口吃著答道。
  听到此话,诗萍顿时两眼空洞,看著眼前的两人。
  「你们是骗人的吧?」
  诗萍面前的两位朋友在班上非常的老实,而且也特别是有特别气质的女生,应该不会说谎才是。
  诗萍看著没有对答的两人,感觉矛头没有搭上,赶紧闭眼回想著。
  「当时跑到一半...」
  诗萍脑海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望向自己在小六早已涨到将近E罩杯的双乳。
  诗萍突然回想到在跑百米之时,敏感的胸部早已让自己在跑步过程中困难重重,穿戴的胸罩因为剧烈运动的状况下逐渐偏移,随著乳罩的移位,罩缘则是轻刮到了自己的乳头。
  「那时...?」
  事情仔细回想著,猛然记得当初那股舒适感在跑步时由然而生,比平常异常激烈,诗萍当时感觉自己仿佛在跑步过程中下体感觉什么液体喷了出来,而伴随著则是一阵晕眩,而醒来时则已经在了更衣室。
  「不对啊,为什么我会没穿衣服」
  诗萍披上奶罩,激烈的动作让那与童颜反差极大的双乳晃来晃去,让两个女孩看了好不害羞。
  「这...」
  两位女孩再度相互张望。
  而眼前诗萍的眼神却像野兽一般,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神色让两位感到异常紧张。
  「因为你一直挣扎,所以我们把你带到这里」
  另一位站在门边把守的女生看著另一位女孩要讲不讲的神态,不耐烦的说著。
  「而我们忙著确保更衣室没人的时候,你已经全身脱光在那个了」
  在说此话时,女孩的眼神也露出了恶心的神情,看向了其他方向。
  诗萍傻眼地望著两人,完成不知道该说什么。
  *********************************后续的故事便不言而喻,从那天开始,诗萍对自己的身体开始感到极度厌恶,尤其是自己必须要面对因性高潮而失去意识这件事,让诗萍整天都活在恐惧之中。
  周围的朋友也开始对自己渐行渐远,一直到诗萍到毕业之前,寂寞的度过了一段没有朋友的小学时光。
  虽然身边没了朋友,但在家人的扶持下,让一度郁郁寡欢诗萍在情绪上逐渐好转,随著国中转学到新校区,诗萍努力改变自己,并得到新同侪之间的肯定,但也同时,将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永远封闭了起来。
  而这两位家人也是所有人之中唯一知道真相的。
  从小缺乏父母关爱的诗萍在阿姨有如母亲一般的呵护之下,逐渐变得有自信起来,身为医师的阿姨也常常对于诗萍的身体提出各种相关建议,并事实给诗萍固定服用止痛药,但在无法查明原因的情况下,使用绷带以及运动内衣是最为首要的步骤之一。
  提到林医师,则不能不提到他的外表。
  从外人眼里看来她是一位非常有姿色的美女,平常就照顾人的个性让她在与病人相处之间表现的非常圆滑,身材完全看不出来已经快要40岁的样子,跟诗萍比起来传达出完全不同样子的知性美,白袍加上紧绷的短裙套装的样子可能也是诸多男性病人会来她诊所的主要原因。
  而每次诗萍问到医师的丈夫,或是诗城的爸爸时,阿姨都没有多讲,只知道是位长期在外工作的男人,就连诗诚也没有一次见过自己的爸爸,而灵敏的诗萍也多次注意到了阿姨的反应,便不会再多提。
  身为弟弟的诗诚在诗萍眼中一直是个很不一样的存在,虽然比自己小一岁,却体现出了一般人没有的成熟稳重,在学校内是个充满阳光,不拘小节的男孩子,但是在诗萍面前则表现出异常成熟,风度翩翩的绅士感,什么事情都会主动提出帮忙,完全不让诗萍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诗萍甚至从小时候就觉得这位毫无血缘关系的弟弟是不是一直偷偷暗恋著自己。
  而这普通的姊弟的关系却随著两人搬离医师的家后逐渐升华,一个只属于两人的小秘密也开始萌芽。
  一份只属于两人之间的小秘密...。
  「趴」
  诗萍用力的拍了一下脸。
  「不可以胡斯乱想!」
  诗萍倔将的对自己吼叫了一声,便将注意力放回身体上。
  「该做的还是得做的」
  诗萍总会习惯性的贴上OK蹦或是乳贴,就是为了为了避免自己小六的情况再度发生。
  诗婷轻轻地捧起右半边的巨乳,小心翼翼的把OK蹦从乳晕边缘慢慢撕下。
  「啊啊啊啊...」
  诗萍皱起眉头,嘴也咬起了下唇,在撕的同时另一只手紧紧的环绕著遮不住的双乳,上半身随著OK蹦的退去开始深陷颤抖之中,即使是轻轻的碰触乳头也让镜子前的个大奶尤物爽的死去活来。
  随著OK蹦渐渐退去,突起的粉色奶头在OK蹦后方逐渐出现。
  「啊...舒服...讨厌...」
  诗萍嘴边不断透露出淫荡的字句,但身体丝毫完全停不下来,诚实的身体不断相对矛盾著。
  双腿也开始扭动著。
  「喔...突然好想要...啊...」
  诗萍的另一个手忍不住搭上另一边的乳房,不由自主开始轻柔著,从镜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准备大战三百回了的欲女。
  「啊...我想要...好想要...啾」
  诗萍将右乳的OK蹦退去,右乳整个啪一声地在胸前甩了又甩。
  「啊啊啊...好棒」
  途如而来的震动让诗萍整个人重心不稳,整个身体跪坐到了地板上,「啊.
  ..啊...感觉...好强烈...每天都...每天都要来一次...受不了...」
  诗萍列的娇喘著一边浪叫一边把另一只手抚上左乳,开始撕掉左边的OK蹦,整个感觉越来越强烈,空闲的手指忍不住轻轻夹起暴露在空气中的乳头。
  「啊!」
  诗萍的手一接触乳头,一股如雷灌顶的知觉冲向脑部,让诗萍忍不住叫了起来,整个身体突然往前一趴,上半身贴到了地面上,丰满的臀部在半空中翘了起来。
  「啊...不行了...」
  诗萍把有摸过乳头的右手往后方移动,将湿滑的内裤从臀部慢慢到大腿上,并用中指和无名指开始以画圆的方式揉起早已湿黏的阴蒂,臀部造成的双丘伴随著手指运动在空中遥来晃去。
  这个画面在镜子另一面看起来实在没办法令任何男人招架「啊..我...
  啊...快来...啊。」
  整整五分钟,诗萍身体整个跪趴在地板上,嘴边发出淫荡到不行的渴求声,一手持续地按揉著阴蒂,另一手不断把无法掌握的巨乳揉成各种形状,嘴边的口水也流到地面,把自己的半边的脸打湿。
  「嗯呜呜...啵...啵...啵」
  诗萍将右手抽离小穴,害羞的往嘴里送并开始忘情地吸著,发出的声音连自己听了都消魂,舌头不断的在嘴里舔弄著双指。
  「我的天啊...啊...爽...快去了...快去了」
  诗萍吐出沾满口水的的手指,缓慢的移动到外漏的粉色的乳晕上面,用中指以逆时钟方式围绕著乳头滑动,光是按摩乳晕就感觉比搓揉阴蒂还要强烈。
  这口水一抹也把乳晕涂的极其光滑耀眼,男人看了都会想用力吸一口。
  「啊...要去了...真的要去了」
  诗萍不安分的手指突然用力向外拉扯了自己的乳头。
  随之而来的颤抖让丰满的巨乳跟著左右晃动起来。
  「呀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途如而来的拉扯,让诗萍兴奋地把腰拱起,一股尿意顿时升起,也让自己迎向了让人无法忘怀的高潮。
  「啊啊啊啊...」
  诗萍纤细的腰部整个拱在半空中。
  也任由阴精从小穴内到处喷射出来,把地板溅成一摊又一摊的小池塘。
  「呼...呼...呼...」
  高潮过后的诗萍整个虚脱地趴回地板上,这20几秒的高潮让自己已经完全无法移动。
  「好棒...捏个乳头就...啊...」
  随著身体越来越敏感,每两三天在家自慰一次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而这个高潮的感觉却一次又一次不断冲击著诗萍的神经,仿佛在每一次帖上OK蹦之前,诗萍的心理早已偷偷期待著每晚撕下OK蹦后带来的高潮感。
  而这股舒服的感觉也随著越靠近18岁,越来越强烈。
  「呼...好爽...」
  诗萍用尽吃奶的力气,努力将自己撑回地面上,一屁股的坐在淫水所形成的小池塘上,小腿还挂著早已湿到不成人样的小内裤,坐在地上喘息著。
  「叩叩叩」
  说时迟那时快,诗萍的阳台窗户传来响亮的敲打声。
  「啊...!」
  诗萍用起最后的力气,本能的抓起缠绕在一旁的绷带,连忙挡住自己的身体,娇弱的女体也缩到一团,虚脱的身体早已动都不能动。
  「我进来啰...诶?」
  随著窗户喀拉喀拉的被推开,诗诚半边身体从窗帘后方浮现。
  原本开朗宏亮的声音也随著房间内凄惨的情况而跟著平淡下来。
  诗诚眼神开始扫视著整个房间,最后扫到房间角落的诗萍身上。
  只见眼前的姐姐双腿瘫软的做在地板,遮不住的乳房有三分之二露在外面,在两手的环抱下也压出至少20公分的乳沟。
  刚流出的口水也让自己半边的脸红成一片,汗水打湿自己的头发,整个白嫩的乳肉上都是水渍,两眼空洞的望著诗城,颤抖的身体好像是在求救一般。
  感觉突然了解了什么,诗诚二话不说,一脚跨进了诗萍的房间,伴随著蹦蹦蹦的脚步声,快速往客厅的方向走去。
  留下诗萍一个人傻傻的看著诗诚的一举一动,完全忘记要把衣服穿上。
  「来!」
  不到一会儿,诗城回到了房内,手上拿条刚冲过热水的毛巾。
  「转过去」
  诗诚温柔的将毛巾罩在姐姐背后,以盘坐的方式来到诗萍的身后,自己的袜子和裤子被淫水被沾湿了也无所谓。
  而诗萍就像个可怜无依的小猫咪一般,动都不敢动。
  「放松...」
  诗城用毛巾在姐姐光滑的背后来回摩擦著,温柔把所有的汗水抹去。
  身前的诗萍也随著时间一久,开始不自然的扭动起来。
  「来,别动!」
  诗诚突然在背后大声斥喝著,让诗萍赶紧将身体坐直,手上遮挡衣服的绷带也跟著掉了下来,让饱满的乳房顿时暴露在空气中。
  「前两天不是才看过吗?放松」
  诗城的手扶上姐姐纤细的臂膀,并将其胳膊抬高,仔细的帮诗萍的侧腰以及腋下的汗水擦干净。
  「帮我一下」
  诗诚请诗萍主动把头发盘起来,露出的性感颈脖和锁骨让诗诚忍不住停下动作。
  「我...让我擦...。」
  诗萍感觉到诗城的动作停了下来,发出小鸟依人一般的声音。
  「没事没事」
  诗城甩了甩头,再度帮诗萍擦拭著肩膀的部分。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诗萍突然感到身后的弟弟站了起来,以为一切结束的诗萍,松了一口气。
  但跟随著诗城的身体动向,诗萍注意自己的弟弟走到自己身前,并一屁股坐下。
  突如而来的举动让诗萍不免俗地用手遮挡著身体,赶紧将视线紧盯到诗诚后方的墙壁上,身体连动都不敢动。
  诗诚深呼吸一口气,开始专注的擦拭诗萍的脸蛋。
  诗城的眼睛丝毫不敢随意往下偏移,认真的神情让诗萍时不时偷偷望向弟弟的双瞳,也忍不住扫到了诗城的裤裆,凸起的裤头在紧实的制服裤子下还是特别明显,诗萍仿佛知道那是什么,脸上忍不住抹起一股红晕。
  诗城的手慢慢往下移动,轻轻的浮上诗萍的南半球,准备擦拭乳房的下缘。
  两人在此同时眼睛相互对上,并同时倒抽了一口气,诗城的手开始颤抖起来。
  「让我来吧」
  诗萍温柔的抚上诗城的手,将毛巾缓缓从诗城手上摘了下来。
  「等...等等去洗澡吧」
  诗城甩了甩颤抖的手,一鼓作气的站起。
  「什么...一起...?」
  诗萍突然被诗城的建议吓到,赶紧抬头望向他?「你,你不会连洗澡都要我帮你洗吧?都几岁的孩子了?」
  诗城像热锅上的蚂蚁,不知为何紧张得直跳脚。
  「当...当然是我自己洗了,你想一起我也不会答应的」
  诗萍突然摆出一股只有在动漫里面才会出现的傲娇指责表情。
  在诗萍讲话讲到一半,只见诗城转过身去缓缓将自己的制服裤脱下来。
  「啊...?」
  诗萍被诗城的举动吓到,突然想起自己没穿衣服的体态,赶紧把稍早丢在地上的衣服捡起,再度遮挡起来。
  「喂!不要给我胡思乱想,你看!我的裤子也湿了啊」
  诗城仿佛意识到什么,赶紧转过身来,指著裤子被地上淫水溅湿的部分。
  仿佛没听到诗城所说的,诗萍的注意力被诗城裤挡之间突起的庞然大物吸引过去,突起物的顶端也出现了深色的水渍,在红色的四角裤下看得特别明显。
  整个房间突然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中「你,是不是该去洗澡了」
  注意到诗萍的火热视线,诗诚尴尬的说著。
  「对喔」
  诗萍赶紧把视线撇开。
  「你先去洗澡吧,我刚刚买了外卖,等等带过来这边吃」
  诗城话一说完,便带著自己的裤子,从房间的落地窗户跳回自己的房间。
  *********************************坐在客厅的诗萍,身上穿著弟弟之前帮她买的宽松T-Shirt,一边吃著诗城带回来的外卖。
  这个放学后的两人时光,是唯一可以让诗萍自由自在,不需顾及他人眼光的时间,因此自己在家所穿的衣服,即使在诗诚面前,都非常随性。
  而坐在对面的诗城也早已将制服换成居家的服饰。
  两人盯著眼前的无趣电视节目。
  此时双方都非常清楚,没人在乎电视内的内容在演什么,双方都在相互等待谁是最先开口的那一方。
  「那个...」
  诗萍抢先张嘴,原本就对电视毫无兴趣的诗诚迅速将专注力转回诗萍身上。
  「学校...忙吗?」
  诗萍小声的问道。
  诗诚露出一副你刚刚问了什么鸟问题的表情,打量著对面的姐姐。
  「没什么,一样忙录,明天暑辅第一天,需要准备很多东西」
  诗城草率的回答道。
  阳光的笑容与稳重的个性并佢,再加上副会长的加持,诗城的身边总是围绕著一群朋友,会忙碌是理所当然的。
  「羽馨呢?」
  诗萍随口问到。
  「还是一样可爱」
  诗诚突然露出一抹微笑。
  「这又不是我想问的」
  诗萍皱起眉头,对诗诚的答案不甚满意。
  两人口中的羽馨是T高中的学生会长,同时也是跟诗诚同年的女朋友。
  在一年级就被前任会长相中,在所有候选人之中表现出类拔萃,不到一年便挤下学长学姊,一耀晋升成为了现任会长。
  「那你想问啥...?」
  诗城夹起盘子里的水饺,放入嘴中。
  诗萍闭上眼睛,重重的深呼吸一口气,一旁的诗诚感觉自己好像问了不该问的,感觉事情不妙。
  「你知道的,你一直帮我处理这个...」
  诗萍努力开口说著,脸蛋再度抹上一股嫣红,看起来特别可爱,手掌也轻轻的摸上乳房,身体不安分的开始扭动起来。
  诗诚也感觉到自己先前的直觉是正确的,耳根子开始红了起来。
  「我也可以帮你...」
  诗萍紧闭眼睛,害臊的说道就在诗萍继续说下去时,诗城突然从餐桌站起来。
  「哎呀!我突然想到明天要准备暑辅的东西,我得先回房间去了!」
  诗诚像是急惊风一般,快速地收拾著桌上的餐具,赶紧抓起最后一粒水饺,奋力地往嘴里一塞。
  「啊,我不是...」
  诗萍下意识地叫住弟弟。
  「你也早点休息,明天暑辅第一天,你不是要去教新学生吗」
  诗城一边说著,一边从诗萍的房间阳台跳回了自己的房内。
  留下诗萍一个人独自留在客厅。
  「每次都说错话...」
  诗萍用手遮挡著自己的脸蛋,面红耳处的摇著头。
  逃回自己房内的诗诚,一股脑地坐到书桌椅子上,喘著大气,两眼也无神的盯著天花板.「怯,太危险了...」
  诗城往下看著自己肿胀的下体,平常的稳重以及绅士的态度,在这么有魅力的女性面前还是宣告投降,诗诚的双手奋力的压著自己勃起的阴茎。
  「再不小心点真的...」
  诗城在桌旁喃喃自语著,露出不满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