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妻子的好!》

  别人妻子的好!
  今夜是令我血脉沸腾的一夜,也是我梦幻成真的良宵!我走入房间时,看见林太太已经坐在床边,我真是又惊又喜,然而她一直垂著头。我走到她身边坐下,她仍然没有说话。不过,我祇要看见她丰满的身材和俏丽的面容,就已经情不自禁了。
  我轻轻拉住她的手,她微微一缩,但并不是完全退缩,我乘机拥了过去,她的身体不禁一震。眼睛也悄然闭上了。
  我抚摸著林太太的手。她的手很白很滑,这我早已经知道的,每次看阿林和她亲热时,都令我羡慕不已。
  她虽然和阿林结婚三年了,却一点儿也没有走样,她还是美艳如昔。她嫁给阿林时才刚满十八岁,现在看起来,她的模样比结婚时还更有韵味。由他们结婚那一天,我对林太太一直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我很想得到她。
  我已经近三十岁了,还没有结婚,并不是没有女孩子想嫁给我,然而没有像林太太这样的女人,我是看不上眼的。
  祇要能够一亲香泽,我是不惜代价,因为她令我夜夜难眠。有一次,我们一大班人到卡拉OK唱歌,我和林太合唱过一首唱情歌,我就已经开心到整晚睡不下。
  她的美丽不但是外表,还有她温文的性格,阿林娶到她真是几生修到。和阿林的谈话中,我往往不自觉地流露出羡慕的口词。
  朋友妻,不可戏,本来我也十分遵循这个戒条,偏偏我的心对林太太就一直是耿耿于怀,自从见到她以来,总是形影难忘。
  这次,阿林因为经济不佳,而向我提出借贷,而我无条件就借给他了。想不到阿林自己提出一对条件,就是让出他的太大一个晚上。
  初时我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然而他很认真地说道:「阿诚,你很喜欢我太太,我是看得出来的,这次如果没有你的帮助,我是什么都完了。所以我也想成你所愿,这事我已经和太太商量过而决定的,本来我是想在你托词时提出,然而你是这么慷概,真令我感动,所以我还是想把这个条件付加上,作为我们夫妇对你的感激!」
  我虽然觉得不应该乘人之危,无奈这条件实在相当吸引,于是我也兴奋得不能再扮君子了。所以,今晚我就完全替代阿林,而且借用了他的房间、他的床。
  我温柔地问她:「用不用冲个凉呢?」她一直垂下来的脸上出现微红,轻声的说:「不用了,我刚刚冲了。」
  「我也是冲洗好才过来的。林太太,其实我一直都喜欢你,想不到现在真的有此机会。」说著,我的手已经不规矩,开始抚摸著林太太的身体,我坐在她的旁边,双手尽可以前后夹攻。
  她微微扭动,颤抖的身体亦有少许反应,我乘机吻了过去。吻著她的后颈、香发,一种幽幽微香的感觉令我好兴奋,我移动她,将她轻轻放在软枕上。
  我贪婪地轻压过去,嘴巴和手也同时进袭,她的小嘴很美丽,口脸都散发著微香。我吻向她的嘴,她想闪开,我契而不舍,手掌也摸到了她的乳房。
  朝思暮想的东西终于可以把玩著了,明正言顺地玩,而且是玩著人家的老婆。这个滋味很奇怪,因为我和林太也十分相熟,祇不过身体的接触还是第一次。
  她象征粳持的避了两下,开始柔顺下来,我就更加兴奋,伸手进她的睡衣内,贴肉地抚摸捏弄著她两团涨鼓鼓的软肉,还戏弄她两粒勃起的奶头。
  她也有了反应,因为她也轻轻触摸著我的东西。我更兴奋了,我不仅抚摸著她的乳房。也把一只手伸到她的耻部,澈彻实实的抚摸著。我曾经这样幻想过,但现在已经绝非幻想了,触摸到充满弹力乳房和湿润的阴户的感觉令我血脉汾张。这种偷情感觉很奇怪,滋味与别不同,我虽然曾经和不少女人做过爱,但今次是最兴奋的。
  阿林的老婆是人见人爱的,我自己相信今晚一定可以玩得淋漓尽致。我们脱掉所有的衣服,林太太的衣服是我脱的,而林太太也满脸不好意思地替我脱得精赤溜光。
  望著林太太那黑毛拥簇的耻部,我的阳具硬得一柱擎天。本想立即就插进去快活。又想到一夜的工夫不短,何不慢慢来享受。于是我让她仰卧在床上,我的头朝她的脚趴在她肉体上面,我捉住她的肉脚玩赏,她的脚儿雪白细嫩柔若无骨。我把她拿著又闻又吻,痒得她不住的颤动。接著,我顺著她的小腿.大腿.一直吻到她的阴部。
  我拨开她乌油油的阴毛,把嘴唇贴到她的阴唇接吻,还用舌头撩拨她的阴核。我觉得她也在摸我的阳具,接著,我感觉到她已经投桃报李,也把我的龟头含入嘴里。我被她吮吸了一会儿,实在太舒服了。但我又想到她的阴户,想到我的阳具要是插进她的阴道里,又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一种爽法。
  于是我把阳具从林太太的小嘴里拉出来,我掉转身体,把粗硬的大阳具凑到她滋润的肉洞口。我故意要她帮手,林太太没说什么,她伸出软绵绵的手儿,把我的龟头带到她的阴道口,我轻轻地一压,粗硬的大阳具便整条没入她的温软湿润的阴道里。
  我已经彻底占有了林太太,心里有说不出的满足。我向她脸颊,向她的小嘴投过去无数的热吻,林太太也被感动,她也伸出舌头和我接吻起来。
  我开始抽送,林太太也主动向我迎凑。在其他女人身上,我可以很持久的,但是这时我知道我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于是我说道:「林太太,我太喜欢你了,我现在冲动极了,可能要让你失望哦!」
  林太太喘著轻说道:「不会的,你已经让我很兴奋了,再说,阿林让我陪你一个晚上,今晚我是不睡了,你爱怎么玩,我都顺从你呀!」
  我听了她的话,登时火山爆发了。我的精液射向林太太的子宫。她也热情地拥抱著我,直到我停下来,仍然把我紧紧抱住。
  完事之后,我把林太太抱到浴室,我和她在林家的浴缸里鸳鸯戏水,这时林太太已经不像刚才那么羞涩了。我替她冲洗阴道,她也替我冲洗阳具,我们互相戏弄著对方的性器官,她又把我的龟头含入她的小嘴里。我的阳具立刻又硬起来了。
  我摸到她的屁眼,笑著问道:「阿林有没有弄过你这里呢?」她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不过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让你玩。」我说道:「我是喜欢的,不过好像太委曲你了!」林太太笑著说道:「不要紧的,不过那里很紧的,又不太干净,你要趁现在好多肥皂泡,比较润滑。」
  我又涂了许多肥皂沫上去,然后用力把阴茎挤入林太太的臀缝,林太太的小嘴张得大大的。我的肉棒插入之后没有立刻抽送,我让她坐在我怀里,却伸手去抚摸她的乳房和阴户。我用手指挖她的阴道,同时也轻揉她的乳尖和阴蒂。林太太回头说道:「你真会逗弄女人,我叫你弄得全身都轻飘飘的。
  我对林太太说道:「我想在你后面射精,行吗?」林太太笑著说道:「我已经说过,今晚让你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呀!」
  我让林太太伏在浴缸上,我站在后面往她肛门里抽送,那里的紧窄不用说的。于是我不用很多时间,就在她的直肠里射精了。
  虽然两度春风,我仍然精神沂沂,我和林太太回到床上时,彼此都没有一丝倦意,于是我们开始玩花式性交,林太太说她的屁眼有点儿疼,但是前面可以任我为所欲为。我们由「69」花式开始,接著是「坐怀吞棍」,林太太积极地在我怀里腾跃,我亲眼见到自己粗硬的大阳具在她毛茸茸的阴道口出没。林太太玩累了,我就用「龙舟挂鼓」的还是抱著她在屋子里到处走。在玩「隔山取火」时,林太太也把臀部努力向后撞,使得我的龟头深深地撞击她的子宫颈。
  最后,我用「汉子推车」的花式把林太太送到最高潮,这时的林太太简直欲仙欲死了,她粉面通红.手脚冰凉,媚眼半闭.如痴如醉。
  林太太终于求绕了,她要我退出她的阴道,她愿意替我口交,结果,林太太让我在她的小嘴里射精,我见到她把我的精液全部吞食了。
  我们都累了,于是相拥而眠,睡得不省人事。
  第二天清晨,我一早醒过来,我神彩飞杨,林太太则仍然睡得很香,我见到她的乳房和阴户都红红涨涨的,我知道这一定的她和我昨晚疯狂做爱所致。心里多少也有些歉意,但是我和林太太祇有一夜情,疯狂也是难免的了。
  望望手表,才六点多。我还可以在临走之前和林太太亲热一番,但是林太太可能太累了,连我的肉棒插入她的阴道都没有醒过来。也难怪的,一个良家妇女,有多少机会像林太太这样被我通宵达旦地玩尽肉体的各个器官。
  我又一次在林太太的阴道里射精,才穿上衣服。临走时,我见到林太太肉体横陈,见到她美妙的身材容貌,特别是那雪白玲珑的手儿脚儿,真是依依难舍。然而见到她两条嫩腿间洋溢著我精液的半闭阴户,则觉得油然满足。
  自从和林太太过了那一夜,我不时都在回忆著那美好的时刻,但是我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在一次和林太太见面的时候,我坦白地对她倾诉我的思慕。林太太婉转地解释她的立场,她说她虽然也喜欢我这个床上的男友,但她更爱她的丈夫和家庭。
  在我失望的时候,林太太又带给我一线新希望。原来林太太知道她丈夫很喜欢她的表妹明媚。她劝我娶明媚为妻,然后和阿林夫妇交换。就可以不时和我亲热。她说阿林也看出我对他的太太一试难忘,于是和她商量过,决定把太太的表妹明媚介绍给我。
  这一日,林先生借故离开家里,林太太则分别约明媚和我来到她的家中,她告诉我说:明媚是一个很听她话的女孩子,祇要我喜欢,立刻可以让我证明处女的身子。
  当我还未到时,明媚想到今天有可能要让我破瓜,显得有点羞怯,林太太却对她评头品足。「明媚。」林太太说道:「你的身材真好!」
  「好甚么呢?」明媚羞涩地望望自己的身体说道:「我的胸围总是及不上别人!」
  「女孩子,要那么大的乳房干甚么?」林太太笑了笑说道:「你这么大刚好合适,将来怀了孩子就会胀起来的嘛!」
  「我……我底下……底下还没有毛!」明媚羞涩地说道。
  「你现在还小嘛!」林太太哈哈地笑起来道:「或者你有一天会密林遮道的,不过并不是个个男人都喜欢阴毛多的,我已经告诉他了,他说他好喜欢白虎哦!」
  「那种事会不会痛呢?」明媚又问渲。「我当然会尽量安排,让你减少痛楚的。」林太太胸有成竹的说道。当她们走出出客厅的时候,我刚好来到了,林太太赶忙来替我开门,并替我和明媚互相介绍著。「明媚小姐。」我但觉眼前一亮,很有礼貌地说道。「罗先生。」明媚羞得低下了头来。「明媚小姐,你很美丽。」我赞叹著她道。
  「多谢罗先生!」明媚怯生生地擡头望瞭望我。林太太把我们招呼到沙发上,笑著说道:「我权充你们的主婚人,首先征求你们双方的意见。」
  明媚和我都望著她,使她感到了很是得意。林太太像个婚姻注册官似的问我道:「你愿不愿意以娶明媚为妻!」「愿意!」我雄壮地说,因为这是林太太的安排。「明媚,」林太太正色地对明媚问道:「你愿意将自己的初夜权献给阿诚吗?」「愿意!」她怯生生地低声道。林太太对明媚说道:「现在你可以先向阿诚证明你是处女。」「就在这里吗?」我奇怪地说道。「是呀!随便你啦!」林太太说道:「阿林今天不回家,这里就我们三个人啦!」「你真要亲眼看著我把她征服吗?」我笑著问。「真的!」林太太连忙说道:「难道你不同意吗?我也是护花有责哩!」「护甚么花呀?」我问道。「我可不许你像野兽般对她的!」林太太说道:「你要万缕柔情地、令她舒舒服服的受占领哦!」「这个当然啦!」我说道:「我也不想做个辣手摧花手嘛!」「那你们现在就开始吧!」林太太说道。「到那儿去呢?」明媚羞怯地问道。「进房去吧!」我提议道。于是,一行三人就进入了林太太的闺房中,暂借大床作阳台。一进房里,明媚就羞答答地主动地解除衣服。
  「让我来吧!」我站到了她的身旁,柔情地替她解除著身体上的一切文明之物,让她的原始躯体回复到自然。
  林太太安然地坐过一边来,注视著我把明媚的衣服、胸围、内裤一件一件地脱了下来,然后接过来好好地挂在衣架上。
  明媚第一次在男人的面前把身体裸露出来了,她从未试过男人对她的裸体的观感,她期待著我能满意。
  「太美了!」我不期然地托著了她的半圆球形乳房说道:「一眼便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处女。」
  「你怎么知道的呢?」林太太笑著问道。「直觉.凭直觉!」我笑著道:「你看,她的乳蒂是那么的淡红色,又是那么的细小,有过性关系的女人不会是如此的!」
  「那你自己瞧著办吧!」林太太笑著道。这时,我轻轻地把赤身裸体的明媚抱了起来,柔柔地放到床上去,一边在温柔地抚摸著她一双肉包子似的乳房。
  明媚羞得把一双眼睛闭了起来,她从未被男人如此抚弄过,她但觉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很痒.很舒服。但又很不好受。
  我柔情地吻了吻她,一双手指在搓弄著那微细的孔蒂。她也很激动,我是第一次准备尝一位清纯美丽嫩滑的处女,要好好地欣赏一下了。我虽然也曾经试过三五个越南.菲律宾和泰国的处女,但他总觉得她们并不如眼前这位女孩子那么美貌动人,那么嫩滑可爱。而且并不包含金钱的交易!明媚的呼吸声粗重起来了,她难耐地扭摆著身子。「不用怕的。」我柔情地安慰著她。
  「哦!」明媚在微微地挣扎著,欲拒还迎著迁就我。我把她那两粒星星捏弄得挺硬起来了,我的手向下移动著,滑过了她那平坦的小腹,进袭到那光滑无毛的境地去。
  「你这里光洁无毛的,好可爱哦!」我柔声问。「听说你不介意,是吗?」明媚心慌意乱地问。「是呀!我不赌钱,没有别人那些避忌。」
  「你以为人人都有我这么多毛的吗?」林太太笑著道:「你到底还是十八岁的少女呀!那是娇嫩的证明哩!」
  「对呀!」我轻轻地揉弄著她光滑的耻部。「啊!」明媚紧张地把大腿缩了缩。「明媚!」林太太忙说道:「你把心情放松些嘛!」「我……」明媚困惑地摇摇头道:「我实在很紧张,我不知怎样可以放松?」林太太祇得转而对我说道:「你把前奏拉得松些吧!」「我会的!」我点点头说道。「啊!」明媚在我的抚弄下发出了阵阵的呻吟声来。「不要怕!」林太太把明媚的一只手握到了自己手中。
  我这时把眼神注视在她的水蜜桃上,这水蜜桃还未成熟,裂口很细小,蜜桃的汁水很少,并不似一些林太太那种成熟的蜜桃那样能流出汁水。
  我用手指轻轻地挑弄著明媚那裂缝。「啊!」明媚这时紧张得娇呼了起来,一只手把林太太握得实实的。「她真是一个处女!」「我也认为她必是无疑的!」林太太笑著说道:「看她这个样子,我都可以看得出来,她是一个确确切切的处女。」「那我现在可以开始了吗?」我向林太太询问著。「你也先把衣服脱下来吧!」林太太笑笑说道:「让她先习惯一下嘛!」「好的!」我听从著她的劝导,松开了抚摸著嫩肉的手,慢慢地站了起来,就要对自己来个彻底的解脱。「怎么啦!你几时扯起个帐蓬了!」林太太娇笑著注视著我,说道。「这是为明媚所搭起来的哩!」我笑著说道。
  明媚在微微地喘息著,不时地偷眼张望我这里有多粗.有多大,一定在担心著我会不会对她做成严重的创伤。
  当我把内裤脱去,她们就都可以看到我那六寸左右长的东西在昂首吐舌地颤震著。「啊!我好怕!」明媚忽然起身拥著了林太太道。「傻女孩子,你怕什么呀!」林太太连忙搂著她道。「他……他是这么长的!」明媚口吃吃地道。「不要怕他!」林太太安为著她道:「任何的一个男子都是这样的呢!」「但是……但是我实在怕呀!」她把脸孔埋到了林太太的胸脯中。
  我这时已作好了准备,我缓缓地走到明媚的身边,悄声道:「明媚,不用怕的,我不会伤害到你的。」
  明媚稍微平静下来了,她把头转了回来,幽幽地对我说道:「你可要体谅我啊!」「我会的了!」我挺著了那硬硬的家伙平静地说道。「不要怕他嘛!」林太太俏皮地拿起著她的手踫触著我那雄伟的东西。「啊!」明媚惊呼了一声道:「这么烫手的!」「不要怕他,紧捏著它,」林太太教导著她道。
  明媚羞涩地点点头,一边把手掌收紧,捏实了我的硬东西,我笑笑,运用著阴力把那话儿颤了颤。
  「哎哟!」明媚赶忙缩手道:「它怎么会动的?」这一下,连林太太也忍不住笑起来了,对我骂道:「你真恶作剧,你可不要把她吓坏了!」我笑著说道:「并没有吓她呀!它本来就是会动的嘛!」
  ※jkforum.net|JKF捷克论坛「明媚!」林太太鼓励地说道:「不要怕它,过去与他试试,在床上,男人到底不是我们女人手脚的。」「但是,他那么长的!」明媚伸伸舌头。「你是可以容纳得下的。」林太太安慰著她道:「每个女人都有过这种过程的。」「那我就试试吧!」明媚勇敢地重新回到我怀里。
  我轻轻地躺到了她身边,把她柔柔地拥抱著,一边在抚摸著她的身体,一边在亲吻著她的樱唇。明媚在我热情的带动下,张著粉唇,迎接著我那伸缩自如的舌头在她的口腔内活动著。一阵阵的撩弄,一片片的温柔.明媚陶醉了。渐渐地,我的热情带起了她的春情,她也有样学样地把香舌撩到了我的口腔内,随著他的活动而活动著。
  本来,我从来就不对处女抱有甚么的要求,我认为,处女到底是及不上少妇那样有味,她之所以宝贵,就是由于她是第一次,那是人家的母亲将女儿养到这么大来让自己享用,但现在,我又有著新的感觉了,我认为:对著了这个可爱的女孩子,就有如是导师,正在循循善诱地指导著她跨出第一步。
  我感到有点自豪,我我为自己正在对这个少女启蒙,让她真真正正地知道人生究竟是怎么的一回事。
  明媚现在已热情地搂住了我,一双娇乳也紧紧地贴著了我的胸部,我微微挺著自己那坚实的胸膛,让自己的条条肌肉摩擦著她那开始肿胀起来的乳房。我更把自己那自鸣得意的肉棒,轻轻地抵触住她那嫩嫩的桃缝,挑诱地、温情地轻触著。
  它就有如是一柱火把,正在点燃著明媚肉体里蕴藏著的丰厚能源,爆出火花,呼起冲天的欲火来。
  林太太这时在一边细细地欣赏著,她感到了明媚的纯真可爱,也感到了我确是个温情的男人。
  「我要来了。」我带著了颤抖的声说道。
  「啊!」明媚柔顺地把双腿张了开来。我的喉咙间微微作响,我确是很冲动,但我强抑著自己的情绪。
  「慢慢来吧!」林太太低声说道,一边又紧紧地握住了明媚的手掌。「我……我好怕呀!」明媚求救似地望著林太太。「不要怕!有我在呀!」林太太向我打了个眼色。
  我轻轻地凑了过去,把那硬硬的东西抵住了桃源肉缝,明媚的眉毛跳了两跳,她紧张得把眼睛闭了起夹。
  我柔情地触了两触,然后轻轻一顶。「哎哟!痛死我啦!」明媚呼天抢地的叫了起夹,在紧张中把双腿夹紧并拢著。我不忍心再动她,轻轻地移了开来,并未能突入进去。「明媚,你太紧张了!」林太太叹了一声道。「实在好痛!」明媚尚犹有余悸地说道。
  「再试试吧!」林太太向我点点头。我听从她,稍为加上了点力,但在明媚的叫喊声中,我实在下不了手。
  「她太干了!」林太太摇瑶头道。「那怎么办呢?」我也有点儿焦急了。
  「这样吧!」林太太忽然灵光一现,说道:「你就大在我的身上干吧!待把你的筋儿浸润了,再移师突袭好了。」我点点头,其实我早就巴不得再次和林太太亲热了。
  「明媚!」林太太柔声地对她说道:「现在你看住了,我是怎样应付他的,那你就可以减少很多顾忌的了。」
  「表姐,我拖累了你了。」明媚不好意思地说道。「没关系的」林太太道:「我们是老朋友啦,这次你表姐夫也同意我这样做的。」明媚坐了起来,她要好好地看看林太太是怎么干的。林太太匆匆起床,把身上的衣服全脱掉,就这样光脱脱的躺到了明媚的眼前。「我真羡慕!」明媚说道:「你有这么大个的一对乳房!」「你将来也有的。」林太太笑笑。
  「你也有那么多长长的毛!」明媚叹了一口气,似乎是认为上天厚彼薄此,她样样东西都似乎及不上人家的!」
  「你将来也有的,不过没毛也有没毛的好处,」林太太笑著对我点了点头说:「你说是吗?」
  我笑著对明媚说道:「明媚,林太太说得对,你的宝贝一样都好可爱哦!」我俯伏到林太太的身体上,一双手在拨开著那丛丛长草,找寻著目标。「你看著了。」林太太对明媚嫣然一笑,说道:「他就要插进去了。」
  我挺了上来,压了下去,就那么轻易的,两个身躯在紧紧地贴合著,再也难以找出一条缝隙来了。我们没有前奏,我们也不须前奏,我和林太太是紧密合作的一对,我清楚地知道林太太的深浅,她亦同样知道我的长短,我们已经有过数次了。
  明媚以奇异的目光注视著我们的动作,她很早便知道有这回事了,但她从来没有看过,更没有试过,想不到这事情竟是如此羞人的。她不大敢看,但她又舍不得放弃这个机会,她终于把粉首垂了下来,偷眼斜视地看著。
  她见到林太太正在被人骑在上面,粗重地喘著气,也看到我正在骑在林太太赤裸的身上,粗硬的大肉棒在出出入入。
  终于,我停止动作了,我把那话儿拔出来一看,早已泪淋淋的沾满了林太太那充盈的桃源液汁了。
  「啊!可以了!」林太太恋恋不舍地瞧著我。「大概可以了吧!」我低声说道。「明媚,换你来吧!」林太太有的依依不舍地坐了起夹。
  「明媚又顺从地躺在床上,她学著林太太把两条嫩腿张开,双膝屈了起来。我这时又操起了那粗硬的大肉棒,按紧著明媚那漠合著的肉洞儿。我一分一分地迫进著,每迫进一分,都好像要付出很大的力气!明媚凤眉紧锁、咬碎银牙地忍受著。我努力地迫进著,终于把头儿挤进去了。但这时,明媚又在雪雪呼痛了,明眸中也滴下了苦泪。「还是停一会见再想想办法吧!」林太太叹了一口气。「那我怎么办?」我实在是欲火填胸,又实在不敢再迫入。
  「让我来替你收收火吧!」林太太祇得又躺了下来了。我没二话,从明媚那里拔了出来,又插进了林太太的肉缝儿中。紧接著是一场疯狂的拼斗,那也是合作的艺术。那更是兽般的发泄。犹如狂风卷起著暴雨,更似怒海沸腾了。
  明媚坐在床上,祇觉得惊心动魄,她瞧瞧林太太的脸容,但觉她似笑非笑,似苦非苦的表情,真不知是何种的感受。不过那叫声、呻吟声.她却听得出来,因为她也是女人,亦祇有女人才可以体会到那是欢乐的叫声。
  她真不明白,难道男人这样刺刺戮戮的,就能令一个女子感到快乐。就她刚才的感觉而言,那祇是迫裂的痛楚。
  当然,更有著阵阵的痕痒感,但那种滋味她刚才是难以解释得出来的。祇不过撕裂的疼痛占据了一切,现在,她看著别人在做,那种感觉又默默地来了。
  这时,祇听得林太太又是一声重重的呻吟,跟著就静下来了。但是,我在催骑著,一条腰时充满著劲力般扭摆。林太太又是重重的一下呻吟,声息更微了。我的腰肢摆动得更加剧烈了,接著,我一阵阵的痉挛,就像抽筋一样,真把明媚吓慌了!「你……你们怎么了?」她焦急地问道。但是,我们并没有理会她,我们都沈寂下来了。
  不一会,我慢慢移开了身体,然后再舒舒服服地仰躺在床上。明媚这时看清楚了,她清清楚楚地见到我那雄伟的劲儿已不见了,而祇是颓废地倒伏在一边。
  明媚再望望林太太,祇见她那桃门半闭,一些液流正倒灌出来。「明媚,你都看到了。」林太太喘著气说道。「看到了。」明媚点点头。「这件事情其实是很过瘾的,舒服到不得了。」林太太叹著气说道。「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办?」明媚低著头问。「我们先歇一歇。」林太太舒了一口气道:「等他回复元气过来那就好办了!」
  于是,他们歇息了一会儿,三个赤棵棵的男女就在大厅中忙开了。林太太进厨房中生火、她准备了一些午餐肉。
  明媚忙著开罐头,但林太太却笑著要她把开罐头的事儿留给我做。于是明媚就忙著去洗杯、斟酒、收拾桌子。
  不到十分钟,我们又围拢在餐桌上,高高兴兴地漫吃边说了。
  当然,谈话的主题还是放在明媚的身上,我们在开解著她。明媚从未沾过酒,这时祇喝了一口,就辣得她要命,粉脸红卜卜的鲜艳欲滴。
  她那俏丽的模样,迷人的裸体,再次激发我勃起。我把她抱了起来,走入房中,放在床上,然后把她的双膝屈了起来。我见到她沾有血迹的小肉洞,我手持著粗硬的大阳具,继续著刚才未做完的事。
  大概是酒精的作用吧!明媚没有再叫痛了,我也放心地尽根插入。抽送了一会儿,明媚大概是体会到其中的奥妙,竟紧紧把我抱住了。于是,我努力地把她推上高潮。然后在她紧窄的小肉洞里一泄如注。
  良久,我才脱离明媚的肉体,祇见她的阴道口红红白白的淫液浪汁横溢。林太太拿来一条热腾腾的湿毛巾,替我揩抹了下体,又替明媚擦拭了外阴。接著也在我身边躺下来。明媚很快就睡著了,我和林太太也不打扰她,我们到客厅继续亲热地交谈著。
  林太太笑著对我说道:「满意今天的安排吗?」我搂著她说道:「那还用说,当然满意啦!」林太太说道:「明媚已经属于你的了,现在你舍得用她来和我丈夫交换吗?」
  我说道:「明媚是一个好女孩,我一定好好地待她的。但是任何人也取代不了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即时阿林肯和我永久交换,我也肯答应的,所以我们的计划照旧。什么时候进行,我等著你的好消息了!」
  林太太说道:「你这个男人,我有什么好得过明媚呢?值得你连这么可爱的妻子也不要呢?」
  我说道:「爱就是爱,没法子解释的。」林太太说道:「你不怕将来的儿子是阿林的骨肉吗?」
  我说道:「是谁的骨肉我一样疼爱,不过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你也知道我是个医生,阿林不育的事你可能不知道,但这是我亲自检验的结果,所以,以后如果你怀了孩子,也可能是我的骨肉哩!」
  林太太说道:「这个阿林,难怪他上次让我和你做的时候,连吩咐我避孕都没有!原来他还想借你的种,让我有孩子。」
  我说道:「这个你知道就好了,千万不要怪她,男人有他的自遵心嘛!」
  林太太说道:「我不说就是了。不过我还不想太早有孩子哩!再过几年后,我才替阿林.也即是替你生一个吧!」
  我笑著说道:「最好你不要生,让明媚生一个给你们收养,这样你就可以不必担心生孩子会令身体变型。」
  林太太说道:「这可不好,我也想做母亲的,到时还是自己亲生才合乎情理。」我说道:「我们计划了这么多,交换的事,明媚会不会同意呢?」
  林太太笑著说道:「你放心,明媚这女孩子太纯了,我说什么她都听的,要不刚才还能那么顺利地得到她的身体吗?」
  我抚摸著林太太的乳房,说道:「今晚要不要再来一次!」
  林太太笑著说道:「我已经够了,上次你一个晚上就搞了我几次,我虽然好快活,但事后我下面都被你弄痛了。」
  我说道:「那就真对不起了。」
  林太太笑著说道:「对不起的话就别说了,以后你对明媚也要小心一点才好。你知道你发狂的时候简直不把我们女人当人吗?」
  我说道:「是吗?我怎么不觉得呢?」
  林太太笑著说道:「你净挂著寻欢作乐,当然不觉啦!你对我这样就不要紧,阿林虽然比你斯文,但我觉得还是让你粗暴时更刺激,不过对明媚就不要这样了!」
  林太太裸露在我怀中迷人的肉体使我不禁又要求她再来一次,林太太也祇好答应,我们就在客厅的沙发干起来,我把她的臀部伏在沙发的扶手上,然后举起她的双腿狂抽猛插。这次,我们玩了足足半个多钟头。
  完事后,林太太坚持要我进房陪明媚。说是不能冷落新娘子。
  此后,明媚果然成了我的新娘。她温柔贤淑,深得我喜欢。在蜜月里,她夜夜伴著寻欢作乐,我几乎把林太太给忘记了。
  有一天夜里,我太太对我说:「表姐打电话来,说了许多话,原来你们早有协议,但是我要问你,你真的不介意我和表姐夫上床吗?」
  我搂住她说道:「我现在已经介意了,祇要你不喜欢,我们就拒绝交换吧!」
  太太偎在我怀里,说道:「我倒不介意你和表姐好,我已经亲眼见过的啦!祇是我觉得我应该祇属于你呀!」
  「是的,我也是这样想的,不过,我又不能不理那个协议,真不知怎么办是好!」「既然是这样,那我就准备准备吧!表姐叫我告诉你,她们今晚来我们家。」「林太太这么突然,简直没有商量的余地。」「还有什么好商量的呢?你们早就是旧相好了吗?」太太说著望了我一眼。「明媚,我实在不知怎么说好,如果你不喜欢,不如叫她们不要来吧!」
  「老公,我虽然不习惯这样,但是你推得一时,总推不了一世呀!不如我们就不要再出声,等我表姐来了再坦白对她说了吧!」
  当天晚饭后,阿林果然和他太太来我家。阿林见到我时,有点儿不好意思。林太太却似乎到了自己家里似的,她拉著我太太进房不知说了些什么,就出来叫她老公也进房去,然后她走到我身边来。她开始脱除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就脱得一丝不挂。接著她动手脱我的衣服,把我也脱得精赤溜光。
  她蹲下来,把我的阳具含入嘴里。突然从房间里出来明媚呻叫的声音,我连忙推开林太太跑过去。走到门口,已经看见我太太赤身裸体地横躺在床上,阿林身上也赤条条的,他站在床边,双手握住我太太的脚踝,硬硬的阴茎已经插入她的阴户。正不停地在阴道中抽抽插插。这时,林太太已经走过来,她在我耳边小声说道:「你放心吧!我老公还没有你那么粗大,明媚不会有事的呀!」
  说完,林太太就把我又拖又推地拉到另一个房间。
  林太太望著我说道:「我表妹很让你喜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