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日常 1-2》

  第一章早安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现在做的这件,在妈妈肥大的屁股里撒上一场畅快淋漓的晨尿,当著我父亲的面,当然父亲还在熟睡,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和妻子一直在做的事情,每天早上6点钟我都会从床上爬起来,偷偷的钻进母亲的被窝,在母亲的抗拒中,一点一点当著父亲的面,把已经被尿憋的硬邦邦的鸡巴伸到母亲柔软的屁缝上,顺著屁眼插进直肠深处,在母亲咬紧嘴唇无奈的闭目绝望中畅快的把一晚上的存货一滴不剩的冲进那个诱人的灼热的直肠里,然后在母亲轻声的“不要在做了,我可是你的妈妈,不是便桶。”的声音中,拔出鸡巴,轻声命令“妈妈怎么还在说这种不负责任的话,这可是你答应我的,乖乖忍到爸爸上班,不然露出来了,可别怪我……妈,你今天的屁股有点脏呢,来给儿子清理干净吧。”
  我拔出鸡巴,摸了摸母亲柔软的屁眼,看见手上沾著的水迹和一丝污物,蛮横的伸进母亲的嘴巴里,拨弄著她的舌头,“不要,不要再侮辱妈妈了。”
  “呵”我轻笑一声,站起身来,沾著尿水和母亲积攒了一天的屁股里的些许污浊,站在母亲光洁的脸前,“妈妈,赶快舔干净,爸爸一会醒来看见就糟了。”
  我的鸡巴怼到母亲性感的嘴唇上,母亲害怕爸爸醒过来无奈的张嘴含著我的鸡巴,湿润的舌头亲润著我的鸡巴,让我舒爽极了,不由使劲插了一下,母亲闷哼了一声,责怪又害怕的瞪了我一眼,柔软厚实的舌头让我差点就射了出来。
  “一大早的你过来干啥?”
  父亲迷迷糊糊的声音传来,他今天竟然提早醒了,我和母亲动作一僵,父亲神色迷糊,好像没注意到我在插著母亲的嘴巴一样,我惊出的冷汗瞬间干涸,突然反应过来父亲高度近视,加上床体比较高,母亲背对的身体完全挡住了父亲直视的视线,也就是说,他现在看不见也看不清我在干什么,如此心中瞬间涌起极大的满足,在父亲身边,在父亲眼前插著妈妈的嘴巴,那种直透脑髓的成就感和爽劲,几乎让立即我射出来,我不理母亲的推搡,下体一动,插进母亲的嘴巴深处,笑著对父亲道,“我在找充电线,我那根坏了,妈说昨天用了在床上,我找找。”
  我佯装找东西的样子,身体前倾,压在母亲头上,下体的耸动配合我在床上翻找的动作,真像那么回事。
  “他妈,一天别把东西乱扔,扔床上硌著人咋办。”
  父亲皱眉道,见母亲不说话,在母亲屁股上踢了一脚,母亲瞬间全身收紧,她差点被那一脚踢的把尿喷出来,同时她的嘴巴也因为紧张收紧,让我舒爽的要死,脚下一软,趴在了母亲脸上,她也被我的体重压得从背对著父亲变成仰躺,这时我要是起身,父亲再怎么近视也会发现他的儿子下体的棍状物与妻子的嘴巴连接在一块的。
  “你妈怎么跟头猪似的,被你都压到了,还在睡呢。”父亲虽看不清晰,也知道我的身体刚才不稳压到了母亲,他以为母亲还在睡呢。
  “是啊,跟头母猪似的。”我也笑道,身体却不敢乱动,鸡巴深深的进入母亲的嘴巴深处,母亲急促的呼吸不住拍打著我胯间,撩著我的蛋蛋和阴毛。
  “你个混蛋,跟你妈关系好也不能乱说,小心一会起来打你。”
  爸爸笑著手指弹了下我的额头,平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我不由舒了口气,屁股微擡,母亲的呼吸终于顺畅起来,本来想离开的我,被母亲喉咙间呼出的热气一灼,马眼一酸,浑身无力又一次屁股落了下去,然后我就忍不了这种舒服的感觉,在父亲转头即可看见的视野内插著母亲的嘴巴,“现在可不是从前了,你转眼都这么大了,想起以前,我们睡在一张床上,你那么小,每天都喜欢趴在你妈身上睡觉,转眼你都这么大了。”说著竟然转头看了我一眼,还好那一瞬间,我的屁股下落,鸡巴进入母亲的喉咙深处,父亲没有察觉。
  “我现在也喜欢睡妈妈身上啊。”我开玩笑般的说道,让母亲一阵紧张,牙齿都刮到了我肉棒的皮肤。
  “你说什么傻话呢,你现在多大了,压你妈身上,不怕压死她吗。”父亲以为我在说孩子气话,笑道,“转眼你都这么大了,也到了谈女朋友的时候了。”
  “是啊。可是没有人喜欢我怎么办?”我继续插著母亲的嘴巴和父亲闲聊。
  “没有人喜欢你,你不会自己去追吗?要不要老爸教你几招?”父亲闻言笑道。
  “那你可要说话算数啊。”我也笑道,下体不断的轻轻插著母亲的嘴巴,却不敢加速,怕床体摇晃被父亲察觉了。
  “看来你已经有喜欢的人了?给老爸说说,是谁啊?是哪样的姑娘?”老爸好奇的头竟向这边伸了过来,吓得我扬起的屁股狠狠的压了下去,母亲被压得一声闷哼,让我脸上起了虚汗。
  “这么害羞啊,都出汗了,快说说,说说。”父亲八卦的道。
  “你离开点,嘴里气臭死了。”我忙装作抱怨的推他,手里推著他,屁股借力使劲,鸡巴在母亲柔软的嘴里搅动。
  “你说说,不说我臭死你个臭小子。”父亲笑道。
  “说著挺不好意思。”我道,屁股打著转,在母亲的口腔里搅动。
  “说说,难道你喜欢的不是一般人?”
  “是啊,年龄有点大。”
  “有多大?”
  “和妈妈估计差不多。”我刚说出口,便觉得母亲身体一僵。
  “这……男孩子也正常,喜欢比自己大的,多多少少都有些恋母情节。还有吗?那女人家里情况如何?”
  “她还在婚,有个丈夫,有对子女。”我说著,不好意思般,叹著气屁股狠劲摇动,龟头顶著母亲的舌头。
  “这……她知道你喜欢她吗?她喜欢你吗?”父亲的脸开始严肃。
  “知道,她也喜欢我。”我道。
  “难道你们做那事了?”父亲一惊道,差点坐起来,却腰上没使上力,又躺了下去。
  “那事?哦,我们做了。”我装作害羞的道,下身却一点也不害羞,在母亲紧张到自闭的情况下,肉棒在湿热的口腔里越来越舒服。
  “哎,不是爸打击你,你还是断了这段感情为好,你还小,她还有家室,如果事发,你和她都毁了,你还年轻以后认识的女孩子多得是,不要在这上边性差踏错。哎……是爸爸最近疏忽了你的教育,爸爸以后会多陪陪你们。”
  “不用,我已经长大了,我知道我要做什么。爸,你就放心吧。”我闻言一楞,下体的舒爽感瞬间袭上脑海,睪丸抽动,鸡巴一股一股的精液射进母亲的嘴巴里,“哦……啊……”
  “你也别难受?不是爸爸管的多,我也是为你好。”爸爸以为我心里不舒服,便劝道,顺便又开始踢母亲,“他妈,醒醒,真跟猪一样了。”
  说著使力一脚,我只感觉到妈妈嘴巴一紧,差点咬到我的鸡巴,我们两人心照不宣密切配合,顺著这一脚,一起溜下床去,在床下瞬间妈妈帮我拉上睡裤,嘴巴不及吐掉口里的精液,慌忙咽下,却因为咽的急加上精液粘稠,呛住了喉咙,不住的咳嗽起来,父亲这时也带起眼镜爬了过来,看著床下的情况问:“没事吧,不就轻轻蹬了一脚吗?还掉床下去了。”父亲看著母亲因为咳嗽喷出来的精液,一脸嫌弃的继续说,“怎么还岔了气了,看你咳出来的痰,恶心的跟精……跟什么似的。”
  我佯装关心母亲,抚著她的背:“爸,你少说两句,你看你把妈害成什么样了?”
  “对对对,我的错,我的错。”父亲毫无悔意的说。
  母亲终于顺好了气,先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这个罪魁祸首,然后对父亲劈头盖脸一顿骂加几个耳光子,斥的父亲跟孙子似的,看父亲瞪著偷笑的我,我忙出了门去,关门的时候看见父亲一脸得色的对我使眼色,似乎在说看你爸我的手段,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这时候吻的女人嘴巴在刚才还吃著儿子的鸡巴和鸡巴上从屁股里带出的屎尿,甜美的嘴唇上刚刚还吞吐著儿子粘稠的精液,他抚摸著妻子的那个丰满的屁股里面,还满满的装著他的儿子积攒了一个晚上的尿液。
  不多久母亲便出了房门,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我,看了眼紧闭著门的主卧,小声道:“妈妈来,拍张照。”
  母亲瞪了我一眼,小心回看了房门一眼,满脸羞红的撩起睡裙,露出硕大白嫩的屁股微微撅起,屁眼紧紧的收缩成一个结,以夹紧直肠里的东西。哢嚓一声,一张美妙的照片又一次保存在了我的手机里。
  “憋著,不要上厕所。”我命令著。
  母亲轻轻的打了我一下,嗔笑著说:“你就不怕我憋得便秘了吗?一点也不疼妈妈。”媚眼轻瞪著我。
  我笑著摸著母亲光洁的屁股,和紧缩的屁眼笑著说:“怕啥,便秘了,儿子帮你捅开,就像通马桶一样,保证你稀里哗啦一泻千里。”说著话狠狠的拍了她肥屁股几巴掌,声音响亮的估计隔著门都能听见。
  母亲轻哼一声,听见后面门响,迅速转身,掩住屁股,就看见父亲搔著屁股走了出来:“你们刚才干嘛呢?啪啪响的。”
  我在母亲身后故掐了自己的脸几下,站起来对父亲委屈的说道:“我就说了句妈妈屁股越来越肥了,小心得了肥胖症,她就打我。”说的母亲回头狠狠的瞪著我,“你看她又想打。”
  “别打,别打,孩子都多大个人了,出去让人笑话。”父亲闻言忙做和事老,“不过也不是我说你,老大不小了,别一天胡说,你妈青春美丽,身材无敌。”
  说著向我眨眨眼,“还不向你妈道个歉。”
  哼,我装作不乐意的扭头,趴在沙发上,手在父亲看不见的地方,搔著母亲的股沟,妈妈身体一颤,又不得不忍住,反而向我的手凑去,看来她现在很喜欢这种在自己丈夫面前让儿子凌辱的小游戏呢。
  “不过,老婆,你现在确实屁股又大又肥……”父亲不住笑著,开玩笑的道。
  “呸,叫你胡说!”一个抱枕砸了过去,父亲忙笑著躲进厕所。
  “妈妈,你下边流水了。是不是想儿子的大鸡巴了?”我伸进母亲的睡裙摸了一把淫水,舔著母亲的耳垂问。
  “恩。”
  “那要不要儿子的大鸡巴?”
  “不要~”
  “真不要?”
  “要~”
  “要什么?”我的手指拨弄著母亲的阴蒂,手指一根根磨著阴唇。
  “要鸡巴~”
  “要谁的鸡巴?”
  “你的~”
  “我是你的谁?”
  “儿子~”
  “要儿子的什么?”
  “要儿子的鸡巴~”
  “谁要谁的?”我的手指逐渐加速,母亲的淫水淅淅沥沥流出来。
  “谁要谁的?”母亲面色嫣红不说话,我手指一停,用力掐住阴核,“谁要谁的鸡巴?”厕所里传来一阵冲水声,“快说!”
  “妈妈要儿子的大鸡巴。哦!”
  “大声点!”我手指用尽力气掐著母亲的阴核,母亲身体一颤,高潮袭来,淫液噗嗤一下从胯间喷出。
  “妈妈要儿子的大鸡巴。”母亲神志被高潮冲击的不稳顺著我的命令用稍大的声音刚说完,父亲从厕所走了出来疑惑的看著我们,他的妻子勉强忍住身体的颤动,面色掩饰不住的红润和眼中水光肆然的春意。
  父亲疑惑的看著我们娘俩:“我刚才好像听到什么鸡什么?你脸怎么那么红?”
  “我刚才说要吃鸡,妈妈说让我给她按摩就给我做。”我在母亲身后装作兴奋的道,好像真的馋鸡肉一样,“妈妈说是不是?看我给你按摩这么好的份上。”
  “是啊。”母亲这时也缓过劲来,“看你按得不错的份上,就按你的意思我们今天就吃鸡吧。”
  父亲闻言差点笑岔气:“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母亲也好像反应过来似的,过去打了他一巴掌:“你要死啦,孩子还在呢,胡说八道。”说完钻进了卫生间。
  我高叫著:“妈妈你可是同意了的,别食言啊。”我在提醒她别排出屁股里的东西。
  “知道了,给你留著呢。”
  “你还真爱吃鸡啊。”父亲边洗漱边道。
  “我可是为了妈妈好,她更爱吃鸡,不说她不好意思。”
  “你借口还多的不行。”
  “哪是借口,她要是不爱吃鸡,哪会把鸡调理的那么好吃,每次都是她吃的最欢,不管是鸡脖,还是鸡头、鸡屁股都要唆上好几十道,骨头都给她唆软了。
  难道还不是个爱吃鸡的人。”我头头是道的说。
  “哈哈哈,那是她爱你,把不好入口的、脏的都自己吃了,你可得念著她的好,以后好好孝敬她,好好爱她。”父亲不住笑著道,看见母亲从卫生间出来,忙谄媚的笑道,“我在教育儿子呢,不知好歹的东西,你爱吃鸡都是爱他,让他好好记得你的伟大母爱,也好好爱你。”
  母亲瞪了一眼,道:“他不折磨我就谢天谢地了。”
  “妈,我折磨你你不是也挺高兴的吗?”我大笑的道,仿佛在说正常的事情。
  “哎,谁叫我生了你这么个埋汰儿子,就知道折磨妈妈,又不能换,只能受著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著,既然不能反抗,就好好享受吧,老婆。”父亲开玩笑的说著,乐的不行。
  “那还能怎样?我还能把他变成女孩咋的?只能任他耍男孩子气了。”母亲梳洗著,父亲已经结束了,走到我身边乐不可支的拍拍我的肩膀,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看起了新闻。